做一个有用的人                                             爱智用、善理气、三生万物

分享交流翻译作品,发挥自己的用处。

五、在灵界的英国人

发表时间:2020/3/10 16:08:13  浏览次数:229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CLJ39. 五、在灵界的英国人。人的思维有内外两个状态;在物界,人处于外在的状态;在灵界,人处于内在的状态。对善人来说,内外合一;对恶人则不然。在物界,一个人的内在罕见显明,因为每个人自幼起就盼望行为端正,还学会如何表现良好。一个人的本性在灵界却是一目了然,因为灵性之光将其揭露;那时他是一个灵,而灵是内在之人。如今已容我处于那光明之中,借助该光,并通过与众天使和诸灵多年来的互动交流,让我看到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其内在状态如何,我有义务将这个重要的信息公诸于众。在此先说说英国上等阶层的一些情况。


CLJ40. 英国人优秀者居于基督徒的中央区域(见n.20)。他们之所以居于中央,是因为他们享有内在的理智光明。这一点在物界中并未向任何人显明,在灵界却是显而易见的。他们所享如此光明来自于他们所处的思想自由以及言论和写作的自由。对于缺少如此自由的人,这种光被阻碍,没有出路可循。然而,这种光本身对他们并不起作用,而是通过他人,尤其是从他们有声望和权威的人士那里获得光的作用。当这些人发表任何言论,或者读到他们证实的任何内容时,这种光就从中照出,之前则难得发生。正因如此,灵界中的英国人,其上设有官长,还有学问通达和能力卓越的牧师分派给他们;他们的秉性使得他们乐意遵从长官和牧师们的命令和忠告。


CLJ41. 正如在世时热爱国家,他们在灵界热爱自己的社群,因此罕见他们离开。他们的秉性也表现出如此相似,以致与同胞形成亲密的友谊,与其它人则不然。他们还互帮互助,真诚地彼此相爱。


CLJ42. 多数英国人死后进入两个类似伦敦的大城市。我见过这两个城市,还在其中漫步。城市的中央对应于英格兰伦敦的中央区,那里有一个被称为“交易所”的商人聚会处。官长们居住在中央区。 

2】中央区之上,是东;之下,是西;右边是南;左边是北。住在东部的居民,比西部居民在義的生活上更加优胜,那里有壮丽的宫殿。智者住在南部,其间更显辉煌。北部的居民比其他人更热衷于言论与写作的自由。声称有信者住在西部;在这个方位的右边,有一个进城的入口,还有一个出口;生活邪恶者由此被遣送出城。住在西部的牧师们(正如上面所说,他们是声称有信的居民)不敢从大道入城,只敢抄小路进城,因为该城唯一可以容忍的居民是那些受義之信所驱使者。

3】我听过关于对那些在西边的长老们的抱怨,说他们在讲道中展现出技巧和雄辩,带来了听众所不知情的唯信称义之教条,以至于他们不知道到底该行善还是不该行善。他们宣讲内在的善,却将内在的善与外在的善分开,他们声称外在之善乃是求功德,因而为上帝所不能接受的。但是,当住在城市东部和南部地区的人们听了这些不可思议的布道后便离开了教堂。后来,那些长老被剥夺了祭司的职分。


CLJ43. 另一个类似伦敦的大城市并不在基督徒的中心区域(见n.20所述),而是处于之外的北部。内心邪恶者死后来到此处。该城的中央有一个引向地狱的入口,他们不是消没在其中。


CLJ44. 有一次,我听见来自英国的长老们在一起谈论唯信的话题,还看到他们造了个代表唯信的像。在昏暗的光线下,它看似一头巨兽,在他们眼中却像一名英俊的男子。当天上的光明照下,它的上半部却像个怪物,下半部像条蛇,与非利士人的偶像大衮的描述没有太大不同。一见如此,他们便向后退去,旁观者把这个像扔进水池。


CLJ45. 从灵界中的那些英国人身上可以察觉到他们拥有的神学思想可以说是双重的,一种教义基于信,另一个基于生命。那些被任命为神职人员者以信为基础,那些未被任命为神职人员的,以及通常被称为平信徒的人们则以生命为基础。从每个安息日在教堂里向参加圣餐圣礼的人宣读的劝诫文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基于生命的这一教义;其中明白地宣称:如果他们不能如同避免犯罪那样避免诸恶,他们就将自召咒诅;并且,倘若他们以任何其他方式领受圣餐,魔鬼就会像进入犹大一样进到他们里面。我有时和牧师谈起他们基于信的教义和基于生命的教义之间的冲突,他们不作回应,只因他们不敢说出内心的真实想法。(关于劝诫文,可参阅《新耶路撒冷教义之生命篇》Life5-7中引用的内容。)


CLJ46. 我经常看到某个英国人,他数年前出版的一本书使他倍受赞誉,他试图在书中证明,信与義是受圣灵的流注与内在运行联系在一起的。他指出,这种流注与运行以一种无以言表的方式,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影响着这个人;但并未触及,更不用说明显地感动人的意志或激发他的思维,让他如同出于自己那样去行事(特许情况例外),以至于人没有任何东西能进入神性的治理之中。他还说,以此方式,诸恶在上帝面前被遮盖。他因此排除了为得救而进行的任何外在義行,为了公众福祉却又支持外在的義行。由于他论证巧妙,看不出草丛中的蛇,他的著作被视为至正统。

2】该作者离世后仍坚持着同样的教条,甚至无法自拔,皆因该教义在他里面根深蒂固。天使与他交谈,并说这不是真理,仅仅是善辩的机巧罢了。事实是,人应当如同出于自己去避恶扬善,但要承认这来自主;在他这样做之前,谈不上有信仰,也不会有那些被他称之为“信”的想法。由于这与他的教条相违,因此允许他凭自己的聪慧进一步探究,看看是否存在某种与人的外在举止相分离的圣灵注入和内在运行。那时见他绞尽脑汁,他的思想在向各方位徘徊,总是试图说服自己:人的更新与得救别无它法。但是,每当他的思路走到尽头,他的眼睛被打开,见到自己在游荡,甚至还向在场的人表白自己的立场。我已见他如此游荡了两年,他最终承认,除非外在诸恶被驱除(这需要通过人如同凭自己去避恶如罪才能达成),否则不会赐予这样的流注。我还听到他最终承认,但凡固执于那个邪说者,迟早会因自我聪明的骄傲而变得疯狂。


CLJ47. 我与梅兰西顿(或译墨兰顿)交谈,并询问了他的现况。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此,我通过其他人得知他的命运;他有时呆在一个岩石拱顶的墓室里,有时在地狱中。由于寒冷,他在那间墓室里貌似穿着熊皮。从世上来的新来者慕名拜访他时,他会因为室内的污秽而不让他们进入。他依然高谈唯信称义,就是他在世时建立的教义,在这方面,他超过其它所有人。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网站名称:做一个有用的人

粤ICP备20060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