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学同兴书院

五、一个人越是如同避免犯罪那样避免作恶,他就越是有信,越是属灵

发表时间:2019/12/23 15:37:22  浏览次数:196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Life42. 五、一个人越是如同避免犯罪那样避免作恶,他就越是有信,越是属灵

信仰与生命彼此有别,正如思维和行动彼此不同;由于思维与“知”intellectu相关,行动与“意”voluntate相关,于是得出:信仰与生命好比“知”与“意”彼此不同。知道后者之间的分别,也知道前者之间的分别;知道后者之间的联合,也知道前者之前的联合。因此有必要先说一说关于“知”与“意”的事。

 

Life43. 人有两个能力,其一被称为“意”(voluntate),另一被称为“知”(intellectus);二者彼此有别,但它们如此被造乃是为了可以合而为一;当它们合一时,就被称为“心智”。于是,人的心智由这两样能力构成,人的全部生命在二者之中。

正如宇宙间但凡顺乎神性次序的万物皆与善和理相关,人里面的一切皆与意和知相关;因为一个人里面的善属于他的意,里面的理属于他的知,意与知是善与理的接受者和作用的对象——意,是属于善的一切事物的接受者和作用对象;知,是属于理的一切事物的接受者和作用对象。人里面的善和理不在意与知之外的任何地方,爱与信因而也不在别处——因为爱是善之爱,善是爱之善;信是理之信,理是信之理。

2】知道意和知如何合一是至关紧要的事。善和理的合一与意和知的合一方式相同,因为意与知之间的结合同样存在于善和理之间。关于善和理的结合已在前文作过一定程度的说明,在此只是补充一点:正如善是事物的存有esse,理是由此而来的存在(existere),人里面的意是他生命之存有(esse),里面的知是由此而来的存在(existere);因为意之善在知中成形,并以一定方式使自己可见。

 

Life44. 前文已经说明(n.27-28),一个人可以知道、思考并理解很多事,但仍然可能并不明智。由于知道和思考、乃至进一步理解某事为真,这属于信的范围,因此一个人可以在无信的情形下满以为自己有信。之所以无信,是因为他陷入生活的邪恶之中,而生活的邪恶和信仰的真理不可能行动如一。生活的邪恶会摧毁信仰的真理,因为生活的邪恶属于“意”(voluntatis),信仰的真理属于“知”(intellectus);“意”引导“知”并促使其与自己保持一致。因此,倘若“知”之中有任何与“意”不一致事物,当人独处并出于他的恶及其欲求来思考时,他要么将“知”之中的真理抛弃,要么通过歪曲而迫使它统一。

那些生活在良善之中的人则截然不同。当这样的人独处并出于良善而思考时,他们热爱在“知”之中的真理,因为与他们的“意”相一致。这样就导致信仰与生活的合一,如同理与善的合一,这些都像“知”与“意”的合一。

 

Life45. 于是,由上述内容可得出结论:一个人越是像避免犯罪那样避免作恶,那么他就越是有信,因为如上所述,他越是活在良善之中。

与此相反的事实也证明事实如此:不避恶如罪的那些人并没有信,因为他活在诸恶之中,这些恶内在地憎恨真理。外表上,邪恶的确可以向真理表现为朋友,并容忍、甚至热衷真理应当停留于他的知性之中。但是,当他的外在被脱去(正如死后的情形),在世时被视为朋友的真理先会被抛弃,然后被否定为真理,最终被厌恶反感。

 

Life46. 恶人的信仰只是停留于“知”,没有来自“意”的任何善。因此,它是个死的信仰,就像肺脏的呼吸离了来自心脏的活力(知对应于肺脏,意对应于心脏)。它还像一个貌美的妓女,身穿紫衣,金饰装点,身内却满是恶疾(妓女对应于真理的歪曲,因而在圣经中也有如此象征)。它也像一棵树,枝叶繁茂却不结果,园丁于是砍掉它(树代表人,叶子和花朵代表信之理,果实代表爱之善)。

然而,“知”之信中拥有“意”之善,情形则不然。这样的信仰是活的,是心跳活力带来的肺脏呼吸;还像一位美丽动人、爱慕丈夫且贞洁纯朴的妻子;它也像硕果累累的一棵树。

 

Life47. 理貌似只是与信相关——正如有一位上帝,主就是这位上帝,他是救赎者和拯救者;有天,还有地狱;生命在死后延续;诸如此类等等。只是说要相信它们,却不说去行出它们。对那些活在诸恶当中的人来说,与信相关的这些理也是死的;但对那些活在众善当中的人来说,却是活的。原因在于一个活在众善当中的人不仅出于“意”而行事良善,而且出于“知”而思维正确;他在世人面前如此,独处时也同样如此。活在邪恶当中的人则不然。

 

Life48. 我们说,这些事看起来只是与信相关;然而如前所述(n.43),“知”之思维的存在(existere)源于“意”之爱欲,“意”之爱欲是“知”之思维的存有(esse)。因为但凡某人出于爱欲而意愿之事,他愿意去做,愿意去想,愿意去理解并愿意去说;或者换个说法,但凡某人出于意愿而爱欲之事,他爱去做,爱去想,爱去理解并爱去说。而且,当一个人就像避免犯罪那样避免作恶时,他于是就在主里面,如上所述,万事便由主动工。因此,当有人问主该做什么才算是做上帝的工作时,主对他们说:信上帝所差来的、这就是做上帝的工(约翰福音6:28, 29);正如主在它处教导,“信主”不仅认为他是,而且要行出他的话。

 

Life49. 活在恶中的人无信,不论他们怎么认为自己有信,这个事实已在灵界显明于如此品性之人身上。他们被带入某个天上社群,令与众天使同在的灵性气氛进入他们信仰的内在,结果让天使们察觉到那些人只拥有信仰的属世或外在部分,而非信仰的属灵或内在。那些人自己也因此坦白他们根本无信;还承认在世时他们已说服自己:不论出于什么理由,只要思维上认为某事如此,就算为相信或对此有信。

不过,从那些并非活在恶中的人所察觉到的就截然不同了。

 

Life50. 由以上内容可以看出什么是属灵的信仰,不属灵的信仰又是什么。不犯罪恶之人所拥有的信仰,是属灵的;因为不犯罪恶之人行善不出于自己,而是从主而来(n.18-21);借着这样的信仰,他们变得属灵。与他们同在的信仰,是真理。主在约翰福音中因而如此教导: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但行真理的必来就光、要显明他所行的是靠上帝而行(约翰福音3:19-21)。

 

Life51. 圣经中以下经文可用来证明上述观点:

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路加福音6:45,马太福音12:35)。“心”在圣经中象征人之“意”voluntas,由于人出于“意”而思考和说话,所以经上说,口里出来的是出于心里。入口的不能污秽人,惟独出口的,是从心里发出的,这才污秽人(马太福音15:11, 18)。这里所说的“心”也象征人之“意”(voluntas)。

耶稣论到那位以香膏抹他脚的女人时这么说:她许多罪赦免了、因为她的爱多、你的信救了你(路加福音7:47, 50)。由此明显看出,当罪得赦免,也就是,当它们停止时,信便拯救。这样的人被称为“上帝的儿子”和“从上帝生的”,他们不在自己之“意”(voluntas)的小我之中,也不在自己之“知”intellectus的小我之中,也就是说,不在恶中,也不在因恶而起之谬中;这样的人正是约翰福音(1:12, 13)中所教导的信主之人(这些经文的解释在前文n.17结尾处)。

 

Life52. 综上所述,得出以下结论:没有人在他里面比所拥有之良善多一点点的真理;因而他里面不会比所拥有之生命多一点点的信仰。在人之“知”(intellectus)中可以存在某事为真的想法,但并不等于信仰上的承认,除非在他的“意”(voluntate)中有共鸣。由此可明显得知:一个人越是如同避免犯罪那样避免作恶,他就越是有信,越是属灵。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天人合一   知行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