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发表时间:2019/2/22 10:29:01  浏览次数:70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关于天堂与天堂之乐(一)

449. 迄今为止,没人知道何为天堂与天堂之乐。而思考过它们的人所形成的观念又如此笼统和粗俗,以至等同于对它们根本没有任何概念。从刚刚由尘世进入灵界的精灵那里,我能准确获知世人在这方面所持有的观点;对他们自己而言,仿佛他们仍活在人世,其思维模式和在世时的一模一样。我举几个例子。

450.有些人在世时看似比其他人更深受圣言启迪。但他们对天堂的设想却如此虚假,以至于他们以为自己会被高高举起,进入天堂,从那里统治下面的事物,从而荣耀显赫,高人一等。鉴于这等人抱有这种谬见,为让他们知错,于是他们被举到高处,被允许从那里在某种程度上统治下面的事物。令他们羞愧的是,他们开始意识到这样的天堂只是一个妄想,真正的天堂不是高高在上,而是在拥有爱与仁者所在的地方,也就是在那些心有主的国度之人那里。天堂也不在于想要变得多么显赫,因为渴望比其他人更大不是天堂,而是地狱。

451.某个精灵在世时曾位高权重,进入灵界后依然有发号施令的欲望。但他被告知,如今他进入了另一个国度,该国度是永恒的;他在地上的权力已经结束了;在这新的国度,人是凭良善与真理,以及他所接受的主的仁慈而受到尊敬。他还被告知,现在的国度和尘世的一样,每个人都根据其财富和对权力的渴望被评定;在这里,善与真是财富,对权力的渴望是主的仁慈;若他想以别的方式发号施令,那么他就是一个叛逆者,因为如今他在另一个国度。听到这番话,他羞愧难当。

452.有些精灵以为天堂与天堂之乐在于成为最大的,我与他们交谈过。不过,他们被告知,在天堂,最小的才是最大的,因为愿为最小者拥有最大的快乐,自然也是最大的,因为若非最快乐的,最大有何意义呢?拥有权力者利用他们的权力,拥有财富者利用他们的财富,所追求的不就是最大的快乐吗?他们还被告知,天堂也不在于做最小的,以求成为最大的,因为这时人真正渴求的还是成为最大的;真正的天堂乃是衷心祝愿别人比自己好,为他人的幸福乐意效犬马之劳,且不求回报,仅仅因为爱。

453.有些精灵对天堂的概念更为粗鄙,以为天堂只是准许进入的问题,甚至认为天堂就是一间屋子,他们被允许从敞开的大门进入其中,然后由门卫领进去。

454.有些精灵以为天堂就是过安逸的生活,还有人侍侯他们。但他们被告知,快乐决不在于怠惰,在其中找不到真快乐。这将意味着每个人都想他人的快乐服从于自己的快乐,如果人人都这么想,那么没人能得到快乐。这样的生活不是积极的,而是懒惰的,会让他们逐渐迟钝麻痹,然而,他们应该知道,只有积极的生活才有幸福快乐可言。天使的生活在于用,在于仁之善;因为天使知道,最大的快乐无非在于:教导和指引从尘世新进灵界的精灵;服务世人,控制恶灵以防他们越界,以良善激励世人;唤醒死者进入永生,如有可能,引导灵魂进入天堂。他们在做这些事的过程中感受到难以形容的快乐。这样的天使便是主的形像;他们爱邻舍甚于自己;天堂之所以为天堂就在于此。所以,天使的快乐在于用,来自用,取决于用,即取决于爱与仁之善。当那些认为天堂之乐在于生活安逸、慵懒地呼吸永恒喜悦之人听到这些事时,为让他们知耻,他们被允许直觉这种生活的本质,他们感觉这是最悲哀的生活,毫无快乐可言,短暂时日后,他们便厌恶和反感这种生活。

455.有一个人在世时精通圣言,他所持的观点是,天堂之乐在于荣光,就象金色阳光发出的光芒。因此,对他来说,天堂之乐也在于生活的安逸。所以为了让他认清自己的错误,他被赐予这样的光芒,并发觉自己就在其中。如他自己所言,开始时他感觉非常快乐,仿佛身在天堂。但他无法长时间呆在那里,因为他最后厌倦了它,它也不再给予他任何快乐。

456.他们当中最精通者还说天堂之乐只在于赞美敬拜主,无需行出仁爱的善行,并且这才是积极的生活。然而,他们被告知,赞美敬拜主并不构成这种积极生活,而是这种生活的自然结果,因为主不需要任何赞美。他们还被告知,主盼望世人去实践仁爱的好行为,他们根据这些行为从主接受快乐。但这些精通者仍旧无法形成在仁爱行为中的喜乐的概念,只明白奴役的概念。不过,天使证实,这种生活才是绝对自由,它和难以形容的快乐连在一起。

457.几乎所有从尘世进入灵界者都以为,天堂和地狱对每个人来说都千篇一律。然而,二者的多样性和种种变化无穷无尽,没有哪个人的天堂和地狱与别人的一样,就象没有哪个人、精灵或天使与另一个相同一样。我仅仅思想两者完全相同或等同,精灵界的精灵和天堂天使就惊骇不已,他们说,每一个统一整体都是由众多部分和谐组成,整体依赖于这种和谐。实际上,绝对单一的整体不可能存在,只存在各组成部分和谐构成的整体。因此,诸天堂的每个社群构成一体,并且所有社群一起组成一体,即总体上的天堂,所有这一切唯独从主经由爱而来。有位天使仅数算精灵,即第一层天堂成员的喜乐最笼统的属,就列出四百七十八类,由此可以推断,每一属里面细化的属和种必定数不胜数。第一层天堂就有如此多的喜乐,那么天使灵天堂中快乐的属该是怎样的无穷无尽,天使天堂中的更是如此。

458.有几次,恶灵指望在主的天堂之外另有天堂,于是他们被允许到自己所能到的地方寻找它。不过,令他们沮丧的是,在哪里都找不到另外的天堂。事实上,他们由于憎恨主,并且内心遭受地狱般的痛苦而疯狂地四处奔跑,其妄念已然如此。

459.存在三层天堂,第一层天堂是善灵所在之地,第二层是天使灵所在之地,第三层是天使所在之地。善灵、天使灵、天使皆被分为属天和属灵两类。属天者是那些通过爱从主接受信的人,如前面所说的上古教会成员。属灵者是那些通过信的认知从主接受仁,并出于所接受的仁而行的人。本章末尾将继续阐述该主题。

经文:《创世记》第五章

1 这是亚当的族谱。当神造(creat)人的日子,是照着神的样式做(make)的。

2并且造男造女。在他们被造的日子,神赐福给他们,称其名为“人”(Man)。

3 亚当活到一百三十岁,生了一个儿子,形像样式和自己相似,就给他起名叫塞特。

4 亚当生塞特之后的日子是八百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

5 亚当共活了九百三十岁就死了。

6 塞特活到一百零五岁,生了以挪士。

7 塞特生以挪士之后,又活了八百零七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

8塞特共活了九百一十二岁就死了。

9 以挪士活到九十岁,生了该南。

10 以挪士生该南之后,又活了八百一十五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

11以挪士共活了九百零五岁就死了

12 该南活到七十岁,生了玛勒列。

13 该南生玛勒列之后,又活了八百四十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

14该南共活了九百一十岁就死了。

15 玛勒列活到六十五岁,生了雅列。

16 玛勒列生雅列之后,又活了八百三十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

17玛勒列共活了八百九十五岁就死了。

18 雅列活到一百六十二岁,生了以诺。

19 雅列生以诺之后,又活了八百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

20 雅列共活了九百六十二岁就死了。

21 以诺活到六十五岁,生了玛土撒拉。

22 以诺生玛土撒拉之后,与神同行三百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

23 以诺共活了三百六十五岁。

24以诺与神同行,神将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

25 玛土撒拉活到一百八十七岁,生了拉麦

26 玛土撒拉生拉麦之后,又活了七百八十二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

27玛土撒拉共活了九百六十九岁就死了。

28 拉麦活到一百八十二岁,生了一个儿子。

29给他起名叫挪亚,说:“这个儿子必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咒诅地。”

30 拉麦生挪亚之后,又活了五百九十五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

31拉麦共活了七百七十七岁就死了。

32 挪亚为子五百年,生了闪、含、雅弗。

概览

460. 本章主要论述上古教会的世代传承,几乎到大洪水时期。

461. 上古教会本身是属天的,就是被称为“人”,是“神样式”的(1节)。

462. 第二个教会不象上古教会那样属天,被称为“塞特”(2、3节)。

463. 第三个教会被称为“以挪士”(6节);第四个被称为“该南”(9节);第五个“玛勒列”(12节);第六个“雅列”(15节);第七个“以诺士”(18节);第八个“玛土撒拉”(21节)。

464. 名为“以诺”的教会,被描述为出于揭示给上古教会、并为他们所直觉的东西而产生的教义,尽管这教义在当时没有用,但仍被保存下来,以备后世所用。这就是“以诺不在了,因为神将他取去”的含义(22-24节)。

465. 第九个教会被称为“拉麦”(25节)。

466. 第十个,即大洪水后三个教会的母教会,是“挪亚”,它将被称为古教会(28,29节)。

467.“拉麦”表示不再拥有上古教会所享有的直觉;“挪亚“表示一个新教会(29节)。

内义

468.从前章所述明显可知,名字表异端邪说。由此可见,本章中的名字不是指人,而是指事物。在此,它们表示教义体系或教会,虽历经改变,但仍从上古教会时期被保存到“挪亚”时代。不过,随着时间流逝,每个教会都渐渐缩小,最终存留在少数人中。在大洪水时期,保留教会的这少数人被称为“挪亚”。

这真教会不断缩小,最终存留在少数人中,这一点从也是这样衰退的其它教会明显可知。剩下的这些人在圣言中被称为“余留”和”余民”,被说成是“在地当中(或在当中)”的。适用于总体的也适用于个体;即适用于教会的,同样适用于个人。若非主保存每个人的“余留”,人必在永死中灭亡,因为属灵和属天的生命就在这些“余留”中。这同样适用于总体或普遍的事物,若不是总有一些人保有教会或真信,人类将会灭亡。众所周知,一座城,甚至整个王国因几个人的缘故被拯救。在这方面,教会的情形如同人体,只要心脏健康,周边脏俯就有可能继续存活,但心脏衰弱时,身体的其它部位就得不到滋养,人就会死亡。最后的“余留”就是“挪亚”所表示的那些人,因为从创世记6:12,以及其它经文可以看出,全地都败坏了。

至于存在于每一个体,以及总体上教会里面的“余留”,先知书中有大量阐述,如以赛亚书:

那时,剩在锡安、留在耶路撒冷的,就是一切住耶路撒冷、在生命册上记名的,必称为圣;主将锡安女子的污秽洗去,又将耶路撒冷中杀人的血除净。(以赛亚书4:3,4)

在这些经文中,“圣”被归于“余民”,以此表示教会的余留,也表示教会成员的余留,因为剩在锡安、留在耶路撒冷的人被称为圣,不仅仅因为他们留在那里。又:

到那日,以色列所剩下的和雅各家所逃脱的,不再倚靠那击打他们的,却要诚实倚靠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那些余民,就是雅各家所剩下的,必归于大能的神。(以赛亚书10:20)

耶利米书:

到那些日子,那时候,虽寻以色列的罪孽,一无所有;虽寻犹太的罪恶,也无所见;因我所留下的人,我必赫免。(耶利米书50:20)

弥迦书:

雅各余留的人必在多国的民中,如从耶和会那里降下的露水,又如甘露降在草上。(弥迦书5:7)

人或教会的余留或余留也用“十分之一”这一神圣的数字来表示。因此涉及“十”的数字也是神圣的,所以“十”用来指那些余留。如以赛亚书:

耶和华将人迁到远方,在这地当中有许多遗弃的地方;然而将有十分之一在其中,这将归回;它将像一棵栗树或橡树虽被砍伐,树墩子却仍存留;神圣的种子就是它的树墩子。(以赛亚书6:12,13)

在此,存留被称为“神圣的种子”。阿摩司书:

主耶和华如此说,这城发出一千,必有一百留下;发出一百,必有十个留给以色列家。(阿摩司书5:3)

这些以及其它众多经文在内义上指的就是我们所说的“余留”。城因教会余民的缘故被保存,这一点从神对亚伯拉罕所说关于所多玛的话明显可知:

亚伯拉罕说:“假如在那里找到十个呢?”祂回答说:“我因这十个的缘故,也不毁灭那城”(创世记18:32)。

469. 创世记5:1.这是亚当的族谱。当神造(creat)人的日子,是照着神的样式做(make)的。

“族谱”记录了属上古教会之人;“当神造(creat)人的日子”表示他被造为属灵;“照着自己的样式做(make)的”表示他被造为属天。因此,这描述的是上古教会。

470. “族谱”记录了属上古教会之人。这一点从下面的经文显而易见,因为从这里直到11章的希伯,所提及的名字无一表示人,皆表实在的事物。上古时期,人类分为家、族、国。丈夫和妻子及其孩子,连同他们的家仆组成一个家庭。数个这样或大或小的家庭组成一个家族,他们毗邻而居,但不住在一起。而数个或大或小的家族又组成一个国家。

471. 他们各自单独居住,仅被分为家、族、国的原因在于,通过这种方式,教会可被完好保存,所有家、族皆可依靠其父母,使爱与真的敬拜得以继续存留在他们当中。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每个家庭都有与众不同的特征;因为众所周知,孩子们,甚至是遥远的后代都从其父母获得独特的天赋,这种明显的性状可通过他们的长相,以及许多其它特征分辨出来。所以,为了区分明显,不致混淆,主悦纳他们的居住方式。因此,教会成了主之国的生动代表;因为主的国有无数社群,照着爱与信的不同而彼此有别。如前所述,这就是“独自居住”和“住帐篷”的含义。由于同样的原因,主也悦纳犹太教会被分为家、族、国,所有人在自己家族内通婚。但对此,蒙主慈悲,容后再述。

472. 当神造(creat)人的日子”表他被造为属灵之时;“是照着神的样式做(make)的”表他被造为属天之时。这一点从之前所述清楚可知。严格来说,“创造”的表述论及正被新造或重生之人,而“做成”论及正被完善之人。这就是为什么要仔细区分“创造”(*create)、“塑造“(*form)、“做成”(*make),如第二章那样,在此论到属灵之人变成属天之人时,就说“神歇了祂一切创造的工”。其它地方也有这样的区分,其中“创造”论及属灵之人,而“做成”,也就是完善,则论及属天之人(参阅16和88节)。

473. “神的样式”是属天之人,“神的形像”是属灵之人,这一点前面已说明。“形像”是“样式”之前的预备,“样式”才是真的肖像,因为属天之人作为主的“样式”,完全被主统管。

474. 由于此处探讨的主题是上古教会的产生或繁衍,所以首先描述了该教会如何从属灵的状态变为属天的状态,因为繁衍由此而来。

475. 创世记5:2.并且造男造女。在他们被造的日子,神赐福给他们,称其名为“人”(Man)。

“男女”表信与爱的结合。“称其名为‘人’” (Man)表上古教会,从特殊意义上说,它被称作“人” (Man)。

476. “男女”用来表信与爱的结合,这一点在前面已说明和证实,并表明,“男“或“男人”表“知“(understanding,觉知),以及属于知的一切,因而表信的一切;而“女”或“女人”表“意”(“will,意愿),以及属于意的一切,因而表爱的一切;因此她被称为“夏娃”,一个唯独属于爱、表示生命的名字。因此“女“也用来表示教会,如前所述;“男”表示教会之人(*vir)。这里说的是教会属灵的状态,后来被造为属天,所以,如1:26,27 那样,先说“男”,后说“女”。“创造”(create)也用来表述属灵之人,当完成(信与爱的)结合,也就是教会被“做成”(made)属天时,就不再说“男女”,而是说“人”( man [homo]),“人”通过“男女”的结合象征二者。因此接下来说“祂称其名为‘人’”,以“人”表上古教会。

477. “人”是上古教会,这一点在前面频繁提及并说明;在至高意义上,唯独主自己是人。由此而来的属天教会作为祂的“样式”,被称为“人”;由此而来的属灵教会也如此称谓,因为它是主的“形像”。但一般意义来说,凡拥有人类觉知(human understanding)者皆被称作“人”,因为人(person)凭觉知而为人(man),一个人也凭此比另一人更是“人”(man)。不过人与人之间应当照着基于爱主之信来加以分别。

上古教会,每个真教会,以及属教会的信众,也就是凭对主之爱和对主之信行事者,尤其被称为“人”。这一点从圣言清楚看出,如以西结书:

我必使以色列全家的人数在你上面增多。我必使人和牲畜在你上面加增;他们必繁殖增多;我必使你们有人居住,像你们古时那样,并要使你们比先前更蒙福。我必使人,就是我的民以色列,在你上面行走。(以西结书36:10-12)

此处用“古时”表示上古教会,“先前”表示古教会;“以色列家”和“以色列民”表示初期教会或外邦人教会;所有这些教会都被称为“人”。

摩西书:

你当追想上古之日,思念历代之年;至高者将地业赐给列邦,将人的众子分开时,就照着以色列众子的数目立定了百姓的疆界。(申命记32:7,8)

此处的“上古之日”表示上古教会;“历代之年”表示古教会;“人的众子”指那些信主者,这信是“以色列众子的数目”。以耶利米书中,重生之人被称为“人”:

我观看地,不料,地是空虚混沌;我观看天,天也无光。我观看,不料,无人;空中的飞鸟也逃掉了。(耶利米书4:23,25)

此处的“地”代表外在人,“天”代表内在人;“人”( man)代表对良善之爱;“空中的飞鸟”代表对真理的觉知。

同一先知书:

看哪!日子快到,我要把人的种和牲畜的种播种在以色列家和犹大家。(耶利米书31:27)

此处的“人”代表内在人,“牲畜”代表外在人。以赛亚书:

你们休要倚靠鼻孔是气的人,他算什么呢?(以赛亚书2:22)

“人”代表教会成员。同一先知书:

耶和华要将人迁到远方,在这地中将有许多被遗弃的地方。(以赛亚书6:12)

这里论及人的荒废(*vastation),以至于不再有善与真。同一先知书:地上的居民被焚烧,剩下的人稀少。(以赛亚书24:6)

此处的“人”代表那些有信者。同一先知书:

大路荒凉,行者止息,他背了约,藐视城邑,不顾人(*enowsh),地悲哀衰残。(以赛亚书33:8-9)

这里所说之人就是希伯来语的“以挪士”(Enosh)。同一先知书:

我必使人(*enowsh)比精金还少,使人(*adam)比俄斐纯金更少;因此我要使天震动,地必摇撼,离其本位。(以赛亚书13:12-13)

此处首先提及的人是“以挪士“(Enosh),其次是“亚当”(Adam)。

478. 他之所以被称为“亚当”,是因为希伯来语的“亚当”表示“人”。但事实上,“亚当”从没被用作人名,而是指“人”,这一点可从本节和之前的经文明显可知,因为论到他时用的是复数而非单数,也可从这个词既指男人又指女人明显可知,二者一起被称为“人”。谁都能从包含这二者的话中看出这一点,因为经上说:在他们被造的日子,祂称其名为“人”(Man)。同样在第一章中说:让我们照着我们的形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1:27-28)。由此可知,所论述的主题并非作为第一个人类的某一个人的创造,而是上古教会的创造。

479. 在圣言中,“取名”或“称名”表示知道事物的性质,如上所示,此处论及的是上古教会的性质,意思是:人被取于地,即被主重生,因为“亚当”一词表示“地“(ground);当后来被造为属天时,他凭源自对主之爱的信而变成最完全的人。

480. 在被造的日子,他们被称为“人”,这一点从第一章(《创世记》1:26-27),即第六日结束,也就是安息日的夜晚,或安息日,即第七日开始时也可看出;因为第七日或安息日是属天之人,如前所示。

481. 创世记5:3.亚当活到一百三十岁,生了一个儿子,形像样式和自己相似,就给他起名叫塞特。

“一百三十岁”表示一个新教会兴起前的时期,由于该教会与上古教会略有不同,便说“形像样式和自己相似”。然而,此处的“样式”与信相关,“形像”与爱相关。该教会被称作“塞特”。

482. 本章出现的“年”(或“岁”)和“年数”(或岁数)所表示的内义,至今尚无人知晓。沉浸于字义之人以为它们就是世俗所说的年岁,然而从这里到第十二章,没有丝毫如表面字义所表示的历史概念,所有事物均另有所指,无论总体还是细节。不仅名字如此,数字也是这样。圣言经常提及数字“3”,还有数字“7”,但凡出现这些数字,均表示圣物或神圣不可侵犯,它们与这时期或所提及的其它事物象征或代表的那些状态相关。而且无论最小的时间段还是最大的时间段,它们的含义都一样,因为正如部分属于整体,最小的事物属于最大的事物;为了整体可以从部分中完满而出,或最大的从最小的完满而出,必存在一种相似性。因此,以赛亚书中说:

但现在耶和华宣告,说:“三年之内,按照雇工的年数,摩押的荣耀必被藐视”。(以赛亚书16:14)

又:

主对我这样说:“一年之内,照雇工的年数,基达的一切荣耀必归于无有”。(以赛亚书21:16)

上述经文中,无论时间长短,意义都一样。在哈巴谷书:

耶和华啊!我听见祢的名声;我惧怕。耶和华啊!求祢在这些年间复兴祢的作为,在这些年间显明出来。(哈巴谷书3:2)

此处的“年间”表主的降临。若时间短,就表示主的每一次降临,如人正被重生之时;若时间长,则表示主的教会正重新兴起之时。在以赛亚书中还被称为“救赎的年日”:

报仇的日子在我心中,我救赎的年岁已经来到。(以赛亚书63:4)

撒但被捆绑“一千年”(启示录20:2,3,7)和头一次复活的“一千年”(启示录20:4-6)也绝非表示一千年,而是表示他们的状态。因为如前所示,“日子”用来表示状态,“年”(或“岁”)也是,状态用年数来描述。因此显而易见,本章经文中的时间也涉及状态,因为每个教会皆照各自天赋、遗传与习得而处于不同的直觉状态。

483.接下来的名字,即塞特、以挪士、该南、玛勒列、雅列、以诺、玛土撒拉、拉麦和挪亚,表示众多教会,其中第一个,也是最主要的一个被称为人。这些教会的主要特征是直觉,因此这个时期的教会之间的区别主要是直觉。关于直觉的问题,这里要提到的是,整个天堂,除了对善与真的直觉外,没有别的东西。直觉的性质难以描述,并且包含了数不清的差异,以至于没有哪两个社群的直觉是相同的。直觉也分为属和种。这些属数不胜数,每一属里的种也是如此。蒙主怜悯,这些事物容后再述。既然有数不清的属,每一属里面又有数不清的种,甚至每一种下面还有更数不清的亚种,那么显而易见,当今世界对属天属灵之事知道的何其少,他们甚至不知何为直觉,即使被告知,也不相信它的存在。其它事也是一样。

上古教会代表主的属天王国,在直觉的属与种的各自变化方面也是。但由于如今没人知道何为直觉,甚至不知其最普通的一面,所以若陈述这些教会直觉的属与种,必然显得奇怪和毫无意义。那时,他们分为家、族、国,习惯在各自家、族内通婚,以便直觉的属和种能够存在,并从父母获得,犹如天生性情的复制。这也是为什么上古教会成员一起居于天堂。

484. 被称为“塞特”的教会与上古教会非常相似,这可从“形像样式和自己相似,就给他起名叫塞特”的经文清楚看出来。“样式”与信相关,“形像”与爱相关。该教会在爱及其衍生之信方面与上古教会不尽相同,这从刚才所说的经文明显可知,“并且造男造女。在他们被造的日子,神赐福给他们,称其名为人”表第六日的属灵之人,也就是说,爱还没有如此至高无上,但信仍与爱相联。

485. 此处“塞特”所表示的教会不同于前一章(4:25)“塞特”所描述的教会(参阅n.435)。以相同的名字称呼教义不同的教会,这一事实从前一章17、18节的“以诺”和“拉麦”不同于本章21、30节所说的“以诺”和“拉麦”清楚看出来。

486. 创世记5:4.亚当生塞特之后的日子是八百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

“日子”表总体的时间与状态;“年”表具体的时间与状态;“众子和众女”表他们直觉到的真理和良善。

487.“日子”表总体的时间与状态,这在第一章已经说明,“创造的日子”在那里没有别的意思。在圣言中,一整个时代被称为“一日”司空见惯,如本节以及下面的5、8、11、14、17、20、23、27、31节所体现的那样。因此,总体上属时间的状态也以“日子”来表示。当加上“年“时,年期就表示那些状态的性质,因此表示具体的状态。

上古之人用自己特有的数字来表示教会的不同方面,例如,数字3、7、10、12,以及由这些和其它数字组合的许多数字,他们以此来描述教会的各个状态。所以,这些数字隐藏着奥秘,这些奥秘需花大量精力来解开。实际上,一个数字就是对教会状态的一个估算。圣言通篇都有这样的特征,尤其是先知书。犹太教会的宗教仪式也牵涉数字,既指时间也指量;例如,涉及献祭、供物和祭品以及其它事物的数字处处特指圣物。因此,本节经文中的数字“八百”和下一节的“九百三十”,甚至接下来各节中出现的数字所象征的具体事项难以尽述,这些事项与其教会状态的变化有关,这些变化涉及他们自己的总体状态。蒙主慈悲,“十二”以内简单数字的含义将在本书后面部分借机予以说明,若不首先了解这些,就不可能理解复合数字的含义。

488.“日子”(days)表总体状态,“年岁”(years)表具体状态,这从圣言中可以看出来。如以西结书:

使你的日子临近,你的年岁(years)来到。(以西结书22:4)

论到那些行可憎的事和恶贯满盈者,其总体状态用“日子”表述,具体状态则用“年”表述。所以诗篇上说:

你要加添王的日子,他的年岁必存到世世。(诗篇61:6)

论到主和祂的王国,“日子”和“年岁“也表其王国的状态。又:

我追想古时之日,上古之年。(诗篇77:5)

“古时之日”表上古教会的状态,“上古之年”表古教会的状态。以赛亚书:

仇之日在我心中,救赎我民之年已经来到。(以赛亚书63:4)

论到末期,“报仇之日”表诅咒的状态,而“救赎之年”则表祝福的状态。类似地,在同一先知书:

报告主的恩年,和我们神报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以赛亚书61:2)

此处的“日”与“年”皆表状态。耶利米哀歌:

复新我们的日子,像古时一样。(耶利米哀歌5:21)

此处明显指状态。

约珥书:

耶和华的日子将到,已经临近;那日是黑暗、幽冥的日子,是密云、乌黑的日子;从来没有这样的,以后直到万代也必没有。(约珥书2:1-2)

这里的“日子”表黑暗、幽冥、密云、乌黑的状态,无论是具体的每一个,还是总体的全部。撒迦利亚书:

我要在一日之内除掉这地的罪孽;当那日,你们各人要请邻舍坐在葡萄树和无花果树下。(撒迦利亚书3:9-10)

另一处:

那日,必是耶和华所知道的,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到了晚上才有光明。(撒迦利亚书14:7)

此处很明显指的是状态,因为经不上说,那日“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从以下十诫可以看出同样的意思:

当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地上得以长久。(申命记5:16;25:15)

“日子得以长久”并非寿命长,而是指幸福的状态。

从字面上看,“日子”似乎应表时间,但就内义而言,它表状态。处于内义的天使并不知道什么时间,因为他们没有分别时间的太阳和月亮,因而也不知道何为年、日,只知道状态及其变化。所以在处于内义的天使面前,关乎物质、空间和时间的一切皆不复存在,如以西结书这节经文的字义:

那日子临近了,耶和华的日子临近了,就是密云之日,是列国受罚之期。(以西结书30:3)

对此,约珥书:

哀哉!耶和华的日子临近了,好像荒废临到。(约珥书1:15)

“密云之日”表云或虚假;“列国之期”表列国或罪恶;“耶和华的日子”表荒废。当去除时间的概念后,就会留有存于那时事物状态的概念。本章频频提及的“日子”与“年”同样如此。

489. “众子和众女”表他们直觉到的真理与良善;事实上,“众子”表真理,“众女”表良善。这从先知书的很多经文清楚看出。在圣言中如古时那样,教会的怀孕和出生被称为“众子和众女”,如以赛亚书。

万国要来就你的光,君王要来就你发现的光辉;你举目向四方观看;众人都聚集来到你这里;你的众子从远方来,你的众女也被怀抱而来;那时,你看见就有光荣,你心又跳动又宽畅。(以赛亚书60:3-5)

上述经文中的“众子”表真理,“众女”表良善。

诗篇:

求你救拔我,救我脱离外邦人的众子之手,他们的口说谎话。我们的儿子从幼年好像树栽子长大,我们的女儿如同殿角石,是按建殿宇的样式凿成的。(诗篇144:11-12)

“外邦人的众子”表伪真理,或虚假;“我们的儿子“表真理的教义;“我们的女儿”表良善的教义。

以赛亚书:

我要对北方说:“交出来!”对南方说:“不要扣留!“将我的众子从远方带来,将我的众女从地极领回;要将瞎眼的带出来,他们必将有眼;将耳聋的带出来,他们必将有耳。(以赛亚书43:6,8)

上述经文里的“众子”表真理;“众女”表良善;“瞎眼的”表那些将要看见真理的人;“耳聋的”表那些将要顺服真理的人。耶利米书:

从我们幼年以来,羞耻将我们列祖所劳碌得来的羊群、牛群,和他们的儿女都吞吃了。(耶利米书3:24)

这里的“儿女”表真理和良善。

在下面以赛亚书经文中,“男孩”与“众子”表示真理:

雅各必不再羞愧,他的脸容也不再变为苍白;因为他看见他的男孩,就是我手的工作;在他中间,他们必尊我的名为圣,必尊雅各的圣者为圣,必敬畏以色列的神;灵里迷糊的必得明白。(以赛亚书29:22-24)

“雅各的圣者,以色列的神”表示主;“男孩”表示重生者,他们拥有对善与真的觉知,如所显明的那样。同一先知书:

你这不怀孕、不生养的,你要歌唱!因为荒凉者的众子比已婚者的更多。(以赛亚书54:1)

“荒凉者(the desolate)的众子”表初期教会或外邦人教会的真理;而“已婚者的众子”则表犹太教会的真理。耶利米书:

我的帐棚毁坏,我的绳索折断;我的众子离我出去,没有了。(耶利米书10:20)

这里的“众子”表示真理。同一先知书:

他的众子要如往日,他们的会众竖立在我面前。(耶利米书30:20)这里的“众子”表古教会(the Ancient Church)的真理。撒迦利亚书:

我要激发你的众子,锡安哪,与你的众子一起,雅各哪,使你如勇士的刀剑。(撒迦利亚书9:13)

这里的“众子”表内含爱的信之真理。

490. 圣言中的“女儿”经常用来表示良善,如诗篇:

有君王的女儿在你尊贵妇女之中,王后佩戴俄斐金饰站在你右边。推罗的女儿带着礼物在那里。王女在里面极其荣华,她的衣服是用金线绣的。你的众子要接续你的列祖。(诗篇45:9-16)

爱与信的善与美被形容为“女儿”。这也是教会被称为“女儿“的原因,尤其凭着她的良善,如“锡安的女儿和耶路撒冷的女儿”(以赛亚书37:22以及其它多处)。他们还被称为“我民的女儿”(以赛亚书22:4)、“他施的女儿“(以赛亚书23:10)、“西顿的女儿”(以赛亚书23:12)和“田间的女儿”(以西结书26:6,8)。

491. 本章(4,7,10,13,16,19,26,30节)中的“众子和众女”表同样的事物,不过,一个教会的性质决定了其“众子和众女“或良善和真理的性质。在这里,他们是人们最清晰地直觉到的真理和良善,因为他们与上古教会有关,是随后所有其它教会的头和先祖。

492. 创世记5:5.亚当共活了九百三十岁就死了。

如上所述,“日子”和“年”在此表时间与状态;“亚当死了”表这种直觉(perception)不复存在。

493.“日子”与“年”表时间和状态,这一点无需费太多心思。只是有一点必须在此说明,在尘世,用到数字的时间与度量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它们处于自然的终端。但每当运用它们时,日子、年以及度量所用的数字均意味着完全不同于时间和度量的事物,该事物是由所用数字的意义决定的,如前文所探讨的有关六日劳作,第七日为圣的陈述;每四十九年宣布为一个禧年,庆祝第五十年的陈述;以色列支派有十二个,主的使徒也是十二个;有七十个长老,主的门徒也是七十个。还有很多其它例子,其中数字表示某种特有性质,与它们应用到的人或物完全不同。当彼此完全剥离时,剩下的就是数字所表示的状态了。

494.“他死了”表示这种直觉不复存在,这一点从“死”字的含义清楚可知,它意味着一切不再是曾经的样子,如启示录:

你要写信给撒狄教会的使者,说:“那有神的七灵和七星的,说:‘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你要警醒,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因我见你的行为,在神面前,没有一样是完全的。(启示录3:1-2)

耶利米书:

我必将生你的母亲赶到别国,并不是你们生的地方,你们必死在那里。(耶利米书22:26)

此处“母亲”指教会。正如所说的,教会在走下坡路,逐渐堕落衰败,丧失了最初的完美,这主要是由于遗传邪恶的加添,每一代父辈都在遗传的邪恶上加增邪恶。父母实际犯下的所有邪恶都取得某种内在本性,当此恶频繁复发时,就变成他们秉性的一部分,被加添到他们继承的诸恶上,并传给他们的子孙后代。通过这种方式,遗传之恶在后代中越来越庞大。谁都能从下面的事实看出这一点,即孩子的邪恶倾向就象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

有人认为不存在什么遗传之恶,声称这些恶自亚当起便根植于我们里面,这种观点大错特错(参阅313节)。事实上,人皆通过自己所犯的罪恶制造遗传之恶,并将其添加到他从其父母获得的诸恶中。这恶以此方式累积并存留在他所有的子孙后代中。它也不会减轻,除非被主重生。这是每个教会,包括上古教会堕落的主要原因。

495. 除非知道何为直觉,否则就弄不清上古教会如何变得衰败,因为赋予教会的直觉如今已不复存在。上古教会的直觉在于:他们通过主直觉何为善与真,就象天使那样;与其说是对民间社会的善与真的直觉,不如说是对源自爱主信主的善与真的直觉。它不是人的信仰告白,而是被其生活所确证的告白,这告白清楚表明了直觉的性质,以及它是否存在。

496. 创世记5:6.塞特活到一百零五岁,生了以挪士。

如前所述,“塞特”是第二个教会,不象父辈上古教会那么属天,但仍是上古教会之一。“他活到一百零五岁”跟之前一样,表时间与状态。“生了以挪士”表一个不同的教会从这些人而来,被称为“以挪士”。

497.“塞特”是第二个教会,没有父辈上古教会那么属天,但仍是上古教会之一,这一点从前文对第3节的塞特所述清楚可知。如前所述,由于上述的原因,随着时间推移,教会就本质而言逐渐衰退。

498.“生了以挪士” 表一个不同的教会从这些人而来,被称为“以挪士”。这一点从本章的名字无非表示教会的事实也清楚可知。

499. 创世记5:7-8. 塞特生以挪士之后,又活了八百零七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塞特共活了九百一十二岁就死了。

日子与年数跟前面一样,表时间与状态。“众子与众女”和前面的意思一样。“他死了”也是。

500. 创世记5:9. 以挪士活到九十岁,生了该南。

如前所述,“以挪士“表第三个教会,在属天方面,比被称为“塞特”的教会更逊一筹;但仍是上古教会之一。“该南”表接下来的第四个教会。

501. 教会在时代进程中的接替顺序,以及正如所说的,一个从另一个生出的方式,类似于果实或果实里的种子。在它们中央或至内在部分,可以说有果实的果实或种子的种子,后期发展的周边部分由此按有规律的秩序存活。从中间到外围,越外在的部分,其里面果实或种子的本质越少,直到最终到达果实或种子的终端,也就是表皮或外壳。或者如同大脑,至内在区域是被称为皮质的精微组织,灵魂由此并藉此发挥功能。从皮质按适当次序先发出较为精细的覆盖物,然后发出较为粗糙的覆盖物。之后就是被称为脑膜的普通覆盖物,再外边是更普通的覆盖物,最终到达最外围的覆盖物,也就是头骨。

502.这三个教会,即亚当(Man)、塞特和以挪士构成上古教会。尽管如此,它们在直觉方面的完美程度却不同。在这些教会中,第一个教会的直觉在后续教会中逐渐削弱,变得越来越一般,其变化的方式如同上面提到的果实或种子、大脑。完美在于清晰的直觉,当直觉变得越来越模糊和普通时,这种完美就逐渐减弱。此时,模糊的直觉代替清晰的直觉,并因此开始消失。

503.上古教会的直觉不仅在于直觉何为善与真,还在于直觉行善的欢喜快乐。若没有行善的欢喜快乐,直觉就没有生命,欢喜快乐是直觉的生命源头。爱及其衍生之信的生命,诸如上古教会所拥有的,是伴随着发挥作用而来的生命,也就是随着与用相伴的善与真而来的生命。主注入生命正是由于用、通过用、照着用。没有用的东西其中也没有生命,因为凡无用的皆被丢弃。在这方面,上古之人是主的样式,因此在直觉上,他们也成为祂的形像。直觉在于知道何为善与真,因而知道何为信的实质。若有爱在里面,谁都不满足于知道,还要行出善与真,也就是致力于用。

504.创世记5:10-11. 以挪士生该南之后,又活了八百一十五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以挪士共活了九百零五岁就死了。

这里的日子和年数、“众子和众女”,以及“他死了”意思相同。

505. 如前所述,以挪士是第三个教会,仍是上古教会之一。但不如“塞特”教会那么属天,因而直觉稍逊。反过来,被称为“塞特”的教会又不如被称为“亚当”的母教会那么属天和有直觉。构成上古教会的这三个教会,相对于后续教会而言,是果实的核或种子,而后续教会比较象它们的膜。

506. 创世记5:12.该南活到七十岁,生了玛勒列。

“该南”表第四个教会,“玛勒列”是第五个。

507. 被称为“该南”的教会绝不可和那更为完美的三个教会相提并论,因为这就是前教会如此清晰的直觉开始变得一般的那个点,好比离果核或种子最近的第一层软膜。尽管该状态没有实际描述出来,但可从接下来对名为以诺和挪亚的教会的描述明显看出来。

508. 创世记5:13,14. 该南生玛勒列之后,又活了八百四十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该南共活了九百一十岁就死了。

日子与年数的含义和前面相同。跟前面一样,“众子和众女”在此表他们直觉到的真理和良善,只是如今更加一般。“他死了” 同样表直觉不再是曾经的样子。

509. 在此只需留意:一切细节皆与教会的状态有关。

510. 创世记5:15. 玛勒列活到六十五岁,生了雅列。

“玛勒列”表第五个教会,“雅列”表第六个教会。

511. 因为直觉减弱,从原本非常清晰或明确日益变得一般或模糊,所以爱或用的生活也减弱了。因为爱或用的生活如何,直觉就如何。由善而知真是属天的。属被称为“玛勒列”的教会之人的生命乃是这样:他们更热衷于从真理获得乐趣,而不是从用的形式中得到欢乐。我有幸通过在灵界他们同类当中的经验知道这一点。

512. 创世记5:16,17.玛勒列生雅列之后,又活了八百三十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玛勒列共活了八百九十五岁就死了。

这些话的含义和前面的一样。

513. 创世记5:18. 雅列活到一百六十二岁,生了以诺。

如前所述,“雅列”是第六个教会;“以诺”是第七个。

514. 关于被称为“雅列”的教会,没有提到什么,但其性质从它之前的“玛勒列”教会和之后的“以诺”教会清楚可知,因为它处于二者之间。

515. 创世记5:19-20. 雅列生以诺之后,又活了八百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雅列共活了九百六十二岁就死了。

这些话和前面的意思一样。不过,这些人物的年纪没有这么大,例如雅列九百六十二岁,玛土撒拉九百六十九岁,这一点人人都能看出来。蒙主慈悲,在下一章第三节中会更明显,因为那里说:“他们的日子是一百二十年”。因此,具体的年岁并非指某个人的寿命,而是指教会的时间与状态。

516. 创世记5:21.以诺活到六十五岁,生了玛土撒拉。

如前所述,“以诺“表第七个教会,“玛土撒拉”表第八个。

517.名为“以诺”的教会,其性质如下所述。

518. 创世记5:22.以诺生玛土撒拉之后,与神同行三百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

“与神同行”表关于信的教义;“他生了众子和众女”表关于真理与良善的教义问题。

519. 那时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从上古教会及后续教会所直觉的事物中构建教义,以这些教义为准绳来认识何为善与真。这种人被称为“以诺”。“以诺与神同行”便是此意;他们也这样称呼其教义;因为“以诺”表教导,的确是这个意思。从“行”(walking)这个词的含义,以及他被说成“与神”同行,而不是“与耶和华同行”的事实同样明显看出这一点:“与神同行”是指依照信的教义来教导和生活;“与耶和华同行”则指活出爱的生活。“行”是用来表示“生活”的常见表达形式,正如“行在律法中”、“行在律例中”、“行在真理中”。准确地说,“行”是指关乎真理,因而关乎信或信之教义的路。从下列经文可在某种程度上明白“行”(walking)在圣言中的意义。弥迦书:

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弥迦书6:8)

这里的“与神同行”表示依照指示而生活,然而,此处说到“与神”(with God)所用的词,与论到以诺时表示“与神”(from with God)所用的词不同,这种表述容易引起歧义。诗篇:

祢救护我的脚不跌倒,使我在生命的光中行在神面前。(诗篇56:13)

“行在神面前”就是行在信的真理中,这真理就是“生命的光”。同样在以赛亚书:

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见了大光。(以赛亚9:2)

所以主藉着摩西说:

我要在你们中间行走,作你们的神,你们要作我的子民。(利未记26:12)

这表示他们当照律法的教导生活。

耶利米书:

他们要将它们(骸骨)抛散在日头、月亮和天上众星之下,就是他们从前所喜爱、所侍奉、所随从、所求问的。(耶利米书8:2)

在此对爱的事物和信的事物作了明显区分;爱的事物用“喜爱和侍奉”来表述,信的事物则用“随从和求问”来表述。所有先知书中的用词精准,不能随意用其它词替代。但在圣言中,“与耶和华同行”或“在耶和华面前”表活出仁爱的生活。

520. 创世记5:23,24.以诺共活了三百六十五岁。以诺与神同行,神将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

“以诺共活了三百六十五岁”表他们很少。“以诺与神同行”,如前所述,表关于信的教义。“神将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表教义被保存,以备后世所用。

521.“神将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表教义被保存,以备后世所用。关于以诺,如前所述,上古教会所直觉到的东西,被他转变成教义,那时的教会是不允许这种事的。因为通过直觉知道的东西完全不同于通过教义学到的东西。拥有直觉的人没必要通过制定教义的途径学习他们早已知道的东西。举例说明,某人已经知道怎样清晰地思维了,就没必要学习如何思考的规则。倘若他这么做,其清晰思维的能力就会丧失,正如发生在那些被掩埋于纯粹的唯理智论灰尘中的人那样。对于通过直觉获取知识者,主许他们通过内在渠道认识何为善与真,而对于通过教义学习者,则许他们通过外在渠道,也就是身体感官认识善与真。二者之别犹如光暗之别。而且,属天之人的直觉决非笔墨所能形容,因为他们能进入至微细节处,并根据状态和伴随的环境随机应变。由于已经预见上古教会的直觉会丧失,随后人们将通过教义学习何为真与善,也就是说,他们将藉着暗来就光,所以这里说“神将他取去”,也就是说,神保存这教义,以备后世所用。

522.那些被称为“以诺”者所拥有的直觉,其状态和性质也为我所知,那是一种普通、模糊的直觉,并不清晰,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心智所聚焦的,是自身之外的教义问题。

523. 创世记5:25. 玛土撒拉活到一百八十七岁,生了拉麦。

玛土撒拉表第八个教会,拉麦表第九个。

524. 关于该教会的性质,没有专门提到什么。尽管如此,通过对被称为“挪亚”的教会的描述清楚可知,它的直觉变得普通和模糊,以至于完美性降低,智慧与聪明的完美程度也随之降低。

525. 创世记5:26,27. 玛土撒拉生拉麦之后,又活了七百八十二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玛土撒拉共活了九百六十九岁就死了。

这些话的含义和其它的一样。

526. 创世记5:28. 拉麦活到一百八十二岁,生了一个儿子。

“拉麦”在此表第九个教会,该教会对真与善的直觉如此普通和模糊,以至于几乎荡然无存,因此它是一个荒废的教会。“一个儿子”表示一个新教会的兴起。

527. “拉麦”所表示的教会对真与善的直觉如此普通和模糊,以至于几乎荡然无存,因此它是一个荒废的教会,这一点从上下文清楚可知,因为下一节经文就有对它的描述。前一章的“拉麦”与这里的“拉麦”意思差不多,都表荒废(参阅第四章的18,19,23,24节)。生他的那位所取的名字也几乎一样,叫“玛土撒利”。因此,这些名字用来表示几近相同的事物,“玛土撒利”和“玛土撒拉”都意味着快要死亡的东西,而“拉麦”则意味着已被毁灭的东西。

528. 创世记5:29. 给他起名叫挪亚,说:“这个儿子必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咒诅地。”

“挪亚”表古教会。“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咒诅地。”指教义,已被毁坏的藉着教义被恢复。

529.“挪亚”表古教会,或大洪水后三个教会的母教会(parent Church),这一点通过下文对“挪亚”的全面阐述清楚可知。

530.如前所述,本章所用的人名皆表教会,也等同于表教义体系,因为教会凭教义存在并取其名。因此,“挪亚”表古教会,或表从上古教会存留下来的教义。前文已经说明了教会或教义的情况,即它们堕落到了无一丝信之良善与真理存留的地步。当到达这个点时,教会在圣言中就被称为“荒废”(be vastated)。然而仍有“余民”,即被保存下来的人,尽管为数甚少,但他们依然存留信之善与真。除非信之善与真被保守在这少数人当中,否则天堂将与人类失去联结。

至于存在于个体中的“余留”,它们越少,这人所拥有的理性概念和真实知识越不可能接受光;因为善与真之光经由这“余留”流入,更确切地说,是通过主藉着“余留”流入。若人身上无余留存留,他将不是一个人类,而是远比禽兽低级的人。余留越少,越不是一个人,余留越多,越是一个人。余留犹如天上的星辰,越小越暗淡,越大越光明。上古教会的少许余留存留在那些构成被称为“挪亚”的教会之人身上。然而,这些东西并非直觉的余留,而是完整性(integrity)的余留,也是教义的余留,这教义源自上古教会所直觉到的东西。就在这一刻,一个新教会被主兴起。由于在性情上完全不同于上古教会,所以它被称为古教会。古是因为它存在于大洪水前的末期,以及之后的初期。蒙主慈悲,稍后探讨该教会。

531. “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咒诅地”指教义,已被毁坏的藉着教义被恢复。蒙主慈悲,这一点也将在后文阐述。“操作”表若不经历艰难困苦,他们无法直觉何为真。“耶和华咒诅之地带给我们手中的劳苦”表他们无力行善。这就是对“拉麦”或一个荒废教会的描述。当人凭自己或自我求真行善时,就有了“操作和劳苦”。结果就是“耶和华咒诅之地”,即无非是假与恶。关于“耶和华咒诅”的含义,请参阅245节。“安慰”是指拉麦的儿子,或挪亚,他表示一个新生代,因而表示一个新教会,也就是古教会。该教会或挪亚也表平安和平安带来的安慰,正如上古教会是指第七日,主在此日安息(参阅84-88节)。

532. 创世记5:30-31. 拉麦生挪亚之后,又活了五百九十五年;他生了众子和众女。拉麦共活了七百七十七岁就死了。

如前所述,“拉麦”表荒废的教会。“众子和众女”表这种教会的孕育和诞生。

533.关于拉麦,由于只提及他生了象征这种教会孕育和诞生的众子众女,所以没必要对它费心思。这些出生或众子众女如何,可从这个教会清楚看出,因为该教会的性质决定了其后代的性质。被称为“玛土撒拉”与“拉麦”的教会就在大洪水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534. 创世记5:32. 挪亚为子五百年;生了闪、含、雅弗。

如前所述,“挪亚”表古教会。“闪、含、雅弗”表三个古教会,他们的母教会就是被称为“挪亚”的古教会。

535. 被称为“挪亚”的教会绝不可算在大洪水前的教会之列,这可从前面第29节明显看出,该节提到,那教会“必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咒诅地”。“安慰”意味着它必将存活和延续下去。至于挪亚和他的众子,蒙主慈悲,容后详述。

536. 前文频繁提及的大洪水前教会所拥有的直觉,如今却成了完全不为人知的东西,有些人对它毫不知情,以至于认为直觉是一种持续的启示,或人里面与生俱来的东西。有的以为它纯粹是臆造的想像,还有的以为是其它什么东西。但无论他们怎么想,事实都是,直觉为属天本身,主将它赐给那些拥有爱之信(faith of love)者,而且直觉以变化无穷的形式遍及整个天堂。为了让人们对直觉有所了解,蒙主慈悲,将在后文描述如天堂里那样的各种直觉的性质。

关于天堂与天堂之乐(二)

537.有个灵曾靠近我左边,问我是否知道他怎样才能进入天堂。我蒙允许告诉他,进天堂的许可单单属于主,唯有祂知道人的秉性。很多尘世来的人执意进天堂,丝毫不知何为天堂与天堂之乐,也不知天堂就是彼此相爱,天堂之乐就是由此衍生的喜乐。故,那些对此一无所知者首先会通过亲身体验获知这一切。例如,有一个尘世来的新灵同样渴望天堂,为了让他直觉天堂的性质,其本性的内在被打开,以使他感受一点天堂之乐。但一触及到它,这灵就开始呻吟挣扎,恳求释放,呼救说,他痛苦得无法存活。于是其朝向天堂的本性内在再次被关闭,他才恢复过来。这个例子表明,那些没有为天堂做好准备的人,哪怕被允许进入一点点都会遭受什么样的良心痛苦和垂死挣扎!

538. 有些灵连天堂是什么都不知道,却试图进入天堂。他们被告知,除非拥有爱之信,否则进天堂就象投入烈火一样危险。但他们仍竭尽全力寻求它。他们刚抵达天堂的入口处,也就是说,进入天使灵的低层区域,就受到猛烈击打,以至于猛地退后。以此方式向他们表明,在被主预备好接受信的情感之前,仅是靠近天堂就有多么大的危险。

539.某灵在世时以通奸为乐,根据他的请求,他被允许迈进天堂的第一道门槛。一到那里,他就开始遭受痛苦,并直觉出自己腐尸般的恶臭,直到再也无法忍受它。他仿佛觉得再往前一步就会灭亡,因此他被投入地的深处,怒不可遏地说,他在天堂的第一道门槛处感觉如此痛苦,仅仅因为他到的那个地方与通奸格格不入。该灵就是其中一个不幸者。

540. 进入灵界的人,几乎都对天堂之福与乐的性质一无所知。因为他们不知何为内在的快乐,不了解其性,唯有以属肉体、属世界的快乐来衡量。既然不知,也就以为它不存在。然事实上,属肉体属世界的快乐相对而言根本微不足道,并且肮脏污秽。为了让不了解天堂之乐的诚实人有所了解,他们先被带到超乎其想象的花园之中(对此,蒙主慈悲,容后再述)。这些人以为进入了天堂乐园,却被告知,那还不是真正的天堂之乐。所以他们被允许进入更内在的快乐状态,直到他们有最深的感受。之后又被带到抵达其至内在的平安状态,他们承认,这一切根本无法想象,难以形容。最后,他们被带到纯真的状态,直到他们有最深的感受。以此方式他们得以认识何为真正的属灵、属天之善。

541. 某些不识天堂之乐性质的灵被意外带进天堂。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先被带到一种状态,即其身体的冲动和虚假的观念归于沉寂的状态。从那里我听到其中一个人对我说,现在他第一次感受到天堂的喜乐何等巨大,而他过去对它的误解何等深。但如今他于至内在感受到的快乐,远远胜过他曾体验到的诸如在肉身生活期间以之为乐的任何肉体快感,现在他认为那些快感是肮脏的。

542.那些被带进天堂以认识其性质者,要么其身体的冲动和虚假的观念被归于沉寂,因为没人能带着尘世的身体冲动和虚假观念进入天堂,要么被那些以奇迹般的方式缓和这类不洁和引起纷争之物的灵的气场所环绕。对于一些灵来说,内在是打开的。根据他们的生活以及由此获得的秉性,他们通过多种方式被预备。

543. 有的灵希望了解天堂之乐。他们被允许感受自己至内在的快乐,直到能承受的极限。然而这还不是天使之乐,只是带有一点痕迹而已,如同我被赋予通过他们喜乐的交流所感受到的。它如此细微,几近冰冷,然而他们却称之为无上妙乐,因为对他们来说,这已是最内在的快乐了。由此清楚看出,天堂之乐有层次之分,一个人的顶层可能只是另一人的底层或中层。还清楚看出,当人到达自己的最深层,也就获得了属于自己的天堂之乐,他无法承受更深的快乐,因为那反会成为一种痛苦。

544.某些灵被允许进入第一层的纯真天堂,从那里与我对话,坦承说,这欢喜快乐的状态超乎他们所有的想象。然而,这仅是在第一层天堂,因为有三层天堂,每一层都有无数种纯真状态。

545.为让我了解天堂和天堂之乐的性质和品质,主常许我长时间地感受种种天堂之乐,以使我有确切的体验,因为那是活生生的经历,但我无法给予描述,只能略作说明,以提供一些概念。这是一种伴随着无数快乐的情感,这无数的快乐又组成一个总的、同步的快乐。无数情感和谐地组成一个总的快乐或总的情感,人对此的感受并不清晰,十分模糊,因为人的直觉非常一般。但我还是被允许觉察到,其中有无量的元素十分美妙地排列组合,美到无法描述。这无量的元素照天堂的样式流动,每个细微的情感都有这种样式蕴含其中。这些情感被感受为一个总体,与体验者的觉受能力相一致。总而言之,每个总体情感都由无量的元素按完美的样式组合而成,它们都具有活力,影响至深,因为天堂之乐正是发自至内在。我还觉察到,天堂之乐似乎从心发出,经内部神经隐约地传播,然后进入神经束,赋予我至深的快乐感受,乃至每一条神经似乎就是快乐本身。我所感受的一切都具有活力,充满极乐。相比之下,肉体的快乐好比浓重到令人窒息的灰尘,而天堂的快乐则好比纯净而柔和的清风。

546.为让我了解那些渴望进天堂却不适合在那里之人的情况,有一次我在某个天堂社群,一位天使在我面前显现,模样如同一个婴孩,头上戴着明亮的蓝色花冠,胸间束着其他颜色的花环。我由此得以知道我所在的是仁爱的社群。就在这时,一些诚实的灵被准许进入该社群,他们一进来就更聪明了,谈吐如同天使灵。后来,那些自认纯真之人被允许进来,其状态表现为吐奶的婴儿,这就是他们的样子。此后进来的是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他们的状态表现在脸上,这脸看上去十分漂亮但尖尖的,他们头上好象戴着一顶尖帽子。然而,他们的脸似乎没有人的肉,仿佛是被雕刻出来的,缺乏生命。这就是那些以为凭自己而属灵,即凭自己拥有信之人的状态。还有些灵被允许进来,但却无法留在那里,他们感到沮丧,越来越不安,就从那里逃走了。

上一篇:第四章
下一篇:第六章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