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发表时间:2019/2/22 10:19:43  浏览次数:141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67、因主的慈悲,我懂得了圣经的精义,其中隐藏着前所未知的奥秘。人不得而知,除非他了解灵界的性质,因为圣经的精义多有关于灵界。我既了解了,就可以揭示这多年来与精灵并天使交往的所见所闻。

68、我很清楚,很多人会说,活在肉身的人不可能与精灵及天使对话,也有很多人会说,我的所见所闻纯是幻想,或说,我记述这些事是为了沽名钓誉,诸如此类的。但不管人们怎么说,我都不气馁,因为这些都是我的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

69、其实人为主所造,即使活在肉身,也可以和精灵及天使对话。事实上,对于上古之人,这是常事。因为人本是套着肉身的灵,与精灵及天使同在。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逐渐沉迷于肉体和世界,对其它事漠不关心,那条路就封闭了。只要人不再沉迷于肉体,那条路又可以打通,从而进入精灵当中,和他们交往。

70、我既被允许揭示这多年来的所见所闻,就让我先谈谈人复活的过程,也就是人从肉身进入永生的过程。为叫我确知人死后依然活着,我被允许与生前所识的许多人交谈,不是一日两日,而是经年累月,正如在尘世来往一样。他们都很诧异,在肉身时,他们竟不相信自己死后依然活着,而事实上,肉身的生命与来生之间几乎没有一日之隔,因为死亡是生命的延续。

71、由于将这些描述穿插在圣经的诠释当中会显得支离破碎,故因主的慈悲,除顺带介绍之外,我被允许按一定的次序,将它们附述在每一章的起首处和结尾处。

72、在本章的结尾处,我会描述人是如何从死里复活而进入永生的。

经文

1 天地万物都造齐了。

2 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

3 神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因为在这日神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

4 创造天与地的来历,在耶和华神造地与天的日子,乃是这样。

5 田间还没有灌木,田间的草本还没有长起来,因为耶和华神还没有降雨在地上,也没有人耕土。

6 但有雾气从地上腾,滋润整个土面。

7 耶和华神用土里的尘埃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

8 耶和华神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

9 耶和华神使各样的树从土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也好作食物。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

10 有河从伊甸流出来,滋润那园子,从那里分为四道。

11 第一道名叫比逊,就是环绕哈腓拉全地的。在那里有金子,

12 并且那地的金子是好的。在那里又有珍珠和红玛瑙。

13 第二道河名叫基训,就是环绕古实全地的。

14 第三道河名叫西底结,流在亚述的东边。第四道河就是幼发拉底河。

15 耶和华神将那人安置在伊甸园,使他修理看守。

16 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的树,你可以随意吃。

17 只是分别善恶树,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概览

73、前面论述了人如何从死人变成属灵之人,本章则论述人如何从属灵之人变成属天之人(1节)。

74、第七日,主进入安息,象征人成为属天之人(2-3节)。

75、雾气从地上腾,滋生土里的灌木和草本,象征他的知识和理性(5-6节)。

76、生气吹进他鼻孔,象征他获得生命(7节)。

77、东方的园子象征他的聪明,悦人眼目的树象征他对真理的觉知,好作食物的树象征他对良善的觉知,生命树象征爱,知识树象征信(8-9节)。

78、滋润园子的河象征智慧,河分为四道,第一道象征良善与真理,第二道象征对良善与真理,亦即对爱与信的认知,此两者属于人的内在。第三道象征理性,第四道象征知识,此两者属于人的外在。以上全出于智慧,智慧出于对主的爱与信(10–14节)。

79、属天之人就如这样一座园子,该园子属于主,由主赐予人享受,非人自有(15节)。

80、人也允许凭源于主的觉知,去了解良善与真理,但不可凭自己和世界而行,也不可凭感官和知识去探究信的奥秘,否则必导致其属天之性的灭亡(16–17节)。

精义

81、上一章论述人如何从死人成为属灵之人,本章则论述属天之人。时至今日,人对何为属天之人、何为属灵之人、何为死人几乎一无所知,故此,我被允许简述一下三者的性质和彼此之间的区别。

首先,死人除了认同肉体和世界,不认同两者之外的真理与良善。属灵之人认同属灵的和属天的真理与良善,不过,他的行为是以信为主导,非以爱为主导。属天之人相信且觉知属灵的和属天的真理与良善,只认同基于爱的信,且奉爱而行。

再者,死人只顾念肉体和世界,对永生和主的本质一无所知,即便有所知,也不愿相信。属灵之人顾念永生,因而也顾念主。属天之人顾念主,因而也顾念天堂和永生。

其三,死人遇见试探时几乎总是屈服,不遇试探时,则受着罪恶和愚痴的奴役。他所受的约束是外在的,诸如畏惧法律,害怕丧失性命、财富、利益、名声,等等。属灵之人也遇见试探,但常能得胜。他所受的约束是内在的,可称为“良知律”。属天之人不在试探中,当邪恶与虚假来袭时,他视若不见,堪称为“征服者”。他看似不受任何约束,随心自在。其实,他所受的约束,是对良善与真理的觉知。

82、创世记2:1. 天地万物都造齐了。

这话表示人已成为十足的属灵之人,在状态上已达到“第六日”,“天”表其内在,“地”表其外在,“万物”表爱、信以及对两者的认知,就是之前“大光”和“众星”所象征的。

对于内在被称为“天”,外在被称为“地”,这从前一章已引用的经文可知。又如:“我必使人比精金还少,使人比俄斐纯金更少。我必使天震动,使地摇憾,离其本位。”(以赛亚书13:12–13)

再如:“你忘记铺张诸天,立定地基,创造你的耶和华...但我要将我的话传给你,用我的手影遮蔽你,为要铺开诸天,立定地基。”(以赛亚书51:13,16)

由以上经文可知,“天”和“地”都是指人而言,虽特指上古教会,但就圣经的精义而言,凡论及教会的,也论及教会的每一员。个人若不成为一个教会,就不能成为教会的一部分,正如人若不成为主的一座圣殿,就不能成为圣殿所象征的教会或天堂。因此,上古教会被称作单数的“人”。

83、所谓天地万物都“造齐了”,乃指人达到了“第六日”的境地,彼时,信与爱已合为一。至此,为主的是爱,而非信,换言之,为主的是属天之性,而非属灵之性。成为属天之人,即是此义。

84、创世记2:2-3. 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神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因为在这日神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

“第七日”象征属天之人。主六日作工,被称为“造物的工”。到第七日,一切冲突止息了,经上便说主“歇了他一切的工”。正因如此,第七日被定为圣日,称为“安息日”。照希伯来文,其义为“安歇”。人就这样被创造,被作成了。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

85、对于第七日象征属天之人,因而被定为圣日,称为“安息日”,时至今日,这些尚是不为人知的奥秘。因为了解属天之性的人罕有,了解属灵之性的人也不多,以致属灵之人被等同于属天之人,尽管两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别(参81节)。

对于第七日,安息日,象征属天之人,这从主本身是安息日可知,他说:“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马可福音2:27)这话表示主就是人本身,就是安息日本身。天堂和教会也因为他而被称为安息日或永远的平安。此处所论及的上古教会尤其是主的安息日,胜过所有后来的教会。后来的教会,其核心的部分也是一个安息日。每个重生之人,当他成为属天者,也是一个安息日,因他已成为主的样式。之前的六日,则充满了冲突和苦楚。这些由犹太教的六日作工和第七日安息来象征,因为该教会所设立的所有典章都是象征主及其国度。

约柜的前行与停歇具有类似的象征义,因为旷野的行军象征冲突和试探,停歇则象征平安。因此,当约柜起行时,摩西说:“愿神兴起,使他的仇敌四散,叫那恨他的人,从他面前逃跑。”约柜停住时,他就说:“耶和华啊,求你回到以色列的千万人中。”(民数记10:35–36)当约柜离开耶和华的山时,经上说它要“为他们寻找安歇的地方”(民数记10:33)。

《以赛亚书》以安息日描述属天之人的平安心境:“你若在安息日掉转你的脚步,在我圣日不以操作为喜乐,称安息日为可喜乐的,称耶和华的圣日为可尊重的。尊敬这日,不办自己的私事,不随自己的私意,不说自己的私话。你就以耶和华为乐。耶和华要使你乘驾地的高处,又以你祖雅各的产业养育你。”(以赛亚书58:13–14)这是属天之人的品性,他不随自己的私欲,唯以主为乐,故能享受内在的平安和喜悦,即此处“乘驾地的高处”所象征的,也能享受外在的宁静和快乐,即此处“以你祖雅各的产业养育你”所象征的。

86、当达到“第六日”的属灵之人开始成为此处所描述的属天之人,即是进入了“安息日前夜”,由犹太教从前夜开始守安息日来象征。属天之人就是下面所要描述的“早晨”。

87、安息日象征属天之人的另一个原因是,当人成为属天者,冲突就止息了,恶灵退去,善灵并属天的天使前来。当他们临在时,恶灵不能暂留,只有逃遁。由于作战的不是人自己,而是主,故经上说主“安息了”。

88、当属灵之人成了属天之人,就被称为“神的工”。因为主为他作战,已经创造、作成了他,故经上说:“神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又说:“神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

先知书常将人称为“耶和华手的工作”,例如:“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就是造就以色列的,如此说,将来的事你们可以问我,至于我的众子,并我手的工作,你们可以吩咐我。我造地,又造人在地上,我亲手铺张诸天,天上万象也是我所命定的。创造诸天的耶和华,制造成全大地的神,他创造坚定大地,并非使地荒凉,是要给人居住。他如此说,我是耶和华,再没有别神。”(以赛亚书45:11–12、18、21)这话论及重生之人。

由此可见,新造,亦即重生,完全是主的作为。在上述经文中,“创造”、“造就”、“造”是有分别的,在其它各处也是如此,例如:“凡称我名下的人,是我为自己的荣耀创造的,是我作成,所造作的。”(以赛亚书43:7)前一章和本章的用词,也不例外,例如:“神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在精义上,不同的用词通常传达不同的含义。主被称为“创造者”、“造就者”、“造作者”,情况是一样的。

89、创世记24. 这些是天与地的后代,在耶和华神造地与天的日子,乃是这样。

所谓“创造天与地的来历”,就是属天之人的创造过程。对于此处所论述的是属天之人的创造过程,这从下文所描述的诸多细节可知,如田间的草本还没有长起来,也没有人耕土,耶和华神用土里的尘埃造人,又造田间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等等。这些在前一章本已作了描述,可见此处所论述的另一人。

再者,主在此首次被称为“耶和华神”,而前一章在论述属灵之人时,他只是被称为“神”,这就更加明显了。还有,前一章只提到“地”,此处则还提到了“土”和“田”。而且本节先提“天与地”,随后又提“地与天”,这是因为,“地”象征人的外在,“天”象征人的内在。对于属灵之人,创造是从“地”开始,亦即从外在开始。对于此处所描述的属天之人,创造则是从内在开始,亦即从“天”开始。

90、创世记2:5-6. 田间还没有灌木,田间的草本还没有长起来,因为耶和华神还没有降雨在地上,也没有人耕土。但有雾气从地上腾,滋润整个土面。

笼统而言,“田间的灌木”和“田间的草本”象征人的外在所产生的。当人尚是属灵者时,其外在被称为“地”(earth),等他成了属天者,其外在就被称为“土”(ground)和“田”(field)。“雨”(随后又称为“雾气”),象征冲突止息后的宁静。

91、不过,这些都是隐藏的奥秘,人不可能明了,除非他了解人是如何从属灵者变成属天者的。对于属灵者,外在尚不情愿服从内在,以致造成冲突。等到成为属天者,外在就开始服从内在,冲突因而止息,人获得宁静(参n. 87),该宁静正是“雨”和“雾气”所象征的,因为它就像一股清流,使外在从内在获得滋润。正是平安所生的宁静,产生了所谓的“田间的灌木”和“田间的草本”,具体而言,就是从属天属灵的源头所生的理性和知识。

92、对于冲突,亦即邪恶与虚假所造成的骚动止息以后,外在所享受的宁静是何状态,这只有了解平安是何心境的人才能明白。它是一种喜乐满足的状态,超乎人的想象,不仅是冲突止息了而已,更是内在平安的流露,以不可言说的方式影响外在。此时,信之真理与爱之良善从平安之乐生起。

93、主在《以西结书》如此描述了属天之人的状态——他获得了宁静(因雨雾而清宁),脱离了邪恶与虚假的奴役:“我必与他们立平安的约,使恶兽从境内断绝,他们就必安居在旷野,躺卧在林中。我必使他们与我山的四围成为福源,我也必叫时雨落下,必有福如甘霖而降。田间的树必结果,地也必有出产。他们必在故土安然居住。我折断他们所负的轭,救他们脱离那以他们为奴之人的手。那时,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你们作我的羊,我草场上的羊,乃是以色列人,我也是你们的神。”(以西结书34:25–27,31)

这事成就在“第三日”,在圣经中,“三”与“七”有着同样的象征义,《何西阿书》如此宣告说:“过两天他必使我们苏醒,第三天他必使我们兴起,我们就在他面前得以存活。我们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他出现确如晨光,他必临到我们像甘雨,像滋润田地的春雨。”(何西阿书6:2–3)

《以西结书》在描述古教会时,将该状态比作“田间的生长物”:“我使你增多,好像田间的生长物,你就渐渐长大,以致极其俊美。”(以西结书16:7)抑或比作:“我种的栽子,我手的工作。”(以赛亚书60:21)

94、创世记2:7. 耶和华神用土里的尘埃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

“用土里的尘埃造人”指造人的外在,此前他还称不上人,因为经上说:“还没有人耕土。”“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指赋予他信与爱的活力。“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表示其外在也得到了活力。

95、此处所描述的是人外在的活力,其中前两节描述的是信(亦即觉性)的活力,本节描述的是爱(亦即意志)的活力。此前,外在不愿服从内在,时常与之交战。彼时,其外在尚称不上“人”。当下,由于成了属天之人,其外在开始服从内在,凭信与爱的活力而成了“人”。信的活力使他得到预备,爱的活力使他成为“人”。

96、至于“耶和华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情况如下:在古代,并在圣经中,“鼻孔”意味着可喜的芳香,芳香象征觉知。因此,经上常说耶和华从燔祭或象征主及其国之物“闻到馨香之气”。对主而言,最为可喜的是爱与信,故经上说:“耶和华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

耶和华的受膏者,亦即主的受膏者,也因此被称为“鼻中的气”(耶利米哀歌4:20)。主也向门徒“吹气”,如经上记着说:“说了这话,就向他们吹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约翰福音20:22)

97、以“吹气”和“气息”来描述生命,也因为上古教会之人可通过呼吸的状态来觉察爱与信的状态。这呼吸的状态在后来的世代逐渐发生了变化。在此我无法对它进行描述,因为今时之人对它一无所知。但上古之人并灵界之人对它十分了解,这是他们将灵魂或生命比作“风”的原因。

主在谈论人的重生时,也将灵魂比作“风”:“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那里来,往那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翰福音3:8)又如经上记着说:“诸天藉耶和华的命而造,万象藉他口中的气而成。”(诗篇33:6)再如:“你收回它们的气,它们就死亡,归于尘土。你发出你的灵,它们便受造。你使地面更换为新。”(诗篇104:29–30)

对于“气”被用来指信与爱的活力,这从以下经文可知:“在人里面有灵,全能者的气使他有聪明。”(约伯记32:8)又如:“神的灵造我,全能者的气使我得生。”(约伯记33:4)

98、创世记2:8. 耶和华神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园子”象征聪明,“伊甸”象征爱,“东方”象征主,故“东方的伊甸园”象征属天之人的聪明,它通过爱从主流来。

99、论到属灵之人的生命或生命次序,虽然主通过信流入其觉性、理性、知识,但是,由于其外在与内在冲突,其聪明就看似并非从主而来,而是从他自己通过知识和理性而来。至于属天之人的生命或生命次序,主通过爱与信流入其觉性、理性、知识,由于其内在与外在没有冲突,故他觉知生命真是从主流来。因此,属灵之人的颠倒,到了属天之人就得到了恢复。这种次序,或说这种人,就被称为“东方的伊甸园”。

在至高义上,耶和华神在东方的伊甸所立的园子就是主自己。在核心义上,亦即在宇宙义上,它表主的国,以及人成为属天者之后被安置的天堂。彼时,他与天堂的天使同在,仿佛其中的一员。因为人之受造,即使活在尘世,也能同时处于天堂。在此状态下,他的思维、念头,乃至言语、行为,都是开放的,甚至是源于主,内含属天属灵之性,皆有主的生命在内,赋予他觉知。

100.对于“园子”象征聪明,“伊甸”象征爱,这从以下经文可知:“耶和华已经安慰锡安和锡安一切的荒场,使旷野像伊甸,使沙漠像耶和华的园囿,在其中必有欢喜、快乐、感谢和歌唱的声音。”(以赛亚书51:3)在此,“旷野”、“欢喜”、“感谢”与属天之性相关,或说与爱相关;“沙漠”、“快乐”、“歌唱的声音”与属灵之性相关,或说与觉性相关。前者与“伊甸”相关,后者与“园子”相关。因为在《以赛亚书》中,关于同一事,常出现两个用语,一者象征属天之性,一者象征属灵之性。关于“伊甸园”的象征义,更多可见下文(本章第十节的诠释)。

101、对于主是“东方”,这也从经文可知,例如:“他带我到一座门,就是朝东的门。以色列神的荣光从东而来,他的声音如同多水的声音,地就因他的荣耀发光。”(以西结书43:1–2,4)

正因主是“东方”,在圣殿兴建之前,面朝东方祷告也就成了象征性之犹太教的一个习俗。

102、创世记2:9. 耶和华神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也好作食物。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

“树”象征觉,“悦人眼目的树”象征对真理的觉知,“好作食物的树”象征对良善的觉知,“生命树”象征爱及爱所生之信,“分别善恶树”象征感官和知识所生之信。

103、“树”在此象征觉,因为此处所论为属天之人。若所论为属灵之人,所指又不同。这取决于所论的对象。

104、今日之人不知何为觉。它是一种内在的意识,独出于主,能了知真理与良善。上古教会甚了解之。天使之觉十分完善,凭此觉,他们能了知真理与良善,分辨什么是出于主,什么是出于自己,也能透过一个人的气质,透过他的一个念头,洞察他的品性。属灵之人缺乏觉,但有良知,死人连良知也没有。很多人不知何为良知,更不知何为觉。

105、“生命树”表爱及爱所生之信。“在园子当中”指在内在的意志当中。在圣经中,意志被称为“心”,是主居于人和天使内的据点。人不能凭自己行善,故意志或心虽称为人之所有,实际却不属于人,属于人的是他的私欲,被称为他的“意志”。生命树所在的“园子当中”既指意志,人又无有意志,只有私欲,那么“生命树”就是主的慈悲,是一切爱与信的源头,因而也是一切生命的源头。

106、关于园中的树,亦即觉,“生命树”,亦即爱及爱所生之信,“知识树”,亦即感官和知识所生之信,更多可见下文。

107、创世记2:10. 有河从伊甸流出来,滋润那园子,从那里分为四道。

“有河从伊甸流出来”,象征智慧从爱流出来,因为“伊甸”象征爱。“滋润那园子”,表赋予聪明。“从那里分为四道”,则是以四道河来描述聪明,解说如下。

108、当上古之人将人比作“园子”时,通常也将智慧比作“河”,不仅拿来作比,也实际以此相称,因为这是他们的言说方式。后来的先知也是如此,有时设为比喻,有时直接以此相称,例如:“你的光必在黑暗中发现,你的幽暗必变如正午...你必像浇灌的园子,又像水流不绝的泉源。”(以赛亚书58:10–11)这话论及接受信与爱之人。

又如:“如接连的山谷,如河旁的园子,如耶和华所栽的沉香树,如水边的香柏木。”(民数记24:6)这话论及重生之人。

再如:“倚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像树栽于水旁,在河边扎根。”(耶利米书17:7–8)

再如:“众水使它生长,深水使它长大。所栽之地有江河围流,汊出的水道延到田间诸树...树大条长,成为荣美,因为根在众水之旁。神园中的香柏树不能遮蔽它,松树不及它的枝子,枫树不及它的枝条,神园中的树都没有它荣美。我使它的枝条蕃多,成为荣美,以致神伊甸园中的树都嫉妒它。”(以西结书31:4,7–9)在此,重生之人不是被比作“园子”或“树”而已,而是直接以此相称 。从以上经文可知,当上古之人将人或人的内在比作“园子”时,通常也拿可滋润园子的“水”或“河”比作可促使人成长之物。

109、如前面所说,智慧和聪明虽看似属于人,实际却属于主,这在《以西结书》中以类似的象征作了明确的宣告:“他带我回到殿门,见殿的门槛下有水往东流出(原来殿面朝东)...他对我说,这水往东方流去,必下到亚拉巴,直到海。所发出来的水必流入盐海,使水得医治。这河水所到之处,凡滋生的动物都必生活...在河这边与那边的岸上必生长各类的树木,其果可作食物,叶子不枯干,果子不断绝,每月必结新果子,因为这水是从圣所流出来的。树上的果子必作食物,叶子乃为治病。”(以西结书47:1、8–9、12)在此,“东方”象征主,水与河的源头“圣所”也象征主。

又如:“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内街道当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启示录22:1–2)

110、创世记2:11-12. 第一道名叫比逊,就是环绕哈腓拉全地的。在那里有金子,并且那地的金子是好的。在那里又有珍珠和红玛瑙。

第一道河,“比逊河”,象征爱所生之信所发的聪明,“哈腓拉全地”象征心智,“金子”象征良善,“珍珠和红玛瑙”象征真理,“金子”被提及两次,因为它象征爱之良善和爱所生之信之良善,“珍珠和红玛瑙”被提及,因为一个象征爱之真理,一个象征爱所生之信之真理。这些是属天之人的特性。

111、要阐述其中的精义并不容易,因为今日之人对爱所生之信、智慧、智慧所生之聪明一无所知。外在之人只知记取知识,将之称为聪明智慧,并认为这就是信。他们甚至不知何为爱,不知何为意志,何为觉性,不知意志和觉性构成人的心智。其实,它们是各不相同的,整个天堂就是主照爱与信的无数细分而组织起来的。

112、另外,我们当知智慧独出于爱,故独出于主,聪明独出于信,故也独出于主。再者,良善独出于爱,故独出于主,真理独出于信,故也独出于主。非出于爱与信,因而非出于主的,虽有其名,却是假的。

113、在圣经中,“金子”被用来指智之良善或爱之良善,这是十分普遍的。约柜、圣殿、桌子、灯台、各样器皿及亚伦服饰上的金子都是象征智之良善或爱之良善。在先知书中也是,例如:“你靠自己的智慧聪明得了金银财宝,收入库中。”(以西结书28:4)此处明确表示“金银”出于智慧与聪明,或说良善与真理,因为“银”在此表真理,约柜上和圣殿中的银子亦复如是。

又如:“成群的骆驼并米甸和以法的独峰驼必遮满你,示巴的众人都必来到,要奉上黄金乳香,又要传说耶和华的赞美。”(以赛亚书60:6 )

再如东方的智者,当耶稣降生时来俯伏拜他,他们“揭开宝盒,拿黄金、乳香、没药为礼物献给他”(马太福音2:1、11)。在此,“黄金”也是表良善,“乳香和没药”表可喜之物,因为它们出于爱与信,也因此被称为“耶和华的赞美”。故《诗篇》上说:“他们要存活,示巴的金子要奉给他。人要常常为他祷告,终日称颂他。”(诗篇72:15 )

114、在圣经中,“宝石”,如决断的胸牌和亚伦以弗得两条肩带上的宝石,象征信之真理。制作胸牌的“金线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并捻的细麻”,象征与爱相关之物,所镶的“宝石”象征与爱所生之信相关之物,类似的,还有以弗得两条肩带上,镶在金槽里的红玛瑙刻成的两块“纪念石”(出埃及记28:9-22)。

《以西结书》在描述一个拥有属天的财富,亦即智慧聪明的人时,也说明了宝石的象征义:“你智慧充足,全然美丽...你曾在伊甸神的园中,佩戴各样宝石,就是红宝石、红璧玺、金钢石、水苍玉、红玛瑙、碧玉、蓝宝石、绿宝石、红玉和黄金,又有精美的鼓笛在你那里,都是在你受造之日预备齐全的。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以西结书28:12–13,15)显然,这些宝石并非指宝石,而是指信的属天属灵之性,每样宝石皆象征信的某个要素。

115、当上古之人说起某“地”时,他们理解为那地的象征义,正如今日之人将迦南地和锡安山理解为天堂,而非某块地或某座山。此处的“哈腓拉全地”也是同理,后面它再次被提起,说以实玛利的子孙居住的地方,是“从哈腓拉直到埃及前的书珥,正在亚述的道上”(创世记25:18)。属天之人将这话理解为聪明及聪明的流动,将“环绕”——比逊河“环绕哈腓拉全地”,理解为流入。类似地,对于亚伦以弗得肩带上的红玛瑙被镶嵌(*被环绕)在金槽中(出埃及记28:11),他们理解为爱之良善当流入信之真理。诸如此类的。

116.  创世记2:13. 第二道河名叫基训,就是环绕古实全地的。

名为“基训”的第二道河表对良善与真理亦即对爱与信的认知,“古实全地”表心智。心智由意志和觉性构成,第一道河与意志相关,第二道河与觉性相关,对良善与真理的认知即由觉性所司。

117、“古实地”,亦即埃塞俄比亚,盛产黄金、宝石、香料,如前面所说,这些象征良善、真理及由两者所生的可喜之物,如对爱与信的认知。前面(n. 113)所引用的经文(以赛亚书60:6;马太福音2:1;诗篇72:15)已说明这一点。

对于“古实”(亦即“埃塞俄比亚”)、“示巴”在圣经中所表类似,这从先知书可知,例如《西番雅书》也提到“古实河”:“耶和华在她中间是公义的,每早晨显明他的公义...那时,我必用清楚的语言转向百姓,好让他们都求告耶和华的名,并肩事奉他...祈祷我的,必从古实河外来,给我献供物。”(西番雅书3:5,9–10)

又如《但以理书》论北方王和南方王说:”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银财宝和各样的宝物,利比亚人和埃塞俄比亚人都必跟从他。”(但以理书11:43)在此,“埃及”表知识,“埃塞俄比亚”表信仰认知。

再如:“示巴和拉玛的商人与你交易,他们用各类上好的香料、各类的宝石和黄金兑换你的货物。”(以西结书27:22)“示巴和拉玛的商人”也表信仰认知。《诗篇》论到主(故也论属天之人)说:“在他的日子义人要发旺,大有平安,直到月亮消逝。他施和海岛的王要进贡,示巴和西巴的王要献礼物。”(诗篇72:7,10)

从上下文可知,这话是象征信的属天之性。类似的有前来求见所罗门,用难题进行试探,并献上香料、黄金、宝石的示巴女王(列王纪上10:1–2),因为圣经先知书和历史书的所有内容都象征、代表、蕴含着奥秘。

118、创世记2:14. 第三道河名叫西底结,流在亚述的东边。第四道河就是伯拉大河。

“西底结”象征理性,“亚述”象征心智负责理性的部分,“流在亚述的东边”象征清晰的理性是由主那里从内在流入外在负责理性的心智的,“伯拉大河”,亦即幼发拉底河,象征知识,是心智的最外层。

119、对于“亚述”象征心智负责理性的部分,或说人的理性思维能力,这从先知书可知,例如:“亚述王曾如黎巴嫩中的香柏树,枝条荣美,影密如林,极其高大,粗枝长出分枝。众水使它生长,深水使它长大,所栽之地有江河围流。”(以西结书31:3-4)在此,理性思维的能力被称为“黎巴嫩中的香柏树”,“粗枝长出分枝”象征记忆中的知识,这正是知识增长的情形。

《以赛亚书》说得更明显:“当那日,必有从埃及通亚述去的大道,亚述人要进入埃及,埃及人也进入亚述,埃及人要事奉亚述人。当那日,以色列必与埃及、亚述三国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因万军之耶和华赐福给他们,说,埃及我的百姓,亚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产业,都有福了。”(以赛亚书19:23–25)在此处并其它各处,“埃及”象征知识,“亚述”象征理性,“以色列”象征聪明。

120、和“埃及”一样,“幼发拉底河”也是象征知识及其源头——感官。这从先知书可知,例如:“那时,我的仇敌,就是曾对我说耶和华你神在哪里的,他一看见这事就被羞愧遮盖...日子必到,你的墙垣必重修。到那日,你的境界必开展...当那日,人必从亚述,从埃及的城邑,从埃及到大河(*即幼发拉底河),都归到你这里。”(弥迦书7:10–12)这是说主的降临,他将引人重生,使成为属天之人。

又如:“现今你为何在埃及路上要喝西曷的水呢?你为何在亚述路上要喝大河的水呢?”(耶利米书2:18)在此,“埃及”和“幼发拉底河”同样象征知识,“亚述”则象征由知识所获得的理性。

再如:“你从埃及挪出一棵葡萄树,赶出外邦人,把这树栽上。他发出枝子,长到大海,发出蔓子,延到大河。”(诗篇80:8,11)在此,“幼发拉底河”同样象征知识和感官,因为幼发拉底河是以色列在亚述方向的边界,正如对属灵者和属天者而言,知识是聪明和智慧的边界。

再如:“我已赐给你的后裔,从埃及河直到伯拉大河之地。”(创世纪15:18)这话所表相同,两个边界具有类似的象征义。

121、这些河的流向说明了属天的生命次序是怎样的,那就是,从主(他是“东方”)发出智慧,从智慧发出聪明,从聪明发出理性,理性激活知识。这是生命的次序,属天之人即是如此。象征属天之人的以色列的长老因而被称为“有智慧,有聪明,有知识的”(申命记1:13,15),制造约柜的比撒列也因而被描述说:“神的灵充满了他,使他有智慧、聪明、知识,能作各样的工。”(出埃及记31:3,35:31,36:1–2)

122、创世记2:15. 耶和华神将那人安置在伊甸园,使他修理看守。

“伊甸园”象征属天之人的所有特性,如前面所描述的。“使他修理看守”表示他可以享受这一切,但不可据为己有,因为这一切都属于主。

123、属天之人觉察故也承认一切都属于主,属灵之人虽也承认,却只是口头上,因为他是从圣经学到这一点,属世属肉体之人既不承认,也不接受,若有所得,他称为自己的,若有所失,他觉得自己也要一并丧失。

124、对于智慧、聪明、理性、知识不属于人,而属于主,这从主的教导可知。如在《马太福音》,主将自己比作一个家主,他栽了一个葡萄园,周围圈上篱笆,租给园户 (马太福音21:33)。在《约翰福音》,主说:“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因为他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他要荣耀我,因为他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约翰福音16:13–14)又说:“若不是从天上赐的,人就不能得什么。”(约翰福音3:27)对天堂的奥秘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是事实。

125、创世记2:16. 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的树,你可以随意吃。

“随意吃园中各样的树”表觉知良善与真理,因为如前面所说,“树”象征觉。上古教会的人凭启示拥有真知,因为他们能与主并天使交流,也通过异象和异梦受教。对他们来说,这些是极喜乐之事。他们从主获得持续的觉知,对于记忆中的知识,他们能立时洞察它是否合乎真理与良善,若有错误浮现,他们不仅躲避,且视之为可怖之物。

天使的状态也是如此。后来,对真理与良善的认知取代了上古教会的觉知,这些认知来源于先前的启示和后来圣经给出的启示。

126、创世记2:17. 只是分别善恶树,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结合前面的解释,这话表示人可以根据源于主的觉知了解真理与良善,但不能靠自己或世界,就是说,我们不可凭感官和知识去探索信的奥秘,否则,信的属天之性就会被毁。

127、意图通过感官和知识去探索信的奥秘,这一欲望不仅是上古教会的后代堕落的原因(下一章将要阐述),也是每个教会堕落的原因。因为它不仅导致谬见,也造作恶行。

128、属世属肉体的人心里说,若不通过感官看明信仰,不通过知识理解信仰,我就不信。他坚信这一原则,因他认为尘世之事与灵性之事并无冲突。所以,他希望通过感官去了解属天属神之事。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好比骆驼不能穿过针眼。因为他越是渴望这样做,就越发障蔽自己,至终什么也不信,甚至不信有灵界或永生。这起因于他所认定的原则。

这就是所谓的“吃分别善恶树”,吃的越多,越趋于死。从主获得智慧,不从世界获取智慧的人,从心里说,我当信主,亦即信他在经上所说的一切,因为都是真理。在此原则上,他调节自己的思维。他以理性、知识、感官、自然之事来证明,不能证明的就撇弃之。

129、众所周知,人受制于他所认定的原则(即便是大错的),他的知识和理性也赞同他的原则。因为总有无数支持的念头在他脑中浮现,使他认同谬见。所以,凡认定看见了、理解了才可信的人,永远不可能信,因为属灵属天之事不为肉眼所见,也不为想象所理解。正确的途径是从主获得智慧,亦即从主的圣言获得智慧,然后他能获得启示,理性和知识也能被照亮。

人大可学习知识,因为知识有益生活,也带给人快乐,信的人也大可像世上的学者那样思维、谈论,只是他必须相信主的圣言,并尽可能地以属世的真理及学界熟悉的语言,证明属灵属天的真理。就是说,他的起点当是主,而不是自己,因为前者是生,后者是死。

130、凡试图从世界获取智慧的人,感官和知识是他的“园子”,我欲和物欲是他的“伊甸”。他的“东方”是西方,亦即他自己,他的“幼发拉底河”是致死的知识,他的“第二道河”(流经“亚述”的)是产生谬见的愚痴的理性,他的“第三道河”(流经“埃塞俄比亚”的)是邪恶和错误的原则,是他对信仰的认知,由此产生的智慧是他的“第四道河”,在圣经中,此等智慧被称为“巫术”。当知识沦为巫术以后,象征知识的“埃及”就寓指这等人,因为从圣经可知,他试图凭自己获得智慧。经上论到他们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埃及王法老啊,我与你这卧在自己河中的大鱼为敌。你曾说,这河是我的,是我为自己造的...埃及地必荒废凄凉,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因为法老说,这河是我的,是我所造的。”(以西结书29:3,9)此等人也被称为“阴间的伊甸的诸树”,法老和埃及人被论到说:“我将它扔到阴间,与下坑的人一同下去。伊甸的一切树,就是黎巴嫩得水滋润,最佳最美的树都在阴府受了安慰...然而你要与伊甸的诸树一同下到阴府,在未受割礼的人中,与被杀的人一同躺卧。”(以西结书31:16, 18)这是说法老和他的群众,其中“伊甸的诸树”表源于圣经的知识,被他们的理性给玷污了。

经文

18 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看似属于他的帮手。

19 耶和华神用土所造成的田间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都带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么。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

20 那人便给一切牲畜和空中飞鸟、田间走兽都起了名,只是那人没有遇见配偶帮助他。

21 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

22 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

23 那人说,现在,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24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个肉体。

25 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

概览

131、这里论述的是上古教会的后代。他们渴望自我。

132、当人不满足于主的引导,希望为自己和世界所引导,主就许他们拥有自我(18节)。

133、首先,主让他们了解良善之情和真理之知,但他们依然渴望自我(19-20节)。

134、因此,主任凭他们进入自我,在此被描述为一条肋骨建成一个女人(21-23节)。

135、属天、属灵的生命与人的自我紧密相连,以致它们看似一体(24节)。

136、主将纯真灌入人的自我,免得它招人厌恶(25节)。

精义

137、总体而言,《创世记》前三章论述上古教会从起始到终结的状态,在此,它被称为一个“人”。本章前面的部分论述它最兴旺的时候——当它是属天之人的时候,现在则开始论述那些渴望自我的人,以及他们的后代。

138、创世记2:18. 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看似属于他的帮手。

“独居不好”,表示他不满足于主的引导,希望为自己和世界所引导,“一个看似属于他的帮手”,表人的自我,后文称之为“一条肋骨建成的女人”。

139、古时,接受主引导的属天之人被称为“独居的”,因为他们不再为诸恶或恶灵所侵扰。在犹太教中,当他们逐出万民后,其“独居”即是象征这一点。因此,在圣经中,主的教会有时被称为“独居的”,例如:“迦勒底人哪,起来,上安逸无虑的居民那里去。他们是无门无闩,独自居住的。”(耶利米书49:31)摩西预言说:“以色列要安然独居。”(申命记33:28)巴兰的预言更为明确:“看哪,这是独居的民,不列在万民中。”(民数记23:9)在此,“万民”表诸恶。

上古教会的后代不愿独居,亦即不愿成为属天之人,不愿像属天之人那样接受主的引导,却希望进入万民中,像犹太教那样。故经上说:“那人独居不好”,因为有此欲望的人已经落入恶中,主于是许了他。

140、“一个看似属于他的帮手”表人的自我,这从自我的性质和后面的故事可知。此处所论述的教会中人具有良善之性,主于是许了他们,但这自我只是看似属于他,故经上说“一个看似属于他的帮手”。

141、关于人的自我,对于属世属肉体之人、属灵之人、属天之人而言,有很多可说的。对于属世属肉体之人,自我是他的全部,在此之外,他一无所知。故如前面所说,他以为自我若失去了,他也将一并丧失。对于属灵之人,自我也看似他的全部,尽管他知道主是万有的生命之源,是主赋予智慧聪明及思想行动的能力。可是这种知识只是口头上的,不是心里的。属天之人却真正明了主是万有的生命之源,是主赋予智慧聪明及思想行动的能力,因为他能觉知这一事实。他不渴望自我,但是主赐予他们自我,同时使他们能尽知良善与真理,享受一切快乐。天使的自我即是如此,同时享受着最大的平安和宁静,因为充满他们自我的是主的神性。主引导他们的自我,或说,主通过这种自我引导他们。这种自我是天堂,属肉体之人的自我却是地狱。关于自我,更多可见下文。

142.创世记219-20. 耶和华神用土所造成的田间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都带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么。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那人便给一切牲畜和空中飞鸟、田间走兽都起了名,只是那人没有遇见一个看似属于他的帮手。

“牲畜”表属天的情感,“天上的飞鸟”表属灵的情感,换言之,“牲畜”与意志相关,“飞鸟”与觉性相关。“带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么”,表示使他明了它们的属性,“起了名”则表示已经明了。只是,主虽赐予他们本能,使他们能了解良善之情和真理之知,他们却依然渴望自我,此处以同样的语句来描述——他没有遇见“一个看似属于他的帮手”。

143、对于“牲畜”和“活物”在古时系指人的情感之类,这在今日可能显得十分奇怪。但古时之人拥有属天的观念,在精灵界,人的情感显现为相应的活物,故当他们说活物时,指的其实是情感。当圣经提到牲畜时,不管是笼统的还是具体的,指的也是情感。这种提法在先知书中很多,人若不了解每样牲畜的象征,就不可能理解圣经的精义。如前面所说,牲畜分两类,一为恶的,亦即有害的,一为善的,亦即驯良的。后者象征良善的情感,比如绵羊、羔羊、鸽子。此处论述的是属天之人,或属天属灵之人,故它所指的是良善的情感。对于“牲畜”象征情感,这从前面所引的经文可以得到证明(n. 45–46),此处无需赘述。

144、“称其名”指了解其性,因为古人将“名”理解为本质,将“看到并称其名”理解为了解其本质。他们给儿女取名,就是根据该名的象征。每个名皆含一定的特征,他们以此明了每个孩子的出身和秉性。因主的慈悲,等论述雅各的十二个儿子时,将阐明这一点。

“名”既暗示来源和特征,“称其名”自然就是指了解其性。这是古人习以为常的说话方式,人若不了解这一点,很可能会感到诧异。

145、在圣经中,“名”同样指本质,“看到并称其名”亦指了解其本质。例如:“我要将暗中的宝物和隐密的财宝赐给你,使你知道题名召你的,就是我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因我仆人雅各,我所拣选的以色列的缘故,我就题名召你。我加给你名号,你却不认识我。”(以赛亚书45:3–4)在此,“题名”、“加名”即指预知其性。

又如:“你必得新名的称呼,是耶和华亲口所起的。”(以赛亚书62:2)从上下文可知 ,这表示他们将转变其性。

再如:“以色列啊,你不要害怕,因为我救赎了你。我曾题你的名召你,你是属我的。”(以赛亚书43:1)这表示主了解其性。

再如:“你们向上举目,看谁创造这万象,按数目领出,他一一称其名。”(以赛亚书40:26)这表示主了解它们全部。

再如:“在撒狄,你还有几名是未曾污秽自己衣服的...凡得胜的,必这样穿白衣。我也必不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众使者面前认他的名。”(启示录 3:4–5)

再如:“名字没有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在以上经文中,“名”绝非指名,而是指性。在天堂,所了解的也不是名,而是性。

146、综合前面的解释,经文的象征义就连贯起来了。十八节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建一个看似属于他的帮手”,然后提到“牲畜”和“飞鸟”,这些在前面已经提过,之后又重复说,那人没有遇见“一个看似属于他的帮手”。

总的意思是,他虽然了解自己在良善之情和真理之知上的本质,却依然渴望自我。当人渴望自我,就会轻看主的恩赐,无论这些恩赐是如何清楚地向他显明出来。

147、创世记2:21. 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在肋骨处合起来。

胸间的“一条肋骨”,象征人的自我,它少有生气,却为人所珍视。“肉在肋骨处合起来”,象征获得了生气的自我。“沉睡”,表示人进入看似拥有自我的状态,因为在此状态下,他以为他是凭自己生活、思想、言说、行动。等他看破这一假相,就好似从梦中醒来了。

148、人所珍视的自我被称为胸间的一条“肋骨”,这是因为,对于上古之人,“胸膛”象征仁爱,因为它包裹着心与肺。“骨头”象征无价值之物,因为它少有生气,“肉”则象征有生气之物。这些象征的根源是上古教会所知的一大奥秘,因主的慈悲,后文会加以相应的阐述。

149、圣经也以“骨头”象征人的自我,特别是被主赋予生气的自我,例如:“耶和华必时常引导你,在干旱之地,使你心满意足,骨头强壮,你必像浇灌的园子。”(以赛亚书58:11)

又如:“你们看见,就心中快乐,你们的骨头必得滋润。”(以赛亚书66:14)

再如:“我的骨头都要说,耶和华啊,谁能像你?”(诗篇35:10)

《以西结书》描述骨头长肉,气息入内,则更为明显: “耶和华藉他的灵带我出去,将我放在平原中。这平原遍满骸骨...他对我说,你向这些骸骨发预言说,枯干的骸骨啊,要听耶和华的话。主耶和华对这些骸骨如此说,我必使气息进入你们里面,你们就要活了。我必给你们加上筋,使你们长肉,又将皮遮蔽你们,使气息进入你们里面,你们就要活了,你们便知道我是耶和华。”(以西结书37:1, 4–6)

从天上观之,人的自我仿佛骨头,丑陋,没有生气,如一死物。被主赋予生气以后,就有肉感了。因为人的自我是死的,尽管对他来说,自我十分重要,甚至是他的全部。人的生命源于主的生命,主的生命若退离,人将如石头一般死去。因为人只是一个生命的载体,载体如何,对生命的回应就如何。

唯独主拥有自我,他凭自己的能力救赎我们,拯救我们。主的自我本具生命。人的自我本是死的,但靠着主的自我,人的自我被赋予了生气。主说:“灵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路加福音24:39)这话表示主拥有自我。类似地,还有逾越节羔羊的骨头一根也不可折断(出埃及记12:46)。

150、当人活在自我当中,以为他是凭自己而活,就被比作“沉睡”。事实上,古人就是称之为“沉睡”。圣经论到此等人,说“耶和华将沉睡的灵浇灌他们”(以赛亚书29:10),或说“他们睡了长觉”(耶利米书51:57)。

对于人的自我本是死的,没有人是凭自己而活,这在精灵界是如此明显,以致那些以自我为中心、坚称是凭自己而活的恶灵,也因着显著的体验,不得不承认他们并非凭自己而活。多年以来,我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体验着自我的本质,清楚地觉察到我凭自己根本不能思想。我思维中的每个念头,其实都是从外流入的,有时我甚至能觉察它是怎样流入又是从哪流入的。因此,以为凭自己而活的人是处于幻相当中,且将罪恶和错误归于自身。要是他能相信事实真相,就不致这样了。

151、创世记2:22. 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建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

“建”,表立起曾经倒下的,“肋骨”,表无生气的自我,“女人”,表被主赋予了生气的自我,“领她到那人跟前”,表主赐予人自我。上古教会的后代不愿像父辈那样成为属天之人,而希望自我引导。他们既渴望自我,主就许了他们。但是主将生气注入其中,因此它被称为一个“女人”,接着又被称为“妻子”。

152、不难看出,女人不是男人的肋骨造成的,此处想必隐藏着人未曾发现的奥秘。对于“女人”表人的自我,这从被欺骗的是女人这一事实可知。因为人无非是被自我欺骗,亦即被我欲和物欲所欺骗。

153、圣经说肋骨被“建成一个女人”,而非像前面论述重生时说”创造成”、”作成”、”造成”一个女人,这是因为,”建”系指立起曾经倒下的。圣经即在此意义上用词,其中”建造”针对罪恶,”立起”针对错误,”恢复”则针对两者。例如:”他们必建造已久的荒场,重新立起先前凄凉之处,恢复历代荒凉之城。”(以赛亚书61:4)

在此处并其它各处经文中,”荒场”象征罪恶,”凄凉之地”象征错误,”建造”被用于前者,”重新立起”被用于后者。先知书其它各处也恪守这种分别,例如:”以色列的处女哪,我要再建造你,你就得建造。”(耶利米书31:4)

154、罪恶和错误无非出于人的自我,因为人的自我是罪恶之本。故此,人全然由罪恶和错误构成。我从以下事实明了这一点:当人的自我显形于精灵界时,它丑陋至极,随各人的秉性,表现各异。凡看见的人,无不心生恐惧,急欲逃离,如见了魔鬼一般。当人的自我被主赋予生气以后,它就显得美丽可爱了,也照主赋予生命的不同而表现各异。被赋予仁爱之心者,看似漂亮的少男少女,被赋予纯真之性者,看似赤身的婴儿,有花环环绕胸前,头上也戴着冠冕。他们在钻石般的光芒中玩耍,从心里感受到快乐。

155、“一条肋骨建成一个女人”,这话隐藏着字面无从发现的奥秘。因为主的圣言在核心处是论及主和他的国,圣言的生命力即源于此。故此,本段经文在核心处是论及属天的婚姻。

属天的婚姻发生于人的自我中,当人的自我被主赋予生气以后,就被称为主的“新妇”。获得生气的自我能觉知一切爱之良善和信之真理,故能拥有一切智慧聪明,享受无法言说的幸福。

这称为主的“新妇”的被赋予了生气的自我,其性质无法简单地作出说明,只需明了,天使能觉知自己是凭主而活,虽然他们在不作观想时,也感觉是凭自己而活。他们有一种共通的意识,使他们一偏离爱之良善和信之真理,就立刻感受到变化。因此,当他们觉知自己是凭主而活时,就享受无法言说的平安和快乐。耶利米说:“耶和华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就是一个女子将环绕一个男子。”(耶利米书31:22)即是指被主赋予了生气的自我,也是指属天的婚姻,其中一个“女子”表被主赋予了生气的自我。经上说它“环绕”一个男子,因为它环绕着自我,正如合上肉的肋骨环绕着心脏。

156、创世记2:23. 那人说,现在,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应当称她为妻子,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骨中的骨,肉中的肉”表外在的自我,“骨”,表该自我尚未获得生气,“肉”,表该自我已被赋予生气。“男人”,表内在,当它与外在结合,之前被称为“女人”的自我在此就改称为“妻子”。“现在”,表已经成就,因为状态已发生改变。

157、正因“骨中的骨、肉中的肉”表外在的自我,古时之人故将他们的眷属称为“骨中的骨、肉中的肉”。拉班对雅各说:“你实在是我的骨,我的肉。”(创世纪29:14)

亚比米勒对他的众母舅和他外祖全家的人说:“你们要记念我是你们的骨,你们的肉。”(土师记9:2)以色列众支派对大卫说:“看哪,我们是你的骨,你的肉。”(撒母耳记5:1)

158、对于“男人”象征人的内在,或具有聪明智慧的人,这从以下经文可知:“我观看,并没有人,在他们中间,没有谋士。”(以赛亚书41:28)意思是没有智慧聪明之人。又如:“你们在耶路撒冷的街上跑来跑去,看能不能找到一个行公平求真理的人。”行公平的人“指智慧人,”求真理的人“指聪明人。

159、要明白这些并不容易,除非他了解属天之人处于什么状态。属天之人的内在和外在是明显分开的,他能觉知什么属于内在,什么属于外在,并主是如何通过内在主导外在的。他们的后代却不同,因渴望外在的自我,他们的状态发生了改变,不再觉知内在与外在的分别,以为内在与外在是一回事,这是他们渴望自我的结果。

160、创世记2:24.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个肉体。

“离开父母”,表离开内在,因为孕育并产生外在的是人的内在。“与妻子联合”,表内在进入外在中。“成为一个肉体”,表内在与外在同在肉体中。因为之前,内在与外在是灵,现在它们已成为肉体。属天、属灵的生命就这样与人的自我结合,好似成了一体。

161、上古教会的这一代依然是良善的,但是他们渴望进入外在,活在自我中,主就许了他们,并慈悲地把属灵属天之性注入其中。要了解内在和外在是如何协作一致,看似一体的,得先了解内在是如何流入外在的。拿人的行为来说,若无仁慈亦即爱与信在行为中,并主在爱与信中,该行为就不能称为仁慈之行或信心之果。

162、 一切真实、公义的法则都出于属天的源头,或说出于属天之人的生命次序。整个天堂就是一属天之人,因为只有主是属天之人。主贯乎整个天堂,贯乎该属天之人,天使也因此被称为“属天的”。一切真实、公义的法则都降自属天的源头,或说属天之人的生命次序,故婚姻的法则也是以特别的方式降自属天的源头。

尘世的婚姻,必须源自并遵照属天的婚姻。在该婚姻中,有同一位主,同一个天堂,同一个教会,它的头是主。由此产生的法则是,婚姻必须是一夫一妻。如此,它就能象征属天的婚姻,是属天之人的一个模型。该法则不仅启示给了上古教会,也写在了他们心里。那时,一个男人只有一个妻子,组成一个家庭。但是,当他们的后代不再是内在人,却成了外在人,就开始娶多个妻子。在上古教会,他们的婚姻是属天婚姻的象征。对他们来说,夫妻之爱折射出天堂和天堂之乐。

后来,当教会堕落了,他们不再觉知婚姻之乐,却以娶多个妻子为乐,这是外在之乐。主将其称为“心硬”,在此背景下,摩西允许他们娶多个妻子,如主教导说:“摩西因为你们的心硬,所以写这条例给你们。但从起初创造的时候,神造人是造男造女。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个肉体。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个肉体了。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马可福音10:5–9)

163、创世记2:25. 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

“赤身露体不觉羞耻”,表示他们天真无邪,因为主已将天真注入其自我中,免得它招人厌恶。

164、如前面所说,人的自我全然是恶,显为可见时,它丑陋至极。但是,当主将仁慈和天真注入以后,它就显得美丽可爱了(n. 154)。仁慈和天真不仅使自我(亦即人的罪恶和错误)获得宽恕,甚至能让它消失不见,好比小孩子,他们的坏与错不仅让人视而不见,甚至让人觉得可爱,只要他们爱父母,爱友伴,显出孩子的天真无邪。由此可知为何只有纯真之人才能进入天堂,如主所说:“让小孩子倒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神国的,正是这样的人。我实在告诉你们,凡要承受神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于是抱着小孩子,给他们按手,为他们祝福(马可福音10:14–16)。

165、对于“赤身露体不觉羞耻”表天真无邪,这从后面的故事更显而易见。因为当完整和天真失落以后,他们就为赤身感到羞耻,躲藏起来。

另外,在精灵界,当有灵希望辩白,表明自己无辜时,就以赤身露体来证明。

更明显的证据是,天堂的纯真者看似赤身的婴儿,且照各人的纯真之性戴着各式各样的花环。纯真之性稍次者则穿着光明得体的衣裳(可称为钻石丝绸),正如诸先知有时所见的那样。

166、以上是本章所含的部分信息,所给出的只是极少数。它所论述的是属天之人,时至今日,它几乎不为人知,故以上极少的信息,对一些人来说,仍显得晦涩不明。

167、人若了解每节经文隐藏着多少奥秘,他一定会感到吃惊。因为它所藏的奥秘之多,不可称述,极少在文字中透露出来。让我简单地说明一下。圣经的文字,在精灵界以优美的次序表现出来。因为精灵界是一个现象界,凡在其中生动呈现的现象,它所包含的所有信息都为第二层天的天使所觉知,第二层天天使所觉知的,又充分完整地以不可说的念头为第三层天的天使所觉知。照主所喜悦的,这可有无限的多样性。主的圣言即具有这样的性质。

人从死里复生,进入永生的过程

168、为让世人了解人是如何从肉身过渡到永生的,我将按顺序描述这一过程。我得知这一切,不是靠听说,而是凭实际的经历。

169、我被带入身体失去知觉的状态,好似濒死之人,但我保留着内在的生命和思维的能力,并有足够的气息维持生命,直到呼吸归于寂静。这样,我能觉察并记忆人从死里复生的经历。

170、我发现有属天的天使临在,处在心的部位,我好似在心里与他们相连,以致于最后,我几乎只留下了思维和觉知,这样过了几个小时。

171、如此,我与精灵界的灵断了交流,他们以为我早已离开了肉体。

172、除了属天的天使处在心的部位,另有两位天使坐在我的头部。我感觉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173、坐在我头部的天使一直默默无声,只是通过面部交流思想。这样,我觉得好似有另一张脸映在我脸上,事实上,应该是两张脸,因为有两位天使。当天使发觉他们的脸被接收了,就知道那人已经死了。

174、发现自己的脸以后,他们使我的嘴部发生变化,以此交流他们的思想,因为属天的天使通常藉嘴的部位来交流。我被允许读懂他们的思维语言。

175、我闻到一股香气,好像尸体抹了香料的香气。因为当属天的天使临在时,尸体就好似会发出香气。恶灵闻到香气,就不敢靠近。

176、同时,我感觉心的部位一直与属天的天使紧密相连,这从脉搏上也表明了出来。

177、我得到一个意念——在临终时,天使将人保持在他所怀有的虔诚、圣洁的思想中。得到的另一个意念是,将死之人通常思想的是永生,很少思想得救和天堂之乐。因此天使将他们保持在思想永生的念头中。

178、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他们被保持在这种思想中,直到属天的天使离开。然后,他们被交给属灵的天使,与他们为伴。其间,他们朦胧地以为自己还活在肉体中。

179、当身体的内部冷却以后,生命的要素,无论处在哪个部位,即便是在千折百回之中,也都分解出来。我体验到一股活泼有力的拉力,它出于主的慈悲,如此强大,以致于任何生命要素都不会留下。

180、我苏醒以后,坐在头部的属天的天使一度陪伴着我,默默无言。从他们的思维语言里,我发现他们并不留意我的愚见,不仅不取笑,更是毫不在意。他们以思想说话,默默无声。他们在陪伴苏醒的灵魂时,即是这样与他们交流。

181、不过,人被属天的天使唤醒以后,依然处在朦胧的意识当中。等到他们要交给属灵的天使时,属天的天使稍作停留,一旦属灵的天使来到,他们就离开。在下一章的起首,我将说明人是如何因属灵天使的帮助而获得光明的。这一切,也向我显明了出来。

上一篇:第一章
下一篇:第三章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