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发表时间:2019/2/22 10:19:08  浏览次数:101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1、单从旧约圣经的文字来看,人无从发觉里面深藏着天堂的奥秘,从总体到细节,均涉及主及其天堂、教会、信仰的方方面面。因为就文字而言,我们看到的不过是犹太教的一些礼仪典章。

但事实却是,旧约圣经处处蕴含字面不可见的精义,只有极少数地方主曾向使徒解明了,例如祭物象征主,伊甸园、迦南地、耶路撒冷象征天堂(因而被称为天上的迦南和耶路撒冷,*参加拉太书4:26;希伯来书11:16,12:22;启示录21:2、10),等等。

2、对于圣经从总体到细节,乃至一点一划,皆包含和象征属灵、属天的事物,基督徒尚浑然不觉,旧约因而不被重视。其其实,圣经的这一特质本不难得知,只需想想:圣经既属于主,源于主,必然涉及天堂、教会、信仰,否则就不能称为主的话,也不能说它内有生命。因为若非出于一位有生命者,生命从何而来?或说,圣经若非从总体到细节皆涉及生命之主,生命从何而来?凡不在内里关乎主的,就不具生命。事实上,圣经若有一句话不包含主,就不是神圣的。

3、无此生命,圣经的文字是死的。正如基督徒所熟知的,人有内在和外在。外在(external man)离了内在( internal man),就只是一具身体,是死的。因为使外在活着的是有生命的内在。内在,就是人的灵魂。圣经与之相似,单就文字而言,它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身体。

4、当人仅仅关注圣经的文字,就看不到它的内涵。拿《创世记》前几章来说,从文字来看,它所讲述的不过是世界的创造、伊甸园的设立、人类始祖亚当的受造。谁会想到其它?但下面我会证明,这些故事包含从未启示的奥秘。《创世记》第一章的精义(internal sense),大体而言,论及人的新造,亦即人的重生,其对象尤指上古教会(the most ancient church),当中每个细节都包含此象征义。

5、若非出于主,人不可能了解这些。所以,我有必要预先声明,因主的慈悲,我被允许与精灵及天使来往,听他们谈论,与他们交流,迄今已有多年,从未间断。就这样,我在灵界(in the other life)耳闻目睹了许多奇妙的事物,都是此前人未曾知道或想到的,包括精灵的各种类型,人死后的状态,无信之人在地狱的悲惨境遇,忠信之人在天堂的幸福感受,特别是整个天堂所认同的信仰教义。因主的慈悲,下面我会就这些话题作详细的阐述。

经文

1 起初,神创造天地。

2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3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4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5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6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穹苍,将水分为上下。」

7 神就造出穹苍,将穹苍以下的水、穹苍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

8 神称穹苍为「天」。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

9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1 神说:「地要生出青草和结种子的草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事就这样成了。

12 于是地生出青草和结种子的草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神看着是好的。

13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三日。

14 神说:「天上穹苍中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

15 并要发光在天上穹苍中,普照在地上。」事就这样成了。

16 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

17 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上穹苍中,普照在地上,

18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

19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20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能行动的活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上穹苍之中。」

21 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滋生的各样能行动的活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样飞鸟,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

22 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要繁殖增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增多在地上。」

23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

24 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地上的走兽,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

25 于是神造出地上的走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

26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

27 神就照着他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男造女。

28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繁殖增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29 神说:“看哪,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草本和一切结果子的树木全赐给你们,一切结有核的树将作为你们的食物。

30 至于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将绿色的草本赐给它们作食物。”事就这样成了。

31 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六日。

概览

6、六日,亦即六个时期,意指人重生的多个连续的阶段,大要如下。

7、第一个阶段是初始阶段,涵盖出生到重生之前,被称为“空虚”、“混沌”、“黑暗”。因主的慈悲,第一个动作是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8、在第二个阶段,属于主与属于人的被分别开来。在圣经中,属于主的被称为“余留”。在此,“余留”尤指人从小学得的信仰知识。这些被保存起来,直到人达到当前的阶段而再度显现。

时至今日,第二个阶段一般都免不了试探、苦难、悲伤,好让人对肉体和世界的欲望归于沉寂,如同(as it were)死去。这样,人的外在与内在被分别开来,其中内在所存的是主保存至今的余留。

9、第三个阶段是悔改的阶段。在此阶段,人本乎内在,说话虔诚,行为仁善。不过,这些表现尚不具生气,因为人以为这些都出于自己。它们被称为“青草”,再而被称为“结种子的草本”,再而被称为“结果子的树木”。

10、在第四个阶段,人为爱所感动,为信所照亮。此前,人的言语虽然虔诚,行为虽然良善,但只是因为试探和苦难的驱使,非因信与爱的激励。到了当前,信与爱在人的内在被点亮,被称为“两个大光”。

11、在第五个阶段,人的言语表现出信心,对真理和良善更为坚定。此时,人的言行举止开始有了生气,被称为“水中的鱼”、“空中的鸟”。

12、在第六个阶段,人本乎信心和爱心,言说真理,奉行良善。此时,人的言行举止被称为“活物”或“牲畜”,因为他不仅持信而行,也奉爱而行,成了属灵之人(spiritual man),被称为“神的形像”,其灵魂在信仰认知和仁爱行为中找到乐趣和滋养,这些被称作他的“食物”。但就肉身而言,他依然对感官刺激感兴趣,以致造成冲突,直等爱占据主导,成为属天之人(celestial man)。

13、不是每个经历重生的人都能达到这个阶段。当今时代,多数人只达到第一个阶段,少数人达到第二个阶段乃至第五个阶段,很少人达到第六个阶段,极少人达到第七个阶段。

精义

14、在本书中,“主”特指世界的救主耶稣基督;单称为“主”,无其它附加。在整个天堂,他被尊为主,因为他拥有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这也是他对门徒的吩咐,他说:“你们称呼我主,你们说的不错,我本来是。”(约翰福音13:13)他复活以后,门徒遂称他为“主”。

15、在整个天堂,唯独主被认为“父”,因为他与父是一,正如他自己所说:“我是道路、真理、生命。”腓力对他说:“求主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耶稣说:“腓力,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吗?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你怎么说将父显给我们看呢?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你不信吗?你们当信我,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约翰福音14:6、8、9、10、11)

16、创世记1:1.  起初,神创造天地。

“起初”一词被用来指上古时代(the most ancient time),诸先知常称之为“古时的日子”。“起初”也包括人重生的第一个阶段,因为在此阶段,人重新受生,获得生命。正因如此,重生被称为人的“新造”(*参哥林多前书5:17;加拉太书6:15)。

在先知书中,“创造”、“作成”、“造作”几乎都象征重生,只是意义有所不同。例如:“凡称我名下的人,是我为自己的荣耀创造的,是我作成,所造作的。”(以赛亚书43:7)

正因如此,主被称为“救赎者”、“造作者”、“创造者”、“从我出胎就作成我的”。又如:“我是耶和华你们的圣者,是创造以色列的,是你们的君王。”(以赛亚书43:15)再如:“将来受造的民,要赞美耶和华。”(诗篇102:18)再如:“你发出你的灵,它们便受造。你使地面更换为新。”(诗篇104:30)“天”,象征人的内在;“地”,象征人重生前的外在。关于这一点,下文会有分解。

17、创世记1:2.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在重生之前,人被称为“空虚混沌之地”,或如一块尚未种下良善与真理的土壤。“空虚”,表缺乏良善,“混沌”,表缺乏真理,导致的结果是“黑暗”,也就是对信主及属灵、属天的生命一无所知。关于此等人,主藉耶利米描绘说:“我的百姓愚顽,不认识我。他们是愚昧无知的儿女,有智慧行恶,没有知识行善。我观看地,不料,地是空虚混沌。我观看天,天也无光。”(耶利米书4:22、23、25)

18、“渊面”,表未重生之人的欲望和愚痴。此等人全然陷于欲望和愚痴中,内无光明照耀,如同“深渊”,或如混乱晦暗之物。经上常将此等人称为“深渊”或“海的深处”。人要重生,深渊之水必先干涸。例如:“耶和华的膀臂啊,兴起,兴起,以能力为衣穿上,像古时的年日,上古的世代兴起一样……使海与深渊的水干涸,使海的深处变为赎民经过之路的,不是你吗?耶和华救赎的民必归回!”(以赛亚书51:9、10、11)

从天上观之,此等人看似一团黑物,毫无生气。另外,上述经文也论及人的毁灭(vastation),这是人重生的必经之路。关于这些,先知书说了很多。在人了解真理,感染良善前,一切障碍须被除去。旧人必先死去,新人才能受生。

19、“神的灵”表主的慈悲,被描述为“运行”,亦即“孵育”,好像母鸡孵育鸡子。在此,所运行的是主保存在人内里的对真理与良善的认知,经上称之为“余留”(*剩下的,余剩的)。必须等到外在被毁灭,这些认知才能重见天日。在此,它们被称为“水面”。

20、创世记1:3.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在第一个阶段,人开始发觉良善与真理是更高的存在。沉迷于肉体的人,不了解何为良善、真理。在他们看来,能满足我欲(love of self)和物欲(love of the world)的,就是良善,认同我欲、物欲的,就是真理。他们尚未意识到,如此“良善”实为邪恶,如此“真理”实为愚见。

当人重新受生以后,他开始意识到自己所谓的“良善”并非真善。随着他进入光明,便开始明白原来主真的存在(the Lord is),而且他是良善与真理之本。主说:“你们若不信我是(*I am),必要死在罪中。”(约翰福音8:24)即表示我们当觉悟他的存在。

我们也当了解,他是良善之本,亦即生命,是真理之本,亦即光明,一切良善与真理皆从他而出,如经上所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万物是藉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他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约翰福音1:1、3、4、5、9)

21、创世记1:4-5.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

“光”被称为“善”(*好),因为它出于主,而主是良善之本。“暗”,表人重新受生之前,一切看似光明之物。因为在此之前,恶看似为善,假看似为真,尽管它是黑暗,完全是人的我执。凡属于主的被比作“昼”,因为它属于光明;凡属于人的被比作“夜”,因为它属于黑暗。这种对比常在圣经中出现。

22、创世记1:5. 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从这句经文,可知“晚上”、“早晨”各为何义。“晚上”,指每个先前的阶段,因为相对而言,先前的阶段表现为黑暗、愚痴、无信。“早晨”,指每个后续的阶段,因为相对而言,后续的阶段表现为光明、真知、有信。

笼统而言,“晚上”,表一切属于人的,“早晨”,表一切属于主的。正如经上说:“耶和华的灵藉着我说,他的话在我口中。以色列的神,以色列的磐石晓谕我说……他必像日出的晨光,如无云的清晨,雨后的晴光,使地生出嫩草。”(撒母耳记下23:2-4)

正因“晚上”表无信,“早晨”表有信,主的降临故被称为“早晨”。他来的时候,正是世上缺乏信的时候,故被称为“晚上”。正如经上说:“圣者对我说,要延到二千三百个暮暮朝朝,圣所才能洁净。”(但以理书8:14、26)在圣经中,“早晨”也被用来指主的每一次降临,故意味着重新创造。

23、在圣经中,“日”被用来指时期,这是十分普遍的,例如:“耶和华的日子临近了……看哪,耶和华的日子临到……当他发怒的日子,天必震动,地必摇撼,离其本位……其时候将到了,其日期必不久延。”(以赛亚书13:6、9、13、22)又如:“她的起源溯自古日……到那时,推罗必被忘记七十年,照着一王的年日。”(以赛亚书23:7、15)

“日”既用来表时期,故也被用来表该时期的状态,例如:“哀哉!日已渐斜,晚影拖长了。”(耶利米书6:4)又如:“你们若能废弃我所立白日黑夜的约,使白日黑夜不按时轮转……”(耶利米书33:20、25)再如:“求你复新我们的日子,像古时一样。”(耶利米哀歌5:21)

24、创世记1:6.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穹苍,将水分为上下。」

神的灵,亦即主的慈悲,所采取的第一个步骤,是使人对真理与良善的认知重见天日,给人带来曙光,让他意识到主的存在,知道主是良善之本、真理之本,一切良善和真理皆从他而出。接下来,神的灵将人的内在与外在“分开”,将内在的认知与外在的知识“分开”。内在被称为“穹苍”,内在的认知被称为“穹苍以上的水”,外在的知识则被称为“穹苍以下的水”。

在人重生之前,他并不知人有内在,更不了解它的性质。他以为内在与外在并无分别,因为他沉迷于肉体和世界,将它们与内在混淆。两个截然不同的层次,被他混淆为隐晦的一团。故经上首先说“诸水之间要有穹苍”,然后说“将水分为上下”,而非直接说“将穹苍以下的水、穹苍以上的水分开”,如下节所说:“神就造出穹苍,将穹苍以下的水、穹苍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神称穹苍为天。”(创世记1:7、8 )

在重生的过程中,人的第二个觉悟是意识到人有内在,存于其中的是唯独属于主的良善与真理。在重生的过程中,外在以为他所行的良善和所说的真理都是出于自己。主顺便利用人的我执,引导他践行良善,言说真理。故经上先提“穹苍以下的水”,再提“穹苍以上的水”。

天堂的另一个奥秘是,主利用人的我执,包括他的感官幻相和欲望,引他折向真理与良善。这样,重生的每一步,从总体到细节,都是从晚上转入早晨、从外在进入内在的过程,亦即从地升入天的过程。这正是“穹苍”,亦即人的内在,在此被称为“天”的原因。

25、先知书常用“铺张诸天,铺开大地”来形容人的重生,例如:“从你出胎,作成你的救赎主耶和华如此说,我耶和华是造作万物的,是独自铺张诸天,铺开大地的。”(以赛亚书44:24)又如:“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他凭真实将公理传开……他创造诸天,铺张穹苍,将地和地所出的一并铺开,赐气息给地上的众人,又赐灵性给行在其上的人。”(以赛亚书42:3、4、5)这话明确宣告了主的降临。所谓“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表示他不破除人的幻相,也不扑灭人的欲望,而是将它们折向真理与良善。其它类似的经文,我就不提了。

26、创世记1:8.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

关于“晚上”、“早晨”、“日”的含义,可见第五节的解释。

27、创世记1:9.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

当人发觉他有内在和外在,且真理与良善是由主那里从内在流入外在的(虽看似并非如此),这种对真理与良善的认识就被存入他的记忆,归于知识当中。因为凡是被存入外在记忆的,无论是属世的、属灵的还是属天的,都作为知识储存起来,主从中加以利用。这些知识即“聚在一处的水”,称为“海”。人的外在则被称为“旱地”,接下来又被称为“地”。

28、创世记1:10.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圣经常用“水”来象征知识,“海”则象征知识之汇,例如:“认识耶和华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以赛亚书11:9)

又如:“海中的水必绝尽,河也消没干涸,江河要消退。”(以赛亚书19:5-6)这话描述了知识的匮乏。

再如:“过不多时,我必再一次震动天地、沧海与旱地。我必震动万国。万国所仰慕的必来到,我就使这殿满了荣耀。”(哈该书2:6-7)这话论及一个新的教会。

再如:“那日,必是耶和华所知道的。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到了晚上才有光明。那日必有活水从耶路撒冷出来,一半往东海流,一半往西海流。”(撒迦利亚书14:7、8)这话论及人重生的过程。

再如:“耶和华不藐视被囚的人,愿天和地、海洋和其中一切动物都赞美他。”(诗篇69:33-34)这话描述了一个被毁灭的人,他将要重生,尊主为圣。

对于“地”象征载体,这从以下经文可知:“耶和华铺张诸天,建立地基,造人里面的灵。”(撒迦利亚书12:1)

29、创世记1:11-12.神说:「地要生出青草和结种子的草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事就这样成了。于是地生出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草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神看着是好的。

当“地”,亦即人,已预备好从主接受属天的种子,以产生一定的良善与真理,主首先使柔嫩之物生出,这些被称为“青草”,然后使更有作用、能自我再生之物生出,即“结种子的草本”,最后使丰硕的良善之物生出,即“结果子的树木,果子都包着核”,且“各从其类”。

在重生之初,人以为他所行的良善和所说的真理都是出于自己,而事实上,一切良善和真理都是出于主。人若以为这些是出于自己,即表示他尚不具备真信的活力(虽然他以后可能接受之),还无法相信这些是出于主,因为他尚在预备当中,以待将来接受信的活力。该阶段用不具生命之物来象征,接下来具备信之活力的阶段则用活物来象征。

主是撒种之人,“种”是他的道,“地”是人,正如他自己所设的比喻(马太福音13:19-23、37、38、39;马可福音4:14-20;路加福音8:11-15),类似地,他说:“神的国,如同人把种撒在地上,黑夜睡觉,白日起来,这种就发芽渐长,那人却不晓得如何这样。地生五谷,是出于自然的。先发苗,后长穗,再后穗上结成饱满的子粒。”(马可福音4:26、27、28)

笼统而言,“神的国”表整个天堂,其次,它表主的真教会。具体而言,它表每个具备真信之人,亦即因活出信而得重生之人。此等人皆可称为一个“天堂”,因为天堂在其内,也可称为“神的国”,因为神的国在其内,正如主教导说:法利赛人问:“神的国几时来到?”耶稣回答说:“神的国来到,不是眼所能见的,人也不得说,‘看哪,在这里’,‘看哪,在那里’,因为神的国就在你们心里。”(路加福音17:20-21)

这是重生的第三个阶段,是人悔改的阶段,同样是从黑暗转入光明,从晚上转入早晨。故经上说:“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三日。”(创世记1:13)

30、创世记1:14-17.  神说:「天上穹苍中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并要发光在天上穹苍中,普照在地上」事就这样成了。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上穹苍中,普照在地上。

要明白何为“两个大光”,得先了解信的本质和重生之人的信仰历程。信的本质和生命唯独是主,因为不信主的人不可能拥有生命,正如主说:“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不得见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约翰福音3:36)

重生之人的信仰历程如下:起初,他们不具生命,因为生命只存于良善与真理,不存于邪恶与虚假。之后,他们通过信从主接受生命。起初,信只存于记忆,只是一些知识,然后它进入觉性,成为正见,最后它进入心,成为爱,具有拯救之力。前两种信用不具生命之物来象征(3-13节),被爱激活的信用活物来象征(20-25节)。

正因如此,爱及其所生之信在此先被提及,被称为“两个光”,其中爱是“管昼”的“大光”,爱所生之信是“管夜”的“小光”。两者理当合一,故谓语用单数。爱与信在人的内在运作,恰如热与光在人的外在肉体运作。正因如此,爱与信分别用热与光来象征,也因如此,经上说它们被“摆列在天上穹苍中”,亦即在人的内在中,其中大光在意志中,小光在觉性中。不过,它们只是看似在那里,正如太阳的光只是看似在物体中。以爱感染人的意志,以真理或信照亮人的觉性的,完全是主的慈悲。

31、对于“大光”象征爱与信,也被称为太阳、月亮、星星,这在先知书中十分常见,例如:“我将你扑灭的时候,要把天遮蔽,使众星昏暗,以密云遮掩太阳,月亮也不放光。我必使天上的亮光都在你以上变为昏暗,使你的地上黑暗。”(以西结书32:7–8)这是说法老和埃及人。在圣经中,他们象征感官和知识。这里的意思是,因着感官和知识,他们把爱与信给扑灭了。

又如:“耶和华的日子临到,必有残忍、忿恨、烈怒,使这地荒凉……天上的众星群宿都不发光,日头一出就变黑暗,月亮也不放光。”(以赛亚书13:9、10)

再如:“耶和华的日子将到,已经临近,那日是黑暗、幽冥、密云、乌黑的日子……他们一来,地震天动,日月昏暗,星宿无光。”(约珥书2:1、2、10)

再如:“兴起,发光,因为你的光已经来到……看哪,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盖万民,耶和华却要显现照耀你……万国要来就你的光,君王要来就你发现的光辉……耶和华要作你永远的光……你的日头不再下落,你的月亮也不退缩,因为耶和华必作你永远的光。”(以赛亚书60:1、2、3、19、20)这话论及主的降临,届时,万民获得光明,新的教会兴起,特别是一切处于黑暗,却渴望光明,正被重生之人。

再如:“耶和华用智慧造天,铺地在水以上,造成大光,造日头管白昼,造月亮星宿管黑夜。”(诗篇136:5-9)

再如:“日头月亮,你们要赞美他!放光的星宿,你们都要赞美他!天上的天和天上的水,你们都要赞美他!”(诗篇148:3-4)

在以上经文中,光体皆象征爱与信。正因它象征对主的爱与信,犹太教会被嘱咐点一盏长明灯,从早到晚,保持不灭,因为该教会的每个典章皆用来预表主。关于此灯,经上记着说:“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那为点灯捣成的清橄榄油拿来给你,使灯常常点着。在会幕中法柜前的幔外,亚伦和他的儿子,从晚上到早晨,要在耶和华面前经理这灯。”(出埃及记27:20-21)

“灯”象征爱与信,是主在人的内在点燃发光的,透过内在来照亮外在。关于这些,因主的慈悲,将在合适的地方再作说明。

32、爱与信先被称为“两个大光”,之后爱被称为“大光”,信被称为“小光”,爱“管昼”,信“管夜”,这些都是隐藏的奥秘,特别是在此时代的末了,故因主的慈悲,我被允许阐明其中的含义。

在这末后的日子,这些奥秘尤其不为人知,因为此时正是时代的末了,爱几乎荡然无存,信也因此几近失落,正如主曾预告说:“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马太福音24:29)在此,“日头”象征爱,已经变黑;“月亮”象征信,不再放光;“众星”象征信仰认知,已从天上坠落,它们是天上的势能。

上古教会不承认什么信,除了爱。属天的天使也不知何为信,除非它属于爱。整个天堂是爱的天堂,因为天堂除了爱的生活,没有其它。爱是天堂之乐的源泉,其乐之大,不可言说,也不可思议。专注于爱的人,从心里爱主,同时了解、承认、觉察一切爱都是出于主,故一切生命,唯独属于爱的生命,以及快乐,都是出于主,无一丝是出于自己。

对于主是一切爱的源头,他显圣时所现的日头即象征了这一点,如经上记着说:“他的脸面明亮如日头,衣裳洁白如光。”(马太福音17:2)“脸”象征心灵,“衣裳”象征心灵所发。故“日头”,亦即爱,表主的神性,“光”,亦即爱所生之智,表主的人性。

33、众所周知,若没有爱,就不可能有生命,也不可能有快乐。爱如何,生命及快乐也如何。除去爱或渴望(渴望生于爱),思想必立时停顿,人将如死人一般。这是我通过亲身经历所了解的事实。我欲和物欲产生生命及快乐的假象,但是,由于它们与真实的爱——爱主至上和爱邻如己,完全对立,故它不是爱,而是恨,因为人的我欲和物欲越重,他对邻舍和主的仇恨就越深。

真实的爱是爱主,真实的生命是源于主的爱的生命,真实的快乐是爱的生命所产生的快乐。真实的爱只可能有一个,故真实的生命只可能有一个。它产生真实的喜悦和快乐,正如天堂的天使所享受的。

34、爱与信不可分割,因为它们构成一体。故当“光体”首次被提及时,谓语是单数。在这方面,让我报告一些奇妙之事。属天的天使专注于爱主,这爱使他们获得一切信仰的认知,也赋予他们活泼、光明、不可言说的觉性。相比之下,学习信仰教义却缺乏爱的灵,他们的生命是冷漠的,光明是黯淡的,以致不能靠近天堂之门,只能转身逃跑。有的自称信主,而事实上,他们并未照主的教导生活。主论到他们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堂,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吗?”(马太福音7:21、22)

由此可见,拥有爱的人也拥有信,故拥有属天的生命。自称拥有信,却不以爱生活的人,却非如此。缺乏爱的信,好比冬天缺乏温暖的阳光,万物枯萎消亡。反之,发自爱的信,好比春天温暖的阳光,万物生长兴旺。太阳的温暖是生发的媒介。属灵属天之物与之相似,圣经常用尘世之物来象征之。主在预告时代的终结时,也将不信和缺乏爱之信比作冬天,他说:“你们应当祈求,叫这些事(*逃走)不在冬天临到,因为在那些日子必有灾难。”(马可福音13:18、19)“逃走”指末后的日子,也指一个人将死的日子,“冬天”指缺乏爱的生命,“灾难的日子”指人在灵界的惨状。

35、人有两大本能,一为意志,一为觉性。当意志主导觉性,两者就合为一个心智,表现一个生命。彼时,人的所志所行也是他的所思所念。反之,若觉性与意志冲突,行为与信仰抵触,心智就一分为二,一部分求生天堂,一部分倾向地狱。由于意志驱动一切,若非主的慈悲,他整个人必一头栽入地狱。

36、将信与爱分裂的人,甚至不知何为信。当揣摩之,有的视之为思想,有的视之为对主的看法,也有的视之为教义。然而,信并非只是对教导的认识和认同而已。首要的,它是对教导的服从,而教导的核心是爱主与爱邻,这是要求人服从的。缺乏爱的人不可能拥有信,这是毋庸置疑的,正如主明确宣告说:“第一要紧的,就是说,以色列啊,你要听,主我们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其次,就是说,要爱人如己,再没有比这两条诫命更大的了。”(马可福音12:28-34)

在《马太福音》,主称“爱主你的神”是诫命中“第一且最大的”,且说“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马太福音22:35-40)。“律法和先知”表信仰的全部教导,也表整部圣经。

37、经上说:“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这话包含字面不可见的许多奥秘,当下无法尽述,仅说明一点,此处日子、年岁的轮转象征着属灵、属天之事物的轮转。日的轮转是晨午暮夜,周而复始;年的轮转是春夏秋冬,周而复始。年日的轮转造成气温、光照、地产的变化,这些变化被用来象征属灵属天之状态的变化。若无这种变化和多样化,生命将变得单调,缺乏生趣,也不会有对良善与真理的认识、分辨乃至觉察。先知书将这种轮转称为“定例”,例如:“那使太阳白日发光、使星月有定例、黑夜发亮的耶和华说,这些定例不能在我面前废掉。”(耶利米书21:35-36)又如:“耶和华如此说,若是我立白日黑夜的约不能存住,若是我未曾安排天地的定例……”(耶利米书33:25)关于这些,因主的慈悲,我们留到以后(创世记8:22)再作阐述。

38、创世记1:18.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

“昼”表善,“夜”表恶,故在俗语中,善行被称为“光明之举”,恶行被称为“暗昧之举”。“明”表真理,“暗”表虚假,正如主说:“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但行真理的必来就光。”(约翰福音3:19-21)

创世记1:19.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39、创世记1:20.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能行动的活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

当两个大光被点亮并被安置于内在以后,外在从它们获得光明,人开始活了。此前,人不能说是活的,因为他以为他所行的良善和所说的真理都是出于自己。凭着自己,人是死的,内里只有邪恶和愚痴,所言所行皆不具生气。凭着自己,人不可能行真善。

根据信仰的教导,人不难看出,除非藉着主的大能,人不可能怀善意,持善念,行善举,如主所说:“那撒善种的是人子。”(马太福音13:37)善只可能出于善的唯一源头,如主所说:“除了独一之神,再没有良善的。”(路加福音18:19)

但是,当主使我们重生之初,他允许我们持有这些错误的观念。彼时,我们不可能持其它观念,也不可能相信并觉察一切良善与真理都是出于主。在此观念下,人所说的真理和所行的良善被比作“青草”,再而被比作“结种子的草本”,再而被比作“结果子的树木”,皆不具生气。

到了当前,当人被爱与信唤醒,开始相信他所行的良善和所说的真理都是出于主,就被比作“水中能行动的活物”和“空中的飞鸟”,再后被比作“牲畜”,皆具有生气,被称为“活物”。

40. “水”中所滋生的“能行动的活物”象征外在所获取的知识,“飞鸟”象征理性和内在的觉性。对于“水中能行动的活物”,亦即“鱼”,象征知识,这从以下经文可知:“我来的时候,为何无人等候呢……看哪,我一斥责,海就干了,我使江河变为旷野,其中的鱼因无水腥臭,干渴而死,我使诸天以黑暗为衣服。”(以赛亚书50:2、3)

又如:“主耶和华对我说,这水往东方流去,必下到亚拉巴,直到海。所发出来的水必流入盐海,使水获得医治。这河水所到之处,凡滋生的动物都必生活,并且因这流来的水必有极多的鱼,海水也获得了医治。这河水所到之处,百物都必生活。必有渔夫站在河边,从隐基底直到隐以革莲,都作撒网之处。那鱼各从其类,好像大海的鱼甚多。”(以西结书47:8、9、10)这话说得更加明显,在此,主描述了一座新的圣殿。它象征一个新的教会或一位重生之人,因为每个重生之人都是主的一座圣殿。“渔夫从隐基底撒网,直到隐以革莲”,象征给属世之人教导信之真理。

对于“飞鸟”象征理性和觉性,这从先知书可知,例如:“我召鸷鸟从东方来,召那成就我筹算的人从远方来。”(以赛亚书46:11)又如:“我观看,不料,无人,空中的飞鸟也都躲避。”(耶利米书4:25)再如:“我要从香柏树的高梢儿拧去一枝,给栽上……好使它发枝条生果子,成为庄严秀丽的香柏树,各种羽族各样鸟儿都可以栖宿于其下,栖宿于它枝子的荫影下。”(以西结书17:22、23)再如:“当那日,我必为我的民,与田间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地上的昆虫立约。”(何西阿书2:18)这话论及一个新的教会,或一位重生之人。显然,“走兽”非指走兽,“飞鸟”也非指飞鸟,因为经上说主要与它们“立约”。

41、凡属于人的本不具生命,显为相时,看似一块坚硬的黑物。反之,凡出于主的皆具足生命,内含属灵属天之性,显为相时,看似有生命和人性之物。天使的每句话、每个意象、每个念头,皆具有活力,内含生命之主所发的情感,这听起来不可思议,却千真万确。凡出于主的皆内有生命,因为它包含对主的信,故以“活物”为象征。另外,它们皆具有相应的形体,以“能行动”为象征。对人而言,这些尚是隐藏的奥秘,今稍作提及,因此处谈到了“能行动的活物”。

42、创世记1:21.  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滋生的各样能行动的活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样飞鸟,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

如前面所说,“鱼”象征知识,到了当前,知识被源于主的信激活了,有了活力。“大鱼”象征知识的总纲,总纲下分科目。世上任何一物皆属于某个纲目。细则在纲目下生成并维系。

“大鱼”在先知书中常被提及,均象征知识的总纲。“埃及王法老”代表属世的聪明智慧,亦即总的知识学问,故被称为“海中的大鱼”,例如:“埃及王法老啊,我与你这卧在自己河中的大鱼为敌。你曾说,这河是我的,是我为自己造的。”(以西结书29:3)

又如:“人子啊,你要为埃及王法老作哀歌,说,从前你在列国中如同少壮狮子,现在你却像海中的大鱼。你冲出江河,用爪搅动诸水,使江河浑浊。”(以西结书32:2)这话描述的是意图凭知识,亦即凭自己,明白信之奥秘的人。

再如:“到那日,耶和华必用他刚硬有力的大刀刑罚鳄鱼,就是那快行的蛇,刑罚鳄鱼,就是那曲行的蛇,并杀海中的大鱼。”(以赛亚书27:1)“杀海中的大鱼”,象征此等人连真理的基本法则也浑然不知。

再如:“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吞灭我,压碎我,使我成为空虚的器皿。他像大鱼将我吞下,用我的美物充满他的肚腹,又将我赶出去。”(耶利米书51:34)这话表示“尼布甲尼撒”吞尽了信仰的知识(在此被称为“美物”),如大鱼鲸吞了约拿。“大鱼”象征掌握了信仰知识的总纲,把它当作普通的知识狼吞虎咽之人。

43、创世记1:22.  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要繁殖增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增多在地上。」

凡内有主之生命者,皆能无限地繁殖增多。这在人活在肉身时尚有限度,到了灵界将达到惊人的程度。在圣经中,“繁殖”关乎爱,“增多”关乎信。爱所结的“果子”皆包有“核”,能自行繁殖增多。在圣经中,主的“祝福”也象征“繁殖”、“增多”,因为两者是主赐福的结果。

创世记1:23.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

44、创世记1:24-25.  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走兽,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于是神造出走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

人好比一块地,要结出善果,得先种下信仰知识,让他了解当信什么,做什么。觉性的功能是聆听圣言,意志的功能是实践圣言。光听不行,就如自称信,却不照之而行。此等人将信与行分开,使心智分裂,被主称为“无知的人”:“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凡听见我这话不去行的,好比一个无知的人,把房子盖在沙土上。”(马太福音7:24、26)

如前面所说,觉性所得的见解,以“水中能行动的活物”和“空中的飞鸟”为象征。此处,意志所发的善愿,以“地上生出的活物”、“牲畜”、“昆虫”、“走兽”为象征。

45、上古时代的人即以此象征觉性和意志,故在先知书乃至整部旧约圣经中,各种动物皆具有对应的象征义。动物可分两类,一为恶(因具危险性),一为善(因温驯)。前者如熊、狼、狗,象征人内在的邪恶,后者如牛犊、绵羊、羊羔,象征人内在的良善、温柔。此处既论述重生之人,故所言动物皆象征良善、温柔的情感。肉体的低级趣味被称为地上的“走兽”,表人的欲望和快感。

46、对于“牲畜”象征人的情感,若为恶,即象征邪恶的情感,若为善,即象征良善的情感,这从很多经文可知,例如:“看哪,我是为你们的,我必转而垂顾你们,使你们得以耕种和撒种……我必使人和牲畜在你上面增多,他们必增多繁殖。我必使你们有人居住,像以前一样。”(以西结书36:9、10、11)这话论及人的重生。

又如:“田间的走兽啊,不要惧怕,因为旷野的草又发生了。”(约珥书2:22)

再如:“我这样愚昧无知,在你面前如畜类一般。”(诗篇73:22)

再如:“看哪,日子将到,我要把人的种和牲畜的种播种在以色列家和犹大家……我必留意将他们建立、栽植。”(耶利米书31:27、28)这话也是论及重生。

“走兽”具有类似的象征义,例如:“当那日,我必为我的民,与田间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地上的昆虫立约。”(约珥书2:18)

又如:“地上的走兽你也不惧怕,因为你必与田间的石头立约,田里的走兽也必与你和好。”(约伯记5:22-23)

再如:“我必与他们立平安的约,使恶兽从境内断绝,他们就必安居在旷野。”(以西结书34:25)

再如:“野地的走兽必尊重我,因我使旷野有水,使沙漠有河。”(以赛亚书43:20)

再如:“空中的飞鸟都在枝子上搭窝,田间的走兽都在枝条下生子,所有大国的人民都在它荫下居住。”(以西结书31:6)这是说亚述,“亚述”象征属灵之人,故被比作“伊甸园”。

再如:“他的众使者都要赞美他……所有在地上的,大鱼和一切深洋……结果的树木……走兽和一切牲畜,昆虫和飞鸟,都当赞美耶和华。”(诗篇148:2、3、4、7、9、10)这里同样列举了大鱼、果树、走兽、牲畜、昆虫、飞鸟,若非象征人内在的生命,焉能说它们都当赞美耶和华?

先知书将地上的活物与田间的活物作了仔细的区分。人内在良善被称为”活物“,正如天堂最接近主的人被称为“活物”:“众天使都站在宝座和众长老并四活物的周围,在宝座前,面伏于地,敬拜神。”(启示录7:11,19:4)

传福音的对象也被称为“活物”(*受造物),因为他们将成为新造之人:“你们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传福音。”(马可福音16:15)

47、对于以上词句包含重生的奥秘,这从上节与本节经文的差异也可知晓。上节经文说地要生出活物、牲畜、走兽,本节经文说神就造出走兽、牲畜,次序发生了变化。这是因为,人在成为属天者之前,以为他做这一切都是凭着自己。因此,重生是从人的外在开始,进而向内在发展,这是次序发生改变、外在首先被提及的原因(*参45节,肉体的低级趣味被称为地上的“走兽”,表人的欲望和快感)。

48、由此可见,当人的言语表现出信(关乎觉性),对真理和良善更为坚定,他是到了第五个阶段。此时,人的言行举止开始有了生气,被称为“水中的鱼”、“空中的鸟”。当人本着信(关乎觉性)与爱(关乎意志),言说真理,奉行良善,则到了第六个阶段。至此,人的言行举止被称为“活物”或“牲畜”,因为他不仅持信而行,也奉爱而行,成了属灵之人,被称为“神的形像”,正是下一节所要论述的。

49、创世记1:26.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

对于上古教会的人,主面对面和他们说话,显现为一个人。(关于这一点,有很多可以讲述,只是时候未到。)正因如此,他们唯独称主和主的神性为“人”。对于自己,只有内在的爱之良善与信之真理,他们才称为“人”。他们觉察这些是出于主,说它们“属于人”,因为它们属于主。所以,在先知书中,“人”与“人子”在至高的意义上乃是指主,在精义上,则指聪明、智慧或每一个重生之人,例如:“我观看地,不料,地是空虚混沌。我观看天,天也无光……我观看,不料,无人,空中的飞鸟也都躲避。”(耶利米书4:23、25)

又如:“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就是造就以色列的,如此说:我造地,又造人在地上,我亲手铺张诸天,天上万象也是我所命定的。”(以赛亚书45:11、12、13)在此,“人”的精义指重生之人,在至高的意义上则是指主。正因如此,主向诸先知显现为一个人,例如:“在他们头以上的穹苍之上有宝座的形像,仿佛蓝宝石,在宝座形像以上有仿佛人的形状。”(以西结书1:26)

但以理看见主,称他为“人子”,亦即“那人”(the man):“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侍奉他。他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他的国必不败坏。”(但以理书7:13-14)

主也常自称为“人子”,亦即“那人”,正如但以理所预言的,他说他将在荣耀中再临:“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马太福音24:27、30)“天上的云”指圣经的字义,“能力和大荣耀”指圣经的精义,从总体到细节,它处处指向主和他的国度,精义的能力和荣耀即源于此。

50、上古教会对主的“形像”的领悟,是述说不尽的。主藉天使和精灵引导人,至少有两个精灵和两位天使与每个人同在,对于这些,人毫不知情。藉着精灵,人与精灵界相交;藉着天使,人与天堂相交。若非有精灵和天使作为联系的媒介,使得人与精灵界并天堂相交,进而藉天堂与主相交,人就不能存活。人的生命完全取决于这种联系。精灵和天使若退离,人必立时灭亡。

人重生之前,他受引导的方式与已得重生者完全不同。重生之前,人被恶灵缠缚,天使虽与他同在,却爱莫能助,不过尽量阻止他奔向极恶,引他折向一定的良善,甚至利用他的欲望,引他折向良善,利用他的感官幻相,引他折向真理。如此,他通过周遭的灵与精灵界相交,但与天堂的相交并不紧密,因为恶灵占据了优势,天使只有削弱他们的影响力。

但是,人重生之后,天使就占据了优势,使他在各种良善与真理上获得灵感,并对邪恶和虚假产生恐惧。不过,天使只是辅助者,主才是主导者,天使和精灵是他的媒介。因有天使辅助,故本节经文,“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所用的是复数。但唯有主才是主导者,故下节经文,“神就照他的形像造人”,所用的又是单数。关于这一点,主清楚地宣告说:“从你出胎,造就你的救赎主耶和华如此说,我耶和华是创造万物的,是独自铺张诸天,铺开大地的。”(以赛亚书44:24)天使也承认自己本无能力,一切都是靠主而行。

51、“形像”不等于“样式”,而是遵照样式,故经上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属灵之人具有神的“形像”,属天之人具有神的“样式”。本章论述属灵之人,下一章论述属天之人。具有神“形像”的属灵之人,主称之为“光明之子”:“那在黑暗里行走的,不知道往何处去。你们应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约翰福音12:35-36)也称之为“朋友”:“你们若遵行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了。”(约翰福音15:14-15)

具有神“样式”的属天之人,主称之为“神的儿子”:“凡接受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子。这等人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约翰福音1:12-13)

52、当人尚是属灵者,他的“管理”是从外在到内在,如本节经文说:“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

当他成为属天者,本乎爱而行善,他的“管理”就是从内在到外在,正如主描述自己(故也是描述属天之人,因为他是神的样式)说:“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万物,就是一切的羊牛、田间的兽、空中的鸟、海里的鱼,凡经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脚下。”(诗篇8:6-8)此处先提及兽,再提及鸟,再提及海里的鱼,因为属天之人以爱为出发点,爱关乎意志。论到属灵之人,则是先提及鱼和鸟,再提及兽。鱼和鸟关乎觉性,觉性关乎信。

53、创世记1:27.  神就照着他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男造女。

“形像”在此出现两次,因为关乎觉性之信被称为“他的形像”,关乎意志之爱则被称为“神的形像”。对于属灵之人,爱居次位;对于属天之人,爱居首位。

54、造男造女。

上古教会原明了“男”与“女”的精义,但后来人因不再明白圣经的精义,该奥秘也就不为人知了。上古之人以婚姻为最大的乐事。若有任何事物可与比较,他们就拿来比较,以便从中揣摩婚姻的乐趣。作为内在之人,他们唯以内在的事物为乐。外在的事物虽在眼前,他们的思维所专注的却是它们的象征。所以,外在的事物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仅被用来反思内在之性,进而反思属天之性,乃至贯乎他们一切的主。该过程也促使他们反思属天的婚姻,从中看出属天的婚姻是夫妻生活的快乐之源。正因如此,他们将属灵之人的觉性称为“男”,将其意志称为“女”,当两者协作如一,就称之为一个“婚姻”。由此,将渴慕良善的教会称为“女儿”、“童女”(如“锡安的童女”、“耶路撒冷的童女”)、“妻子”也就成了一种习俗。关于这些,更多可见下文(创世记2:24,3:15)。

55、创世记1:28.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繁殖增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上古之人将觉性与意志的结合,或者信与爱的结合,称为一个“婚姻”。该婚姻产生良善,他们称之为“繁殖”,产生真理,他们称之为“增多”。在先知书中也是如此,例如:“以色列山哪……我必使人和牲畜在你上面增多,他们必增多繁殖,我必使你们有人居住,像古时一样,并要赐福与你,比先前更多,你就知道我是耶和华。我必使人,就是我的民以色列,行在你上面。”(以西结书36:8-12)在此,“人”指属灵者,也被称为“以色列”,“古时”指上古教会,“先前”指洪水后的古教会,“增多”(关乎真理)在“繁殖”(关乎良善)之前,因此处描述的是重生中人,而非已重生之人。

当觉性与意志,或说信与爱,在人内里合一,主就称其为“有夫之妇”:“你必不再称为撇弃的,你的地也不再称为荒凉的,你却要称为我所喜悦的,你的地也必称为有夫之妇。因为耶和华喜悦你,你的地也必归他。”(以赛亚书62:4)从该婚姻所出的真理之果被称为“儿子”,所出的良善之果被称为“女儿”,这种说法在圣经中十分常见。

当真理与良善不断增长,“地面”就“遍满”,因为当主给人“赐福”时,良善与真理就无可限量地增长,正如主说:“天堂好像一粒芥菜种,有人拿去种在田里。这原是百种里最小的,等到长起来,却比各样的草本都大,且成了树,天上的飞鸟来宿在它的枝上。”(马太福音13:31、32)

“芥菜种”指人成为属灵者之前所拥有的良善,它是“百种里最小的”,因为人以为他是凭自己行善,而事实上,人凭自己所行的一切无非是恶。但在重生的过程中,人开始拥有一丝良善。此后,当信与爱逐步结合,它就不断成长,成为一棵“草本”。最后,当结合完成,它就成了一棵“树”,“天上的飞鸟”(在此亦表真理或正见)“来宿在它的枝上”(表知识)。当人尚是属灵者,或正成为属灵者,冲突势所难免,故此处说:“治理这地,也要管理。”

56、创世记1:29.  神说:“看哪,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草本和一切结果子的树全赐给你们,一切结有核的树将作为你们的食物。”

属天之人唯以属天的事物为乐,这些与他的生命相称,故被称为“属天的食物”;属灵之人以属灵的事物为乐,这些与他的生命相称,故被称为“属灵的食物”;属世之人以属世的事物为乐,这些与他的生命相称,故被称为“食物”,主要由知识构成。此处论述的是属灵之人,故“结种子的草本”和“结果子的树”象征的是属灵的食物,两者统称为“结有核的树”。下节描述的则是其属世的食物。

57、“结种子的草本”表正知正见,“结果子的树”表信之良善。“果子”是主赐给属天之人的食物,“结果子的核”是主赐给属灵之人的食物,故此处说“结有核的树将作为你们的食物”。下一章将论述属天之人,届时将说明属天的食物被称为树的“果子”,此处仅以主藉以西结所说的话为证:“在河这边与那边的岸上必生长各类的树木,其果可作食物,叶子不枯干,果子不断绝,每月必结新果子,因为这水是从圣所流出来的。树上的果子必作食物,叶子乃为治病。”(以西结书47:12)

“水从圣所流出来”象征主的生命和慈悲,主是那“圣所”。“果子”象征智慧,作为属天之人的食物;“叶子”象征聪明,为他们所用,该用途被称为“治病”。

至于属灵的食物被称为“草本”,可见于《诗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诗篇23:1-2)

58、创世记1:30.  至于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将绿色的草本赐给它们作食物。”事就这样成了。

本节描述的是属灵之人在属世层面的食物。“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象征其属世的层面,以“绿色的草本”作“食物”。

《诗篇》如此描述他在属灵层面和属世层面的食物:“他使草生长,给六畜吃,使草本发长,供给人用,使人从地里能得食物。”(诗篇104:14)在此,“六畜”包括该诗篇11-12节所提到的“地上的走兽”和“天上的飞鸟”。

59、本节将属世层的食物称为“绿色的草本”,这是因为,人在重生、成为属灵者的过程中,冲突不断产生。(这正是主的教会被描述为一支军队的原因。)因为在重生之前,人为欲望所缚,整个人完全由欲望和愚痴构成。在重生的过程中,人不可能将欲望和愚痴一举摧毁。否则的话,人必完全毁灭,因为这是他已习惯的唯一的生活方式。故此,恶灵被容许长期与他同在,激起他的欲望,然后被主以不计其数的方式化解,甚至将它们转为一定的良善,人由此而获得重生。在冲突中,对良善与真理(亦即对主的爱与信,因为只有此两者才内有永生)极度仇视的恶灵,留给人的唯有被比作“绿色草本”的食物。但主不时给人另外的食物,它们可比作“结种子的草本”和“结果子的树”,亦即宁静、平安、喜悦、快乐。

若非主时刻保守,人必立时灭亡,因为精灵界弥漫着对爱主与信主之人的仇恨,恶毒到无法描述。我能为此作证,因为若干年来,我造访灵界,与其中的灵交往(虽然我仍活在肉身之中)。恶灵环绕着我,有时成千上万。他们口吐恶言,极尽攻击之能事,却不能伤我分毫,因为主保守着我。多年的经历,已让我对精灵界的性质,以及人要重生以求得永生之乐所必须经历的冲突了如指掌。不过,人难以凭一个笼统的描述而对以上信息坚信不疑,故因主的慈悲,我将在下文作出详细的解释。

60、创世记1:31.  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六日。

当前的状态被称作“甚好”,而此前只是被称作“好”。这是因为,到了当前,信与爱结合为一,属灵的与属天的结合为一。

61、凡与信仰认知有关的被称作“属灵的”,凡与爱主、爱邻有关的被称作“属天的”。前者关乎人的觉性,后者关乎人的意志。

62、人重生的经历,从总体到局部,皆可分为六个阶段,它们被称为创造的六日。在此过程中,人从非人一步一步向人进化,直到第六日,人成为神的形像。

63、在此过程中,主为我们对抗邪恶与虚假,未曾暂息,在对抗的过程中,使我们对真理与良善更为坚定。冲突发生时正是主作工时,因此,诸先知将重生之人称为“神指头的工作”(*参诗篇8:3、6;以赛亚书19:25,29:23,45:11,60:21,64:8;耶利米哀歌4:2),直到爱成为主导,他才进入安息。彼时,冲突止息了。当工作进行到信与爱合一,就被称为“甚好”,因为此时,主将人作成了他的样式。六日完成以后,恶灵离开了,善灵取代了他们的位置。人被引入天堂,进入属天的乐园,这些是下一章所要描述的。

64、这正是圣经的精义,是圣经的生命所在,丝毫未透过字义表现出来。其中所藏的奥秘之多,难以尽述。此处所提出的只是极小的一部分,以证明圣经的主题是重生,它是一个从外在进入内在的过程。这是天使领悟圣经的方式。他们对字面的内容一无所知,更不知当中提到的国家、城市、河流或历史书、先知书中经常出现的人物。他们只看到文字和名称所包含的象征义,比如伊甸园中的亚当,他们理解为上古教会,而且不是上古教会本身,而是该教会对主的信。挪亚,他们理解为上古教会的后代,直到亚伯拉罕的时代。亚伯拉罕,他们不是理解为亚伯拉罕本人,而是他所代表的得救之信。诸如此类的。因此,他们看到属灵属天之性,完全与经中的文字名称无关。

65、当我读圣经时,一些人被提到天堂之门,他们从那与我对话,说他们不理会其中的文字,只看到它们所象征的精义,照他们所说,当中的精义是如此美妙,如此有序,如此感染其心,实堪称为“荣耀”。

66、圣经大体包含四种不同的体裁。第一种是上古教会惯用的体裁,用属世的事物来象征属灵属天的事物,而且他们喜欢用历史故事的形式来展现,使其活灵活现。对他们来说,这是最喜闻乐见的方式。这种表现手法,大卫称之为“古时的谜语”(诗篇78:2-4)。该体裁包括神的创造、伊甸园的设立,一直到亚伯拉罕的时代。摩西从上古教会的后代得到这些资料。

第二种是历史体,包括《摩西五经》(从亚伯拉罕的时代开始)、《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列王记》。其中所记的既是历史事实,与文字描述的一致,又从总体到细节,包含与字义截然不同的精义。因主的慈悲,下文会依次加以解释。

第三种是预言体,由上古教会最受推崇的象征体衍生而来,只是缺乏同等的连贯性和历史性,支离破碎,艰涩难懂。但在精义的层面,它富含深刻的奥秘,优美连贯,论及人的内在和外在,也论及教会的各种状态,论及天堂,在核心的意义上,更是论及主。

第四种是诗体,亦即大卫的《诗篇》,介于预言体与常规体之间。《诗篇》的精义,是论及大卫王所预表的主。

下一篇:第二章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