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用的人                                             爱智用、善理气、三生万物

分享交流翻译作品,发挥自己的用处。

二、来自墨丘利地球或行星*的诸灵以及其上的居民

发表时间:2020/4/19 21:53:43  浏览次数:137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EU9. 二、来自墨丘利地球或行星*的诸灵以及其上的居民。

整个天如同一个人的形状,整个天因而可被称为“至大之人”。每个世人无论内在还是外在的点点滴滴都对应于那个“至大之人”,也就是一一与天对应。这是世上迄今为止尚不为人知的奥秘,不过我已在诸多章节中说明了这个真理。

然而,仅仅从我们这个地球上天的人数不足以构成那个“至大之人”,相对来说数量甚微,因而需要来自很多个地球的人。主的神性治理确保:无论何处一旦在对应的数量或质量上出现缺乏,就立即从其它地球召集人数来填补空缺,以致保持均衡,因而使天维持稳定。

#天与主对应,人(在一切细节上)与天对应,以致在主眼中,天是一个人——尺寸上放大了比例,可被称为“至大之人”(AC2996, 2998, 3624-3649, 3636-3643,3741-3745,4625)。关于一个人以及属于他的一切事物,与“至大之人”——也就是天,在总体上的对应,亲历见闻且描述出来(AC3021,3624-3649,3741-3751, 3883-3896, 4039-4051, 4215-4228,4318-4331,4403-4421,4527-4533, 4622-4633, 4652-4660, 4791- 4805, 4931-4953, 5050-5061, 5171-5189, 5377-5396, 5552-5573, 5711-5727, 10030)。

附注:*墨丘利(Mercury)是罗马神话中为众神传递信息的使者,脚穿飞行鞋,手握魔杖,行走如飞。可能是由于水星在天上运行的速度很快,所以亦用了他的名字而命名。

 

EU10. 还从天向我透露了从水星来的诸灵在“至大之人”中所充当的部位。那是记忆部分,是抽象于物质和属世之事的记忆。不过,我还被允准与他们有数个月的交流,来了解他们的品行与属性,探究那个地球上居民的生活情形,我应当讲一讲这些亲身见闻。

 

EU11. 有些灵接近我,从天上有声音告诉我,他们来自最近太阳的那个地球,我们这个地球上的人称那个地球为水星。他们一接近我,就从我的记忆中搜索我所知的东西。灵对此轻车熟路,当他们接近世人时,会在世人的记忆中看出内存的一切信息。#当他们搜寻各样信息时,包括我曾造访过的城市和某些场所。我注意到他们对教堂、宫殿、房屋或街道等并不感兴趣,只在乎我所知道的这些地方发生的事情,以及关于那些地方的居民如何治理、品性如何、风俗习惯等诸如此类的东西。这些事情与一个人记忆中的地方场所等紧密相连,以致地方场所被回忆起时,这些事情也会呈现。对这种行为我十分惊奇,于是询问他们为何对这些壮观的场所搁置不顾,只专注于与这些场所相关的事情和活动。他们说,他们不喜欢看属物质、属肉体或尘世的物体,而只看事实。由此可以证明,从那个地球上来的诸灵为何在“至大之人”中对应(抽象于物质和属世之事的)记忆。

#灵进入世人记忆中的一切,但他们的记忆不会有丝毫进入人的记忆(AC2488, 5863, 6192, 6193, 6198, 6199, 6214)。天使进入世人的倾向和目的之中,世人出于倾向和目的来思考、意愿并行动(AC1317, 1645, 5854)。

 

EU12. 我被告知,那个地球上的居民就是以这样的方式生活,也就是说,他们并不关注地上的或物质的东西,倒是在乎法律法规和政府治理方面的事宜。他们对天上的事也感兴趣,其内容不可胜数。

我还进一步获知,那个地球上的很多居民可以与灵沟通,因而有灵性方面的知识,对死后生活的状态有所了解;所以他们轻看属世和肉身方面的东西。人若确知并因而确信他死后将继续生活下去,他就会关注天上的事情,因为它们才是永恒幸福之源,而不大关注属世事物,仅限于生活必需。那些居民的品性大概如此,从那个地球来的灵也是如此。

#每个地球的灵靠近各自地球,因为他们从那个地球而来,秉性相近;另外,他们也可服务于各自地球上的居民(AC9968)。

 

EU13. 对超越肉身感官以上的、涉及记忆方面的知识,他们对其探究和吸收的渴望,我从以下经历得知:当他们搜查我所知关于天上事物的那些知识时,他们匆忙地浏览了全部这些信息,不住地说“这是对的”、“那个没错,就是这样”之类赞同的话语。当灵接近人时,他们会进入他一切的记忆中,唤起一切适合他们的东西。事实上,正如我已经常观察到,他们检视记忆的内容,如同翻书。

这些灵常常这么做,既娴熟又快速,因为他们略过一些东西,就是拖慢并限制内在视觉、从而拖延它的东西;一切属尘世和属肉体的东西——倘若将它们本身作为目的,也就是单单它们受宠爱——就在此列。他们关注真实的东西;因为摆脱尘世牵累的东西让心智提升并拓宽,而纯粹物质的东西则将其往下拉并限制和关闭它。

能明显展现他们渴望获取知识并丰富他们记忆的另一个经历:有一次,我正在书写一些关于未来发生的事情,他们相距甚远,以致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查阅这些内容。我不想当他们的面读这些,他们因此十分恼怒,一反常态,想恶言伤我,说我十分险恶等等类似的话语。为了泄愤,他们使我的头部右侧(直到耳朵)收缩来导致头痛。但这些并没有伤到我。不过,由于他们做了恶事,就自行退去很远,只是仍旧停在那里,因为他们想知道我所写内容。这就是他们对知识的热切渴望。

#与人同在的诸灵持有与他记忆相关的一切东西(AC.5853, 5857, 5859, 5860)。

 

EU14. 水星灵的知识量比其它灵更优胜,不仅关于这个太阳系的知识,而且还关于之外浩瀚星空中诸地球的知识。一旦有机会获得这些知识,他们就记住,还能在类似事情发生时回想起来。由此也可显明,灵有记忆,比人的记忆更完美。他们记下所见所闻和所理解的东西,尤其是那些使他们愉快的事情,因为这些灵以知识为乐。因为但凡使人快乐之事,会作用于爱欲,会自发地流入并被记住;其它事情并不进入,只是表面接触并略过。

 

EU15. 当水星灵造访其它社群,会从他们那里探究和收集对方所知的东西,然后离开。这样的交流在诸灵之间、尤其在诸天使之间是被许可的,当他们在一个社群中,倘若他们被公众所接受和热爱,所知的一切都是共享的。

#诸天之中,一切良善皆为共享,因为天上的爱与其他人分享自己的一切,这是他们的智慧和幸福的来源(AC549,550,1390,1391,1399, 10130, 10723)。

 

EU16. 由于他们的知识渊博,水星灵比其他灵更骄傲;因此他们被告知,尽管他们知道无数事物,但仍有无数事物他们不知道;即便他们的知识可以一直增加到永远,也无法认识一切普遍性原理。他们同样被告知,骄傲和自满是不适宜的;不过他们回复,其实并非骄傲,只是为自己杰出的记忆力有些自豪;这算是为他们的过失寻求原谅吧。

 

EU17. 他们不喜欢发出声音的说话方式,因为那是物质的;为此,在没有中介灵的情形下,我只能通过某种积极的思维来与他们沟通。他们的记忆——包含的内容并非纯粹物质化的图象——提供的东西更接近于思维;因为思维——在想像以上——需要的是抽象于物质的东西。尽管如此,在判断力上,水星灵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他们不喜欢运用这个能力,从知识推出结论也不是他们乐意之事。让他们快乐的唯有知识。

 

EU18. 他们被问起,是否将所了解的知识付诸任何用途;因为只是满足于获取知识是不够的,知识在于致用,致用应当是知识的目的。单凭知识对他们无用,而是对(他们乐意分享知识的)其他人发生作用。

任何人若想被视为有智慧,就不当只是停留在仅仅满足于知识的获取,知识是辅助因,而应当意图帮助探索和发现那些将影响行为举止的问题。不过他们回应,他们只以获取知识为乐,这对他们来说就是目的。

 

EU19. 他们当中有一些还不愿意显为人的样子——就像其它诸地球是的灵那样,宁愿显为水晶球。他们期望如此显现的原因——尽管他们并非如同显现——是因为在来生中,水晶就代表那些非物质方面的知识。

 

EU20. 水星灵与我们这个地球的灵截然不同,因为我们这个地球的灵并不那么关注事物的实相,却关注属世界的、属肉体的和属地上的东西,也就是物质的东西。正因如此,水星灵无法与我们这个地球的灵相处,一旦遇见,掉头跑走。两方所散发的灵性气场几乎彼此抵触。

水星灵声称,他们不愿看“包装”,而是剥去包装的理念,也就是看内在。

 

EU21. 有一团亮白的火焰欢快地闪动,约莫持续一个钟。那火焰代表有水星灵在接近,他们在洞察力、思维和言辞上比以前的灵更加敏锐。当他们到达时,即刻在我的记忆中快速查阅,因为他们过于迅速敏捷,我甚至察觉不到他们在研究什么。只是听到他们不断地说:“对的,就是这样!”关于我在诸天和中灵界的所见所闻,他们声称他们以前就知道这些事。我还意识到许多灵与他们相交,他们在我身后,位于头后偏左的区域。

 

EU22. 另一次我见过一大群这样的灵,在前方偏右的一定距离。他们在那里与我对话,不过以其它灵作为媒介,因为他们说话的速度快如思维,只有通过其它灵作为媒介才能转译为人类的语言。令我惊奇的,他们的言语给人一种波浪翻滚的感觉,不过迅速而敏捷。他们众人一起发声,说的话一阵一阵向我涌来,奇怪的是,它传向我的左眼,尽管他们在我右前方。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左眼对应知识——从物性的东西抽象出来的知识,因而所对应的属于聪明的范畴(右眼所对应的属于智慧的范畴)。

当他们听到什么时,他们的领悟和判断同样迅速,如同他们说话那样。他们不断地说:“对,是这样的;不,不是那样的。”能立即作出判断。

##眼睛对应知性,因为知性是内在的视觉能力,关注的是非物质的对象(AC.2701, 4410, 4526, 9051, 10569)。左眼的视觉对应于理,因而对应聪明;右眼的视觉对应于理之善,因而对应智慧(AC.4410)。

 

EU23. 有一个从其它地球来的灵,他能熟练地与他们交流,说话也快速敏捷,不过他在谈话中注重发言的优雅。对他所说的内容,他们能立即做出判断,说这个表达很优雅,那个表达很精致。不过,在此过程中,他们唯一在意的是能否从他所说的话中听到不为他们所知的事情。因此他们拒绝那些令人产生晦涩的东西,特别是在谈话优雅和展现博学上的努力,这些会隐藏真实的想法,取代了需要表达的话语本身。因为说话者的关注于此,盼望听众更关注他的表达形式而非话语本身的意义,对耳朵的影响比心智更大。

 

EU24. 水星灵并不长住一处,或者并不长期与某个地球的诸灵相处,而是在宇宙间漫游;这是因为他们与记忆的事物相关,这样的记忆需要不断被充实。因此,许他们漫游宇宙,在各地为自己获取知识。他们以此方式四处游历时,倘若遇见那些贪爱物质的灵,也就是沉迷属肉体和属尘世之物的灵,会避开他们,设法找到听不到这些话题的地方。由此明显可见,他们的心智被提升到感官事物之上,因而处于内在光明中。当他们靠近我并与我交谈时,我被恩准切实地感受到他们的如此境界;那时我还注意到,我正从感官印象中退离,以致我的肉身视力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EU25. 那个地球的诸灵(水星灵)结成队、聚成阵,他们汇聚一处,形同球状。他们被主如此连接,以致他们行动起来如同一个统一体,每一个体的知识与全体共享,全体的知识与每一个体共享,正如天上那样。

他们游历于宇宙间,以获取事物的诸般知识,可通过以下事实向我证实:有一次,他们看起来离我甚远,从那里对我说话,说他们一会就要集合,准备离开这个地球向星空遨游;他们知道浩瀚星空中存在不关注属世和属肉体事物、只关注超越尘世和肉体事物的人,他们期盼与这样的人在一起。据说,他们自己并不知道将要去何方,只晓得他们将受神性指引,被带向某些地方,他们将在那里学到未曾掌握的知识,与他们已拥有的知识相衬。还据说,他们不晓得如何找到同伴,可以彼此相交,这也有赖于神性指引。

##诸天之中,各种各类的善乃是共享的,因为天上的爱与他人分享自己的一切;这是他们智慧和幸福之源(AC.549, 550, 1390,1391, 10130, 10723)。

 

EU26. 由于他们在宇宙间的游历,因而比他人对我们这个太阳系范围之外的诸世界和诸地球有更多了解,我还同他们就此交流过。他们说,宇宙中有太多有人居住的地球;他们稀奇有人居然认为——他们称这等人是缺乏判断力之人——全能上帝之天只由来自一个地球的天使和灵构成,与上帝的全能比起来,这些天使和灵的数量少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事实上,宇宙有无数个世界,无数个地球。此外他们还说,据他们所知,宇宙中存在的地球数量就有数十万以上;然而这对于上帝的无限而言,这又算什么呢。

 

EU27. 我正以内义来解读圣经时,与我在一起的水星灵声称他们知道我在写什么,还说我写得太过粗糙,几乎所有的表达看起来是属物质的。我允准回复他们,对我们这个地球上的人来说,看这些内容已是玄妙和高深了,许多内容还不被理解。我补充说,我们地球上许多人不知道有个内在人作用于外在人,令外在人活着;他们通过感官的错觉说服自己去相信肉体有生命。结果,那些作恶与无信之人对死后生活产生怀疑。他们还不称一个人死后仍活着的那部分为灵,称为灵魂;他们还为了什么是灵魂以及它的去向争论不休,认为已烟消云散的肉身终将与灵魂重新联合,以至于再像人那样活下去;还有其它诸如此类的谬见。

听到这些,水星灵便问这样的人类是否能成为天使。我被允准回复,那些活出信与義的良善生活者会成为天使,他们不再关注外在和物性之事,而是关注内在和灵性之事;于是他们达到该状态,所处的光明还胜过从水星来的诸灵所处之的光明。为了让他们知道此事的究竟,从天上来了一位天使,他产生于我们地球,在世过着这样的生活,他被许可与他们交谈。关于这一点的更多内容将在后文解释。

 

EU28. 后来,我从水星灵那里收到一张长长的纸,形状不规整,好几张纸粘在一起构成,纸上看似是印刷的文字,就像我们地球上的印刷体。我问他们是否也有印刷术,他们说没有,不过他们知道我们地球上有这种印着文字的纸张。他们不想说更多关于这方面的事;但我察觉到他们以为我们地球上的知识都印在纸上,而不是在人里面,因而开玩笑说,纸张知道人所不知的东西。然而,他们被指教此事的真相。过些时日,他们回来,给了我另一些纸张,与之前那些纸的印刷相仿,但并未粘在一起,看似有些凌乱,但纸面干净整洁。他们声称得到进一步指教,我们地球上的纸张乃是以此形式存在,并由此制成书本。

 

EU29. 从之前所述内容明显看出,诸灵在来生中的所见所闻会记在他们的记忆中,他们能像在世为人那样受指教,因而能在信仰诸事上被教导,从而能被完善。诸灵和众天使越是内在,相应越乐意接受教导,领收越完全,所记下的越确切。由于这过程持续到永远,可知他们的智慧在持续加增。

对那些从水星来的诸灵而言,他们的知识持续加增,但这并不会导致智慧的加增,因为他们热衷于知识——这些知识是途径,但并不热衷于致用——致用是目的。

 

EU30. 从水星来的诸灵,关于他们品性的更多内容将在后文看到。不过要知道,无论怎样的一切灵和天使都曾经是人,人是天的苗床。在喜好与倾向上,灵与他在世为人时的生命完全相同,因为每个人的生命将会一直陪伴着他。

既然如此,通过从各地球来的诸灵来了解诸地球人类在世的品性便成为可能。

##各人自己的生命伴随着他,死后继续如此(AC4227, 7440)。生命之外在,死后被关闭;生命之内在,死后被开启(AC4314, 5128, 6495)。于是,思维中的全部以及点点滴滴全部显明出来(AC4633, 5128)。

 

EU31. 因为水星灵对应于“至大之人”当中抽象和非物质概念的记忆,所以不愿听任何人谈论关于属物质、属肉体和纯粹属世之事。倘若他们被迫听到这些话题,会将它们转变为其它事物,大多数情况转变为相反的事物,这样就可以避而远之。

 

EU32. 为了向我证明他们的品性的确如此,我被准许向他们展现草场、耕地、花园、森林与河流。(展现这些事物的场景乃是利用想像来向他人呈现,这些场景在来世看起来与真实事物一般无二。)不过,他们立即转变这样场景,使草场和耕地幽暗,以蛇布满各处来描绘它们。他们将河流变黑,以至河水不再清澈。我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他们声称不愿意思考这些事物,只想思考真实的东西,也就是从物体中抽象出来的知识,尤其从那出现在天上的事物中抽象出来的知识。

 

EU33. 然后,我向他们展示大大小小在世上可见的各类飞鸟,这些事物的图画能在来生栩栩如生被展示。看到这些图画,他们一开始想转变它们,但很快就喜欢上它们,于是安静下来。这是因为飞鸟代表诸般事物的知识,他们通过当时感受到的影响所察觉到的就是如此。

这样,他们停止转变它们,以此来避免它们进入记忆。后来,我被许可在他们面前展现一个到处有灯与灯台的极美的园子。他们停了下来,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因为灯与灯台一起代表良善导致真理的闪耀。

这清楚地表明,只要可以同时暗示这些物体在属灵上的意义,他们的注意力是可以继续观察物质性事物的。以灵义传达的内容并不完全是抽象的,因为它被这些物体代表。

##“鸟”象征关于理智、智力、思维、概念、知识等方面的内容(AC40, 745, 776, 778, 866, 988, 991, 5149, 7441)。照着鸟的种与属,其象征意义各不相同(AC3219)。“灯”与“灯台”一起象征良善导致真理的闪耀(AC4638, 9548, 9783)。

 

EU34. 我还与他们谈论绵羊和羊羔,不过他们不听,因为他们意识到这些东西是属物质的。这归因于他们并不明白什么是“羔羊”所象征的纯真;当我告诉他们天上的羔羊代表纯真时,从他们的反应我能领会到如此。

他们知道“纯真”这个词,但并不知它所象征的意义;这是因为他们只喜欢真理,并不在意这些知识中的条目应当服务的作用;因此他们不能以内在的觉察力来感受到底什么是纯真。

#在天上的羔羊以及在圣经中的“羔羊”代表和象征着纯真(AC3994, 7840, 10132)。

 

EU35. 来自水星的一些灵来造访我,他们被其它灵差派来打听了我周围正在发生的事情。从我们这个地球来的一个灵告诉他们,让这些水星灵对他们自己的百姓只管讲真相,不要仿效他们惯例——用相反的说法来回答问题。他说,从我们这个地球来的任何灵如果这么做,将会受到惩罚。从远处的灵群——差派这些水星灵的那个灵群——有回应:如果这样都会受罚,那么他们全都要受罚,因为他们习惯这样做,已无法自控。他们说,这也是他们与自己地球上的人们交谈时所采用的方式,但他们并不非有意欺骗他们,而是灌输对知识的渴望。因为当他们陈述相反的观点并以某种方式隐瞒什么时,就会激发他们的求知欲,因而竭力寻求未知之事,记忆得以更完全。

就同一个话题,还我与他们进行了另一次交谈。我知道他们与他们那个世上的人们进行对话交流,就问他们如何指教那个世上的居民。他们说,他们不教导事情的真相,不过会给他们一些暗示,以培养和增加他们寻求并了解真相的愿望。因为如果他们回答每个问题,那样的欲望就会消失。他们接着说,他们陈述相反观点的另一个原因是为更好地显明真相,因为与相反的事物对比能更好地显现真相。

 

EU36. 不向他人透露他们的所知,却想从所有人那里获取对方的所知,这是水星灵的惯例。不过,他们在自己的社群中会分享知识,以至于社群中的所有人都能了解其中某个人的所知,那里的每一个人能知道所有人的所知。

##诸天之中,各种各类的善是共享的,因为天上的爱与他人分享各自的一切;这正是他们智慧和幸福的源泉(AC549, 550, 1390, 1391, 1399, 10130, 10723)。

 

EU37. 水星灵以他们见多识广而深感自豪。这使他们认为,由于他们所知甚多,因此几乎没有其他什么可了解的了。但是,来自我们这个地球的灵告诉他们,他们的知识并不广博,而是极为有限,他们所未知的相对来说才是无限的。我们的地球灵还说,与所知相比,他们所未知的就像汪洋大海与涓涓小溪相比。还说,迈向真智慧的第一步是要知道、承认并领会一个人的所知与未知相比几乎什么都不是。

为了向他们证明事实的确如此,有一位天使灵被许可与他们交谈,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告诉他们知道和不知道的东西,并断言他们有无限的东西不知道,甚至永远都不足以掌握笼统性的知识。他运用天使的观念以远比他们更轻松的方式这出这些话,因为他揭露出他们的所知与未知之事,他们对此惊讶万分。

后来我看到另一个天使在和他们说话,他出现在右上方位置,是来自我们地球的天使。他列举了一长串他们不知道的事情。然后通过变化状态来与他们交谈,他们表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于是,他告诉他们,状态的每一次变更都包含着无数内容,哪怕如此变更的最细微部分也是如此。之前一直对自己的知识引以为豪,当听到这些话后,他们开始谦卑下来。他们的自谦被生动描绘为他们这个“书卷”的放低(因为他们这个群随后显为书卷的样式,在前部靠左位于中央区域往下的层面)。这个书卷看似中间部分下垂,两端却抬高。我可以观察到书卷之中有来来回回的移动,并告诉他们当中的意义;它展示了在自谦状态下他们正在思考什么,两端高高在上的人还没有谦卑下来。我看到这书卷被分开了,那些没有谦卑下来的人被放逐回自己的星球,其他人则留下来。

 

EU38. 一些水星灵造访我们这个地球的在世时时学术闻名于世的某个灵,想从他了解各种知识。(他是克里斯蒂安·沃尔夫*。)但是他们发现他的话并没有超出属世之人的感官印象,因为在言谈之间他考虑到自己的名声以及他想要的东西,就像他在世时那样(来生中的每个人保留在世的性格),将各种问题连贯在一起,再将它们重新联系在一起,从而不断得出新的结论,通过增加这些新的结论,这样的关系链越加越长;不过他们看不出或不承认这些是真的,因此他们说这些是自身并相连的链条,也导不出他的那些结论,称其为“学术权威式的晦涩难解”。因此,他们停止了对他提出更多问题,只问:“这叫什么?那是什么?”由于他对这些问题的答复都带着物(质)性的观念,没有灵性的观念,于是离开他。来生中的每个人言语越是属灵或处于灵性的观念中,他在世就越相信上帝;越是属世或处于物性的观念上,就越不信上帝。

2】我想借此机会向大家介绍一个亲身经历,展示了来世发生在有学问者身上的一些事,有些人从自己的沉思中获取聪明才智,这些沉思乃是出于为真理的缘故而认识真理的热爱,因此所为之目的远离世俗考虑的因素;还有一些人从别人那里获取聪明才智,并非出于自己的沉思,正如那些只是为了学术上的声誉,因而为世间名利而认识真理者,并不是为了的远离世俗考虑的因素。

关于这一点,我有以下经历:我察觉到有声音从下面传来,从左侧直达耳边。我意识到那里有一些灵在努力挣扎,不过分辨不出他们是哪类灵。但是,当他们挣扎上来,便与我交谈,声称他们是逻辑学和形而上学方面的专家。他们说,他们已经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但是除了被称为博学的动机之外,没有其它,因此获得了荣誉和财富。他们抱怨说,他们现在过着悲惨的生活,因为他们研究这些学科并没有其他目的,因而没有通过方法来培养理性的功能。他们的讲话很慢,声音低沉。

3】此时,有两个灵在我的头上方在交谈,当我问他们是谁时,我被告知其中一位是学术界中最有名的人物,让我相信那是亚里士多德(另一位是谁并未指明。)前者回到在世生活的状态;任何人都可以很容易回到他在世上拥有的状态,因为他拥有在世生活中的每个状态,这些状态一直陪伴着他。令我惊讶的是,他自己靠近右耳处,在那里向我说话,只是声音有些沙哑,但言语理智。从他言语之间可以看出他的品性与之前上来的学者们截然不同,因为他运用自己的思维逐步形成所写的论述,因而产生他的哲学;以致他发明并施加于思想对象的概念是他用来描述内在思想的表达形式;并且,因着喜爱之情,以及对思维和知性各样事物的认识之渴望,使得他而他对这些事感到兴奋;他还忠顺地听从但凡他的灵所指示的。因此,他靠近右耳,不同于他的追随者的习惯;他们被称为“经院学者”,他们不是从思维到概念,而是从概念到思维,反其道而行的方式。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不通过思维,只是将自己局限于概念上;如果利用这些概念,能证明一切他们想要证明的,并照着他们说服他人的贪求,将真理的外表强加于错谬之上,以迎合他们希望人们相信的东西。哲学研究因此成为他们通往疯狂而不是智慧的途径,并使他们陷入黑暗而不是光明之中。

4】然后,我与他谈到(概念)分析法。我说,一个孩子用半个钟所说的都可以比亚里士多德的一卷书所描述的更哲学化、分析性和逻辑性,这是由于思维的一切,因而人类言语的一切都是分析性的,关于它们的规则都来自灵界。任何想人为地从概念到思维的人就像个舞者,想通过运动纤维和肌肉的知识来学会跳舞,如果他在跳舞时专心这些知识,他将几乎无法移动脚步。实际上,没有这些知识,他可以移动散布在全身的运动纤维,并适当激活他的肺,横隔膜,侧腹,手臂,脖子等,整本书不足以描述这些。我说,那些试图以概念为思维之基础者的情况大体相同。他同意了这一点,并指出,学习以这种方式来思考正如在错误的道路上打转。如果有人想成为一个傻瓜,这倒是个解决办法;人应当不断思考目标,并向内看。

5】然后,他向我展示了他对至高上帝的观念,他将至高上帝描绘为拥有一张人的脸面,头部被光环围绕;他说,他现在知道那个人是主,辐射的光环是从他散发的神性,神性不仅流入天,而且流入宇宙,安排并统治着两者之中的万物。 他还说,但凡安排并统治天的人,也安排和统治宇宙,因为一个无法与另一个分开。他补充说,他只相信一位上帝,他的属性与品质以人们敬为神明的各种名字区分。

6】一个女子出现在我面前,伸出手想抚摸我的脸颊。当我感到惊讶时,他说,在世上时,经常有这个女子向他显现,看似要抚摸的脸颊;她的手极美。 天使灵说,很早以前人们见过这样的女子,并给她们起了“雅典娜”这个名字。 他们说,在上古时期,她向某些灵(当他们在世时)显现,这些灵以求道为乐,并致力于思索,但并非致力于哲理。由于这些灵与他同在,并乐意与他在一起,因为他的思维出于内在,于是这些灵使这种女人得以代表性地被呈现。

7】最后,他告诉我他关于人的灵魂或灵的想法,他称之为“普纽玛”**,是不可见的、维持生命的原则,有点像以太。 他说,他知道自己的灵在死后会继续活下去,因为这是他的内在本质,因为能够思考,所以不会死亡。除此之外的他就不能没有清晰的想法,只有模糊的印象,因为除了从他自己,并未通过任何其它渠道来形成并思考关于灵魂或灵的观念。此外,亚里士多德在来生位列明智之灵的行列,而他的许多追随者则沦为愚蠢之灵。

 附注:*约翰·克里斯蒂安·冯·沃尔夫(Johann Christian von Wolf1679-1754,在18世纪很有影响力的德国哲学家。** 希腊语中的“呼吸”一词,被翻译成拉丁语为“灵”。

 

EU39. 我曾见过来自我们地球的一些灵与水星灵在一起,还听过他们的交谈。来自我们地球的灵询问他们一些事,问起他们信仰谁。他们回答说信仰上帝,当进一步问及关于他们所信上帝的事情时,他们不愿意回答,因为直接回答问题并不合他们的习惯。然后,水星灵反过来问这些地球灵信仰谁。他们说信仰主上帝。然后,水星灵说他们可以察觉到对方并不相信任何上帝,只是习惯性声称他们信上帝,其它他们根本不信。水星灵具有高度发展的察觉能力,这是由于它们不断利用这些能力来寻求他人所知道的东西。来自我们地球的这些灵属于在世时照着教会的教导承认信仰却未遵照信仰而生活的那些人。并未遵照信仰而生活的人在来生会失去信仰,因为它并未成为此人的一部分。听了这些话,他们变得沉默了,因为凭着那时赐给他们的悟性,他们承认事实的确如此。  

##出于教导而承认信仰却不照着信仰生活者其实并没有信仰(AC3865, 7766, 7778, 7790, 7950, 8094)。他们的内在与信仰之理背道而驰,尽管在世上他们并未意识到这一点(AC7790, 7950)。

 

EU40. 有一些灵从天上得知,水星灵曾被许诺他们会见到主。因此,在我周围的灵问他们是否记得这个诺言。他们说记得,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是否以毫无疑问的方式被许诺。当他们正一起交流此事时,天上的太阳于是向他们显现。天上的太阳——这太阳就是主——只被最内层或第三层天的天使看见;其他天使只看见从那太阳发出的光。见过这太阳,他们说这不是主上帝,因为他们没见到面孔。就在此时,诸灵之间互相交谈,但我听不清他们说的话。突然间,太阳再次显现,主在太阳中间,被太阳光环包围。看到这些,水星灵就极其谦恭并降卑下来。然后,主还从那太阳向我们地球上的灵显现,包括在世为人时见过他的那些灵。他们当中的每一位(一个接一个,很多人依次)都承认那就是主自己。他们当着所有在场的会众如此承认。随后,主还从那太阳中向木星灵显现;木星灵大声宣告那就是他自己——当宇宙的上帝向他们显现时,他们在木星上见过的那一位。

##主是天上的太阳,天上一切光照由此而来(AC1053, 3636, 4060)。主如此向那些在他属天王国中的人显现;对主之爱统治属天王国(AC1521, 1529-1531, 1837, 4696)。他出现在右眼水平上方的居中高度位置(AC4321, 7078)。因此,“太阳”或“日头”一词在圣经中被用来在神性之爱方面象征主(AC249540607083)。世上的太阳并不向灵和天使显现,但是它的位置被一团黑块所取代,在背后方向,与天上的太阳对立,也就是与主对立(AC9755)。

 

EU41. 在主显现过后,他们当中有些人就被引向右前方,他们一边走一边说他们见到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明亮、更纯净的光,不可能再有比这更大的光明;此处当时是傍晚。这样说的人有很多。

##诸天之中有大光明,胜过人间正午的光许多倍(AC1117, 1521, 1533, 1619-32, 4527, 5400, 8644)。诸天中的一切光明都从作为诸天之太阳的主(AC1053,1521, 3195, 3341, 3636, 3643, 4415, 9548, 9684, 10809)。从主的神性之爱的神性之善而出的神性之理在诸天之中显现为可见的光,并供应诸天中的一切光照(AC 3195, 3222, 5400, 8644, 9399, 9548, 9684)。天上的光既照亮了天使的视线,又启发他们的知性(AC 2776, 3138)。我们说诸天在光和热中,意味着诸天在智慧和爱中(AC 3643, 9399, 9401)。

 

EU42.需要知道的是,没有哪个灵能够看见物(质)界的太阳,也见不到来自它的任何光。那个太阳的光对诸灵和众天使来说就像厚重的黑暗。诸灵只保留了在世所见太阳的想法,并且将其设想为一团黝黑的斑块,在背后遥远的某处,高度略高于头顶。属于太阳系的行星相对太阳而处于某个固定位置:水星在后,稍偏右;金星稍偏左,再往后一点;火星在左前方;木星同样在左边和前面,只不过更远;土星在距离甚远的右前方。月亮在一定高度的左上方;每个星球的卫星都在它的左边。诸灵就是这样设想他们的星球。可以看到诸灵都在他们自己的星球附近,只不过都在各星球之外。但是,水星灵特别,看不到他们在某处固定的方向或距离;他们时而在前,时而在左,时而稍微在后。原因是他们被允许在宇宙间旅行以获取知

 

EU43. 水星灵曾出现的左侧,看起来如同球形,然后展开,并延长形成书卷形状。我想知道他们要去哪里,是来我们地球,还是其它地方。不多时,我观察到他们正转向右,往前滚动,直到接近维纳斯行星或地球(也就是金星),在它的前面*。然而,当他们抵达那里,表示不想呆下去,因为那里的人是恶人。于是他们走到了那个地球的后面,然后说他们想留下来,因为那里的人们是善人。当此事发生时,我感到大脑中的相当大的变化,强烈活动随之而来。由此我可以推断出,该行星那个区域的金星灵与水星灵性情相符;并且,他们与属物质事物的记忆相关,该记忆与非物质事物的记忆保持协调一致,而水星灵就与后一种记忆相关。因此,当水星灵抵达那里时,能感受到从他们那里发出的活动就更强大了。

附注:* AC7170所说,“前面”理解为背离太阳的一面,“后面”是面向太阳的一面。

 

EU44. 我很想知道水星(或墨丘利地球)人的长相和身材是什么样子,是否类似于我们地球上的人类。于是,见一个女人呈现在我眼前,很像那个地球上的女人。她有美丽的脸庞,看起来比我们地球上的女人要小一点;身材更显苗条,身高差不多。她头上戴了一条亚麻围巾,虽未精心打扮,但看起来整洁。然后,还显现一个男人。他的个头也比我们这个地球的男人苗条一些;他身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衣裳,贴身且无褶皱或隆起。有人告诉我,这是那个地球人类的样式和习惯。后来,我还看到了他们那里的公牛和母牛,和我们地球上的没有太大不同,只是个头较小,看上去有点像雄鹿和雌鹿。

 

EU45. 他们被问起关于世间太阳的事,从他们的地球上观看,太阳是怎么样的;他们说看起来很大,比起从其它地球上看,那太阳显得更大;还说他们参考其他灵关于太阳的观念得知如此。他们还进一步说,他们享有温和的气候,既不太热也不太冷。我获准告诉他们,这是主的定规,以防止由于他们更接近太阳而导致热量过度。热并非靠近太阳的结果,而是取决于气的厚度和密度,就像高山即使在热天也寒冷一样。在任何一个地区,,温度还受太阳光线入射的方向或倾斜程度的调节,从冬夏季节可以明显看出这一点。

       以上是我得以了解关于来自墨丘利地球(水星)的诸灵以及其上居民的信息。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网站名称:做一个有用的人

粤ICP备20060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