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淫行与亵渎属灵婚姻的对应关系

发表时间:2019/2/17 16:13:18  浏览次数:215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第二十六章   淫行与亵渎属灵婚姻的对应关系

515.在此,我预先插入几句话,以说明对应关系的性质。不过,这并非本书的主题。前文(76,342节)简要概括了它的性质,《破解启示录》全文的详细叙述则说明了它如何存在于圣言的属世之义与属灵之义之间。《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经篇》证明了圣言包含一个属世之义和一个属灵之义,以及二者之间的对应关系(尤其该书5-26节)。

516.属灵的婚姻表示主与教会的婚姻(对此,参看116-131节),因此也表示善与真的婚姻(参看83-102节)。由于主与教会,因而善与真的这种婚姻存在于圣言的一切细节中,所以亵渎该婚姻意味着亵渎属灵的婚姻。因为教会出自圣言,而圣言就是主。主就是圣言,因为祂是其中的圣善与圣真。《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经篇》(80-90节)证明了,圣言就是由这样一种婚姻构成的。

517.由于亵渎属灵的婚姻就是亵渎圣言,故显而易见,这种亵渎就在于对良善的玷污和对真理的歪曲。因为如前所述,属灵的婚姻就是善与真的婚姻。由此可知,当圣言的良善被玷污、真理被歪曲时,该婚姻就遭到了亵渎。从下文在某种程度上清楚可知,这种亵渎是如何造成的,是谁所犯下的。

518.我们在前面章节讨论主与教会的婚姻(116节),还有善与真的婚姻(83节)时,论证了主与教会的婚姻对应世上的婚姻。由此可知,对该婚姻的亵渎就对应淫行和奸淫。这一事实从圣言本身明显可知。在圣言中,淫行和奸淫就象征对真理的歪曲和对良善的玷污。这一点可从《破解启示录》(134节)中所引用的大量圣言经文清楚看出来。

519.亵渎圣言的,是基督教会中那些玷污其良善与真理的人。亵渎圣言的情形包括:将真理从良善,或将良善从真理分离;错把真理的表象或谬论当作真正的真理,并为之辩护;通过圣言的教导认识真理,但生活邪恶等等。对圣言和教会的这些亵渎就对应于《利未记》(第18章)所列举的被禁止的那几类人。

520.人内的属世元素与属灵元素如灵魂与肉体那样融合在一起,若无属灵元素流入并激活属世元素,人就不是人。由此可知,享有属灵婚姻者也享有幸福的属世婚姻;而另一方面,陷入属灵奸淫者也陷入属世奸淫,反之亦然。由于凡在地狱者皆生活在恶与假的苟合中,这苟合就是属灵奸淫本身;而凡在天堂者皆生活在善与真的婚姻中,这婚姻就是婚姻本身,所以,整个地狱被称为奸淫,而整个天堂则被称为婚姻。

521.对此,我补充以下记事:

我的视线被打开后,看到一片幽暗的森林,其中有一群半人半兽的萨梯。他们胸毛浓密,双脚有的象牛犊的,有的象豹子的,有的象狼的,有野兽的脚爪,而无人的脚趾。他们象野兽一样来回奔跑,大声叫喊:“哪里有女人?”这时,只见一群妓女正在等着他们。这些妓女也是各种怪兽的形状。这些萨梯跑过去抓住她们,将其拖进一个洞穴。这个洞穴就在森林当中的地下深处,洞口周围的地面上盘着一条大蛇,正向洞内喷射毒液。大蛇上面的树枝上有不祥的夜鸟,发出咕咕呜呜的叫声。然而,这些萨梯和妓女看不到这些景象,因为它们就是其淫行的对应,因而从远处观之,是其淫行通常的表象。

后来,他们离开洞穴,进入一个低矮的棚屋,那是妓院。与妓女分别后,他们开始交谈起来。于是,我侧耳细听。在灵界,从远处就能听到人的说话声,仿佛这人就在身边,因为灵界的空间只是表象。他们谈论的是婚姻、自然和宗教。脚如牛蹄的萨梯谈论的是婚姻。“婚姻是什么,”他们说,“不就是合法化的行淫吗?还有什么比用伪善掩盖淫乱、欺骗丈夫更美妙的事呢?”听到这话,其余的人哄堂大笑,鼓掌喝彩。脚如豹掌的萨梯谈论的是自然。他们说:“除了自然还能有什么?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不就是人能用语言表达思想,而动物只能发出声音而已吗?这二者不都因着自然的运行,由于热而具有生命,由于光而具有觉知吗?”对此,其余的人高声叫喊:“噢,你的话好有见地!”脚如狼脚的萨梯谈论的则是宗教。“什么是神或神性,”他们说,“不就是自然核心层的活动吗?宗教不就是用来诱骗和绑架平民百姓的捏造吗?”对此,其余的人大叫:“听听,听听!”

不一会儿,他们突然冲出来,发现我在远处盯着他们。这使他们怒不可遏,他们跑出森林,气势汹汹奔到我面前。“你在干什么?”他们说,“站在这里听我们私下说了什么吗?”“为什么不能?”我答道,“有什么能阻止我听你们说话?”于是,我把他们的话复述了一遍。这让他们冷静下来,因为他们担心这些事被公之于众。然后,他们开始言语温和、举止得体了。我由此判断他们并非出身平民,而是来自上层社会。我告诉他们,我看到他们在森林里就象半人半兽的萨梯,其中二十个如牛犊,六个如豹子,四个如狼。他们总共有三十人。

这话令他们万分惊讶,因为他们在自己人眼里都是人形,就象此时在我面前所看到的样子。我告诉他们说,从远处看,之所以有这些表象是由于淫欲,这萨梯的形式并非代表一个人,而是象征放荡淫乱。我解释说:每种恶欲都以某个特有的形状表现其形像,他们本人无法看到它,但站在远处的其他人却能看到。“为了让你们信服,”我说,“请打发你们中的一些人到森林里去,你们则留在这里观察。”他们照做了,并派出其中两个人。当这两人站在棚屋妓院旁边时,他们发现这二者看上去就象萨梯。两人回来后,他们将其当成萨梯招呼,并说:“噢,真是个笑话!”就在他们发笑时,我跟他们开了各种玩笑,告诉他们,我还见过一些奸淫者象猪。然后,我想起了尤利西斯(奥德修斯)与瑟茜(喀耳刻)的故事。瑟茜如何向尤利西斯的同伴和仆人下毒,并用魔杖触碰他们,把他们变成了猪。或许,这意味着变成了奸淫者,因为她绝不可能把人变成猪。就在他们对此及类似故事捧腹大笑时,我问他们是否知道自己在世时来自哪个国家。他们给出了各种答复,提到的国家有意大利、波兰、德国、英国和瑞典。我问他们当中是否有荷兰人,他们说一个也没有。

接着,我转向严肃的话题,问他们是否想过奸淫是一种罪恶。他们回答说:“什么是罪恶,我们不知道罪恶是什么。”然后,我问他们是否记得奸淫违反十诫中的第六诫。“什么是十诫?它不就是教义问答手册吗?这种小人书和我们这样的人有什么关系?”他们答道。我再问他们是否思想过地狱。对此,他们回答说:“有谁从那里爬上来告诉我们?”我继续问他们在世时是否思想过死后的生命。他们说:“跟动物差不多吧,有时像鬼魂,若这类尸体的发散物存在的话,它们就会消散。”我又问他们是否从牧师那里听过此类话题。他们则回答,他们只听到牧师的声音,没注意他们在说什么或所说的是什么东西。

听到这些回答,我十分震惊,就对他们说:“转过脸去,朝森林深处看看,就是你们进入的洞穴所在之处。”他们转过身来,看见了盘在洞口的大蛇,正向里喷射毒液;还看到树枝上的不祥夜鸟。“你们看到什么了?”我问道。但他们吓得说不出话来。于是我说:“很恐怖,是不是?要知道,这就是淫欲暴行中的奸淫的形像。”突然,一位天人站在我们旁边,是一位牧师,他打开了西部地区的地狱,这类人最终会聚集在那里。“看那儿,”他说。然后,他们看见一个火湖,并认出那里有一些是他们在世时的朋友,正朝他们招手,邀其加入。看到并听到这些事后,他们转身离去,匆忙脱离我的视线,离开那个森林。不过,我能看到他们所走的路线,他们只是假装离开,绕了一圈后,又溜回了森林。

522.这事过后,我回家了。第二天,我想起那些可悲的场景,就朝那个森林望去,却发现它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沙地平原。平原中间有一个湖,湖里有数条红蛇。几周后,我又朝那个方向望去,只见这个地方右边有一片肥沃的土地,地里有几个农民。又过了几周,我再去看时,发现那片地萌发新芽,周围是一片灌木。就在这时,我听到天上有声音说:“上你的房间去,关上门,专心著述,先从揭示《启示录》开始,争取两年内完成这本书。”

注:《破解启示录》出版于1766年4月,《婚姻之爱》出版于1768年10月。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