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许可法也是天命法

发表时间:2016/12/17  来源:Divine Providence  作者:瑞登堡  浏览次数:537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234.没有独立地或脱离天命法的许可法:它们的确一样。故,当说主允许时,并不意味着祂愿意,而是基于救赎的目的,主不能不有所顾及。为了救赎的目的所做的一切皆依照天命法。因为如前所述,天命始终专注该目的,不断在不同于并反对人之意愿的方向上运行。因此,在其运作的每时每刻或其进程的每一步,一旦它觉察人偏离该目的,就会照其法则,通过引他出离邪恶,朝向良善而引领、折回、调正他。下文将会看到,若不容忍邪恶,就无法做到这一切。此外,凡被许可之事皆有原因,这样的原因只能在天命的某条法则里找到,该法则会解释它为何被允许。

235.凡不承认天命者,根本不会发自内心承认神,他承认自然而非神,承认人的智谋而非天命。这种情形不大明显,因为人能以两种不同方式思考与言谈。出于内在自我,他会以一种方式思考与谈论,出于外在自我,则会以另一种方式思考与谈论。他就象门上的折叶,能转向任一方向,当人进来时是一种方向,当人出去时又是另一种方向,又像船上的帆,随着船长的操纵而转向任一航向。那些坚信人类智谋到了否认天命地步之人,当他们以这种方式思考时,无论他们看见、听到、读到什么,皆观察不到别的东西。他们确实不能,因为他们接收不到来自天堂的任何信息,只能接收出于他自己的东西。由于他们只能通过表象与谬误得出结论,看不到别的,所以他们会发誓说,事实就是如此。此外,若他们唯独承认自然,就会对捍卫天命者发火,除非这些人是牧师,因为若是牧师,他们会认为其辩护是其布道或职责所在。

236.现列举一些许可的例子,不过它们仍遵照天命法,纯属世之人就是由于它们执意赞成自然反对神,赞成人类智谋反对天命。例如,他在圣言中读到:

①最有智慧的亚当与其妻听任自己被毒蛇引入歧途,而神却不藉其天命阻止这一切。

②长子该隐杀死了兄弟亚伯,神当时没有向他发话阻止,却在事后诅咒他。

③以色列民在荒野敬拜一只金牛,并把它作为带他们出埃及地的神。然而耶和华从附近西奈山看到这一切,却不寻求阻止。

④大卫数点百姓,结果招来瘟疫,数万人死亡,而神不在事前,却在事后差遣先知迦得见他,宣布处罚。

⑤允许所罗门拜偶像。

⑥继他之后,又允许许多王亵渎神殿和教会圣物。

⑦最后,允许以色列民将主钉死在十字架上。

承认自然与人类智谋者,在圣言的这些事及其它许多经文里,只会看到违反天命之事。故,他会以这些事为论据来否认它,即便不是在最接近言论的外在思维里这样做,也会在远离言论的内在思维里为之。

237.凡崇拜自己与自然者,当他看到世上那么多恶人,有如此多的不敬行为,他们一些人在这些行为中甚至还很荣耀,然而却不见神对这类人的惩罚时,皆执意反对天命。当他看到反对虔诚、正义、真诚的邪恶阴谋诡计甚至也能得逞,并且在司法、贸易中,不义总是胜过公义时,更加执意反对天命。当他看到不敬神者在国家和教会中位高权重,声名显赫,且富甲一方,生活奢侈阔绰,而另一方面,敬神者却穷困潦倒时,尤其坚定自己的决心。当他反思,战争被允许,其中有那么多人被屠杀,有那么多城市、民族与家庭被洗劫时,他也会执意反对天命。此外,胜利在智谋的一方,有时并不在正义方,将军是不是正直的人无关紧要。除此之外,他还看到其它类似这样的事,然而,按照天命法,它们全是被允许的。

238.同样是这属世之人,当他观察各个民族的信仰状况时,也会执意反对天命。例如,他看到:

.有些人根本不知道神;有些人敬拜太阳和月亮;还有些人敬拜偶像,甚至可怕的雕像;还有的敬拜死人。

.尤其看到伊斯兰教被众多帝国和国家接受。

.也看到基督教只在地球上叫做欧洲的小地方被接受,并且还处于分裂状态。

.在基督教世界,有些人为自己索取神权,想被崇拜为神,并且还召鬼。

.有些人则将救恩置于必须思想与述说的某些特定说法,而根本不置于必须要做出的善行中,几乎没人活出自己的信仰。

.而且,他看到过去有很多异端邪说,有一些至今仍存在,如贵格会、摩拉维亚教、再洗礼派以及其它异端。

.还有,犹太教依然存在。

否认天命者从这些事得出结论:宗教本身算不得什么,但仍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它能起到约束作用。

239.如今,那些内心唯独赞成自然与人类智谋者,还会补充更多这样的论据,以维护他们的立场。例如:

.整个基督教世界都承认三位神,没有意识到神就其位格与本质而言是一位,并且祂就是主。

.迄今为止,没人知道,圣言的每一细节里皆存在属灵之义,这是圣言圣洁的基础。

.再者,没人知道远离如罪的邪恶就是基督教的本质。

.也没人知道,人死后还是活生生的人。

人会私下及彼此说:“若天命真得存在,为何它现在才首次揭示这些事?”

240.第236239节列出的所有例子,都是为了让人们明白,发生在世上的一切事,无论总体还是细节,无论对于恶人还是善人,皆出于天命。故,天命存于人思想与行为的最小细节里,因而它是普遍的。但由于除非分别逐一解释,否则无法从列出的例子里看出这一点,故,从236节开始,我将按列举的条目对它们作简短的解释。

241.⑴通过圣言对赞成自然反对神,赞成人类智谋反对天命的确认(摘自236节)。

①最有智慧的亚当与其妻听任自己被毒蛇引入歧途,而神却不藉其天命阻止这一切。这是因为亚当及其妻子并非指所有受造人类的始祖,而是指上古教会之人,他们的新造或重生被如此描述。在创世纪第一章中,以“创造天地”来描述其新造本身,即重生;以“伊甸园”描述其智慧与才智;以“吃知识树的果子”表教会末期。由于圣言的内义是属灵的,包含了神性智慧的内在真理,为了包含这些真理,圣言全部以对应与象征写成。由此明显可知,上古教会之人是最有智慧的,但由于对自己才智的骄傲,最终成了最坏的,他们并不是被蛇,而是被“蛇的头”所象征的我爱引入歧途,它就是“女人的后裔”(即主)要挫伤的。

凭理智,谁看不出这意味着所说的一切不仅仅是在叙述历史?因为,谁能理解创世会以圣言所描述的那样发生?故,有学者花费大量精力来解释第一章,终究坦承他们还是理解不了。以下内容也是一样。据记载,在园子或伊甸园里有两棵树,一棵是生命树,一棵是知识树,后者如同绊脚石。还有,他们只是吃了知识树的果子,就犯下了如此大罪,以至不但他们,还连累全人类及其子孙后代遭到诅咒。还有,那蛇把他们引入歧途;除此之外的其它相关事件,如妻子是由丈夫的一根肋骨所造;天起凉风之后,他们意识到自己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围在腰间,神又给他们皮衣覆体;并安设基路伯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把守生命树的路。

所有这些事物都是比喻,用来描述上古教会的创立,它的状态、变化及最终毁灭。内在真理涉及所有这些事物,它们被包含在了属灵之义里,这属灵之义遍及故事的每一细节,对此,可查看伦敦出版的《属天的奥秘》有关创世纪和出埃及记的解读,通过该书清楚可知,生命树在这里指的是关乎天命的主,知识树指的是关乎人类智谋的人。

242. ②长子该隐杀死了兄弟亚伯,神当时没有向他发话阻止,却在事后诅咒他。就象刚才说的,由于亚当及其妻子是指上古教会,所以他们头生的儿子,即该隐与亚伯是指该教会的两大要素,即爱与智慧,或仁与信。亚伯就是爱与仁,该隐就是智与信,尤其是从爱分离之智,或从仁分离之信。当被分离时,与信一样,智不但拒绝爱与仁,甚至还毁灭它们,因而杀死自己的兄弟。从仁分离之信就是这么做的,这在基督教世界是众所周知的事,对此,可查看《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信篇》。

对该隐的诅咒涉及那些将信从仁分离,或将智从爱分离之人死后所进入的属灵状态。然而,为了智或信不会因此灭亡,就在该隐身上设置了标记,免得他被杀害,因为爱离了智无法存在,仁离了信也无法存在。既然这故事的意义极其类似吃知识树的意义,那么在描述完亚当及其妻子后,紧跟着就是这个故事是顺理成章的。此外,凡处于从仁分离之信者,皆处于自己的才智。而那些处于仁、因而处于信者,皆处于从主而来的才智,因而处于天命。

243. ③以色列民在旷野敬拜一只金牛,并把它作为带他们出埃及地的神。然而耶和华从附近西奈山看到这一切,却不寻求阻止。这事发生在该山附近的西奈旷野。耶和华没有制止色列民崇拜偶像的邪恶行为,是依照目前为止已提出的所有天命法则,也是依照下面要提出的天命法则。允许他们行此恶,是为了避免他们全部灭亡。因为以色列子民被带出埃及,是为了他们可以代表主的教会。除非先把埃及人的偶像崇拜从他们心里彻底根除,否则他们不可能做到这一切。除非让他们按着自己的心意行事,如此以严厉惩罚除去它,否则不可能成就这一切。那敬拜、以及以色列民要被全部灭绝、摩西要兴起新民族的凶信,还有更深的象征含义,可查看《属天的奥秘》有关出埃及记32的内容,此处阐述了这些事。

244. ④大卫数点百姓,结果招来瘟疫,数万人死亡,而神不在事前,却在事后差遣先知迦得见他,宣布处罚。凡执意拒绝天命者,会对此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也会反思,特别是追问为什么不事先警告大卫,为什么百姓要因王的罪过而遭受如此严厉的惩罚。没有事先警告大卫,是依照已提出的天命法则,尤其是依照129153节以及154174节所解释的那两条法则。百姓因王的罪遭受如此严厉的惩罚,七万人死于瘟疫,这不能归咎于王,而应归咎于百姓。因为圣言记载:

耶和华又向以色列人发怒,就激动大卫,使他吩咐人去数点以色列人和犹大人。(撒母耳记下241

245.⑤允许所罗门拜偶像。这是为了所罗门可以代表主的王国,或全世界所有宗教形式的教会。因为以色列民和犹大创建的教会是一个代表性教会,所以,这教会的一切律例典章皆代表该教会的属灵之物,这属灵之物就是教会的内在。百姓本身代表教会,王代表主,大卫代表即将降世的主,所罗门代表降世后的主。因为自主荣耀了祂的人性之后,就拥有了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如同祂自己在(马太福音2818)说得那样,故,代表主的所罗门显现在荣光与辉煌之中,拥有超越世上所有君王的智慧,还建造了殿宇。此外,他允许并设立了许多民族的敬拜形式,这些敬拜形式代表全世界各种宗教。

他有妻七百,还有妾三百。(列王记上1113)妻和妾有类似含义,因为在圣言中,“妻”象征教会,而“妾”象征宗教形式。因此,显而易见,为何允许所罗门建造殿宇,该殿宇既象征主的神圣人性(约翰福音2:19,21),也象征教会;为何允许他去建立各种偶像崇拜形式,以及,为何他娶了那么多的妻子。圣言多处所说的大卫指的就是即将降世的主,可查看《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主篇》(n.43,44)。

246. ⑥继他之后,又允许许多王亵渎神殿和教会圣事。这是因为百姓象征教会,而王是他们的头。还因为以色列和犹大是不能长时间代表教会的那类人,他们实际上是偶像崇拜者。因此,通过败坏教会的所有事物,直到最终将它摧毁,他们逐渐背离了代表性敬拜。这一切是通过亵渎神殿、列王及其偶像崇拜来描绘的。教会的实际灭亡则通过神殿本身的毁坏、以色列被掳以及犹大人被囚禁在巴比伦来描绘。这就是许可的原因,凡出于某种原因所做的一切,皆依照天命法的其中一条出于天命而为。

247. ⑦最后,允许以色列民将主钉死在十字架上。这是因为该民族的教会已千疮百孔,以至于变得不但不认识和承认主,甚至还憎恨祂。然而,他们对主所做的一切皆依照天命法。十字架受难是最后的试探,或最后的斗争,主由此彻底征服地狱,完全荣耀了祂的人性。对此,可查看《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主篇》(n.12-14)与《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信篇》(n.3435)。

248.至此,我已解释了236节列出的要点。这些都是出自圣言的例子,属世之人用它们来支持反对天命的推理。因为,如前所述,这种人无论看见、听到与读到什么,都能拿来当作反对天命的论据。然而,极少有人拿圣言经文来执意反对天命,很多人这样做是根据发生在他们眼前的事,如237节列出的那些事。现在,我以同样方式解释它们。

249.⑵由于在世恶人的荣华富贵而执意反对天命(摘自n.237)。①.每当看到世上那么多恶人,有那么多对神不敬的行为,他们一些人在这些行为中甚至还很荣耀,然而却不见神对这类人的惩罚时,凡崇拜自我与自然者皆执意反对天命。所有不敬行为以及在其中的荣耀皆为许可,其原因就是天命法。人人都能自由思考,甚至随心所欲地反对与赞成神。凡思考反对神者在尘世几乎不被惩罚,因为他一直处于更新状态,但死后他会在灵界被惩罚,因为这时他无法再被更新。

天命法就是许可的原因,若重温与细查前文提出的法则,可明显看出这一点。这些法则是:人应照理智自由行动,71-99节讨论了这条法则;人不应被外力强迫思考与意愿,因而相信和热爱宗教的事,但应说服并间或强迫自己这样做(n. 129-153);不存在人自己的智谋这回事。它只是看似存在,且当有这表象,但天命是普遍的,因为它存于最细微处(n. 191-213);天命关注永恒之物,而非短暂之物,除非它们与永恒之物一致(n. 214-220);人被允许内在地进入信之真与仁之善,前提是他能一直保持在它们里面,直到生命终结,221-233节讨论了该法则。

通过以下内容也能明显看出天命法是许可的原因,如通过这条法则:允许邪恶是为了救赎的目的;还通过这条:天命一直在恶人与善人身上;最后通过这条:主不会违反祂的天命法,因为违反它们就是违反其神爱与神智,因而违反祂自己。如果把这些法则综合起来考虑,那么它们就会显明为何不敬行为会被主允许,并且当它们仅存于念头里时不被惩罚,以及当它们存于意图里,因而也存于意愿而非行为里时,也几乎不被惩罚的原因。然而,对于每种邪恶,其惩罚都如影随行,好象被刻在它上面一样,这惩罚便是恶人死后要遭受的。

刚才所阐述的内容也解释了237节提出的以下观点:当自我与自然的崇拜者看到反对虔诚、正义、真诚的邪恶阴谋诡计甚至也能得逞,并且在司法、贸易中,不义总是胜过公义时,更加执意反对天命。天命的所有法则皆必不可少,由于它们就是这类事为何被允许的原因,所以显然可知为了人能象人一样活着,能被更新与拯救,这些事只能靠主借助方法从他身上移走。它们通过圣言被移走,对于那些承认各类谋杀,通奸,盗窃以及假见证是罪恶之人,尤其要通过十诫被移走。对于那些不认为这类事是罪恶之人,则通过民事法、对其惩罚的畏惧、也通过道德律、以及对丧失名声因而丧失名利的畏惧移走它们。这就是主引领恶人所借助的方法,但仅是引领他们远离做这类事,而不能引他们远离思考与意愿它们。然而,主通过前类方法引领善人,不但使之远离做这些事,而且还要远离思考与意愿它们。

250.②当他看到不敬神者在国家和教会中位高权重,声名显赫,且富甲一方,生活奢侈阔绰,而另一方面,敬拜神者却穷困潦倒时,崇拜自我与自然者执意反对天命。崇拜自我与自然者相信,尊严与财富至高无上,是被赐予的唯一幸福,因而是幸福本身。如果人由于从小敬拜的缘故而有神的思想,那么他会称其为神的祝福,只要他不因它们而过于骄矜自大,就会认为存在一个神,甚至会敬拜祂。但在这敬拜里隐藏着当时未曾意识到的一种欲望,即他还能被神提到更高地位,赐予更多财富。若如愿以偿,其敬拜会越来越趋向外在之物,直至它如此远离,以至他最终几乎不再思想神,甚至否认他。若他从心之所系的尊严与财富上被抛下来,结果也是一样。那么,对于恶人来说,尊严与财富除了是绊脚石外还能是什么?

然而,对于善人,它们不是这样,因为他们的心没有放在这些东西上,而是放在用或善上,尊严与财富只充当致用或行善的手段。因此,只有崇拜自我与自然者,才会因为恶人名利双收,以及在国家、教会获得权势而执意反对天命。此外,何谓尊严大小?何谓财富多寡?这一切本身不就是些虚幻之物吗?一个人真的会比另一人更蒙福、更快乐吗?高官厚位,即使是国王、皇帝那样的地位,一年半载之后,不也会被视为平凡乏味之物,不再激起他内心的喜乐,而很可能在他眼里变得毫无价值吗?难道所有身居高位者真的比那些地位卑下者,甚至最底层的人,如农场工人及其仆人更快乐吗?当这些人诸事顺遂,并且满足于自己的命运时,他们会享受更大的快乐,这是可能的。每当不按照心中的骄傲得到尊重,每当事情进展不遂其愿,谁能比爱己者更易内心不安、动辄发脾气、极端愤怒呢?如果尊严不属于某种职位或功用,那么,何谓尊严,不就是一个想法吗?这想法只存于关乎自我与尘世的思维里,并且,尘世是一切,永恒是虚无,这本身就是个想法。

现在说说天命之所以允许内心邪恶之人名利双收的原因。不敬神者或恶人与敬神者或善人一样会发挥作用,事实上,他们热情更大,因为他们在用中关注自己,并视名誉为用。因此,不论我爱强度如何,在它里面总燃烧着为自己的荣耀而发挥作用的强烈欲望。敬神者或善人里面就没有这样的欲火,除非它被某种荣誉感从下面被点燃。因此,主利用名誉来控制那些身居高位的内心邪恶者,并驱使他们为所居的社区或国家、社会或城市,也为他们所交往的民众或邻舍发挥作用。这就是主对这类人的治理,即其天命,因为主的王国是用之国。在几乎没人为了用而致用的地方,祂会将自我崇拜者抬到高位,驱使其中的每个人通过自己的爱行善。

假如世间真的有地狱王国(尽管没有),其中只有我爱盛行,且我爱本身就是魔鬼,那么每个人出于我爱的激情与自己名声的显赫而致用的程度,不是比任何其它王国更甚吗?对所有这类人而言,公众利益挂在嘴上,而自己的利益放在心上。由于个个为了自己晋升皆转向自己的领袖(因为他渴望成为最有权势者),因此,他又怎么会看到神的存在呢?他就象被大火后的浓烟所笼罩,属灵真理的光线无法穿透它。我曾看到那烟笼罩在这类人所居的地狱。打着灯笼找找,看看当今国度有多少渴求尊严者不爱自己与尘世。一千个人里面,你找不出五十个爱神的人,在这些人中只有少数人渴望尊严。既然爱神的人如此之少,爱自己与尘世之人又如此之多,既然爱自己与尘世者出于其热情发挥的作用,超过那些爱神者出于其热情所发挥的作用,那么人怎能因为恶人比善人更显赫富有就执意反对天命呢?通过主的这些话也可证实这一点:

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我又告诉你们,要藉著那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到了钱财无用的时候,他们可以接你们到永存的帐幕里去。(路加福音16:8,9

这些话的属世之义很明确,但在属灵之义上,“不义的钱财”意味着恶人拥有善与真的理性观念,他们只是用来为自己获取名利。而善人或光明之子则用这些知识结交朋友,并且这知识将接受他们进入永恒的居所。爱自己与尘世者甚多,爱神者甚少,对此,主以这些话教导说: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马太福音7:13,14

217节可知,尊严与财富要么是诅咒要么是祝福,以及它们与谁在一起是诅咒,与谁在一起是祝福。

251.③当他反思,战争被允许,其中有那么多人被屠杀,其财富也被掠夺时,崇拜自己与自然者会执意反对天命。战争的发生并非出自天命,因为它们涉及谋杀、掠夺、暴力、残忍及其它恐怖邪恶,这些与基督的仁爱截然相反。然而,它们不得不被允许,因为,由于最早的人类,即亚当及其妻子所指那一代人,如241节所述,人的生命之爱已成为这样,即它意欲主宰他人,最终主宰一切,还想占有世界财富,最终占有一切财富。这两种爱不能受到束缚,因为按照天命,人皆被允许照理智自由行动,对此,可查看前文7199节。没有这许可,人不会被主引离邪恶,因而不会被更新与拯救。因为除非邪恶被允许爆发出来,否则人不会认清并因此承认它们,因而不会被引导抵制它们。故,邪恶不会被天命行动所抑制,因为若真被抑制,它们会继续被封闭在内,就像癌症和坏疽病一样,它们会蔓延并耗尽人内维持生命所必需的一切东西。

因为人生来就象一个小型地狱,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有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除非人看到自己身处地狱,且愿意被引离,否则没人能被主从其地狱里撤回,而若没有这许可,就无法做到这一切,许可的原因就是天命法。这就是为何有大大小小战争的原因,小一点的战争发生在业主与其邻舍之间,大一点的战争则发生在国家统治者与其邻舍之间。大小战争的唯一区别就在于,小战争被国家法控制在一定范围内,而大战争被国际法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并且当大小战争都想要越过自己的法律时,小战争不能越过法律,但大战争却能越过,然而仍在可能的限度内。

为何发生在国王与统治者身上、不可避免地卷入谋杀、掠夺、暴力与残忍的大战争,主不在一开始或战争进行时阻止它,而非要等到最后,一方或另一方力量被耗尽,以至于陷入毁灭的危险,其中有很多其它原由被储存在神性智慧的宝藏里。这些原因有一些已向我揭示,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一切战争,尽管是世俗性质的,但却代表天堂教会的状态,并且全是对应。圣言所描述的一切战争皆如此,当今一切战争也是如此。圣言所描述的战争,就是那些以色列民与各个民族的交战,如与亚摩利人、亚扪人、摩押人、非利士人、亚兰人、埃及人、亚述人以及迦勒底人。此外,当代表教会的以色列民背离其戒律与诫命,堕落到那些民族所象征的邪恶时(因为与以色列民交战的每一民族,皆象征某种特定的邪恶),他们就会被那民族惩罚。例如,当以色列民由于违规崇拜偶像而亵渎教会圣物时,他们就被亚述人和迦勒底人惩罚,因为亚述与迦勒底象征对圣物的亵渎。与非利士人的争战象征何义,可查看《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信篇》(n.50-54)

当今战争,不管它们在何处发生,皆代表同样的事。因为发生在尘世的一切,皆与灵界的属灵事物相对应,而所有属灵事物皆关系到教会。世人不知道在基督教里,什么样的国家等同于摩押人、亚扪人,亚兰人、非利士人、迦勒底人、亚述人以及其它与以色列民交战的民族,然而,的确有代表它们的人民。此外,世上教会的品质、教会陷入何种邪恶,以及它因此恶遭受战争惩罚,这些在尘世根本看不出来。因为在尘世,唯有外在是显明的,而外在并不构成教会。然而,这一切会在灵界被看到,在灵界内在之物会显现,而教会自身就存于这些事物中。在这里,一切都根据它们的不同状态被结合起来。灵界的这些冲突与战争相对应,主按照其天命,根据对应掌控战争双方。

主的天命主宰世间的战争,对此,属灵之人承认,但属世之人不承认,除了由于胜利而指定纪念日时,他会屈膝跪谢神赐予该胜利外,也除了开战前说一些祷告的话外。但当他转回自己时,就将胜利要么归功于将军的谋略,要么归功于战斗过程中未曾预料、但却决定胜利的一些措施或事件。

天命,即所谓的命运,甚至运作于日常琐事的最小细节里,对此,可查看212节,你若承认天命在这些事物中,无疑会承认它也存于战争事务中。此外,人们通常把战争中的成功与偶然事件称为战争的运数,这就是天命,尤其是存于将军策划与设计里的天命,尽管他当时以及之后将它全部归功于自己的智谋。如果他愿意,就能这么做,因为他可以完全自主思考赞成或反对天命,实际上赞成或反对神。但他当知,没有任何策划与设计出于他自己:这一切或从天堂或从地狱流入,出自地狱,是神的允许,出自天堂,则是神的旨意。

252.④当人根据其“胜利在智谋的一方,有时并不在正义方,将军是不是正直的人无关紧要”的觉察反思时,崇拜自己与自然者就会执意反对天命。胜利似乎在智谋的一方,有时并不在正义的一方,是因为人出于表象判断,他偏袒一方胜过另一方,他能通过推理来支持他偏袒的一方。殊不知,正义的原因在天堂是属灵的,而在尘世是属世的,如刚才前文所述,这两个层面借助过去之事与即将到来之事(这事唯独主知道)之间的联系而被连在一起。

将军是不是正直的人无关紧要,因为,如250节所证实的,恶人与善人一样发挥作用,恶人出于自己的热情,甚至比善人更加斗志昂扬。尤其是战争这种事,因为在巧妙策划方面,恶人更狡猾诡诈。出于名誉之爱,比起善人,他更乐于杀戮与掠夺他知道并宣布为其敌人的那些人。善人的智谋与热情仅在于防御,很少在攻击他人方面运用他的智谋与热情。地狱灵与天人的情况也一样,地狱灵攻击,而天人保卫自己。由此得出这一结论,即为了保卫国家与同胞,抗击侵略者,甚至要依靠邪恶的将军,这是允许的,但无故制造敌人是不允许的。当原因只是追求名誉时,它本身就是邪恶的,因为它源自我爱。

253.至此,我已解释了237节列举的例子,纯属世之人凭它们执意反对天命。接下来解释238节列出的观点,它们关系到很多民族的宗教形式,也被纯属世之人拿来用作反对天命的论据。因为他心里说,在天命将来自人类的天堂作为其目的情况下(27-45所述),怎么会存在如此多不和谐的宗教,而不是有一个全球性的真正宗教呢?但请听我说。所有生而为人者,无论有多少,属于何种宗教,只要他承认神,并照十诫生活,即禁止杀人、奸淫、偷盗、作假见证,皆能被拯救,因为做这类事就是违反宗教,因而违反神。在这样的人身上存在着对神的敬畏以及对邻舍的热爱:敬畏神是因为他们认为做这些事就是对抗神;热爱邻舍是因为杀人、奸淫、偷盗、作假见证及觊觎邻舍房屋与妻子,就是对抗邻舍。因为这些人在其生活中转向神,不对邻舍行恶,所以他们被主引领。被如此引领之人也会照其对神与邻舍的信仰被教导,因为如此生活之人喜欢被教导,而以另外方式生活之人则没有这种愿望。由于他们愿意被教导,当死后成为灵时,他们也被天人指导,乐意接受如圣言里的这类真理。关于他们的内容,可查看《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言篇》(n. 91-97 n. 104-113)

254. ⑶由于不同民族信仰的状况而执意反对天命(摘自238节)。①.当人留意不同民族的信仰状况,看到有些人根本不知道神;有些人则敬拜太阳和月亮;还有些人敬拜偶像和雕像时,纯属世之人执意反对天命。凡通过这些状况提取论据以反对天命者,对天堂的内在真理一无所知。这些真理不计其数,但人们几乎不知它们当中的任一个。其中有这样一条真理,即人不是直接而是间接从天堂受教,对此可查看154-174节所述。因为人是间接受教,而依靠传教士,福音书不可能到达全世界的所有人手里,然而,宗教能以各种方式被传送,甚至传到地球边远角落的民族,这一切已通过天命成就。因为人凭自己无法获得宗教知识,而要通过另一人,这人要么从圣言自学宗教知识,要么从其他人那里根据口耳相传学习它,象是存在一位神,存在天堂和地狱,死后还有生命,为了人可以幸福,必须敬拜神。

通过古圣言以及后来的旧约,宗教传遍整个世界,对此可查看《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言篇》(n.101-103)。要不是早就有圣言,没人会知道神、天堂与地狱,以及死后生命,更不用说主(本书n.114-118)。宗教一旦在一个民族被建立起来,主就会按照它自己的宗教诫律与信条来引领该民族。主规定,每一宗教都应有类似十诫的戒律,比如,要敬拜神,不可亵渎神名,守圣日,当孝敬父母,不可杀人、奸淫、偷盗、妄证。视这些戒律为神,并当作宗教照此生活的民族,可被拯救,正如刚才253节所述。此外,远离基督教的绝大多数民族,视这些不但为世俗法,而且为神的法,并持之为圣。人通过依照这些戒律的生活而被拯救,对此,可查看《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十诫篇》全文。

天堂的内在真理中也有这样一条:天堂在主面前如同一个人,其灵魂与生命就是主。该神人存于祂的人形式的每一细节中,不但存于外在的部位与器官里,而且也存于为数更多的内在部位与器官里,还存于皮肤、膜、软骨和骨胳里。但在神人内,所有这些,无论外在还是内在,都不是物质的,而是属灵的。再者,主规定,凡无法得闻福音,仅有一种宗教形式者,在那神人内也当有一席之地,即可在天堂构成所谓皮肤、膜、软骨和骨胳的那些部位,象其他人一样,他们当享受天堂的喜悦。至于他们享受的是最高层天堂天人所体验的快乐还是最低层天堂天人所体验的快乐,则无关紧要,因为每个进入天堂的人都会达到自己内心快乐的最顶点,再大的快乐他无法承受,因为会被它窒息。

以农民与国王的对比为例。当一个农民穿着一件粗布新衣外出,坐在摆放着猪肉、牛肉、奶酪、啤酒和烈酒的桌旁时,他会处于喜悦的最高状态。但若要他像国王一样,穿上镶金绣银的紫色丝袍,为他预备一桌山珍海味、美酒佳肴,他会很心疼。由此清楚看出,最初与最末皆有天堂般的快乐,每一种都在他承受的限度内。因此对那些身在基督教外的人,只要他们避恶如悖逆神的罪(因为它们违反宗教),也会享有天堂般的快乐。

也有少数人对神一无所知。如果这些人过着道德的生活,那么死后会由天人教导,在其道德生活中接受某些属灵之物。关于这一点,可查看《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言篇》(n. 116)。那些崇拜太阳与月亮、相信神就在其中之人也是一样。他们不知道别的,因此不能归罪于他们,因为主说:

你们若瞎了眼(即,如果你不知道),就没有罪了。(约翰福音941)但有很多人,甚至是基督徒,敬拜偶像与雕像。这实际上是偶像崇拜,不过并不完全是,如对有些人来说,雕像是用来激发思想神的工具,因为正是来自天堂的流入使得那些承认神的人渴望见到祂,由于他们不能象内在属灵敬拜者那样,将其心智提升到感官事物之上,因此就借助雕刻的物体或肖像唤起他们对神的思考。如果他们也照着出于宗教信条的十诫戒律生活,那么凡这样做,并且不把肖像本身当作神敬拜之人皆被拯救。

因此,很明显,主愿意拯救所有人,祂还规定,只要生活良善,每个人在天堂都有位置。天堂在主面前如同一个人,因此天堂与人内的一切相对应,无论总体还是细节,包括那些等同于皮肤、膜、软骨和骨胳之人。对此,可查看1758年伦敦出版的《天堂与地狱》 (n.59-102);《属天的奥秘》(n.5552-5569),以及本书(n.201-204)

255.②当看到伊斯兰教被那么多帝国和国家接受时,纯属世之人执意反对天命。对于思考天命,同时认为除非人生来就是基督徒,否则没人得救,因而有圣言的地方,才能知道主之人,“接受该宗教的国家比接受基督教的还要多”的事实也许是个绊脚石。但对于那些认为一切皆出于天命之人,伊斯兰教就不是绊脚石。他们探讨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并从中找到答案,即伊斯兰教承认主是神的儿子,是降世教导人类的最聪慧之人、一个非常伟大的先知,绝大多数伊斯兰教徒认为主比穆罕默德还要伟大。

该宗教被主的天命兴起,是为了摧毁很多民族的偶像崇拜。为充分理解这个问题,我将从对偶像崇拜起源的一些研究开始,按次序阐述它。在穆罕默德宗教之前,偶像崇拜在全世界很普遍。这是因为主降世前的教会全是象征性教会,以色列教会就是这样。该教会的帐幕、亚伦的礼服、祭品、属于耶路撒冷圣殿的一切,以及诫命皆具象征性。而且,古人掌握对应学,对应学也是象征学,是智者的学识。它在埃及发展得特别好,是象形文字的源头。他们通过对应学知晓各种动物的含义,也知晓各种树木、山川河泊、以及日月星辰的含义。由于他们所有的敬拜都是象征性的,纯由对应构成,所以他们既在大山小冈,也在树林花园里进行敬拜。因为同样原因,他们也视泉水为神圣,在敬拜神时,会将脸转向升起的太阳。此外,他们制作了各种马、牛、牛犊、羔羊,以及各种鸟、鱼和蛇的雕像,并根据它们所对应和象征的属灵物,按照一定次序将它们摆放在房内和其它地方。他们也在神殿内摆设类似物品,以便忆起它们所象征的圣物。

随着岁月流逝,当对应学失落后,他们的后代开始崇拜雕刻的偶像自身,以之为圣物本身,却不知道他们的祖先没有在这些东西里看到任何神圣,而只看到它们根据对应代表,因而象征的圣物。偶像崇拜由此产生,并遍布全世界,包括亚洲及其邻近岛屿,以及非洲和欧洲。为了将所有这些偶像崇拜连根拔除,按照主的天命,当兴起一种适合东方人天性的新宗教,该宗教应有出自圣言新旧约的某些内容,并且应当教导主降临世间,祂是一位非常伟大的先知、所有人中最有智慧者,是神的儿子。这一切是通过穆罕默德来成就的,出自他的宗教就是所谓的伊斯兰教。

藉着主的天命,该宗教被兴起,并适应东方人的天性,如刚才所述,是为了摧毁众多民族所奉行的偶像崇拜,在人们进入灵界之前,赋予他们一些关于主的知识。若该宗教不适合、适应东方人的思想观念与生活,它就没有能力根除偶像崇拜,并被如此多的国家接受。该宗教不承认主是创造天地的神,因为东方人承认神是宇宙的创造者,但他们不理解主降世取了人身。实际上,基督徒也不理解这一点,因此在其思想里,他们将主的神性与其人性分离,将神性置于天父旁边,而将其人性就不知置于何处了。

由此可看出,伊斯兰教也是通过主的天命兴起的。该宗教的所有信徒,只要承认主是神的儿子,同时依照他们也拥有的十诫戒律生活,通过避恶如罪,皆会进入被称为伊斯兰教天堂的天堂。该天堂也被分为高、中、低三层。承认主与父为一,因而是祂自己、唯一之主的信徒住在最高层天堂;放弃多个妻子,只与一个妻子生活的信徒住在第二层天堂;正被接纳为新成员的信徒住在最低层天堂。有关该宗教的更多情况,可查看《关于最后的审判与灵界续》(n.68-72),此处介绍了伊斯兰教和穆罕默德。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