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人被允许内在地进入信之真与仁之善,前提是他能一直保持在它们里面,直到生命终结

发表时间:2016/12/15  来源:Divine Providence  作者:瑞登堡  浏览次数:553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12.人被允许内在地进入信之真与仁之善,前提是他能一直保持在它们里面,直到生命终结

221.在基督教,众所周知,主愿意拯救全人类,也知道祂是全能。故,由此得出许多结论:主能拯救每个人,祂会拯救那些祈求祂怜悯之人,特别是那些按标准信仰模式这样做的人,即父神由于儿子的缘故会大发仁慈,尤其同时祷告他们会接受这信。然而,本书最后一章将看到,情况完全不是这样,此章解释了,主不会违反其天命法则,因为违反它们就是违反其神爱与神智,因而违反祂自己。还会看到,如此直接的怜悯是不可能的,因为人的救赎要借助方法才能实现。除了愿意拯救全人类且全能的那位主外,没人能借助这些方法引领人。主引领人所借助的方法就是所谓的一切天命法则。其中一条就是,人被允许内在地进入信之真与仁之善,前提是他能一直保持在它们里面,直到生命终结。然而,为了理性阐明这一点,必须按下列顺序解释:

⑴人会被允许进入属灵之物的智慧,也可进入它们的爱,然而却无法被更新。

⑵若人后来背离它们,并转向对立面,就会亵渎圣物。

⑶亵渎的种类有很多,但这种是最糟糕的。

⑷因此,主允许人内在地进入智之真,同时进入爱之善,前提是他能一直保持在它们里面,直到生命终结。

222. ⑴人会被允许进入属灵之物的智慧,也可进入它们的爱,然而却无法被更新。这是因为人有理性与自主,他凭理性可被提升进入天人般的智慧,凭自主可被提升进入天人般的爱。然而,爱的性质决定了智慧的性质。若爱是属天属灵的,那么智慧也是属天属灵的。但若爱是魔鬼与地狱的,那么智慧也是魔鬼与地狱的,在他人看来,就外在形式而言,它看似属天属灵,但就其内在形式,即实际本质而言,却属魔鬼与地狱,不是因为它在人的外面,而是因为它在人的内里。其如此性质不会显现给人,因为人是属世的,他们在属世层面看与听,而外在形式是属世的。然而,如此性质却能显现给天人,因为天人是属灵的,他们在属灵层面看与听,而内在形式是属灵的。

因此,很明显,人会被允许进入属灵之物的智慧,也可进入它们的爱,然而却无法被更新。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仅被允许进入它们的属世之爱,不会进入其属灵之爱。这是因为人可以将自己引入属世之爱,但唯独主才能将他引入属灵之爱。被引入属灵之爱的人才能被更新,但仅被引入属世之爱的人无法被更新。这种人大多是伪君子,其中很多人属于耶稣会,他们内心根本不信神,但表面上却象魔术师一样玩弄神物。

223.通过灵界的大量经历,我被允许获知,人本身跟天人自己一样,拥有觉知内在智慧真理的能力。因为我曾见过暴躁的魔鬼,当他们聆听内在智慧真理时,不但理解它们,而且还能凭自己的理性谈论之。但是,一旦他们转回自己恶魔般的爱,就不再理解它们,反而说些与之相反的话。这些话是灵性愚蠢的典型例证,却被他们称为智慧。我还被允许听闻,当处于智慧状态时,他们会嘲笑自己的愚蠢,当处于愚蠢状态时,则嘲笑智慧。

在世时即具这种秉性之人,当离世成为灵后,通常会被允许交替进入智慧与愚蠢的状态,以便他能区分二者。但是,虽然这种人通过智慧看出他们是愚蠢的,然而当赋予他们选择权时(每个人都会被赋予选择权),他们就将自己引入愚蠢状态并热爱它,然后,对智慧状态心怀憎恶。这是因为,他们内在已是魔鬼,而其外在却貌似神。这种人指的就是伪装成光明天人的魔鬼,也指那没有穿礼服去参加宴会,并被丢在外面黑暗里的人(马太福音22:11-13)。

224.谁不明白外在通过内在存在,因而从内在得其本质?凭经验人人皆知,外在可能与它从内在所得的本质表现得不一致。因为这种表象在伪善、谄媚者,伪君子身上表现得很明显,人能在外表上伪装不是自己的角色,这可从演员与模仿者身上明显看出来。因为他们知道如何扮演国王、皇帝,甚至是天人,模仿其腔调、言谈、神情与动作,好象他们真的是这样,尽管他们只不过是表演者。此外,我也曾提到这一点,因为人能以类似方式,在社会、道德以及属灵事务上进行伪装,并且众所周知,很多人就是这么做的。

如果内在本质属地狱,而外在形式看似属灵(不过,如前所述,外在通过内在得其本质),那么可能有人会问,该本质隐藏于外在的哪个部分。它没有表现在动作、腔调、言谈或神情里,不过却内在地隐藏于所有这四者当中。在灵界,所隐藏的一切会通过它们非常清楚地显现出来。因为死后人从尘世进入灵界时,会抛弃外在之物与肉体,保留他储存在灵里面的内在之物。这时,若其内在属地狱,就会显现为一个魔鬼,如同他尚在尘世时在其灵里的模样。谁会否认,当人成为灵时,会将外在之物连同肉体一同抛弃,并进入内在之物呢?

对此,我补充一点,灵界存在情感交流,以及由情感产生的思维交流。因此,除了人正在思想的东西外,没人能说出一句话,而且那里人人都会改变面容,变成他自己情感的形象,以便他的个性通过面容表现出来。有时伪善者被允许说与其想法不一致的话,但其声调与内在思维明显不协调,通过这种不一致性,他们被识别出来。因此,很明显,内在隐藏于外在的腔调、言谈、神情与动作里,虽然它能被灵界的天人清楚觉察出来,但世人对此却没有感知。

225.通过这些分析清楚可知,当人尚在尘世时,会被允许进入属灵之物的智慧,也被允许进入它们的爱,这发生且能发生在纯属世之人与属灵之人身上,区别在于,属灵之人会因此被更新,但同样的方式属世之人却无法被更新。甚至表面看来,属世之人好象也热爱智慧,但他们只不过象奸夫喜欢体面的女人那样喜欢智慧,即他的确将她看成妓女,对她说甜言蜜语,送她漂亮衣服,然而私下里却说:“她无非是卑贱的妓女,我要让她相信,我爱她是因为她满足了我的欲望。但若她满足不了,我就会一脚踢开她。”这样一个人的内在人就是这类通奸者,外在人就是这种女人。

226.⑵若人后来背离它们,并转向对立面,就会亵渎圣物。亵渎圣物的种类有很多,我将在下面章节予以阐述,但这一类是其中最糟糕的,因这类亵渎者死后不再是人。诚然,他们活着,但却陷入疯狂的幻觉,好象自己正在高处飞翔。当他们停留在那里时,就以他们视为真实之物的幻觉为乐。由于他们不再是人,故他们不能被称为“他和她”,而只能被称为“它”。事实上,当他们在天堂之光里显为可见时,看上去就像骷髅,有些像涂了骨头颜料的,有些象燃烧的,有些则如同烧焦的。世人不知此类亵渎者死后会变成这个样,不为人知的原因是不知道起因。真正的起因是,当人一开始承认圣物,内心也相信,后来却背离并否认它们时,他就混合了圣物与亵渎之物。当这些东西被混在一起时,若不将它们整个毁坏,就无法使它们分开。为了澄清这些事,我按下列顺序解释它们:

①人出于其意愿所思、所言、所行的一切,无论是善是恶,皆成为他的一部分,并保持如此。

②但主通过其天命不断作出预见与安排:善与恶皆可独自存在,因而可以相互分开。

③如果人起初承认信之真理,并照此生活,而后来却背离并否认它们,就无法做到这一切。

④然后他将善与恶混合到无法被分开的地步。

⑤由于每个人里面的善与恶必须被分开,而它们在这样的人里面无法被分开,因此他真正为人的一切都被毁灭了。

227.这些就是导致如此灭顶之灾的起因,由于对这些起因一无所知,所以它们显得晦涩不明,因此有必要加以解释以便将它们显明给觉知。

①人出于其意愿所思、所言、所行的一切,无论是善是恶,皆成为他的一部分,并保持如此。7881节说明了这一点。因为人有一个外部或属世的记忆,还有一个内部或属灵的记忆。人在尘世出于其意愿所思所言所行的一切,无论总体还是细节,皆被刻在这内部记忆里,并且记录得如此完整具体,以至于一个细节也不会漏掉。这记忆就是人的生命册,它在人死后会被打开,并据此被审判。有关该记忆,《天堂与地狱》(n. 461-465)里有更多来自实际经历的详细记录。

②但主通过其天命不断作出预见与安排:善恶皆可独自存在,因而可以相互分开。人皆既在恶中也在善中,出于自己在恶中,出于主在善中,除非他在这两者中,否则不会存活。因为如果他真的只在自己里面,因而只在恶中,那么他不会有生命。如果他真的只在主里面,因而只在善中,那么他也不会有生命。因为处于后一种生命状态之人,就好象被窒息了一样,不停地大口喘气,或象垂死挣扎之人。而处于前一种生命状态之人,则变得毫无生命,因为没有一丝善的恶本身是死的。因此人皆在二者内,区别在于,一种情况下,人内在处于主,而外在貌似在自己里面;另一种情况下,人内在在自己里面,而外在貌似处于主。后一种情况下,人处在恶中,前一种情况下,人处在善中。然而,无论哪种情况,人皆既处于善也处于恶。恶人也在这二者内,因为他处于文明道德生活的良善,而且表面上也处于属灵生活的一些良善,除此之外,他还被主保持在理性与自主里,以便他能处在善里。这就是主引领每个人,甚至是恶人时所借助的善。从这些分析可以看出,主分开恶与善,以便一个能成为内在,另一个能成为外在,因而规定它们不能被混在一起。

③如果人起初承认信之真理,并照此生活,而后来却背离并否认它们,就无法做到这一切。对此,通过刚才的陈述已很清楚了,即第一,人出于其意愿所思、所言、所行的一切会成为他的一部分,并保持如此;第二,主通过其天命不断作出预见与安排:善恶皆可独自存在,因而可以相互分开。此外,它们在人死后被主分开。对于那些内恶外善之人,善会被取走,因而他们只剩下自己的恶。对于那些内里良善,外表象其他人一样获取财富、寻求职位尊严、并以各种世俗活动为乐,也倾向某种欲望之人,情况恰好相反。对这些人来说,善与恶还未被混和,而一直保持分离,就象内在与外在一样。因此,就外在形式而言,他们很多方面类似恶人,但就其内在形式而言,却不是这样。另一方面,有些恶人,在虔诚、敬拜、言谈与行为的外在形式方面表现得象个善人,然而,内里却是恶人。对于这些人,恶也从善里被分离。但是,对于那些起初承认信之真理并照此生活,后来却背道而行并排斥它们之人,尤其是如果他们否认它们,那么善与恶就不再被分开,而是被混在一起。因为这样一个人,既将善归给自己,也将恶归给自己,从而将它们结合起来,并混在一起。

④然后他将善与恶混合到无法被分开的地步。这可从刚才所述推知,如果恶无法从善里被分离,善也无法从恶里被分离,那么人既不能在天堂,也不能在地狱。而每个人必须要么在此处,要么在彼处,他不可能在二者中,因为这种情况下,人一会儿在天堂,一会儿在地狱,当在天堂时,他举止倾向地狱,当在地狱时,其举止又倾向天堂。因此他将毁灭围绕他的一切生命,与天人一起的天堂生命和与魔鬼一起的地狱生命,结果人的生命会灭亡。因为每个人的生命必是他自己的,没有人会过与自己无关的生活,更何况还排斥它。因此,每个人死后成为灵或灵人时,主就将善人从恶人中分离,将恶人从善人中分离,善人从那些内在邪恶的恶人里分离,恶人从那些内在良善的善人里分离。这与主自己说的一致:

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马太福音13122529;马可福音425;路加福音1181926

⑤由于每个人里面的善与恶必须被分开,而它们在这样的人里面无法被分开,因此他真正为人的一切都被毁灭了。每个人都凭理性获得真正为人的一切,若他愿意,就能凭理性明白和认识何为真,何为善,也能自主意愿、思考、谈论与践行它,如前所述。然而,这自主与其理性,已在那些将善恶混合在自己里面的人身上被毁掉了。由于善恶已成为一体,所以他们既不能从善中辨别出恶,也不能从恶中辨别出善。结果,他们不再拥有实际或潜在的理性官能,因而也不再拥有任何自主。由于这个原因,如前所述,他们就象纯粹的荒诞幻觉,看上去不再象人,而象皮肤包裹的骨头。因此,当提及他们时,不再称为“他”或“她”,而是“它”。以这种方式将圣物与亵渎之物混在一起的人,其命运就是这样。然而,有几种亵渎不至于如此糟糕,这些将在下文予以阐述。

228.不识圣物之人不会这样亵渎它们,因为不识圣物者不会承认、继而否认它们。故,非基督徒以及对主和主的赎回与拯救一无所知者,当他们没有接受甚或还出言反对它时,就不是亵渎圣物。犹太教徒本身也不亵渎它,因为他们从小就不愿接受和承认它。若他们接受并承认它,后来却又否认,情况就不同了。但这种情况极少发生,因为他们中很多人表面上承认它,内心却否认它,就象那些伪君子一样。然而,通过将圣物与亵渎之物混在一起从而亵渎圣物者,就是那些起初接受并承认它们,而后来却又背离并否认它们之人。

这些事物若在婴幼儿时期被接受与承认(每个基督徒都是这么做的)也没有关系,因为那时属信与仁的事物没有通过理性与自主被接受和承认,即在觉知里面不是出于意愿,而是出于记忆以及对老师的信赖。若生命与这些东西一致,就是出于盲目的顺从。然而,一旦人开始运用其理性与自主(随着他成长为青壮年,就会逐渐这样做),那么,若他承认真理,并照此生活,后来却又否认它们,就会把圣物与亵渎之物混在一起,他便从人变成了畸形的怪物,如前所述。但若人从拥有理性与自主的那一刻起(即他变得自主之际),甚至在成年早期时就处在恶中,后来承认信之真理,并照之生活,那么只要他保持在它们里面直到生命终结,就不会将二者混合。因为那时主会将他以前生活的邪恶从以后生活的良善中分离出去。这一切会在所有悔改者身上实现。有关这一主题,下文还要更详细地叙述。

229. ⑶亵渎圣物的种类有很多,但这种是最糟糕的。广义来说,亵渎意味着一切不敬行为,故,亵渎者是指所有内心否认神、圣言神圣性,因而否认本质为圣物的教会属灵事物的不敬神之人,也指对这些事物出言不逊者。这里所要论述的不是这类亵渎者,而是那些拥有对神的信仰,维护圣言神圣性以及承认教会属灵事物之人,然而,他们大多只是口头上的。就是这些人犯下亵渎,因为来自圣言的圣物在他们里面,就在他们中间,他们亵渎的,就是在他们里面,构成其觉知与意愿部分的圣物。但在否认神与圣物的不敬神之人里面,没有任何圣物可以让他们亵渎。当然,这些人也是亵渎者,不过,他们不是发自内心亵渎。

230.对圣物的亵渎是指十诫中第二诫,“你不要亵渎你神的名字”。不应被亵渎是指主祷文中的这些话,即“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在基督教,几乎没人知道何谓神的名。不知道的原因在于,在灵界,名字与尘世的不同,但每个人根据其爱与智慧的品质都有一个名字。因为一旦人进入一个社群或与他人交往,就会在那里根据其个性取名。这种取名是以属灵语言完成的,属灵语言的特征是,能命名一切事物,因为那里每一个字母都象征一个事物,许多字母组合成一个字,形成一个人的名字,它包含了被命名对象的整个状态。这是灵界奇妙事件之一。

因此,很明显,圣言中神的名意味着神以及在祂里面和从祂发出的一切神性,这就是神的名。因为所有被称为教会属灵事物的圣物皆来自圣言,所以它们也是神的名。从这些分析可以看出十诫中第二诫的含义,即“你不要亵渎,”(出埃及记 207),神的名字(A.V. 耶和华你神的名),以及在主祷文“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马太福音6:9)。神的名和主的名在新旧约许多地方也是类似象征,如:马太福音 7:22; 10:2218:5; 19:29; 21:9; 24:9,10; 约翰福音1:12 2:23; 3:17,1812:13,28; 14:14-16; 16:23,24,26,27; 17:6; 20:31;除此之外在其它地方以及旧约的很多篇章里也有。

凡知晓名字的这种象征之人,皆理解主说这些话的象征之义:

人因为先知的名接待先知,必得先知所得的赏赐;人因为义人的名接待义人,必得义人所得的赏赐。无论何人,因为门徒的名,只把一杯凉水给这小子里的一个喝,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人不能不得赏赐。(马太福音 10:41,42

在这里,凡将先知、义人及门徒之名仅理解为一个先知、一个义人和一个门徒之人,除了该段经文的字义外,不知道别的意义。他不知道先知、或义人,或给门徒凉水的赏赐分别象征什么。然而,此处先知的名与赏赐意味着那些处于神性真理之人的状态与幸福;义人的名与赏赐意味着那些处于神性良善之人的状态与幸福;门徒意味着那些处于些许教会属灵事物之人的状态;一杯凉水意味着些许真理。

名字则象征了爱与智或善与真的状态之性质,也可从主的这些话明显看出:

从门进去的,才是羊的牧人。看门的就给他开门;羊也听他的。

按名叫自己的羊,就是教导和引领凡照其爱与智的状态处于仁之良善的每个人。门是指主,这一点从第9节也明显看出:

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约翰福音 10:9

由此清楚可知,为了人能被拯救,必须靠近主自己,凡靠近祂的,就是牧羊人,而凡不靠近的,就是窃贼和强盗,就象约翰福音10:1说的那样。

231.由于对圣物的亵渎指的是那些从圣言掌握信之真理与仁之良善,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承认它们之人的亵渎,而非那些对此一无所知之人的亵渎,也不是指那些无信地、完全拒绝之人的亵渎,故,下列所述说得不是后类,而是前类。前类亵渎者的亵渎种类有很多,有些较轻,有些较严重,但它们指的是以下七种。

第一种,犯此类亵渎者,是那些从圣言制造笑料,以及取笑圣言之人,或从教会圣物制造笑料,以及取笑它们之人。有些人这样做是出于一种坏习惯,他们从圣言当中取出一些词与说法,把它们与那些不得体的、甚至有时肮脏的话混杂起来。这就不可避免的伴随着对圣言的某种藐视。因为存于一切事物中的圣言,无论总体还是细节,处处都是神性与神圣,每种说法都有某种神性之物存于其中,通过它与天堂沟通。然而这类亵渎更轻还是更严重,取决于对圣言神圣性的承认,以及被取笑者引入话题的不得体角色。

第二种,犯此类亵渎者,是那些理解并承认神性真理,然而却背道而行之人。仅是理解者亵渎相对轻一些,而那些也承认者亵渎较严重。因为觉知仅行教导(如同牧师布道),没有通过自身将自己与意愿结合。但承认的确会产生结合,因为没有意愿的同意,不会有承认。但这种结合略有不同,亵渎的严重性取决于当生活与所承认的真理背道而行时该结合的紧密程度。因此,若人承认报复与仇恨,通奸与淫乱,欺诈与行骗,亵渎与谎言是悖逆神的罪恶,却仍去犯罪,那么,他就在此类亵渎的较严重类型里。因为主说:

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却不预备,又不顺他的意思行,那仆人必多受责打。(路加福音12:47

你们若瞎了眼,就没有罪了;但如今你们说『我们能看见』,所以你们的罪还在。(约翰福音9:41

但承认真理的表象是一回事,承认真正的真理又是另一回事。那些承认真正的真理却不照此生活之人,显现在灵界,其腔调与言辞里缺乏生命力的光与热,好象他们仅仅是无生气的存在物。

第三种,犯此类亵渎者,是那些用圣言字义来确认恶爱与虚假教义之人。这是因为确认虚假就是否认真理,确认邪恶就是拒绝良善。圣言就其至内在而言,无非是神性真理与神性良善。除了对主与救赎的基本途径的教导之外,这在末端之义,即字义里没有被表达在真正的真理里面,而是被表达在了真理的面纱,即所谓的真理表象里面。因此,这层意义可能会被强行拿来证实各类异端邪说。凡认同恶爱者皆扼杀了神性良善,而凡认同虚假教义者皆歪曲了神性真理。后者的暴行被称为真理的歪曲,前者的被称为良善的玷污。二者在圣言中都以“血”来表示。因为属灵的圣洁,即从主发出的真理之灵,内在地存于字义的每一细节里。当圣言被歪曲与玷污时,这圣洁就被污秽了,显然,这就是亵渎。

第四种,犯此类亵渎者,是那些口头谈论虔诚与圣洁之物,其腔调、举止似乎也在表达对这类事物的热爱,然而,其内心并不相信和喜欢它们。这些人大多是伪君子和法利赛人,死后他们身上的一切真与善都会被取走,然后被投入外面的黑暗中。由于此类亵渎,这些人坚定反对神与圣言,因而反对圣言的属灵物,他们无声地坐在黑暗里,无法说话,他们渴望象在世时那样,喋喋不休地述说虔诚与圣洁之物,但却做不到。因为在灵界,人人都被强制言其所思,伪君子想要言非所思,结果由于嘴里发不出反对声,所以只能喃喃自语。然而,伪善更轻还是更严重,取决于反对神的坚定程度与对外推理赞成神的程度。

第五种,犯此类亵渎者,是那些将神的一切归于自己之人。这样的人就是以赛亚书14章所指的路西弗。此处的路西弗意味着巴比伦,可从该章第424节明显看出,这几节描述了这类人的命运。启示录17章所描述的骑在朱红色兽上的淫妇同样是指这些人。圣言多处提及巴比伦和迦勒底,巴比伦意味着亵渎良善,迦勒底意味着亵渎真理。在两种情况下,犯此类亵渎者都是那些将神的一切归于他们自己之人。

第六种,犯此类亵渎者,是那些承认主,却否认主的神性之人。这些人在世时被称为苏西尼派与阿里乌斯派。这两派人的情况是,都寻求父,而不寻求主,并不停地向父祷告(一些人也为了圣子的缘故祷告),以允许他们进入天堂,但都徒劳无功,最终,他们丧失了所有救赎的希望。然后,他们被投入地狱,与那些否认神的人为伍。这类人指的是那些亵渎圣灵者,他们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马太福音12:32)。这是因为神就位格与本质而言,是一,三位一体在祂里面,这神就是主。由于主是天堂,因而凡在天堂者皆在主内,故,凡否认主之神性者,皆不允许进入天堂,居于主内。如上所述,主就是天堂,因而凡在天堂者皆在主内。

第七种,犯此类亵渎者,是那些起初承认神性真理,并照此生活,但后来却背离并否认它们之人。这是最糟糕的一类亵渎,因为这种人把圣物与亵渎之物混合到无法被分开的地步。为了人要么在天堂要么在地狱找到自己的位置,这些事物必须被分开。然而,由于在这类人身上没法做到这一点,所以为人的一切,即意愿与觉知,都被根除,如前所述,他们不再为人。几乎同样的情形还发生在这类人身上:他们内心承认圣言及教会圣物,但却完全沉浸于其自我,这自我就是对控制一切的热爱,对此已说得够多了。因为,当他们死后成为灵时,根本不愿被主引领,而愿意被自己引领。若放任其爱,他们不但想控制天堂,而且还想控制主。因为他们无法这样做,所以就拒绝承认主,成为魔鬼。当理解,生命之爱,亦即主导爱,在人死后仍归于人,不会被取走。

这类亵渎指的是不冷不热,对这种人,启示录中这样写到:

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启示录3:15,16

在马太福音中,主这样描述此类亵渎:

污鬼离了人身,就在无水之地过来过去,寻求安歇之处,却寻不著。于是说“我要回到我所出来的屋里去。”到了,就看见里面空闲,打扫干净,修饰好了,便去另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来,都进去住在那里。那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不好了。这邪恶的世代也要如此。(马太福音12:43-45

这里,以“污鬼离了人身”来描述人的转变;以“污鬼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回到为他修饰好的屋子里”,来描述善与真之物被抛弃后,他转回到以前的邪恶;以“那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不好了”,来描述亵渎之物对圣物的亵渎。在约翰福音中,这段经文也是同样的意思:

耶稣对在水池旁已被治好的人说:“你已经痊愈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约翰福音5:14  

主规定人不应内心承认真理,后来却背离它们,变成亵渎。就是这些话的意思:

主叫他们瞎了眼,硬了心,免得他们眼睛看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约翰福音12:40

“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象征免得他们起初承认真理,然后又背离它们,因而变成亵渎。因为同样的原因,主以寓言来说明,如祂自己在马太福音13:13里所说。在利未记3:17,7:13,25里,犹太教徒被禁止吃脂油和血,象征他们不应亵渎圣物,因为“脂油”象征神性良善,“血”象征神性真理。人一旦回转过来,就应一直保持在善与真中,直到生命终结,主在马太福音里教导:

耶稣说,“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马太福音10:22, 马可福音13:13

232.⑷因此,主允许人内在地进入智之真,同时进入爱之善,前提是他能一直保持在它们里面,直到生命终结。为证明这一点,由于两个原因,有必要通过清晰的步骤进行。一个原因是,它对于人类救赎极其重要;另一个原因是,对这条法则的认识是了解许可法则的关键,对此将在下一章予以阐述。它对于人类救赎极其重要,因为如刚才所述,凡起初承认圣言与教会圣物,后来却又背离它们之人,就是对圣物最严重的亵渎。故,为了天命的这一内在真理能被揭示出来,以便理性者能在自己的光中看到它,我将按下列顺序展开它:

①恶与善不会共存于人的内在,因而恶之假与善之真也不会共存。

②只有恶与恶之假被移走,善与善之真才能被主引入人的内在。

③如果善及其真在恶及其假被移走之前被引入,或它们被引入的程度超过恶及其假被移走的程度,那么人就会背离良善,转回其恶。

④当人尚在恶中时,很多真理可能被引入其觉知,这些真理会被储存在他的记忆里,不过不会被亵渎。

⑤然而,主通过其天命最关心的是,意愿从觉知中接受这些真理,不能早于或程度大过人貌似自主移走外在人的邪恶。

⑥如果意愿过早或在更大程度上接受它们,那么通过将它们和恶与假混合,意愿会玷污良善,觉知会歪曲真理。

⑦因此,主允许人内在地进入智之真与爱之善,前提是他能一直保持在它们里面,直到生命终结。

233.因此,为了天命的这一内在真理能被揭示出来,以便理性者能在自己的光中看到它,应逐一解释刚才提出的观点。

①恶与善不会共存于人的内在,因而恶之假与善之真也不会共存。人的内在指的是思维的内在,但在人死后进入灵界及其光之前,他对此一无所知。在尘世,当人内在反省自己时,只能通过外在思维的爱之乐与邪恶自身知道这一点。因为如上所述,人思维的内在与外在结合得如此紧密,以至于它们无法分开,对此,前文有更多介绍。采用善与善之真,以及恶与恶之假这样的术语,是因为善离了其真无法存在,恶离了其假也无法存在,它们就象盟友或配偶,因为善之生命出自其真,真之生命出自其善。恶及其假同样如此。

无需解释,理性者就会明白,恶及其假与善及其真不可能同时存于人的内在。因为恶是善的对立面,善是恶的对立面,两个对立面无法共存。此外,一切恶里皆存在对善的天生憎恶,一切善里皆存在对保卫自身,反对邪恶,以及从自身移走恶的天生热爱。故可推知,一个不可能与另一个在一起。若它们真在一起,首先会产生冲突与斗争,然后导致毁灭,就象主在这些话里所教导的:

凡一国自相纷争,就成为荒场;一城一家自相纷争,必站立不住…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马太福音12:25,30),在另一处:

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 (马太福音6:24)

两个对立面不能共存于一个实体或形式里,否则会四分五裂,并毁灭。若一个向前推进,接近另一个,它们肯定会象敌对双方那样各自为营,其中一个会退守在营地或堡垒里,另一个则留在外面。这会发生在伪君子的恶与善上。他二者兼有,只不过恶在内而善在外,因而二者分离,没有混合。由此清楚可知,恶及其假与善及其真不能共存。

②只有恶与恶之假被移走,善与善之真才能被主引入人的内在。从前文所述来看,这是一个必然结果,因为恶与善不能共存,所以在恶被移走之前,善不会被引入。“人的内在”意指思维的内在,它们是目前正在论述的对象,此处是要么主在,要么魔鬼在的地方。人在更新之后,主在那里,但在此之前,魔鬼在那里。因此,只要人能忍受被更新的痛苦,魔鬼就会被逐出。但若他不经受更新,魔鬼仍会留在那里。人皆明白,只要魔鬼在那里,主就不会进来。只要人紧闭与主共同行动的门,魔鬼就会在那里。主在启示录中教导,一旦人自己打开这扇门,祂就会进来:

 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启示录3:20

人通过移走邪恶打开这扇门,而移走它是通过避开与远离如地狱与恶魔般的邪恶。邪恶与魔鬼意思一样,另一方面,善与主意思也一样,因为主在一切善中,魔鬼在一切恶中。通过这些分析,事实真相显而易见。

③如果善及其真在恶及其假被移走之前被引入,或它们被引入的程度超过恶及其假被移走的程度,那么人就会背离良善,转回其恶。这是因为邪恶会是更强大的,凡更强大者会得胜,即便当时不得胜,以后也会得胜。只要邪恶继续占上风,良善就不会被引入心智的内室,而只能被引到外院,因为如前所述,恶与善无法共存。仅在外院之物会被其内室的敌人除掉。结果会出现对善的背离与向恶的转回,这是最坏的亵渎。

此外,爱己爱尘世高于一切正是人生命的快乐。这快乐不会立刻被移走,而只能逐步被移走,并且只要还保留一丝这样的快乐,邪恶仍会在人里面占上风。只有我爱变成对用之爱,或主导爱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用,这恶才能被移走。这样,用就构成头,我爱或主导爱先是构成头下面的身体,后来构成行走的双脚。人皆明白,善必须构成头,一旦构成头,主就会在那里,因为善和用是一。谁不明白如果邪恶构成头,魔鬼就会在那里?由于外在形式的文明道德之善,以及属灵之善也必须被接受,所以谁看不出这些善会构成双脚与人踩在其上的脚底?

人生命的状态必须被反转过来,以使在顶部的被置于底部。这反转不会瞬间实现,因为生命中最快乐的一切,是由我爱与由此而来的控制欲产生的,它们只能被逐步削弱,并被转化为对用之爱。故,善不能在恶被移走之前被引入,或被引入的程度不能超过恶被移走的程度,否则,人会背离良善,转回其恶。

④当人尚在恶中时,很多真理可能被引入其觉知,这些真理会被储存在他的记忆里,不过不会被亵渎。这是因为觉知不会流入意愿,但意愿会流入觉知。由于觉知不流入意愿,所以很多真理可被觉知接受,并储存在记忆里,不过不会与意之恶混合。这样,圣物就不会被亵渎。此外,通过圣言或布道学习真理,将它们存放在记忆里,并深入思考之,这是每个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通过存于记忆并从记忆进入思维的真理,觉知定会教导意愿,即,必教导人该做什么。因此,这是人更新的主要方式。只要真理仅存于觉知,并通过觉知存于记忆,它们就不是在人之内,而在人之外。

人的记忆可比作某些动物反刍的胃,它们在这胃里存放食物。只要食物还在那里,它就不在体内,而在体外。但当它们把食物从这胃里提取出来,消化吸收时,它就变成其生命的一部分,肉体就得到了滋养。存于人记忆里的食物不是物质的,而是属灵的,即是真理,真理本身是知识。人通过思考从记忆中提取这些东西到一定程度(类似于反刍的过程),其属灵心智就被滋养。意之爱对真理有种渴望,可以说是种嗜好,它将真理提取出来,用来滋养自己。如果这爱是邪恶的,那么它会渴望或嗜好不洁之物。但若这爱是良善的,它就会渴望或嗜好洁净之物,它会分离、移走、弃掉不合之物,并采取种种方式做到这一切。

⑤然而,主通过其天命最关心的是,意愿从觉知中接受这些真理,不能早于或程度大过人貌似自主移走外在人的邪恶。因为凡被意愿接受的一切都会进入人内,被他占为己有,成为其生命的一部分。在人从意愿所得的生命本身里面,恶与善无法共存,否则人会灭亡。然而,这二者可同在觉知中,所谓恶之假与善之真同在那里,不过它们不会被混合,否则人就无法从善中识别出恶,从恶中辨别出善。但它们在那里会被区分与分离,就象房子的内室与外院一样。当恶人考虑并述说善事时,他的思考与言谈就是外在的,但当他考虑并述说恶事时,却是内在的。因此,当他说善事时,其言论好象是从墙上脱落下来的。它好比外面好看,而内里却是虫蛀腐烂的水果,或好比仅有外壳的龙蛋。

⑥如果意愿过早或在更大程度上接受它们,那么通过将它们和恶与假混合,意愿会玷污良善,觉知会歪曲真理。当意愿处于邪恶时,就会玷污觉知里的善。觉知里被玷污的善就是意愿里的恶,因为它证明了恶即善,善即恶。对于一切善,恶都会这样做。恶也会歪曲真理,因为善之真与恶之假是对立的,这一切是在觉知中通过意愿而非来自意愿的觉知完成的。在圣言中,以通奸来描述良善的玷污,以淫行来描述真理的歪曲。这些玷污与歪曲是通过处于邪恶的属世之人的推理,也通过对出于圣言字义表象的确认而完成的。

我爱是众恶之首,就其玷污良善、歪曲真理的能力而言,超过其它爱。它通过滥用理性做到这一点,而这理性,是每个人,无论善人还是恶人,从主而得的。它的确能通过确认使得邪恶看起来完全象是良善,虚假完全象是真理。当它能用上千个论据来证明,自然界首先创造了它自身,然后创造了人类以及各种动植物,之后自然从自身内部注入某种东西,以使人活着、理性思考、智慧觉知时,就没有什么事是它不能做的了。就其能力而言,我爱擅长证明凡它想要的一切,因为它赋予其外表一种明亮、五彩的光芒。这光芒就是喜欢陶醉于我爱的智慧,因此陶醉于地位与权力。

然而,一旦我爱证实这类事,就会变得如此盲目,以致只看到:人就是一种动物,人与动物以类似方式思考,并且事实上,要是动物也会说话,那它将是另一种形式的人。如果这爱通过某种说服被引导相信,人的某些方面死后还活着,那么它就会盲目地以为动物也是这样,并且认为死后还存活的这种东西,无非就是某种脆弱的生命气息,象雾气那样,最终会回到尸体。要么就象没有视觉、听觉或声音,因而既盲、又聋且哑的某种活物,只会四处徘徊与思考。除此之外,对于本质上系死物的自然界,我爱还抱有许多其它疯狂的想法,激起它的幻觉。我爱的效果就是这样,就其本身而言,它就是自我之爱。人的自我就其情感来说,全是属世的,与动物的生命一样。而就其觉知来说,因为它们由情感产生,故与夜鸟一样。因此,凡一直沉浸于自我思维里的人,皆不能从属世被提升进入属灵之光,也看不到神、天堂以及永生的一丝痕迹。既然这爱的性质就是如此,即在证实凡它所愿的能力方面是非凡的,那么它同样有玷污圣言良善与歪曲圣言真理的能力,即便它被某种承认它们的必要性所限制。

⑦因此,主允许人内在地进入智之真与爱之善,前提是他能一直保持在它们里面,直到生命终结。主这样做是为了防止人陷入最悲惨的亵渎种类里,即对圣物的亵渎,本章已讨论了此类亵渎。由于这种危险性,主还容忍种种生活邪恶与众多宗教异端。有关对这些事的许可,可查看以下章节的相关内容。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