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这是一条天命法则,即人不应觉察与感受天命运作之事,但他仍应知道并承认它

发表时间:2016/12/13  来源:Divine Providence  作者:瑞登堡  浏览次数:563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175. 不信天命的世人心里会想,“当坏人比好人更名利双收时,当不信天命的坏人比信天命的好人更事事如意时,何为天命?不仅如此,无信与不敬之人还会对有信与敬虔之人施加伤害、损失、不幸,有时甚至是谋杀,并且这一切凭借的是奸诈与恶毒的手段。”所以他认为,“通过实际经验,难道我不能如同在大白天一样清楚地看到,只要人技艺精湛,就能使阴谋诡计显得守信、公正,并击败忠诚与正义吗?那么,除了在其中看不到天命任何痕迹的必需品,结果与偶然外,还剩下什么呢?必需品难道不是物质世界的特征吗?结果难道不是从自然或社会次序流出的因果链吗?偶然难道不是源于未知因素,或根本就是源于未知吗?”凡将一切丝毫不归于神而归于尘世的属世之人,其思维就是这样。凡将一切丝毫不归于神的人,也丝毫不会归于天命,因为神与天命为一。

另一方面,属灵之人心里的说法与想法则迥然不同。尽管对于天命的运作,他的思维觉察不出,视觉感受不到,但他仍知道并承认它。既然上面提到的表象以及由此产生的谬误蒙蔽了觉知,并且除非造成无知的谬误与造成黑暗的虚假被驱散,否则这觉知一无所见,既然除了通过具有驱散虚假的内在力量的真理外,无法做到这一切,那么这些真理应被揭示出来。为清楚起见,按以下列顺序展开:

⑴如果人觉察并感受到天命的运作,就不会照理智自由行动,凡事在他看来似乎皆非自主而为,若他预知未来,情形也是一样。

⑵如果人清楚地看到天命,就会干预它行进的次序与进程,滥用并毁掉那次序。

⑶如果人清楚地看到天命,就要么否认神,要么把自己当成神。

⑷人被允许在后面看到天命,而非前面,并且是在属灵状态,而非属世状态。

176. ⑴如果人觉察并感受到天命的运作,就不会照理智自由行动,凡事在他看来似乎皆非自主而为,若他预知未来,情形也是一样。前文清楚阐明,人应照理智自由行动是天命法则,还说明,人所愿所思所言所行的一切,应貌似自主而为。若没有这表象,人无法拥有自己的任何东西,包括他自己。故人不会有自我意识,因此没有什么事可归咎于他。若没有这表象,那么是作恶还是行善,是信神还是信地狱都无所谓。总之,他不会是一个人。

现说明,若人觉察并感受到天命的运作,就不会拥有照理智行动的自主,凡事在他看来似乎皆非自主而为。因为,若人觉察并感受到它,就会被它引领。如前所述,主通过其天命引领所有人,人引领自己只是表象。因此,若人对“被引领”有生动的觉察与感受,就无法意识到鲜活的生命:然后他会形同雕像,只能被驱动发声与行动。即便仍能意识到生命,在被引领时也象是戴上手铐脚镣,或象驾车的牲畜。谁看不出此时人丧失了自由?若无自由,就不会有理智,因为人皆通过自由并在自由中思考,凡不通过自由并在自由中思考的一切,皆看似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别人的。甚至若你对此再深入思考一下,就会发现他也没有思维,更别说理智了,因而他不会是一个人。

177. 主天命的持续运作就是将人引离邪恶。如果人真的觉察和感受到这持续的运作,却又不象囚犯一样被引领,那么,他会不会不断与它作对,因而要么与神争执,要么将自我混在天命里呢?若其做法是后者,他就会把自己当成神,若是前者,则会挣脱束缚,并否认神。显而易见,此时会有两支力量不断彼此对抗,一支来自人的邪恶力量,一支来自主的良善力量。当对立双方彼此对抗时,要么一方得胜,要么二者皆亡。即便一方得胜,这二者也会灭亡,因为属于人的邪恶不会瞬间接受来自主的良善,来自主的良善也不会瞬间将邪恶从人那里逐出,若二者任一瞬间做到的话,人就会丧命。如果人真的能明显觉察或感受到天命的运作,那么这些及其它诸多恶果就会接踵而来。我将在下文举例清楚论证这一点。

178.不允许人知道未来,也是为了人能照理智自由行动。因为众所周知,人皆渴望心想事成,他以理智引领自己达到该目的。还知道,人以其理智深思的一切皆出自将这一切通过其思维带入效果的热爱。故,若人通过神的预言知道效果或结果,其理智就会停止,其爱也会随之停止,因为爱与理智终止于效果,并从该点重新开始。通过思维看到出自爱的效果正是理智特有的快乐,但这效果不是获得后的,而是获得前的,即不是当下的,而是将来的。因此人就拥有了所谓的希望,这希望随着他对事件的翘望或期待而在理智中起落。这快乐完全存于这事件中,但此后有关该事件的快乐与思维就一起消退了。对于预知事件,情形也是如此。

人的心智一直居于这三要素里,即所谓目的,原因和结果,若任缺一个,人类心智就不在其生命里。意之情是最初目的,知之思是运作的原因,身体行动,如口的言语或外在感觉,是目的通过思维产生的结果。人皆清楚,若人类心智仅在于意之情,同样若仅在于结果,那么它就不会在其生命里。因此,心智不能从任一分离的三要素得其生命,而只能从三者的结合中得之。若事件被预言,心智的这种活动就会减少并消失。

179. 由于预知未来会毁掉基本的人性,即照理智自由行动的官能,故不允许任何人知道未来,但允许人凭理智得出有关未来的结论,因此理智与其所属的一切进入人的生命。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人才不知其死后的命运,或任何他卷入之前的事件。因为若他知道,就不再通过其内在自我思考当做什么或当如何生活才能达到某个特定目的,而只会通过其外在自我认为,这一切正在到来。这种状态会关闭其内在心智,其基本的两种官能,即自主与理性就居于内在心智。知道未来的渴望是绝大多数人的天性,但这渴望源自恶爱。因此主将它从那些相信天命之人身上取走,并赋予他们一种信任,即主会照顾他们的命运。因此,他们不渴望预知结果,唯恐自己以某种方式干扰天命。主在路加福音1214-48以大量篇幅教导了这一点。

这是一条天命法则,可通过灵界的很多事被证实。死后进入灵界,绝大多数人渴望知道自己的命运。他们被告知,若在世生活良善,其命运就在天堂,若生活邪恶,就沦落地狱。但由于所有人,甚至恶人,皆惧怕地狱,故他们询问该做什么,相信什么才能进天堂。他们被告知,可以随心所欲,但当知,在地狱不行善,也不信真理,只有在天堂才行善言真。对每个人的答复都是:“尽你所能去寻求何为善,何为真,然后思真行善。”所以在灵界就象在人世一样,会让所有人照理智自由行动。但他们在世时如何行事,在灵界照样如何行事。等待每个人,因而等待其命运的,是他自己的生活,因为命运属于生活。

180. ⑵如果人清楚地看到天命,就会干预它行进的次序与进程,滥用并毁掉那次序。为了使理性者,也为了使属世之人可以清楚地理解这一点,现按下列顺序举例说明:

①外在与内在成分之间联结得如此紧密,以致它们在一切运作中皆一体行动。

②人仅于某些外在与主联在一起,若他同时真得知道内在的运行,就会滥用并毁掉天命行进的整个次序与进程。

但就象刚才说的,这需举例说明。

①外在与内在成分之间联结得如此紧密,以致它们在一切运作中皆一体行动。在此,我以人体几个组成部位为例说明这一点。在整个人体及每一部位内皆有表层与内层,其表层就是所谓的皮肤、膜与覆盖物,而内层是由各种神经纤维与血管交织构成的形式。周围的覆盖物通过其分支进入所有内层,甚至到达至内在部位。因而表层,即覆盖物将自己与所有内层联结起来,这内层就是由纤维和血管组成的器官形式。由此可知,当表层起作用或被作用时,内层也会随之起作用或被作用;因为有条连续的纽带将它们全部联结起来。

以人体内常见覆盖物为例,比如胸膜(它是胸腔,或心脏和肺脏中常见的覆盖物),并从解剖学的视角检查它,若你没做过解剖学方面的研究,可请教解剖学专家。你将会获知,这常见覆盖物经过各种盘绕,然后从自身延伸而变得越来越纤细,从而进入肺脏的至内在部位,甚至到达最纤细的支气管分支和系肺脏源头的微小气囊。更不用说它随后通过气管到喉,再向舌的延伸了。通过这些事明显可知,表层与内层之间有连续的联结。故,若最表层起作用或被作用,来自至内在成分的内层也会随之起作用或被作用。这就是为何当这最表层的覆盖物,即胸膜堵塞、或发炎或溃烂时,肺脏会从内在部位开始衰竭的原因,并且若疾病不断恶化,肺的一切活动将会停止,人就会死亡。

整个人体其它部位皆如此,如腹膜,即覆盖所有腹腔内脏的常见覆盖物,再如覆盖几个器官,如胃、肝、胰、脾、肠、肠系膜、肾及两性生殖器官的覆盖物。任选其中一个内脏,若是自己细察它,你就会明白这一点,或请教这一领域的专家,你也会被告知这一点。以肝为例,你会发现腹膜与该器官的覆盖物,以及通过这覆盖物与其至内在部位之间有一个联结,由于存在来自覆盖物的不断延伸,以及该延伸朝向内在部位的嵌入,并以此方式延伸到至内在部位。于是整个形式被绑在一起,以致当覆盖物起作用或被作用时,整个形式同样起作用或被作用。其它器官也是一样,因为在一切形式里,无论总体还是细微,或无论普遍还是个别,皆通过奇妙的联结而行动如一。

随后将看到,适用于身体形式及其运作的一切(这些和行为与活动相关),同样适用于属灵形式及其状态的改变与变化(这些和意与知的运作相关)。既然人于某种外在运作中与主合作,既然不能剥夺人照理智行动的自主,那么可知,主于内在起作用,只能象祂与人一起于外在起作用那样。因此,若人不避开和远离如罪的邪恶,其思维与意愿的外在会与内在同时败坏,并被毁掉,就象胸膜遭受致人死亡的所谓胸膜炎疾病袭击一样。

②人仅于某些外在与主联在一起,若他同时真得知道内在的运行,就会滥用并毁掉天命行进的整个次序与进程。这一点也能以人体为例说明。若人知道左右大脑作用于纤维、纤维作用于肌肉以及肌肉产生动作的一切运作机制,并利用他对这些事的知识,象处置自己的行为那样处置它们,他会不会滥用并毁掉这一切吗?

如果人知道胃如何消化,围绕它的内脏如何吸取养分、造血,并为满足一切生命需要输送血液,如果人处置这些事,就象他处置外在事务如吃喝那样,他会不会滥用并毁掉它们呢?连看上去是单个事情的外在,人都会以自我放纵与无所节制而毁掉它,这种情况下,若要他处置无限的内在,又会做出什么事呢?因此,为防止人通过训练其意愿进入人的内在,并掌控它们,这内在被完全排除在意愿范围外,不过构成覆盖物的肌肉除外。此外,人们不知道它们如何起作用,只知道它们确实起作用。

其它器官也是一样。例如,若要人操控眼睛的内在去看、耳朵的内在去听、舌头的内在去尝、皮肤的内在去觉、心脏的内在去收缩、肺脏的内在去呼吸、肠系膜的内在去分发乳糜、肾脏的内在去分泌、生殖器官的内在去繁衍、子宫的内在去完善胚胎,以及诸如此类的事,他会不会以无数种方式滥用并毁掉其中天命行进的次序呢?大家知道,人处于外在,比如,他用眼看,耳听,舌尝,皮肤感觉,肺脏呼吸,繁衍后代,诸如此类。知道这些外在,并为了身心健康将它们处理好,对他来说还不够吗?要是连这一切都做不好,还要他去操控内在,那么会出现什么状况呢?因此,显而易见,如果人清楚地看到天命,就会干预它行进的次序与进程,滥用并毁掉那次序。

181.心智属灵之事的情形与身体属世之事的一样,因为心智的一切对应于身体的一切。由于这个原因,心智能驱使外在身体,并且一般情况下能随意这样做。它能驱使眼看,耳听,口与舌吃、喝、说,双手挥动,双脚行走,以及生殖器官繁衍。它不但驱使外在去做这一切,而且还通过整个系列驱使内在,通过最内层驱使最外层,通过最外层驱使最内层。因此,当它驱使嘴去说的同时,也会驱使肺、喉、声门、舌和唇各行其能,甚至还会驱使脸表现适当的表情。

那么显然可知,针对身体的属世形式所说的一切,也适用于心智的属灵形式,针对身体的属世运作所说的一切,同样适用于心智的属灵运作。因此,主会按人处理外在的方式处理内在,若人出于自己处理外在,主就以一种方式做这一切,若人出于主的同时貌似自主处理外在,主就以另一种方式做这一切。此外,人心智的整个形式就是一个人,因为它是人的灵,在人死后显为一个人,与在世时一模一样,所以身体与心智之间有相似性。故,针对身体外在与内在联结所说的一切,也可理解为是心智外在与内在联结的一切,唯一不同之处在于,一个是属世的,另一个是属灵的。

182. ⑶如果人清楚地看到天命,就要么否认神,要么把自己当成神。纯属世者心里会说,“何为天命?它不就是人们从牧师那里捡来的一句话吗?谁见过它的踪影?这世上发生的一切,不都是由于计划、智慧、诡计与预谋导致的吗?难道其它事不是由这些必需品、结果所引起的吗?不是还有更多的偶然事件吗?难道天命会隐藏在这一切当中的某处吗?它怎会存于欺骗与谎言中呢?然而有人主张说,天命主宰一切。除非让我看到它,我才会相信,否则谁会相信它呢?”

纯属世者这样说,但属灵者却不这么说。因为他承认神,所以他也承认天命,此外他也明白它。然而,他无法将它显现给其思维仅停留在自然界并出于自然界之人,因为这样一个人不会将其心智提升到自然之上,并在自然现象中看到天命的踪迹,或从也是神智法则的自然法则中得出有关它的结论。故,即使他清楚地看到天命,也会将其与自然混在一起,因此不但会以谬误遮蔽它,而且还会亵渎之。他不会承认它,反而会否认它,发自内心否认天命者,也会否认神。

要么认为神主宰一切,要么认为自然主宰一切。凡认为神主宰一切者,皆认为他们被爱本身与智本身,因而被生命本身所主宰。但是,凡认为自然主宰一切者,则认为他们被自然界的热与光所主宰。然而这些东西本身是死的,因为它们源于无生命的太阳。难道本具生命之物会由死物主宰吗?死物能主宰事物吗?若你认为死物能赋予自身生命,那你一定疯了,因为生命必来自生命。

183.人若清楚看到天命及其运作,就会否认神,这似乎不大可能,因为表面上看,只要人能清楚看到它,就不能不承认它,从而承认神,然而,事实恰恰相反。天命从不与人的意愿之爱一起行动,而是不断反对它。因为由于遗传的邪恶,人总是向往最底层的地狱,但主通过其天命不断引他远离,并将他从地狱撤回。首先引到较温和的地狱,然后出离地狱,最终引向在天堂中的祂自己。天命的这种运作永不停息,因此,若人清楚地看见或感受到这种撤回或引离,他会愤怒,视神为其仇敌,出于其自我的邪恶,他会拒绝神。故,为了不让人知道这一切,他被保守在自由的状态里,因而只知道他引领他自己。

但需举例说明这一点。由于遗传的本性,人皆渴望变得强大富有,随着这些欲望的膨胀,他渴望变得更强大,更富有,最终成为最强大、最富有的。他仍不会就此罢手,反而想要比神自己更强大,并占有天堂本身。这无节制的欲望深深隐藏在遗传的邪恶当中,因而隐藏在人的生命及其生命本性里面。天命不会瞬间移走这邪恶,倘如此,人就会停止生存,但它会在人觉察不到的情况下,悄悄地、逐渐地移走它。天命通过允许人照他理性采纳的思维而行动做这一切。然后,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包括理性的、社会的和道德的,将他引离。只要他在自由中被引领,就会因此被撤回。除非邪恶变得明显、被看到并承认,否则无法从任何人身上移走它。就象一个伤口,除非被打开,否则无法愈合。

因此,如果人真的知道并看见,原来是主通过其天命以此方式反对他最大快乐的源头,即其生命之爱,那么他只会走向对立面,并被激怒,采取行动对付它、咒骂它,最后出于其邪恶,他通过否认它、因而否认神将天命弃如敝屣。尤其当他看到天命阻碍他的成功,眼看自己名利两失时,更会如此。

然而当知道,主绝不是引人远离对地位财富的追求,只是引他远离单单为了炫耀身份而对地位的过度渴求,即为了他自己的缘故,也远离单单为了富有而对资财的攫取,即为了财富的缘故。然而,当主引他远离这些东西时,为了让他不要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用的缘故对待显赫职位,就引他进入对用之爱。于是,因为属于用,所以才属于他自己,而不是因为属于他自己,所以才属于用。对于财富也是一个道理。主不断贬低傲慢,颂扬谦卑,对此,祂自己在圣言中以大量篇幅进行教导,祂所教导的一切也属于天命。

184.人与生俱来的,诸如通奸、欺诈、报复、亵渎及类似性质的其它邪恶,也是这样处理。除非留给人思考与意愿的自主,他貌似出于这自主移走这些邪恶,否则它们没有一样能被移走。然而,若人不承认天命,并乞求它成就此事,他就无法做到这一切。若没有这自主与天命,这些邪恶如同残留在内未被清除的毒素,很快就会蔓延,并给整个系统带来灭亡,或象心脏自身的疾病,能使整个身体猝死。

185. 这就是真相,死后人在灵界的情形就是最好的证明。在那里,在世时强大富有,且在地位财富里只关注自己者,绝大多数一开始谈及神与天命时,貌似发自内心承认它们。但由于现在他们清楚地看到天命,并从中知道自己即将沦落地狱的最终命运,因此就联合那里的魔鬼,然后不但否认神,而且还亵渎之,最后陷入如此疯狂的状态,以至于他们认力量更强大的魔鬼为他们的神,他们最强烈的渴望就是自己也成为神。

186.若人清楚地看到天命的运作,他将悖逆神,还会否认祂,因为人处在我爱的快乐里,这快乐恰是他的生命。因此,当他沉浸于其生命的快乐时,他就在其自由里,因为自由与那快乐一体。因此,若他觉察到正被不断引离其快乐,就会被激怒,如同对抗想要毁他性命之人,且视之为仇敌。为防止这种情况,主不会明显出现在其天命里,相反,祂会利用它默默引领人,如同隐藏的溪流,或顺流载送船只。结果,人只知道他一直处于自己的自我里,因为人的自由与其自我为一体。因此明显可知,这自由会将天命引入的一切皆纳入人里面,但若天命显明自身,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被纳入即成为生命的一部分。

187. ⑷人被允许在后面看到天命,而非前面,并且是在属灵状态,而非属世状态。在后面而非前面看到天命,意思是在天命运作之后看到它,而非之前,是在属灵状态,而非属世状态下看到,是从天堂,而非从尘世看到。凡接受天堂流入且承认天命者,尤其经由重生成为属灵者,当他们看到各种事件皆处于某种奇妙的系列,看到天命时,会发自内心承认并肯定它。他们并不渴望在前面看到天命,即在它进入运作之前,唯恐自己的意愿干扰其次序与进程。

那些不承认天堂流入、而只接受尘世流入者,特别是那些通过确信表象而成为属世者则不然。他们在后面,即天命运作之后看不到它的踪迹,而却渴望在前面,即运作之前看到它。由于天命要借助方法运作,并且这些方法是通过人或尘世产生,因此,不管他们在前还是在后看到天命,都会将它要么归因于人,要么归因于自然界,因而更加坚定地否认天命。他们得出这种结论的原因在于,其知性从上面被关闭,只能从下面敞开,即朝向天堂的一面是关闭的,而朝向尘世的一面是敞开的,而从尘世看到天命是不允许的,只能从天堂看到。我有时在想,如果他们的知性从上面被打开,如同在日光下一样清楚地看到:自然界本身是死的,人的智慧本质上是不存在的,仅仅由于流入才使这二者看似存在,那么他们是否会承认天命。然而,我意识到,凡将自然界与人类智谋奉为至高无上者不会承认它,因为从下面流入的属世之光会立刻熄灭从上面流入的属灵之光。

188.缺。

189.凡通过承认神而成为属灵,并经由抛弃其自我而拥有智慧者,都会在整个世界及其中万物里面看到天命,无论总体还是细节。看到自然事物,就会看到它;看到社会事物,也会看到它;看到属灵事物,还会看到它;既在同步之物也在相继之物里看到它。他在目的、原因、结果、功用、形式、以及大小事里都会看到它。最重要的是,他看到人类的救赎就在于耶和华赐下圣言,并通过它教导人有关神、天堂、地狱、永生,以及为了挽回与拯救人类,祂自己降生在世上的事实里。人通过属灵之光在属世之光里看到这些与其它许多事,以及它们里面的天命。

然而,纯属世者对这些事一无所见。他就象一个人看见宏伟壮丽的教堂,听到传教士启示圣事,回家却声称,他看到的是石头建筑,听到的是复杂噪声;或象一个视力不好的人,进入挂满各类奇异果实的花园,回家却说,他只看到木头和树木。当这种人死后成为灵,被提升进入天堂(其中一切事物皆处于爱与智慧的象征形式里)时,他们对这些事物一无所见,甚至看不到它们的存在。我曾见过这种情形发生在很多否认主之天命的人身上。

190.为了短暂之物能够存在,还有很多恒定的受造物。日月星辰升起与落下的固定规律就是这类恒定物;当它们彼此遮挡时,还会有被称为(日、月)食的时刻;还有它们发出的热与光;一年当中所谓春夏秋冬四季;一天当中所谓早中午晚的时刻;还有一些本身就是大气、水、陆地;植物王国中的植物繁殖力,不但植物王国有这种能力,而且动物王国里也有这种繁殖力,还有当这些力量按次序法则被投入运行时由它们不断产生的所有事物。为了事物能以无限多样性存在,自创世之初,就提供这些以及其它更多事物,因为多样性只能存在于恒定、固定以及确定之物里。

但这需举例说明。除非日升日落,以及由此产生的热与光是恒定的,否则不会有植物的多样性。除非在其法则里的大气以及耳朵的形式是恒定的,否则属于无限多样性的和声无法存在。除非在其法则里的苍穹以及眼睛的形式是恒定的,否则视觉的无限多样性也无法存在。除非光是恒定的,否则色彩也无法存在。同样无限多样性的思维、言语与行为也是一样,除非身体的器官形式是恒定的,否则它们也无法存在。为了人能在其中做各种事,房子不该稳定吗?同样,教堂必须稳定,才有可能在里面进行各种敬拜、布道、教导及虔诚冥想等活动。其它事情也是如此。

至于由恒定、固定以及确定之物产生的多样性本身,它们会发展到无限,并且没有止境。然而,无论总体还是细微,宇宙万物中没有一样事物与另一样完全相同,在随后产生的事物里也不会有,直到永恒。除了那创造恒定之物以便多样性可以存于其中的主,谁能如此安排这些向着无限与永恒发展的多样性,以至于它们井然有序呢?除了系生命本身,即爱本身与智慧本身的主,谁能管理好人内生命的无限多样性?若没有天命(亦即持续的创造),人的无限情感及其由此产生的思维、因而人自己,怎会被如此安排以至于成为一体:恶情及其由此产生的思维成为魔鬼,即地狱,善情及其由此产生的思维成为在天堂中的主呢?我在前文频繁阐述和说明,整个天堂在主眼里形如一个人,这人就是主的形象和样式,与之对立的整个地狱则形如一个畸形之人。提及这些事是因为一些属世之人,甚至从这些为了多样性可以存于其中而必须存在的恒定与固定事物里,为自己的疯狂热切地搜集证据赞成自然与自己的智谋。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