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这是一条天命法则,即人应被主经由天堂、通过圣言以及出自它的教义与布道引领和教导,并且这一切表面看上去貌似人自主而为

发表时间:2016/12/13  来源:Divine Providence  作者:瑞登堡  浏览次数:509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154.人被自己引领与教导,这是表象,而真相却是,人唯独被主引领与教导。凡确信表象而非真相者,无法凭自己移走如罪的邪恶。但确信表象,也确信真相者可以。因为表面上看,是人抛弃了如罪的邪恶,但实际上是主。后者能被更新,而前者则不能。

所有确信表象而非真相者,内在全是拜偶像之人,因为他们敬拜自己与尘世。若没有宗教信仰,就会成为自然的敬拜者,因而成为无神论者。但若有宗教信仰,就会成为人及雕像的敬拜者。如今十诫中第一诫所指拜别神之人就是如此。然而,确信表象,也确信真相之人,就会成为主的敬拜者。因为主会将他们从处在表象的自我中提升出来,并引领他们进入真理所在之光,这光即是真理。主能使他们内在觉察到,他们被引领和教导不是出于自己,而是出于祂。

在很多人看来,这两类人的理性貌似一样,但并不相同。处于表象,同时处于真理者,其理性是属灵的理性,而处于表象,同时未处于真理者,其理性则是属世的理性。属世理性好比冬天阳光下的花园,而属灵理性则好比春天阳光下的花园。关于这些问题,我将在下文按此顺序更详细地说明:

⑴人单单被主引领和教导。

⑵人单单被主经由天堂并从天堂引领和教导。

⑶人被主引领是通过流入,被主教导是通过启示。

⑷人被主教导是借助圣言以及出自圣言的教义与布道,因而唯独直接通过祂自己。

⑸人于外在被主引领和教导,表面看似凭他自己。

155.⑴人单单被主引领和教导。这一观点作为一般结论可通过《爱与智慧》所阐述的所有内容自然得出,即通过该书第一部分有关主的神爱与神智的内容;第二部分有关灵界太阳与尘世太阳的内容;第三部分有关层级的内容;第四部分有关宇宙创造的内容;以及第五部分有关人类创造的内容。

156.人单单被主引领与教导意味着,人唯独靠主活着,因为其生命的意愿被引领,其生命的觉知被教导。然而,这与表象矛盾,因为在人看来,他凭自己活着,而真相却是他靠主生存,而非凭他自己。只要人尚在尘世,就无法赋予他感觉唯独靠主生存的觉察。由于凭自己活着的表象不能被取走(若没有它,人不再是人),因此这一点必须通过理智证实,这理智必须随后通过经验、最后通过圣言被确认。

157.通过以下推断,可证实人单靠主活着,而非凭他自己:

①存在独一的本质、独一的实体和独一的形式,受造的一切本质、实体和形式皆来自于此。

②这独一的本质、实体和形式,就是神爱与神智,人内涉及爱与智的一切皆来自于此。

③这也是构成万物基础的善本身和真本身。

④这些就是生命,这生命是万有生命以及属于生命的万有之源头。

⑤此外,这独一与真我(the Self)就是全在、全知和全能。

⑥这独一与真我(the Self)就是永恒之主,或耶和华。

①存在独一的本质、独一的实体和独一的形式,受造的一切本质、实体和形式皆来自于此。这在《爱与智慧》(n. 44-46)已阐明。该书第二部分阐述了,来自主且主在其中的天堂太阳就是那独一实体与形式,受造万物皆源于它,不可能存在且不存在非出自那太阳的任何事物。第三部分阐述了万物根据层级通过衍生自那太阳而来。

出于理智,人皆理解并承认,存在独一的本质,一切本质皆来自它,或说独一的存在,一切存在皆来自它。没有存在,何物能显现?一切存在的源头,除了存在本身,还能是什么?系存在本身者也是独一存在,且本身就是存在。由于事实的确如此,且由于人出于理智皆理解并承认这一点(即使不理解并承认,也有能力理解并承认),故只能得出这一结论,即系神性本身与耶和华的这个存在,就是拥有存在与显现的万有的一切。

若我们说存在独一实体,万物皆源于它,同样是真理。由于没有形式的实体无法显现,故亦可知,存在独一形式,万物皆源于它。上面提及的该书还说明了,天堂太阳就是这独一的实体与形式,以及这本质、实体与形式如何在受造物里呈现多样性。

②这独一的本质、实体和形式,就是神爱与神智,人内涉及爱与智的一切皆来自于此。对此,《爱与智慧》也作了充分说明。在人里面,凡表现为活着之物皆与其意愿和觉知有关,这二者构成人的生命,人凭理智皆理解并承认这一点。除了“我愿意这样,我理解这点”或换句话说“我喜欢这个,我认为这样”外,生命还有其它体现吗?由于人意愿他所喜爱的,思考他所理解的,所以意的一切关乎爱,知的一切关乎智。既然爱与智无法出于人自己而存于他里面,而只能出于系爱本身与智本身的主,那么可知,它们靠永恒之主,即耶和华而存在。如果它们不靠这一源头而存在,那么人就成了爱本身与智本身,因而成为永恒之主,但人类理智本身不能接受这种思想。除非通过自己之前的事物,否则无物能存在,而这在前之物只有通过比它还要在前之物才能存在,因而最终通过在它自身里面的第一因而存在。

③这也是构成万物基础的善本身和真本身。理性者皆接受并承认,神是善本身与真本身,一切善与真皆出自祂,因此,一切善与真只能出自善本身与真本身。这些事,凡理性者一听闻便会承认。当随后指出,被主引领之人,其意与知的一切,或爱与智的一切,或情与思的一切,皆关系到善与真时,就可推知,这样一个人所意与知的一切,或其爱与智、情与思的一切行为皆出自主。故在教会,人皆知出自人的一切善与真本身不是善与真,唯独出自主的才是。由于这是个真理,因此可知这样一个人所意与知的一切皆出自主。此外,下文将看到,所有恶人皆无法通过其它来源意愿与思考。

④这些就是生命,这生命是万有生命以及属于生命的万有之源头。《爱与智慧》多处说明了这一点。一听闻人整个生命属于其意与知,人类理智也会接受并承认它,因为若这些被取走,人就停止生存。或可以说,人整个生命属于其爱与思,因为若这些被取走,人就停止生存。既然人意与知的一切,或爱与思的一切皆来自主,如前所述,那么可知,人生命的一切皆来自主。

⑤此外,这独一与真我(the Self)就是全在、全知和全能。每个基督徒通过其教义,以及每个异教徒通过其宗教也承认这一点。因此,每个人,无论身处何地,都会认为神就在他所在之处,并且会向神祈祷,就象与祂同在一样。由于人皆如此认为,如此祈祷,因此可知,人只会想到神无处不在,因而是全在。同样地,他也认为神是全知,全能。故每个发自内心向神祈祷之人,都会乞求被祂引领,因为祂能这样做。因此在这样的时刻,人皆承认神全在,全知,全能:人这样做是因为此时他将脸面转向了主,然后源自主的真理流入到他里面。

⑥这独一与真我(the Self)就是永恒之主,或耶和华。《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主篇》阐述了,神就本质与位格而言是一,这神就是主。被称为耶和华父的神本身就是永恒之主,神的人性就是从祂的神性孕育并生于尘世的圣子,神性发出就是圣灵。用真我与独一来表述是因为如上所述,永恒之主,或耶和华,是生命本身,因为祂是爱本身与智本身,或善本身与真本身,万物皆源于祂。主创造万物,是通过祂自己,而非凭空,对此,可查看《爱与智慧》(n. 282-284, 349-357)。上述分析可作为人单单被主引领与教导这一真理的理性证据。

158.对于天人,尤其是三层天的天人来说,同样的真理不但通过理智,而且也通过真切的觉察被证实。这些天人能感觉出主的神爱与神智的流入。因为他们能感觉到它,且凭其智慧知晓爱与智慧就是生命,所以他们说,他们活着是靠主,而非凭他们自己。他们不但这么说,而且也喜欢这样,并渴望它就是如此。不过,表面上看,他们依然好象凭自己而活,事实上,比起其它天人,在他们身上的这一表象更强烈,因为如前所述(n. 42-45),人与主结合得越紧密,他就显得越自主,不过也越明确地承认他是主的。几年来,我也一直被允许意识到同样的感觉与表象,因此我完全相信,我所意与知的一切皆非出于我自己,而只不过貌似出于我自己,我还被允许这样意愿与喜欢。在灵界,有很多其它例子能证实这一真理;但现在这两例就足够了。

159.唯独主有生命,可从下面圣言中的经文明显看出来:

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约翰福音1125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翰福音146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生命在祂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翰福音114

在这段经文中,“道”意指主。

因你怎样在自己有生命,就赐给祂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

(约翰福音526

人单单被主引领和教导,可从下面经文明显看出:

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甚么。(约翰福音155

若不是从天上赐的,人就不能得甚么。(约翰福音327

人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马太福音536

在圣言中,“头发”象征所有至微物。

160.恶人的生命也出自同一源头,对此,将在下文适当章节予以阐述。这里仅通过类比说明一下。从尘世太阳发出的光和热,同样流入结坏果子的树与结好果子的树,它们同样萌芽生长。不是热本身,而是热所流入的形式导致了这种差异。光也是一样,根据它所流入的形式,光被转化为多种颜色,有些颜色鲜艳美丽,有些则丑陋阴暗,然而光却是一样的。源于灵界太阳、本身为爱的属灵之热与本身为智的属灵之光,其流入的情形也是如此。导致这种差异的,正是这二者所流入的形式,而非在形式里面的系爱之热和系智之光。这二者所流入的形式就是人类心智。通过上述分析明显可知,人单单被主引领和教导。

161.另一方面,我已说明(n. 74-96)何为动物的生命,即,动物生命仅有属世情感及其相应知识,这是一种居间生命,与居于灵界之人的生命相对应。

162.⑵人单单被主经由天堂并从天堂引领和教导。我说过,主经由天堂引领人,但经由天堂引领人只是表象,而真相是从天堂引领人。经由天堂引领人的表象源于这一事实,即主在天堂之上显为一轮太阳,但从天堂引领人则源于这一事实,即主在天堂如同灵魂在人内。因为如上所述,主全在,不在空间之中,因此距离是取决于与主结合的表象,结合则取决于对祂的爱与智的接受。由于没人与主结合得如同主在祂自己里面那样,故主在远处显现给天人,如太阳一样。然而,祂却在整个天堂里面,就象灵魂在人里面一样。同样,祂在每一天堂社群里面,也在每一天人里面,因为人的灵魂不但是整个人的灵魂,而且也是每一部分的灵魂。

但是,由于主借助来自祂且祂在其中的灵界太阳,根据表象治理整个天堂,并经由天堂治理尘世(关于灵界太阳,可查看《爱与智慧》第二部分),且由于人皆被允许通过表象言谈,他也没有别的选择,故凡未处于智慧本身者,皆被允许以为主经由其太阳治理万物,无论总体还是细微,也被允许以为祂经由天堂治理尘世。较低层天堂的天人也是通过这表象来思考,较高层天堂的天人的确也从该表象言谈,但他们却从这一真理来思考,即主从天堂治理宇宙,就是从祂自己治理宇宙。

愚者与智者言谈相似,思维却不同,可通过尘世太阳来说明。根据该表象,所有人都会谈论说,太阳东升西落,但是,智者尽管也这样说,然而却认为这太阳是静止不动的,这一个才是真相,而另一个是表象。同样也可通过灵界表象来说明,因为那里也有空间与距离,如同尘世一样,然而它们不过是根据情感不同与由此造成的思维不同而呈现的表象。这与主在其太阳中的表象一个道理。

163.现简要说说主如何从天堂引领和教导每个人。通过《爱与智慧》、本书前文、1758年于伦敦出版的《天堂与地狱》,以及我的所见所闻,大家已经知道,整个天堂在主面前显为一个人,每一天堂社群也是如此,因此,每一天人与灵皆为一个完美形式的人。在这些书里我也解释了,天堂之所以是天堂并非由于属天人之物,而是由于天人对主的爱与智慧的接受。因此,显而易见,主治理整个天堂如同治理一个人,因为天堂本身是一个人,它正是主的形象和样式,主自己统管天堂,就象灵魂统管肉体一样。由于整个人类由主治理,故它不是被主经由天堂而是从天堂治理,因而从祂自己治理,因为如前所述,主就是天堂。

164.然而,由于这是天人智慧的真理,所以它不会被人理解,除非他的属灵心智被打开,因为这样一个人凭借与主的结合就是一位天人。他能通过如前所述理解如下内容:

①人与天人皆在主内,主在他们里面取决于与他们的结合,或可同样说,取决于他们对主的爱与智慧的接受。

②其中每一位皆根据该结合或接受主的性质而在主内、因而在天堂里有指定位置。

③在其位置的每个人都有其区别于他人的状态,并根据其职位、职能、需要从共同体中获取他的份,正如人体的每一部分在人体内的运行那样。

④每个人都被主根据他的生命引入其位。

⑤自婴儿开始,每个人就被引入神人里面,这神人的灵魂和生命就是主。人在主内而非主外被其神爱按其神智引领和教导。但由于不能取走人的自由,故人只能在他貌似自主接受爱与智的限度内被引领和教导。

⑥接受者通过无数曲折迂回的路径被引入其位,极其类似乳糜通过肠系膜和乳糜管被运送到乳糜槽,由此通过胸导管进入血液,因此到达它自己的地方。

⑦不接受者会和那些在神人内的人分开,如同粪便与尿液从人体排泄出去。

这些都是天堂智慧的内在真理,人在某种程度上能理解它们,但也有更多内容是人所不能领悟的。

165.⑶人被主引领是通过流入,被主教导是通过启示。主通过流入引领人,因为“被引领”和“流入”关系到爱与意愿。主通过启示教导人,因为“被教导”和“启示”关系到智慧与觉知。众所周知,每个人通过自己的爱引领自己,并根据这爱被他人引领,而非其觉知引领他。只有当其爱或意愿形成其觉知时,他才被其觉知并根据觉知引领,并且如若做到这一点,也可以说是他的觉知在引领。但即使这样,也不是其觉知在引领,而是形成觉知的意愿在引领。采用“流入”这个术语是由于人们习惯说灵魂“流入”身体,如上所述,流入是属灵的而非物质的,人的灵魂或生命就是他的爱或意愿。采用这个术语还因为流入非常类似于血液向心脏,并通过心脏向肺脏的流入。《爱与智慧》(n.371-432)已阐明,心与意之间,以及肺与知之间存在一种对应,意与知的结合就象血液从心向肺的流入。

166. 然而,人是通过启示被教导,“被教导”与“启示”关系到觉知。因为觉知是人的内在视觉(简称内视),它被属灵之光启示,就象眼睛或人的外在视觉(简称外视)被属世之光启示一样。此外,二者同样被教导,但觉知的内视被属灵物教导,眼睛的外视则被属世物教导。存在属灵之光与属世之光,二者外在相似,但内在不同。因为属世之光来自尘世太阳,因而它本身是死的,而属灵之光来自灵界太阳,因而它本身是活的。启示人类觉知的正是属灵之光而非属世之光。属世与理性之光不是来自属世之光,而是来自属灵之光,因为它是属灵属世的,故被称为属世与理性之光。

灵界有三个层级的光,即属天之光,属灵之光和属灵属世之光。属天之光是一种淡红色的燃烧之光,是第三层天堂天人拥有的光。属灵之光是一种闪亮的白光,是中间天堂天人拥有的光,而属灵属世之光就象尘世的日光。这是最低层天堂天人所拥有的光,也是天堂与地狱之间的精灵界之灵所拥有的光。但在精灵界,这光对于善灵就象尘世的夏日之光,而对于恶灵则如同冬日之光。

然而当知道,灵界的所有光与属世之光毫无共同之处,它们的差异犹如活物与死物的差异。通过这些事实清楚看出,并非我们眼见的属世之光启示觉知,而是属灵之光。人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迄今为止,人对属灵之光一无所知。《天堂与地狱》(n. 126-140)阐明了,属灵之光起源于神智,或神性真理。

167.由于刚才谈及了天堂之光,现在也必须说说这地狱之光。这光也分为三个层级:最底层地狱的光就象炭火之光;中间地狱的光就像壁炉里的火光;最高层地狱的光则象烛光,有点象月光。这些光不是属世的而是属灵的,因为所有属世之光都是死的,会扑灭觉知。如前所述,凡在地狱者皆有所谓理性的觉知官能,理性本身来自属灵之光,无一丝来自属世之光。赋予居于地狱者理性的属灵之光被转变成了地狱之光,就象白天的光被转变成了夜晚的黑暗一样。

不过,所有居于灵界者,无论天人还是地狱灵,在自己的光里就象世人在日光下一样看得清楚。其原因是,每个人的视觉都是为了适应它所在的光而形成的。因此,天人的视觉适合接收天堂之光,而地狱灵的视觉适合接收地狱之光。以夜鸟和蝙蝠的视觉为例,它们在傍晚和夜间看物体,就象其它鸟类在白天看物体一样清楚,因为其视觉适合接收这种光线。

然而,对于那些从一种光转向另一种光的人来说,这些光之间的区别十分明显。比如当天人看向地狱时,除了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到,而当地狱灵看向天堂时,也是漆黑一团,一无所见。原因是,对于地狱灵来说,天堂的智慧犹如浓重的黑暗,而另一方面,对于天人来说,地狱的疯狂也犹如浓重的黑暗。这表明,觉知的性质决定了光的性质,死后人皆进入自己的光,因为他在其它光中看不见。此外,在灵界,一切皆为属灵的,甚至于他们的身体,所有人的眼睛都是为了适应自己的光线而形成的。每个人的生命之爱都为自身造就觉知,因此也会造就一种光,因为爱就象生命之火,生命之光就来自于它。

168.由于几乎没人知道影响被主教导之人觉知的启示,因此有必要说说它。来自主的启示既有内在的也有外在的,来自人的启示也有内在与外在的。主的内在启示在于一听闻就觉察出人所说的话是否真实,外在启示出自内在启示而存于思维。人的内在启示唯独出自确信,人的外在启示唯独出自知识。现逐一说明这些启示。

理性者通过主的内在启示,一听闻很多事,立刻就觉察出它们是否真实。例如,爱是信的生命,即信靠爱生存。通过内在启示,人也觉察出:人意愿他所爱的,行他所愿的,因而爱就是行。再者,凡人出于爱所信的,他也会这样愿与行,因而信也是行。无信仰者不可能爱神,因此不可能信仰神。通过内在启示,理性者一听闻以下内容也会觉察它们就是真理:神是一;祂是全在;一切善皆出自祂;又,与善真相关的一切皆出自祂;一切善皆出自善本身,一切真皆出自真本身。一听闻这些以及其它类似真理,人内心对它们就有内在的觉察,有这样的觉察是因为他拥有存在于天堂启示之光中的理性。

外在启示是来自内在启示的思维启示,只要思维保持在它从内在启示获得的觉察里面,并且拥有善与真的知识,它就会处于这种启示,因为它从这些东西里面提取支持它的理智。通过这外在启示,思维会从正反两面看问题:一方面,它会看到支持它的理智,另一方面,它也会看到动摇它的表象,它消除后者,储存前者。

然而,来自人的内在启示完全不同。通过这种启示,人只能看到问题的一面,看不到另一面。当他做出自己的决定时,他是在看上去象前面提到的光里看问题,但这光是冬日之光。例如,由于贿赂和利益而判案不公的法官,当他通过法律与理智确认其决定时,在其判决中看到的无非是公义。事实上一些人看到了不公,但由于他们不想看到它,于是就模糊问题,蒙蔽自己,以至于不再看到它。其判决被友情、获得青睐的欲望、以及裙带关系左右的法官,情况也是这样。

对于从权威人士或名人嘴里接受的一切,或通过自己才智构造出的一切,他们同样如此对待。他们是盲目的理性者,因为其视觉来自他们确信的虚假。虚假关闭视觉,而真理则打开它。这样的人在真理之光中看不到任何真理,或从公义之爱里看不到任何公义,而只通过系虚妄之光的确信之光看问题。在灵界,这些人看起来就象没有头的脸,或脸类似人脸,而脸后面的脑袋却是木头的,他们就是所谓的理性动物,因为其理性只是潜在的。那些通过留存于记忆的单纯知识思考与言谈之人,具有来自人的外在启示,这些人几乎没有能力出于自己确认任何事物。

169.这就是启示的不同,以及由此产生的觉察与思维的不同。存在来自属灵之光的真实启示,但来自这光的启示本身不会显现给世人,因为属世之光与属灵之光毫无共同之处。然而,在灵界,这启示有时会向我显现,在那些被主启示之人身上,可看到有光辉在头上环绕,且面色红润。但在那些被自己启示之人身上,那光辉不是在头上,而是在嘴与下巴上环绕。

170. 除了这几类外,还有另一类启示,通过它向人揭示他处于何种信,以及何种才智与智慧。天启就是这一类,即他在自己里面觉察这一切。他会被允许进入一个社区,那里有真正的信,真正的才智与智慧。在那里其内在理性被打开,他从中看到自己的信、才智与智慧,甚至对它们确信的性质。我曾看到一些灵访问归来,听他们坦白说,他们没有信,虽然在世时,他们认为自己大有信仰,且堪称信仰的模范。对于其才智与智慧,他们承认也是一样。这些人中有些仅处于信,未处于仁,有些则处于自己的才智。

171. ⑷人被主教导是借助圣言以及出自圣言的教义与布道,因而唯独直接通过祂自己。如前所述,人单单被主引领和教导,是从天堂,而非经由天堂,或经由任何天人。由于人唯独被主引领,所以可知,他是直接而非间接被引领。现在说明这一切是如何做到的。

172.《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言篇》论述了主就是圣言,教会所有教义皆取自圣言。既然主是圣言,那么可知,凡通过圣言被教导者,唯独被主教导。然而,这一点不太容易理解,现按下列顺序说明:

① 主就是圣言,因为圣言来自祂,并阐述祂。

② 还因为圣言就是神性良善之神性真理。

③ 因此,通过圣言被教导就是通过主被教导。

④ 间接通过布道被教导的事实,并不破坏其直接性。

① 主就是圣言,因为圣言来自祂,并阐述祂。教会之人不否认圣言来自主,但哪怕没人否认圣言唯独阐述主,也没人真正知道这一点。这在《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主篇》(n. 1-7 n. 37-44),以及《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言篇》(n. 62-69, 80-90, 98-100)已有所说明。既然圣言唯独来自主,并唯独阐述主,那么可知,若人通过圣言被教导,就是通过主被教导,因为圣言就是神。除了为圣言源头及其阐述对象的神自己外,谁能传达神,并将其植入心中呢?因此,当主提及祂自己与门徒的结合时,说:

他们若常在祂里面,祂的话也常在他们里面。(约翰福音157

叫人活着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祂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翰福音663

与遵守祂道的人同住。(约翰福音1420-24

因此,通过主思考就是通过圣言思考,也可以说经由圣言思考。《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言篇》全文阐明了,圣言的一切事物皆与天堂相联。由于主就是天堂,这意味着圣言的一切事物皆与主自身相联。天人的确与天堂相联,但也是通过主。

② 还因为圣言就是神性良善之神性真理。主就是圣言,对此主在约翰福音以这些话教导说: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祂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翰福音1114

由于迄今为止,人们以为这段经文只是意味着主通过圣言教导人,因此曲解它,暗示主不是圣言本身。这是因为人们不知道,圣言意味着神性良善之神性真理,或说,神爱之神智。《爱与智慧》第一部分论述了,这些就是主自身;《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经篇》(n. 1-86)论述了,这些就是圣言。

现简要阐述一下,主如何会是神性良善之神性真理。每个人之所以为人,不是由于他的脸与身体,而是由于其爱之善与其智之真。因为人由此而为人,所以每个人也是他自己的真与他自己的善,或他自己的爱与他自己的智,若没有这些,人将不是人。但主是善本身与真本身,或说,爱本身与智本身,这些就是太初与神同在,是神并成为肉身的道。

③ 因此,通过圣言被教导就是通过主被教导,因为这意味着人通过善本身与真本身被教导,或爱本身与智本身被教导,如前所述,这些就是圣言。每个人都是根据与其爱相一致的觉知被教导,所教导的若超越这觉知,则不会保留。在圣言里被主教导的所有人,在世时都接受少许真理,但当他们成为天人后,会接受大量真理。因为圣言内在(即神圣属灵属天之物)会同时被植入到人里面,但不会被打开,直到他离世,离世后他就身在天堂,并处于天人智慧,与人类智慧,即他以前的智慧相比,这智慧无法用语言形容。在《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言篇》(n. 5-26)可看到,构成天人智慧的神性属灵属天之物存在于圣言的一切事物中,无论总体还是细节。

④ 间接通过布道被教导的事实,并不破坏其直接性。圣言仅能间接通过父母、教师、牧师、书籍,特别是通过阅读它而被教授。不过,不是这些途径,而是主利用它们在教授。此外,这与牧师的观点一致,因为他们说,他们讲述圣言不是出于自己,而出于神灵,一切真理,和一切良善一样,皆出自神。诚然,他们能宣讲圣言,把它带进很多人的觉知,但无法带入人的内心。凡未入心的东西就会在觉知中消失,心意味着人的爱。从这些分析可以看出,人单单被主引领和教导。若通过圣言做到这一点,就是被主直接教导。这就是天人智慧的核心真理。

173.《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经篇》(n. 104-113)里,我解释了,教会之外、没有圣言之人也可通过圣言拥有光明。既然人通过圣言拥有光明,并通过这光明拥有觉知,既然恶人和善人都有觉知,那么可知,这光从其源头进入那些衍生形式,这衍生形式就是对涉及人之物的觉察与思维。主说:

离了祂,人就不能作什么。(约翰福音155

若不是从天上赐的,人就不能得什么。(约翰福音327

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马太福音545

与别处一样,这里“日头”的属灵之义意味着神性仁爱之神性良善;“雨”则意味着神性智慧之神性真理。这些既赐给好人,也赐给歹人,既赐给义人,也赐给不义的人,因为若不赐给他们,就没人拥有觉察与思维。如上所述,有独一的生命,万有因祂拥有生命。觉察与思维属于生命,故觉察与思维来自同一源泉,生命源自这源泉。形成觉知的所有光皆源于灵界太阳,这太阳就是主,这一点已被充分说明了。

174. ⑸人于外在被主引领和教导,表面看似凭他自己。这发生在人的外在而非其内在。没人知道主如何于人内在引领和教导人,就象没人知道灵魂如何运作,使得眼看、耳听、舌与嘴说,以及心脏维持血液循环、肺呼吸、胃消化、肝胰配发、肾脏分泌,以及不计其数的其它事一样。这些事没有进入人的觉察与感受。主在心智的内在实体与形式中所做之事也是一样,而这些更是无限多。主在这些事上的运作没有向人显明,但很多效果,以及产生这些效果的一些原因是明显的。这些就是人与主同居于其中的外在,由于外在与内在构成一,因为它们凝聚在一个系列里,故除非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有序安排好外在之事,否则主无法将其内在整理得井然有序。

人皆知,表面上看,人似乎自主思、愿、言、行,并且人皆理解,若没有这表象,人不会有意愿与觉知,因而没有情感与思维,也接收不到主的善与真。这意味着,若没有这表象,也不会有神的概念,没有仁与信,因而没有更新与重生,故也没有救赎。从这些分析清楚看出,主将这表象赋予人,是为了所有这些用的缘故,尤其是为了人有能力去接收与回应,主由此能与人结合,以及人与主结合,人凭借这结合可以活到永远。这就是此处所指的表象。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