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这是一条天命法则,即人应貌似自主移走外在人如罪的邪恶,只有这样,主才能移走内在人的邪恶,然后同时移走外在人的邪恶

发表时间:2016/12/12  来源:Divine Providence  作者:瑞登堡  浏览次数:407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100.凭理智人皆明白,除非移走人里面的恶与假,否则系善本身与真本身的主不会进入人内。因为恶是善的对立面,假是真的对立面,两个对立面绝不可能混在一起,而是当一个接近另一个,斗争就会发生,这斗争会持续到一个让位于另一个,屈服的那一个离开,而另一个取而代之。天堂与地狱,或主与魔鬼就处于这样的对立。出于理智,谁会认为主会进入魔鬼的居所,或天堂会在地狱所在之处呢?但凡心智健全的理性者,谁不明白,为了主进入,魔鬼必须被逐出?或为了天堂进入,地狱必须被移走呢?

这对立就是亚伯拉罕从天堂对地狱富人所说这些话的含义:

在你我之间,有深渊限定,以致人要从这边过到你们那边是不能的;要从那边过到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路加福音1626

恶本身就是地狱,善本身就是天堂,或说,恶本身就是魔鬼,善本身就是主。被恶主导的人是最小形式的地狱,被善主导的人是最小形式的天堂。既然这是事实,那么,在两者间有深渊限定、不能从这边过到那边的情况下,天堂如何能进入地狱呢?因此可知,地狱必须被彻底移走,主与天堂才会进入。

101.然而,很多人,尤其那些确信从仁分离之信者,不知道当他们处于恶时,就是处于地狱。他们甚至不知道何为邪恶,因为他们从不考虑它们。他们声称不受律法束缚,因此律法不定他们的罪。此外,还声称,因为律法无助于救恩,所以他们无法自主移走邪恶,而且也无法自主行善。由于疏忽而内心未考虑邪恶,并不断处于恶的人就是他们。这类人就是圣言马太福音2532-3341-46中,主提到的山羊之义,对此,可查看《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信篇》(n. 61-68)。其中41节说到“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

如果人内心不考虑邪恶,即不省察自己,继而停止邪恶,那么他必然不知何为邪恶,然后不可避免地出于其乐而喜欢它。因为凡不知邪恶之人就会热爱它,凡疏于思考邪恶之人就会不断处于恶中。他就象看不见的瞎子,因为正是思想辨别善恶,如同眼睛分清美丑。思考与意愿邪恶的人处在恶中,而认为邪恶不会出现在神眼前,即使出现也会被宽恕之人也是一样,因为他以为自己没有邪恶。这样的人即便不去作恶,也不是因为邪恶是悖逆神的罪才回避,而是因为他们害怕法律与其名声。然而,他们在灵里作恶,由于正是人的灵在思考与意愿。因此世人在其灵里所思的一切,离世成为灵后就会做出来。

人死后皆进入灵界,被问及的问题不是你的信是什么,或你的教义是什么?而是,你的生活什么样?它是属于这样还是那样的品质?因而探究的是关于生活的性质与品质。知道人的生活是这样,就知道其信与教义也是这样,因为生活为它自己构建信与教义。

102.从刚才所述明显可知,这是一条天命法则,即邪恶应由人移走,因为除非它们被移走,否则主不会与人结合,并出于祂自己将人引入天堂。但由于人们不知道,人应貌似自主移走外在人的邪恶,并且除非人貌似自主这样做,否则主无法移走其内在人的邪恶,故,我按以下顺序将这些论点呈于理性之光:

⑴人皆有思维的外在与内在。

⑵外在思维的本质由内在思维的品质决定。

⑶只要外在人的邪恶未被移走,内在就无法从恶欲中被净化出来,因为它们形成障碍。

⑷只有在人的参与下,主才能移走外在人的邪恶。

⑸因此人应貌似自主移走外在人的邪恶。

⑹然后主会将他从内在人的恶欲与外在的邪恶自身中净化出来。

⑺主天命的不懈努力,就是为了能赐予人永生的幸福,将人与祂自己,以及祂自己与人结合起来,只有移走邪恶及其欲望,才能成就此事。

103. ⑴人皆有思维的外在与内在。在这里,思维的外在与内在和外在人与内在人的意思一样,也是指意愿与觉知的外在与内在,因为意愿与觉知构成人。由于这些东西都在思维里体现自身,所以就用思维的外在与内在这样的术语。既然不是人的身体而是人的灵在意愿、觉知,因而思考,那么可知,这外在与内在是指其灵的外在与内在。身体活动,无论言语还是行为,只是来自其灵的外在与内在的结果,因为身体只不过是顺服的工具罢了。

104.每个人成年后,都会有思维的外在与内在,因此有意愿与觉知的外在与内在,或灵的外在与内在(与外在人与内在人意思一样)。如果人认真观察他人言谈举止表现出的思想与意图,并且也观察群处或独处时自己的思想与意图,那么这一点显而易见。因为人人都能通过外在思维与别人友好交谈,然而在内在思维中可能与他不和。人人都能通过外在思维及其情感谈论对邻对神之爱,尽管当时在其内在思维中,他毫不关心邻人,也不敬畏神。人人都能出于外在思维及其情感谈论法律的公正,道德生活的高尚以及教义问题与属灵生活,然而当他独处时,出于内在思维及其情感,他可能会说反对法律、伦理道德,以及教义问题与属灵生活的话。那些处于恶欲,却又想在世人面前表现自己没有恶欲之人就是如此行事。

此外,当听别人说话时,很多人心里会想,“他们说得是真心话吗?我该相信他们吗?他们有什么意图?”众所周知,谄媚者和伪君子就有这种双重思维,因为他们能自我约束,小心谨慎防止暴露其内在想法,有些人会隐藏得越来越深,好象锁上了一道门以防它显现。人被赋予外在思维与内在思维,从这一事实显而易见,即人能通过其内在思维查看其外在思维,反思它,并判定它是否邪恶。人类心智能拥有这一特征,要归功于他从主获得的所谓理性与自主两种官能。除非从这些官能获得思维的内在与外在,否则人无法觉察、认清自身的邪恶,并被更新,事实上,他不能说话,只能象动物那样发声。

105.内在思维出自生命之爱及其情感,以及由此产生的觉察,而外在思维出自记忆,这记忆服务于生命之爱,用以认同它,作为促成其目的的方法。自婴孩到青少年期间,出于求知的情感,人处于外在思维,此时这求知的情感构成其内在。从他自父母与生俱来的生命之爱也会显露出某种欲望以及随之而来的倾向。然而之后,其生活方式就决定了他的生命之爱及其情感,以及随之构成其内在思维的觉察。从其生命之爱也会形成方法之爱,这些方法的快乐,连同知识由此从构成其思维外在的记忆产生。

106.⑵外在思维的本质由内在思维的品质决定。如前所述,人的品质(从头到脚)由其生命之爱的品质决定。在此说说人的生命之爱,因为若是把这一点说透了,那么有关与其觉察一起构成人之内在的情感,以及有关与其思维一起构成其外在的情感之乐就没什么可说得了。爱有多种多样,但其中两类,即天堂之爱与地狱之爱就象领主与国王。天堂之爱就是对主对邻之爱,地狱之爱就是对己对世之爱。这两种爱彼此对立,如同天堂与地狱彼此对立一样,因为凡处于对己对世之爱者只善待自己,而凡处于对主对邻之爱者则善待所有人。这两种爱是人的生命之爱,但其中种类繁多。天堂之爱是被主引领之人的生命之爱,地狱之爱则是被魔鬼引领之人的生命之爱。

没有所谓情感的衍生物,人的生命之爱不会存在。地狱之爱的衍生物就是恶与假的情感,适合称作欲望,天堂之爱的衍生物则是善与真的情感,适合称作热切渴望。适合称作欲望的地狱之爱的情感,数量与邪恶的形式一样多,适合称作热切渴望的天堂之爱的情感,数量与良善的形式一样多。爱居于其情感之中,就象领主在他的地盘上,国王在他的王国里。这些爱的地盘与主权覆盖心智成分,即覆盖人的意愿与觉知成分,并通过这些东西覆盖身体成分。人的生命之爱通过其情感及随之的觉察,并通过其快乐及随之的思维,主导整个人:通过其情感及随之的觉察主导其心智的内在,通过其情感之乐及随之的思维主导其心智的外在。

107.通过类比,可在某种程度上理解这主导的形式。天堂之爱及其善与真的情感,以及随之的觉察,连同这些情感的快乐及随之的思维,可比作一棵区分为枝、叶、果的树。生命之爱就是树,枝及其叶就是善与真的情感及其觉察,果就是情感的快乐及其思维。另一方面,地狱之爱及其恶与假的情感(即欲望),连同这些欲望的快乐及随之的思维,可比作蜘蛛及周边的网。这爱就是蜘蛛,恶与假的欲望及其内在细微就是最靠近蜘蛛巢穴的蛛网。这些欲望的快乐及其狡诈手段就是远处的蛛网,在此处粘住苍蝇翅膀,缠住并吃掉它。

108.通过这些类比,意愿与觉知或人心智的一切成分与其生命之爱的结合显而易见,然而还不能理性看到这一点。按以下方式可理性看到这结合。总是有三要素一起构成一体,这些要素就是所谓的目的,原因与结果。在人里面,生命之爱是目的,情感及其觉察是原因,情感的快乐及其思维是结果。这是因为正如目的通过原因进入结果,所以爱通过其情感进入其快乐,并通过其觉察进入其思维。当快乐出自意愿,思维出自所产生的觉知,即它们之间在心智中达成完全一致时,结果本身就出现在心智的享受及其思维里。然后结果就成为灵的一部分,尽管它们没有进入身体行为,但当存在这种一致时,它们就好象在行为中。此外,它们同时存在于身体中,与人的生命之爱共居在那里,并渴望行为,当没有阻碍时,该行为就会发生。恶欲的性质就是这样,存于那些灵里视恶为容许之人里面的邪恶本身也是这样。

正如目的将自身与原因结合,并通过原因与结果结合,生命之爱将自身与内在思维结合,并通过它与其外在思维结合。因此清楚可知,人外在思维的品质本质上与其内在思维的品质一样,因为目的将自身完整地传给原因,并通过原因传给结果。除了存于原因、并通过原因存于目的的一切外,结果里面不存在实质的东西。由于目的就是进入原因与结果的实质要素,故,原因与结果分别被称为居间目的与最终目的。

109.有时,思维的外在本身似乎迥异于内在。这是因为生命之爱以及环绕它的内层在它下面设置了被称为方法之爱的代理人,并指示它留意与防范,以免其欲望的东西暴露出来。因此,这代理人出于其首领(即生命之爱)的狡诈,言谈举止符合国家法律、理性道德原则与教会属灵要求。就一些人而言,他们做这一切是如此巧妙与老练,以至于没人看出他们并非真的象他们所言所行的那样。最终他们掩藏得如此彻底,以至于连他们自己也分辨不清了。所有伪君子都是这样:内心毫不关心邻人,也不敬畏神,却宣讲对邻对主之爱的牧师是这样;凭贿赂与私情判案,同时又公开表明对正义的热情,并理智谈论判决的法官是这样;内心虚伪狡诈,为了赢利才去诚信交易的商人是这样;理性谈论婚姻圣洁的通奸者也是这样,诸如此类。

但,同样是这些人,若脱下他们给这方法之爱,即其生命之爱的代理人所妆饰的紫色亚麻衣,给它披上自己的家居服,那么,他们就会以截然相反的方式思考,有时与具同样生命之爱的挚友在一起时,他们也会以截然相反的方式从其思想说话。可想而知,当出于其方法之爱时,他们言谈如此正义、真诚、敬虔,以至于其内在思维的特征并不存在于其外在思维当中,然而,它确实在里面。在它们里面有伪善,有对己对世的热爱,以及为了名利维护表面名誉的狡诈。当他们这样说话与行动时,内在的这一性质就存在于其外在思维当中。

110.然而,那些处于天堂之爱的人说话时,思维的内在与外在,或内在人与外在人则行动如一,他们也不知道两者之间有何区别。他们的生命之爱及其善情与他们对真理的觉察,在其所思因而所言所行的一切事里如同一个灵魂。若是牧师,他们会出于对邻对主之爱布道;若是法官,就会出于公正本身判案;若是商人,就会出于诚信本身交易;若是已婚者,就会出于贞洁本身爱着他们的妻子,诸如此类。这样的生命之爱也有方法之爱作为其代理人,但它教导与引领这代理人谨慎行事,并给它穿上热心教义真理与良善生活的衣裳。

111. ⑶只要外在人的邪恶未被移走,内在就无法从恶欲中被净化出来,因为它们形成障碍。这一点可从前面所述推知,即外在思维的本质由内在思维的品质决定,它们就象黏合在一起的两样东西,一个不但在另一个里面,而且凭另一个存在,以至于若不同时移走另一个,移走这一个是不可能的。凭内在而存在的一切外在之物,凭在先而存在的一切在后之物,以及凭原因而存在的一切结果皆如此。因为欲望连同其细微一起构成恶人的内在思维,欲望的快乐连同其手段一起构成其外在思维,又因欲望及其快乐联为一体,所以可知,若不移走外在人的邪恶,内在就无法从欲望中被净化出来。

应当知道,人的内在意愿处于欲望,内在觉知处于狡诈,外在意愿处于欲望的快乐,外在觉知处于出于狡诈的手段。人皆能看出,欲望与其快乐成为一体,狡诈与手段成为一体,这四者处在一个系列里,可以说共同形成一个群体。由此再次清楚看出,只有通过移走由邪恶构成的外在,由欲望构成的内在才能被逐出。欲望通过自己的快乐产生邪恶,但是,一旦邪恶被认为是允许的(当意愿与觉知一致同意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快乐与邪恶就会成为一体。众所周知,同意就是行为,这就是主说这些话的意思:

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他犯奸淫了。(马太福音528

所有其它邪恶也是一样。

112.通过这些事显而易见,为了从恶欲中被净化出来,人必须千方百计将邪恶从外在人那里移走。因为除非做到这一点,否则欲望没有出口,若没有出口,欲望就会存留在里面,从自己呼出快乐,并极力煽动人同意,因而付诸行动。欲望通过外在思维进入身体,因此一旦外在思维也同意,欲望就会立刻在身体里存在,被感觉为存在的东西就是快乐。心智的性质决定了身体的性质,因而决定了整个人的性质,对此,可查看《爱与智慧》(n.362–370)。这一点可通过类比,也可通过实例来说明。

通过类比:欲望及其快乐可比作火:添加的火越多,燃烧就越猛烈,越任由它蔓延,就扩散得越广泛,直到若在城市,就会烧毁房屋,若在树林,就会焚毁树木。在圣言里,恶欲被比作火,其邪恶被比作火灾。恶欲及其快乐在灵界也显现为火,地狱之火无非即此。它们还被比作大洪水与决堤后水的泛滥。此外,欲望可比作坏疽和溃疡,若任其发展或无法治愈,就会致使身体死亡。

通过实例:显而易见,若不移走外在人的邪恶,欲望及其快乐就会生长繁殖。小偷偷得越多,越渴望去偷,直至最终无法克制。欺骗的次数越多,骗子的情形也是一样。仇恨与报复,奢侈与放纵,通奸与亵渎皆如此。众所周知,基于我爱的主导爱随着限制放松而增长,出于热爱尘世的占有财富之爱也是如此。看上去这些邪恶好像没有限度或尽头。通过这些分析清楚可知,若不移走外在人的邪恶,其欲望就会繁殖,并且欲望也会随着对邪恶限制的放松程度而相应增长。

113.人觉察不到自己的恶欲。他确实感受到它的快乐,但很少反思它们,因为快乐会迷惑思维,消除反思。因此,除非他从一些其它来源得知它们是恶,否则他会称其为善,并根据其思想的推理自由作恶,当他这样做时,他就将这些恶归给自己。如果他确信邪恶是容许的,就会扩大其主导爱的宫廷,这主导爱就是他的生命之爱。欲望组成宫廷,因为它们就象它的大臣与侍从,通过它们,主导爱统治构成其王国的外在。此外,国王的性质决定了大臣与侍从的性质,也决定了王国的性质。如果国王是魔鬼,那么他的大臣与侍从就是疯狂的形式,其国民就是各种虚假。他的大臣(尽管灵性疯狂却被称为聪明),通过出自谬误与错觉的推论,使得这些虚假看上去如同真理,并被确信为真理。除非移走外在人的邪恶,从而移走粘附于邪恶的欲望,否则人的这种状态无法被改变。不然,就没有出口向欲望敞开,它们继续压抑,就象一个围城或封闭的溃疡。

114. ⑷只有在人的参与下,主才能移走外在人的邪恶。在所有基督教会所接受的教导是,领受圣餐之前,人须省察自己,认清并承认他的罪恶,通过停止并拒绝它们而悔改,因为它们来自魔鬼,否则,其罪恶不被宽恕,他就被定罪。尽管英国教会信徒持守唯信的教义,然而在圣餐礼的劝诫仪式里,他们会公开教导自我省察、承认与坦白罪恶,并忏悔与改过自新,用“要不然,魔鬼将进入你们里面,就象进入犹大一样,使你们充满罪孽,毁灭身体与灵魂”这些话,警告那些不遵从的人。德国人、瑞典人和丹麦人也持守唯信教义,在圣餐礼的劝诫仪式里,也行同样的教导,也会警告说,要不然他们将使自己遭受永恒的诅咒,因为他们将神圣与亵渎混在一起。这话会由牧师在那些即将领受圣餐的人面前大声读出来,他们会聆听它,完全承认它就是真理。

然而,同样是这些人,在同一天聆听唯信的讲道,大意却是律法不会定他们的罪,因为主已为他们成全了它,他们凭自己无法行善,除了寻求功德外,因而行为对他们没有救恩,唯独信才有。然后这些人回到家,随着他们顺着出自布道的唯信思路思考,就彻底忘记了他们先前对罪恶的忏悔与拒绝。哪个教义是真的,是第一个还是第二个?因为这两个教义彼此矛盾,不可能二者都是真的,第一个陈述说,若没有自我省察、识别、承认、忏悔以及拒绝罪恶,因而没有悔改,就不存在对它们的宽恕,因而没有救赎,只有永恒的定罪。第二个陈述说,这类事毫无救恩作用,因为主为了那些有信的人,已通过十字架受难为所有人的罪作了赎价,那些唯有信的人,由于确信这是真的,并信靠主赎价的功德,所以就没了罪恶,显现在神面前就象那些脸洗干净并发出亮光的人。

由此清楚可知,人当省察自己,认清并承认他的罪,然后停止罪恶,否则,没有救赎,只有定罪,这才是基督教世界所有教会共同的宗教信仰。此外,这是神性真理本身,可从圣言里人被令悔改的一段经文明显看出来,经文如下:

耶稣说,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路加福音389

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加福音1335

耶稣来到加利利,宣传神的福音,说:「日期满了,神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马可福音11415

门徒就出去传道,叫人悔改,(马可福音612

耶稣对门徒说,“并且人要奉他的名传悔改、赦罪的道,从耶路撒冷起直传到万邦。”(路加福音2447

约翰来了,在旷野施洗,传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马可福音14;路加福音33

以某种程度的觉知思考这一点,如果你有宗教信仰,就会明白从罪里悔改就是通往天堂之路,与悔改分离的信是无信,凡由于缺乏悔改而无信的人,都在去往地狱的路上。

115.那些处于从仁分离之信、且通过保罗说给罗马人的话,即人称义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保罗书328)确信它的人,尊崇这句话就象那些崇拜太阳的人。他们变得象那些目不转睛盯着太阳,其视力的敏锐性由此被损坏且在大白天看不见东西的人。因为他们不明白在那段经文里,“律法的行为”并非指十诫,而是指摩西在他的书里所描写的宗教仪式,这些仪式在经文中处处被称作律法。因此,为免它被理解为十诫,保罗还通过这句话解释它:“这样,我们因信废了律法么?断乎不是!更是坚固律法。”(同章31节)单凭一句话,就使自己确信从仁分离之信者,盯住这段经文就象盯住太阳,以至无视保罗列举信之律法正是善之行为的章节,没有律法的信算什么呢?他们也无视保罗所列举的邪恶行为,而他声称凡作这些恶者不会进入天堂。由此明显可知,由于对这段经文的误解,造成了多么大的盲目无知!

116.只有在人的参与下,外在人的邪恶才能被移走,因为按照主的天命,凡人所听所看所思所愿所说所行的一切,皆应看似完全是他自己的。如上所述(n. 71–95以及随后章节),没有这一表象,就没有人对神性真理的接收、没有行善的决心、没有爱与智以及信与仁的归给,从而没有与主的结合,以及随之的更新与重生,因此没有救赎。显然,没有这一表象,也不会有罪的悔改,甚至没有信。同样清楚的是,没有这一表象,人不会是人,而是缺乏理性的生命存在物,如同动物。若你愿意,可理智想想,是不是看上去人自主思考善与真,无论是属灵的还是道德与社会的。之后让他接受这一教义,即一切善与真皆出自主,无一出自人。然后他将承认这一结论,即人应貌似自主行善言真,不过当承认,他依靠主做这些事,而且他应貌似自主移走邪恶,不过当承认,他依靠主这样做。

117.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自己处在恶中,因为他们由于惧怕法律和损坏名誉,表面并未作恶。因此通过习俗以及他们由此获得的性情,他们学会避开有损其名利的邪恶。但是,如果人不是出于宗教因素避开邪恶(因它们是罪,且悖逆神),那么恶欲及其快乐仍旧存留,就象堵塞或停滞的污水。如果他们知道何为罪恶,他们也许会省察自己的思想与意图,发现这些欲望。

这就是很多确信从仁分离之信,以为律法不定他们的罪,从不关注罪恶之人的状态。一些人怀疑是否存在罪的问题,如果有,就认为它们在神眼里不是罪,因为它们已得赦免。以为文明道德的生活,连同属于它的智谋一起成就万事,天命毫无作用的属世道德家们也是这样。那些为名利而热衷于追求诚信之名的人同样如此。然而,那些具有这种秉性且又鄙视宗教之人,死后就变成淫欲灵,在他们自己看来人模人样,但在远处的其他人看来,就象好色的普里阿普斯(注:希腊神话中的生殖之神),还象夜晚看得见而白天一无所见的夜鸟。

118.⑸因此人应貌似自主移走外在人的邪恶。刚才所述为这一点提供了坚定支持,《新耶路撒冷教义之生命篇》有三章也解释了这一论点。第一,没人能避开如罪的邪恶,以便对它们有内在的厌恶,除非通过与之斗争(n.92-100);第二,人应貌似自主避恶如罪,并与之斗争(n.101-107);第三,如果人避开邪恶不是因为它们是罪恶而是其它原因,那么他不会真正避开它们,而仅仅阻止它们出现在世人面前 (n. 108-113)

119. ⑹然后主会将他从内在人的恶欲与外在的邪恶自身中净化出来。

一旦人貌似自主移走邪恶,主就会把人从恶欲中净化出来,在此之前,主无法净化他。因为邪恶存于外在人,恶欲存于内在人,它们连在一起,就象树的根与干。故,除非移走邪恶,否则欲望的出口就被封闭,因为邪恶形成障碍,关闭了这扇门,如上所述,除非有人的参与,否则这门无法被主打开。因此,一旦人貌似自主打开这扇门,那么主就会将欲望连同邪恶一起铲除。

另一个原因是,主作用于人的至内在,并从至内在作用于接下来的一切成分,甚至直达末端,而人同时处于末端。因此,只要人自己关闭末端,就不会产生净化,而只有主在人内在的运作,就象祂在地狱中的运作一样,凡处于欲望与邪恶之人就是一个地狱形式。这运作仅是要处置一些事,以便不会出现一个被另一个毁灭的情形,并防止善与真被亵渎。主不断催促与鞭策人为自己打开这门,可从启示录中祂的话明显看出:

看哪里,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启示录3:20

120.人对其心智的内在状态(即内在人)一无所知,然而,那里却有无限成分,其中没有一样为他所知。因为人思维的内在(或内在人)就是他的灵本身,其中存在无限多不计其数的成分,如同人体内的成分一样,事实上更加不可胜数。因为人的灵就形式而言就是一个人,属于它的所有成分皆对应于人体内的所有成分。既然人凭感觉无法获知其心智(或灵魂)如何共同和单独作用于其身体的所有成分,那么他也不会知道主如何作用于人的心智(或灵魂),即其灵的所有成分。这运作持续不断,而人在其中不起任何作用,但只要人紧闭他的外在,主仍旧无法将人从其灵(或内在人)的恶欲中净化出来。人用邪恶关闭他的外在,每种邪恶在他看来似乎只是一个单一邪恶,然而每种邪恶里面却有无限成分。一旦人移走这样一个邪恶,主就会移走其中的无限成分。这就是主将人从内在人的恶欲以及外在人的邪恶自身中净化出来的含义。

121.很多人以为,人自恶中被净化仅凭相信教会所教导的。一些人认为人被净化是凭行善。其他人,有的认为是凭了解、言说及教导诸如与教会有关的事;有的认为是凭阅读圣言与虔诚类的书籍;有的认为是凭参加教堂、聆听布道,尤其是领受圣餐;有的认为是凭抛弃世俗与献身虔诚;有的认为是凭对自己所有罪行的忏悔,诸如此类。然而,凭所有这些行为,人绝不可能被净化,除非他省察自己,坦白承认其罪恶,为之自责,并通过停止邪恶而悔改,并且除非他貌似自主做这一切,但仍发自内心承认他是通过主这样做的。

除非他做这些事,否则开头提到的那些行为没有一点用处,因为他们是邀功者或伪君子。凡那样做的人在天人眼里,就像妖艳的娼妓发出其污秽的恶臭,或象丑妇通过涂脂抹粉假扮漂亮,或象舞台上戴面具的小丑与演员,或象穿着人类衣服的猿人。然而,一旦人移走自己的邪恶,那么上面提到的这些行为就是他们爱的行为,在天人眼里,他们表现为美丽之人,就象他们的同伴。

122.然而当清醒地意识到,人在悔改时,应单单指望主。若仅靠父神,则无法被净化,由于圣子的缘故而依靠父也不能,依靠仅为人的圣子仍不能。因为只有一个神,祂就是主,祂的神性与祂的人性是一个人,如《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主篇》所述。为了每个人在悔改时唯独指望主,主创立了圣餐,这圣餐是向那些悔改之人赦免罪恶的保证。这么做的原因是,在领受圣餐时,每个人的注意力都单单指向主。

123.⑺主天命的不懈努力,就是为了能赐予人永生的幸福,将人与祂自己,以及祂自己与人结合起来,只有移走邪恶及其欲望,才能成就此事。这在27-45节已经说明,即,使人与祂自己,以及祂自己与人结合起来就是主天命的不懈努力,这结合就是所谓的更新与重生,人由此得救。谁不明白与主结合就是永生与救赎?凡相信人受造为神的形象与样式(创世纪12627),并知道何为神的形象与样式之人皆明白这一点。

凡理性健全者,当他基于自己的理性思考,并且愿意出于自己的自主思考时,谁会相信有本质上平等的三位神呢?谁会相信神性存在或神性实质能被分离呢?人能够想象与领会一位神里面有三个位格,就象人能领会一位天人或人里面有一个灵魂,一个身体和一个由它们发出的生命一样。由于这三位一体唯独在主里面,因此必须与祂结合。若你运用理性,同时自主思考,你就会在这真理的光明中理解它,但你必须首先承认有一位神、一个天堂以及存在永生。

既然神是一,人被造为祂的形象与样式,既然通过地狱之爱及其欲望,以及欲望的快乐,人已进入一切恶爱,从而毁坏了他里面神的形象与样式,那么可知,使人与祂自己以及祂自己与人结合起来,从而使人成为祂的形象,就是主天命的不懈努力。还可知,这是为了主可以赐予人永生幸福的目的,因为神爱的本质就是这样。

然而,除非人貌似自主移走外在人的罪,否则主无法赐福于人,也无法使他成为祂自己的形象。因为主不仅是神爱,而且也是神智,神爱除非通过并依照神智而为,否则一事无成。此外,按照主的神智,除非允许人照理智自由行动(因为人凭此而为人),否则人无法与主结合,从而被更新与重生,得到救赎。凡依照主的神智而为的一切皆属其天命。

124.对于如前所述,我将补充两个天人智慧的内在真理,由此可明白天命的性质。第一,主决不单独作用于人内的个别成分,而是同时作用于所有成分;第二,主从至内在,且同时从最末端起作用。①主决不单独作用于人内的个别成分,而是同时作用于所有成分。原因在于,人内的所有成分皆处于这样的连接系列,并由此处于这样的形式,以致它们不是作为众多而是作为一体行动。众所周知,人的身体就在这样的连接系列里,并由此在这样的形式里。此外,人类心智也处于类似形式,这形式出于心智里面所有成分的连接,因为人类心智就是属灵人,实际上就是人。因此人的灵,即在他体内的心智,就其整个形式而言,就是人。所以人死后仍是与在世时一模一样的人,唯一区别在于,他脱去了在世时形成其肉体的外在覆盖物。

既然人类形式就是这样,即它的所有部分形成行动如一的一个整体,那么可知,不可能只将一个部分移离其位并改变它的状态,除非与剩余部分一起。因为倘若一个部分真得被移离其位并被改变状态,那么这必行动如一的形式就会受损。由此清楚可知,主决不单独作用于个别成分,而是同时作用于所有成分。以此方式,主作用于整个天堂,因为在祂眼里,天堂形如一个人;也这样作用于每个天人,因为每个天人就是一个最小形式的天堂;还这样作用于每一个人,首先作用于其心智的所有成分(因为最接近祂),并通过这些作用于其身体的所有成分。因为人的心智就是他的灵,是根据他与主结合的程度而定的天人,而他的身体只是心智顺服的工具。

然而,当清楚看到,主也单独且极为精细、但同时通过其形式的所有成分而作用于人内每一个别成分,不过,除非与整个形式一致,否则主不会改变任一部分的状态或任何个别成分。关于这一点,下文将有更多说明,届时将阐明,主的天命是普遍的,因它在细微中,它是细微的,因它是普遍的。

②主从至内在,且同时从最末端起作用。原因在于,唯有通过这种方式,所有成分(无论总体还是个别)才能被集合在一个连接系列里,中间物按先后次序依赖于至内在成分,一直到最末端,它们全部聚集在最末端,因为如《爱与智慧》第三部分所解释的,来自至内在的所有成分一齐存于最末端。也因为这个原因,永恒之主,或耶和华来到世间,在最末端披上并取得人性,以便祂可以始于最初成分,同时存于最末端。因此,始于最初成分,通过最末端,祂可以统治整个世界,因而拯救人类,祂能救赎人是按照其天命法则,亦即其神智法则。因此,这也是真理,就象基督教所承认的那样,即若非主降世,无人能被救赎。有关这一主题,可查看《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信篇》(n. 35)。故,主被称为首先与末后。

125在此阐述这些天人真理,是为了理解主的天命如何运作,以使人与祂自己,及祂自己与人结合起来。这运作不会单独作用于人的个别成分,而是同时作用于所有成分,并从人的至内在,且同时从人的最末端发生效力。人的至内在就是其生命之爱,人的最末端就是居于其外在思维的一切成分,中间物就是居于其内在思维的一切成分。前文已说明恶人的这些成分的性质。通过这些分析可再次清楚看出,除非与人一起,否则主无法从至内在成分,且同时从最末端起作用,因为人在最末端与主在一起。故,人在最末端起作用,其作用在于他的选择,这在他的自由范围内,主从其至内在成分开始,并在接下来的成分直至最末端里起作用。至于人的至内在成分包含何物,以及从至内在到最末端存于系列里的是何物,人一无所知。因此,人丝毫未察觉主如何运作,并在那里成就何事。但由于这些成分被连在一起,与最末端联为一体,所以人只需知道,他当避恶如罪并朝向主。只有这样,其生来为地狱的生命之爱才能被主移走,并被植入天堂生命之爱以取代之。

126.一旦主植入天堂生命之爱以取代地狱生命之爱,那么就会植入善与真的情感,以取代恶与假的欲望;植入善情之乐,以取代恶欲之乐;植入天堂之爱的良善,以取代地狱之爱的邪恶;然后,还会植入智谋,以取代狡诈,植入智慧思维以取代恶毒思维。人因此再生,成为新人。关于取代邪恶的良善种类,可查看《新耶路撒冷之生活的教义》(n. 67-73, 74-79, 80-86, 87-91);还有,只要人避开和远离如罪的邪恶,他就会热爱智慧的真理(n.32-41);至此,他已有信,且是属灵的(n.42-52)。

127.领受圣餐之前,所有基督教会都会朗读的劝诫表明,整个基督教普遍的宗教信仰教导,人应省察自己,认清、承认罪恶,并在主面前忏悔,停止邪恶,这就是悔改,罪的赦免,因而就是救赎。以亚他拿修命名的信经也有同样内容,这也是被整个基督教世界所接受的,其中末尾有这些话:“主将降临审判活人死人;行善者必入永生,作恶者必入永火。”

128.人从圣言皆知,人死后分配的生命取决于他的行为。若你打开并阅读圣言,就会清楚明白这一点。但当这样做时,要使思维摆脱唯信称义。接下来的几段经文证明,主在祂的话里处处教导这一点:

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所以,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马太福音71920

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马太福音72223

所以,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凡听见我这话不去行的,好比一个无知的人,把房子盖在沙土上。(马太福音72426)以及(路加福音646-49

人子要在他父的荣耀里同着众使者降临;那时候,他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马太福音1627

所以我告诉你们,神的国必从你们夺去,赐给那能结果子的百姓。(马太福音2143

耶稣回答说:「听了神之道而遵行的人就是我的母亲,我的弟兄了。」(路加福音821

及至家主起来关了门,你们站在外面叩门,说:“主啊,给我们开门!“他就回答说:”我不认识你们,不晓得你们是哪里来的!“那时,你们要说:”我们在你面前吃过、喝过,你也在我们的街上教训过人。“他要说:”我告诉你们,我不晓得你们是哪里来的。你们这一切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路加福音1325-27

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约翰福音529

我们知道神不听罪人,惟有敬奉神,遵行祂旨意的,神才听他。(约翰福音931

你们既知道这事,若是去行就有福了。(约翰福音1317

你们若爱我,就必就遵守我的命令。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爱我的必蒙我父爱他,我也要爱他,并且要向他显现。犹大问耶稣:“主啊,为什么要向我们显现,不向世人显现呢?“耶稣回答说:”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道,我父也必爱他,并且我们要到他那里去,与他同住。不爱我的人就不遵守我的道;你们所听见的道就不是我的,乃是差我来之父的道。“(约翰福音141521-24

你们若遵行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了。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并且分派你们去结果子,叫你们的果子常存,使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他就赐给你们。(约翰福音151416

你要写信给以弗所会众的使者说:右手拿着七颗星,在七个金灯台当中行走的,这样说:我知道你的行为,你的劳苦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坏人,曾经考验那些自称是使徒而其实不是使徒的人,看出他们是说谎的。不过,有一点我要责备你,就是你离弃了你最初的爱。所以,你要回想自己是从什么情况堕落的,也要悔改,恢复以往的行为。不然的话,我就到你那里去。要是你不悔改,我就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拿走。(启示录21,2,4,5

你要写信给士每拿会众的使者说:首先的和末后的,就是死而复生的,这样说:我知道你的患难和贫穷,但你是富足的。我也知道有些人所说的亵渎话。他们自称是犹太人,其实不是犹太人,而是撒但的信徒。(启示录28,9

你要写信给别迦摩会众的使者说:有两刃利剑的,这样说:我知道你所住的地方是撒但宝座的所在地。当日我忠信的见证人安提帕在你们身旁被杀,就是在撒但所住的地方被杀,你还是紧紧持守我的名,没有否认对我的信仰。所以,你要悔改。不然的话,我快要到你那里去,用我口中的剑跟他们作战。(启示录212,13,16

你要写信给推雅推拉会众的使者说:上帝的儿子,就是眼如火焰、脚像精铜的,这样说:我知道你的行为,你的爱心、信心、服务、忍耐,也知道你近来所做的比以前还多。(启示录218,19

你要写信给撒狄教会的使者,说,那有神的七灵和七星的,说,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你要儆醒,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衰微原文作死)。因我见你的行为,在我神面前,没有一样是完全的。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样领受,怎样听见的。又要遵守,并要悔改。若不儆醒,我必临到你那里如同贼一样。我几时临到,你也决不能知道。(启示录31,2,3

你要写信给非拉铁非教会的使者,说,那圣洁,真实,拿着大卫的钥匙,开了就没有人能关,关了就没有人能开的,说, 我知道你的行为,你略有一点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没有弃绝我的名。看哪,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是无人能关的。(启示录37,8

你要写信给老底嘉教会的使者,说,那为阿们的,为诚信真实见证的,在神创造万物之上为元首的,说,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启示录314,15,19

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启示录1413

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于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阴间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们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启示录2012,13

看哪里,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启示录2212

这些都是新约里的经文。

旧约中还有更多,我仅从中引用这一段:

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你们改正行动作为,在人和邻舍中间诚然施行公平,不欺压寄居的和孤儿寡妇;在这地方不流无辜人的血,也不随从别神陷害自己;我就使你们在这地方仍然居住,就是我古时所赐给你们列祖的地,直到永远。看哪里,你们倚靠虚谎无益的话。你们偷盗,杀害,奸淫,起假誓,向巴力烧香,并随从素不认识的别神,且来到这称为我名下的殿,在我面前敬拜;又说:『我们可以自由了。』你们这样的举动是要行那些可憎的事么?这称为我名下的殿在你们眼中岂可看为贼窝么?我都看见了。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利米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