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主的天命在它所做的一切事上皆关注无限与永恒

发表时间:2016/5/27  来源:Divine Providence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804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3章 主的天命在它所做的一切事上皆关注无限与永恒

46.基督教世界都知道,神是无限与永恒,因为由亚他那修命名的三位一体教义就说到,父神是无限、永恒和全能的,圣子和圣灵也是一样,不过,没有三位,只有一位是无限、永恒和全能的。由此可知,由于神是无限与永恒,因此只有无限与永恒的一切才能被归于神。但无限与永恒不能被有限理解,不过也能被理解。不能被理解是因为有限无法包含无限,能被理解是因为存在抽象概念,它能使人明白某物的确存在,即使不知其性质如何。关于神的无限性,存在这样一种概念,即祂是无限,或神性因为是无限的,所以是存在本身,本质本身和实体本身,是爱本身和智慧本身或良善本身和真理本身,因而是真我,是系的祂自己。当说到无限是全有,无限智慧是全知以及无限能力是全能时,也体现了这样的概念。

不过,这些概念会在思维中变得模糊,并且由于高深莫测,恐怕会遭到拒绝,除非剔除思维从物质世界中获得的元素,尤其是物质世界的两个基本特征,即空间与时间。因为这些势必限制概念,使得抽象概念好象根本不存在。然而,如果我们能使自己摆脱它们,就象天人那样,那么无限就可通过刚才提到的概念来领会。因此,还可以领悟到:人是真实的,因为他是由无限全有的神创造的;人是有限的实体,因为他是由本为实体的无限之神创造的;此外,人是智慧的,因为他是由本为智慧的无限之神创造的,等等。因为除非无限之神是全有,是实体本身和智慧本身,否则人不是真实的,因而按所谓理想主义的空想家说法,他是无有,或仅仅是一个“存在”的观念。

从《爱与智慧》所述清楚看出,神性本质是爱与智慧(n. 28-39);神爱与神智是实体本身和形式本身,因此是自存且是唯一一个持续存在的本质(n.40-46);神创造宇宙及其中万有是出于祂自己而非无有(n. 282-284)。由此可知,一切受造物,尤其是人类以及他里面的爱与智慧,都是真实的,并非只是“存在”的观念。因为除非神是无限,否则不存在有限;除非无限是全有,否则不存在真实;除非神从祂自己创造万有,否则不存在任何事物。总之,神在,故我们在。

47. 现在天命是被探讨的主题,在此将说明天命在它所做的一切事上皆关注无限与永恒。由于不按着顺序,无法清楚阐述这一点,故次序如下:

⑴无限与永恒本身和神性一样。

⑵无限与永恒本身只会关注出于它自己而存于有限事物中的无限(与永恒)之物。

⑶天命在所做的一切事上,尤其是拯救人类方面,皆关注出于它自己的无限与永恒之物。

⑷由被拯救的人类组成的天堂呈现无限与永恒的形象。

⑸天命的至内在是要关注形成天堂的无限与永恒之物,以便它在主面前如一个人,具有祂自己的形象。

48.⑴无限与永恒本身和神性一样。这一点可从《爱与智慧》多处所述明显看出。根据天人观念,无限与永恒本身就是神性,天人理解无限无非是神性存在,永恒无非是神性的持续存在。无限与永恒本身就是神性,对此,人既能理解,然而也无法理解。不以空间思考无限,不以时间思考永恒之人能理解,但以时空观念思考无限与永恒之人不会理解。因此在更高层次,即在理性的更内在层面思考之人能理解,但在较低层次,即在理性的更外在层面思考之人则无法理解。

那些能领悟者认识到,不可能存在空间的无限,同样也不可能存在时间的无限,即产生万有的永恒。因为无限就是无穷无尽,既没有起初也没有终点,即没有极限。他们还认识到,也不可能存在一个出于它自己的无限,因为出于它自己就意味着存在一个终点和起点,或在先的源头,因此谈论无限和永恒出于它自己是毫无意义的,就象谈论存在出于它自己一样,是矛盾的说法。因为出于自身的无限将是出于无限的无限,出于自身的存在将是出于存在的存在,这无限和存在要么与无限是一回事,要么与有限是一回事。通过这些以及类似分析(它们可在理性的更深层被看到)清楚看出,存在一个无限本身和永恒本身,这无限与永恒就是创造万有的神性。

49. 我知道很多人心里会想:人如何能在更深层理性上理解脱离时空的事物呢?而且不但要理解它存在,还要理解它就是产生万物的全有和真我?然而,深入思考一下,无论是爱还是爱之情感,又或是智慧还是智慧的觉察,甚或是思维,是否在时空中呢?你会发现它们皆不在时空内。既然神性是爱本身和智慧本身,那么可知,不能在时空中构想神性,也不能构想无限。为了更清楚地领悟这一点,认真考虑一下思维是否在时空内。假设连续思考十或十二小时,这段时间间隔难道不能显得象一两个小时,甚或如同一两天吗?表面时间的持续取决于产生思维的情感状态。如果情感是喜悦之类的,那么人就想不起时间,思考十或十二小时似乎不足一两个小时。反之亦然,如果情感是悲痛之类的,人就会想到时间。由此清楚可知,时间无非是表象,该表象取决于产生思维的情感状态。当考虑空间距离时,无论散步还是旅行,其情形也是一样。

50.由于天人与灵是爱之情及由此产生的思维,所以他们不在时空内,而仅在其表象中。对他们来说,存在时空的表象,该表象取决于其情感与(由此产生的)思维的状态。因此当一个人出于情感想到另一人,内心渴望见到他或与他交谈时,这人会立刻出现在他面前。

故,每个人身边的确有与其情感类似的灵存在,恶灵与具类似恶情之人同在,善灵与具类似善情之人同在。其存在是如此真实,就好象这人已被纳入他们的社群。空间和时间于存在毫不相干,因为情感及由此产生的思维不在时空内,而灵与天人就是情感和由此产生的思维。

事实的确如此,我蒙允许已经知道了,既通过多年的实际经历,也通过与很多离世之人交谈,一些曾生活在欧洲各国,也有一些曾生活在亚洲和非洲各国。他们全都在我旁边,然而如果在他们身上存在时间和空间的话,那么要做到这点,旅程与时间必定成为障碍。

实际上,凭内在觉察或独立思考,每个人都会知道这是实情。对此我已深信不疑,理由是,当我说我与亚洲、非洲或欧洲的离世之人交谈时,比如加尔文,马丁路德,梅兰路森或遥远国度的某个国王,统治者或祭司,没人会想到空间距离的问题,甚至也没人会想:他如何能与生活在那地方的人交谈呢?隔山隔水的他们是如何来到他面前的?由此向我明确表明,当思及灵界之人时,没人会从时空的角度思考。不过,在他们身上仍存在时空的表象,对此,可查看《天堂与地狱》(n. 162-169, 191-199)

51.从这些考虑明显可知,只有撇开时空,才能思考无限与永恒,因而思考主,并且这样的思维是可能的。此外,凡在理性的更深层思考之人都会有这样的思维,无限与永恒和神性一样,天人和灵的确这样思考。只有通过从时空抽离出来的思维,才能对神性全在、神性全能以及永恒神性有某种程度的领悟,但通过存有时空观念的思维,则根本无法理解。从这些事明显看出,人能设想永恒之神,但绝不会设想永恒的自然界。因此人会想到神创造宇宙,但根本不会想自然界创造宇宙,因为时空是自然界的特性,而神性却在时空之外。关于神性在时空之外,可查看《爱与智慧》(n.7-10, 69-72, 73-76,以及其它章节)。

52. ⑵无限与永恒本身只会关注出于它自己而存于有限事物中的无限(与永恒)之物。如前所述,无限和永恒本身意味着神性本身,有限之物意味着神性创造的万物,尤其是人类、灵和天人。关注出于祂自己的无限与永恒之物就要关注神性之物,即在这些事物中的祂自己,如同人注视自己镜中的映像。的确如此,《爱与智慧》多处有所说明,特别是第317, 318节论证了在受造宇宙中有人的形象,而且是无限与永恒的形象,因而是造物主的形象,即永恒之主的形象。然而当知道,神性本身在主里面,但出于它自己的神性就是出于主而存在于受造物中的神性。

53.然而,为理解得更透彻,有必要阐明它。神性不会关注神性之物以外的任何事物,也不会关注任何地方的事物,除了它自己的创造物里面的事物外。真相的确如此,从这一事实明显看出,即没人会关注另一人,除非透过他自己。爱着另一人的人会透过自己的爱而关注他,而一个聪明人会透过自己的智慧而关注另一人。诚然他能看出另一人要么爱他,要么不爱他,是聪明还是不聪明,但他看到这一点是透过自己的爱与智慧。因此,只要另一人爱他如同他爱此人,或者另一人和他一样聪明,他就会将自己与另一人结合,如此他们会合为一体。

这与神性本身相似,因为神性本身不会透过另一个关注它自己,比如透过一个人、一个灵或一个天人,因为他们里面没有任何起源于神性本身之物,透过没有任何神性的另一个去关注神性,就是去关注出于非神性之物的神性,这是不可能的。因此,正是主结合于人、灵和天人,所以与神性相关的一切皆非出于他们,而是出于主。因为众所周知,人拥有的一切善与真皆非出于他自己,而是出于主,事实上,若不靠着主,甚至无人能说出主名,或叫出主耶稣和基督的名号。

由此可知,与神性一样的无限和永恒从无限的视角关注有限的万物,并根据他们里面接受爱与智慧的程度,将自己与他们结合起来。总之,主除了在属祂自己之物里面外,不会在人和天人里面再有住所,并与他们住在一起,而且不会在他们的自我中,因为这自我是邪恶,就算它是善,依然是有限的,本身且出于本身的有限无法包含无限。从这些事清楚可知,有限去关注无限毫无可能,但无限关注出于自身而存于有限存在物中的无限是有可能的。

54.存在这样一种表象,即无限与有限不可能结合,因为无限与有限之间没有比率,有限不能包含无限。不过,结合是有可能的,既因为无限从自身创造万有,如《爱与智慧》(282–284)所述,也因为有限事物中的无限必然关注出于它自己的无限之物,对有限存在物而言,这无限似乎在它们自己里面。因此,有限与无限之间有一个比率是有可能的,这比率不是来自有限,而是来自有限中的无限。而且,这样有限存在就能包含无限之物,并非它自具无限,而是无限之物在它里面,使它好似自具无限。下文将对这些事予以更多说明。

55. ⑶天命在所做的一切事上,尤其是拯救人类方面,皆关注出于它自己的无限与永恒之物。无限和永恒本身就是神性本身,或主本身,但出于自身的无限和永恒是神性发出,即在由祂自己创造的其他物、因而在人与天人里面的主,这神性与天命一样。因为主通过祂的神性规定,万物应被保持在它们被造时所在并进入的次序中。既然这是神性发出所成就的事,那么可知,所有这一切皆为天命。

56.关于天命在所做的一切事上皆关注出于它自己的无限与永恒之物,从这一点明显可知,即一切受造物皆从无限与永恒的第一因发出,直到末端,又从末端直到最初源头,如《爱与智慧》所述,此书阐述了宇宙的创造。由于第一因存于所有进程的至内在,因此可知神性发出,即天命在它所做的一切事上皆关注无限与永恒的形象。它关注万物中的这一形象,虽然在某些情况下是显而易见的,但在其他情况下并不明显。在万物的多样性以及它们的结实器官和增殖中,神性清楚地向我们展示了这一形象。

万物多样性中的无限与永恒的形象体现在这一点,即没有一个事物与另一个相同,而且永远不会有。这可从创世以来人的面容明显看出来,同样从他们的心灵看出来,因为面容是心灵的反映。还可从其情感、观念与思想看出来,因为心灵就是由这些东西构成。因此整个天堂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天人或灵,事实上,永远不会有。在尘世与灵界,一切可见物体也是一样。由此明显可知,多样性就是无限与永恒。

无限与永恒在万物结实器官与增殖中的形象,可从植物界被植入种子的能力与动物界尤其是鱼类家族的繁殖力明显看出。因为如果真的竭尽全力结实和繁殖,那么它们将在一个世纪内填满整个世界空间,甚至整个宇宙空间。由此清楚看出,在这种能力中潜伏着自我繁殖直到无限的努力。自创世以来,结实与繁殖就没有衰退过,而且永远也不会衰退,由此可见,在这能力里面还存在着自我繁殖直到永恒的努力。

57.在人的爱之情感与智之觉察方面也是一样。这二者的多样性是无限与永恒的,其属灵的结实与增殖也是如此。没人拥有与他人类似到一模一样的情感和觉察,而且永远不会有。此外,情感可以无穷无尽地结实,觉察可以无穷无尽地增殖,而且众所周知,知识就是取之不尽的。这种无穷无尽或无限与永恒的结实与增殖力,既存于和人在一起的自然万物里,也存于和属灵天人在一起的属灵万物里,还存于和属天天人在一起的属天万物里。情感、觉察与知识不但总体上具有这种性质,而且细节上,这些事物当中的每一元素,甚至最小元素也具此性质。它们具有这种性质是因为,它们通过无限与永恒本身,凭借来自它自身的无限与永恒之物而存在。但是,由于有限本身没有任何神性,所以人或天人里面没有属他自己的这类事物,一丁点也没有。因为人或天人是有限的,仅仅是一个接受的器皿,本身是死物,所以存活在他里面的一切皆来自通过接触而与他结合的神性发出,在人看来这一切似乎是他自己的。下文将看到,事实的确如此。

58.天命关注出于自身的无限与永恒之物,尤其是拯救人类,因为天命将来自人类的天堂作为其目的,如2745节所述。既然这就是目的,那么可知人的更新与重生,因而其救赎就是天命尤其关注的,因为天堂因那些被拯救或重生之人而存在。由于人的重生就是结合他里面的善与真,或爱与智,也由于它们在主发出的神性中被结合,因此在人类的救赎中,天命尤其关注这一点。无限与永恒的形象在人里面只存在于善与真的联姻中。从圣言提到的被神性发出(即所谓圣灵)充满而发预言的人,以及被启示而在天堂之光中看见神性真理的人,我们知道神性发出在人类中成就这一联姻。在清楚觉察存在、流入与结合的天人里面,这种情形尤为明显,但这些天人也承认该结合本质上就是所谓的直接接触。

59.迄今为止,人们尚不知道,天命在人身上的一切运行中,皆关注其永恒状态。它不会关注别的,因为神性就是无限与永恒,无限与永恒,即神性不在时间内,因此未来的一切皆呈现在祂面前。因为这是神性的性质,所以可知,永恒就在它所做的一切事里,无论总体还是细节。然而,通过时空思考者很难领悟这一点,不仅因为他们热爱俗事,而且也因为他们思考的出发点是尘世的当下而非天堂的当下,这个问题对他们来说遥远得如同世界的尽头。然而,处于神性之人既从当下也从永恒思考,因为他们从主思考。他们心里会想,“不是永恒的东西是什么?相比之下,世俗算得了什么呢?当它走到尽头时,不也终成虚空泡影吗?永恒之物则不然。它只是存在,因为其存在(本质)没有尽头。”象这样的思考就是根据永恒思考,尽管我们正在思考现在的东西。当一个人既这样想也这样生活时,在他身上的神性发出、即天命,就会在其一切运行中关注他在天堂的永生状态,并将他引到那状态。下文将看到,神性关注所有人里面的永恒之物,无论恶人还是善人。

60.⑷由被拯救的人类组成的天堂呈现无限与永恒的形象。天堂也是有必要了解的事情之一,凡有宗教信仰者都会思想天堂并希望到那里去。然而,只有那些认识通往天堂之路,并行走于其中的人才被允许进入天堂。只有了解构成天堂之人的品质,知道没人能成为天人,即进入天堂,除非他自尘世携带某些天人品质,才能在某种程度上认识通往天堂之路。天人的内在品质就是通过行走天堂之路对该路的认识,以及通过认识此路而在其中的行走。此外,在灵界,实际上既有通往每一天堂社群的路,也有通往每一地狱社群的路,并且每个人似乎自发看到自己的路。他看见这路是因为那里有各种路,每一条对应每种爱,是爱打开这条路,并将他引到其同伴那里。除了自己的爱之路,谁也看不见其他路。由此清楚可知,天人无非是天堂之爱,否则,他们不会看到通往天堂的路。通过对天堂的描述,这一点会更明显。

61.每个人的灵都是情感和由此衍生的思维。由于所有情感皆出自爱,思维出自觉知,所以每个人的灵就是他自己的爱和由此衍生的他自己的觉知。由于这个原因,当一个人完全出于自己的灵思考,就象他独自在家沉思一样时,就是出于其爱的情感思考。因此明显可知,当人死后成为灵,就成为他自己的爱之情感和仅属其情感的思维。如果其爱已是恶爱,那么他就是恶情或欲望,如果其爱已是善爱,那么他就是善情。只要避恶如罪,每个人都会拥有善情,若不避恶如罪,就会拥有恶情。既然所有灵与天人都是情感,那么清楚可知,整个天堂无非是一切善情之爱,以及包含对真理的一切觉察的智慧。既然一切善与真来自主,且主就是爱本身与智慧本身,那么可知天堂就是祂的形象。此外,既然神爱与神智就其形式而言是人,那么也可知天堂必然也在这样一个形式里。对此,接下来的章节会有更多说明。

62.天堂就是无限与永恒的形象,因为它是主的形象,而主是无限与永恒。无限与永恒本身的形象体现这一点,即天堂由不计其数的天人组成,所包含的社群与天堂之爱的总体情感一样多,每一社群的每一天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情感。天堂的形式在主面前如一,正如一个人就是一,这形式由众多总体和细微的情感组成。随着数量增加,该形式会被完善到永远,因为进入神爱形式(即众形式的形式)的人数量越多,这结合就变得越完善。通过这些考虑显而易见,无限与永恒的形象就存在于这天堂里面。

63.通过简短介绍给出的天堂知识,可清楚看出,正是出于善爱的情感构成了人里面的天堂。但对此,现今还有谁知道呢?事实上,谁知道何为善爱之情呢?谁知道这善爱之情不可胜数,实际上是无限的呢?因为如上所述,每一天人就是自己独特的情感,天堂的形式就是所有神爱之情的形式。除了系爱本身与智慧本身,同时是无限与永恒的主,没人能将所有情感结合在这形式里。因为无限与永恒之物存在于此形式的一切事物中,无限存在物就在这结合里面,而永恒之物就在这永恒里面。若无限与永恒之物撤出,该形式就会瞬间崩溃。还有谁能将这些情感结合成一个形式呢?事实上,还有谁能建立这统一体呢?只有总体的观念才能实现这统一体,而只有通过对每个单一部分的思维才能实现总体。这形式由无数众生组成,且年年都有无数人进入该形式,如此直到永恒。所有婴儿皆进入该形式,而且有多少成年人,就有多少善爱的情感。通过这一切可再次看出,天堂里面存在一个无限与永恒的形象。

64. ⑸天命的至内在是要关注形成天堂的无限与永恒之物,以便它在主面前如一个人,具有祂自己的形象。对此可查看《天堂与地狱》(n. 59-86),即整个天堂在主面前如同一个人,天堂的每一社群也是一样;因此每位天人皆为一个完美形式的人,这是因为造物主,即永恒的主,就是;还有,天堂的一切与人的一切因此存在一种对应(87-102节)。整个天堂如同一个人,对此我也未曾见过,因为唯独主看见整个天堂。但天堂里面的整个社群,无论大小,都显如一个人,我倒见过几次。此时我被告知,最大的社群,即整个天堂,也是如此显现,但仅出现在主面前,这就是为何每位天人皆为一个完全形式的人的原因。

65.由于整个天堂在主眼里如同一个人,因此天堂被划分成众多总体社群,就象人体内有众多器官、内脏与部位一样。每一总体社群又被划分众多规模较小的总体或具体社群,就象每一内脏与器官里面都有较大的组成部分一样。由此清楚看出天堂是何性质。因为主自己就是人,天堂是祂的形象,所以在天堂里面被称为在主里面。主自己就是人,对此可查看《爱与智慧》(n. 11-13, 285-289)

66.通过上面的分析,能在某种程度上明白这一内在真理,也可说是天人的真理,即出于善与真的一切情感,其形式都是一个人。因为凡从主发出之物,都经由其神爱衍生为善之情,经由其神智衍生为真之情。从主发出的真之情在天人与人里面表现为对真理的觉察以及随之产生的思维,因为人们关注觉察与思维,但很少关注产生它们的情感,尽管它们与真之情作为一体从主发出。

67.既然人被造为最小形式的天堂,因而是主的形象,既然天堂包含多少情感,就有多少天人,且每一情感其形式都是一个人,那么可知,人在形式上能成为天堂,因而成为主的形象正是出于天命的持续设计。再者,由于通过善与真的情感才会实现这一切,所以人要成为这样一种情感。虽然这是出于天命的持续设计,但其核心设计却是人应在天堂的某个特定位置,或在神性天堂大人体中的某个特定位置,因为这样他就在主里面。然而这一切只会发生在那些能被主引入天堂的人身上。由于主预见这一点,因此祂也不断规定人能变成这样子,因为凡允许自己被引入天堂者,都是以此方式为自己在天堂的地方做准备。

68.如上所述,天堂被划分为众多社群,就象人体内众多器官、内脏与部位一样。在这些事物中,每一部分都只能在自己的位置。既然天人在神性天堂大人体中就是这样的部分,并且除了曾在世为人之人,没有谁能成为天人,那么可知对于允许自己被主引入天堂之人,主一直在天堂为他预备属他自己的地方,这一切是借助与它相对应的善真之情完成的。此外,每位天使人离世后就会被派往这地方。这就是天命关于天堂的核心设计。

69.然而,不允许自己被引入与分配到天堂者,会在地狱为他预备属他自己的地方。因为人自己不断趋向最低层的地狱,但却被主不断拦阻,拦阻不住的人,也会为他预备某个地方,他离世后会立刻被派往那里。这个地方恰好是天堂某个地方的对立面,因为地狱是天堂的对立面。 由于已成为天人者,根据其善与真的情感,在天堂有分配给他的地方,所以已成为魔鬼者,根据其恶与假的情感,在地狱也有分配给他的地方,因为平行排列、彼此对立的两个对立面保持连接。这就是天命关于地狱的核心设计。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