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用的人                                             爱智用、善理气、三生万物

分享交流翻译作品,发挥自己的用处。

一、天命是主的神性之爱和神性智慧的治理

发表时间:2016/3/26  来源:Divine Providence  作者:瑞登堡  浏览次数:3433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DP1. 一、天命是主的神性之爱和神性智慧的治理。

为理解何为天命,并明白天命是主之神性之爱和神性智慧的治理,先了解在论及神性的爱与智慧一书中就此主题所提出并阐明的相关命题尤为重要。这些命题如下:

在主而言,神性之爱是神性智慧的神性之爱,神性智慧是神性之爱的神性智慧(DLW34-39);神性之爱与神性智慧除非在自身所造的其它事物之中,否则无法是(Esse)与在(Esistere)(DLW4751);宇宙万物由神性的爱与智慧所造(DLW52, 53, 151156);宇宙万物是神性的爱与智慧的容器(DLW5460);主在众天使显为一轮红日,发出的热是神性之爱,发出的光是神性智慧(DLW8388, 8992, 9398, 296301);从主发出的神性的爱与智慧是一体的(DLW99102);万世以先的主——耶和华——并非从无、而是由他自己创造了整个宇宙及其中万有(DLW282284, 290295)。以上命题已在《爱与智慧》中阐明。


DP2.由以上命题,以及同一本书所提出的关于创造的那些命题,可以显明所谓“天命”就是主的神性之爱与智慧的治理。不过,创造本身在那本书中被论及,却未论及创造之后事物状态的维持,也就是主的治理,因此我们现在论及这一主题。

在本章,我们来探讨神性的爱与智慧(或神性的善与理)的合一在受造事物中的维持,并按以下顺序讨论这些命题:

1)无论是整体还是细节,宇宙皆由神性之爱、藉着神性的智慧被创造。

2神性的爱与智慧作为一体从主发出。

3)这样的一体以某种方式反映于每个被造物中。

4)一切被造物无论整体还是部分应当如此为一,若未如此,应当使其为一。

5)爱之善除非与智之理结合在一起,否则它并不是善;智之理除非与爱之善结合在一起,否则它并不是理。

6不与智之理结合的爱之善本质上不是善,只是表面上为善;不与爱之善结合的智之理本质上不是理,只是表面上为理。

7)主不忍受任何事物应当被分裂,所以它必须要么既在善之中并同时在理之中,或者要么在恶之中并同时在谬之中。

8)在善之中并同时在理之中的事物是实在,在恶之中并同时在谬之中的事物并非实在。

9)主之天命定规那些处于恶和谬当中的事物可服务于平衡、比照、与净化,以此来帮助善与理在其它事物当中的联合。


DP3. (1)无论是整体还是细节,宇宙皆由神性之爱、藉着神性的智慧被创造。

《爱与智慧》一书说明了万世之先的主——就是耶和华——就本质而言是神性的爱与智慧;他从自己创造了宇宙及其中万物(DLW2833, 5260, 282295)。由此可知,宇宙和其中万物由神性之爱、藉着神性智慧被创造。

该书还说明,没有智慧的爱无法成事,没有爱的智慧也是如此(DLW401)。没有智慧的爱(或者没有知性的意志)连一个想法都无法形成。事实上,它无法看见、感觉或说出任何事。这意味着没有智慧的爱(或者没有知性的意志)无法做任何事。同样,没有爱的智慧(或者没有意志的知性)无法思考任何事,不能看见或感觉任何事,甚至不能说出任何事,因而无法做任何事。倘若拿走爱,就不再有任何意愿,也就不可能有动作。我们行事尚且如此,作为圣爱和圣智本身的主在创造宇宙及其中万物时更应如此。

眼见的世间万物可以使我们信服:宇宙及其中万有皆由主的圣爱藉着圣智被造。取世间任何具体一物,用心观察,自然水落石出。我们来看一棵树,或它的种子、果实、花朵、叶子,动动脑筋,用一架好点的显微镜观察,你将发现一些难以置信的事情,看不到的更内部的东西则更加神奇。观察一棵树从种子到新种子的全部生长过程,看看依次进行的步骤,问问自己:“在整个过程中,是否存在一种朝向自我繁殖的持续努力?“努力的目标是具有再繁殖能力的新种子。倘若你愿意站在灵性的层面来思考(如果你愿意,就能做到),定能看出当中有智慧。然后,你若能从灵性层面更进一步思考,就会发现,这繁殖力并非来自种子,也不是来自纯粹一团火的世间太阳,而是由拥有无限智慧的造物主置入种子之中。它不仅发生在种子被造之时,而且之后持续存在。维护是持续的创造,正如持续就是不断产生。这就好比拿走活动的意图,努力就会停止;将思维从言语拿走,言语就会停止;将能量从运动拿走,运动就会停止。简而言之,将原因从结果拿走,结果就会停止。

被造万物被注入力量。然而,力量本身不能做什么,只能依靠注入力量的那位。再看看地球上的其它事物,比如蚕、蜜蜂或一些小生物,先从物性层面,再从理性层面,最后从灵性层面来查验这些对象。若能深层次思考,你将对这一切惊讶万分。倘若你听一听内心智慧的声音,你将惊叹地失声叫道:“有谁看不出其中有神性的作用呢?它们都是神性智慧的记号啊!”

你再观察被造万物的功能,将会发现它们是如何依次序从始直终服务于人类,再从我们转向创造者这个源头。你将看出万物间的联系如何取决于创造者与我们的结合;倘若你愿意承认,万物的维持也取决于此。

下文将看到,是圣爱创造万有,但若离了神性的智慧,则一事无成。


DP4. (2)神性的爱与智慧作为一体从主发出。

这个命题可从《爱与智慧》相关内容看出,尤其是以下内容:在主内,是(Esse)与在(Esistere)是有区别的一体 (DLW14-17)。在主内,无限的事物是有区别的一体(DLW1722)。神性之爱是神性智慧的神性之爱,神性智慧是神性之爱的神性智慧(DLW34-39)。爱与智慧不结合,一事无成(DLW401403)。除非与智慧结合,否则爱不能做任何事 (DLW409410)。灵性之热与灵性之光从显为太阳的主发出形成一体,如同在主内的神性之爱与智慧为一个整体(DLW99102)。从上述章节可说明这一观点的真实性;但由于人们不知道这两样彼此有别的事物如何能行动如一,因此我在这里说明:①没有形式的一体并不存在,形式本身构成一体;②进入形式的事物越彼此有别却又结合在一起,该形式就越发完美地构成一体。

2】①没有形式的一体并不存在,那形式本身构成一体。

专心思考的人能清楚明白,没有形式的任何事物不存在,如果一个事物着实存在,那它一定是个形式;因为凡存在之物皆产生于一定的形式,即所谓的品质、可表述的属性、状态的变化、在序列中的关系等等。因此,凡不在形式中的事物不起任何效果,不能起效果则什么也不是。形式本身赋予所有这些(品质、属性、效果等等 )。而且,因为在形式之中的一切事物——倘若形式完美——彼此之间如同一根链条上的各个环节,所以可知,是形式自身构成这个整体,我们可将品质、状态和效果等等归属给这个对象,一切取决于形式的完整性。

3】这世界中我们眼睛可见的每个事物皆是这样的一体,甚至无论在自然界内部还是在灵界中眼睛看不见的每个事物都是这样的一体。每个人是这样的一体,多个人的社群也是这样的一体。而且,教会是这样的一体,整个天在主的眼中也是这样的一体。总之,被造的宇宙不仅在总体上而且在每个细节上都是这样的一体。

如果整体与每个部分都是形式,那么创造它们一切的这一位必须是形式本身,并且,已被创造的一切事物的具体形式应当出于那个基本的形式。这也在《爱与智慧》一书中有所说明:神性的爱与智慧是本质与形式(DLW4043);神性的爱与智慧是本质和形式自身,因而是自具的和独一的(DLW4446);神性的爱与智慧在主内为一体(DLW1416, 1722),并作为一体从主发出(DLW99102,以及它处)

4】②进入形式的事物越彼此有别却又结合在一起,该形式就越发完美地构成一体。

除非悟性被提升,否则难以理解,因为表面看来,构成形式的各事物只有属性相似方可构成一个整体。关于这个话题,我常与天使探讨,他们说这是个奥秘,他们当中的智者清楚感知这一点,但智慧稍逊者则比较模糊。不过他们声称这是个真理:进入形式的事物越彼此有别却以特别方式结合在一起,该形式就越发完美。他们以天上诸社群聚在一起构成天的形式为例来证实;还以众天使聚在一起构成社群的形式来证实此理,他们肯定,越是社群中每个人的个性不同,如同出于自己并依内心倾向、因而自由地爱着他的伙伴们,该社群的形式就越发完美。

他们还通过善与理的结合来说明,因为它们越是明显为二,就越发完美地构成一体。爱与智慧也是同理。他们解释说,不清楚的事物是混乱的,形式的一切不完美由此造成。

5】此外,众天使还列举诸多整合来证实完全不同的事物如何被结合、从而构成一个整体。他们特别举例,一个人里面的无数事物尽管截然不同却结合为一体——因各自的隔膜而不同,却因它们之间的纽带相结合。他们还说,爱与其所属万物、以及智慧与其所属万物也是如此,因为爱与智慧除非结合为一体,否则无法被领受。

关于这方面的更多内容,可查看《爱与智慧》(DLW14-22),《天与地》(HH56,489)。引证这一切是因为它属于天使的智慧。


DP5. (3)这样的一体以某种方式反映于每个被造物中。

从整本《爱与智慧》,特别是47-51, 55-60, 282-284, 290-295, 313-318, 319-326, 349-357节可以看出:在主内为一体且作为一个整体从他发出的神性的爱与智慧,以某种方式反映于每个被造物中。这些章节还阐述了神性在每个受造物之中,因为上帝创造者(就是万世之先的主)从自己产生了灵界的太阳,藉此太阳产生了整个宇宙。这就意味着这个太阳——来自主,并且主在其中——不仅是最初的实体,而且是唯一的实体,万物由此实体被造。又因它是唯一的实体,于是可知该实体(依照受造物各自功用而无限多样地)存在于每个受造物之中。

因为神性的爱与智慧在主内;又因灵界太阳来自主,该太阳中有神性之火和神性之光;还因灵性之热和灵性之光明自那太阳而出,二者成为一体;所以推知:这样的一体以某种方式反映于每个被造物中。

这就是为何宇宙万物皆基于善和理,更准确地说,基于善与理的结合;或同样的说法,万物基于爱和智慧及其结合,因为善是爱之善,理是智之理;凡属于所爱的,皆称之为善,凡属于智慧的,皆称之为理。

后文将说明这样的结合存在于受造万物中。


DP6. 作为万物起源与基础的实体只有一个,这是人们广泛接受的观念;只不过这实体的性质还是个谜。有人认为它是至单纯的,没有比它再单纯的了,它是无空间的点,空间中的形体由无限多这样的点形成*。然而,这是出于空间思维的错觉;空间思维令最小的元素看似如此。不过,真相却是:越是单纯的和纯粹的事物,越是崇高和丰富。这就是为何对事物的探究越深入,所见的越奇妙、越发完全和美丽;因此,最初的实体里一定是万物最奇妙、最完全与最美丽的事物。

这是因为最初的实体来自灵界太阳(见前文所述n.5),这太阳来自主并且主在其中。这太阳本身因而是唯一的实体,并且由于它不在空间里,所以它完全呈现于万物内,于受造宇宙的至大与至小成分之中。

2】因为这太阳是第一且唯一的实体,由它引发万物产生,由此得知它包含的东西比我们从它产生的物质中看到的东西多得多,我们称之为从它衍生的实质和终极的物质。我们看不到这些东西,是因为它们从那灵界太阳藉着两类层次往下降,其完美性在各方各面通过两个层级递减。这就是如上所述,为何对事物的探究越深入,所见的越奇妙、越发完全和美丽的原因了。

我提及这方面事情,是为了证明这个命题:神性以某种方式映象于每个被造物中**,要考虑到这映象因我们一级级下落而越来越不清晰这个事实。因自我封闭而与高层级脱离的更低层级被尘世物质所堵塞时,这映象就更加不清晰。

若非读过并理解《爱与智慧》一书有关灵界太阳(DLW83-172)、层级(DLW173-281)以及宇宙的创造(DLW282-357)中所解释的内容,难免对这个命题晦涩不明。

附注:*可能与莱布尼茨的单子论有关,他认为实体作为世界万物的本质,必须是不可分的单纯性的,而且是客观存在的、无限多的、非物质的、能动的精神实体,他称之为“单子”。**类似于“宇宙全息论”,其基本原理:任一部分都包含着整体的全部信息。另外,莱布尼茨的单子论,“单子”是不可分的、形而上学的点,世界由此构成,每个单子都是微宇宙,像一面镜子一样反映整个宇宙。

DP7. 4)一切被造物无论整体还是部分应当如此为一,若未如此,应当使其为一;此为天命。

这表示神性的爱与智慧当一起存于所有被造物之中,同样可以说,善与理一起存于所有被造物之中,或者一切被造物中皆有善与理的结合。因为善出于爱,理出于智慧(如第5节所述),所以后文中将以善和理替代爱与智慧,以善与理的结合替代替代爱与智慧的结合。

DP8. 从先前讨论的主题可知:神性的爱与智慧在主内是一体的,它们作为一体从主发出,并且以某种样式反映于被他所造的万物中。接下来特别讨论这被称为“善与理的婚姻”的结合。如此婚姻:

①在主自己里面,如前所述,是神性的爱与智慧在他里面的合一;

②来自主,因为从他发出的万物中,爱与智慧被完美地结合,爱与智慧从显为太阳的主散发而出——神性的爱如热,神性的智慧如光。

③爱与智慧的确被众天使作为二者接受,但在他们里面被主结合;这同样发生在教会中的人们身上。

④ 因为爱和智慧作为一体从主流入天上的天使和教会中的人,又因为天使和人对这些的接受,所以主在圣经中被称为“新郎”和“丈夫”,天和教会被称为“新妇”和“妻子”。

⑤因此,只要天和教会(总体而言)以及天上的天使和教会中的人(具体而言)在如此结合之中——也就是在善与理的婚姻之中,那么他们就是主的形像与样式了;因为善与理在主内为一,事实上就是主。

⑥当意志与知性、因而善与理合为一;换个说法,当義与信为一;又或者说,当(取自圣经的)教义和(依照教义的)生活合为一;爱与智慧在天上和教会中(总体而言),以及在天上的天使和教会中的人(具体而言)就合为一。

⑦此外,关于二者如何在世人、以及属于他的一切事物里面合为一,在《爱与智慧》第五章论到人的被造、尤其意志和知性与心肺的对应这些主题时已详细说明(DLW.358-432)。


DP9. 相对世人而言,往下的事物,或更外在的事物——既包括动物界的事物,还包括植物界的事物——如何成就上节所说的二者合一,我们将在后文多处说明。

在此之前,先要提出这三点:

①首先,在主所造宇宙及其中无论总体还是细节的万物之中皆存在善与理的婚姻。

②其次,创世之后,该婚姻在人里面被分离。

③第三,已分离的应当合一,因而善与理的婚姻应当被修复,这是神性的治理。

上述三点在《爱与智慧》一书已被充分确证,在此无需赘述。而且,每个人凭理性都能看出,由于自创世起在所有受造万物内皆存在善与理的婚姻,只是后来该婚姻被分裂了,主不断作工来修复这样的婚姻;因此,这婚姻的复原,从而受造宇宙藉着人类与主的结合,乃是神性的治理。

DP10. 5)爱之善除非与智之理结合在一起,否则它并不是善;智之理除非与爱之善结合在一起,否则它并不是理。

善与理的结合从源头而来。善源自主,理亦如此;因为主是善本身和理本身并且二者在主里面是合一的。正因如此,天上天使里面的善和地上世人里面的善,只有当它与理结合了,才是真正的善;他们里面的理也只有当它与善结合了,才是真正的理。众所周知,一切善和一切理从主而来。因此,由于善与理、理与善合为一体,于是推知:为了善之为善,理之为理,它们必须在接受者里面合二为一,也就是在天上天使和地上世上里面合二为一。


DP11. 众所周知,宇宙万物皆涉及善和理。也就是说,我们理解的“善”乃是包含和涉及与爱相关的一切,我们理解的“理”乃是包含和涉及与智慧相关的一切。然而人们并不知道,若非与理结合,善就什么也不是;若非与善结合,理也什么都不是。

表面看来,与理脱离的善似乎存在,与善脱离的理似乎也存在;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因为爱是事物之是(Esse),属于爱的一切被称为“善”;智慧是(从是而来的)事物之在(Existere),属于智慧的一切被称为“理”(请参阅《爱与智慧》DLW14-16)。不在之是,非是之在,皆非实在;因此,与理脱离的善,与善脱离的理,皆非实在。同理,与其它事毫不相干的善是什么呢?既不能领会又不能感受,真的能称之为善吗?

2】与善结合时起作用、令领会和感受成为可能的这一要素与理相关,因为理关系到知性的能力。若你只对人说“善”,却不说或此或彼的某事物为善,这是实在的善吗?只有把它用到被理解为善的某事某物上来,才是实在的善。与善的如此结合唯有在知性之中发生,而知性中的一切与理相关。

意志也是一样。对所意志之事不知道、无法理解、不能思考,如此意志并非实在;但是,与知道、理解和思考这些功能一起,如此意志方为实在。意志的一切从爱而来,与善相关;一切认知、理解、思考皆属于知性,与理相关。由此清楚可知,仅仅意志,什么也不是,唯有意志具体的事物,才是实在的意志。

3】因为用就是善,所以一切用也是如此。除非用关注某事某物的功用并与其成为一体,否则就不是用,因而什么也不是。用凭借知性来获知所关注的功用;凭知性得知的、且与用相结合或相连接的一切皆与理有关,用的性质如何由此而定。

4】由上可知,与理脱离的善,与善分离的理,不是实在。既然善与理、理与善在一起是实在,那么,恶与谬、谬与恶在一起就不是实在;因为后者与前者对立,对立就是破坏;既然这样,它就去破坏实在的事物。(关于这一点,将在第19节进一步探讨。)

DP12. 善和理的婚姻既在原因之中,也必在其结果之中;在原因之中善和理的婚姻乃是意志和知性的婚姻,也就是爱与智慧的婚姻。在一个人所意愿与思考的一切事中,以及这一切事的结论和目的之中,皆有如此婚姻。这婚姻进入并事实上产生结果;只是在过程中善与理看似彼此有别,因为同步次序产生连续次序。举例说明,一个人意愿与思考吃喝、穿戴、住处、生意、工作、社交等事时,他首先会意愿和思考这些事或同步得出结论并设定目标;然而,当他所意愿和所思考的事情变成结果时,却是一个接一个进行的;不过,在他的意愿与思维中它们继续合而为一。在这些结果中,用与爱或善相关,为致用而采取的方法与知性或与理相关。人人都能通过具体的例证来证明这些普遍真理,只要他能清楚地意识到什么与爱之善相关,什么与智之理相关,以及它们如何在原因以及在结果中是怎样的关系。


DP13.有时说,爱形成人的生命;但这并不意味着爱从智慧、或善从理在原因之中分离,因为与智慧分离的爱、或与理分离的善并非实在*。因此,形成人的至内在生命——就是来自主的生命——的爱,是伴随着智慧的爱。此外,作为接受之容器的人,形成他生命的爱,并不是在原因中(与智慧)分离之爱,而是在结果中分离。

唯由其性质,爱方可被理解,爱的性质就是智慧;爱的性质(或智慧)只能出于它的是(Esse**——爱——而在(Existere);爱与智慧因此是一。善与理也是如此。

于是,因为理出于善,合二为一,称其为“善”***;正如智慧出于爱,二者合一,称其为“爱”。爱,在其形式之中,就是智慧;善,在其形式之中,就是理;形式是性质的源头,且是唯一源头。

根据上述理由可明显看出:除非善已与它的理相结合,否则善根本不是善;除非理已与它的善相结合,否则理根本不是理。

附注:*reality,实有,实在。**说起“善”,必为“善和理合一的善“,否则不是善。


DP14. 6)不与智之理结合的爱之善本质上不是善,只是表面上为善;不与爱之善结合的智之理本质上不是理,只是表面上为理。

所发生的善,若非与适合它的理相结合,就不是真正的善;即出现的理,若非与适合它的善相结合,就不是真正的理;事实的确如此。

尽管如此,仍然存在与理分离的善,或者与善分离的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伪君子和马屁精之类身上,还发生在各样的恶人身上,以及那些只追求物质层面之善的人,完全不理会灵性层面的善。上述之人都能向教会、国家、社会、同胞行善,也能对穷苦贫乏者和孤儿寡妇行善。他们还能明白众理,并凭着知性来思考众理,藉着思维来宣告这些理,甚至教导众理。不过,如此善和理在这些人里面并非深入地内在,也就是说,并未成为他们自己的,而是外在地处于他们之中,因而它们只是看似善和理(或者说,只是善和理的表象)。他们寻求这样的表现只是为了自己、为了世界,并非为了善和理的本身,因此这些表现的源头不是善和理。它们只是来自嘴巴,出于肉体,而非发自内心。

2】这等人所行之善好比覆盖于矿渣、或腐木、或粪便之上的金银;所言之理好比呼出即散之气,或稍瞬即逝的虚妄之光,尽管表面看似为纯正之理。它们向这等人自己显为如此,但对于那些听到——在不知它们的来源的情况下——并接受它们的人们来说,它们看起来不尽相同。每个人外在所受的影响(或者外在对他所起的作用)取决于他内在的情形。理——不管它出自何人之口——通过聆听进入另一个人,被其心智领受的情形则取决于该心智的状态和性质。

因着遗传而陷入属世之善、不关注属灵之善者,情形几乎一样。善和理之内在为属灵,能驱散恶与谬,纯粹的属世却站在恶与谬一边;同恶和谬在一边,与行善就无法共处了。

DP15. 善可从理分离,理可从善分离,分离之后,仍显为善和理;因为世人有行动的能力——被称为“自由”,还有理解的能力——被称为“理性”。通过对这些能力的滥用,一个人外在的表现可以不同于他的内在;这样,一个恶人能行出善事,能明事理,也就是一个魔鬼能将自己伪装成光明的天使。

关于这个主题,可参阅《爱与智慧》以下内容:恶源于对适合于人类、被称为“理性和自由”这两样能力的滥用(DLW. 264-270)。无论好人坏人,都有这两样能力(DLW.425)。爱若不与智慧结合*,或者善若不与理结合,对任何事物都起不了作用(DLW.401)。若非与智慧或聪明结合,爱什么也做不了(DLW. 409)。爱使自身与智慧或聪明结合,并使智慧或聪明与它相互结合(DLW.410-412)。智慧或聪明——凭借由爱赋予给它的能力——能被提升并领会和接受天上光明中的诸般事物(DLW.413)。爱能以类似的方式被提升并接受天上温暖中的诸般事物——只要它在那个高度上爱它的婚姻伴侣——智慧(DLW. 414,415)。否则爱会将智慧或聪明从高处拉回同一高度,使它与自己行动如一(DLW.416-418)。若它们被提升到一起,爱就在知性中被净化(DLW.419-421)。若爱被智慧在知性中净化,就变成属灵和属天的爱;但若在知性中被玷污,就变成属感官和属肉体的爱(DLW.422-424)。義与信及其结合类似爱与智慧及其结合(DLW.427-430)。什么是诸天中的義(DLW.431)。

附注:*marriage,婚姻,如同婚姻那样的结合。


DP16.7)主不忍受任何事物应当被分裂,所以它必须要么既在善之中并同时在理之中,或者要么在恶之中并同时在谬之中。

主之天命运行以此为首要目标——人应当在善之中,并同时在理之中;这样,一个人既是他自己的善和他自己的爱,也是他自己的理和他自己的智慧;这样,人就是主的形像,由此而成为一个人。不过,因为人在世时可以处于善并同时在谬中,也能处于恶并同时在理中,甚至处于善并同时处于恶中,如同一个双面人;还因为这样的分裂会破坏那个形像,并因此毁了这个人;所以主的天命在所行无论巨细的一切事上都以“消除分裂”为目标。

此外,一个人处于恶并同时在谬之中,好过他处于善并同处于恶中,主容许此事发生,并非好似他乐意如此,而是出于终极目标——人的得救——好似他不能去阻止。

2】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处于恶的同时又在理中?为什么主因着拯救这个目标不能阻止这样的分裂?因为当人聆听理时,他知性能被提升到智慧的光明中,在此光明中看见理或承认理,然后他的爱欲仍停留在下面。这样,就他的知性而言,他可以在天上;但对他的意志来说,他可以在地狱;这不可否认,因为理性和自由这两个能力不能从他被夺走;人凭此而为人,区别于兽类;唯有凭借这些能力,他方能被改造和更新、从而得救。这两样能力能让一个人能够依照智慧行事,也能够依照不智慧的爱欲来行事。他能够从在上的智慧来看在下的爱,并以此方式查看他的思维、意图、情感,来看生活和教导的是非善恶。他若不知道和承认自己里面有这两样能力,就无法被改造。关于这两样能力的更多信息将在后文详述。

上文所述解释了为何人可以处于善的同时在理中,以及处于恶的同时在谬中,以及它们的交替之中。


DP17. 一个人在此生要进入这样或那样的连接或联合——要么善与理,要么恶与谬——是困难的,因为只要他还在世,就持续处于被改造或被更新的状态。不过,每个人死后不再被改造或被更新,因此要么进入善与理的联合,要么进入恶与谬的联合;于是他在生活中保持如此,正如他在世时的主导欲。因此,倘若他的生活是以恶为主导欲的生活,那么他在世时从老师、讲道,或者从圣经本身习得的一切理都会从他里面拿走;当众理被拿走后,他会如同海绵吸水那样获得与其恶欲相称的诸谬。另一方面,如果他的生活是以善为主导欲的生活,那么他在世时通过听闻与阅读所积累的诸谬——只要他并未固执于此——会被拿走,取而代之的则是赐给他、与其善相称之理。

主所说的下列话正是这个意思:夺过他这一千*来、给那有一万**的、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马太福音25:28,29,13:12,马可福音4:25,路加福音8:18,19:24-26)。
   
附注:*talent,他连得。**ten talents,十个他连得。 


DP18. 死后每个人必定要么在善并同时在理之中,要么在恶并同时在谬之中,因为善与恶不能混合在一起;善不能同时与(恶引起的)谬相混合,恶也不能与(善引起的)理相混合,因为彼此对立,势必相互争战,直到一方消灭另一方。

受善驱使、同时又受恶驾驭者(或者,既在善之中、同时又在恶之中)正是《启示录》中论到老底嘉教会时所说下列话所象征的意义: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启示录3:15,16)。

主的这些话也是这个意思: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上帝、又事奉玛门*(马太福音6:24)。

附注:*03123mammonas,音译为“玛门”,意思是财富、财利、财产等,在此将其拟人化。


DP19. 8在善并同时在理之中的人事物,是实在;在恶并同时在谬之中的人事物,并非实在。从前文(n.11)可知,在善并同时在理之中的人事物,是实在;由此可知在恶并同时在谬之中的人事物,并非实在。“非实在”意味着它没有能力,且无属灵的生命。在恶并同时在谬之中的人——这等人皆在地狱——在他们自己当中的确有能力;因为恶者能够作恶,并且懂得数百上千种作恶的方式。不过,他只能对恶者(因对方之恶而)行恶,却不能对善者行半点恶——除非善者与恶势力为伍,这种情形有时会发生。

2】这就是试探的根源;试探就是与人同在的恶者对人的侵扰,继而产生争战,善者借着争战从他们自己的诸恶得解脱。由于恶者没有任何能力,所以全地狱在主面前如同摆设,而且在能力方面在主面前彻彻底底是个摆设,什么也不是,大量的亲身经历向我证实的确如此。然而,值得一提的是,所有恶者皆以为自己蛮有能力,而一切善者都以为自己没有能力。因为恶者将一切归功于自己的能力(因而归于他的狡诈和怨恨),与主无关;而善者不将任何事归功于自己的智谋,而把一切归功于主,他是全能者。

此外,在恶并同时在谬之中的不是实在,因为它们里面没有属灵的生命,这就是为何地狱居民的生命不称为“生”,而是“死”;所以,真实的一切属于生,没有任何真实的东西属于死。


DP20.处于恶、同时却又处于理之中的人,好比在高空翱翔的老鹰,被剥去翅膀后栽了下来;这等人死后成为灵时就是这样,他们曾经明理,并高谈阔论,还教导它们,然而在他们的生活中却漠视上帝。靠着他们自己知性中的一些事,他们将自己提拔到高处,有时还他们升到天上,装扮成光明的天使。但是,他们的理一旦被剥夺,就被逐出并堕入地狱。此外,“鹰”象征被赋予悟性的视觉却掠夺成性之人,“翅膀”象征属灵之理。这里所论的是生活中漠视上帝的那些人。生活中思想上帝意味着人们考虑到这样或那样的恶乃是与上帝作对的罪并因而不去作恶。


DP21. 9)主之天命定规那些处于恶和谬当中的事物可服务于平衡、比照、与净化,以此来帮助善与理在其它事物当中的联合。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主之天命恒久运行旨在理与善、善与理在人里面相合,如此合一就是教会,就是天;因为善与理、理与善的相合在主内并在源自他的万物中。因理善相合,天被称为“婚姻”,教会亦然;上帝的王国因而在圣经中被比作“婚筵”。“安息日”象征理善相合,因此在以色列教会的礼拜中被奉为至圣。圣经的整体及其每一部分皆有善与理的婚姻(请参阅《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经篇》(SS.80-90)。善与理的婚姻来自主与教会的婚姻,是爱与智慧在主内的合一;善属于爱,理属于智慧。由此可知,天命恒久运行的目的在于理与善、善与理在人里面相合,因为人就是如此与主合一。

DP22. 然而,如此婚姻在很多人里面已经破裂或正在破裂,義信分离是导致破裂的罪魁祸首——因为信是理之信,理是信之理;義是善之義,善是義之善。于是众人将恶与谬在他们里面相合,因而变得并持续站在(善和理的)对立面。尽管如此,主之天命仍定规它们可服务于平衡、比照、与净化,来帮助善与理在其它事物当中的联合。


DP23. 善与理在其他人里面的结合乃是由主凭借天与地狱之间的平衡来提供;因为恶与谬一起不断从地狱散发,而善与理一起不断从天上散发。只要人还活在世上,就被保持在这平衡之中,从而被保持在思考、意愿、言谈与行动的自由之中,在这样的自由之中方可被改造。

关于灵性的平衡,以及人由此有自由,可查阅《天与地》(HH.589-596, 597-603)


DP24. 通过比照,主使善与理的相合有据可依;因为善的品质只有通过与相对较次之善、并与对立之恶相比照才能获知。从比照中获得察觉和感受的能力,因为这些能力的性质因比照而来。令人愉快的事物只能通过比照没那么令人愉快的事物以及借助令人不愉快的事物来领会与感受;美丽的事物通过比照没那么美丽的事物,并借助丑陋的事物来领会和感受。同样,各样的善——属于爱的良善——通过相对次之的善,并借助恶来被领会和感受。属于智慧的理通过相对次之的理,并借助谬来被领会和感受。

凡物有差异,无论大小;这些差异造就了它的对立面之中也有从大到小的差异,它们之间保持平衡,于是两边照着层次皆有依次的关联。结果导致人们对事物的领会和感受或强或弱。

不过要知道,对立的事物能强化我们对事物的领会和感受,但也能破坏对事物的领会和感受——与对立的事物混杂在一起,破坏;未混杂在一起时,增强。正因如此,主极严格地将善与恶分别开来,正如他将天与地狱分开那样,免得善恶被混杂。


DP25. 借助净化,主提供善与理在其他人里面的联合;净化的方式有二:一是通过试探,另一种通过发酵。属灵的试探无非是同地狱散发并影响人的恶与谬的争战。通过争战,从恶与谬的事物使他得净化,善与理、理与善在他里面相合。

属灵的发酵以多种方式完成,既可在天上也可在地上进行;只是在地上不知这些发酵是什么以及如何完成。当恶连同伪被引入社群,就像投入面粉和葡萄汁的酵。借助这些酵,不相和的事物被分离出来,相和的事物合在一起,使物质变得纯清。

这正是主所说下列话的象征意义:天国好像面酵,有妇人拿来,藏在三斗面里,直等全团都发起来(马太福音13:33,路加福音13:21)。


DP26. 这些功用(平衡、比照、净化)也由主提供给恶与谬在地狱居民里面的联合;因为主的王国——不仅统治诸天,还统治地狱——是诸用的王国;主之天命定规,在他的王国中没有任何人事物不履行或充当某种功用。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网站名称:做一个有用的人

粤ICP备20060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