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命就是主的神爱与神智的治理

发表时间:2016/3/26  来源:Divine Providence  作者:瑞登堡  浏览次数:807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1.为理解何为天命,明白主的神爱与神智的治理,知道下列观点非常重要,与该主题相关、涉及神爱与神智的这些观点,在我的书里已作了说明:在主内,神爱出于神智,神智出于神爱(n.3439);神爱与神智只会存在并显现于由它们自己创造的其他事物里面(n.47–51);神爱与神智创造了宇宙万物(n.52, 53, 151–156);宇宙万物是神爱与神智的接受者(n.5460);主在天人面前显为一轮太阳,从那里发出的热就是神爱,从那里发出的光就是神智(n.83–88, 89–92, 93–98, 296–301);从主发出的神爱与神智形成一体(n.99–102)。永恒之主,即耶和华,从祂自己而非凭空创造了整个宇宙及其中万有(n.282–284, 290–295)。《关于神爱与神智的天人智慧》(以下简称《爱与智慧》)阐述过上述观点。

2.通过这些观点,连同《爱与智慧》关于创造的论述,的确可以表明,所谓天命就是主的神爱与神智的治理。然而,由于在那本书里讨论了创造本身,没有讨论创造之后万物状态的维护,即主的治理,因此我们现在将探讨这一主题。我们在这一部分将考虑对受造物中神爱与神智(或神性良善与神性真理)结合的维护,并按下列顺序谈论这些问题:

⑴宇宙及其中万有,从总体至细微,皆由神爱通过神智创造。

⑵神爱与神智作为一体从主发出。

⑶这一体以某种方式成像于一切受造物上。

⑷按照天命,一切受造物,无论整体还是部分,皆应是这一体,若未如此,则当如此。

⑸爱之善只有与智之真结合才是良善,智之真只有与爱之善结合才是真理。

⑹未与智之真结合的爱之善,本身不是良善,但貌似良善,未与爱之善结合的智之真,本身不是真理,但貌似真理。

⑺主不容一物被分开,故它必要么处于善与真,要么处于恶与假。

⑻处于善与真的事物是真实的,处于恶与假的事物不是真实的。

⑼主的天命使恶与假的一切服务于平衡、对照与净化,因此服务于他人里面善与真的结合。

3. ⑴宇宙及其中万有,从总体至细微,皆由神爱通过神智创造。《爱与智慧》一书说明了永恒之主,即耶和华,本质上是神爱与神智,祂从自己创造了宇宙及其中万有(n.28–33, 52–60, 282–295)。由此可知,宇宙及其中万有,无论总体还是细微,皆由主的神爱通过神智创造。该书还说明了,爱离了智什么也做不了,智离了爱也是一样。因为爱离了智,或意离了知,无法形成一个单一思想。事实上,它无法看见、感知,甚至说出任何东西,因而什么也做不了。同样,智离了爱,或知离了意也无法形成一个单一思想。它也无法看见、感知,事实上说出任何东西,因而什么也做不了。因为倘若从这些行动中拿走爱,就不再有意愿,因此不可能有行为。人在行动时尚且如此,作为神爱本身与神智本身的主在创造宇宙及其中万有时更是如此。

宇宙及其中万有,无论总体还是细微,皆由主的神爱通过神智创造,可通过尘世眼见之物得到证实。用智慧仔细观察某个具体物,你就会信服。取一棵树,或它的种子、果实、花朵、叶子,集中你的智慧,用性能优良的显微镜仔细观察它,你将看到奇妙的东西,而那些你看不到的更内部的东西则更加神奇。一步一步地观察次序,树木在其中从种子开始生长,直到结出新种子,仔细考虑一下,在每一步中是否存在进一步繁殖它自己的持续努力,因为它趋向的目标就是种子,繁殖力会重新存在于这种子里面。然后,如果你也肯从属灵的角度反思这一切,若你乐意是能这样做的,难道看不出智慧的显现吗?此外,要是你能从属灵的视角足够深入地思考,就会发现,这繁殖力并非来自种子,也不是来自纯粹一团火的尘世太阳,而是由拥有无限智慧的造物主置于种子中的。你会发现,它不但在创造的那一刻存在,而且之后持续存在。因为维护就是不停创造,如同生存就是持续存在。我们可以通过下面的思考,来说明繁殖力在创造中的运用:若拿走行动的意愿,行为就会终止;若丧失语言的思维,谈话就终止;若力消退,运动就终止。总之,若移走因,果就会消失,依此类推。

事实上,在创造次序中的一切皆被赐予力量,但这力量凭自身成就不了任何事,只能靠赐它的主。再调查地球上的其它事物,比如蚕、蜜蜂或一些小生物,先自然、再理性,最后作属灵地观察。然后如果能将思维提升到一个高层次上,你将惊讶于所觉察到的一切。倘若你肯聆听内心的智慧,你将惊叹不已:“谁看不到这些事物中的神性呢?它们全是神智的作品。”若你观察受造万物的功用,留意它们是如何以自己的次序行进,直到人类,再从人类通向万物的源头---造物主,并且万物的联系,以及万有的维护(若你承认它),都依赖于造物主与人的结合,那么这事实就会更加明显。下文将看到,神爱创造万有,但若离了神智则一事无成。

4.⑵神爱与神智作为一体从主发出。从《爱与智慧》介绍的内容,尤其书中阐述的下列问题看,这一观点显而易见:在主内,存在与显现是有区别的一体 (n. 14-17)。在主内,无限事物是有区别的一体(n. 17–22)。神爱出于神智,神智出于神爱(n.34-39)。爱脱离与智的结合什么也做不了(n.401–403)。爱无所作为,除非与智结合 (n.409–410)。属灵之热与属灵之光在从显为太阳的主发出中形成一体,如同神爱与神智在主内为一体(n.99–102 )。从这些章节所说明的内容明显看出这一观点的真实性。但由于人们不知道这两样彼此有别的事物如何能行动如一,因此我在这里说明:

①没有形式的一体不存在,但那形式本身构成一体。

②进入形式的事物越彼此有别却又结合在一起,该形式就越发完美地构成一体。

①没有形式的一体不存在,但那形式本身构成一体。专心思考的人能清楚明白,没有形式的一体不存在,如果一体确实存在,那它就是一个形式。因为凡存在之物皆源自其形式,即所谓的品质、属性、状态的变化,当中的关联等等。因此,凡不在形式中的事物都没有吸引力,而没有吸引力的东西没有实质内容,形式本身能赋予所有这些品质。由于若该形式是完美的,那么形式内的所有事物互相看待彼此,如同一条链上的各个环节看待彼此那样,所以可知,形式本身构成一体,并因此照其形式的完美程度构成具有品质、状态与属性,因而是某个事物的实体。

这世界可见的一切皆是这样一个一体,不可见的一切,无论在自然界内在部分还是在灵界,也都是这样一个一体。人是这样一个一体,人类社会也是这样一个一体。教会是这样一个一体,整个天堂在主面前也是这样一个一体。总之,受造宇宙不但在总体上,而且在一切细节上都是这样一个一体。为了万有在总体与细节上都从属于形式,创造万有的主必应是形式本身,并且来自形式本身的所有受造物也必应在形式里。《爱与智慧》一书中的下列观点也说明了这一点:神爱与神智是实体与形式(n.40–43)。神爱与神智本身(是实体与)形式,因而是自性(the Self)与唯一生存下去的本质(n.44–46)。神爱与神智在主内为一体(n.14–17[14–16], 18–22 [17–22] ),并作为一体从主发出(n.99–102[n.125])。

②进入形式的事物越彼此有别却又结合在一起,该形式就越发完美地构成一体。除非提升觉知力,否则这一点理解起来有点困难,因为存在这样一种表象,即形式无法构成一体,除非其成分具有某些规律的相似性。我经常和天人讨论这个话题,他们说,这是个奥秘,他们当中的智者清楚感知这一点,但智慧稍逊者则比较模糊。不过,他们声称这是个真理,即构成形式的事物越彼此有别却又以一定方式结合在一起,该形式就越发完美。为证实它,他们还提到了聚成天堂形式的天堂社群,也提到每一社群的天人,他们非常肯定地说,每个个体越是有自己独特的性格,因此如同出于他自己及其情感那样自由地爱着他的同伴,该社群的形式就越发完美。他们还通过善与真的结合来说明这一观点,因为它们越是明显有别的二者,就越发完美地构成一体。爱与智慧也一样,他们解释说,模糊的东西是混乱无序的,由此造成形式的所有瑕疵。

此外,天人们还举出完全不同的事物如何结合,因而构成一体的很多例子来证实。他们特别拿人体内的无数成分作例证,这些成分截然不同却又结合在一起—因其膜而不同,因其韧带而结合。他们说,爱与其所属万物、以及智慧与其所属万物也是一样,因为爱与智慧除非为一体,否则不被觉察。关于这方面的更多内容,可查看《爱与智慧》(n. 14-22),《天堂与地狱》(n. 56 489)。引证这一切是因为它属天人智慧。

5.⑶这一体以某种方式成像于一切受造物上。整部《爱与智慧》,特别是47-51, 55-60, 282-284, 290-295, 313-318, 319-326, 349-357节介绍的内容可以看出,在主内为一体且作为一体从祂发出的神爱与神智,以某种方式成像于受造万物上。这些章节表明,神性存在于受造万物,因为造物主,即永恒的主,从自己产生了灵界太阳,并通过这太阳产生了宇宙万物。因此来自主且主在其中的这太阳,不但是最初实体,而且也是唯一实体,万有皆来自它。因为它是唯一实体,所以可知这实体存在于受造万物,但根据各自功用而具无限多样性。

既然神爱与神智在主内,神性之火与神性之光在源于祂的太阳里,既然属灵之热与属灵之光来自那太阳,且这二者构成一体,那么可知,这一体以某种方式成像于受造万物上。因此,宇宙万物与善和真有关,事实上与其结合有关,或同样说,宇宙万物与爱和智慧及其结合有关,因为善出于爱,真出于智。爱称其所属的一切为善,智称其所属的一切为真。下文将看到,受造万物里面皆存在这些事物的一个结合。

6.很多人承认,有唯一的实体,这实体也被叫做最初实体,万有源头,但其性质不为人知。有人认为它是再简单不过的,就像没有维度的点,而维度的形式就是由无限多这样的点形成的。然而,这是源于空间观念的假象,因为按照这观念,似乎存在这样一个至微物。不过真相却是,事物越简单纯净,反而越复杂,包含越多。由于这个原因,对物体检查得越深入,会发现它里面的成分越发奇妙、完善与美丽。因此,最初实体里的一切是最奇妙、最完善与最美丽的。这是因为最初实体来自灵界太阳,如上所述,这太阳来自主,主在其中。因此,这太阳本身就是唯一实体。由于这太阳不在空间中,所以它是万有中的万有,存在于受造宇宙的至大与至小事物里。

既然这太阳是最初且是唯一实体,万有皆源于它,那么可知,它包含更多无限成分,超过我们在由它产生的物质里看到的成分,这里所说的物质指的是衍生物与最终物质。我们无法看到这些成分的原因在于,它们是通过两种层级从那灵界太阳降下来的,其完善程度照着这两种层级递减。由于这个原因,如上所述,对事物检查得越深入,就会发现它们越发奇妙、完善和美丽。通过刚才所说的内容可以证实,神性以某种方式成像于受造万物上,但在通过层级下降过程中变得越来越不明显,当较低层级通过关闭较高层级而从它分离时,神性就变得更加不明显,并被尘世物质堵塞。除非读者阅读并理解《爱与智慧》一书有关灵界太阳(n. 83-172)、层级(n.173-281)以及宇宙创造(n.8 3-172)等方面的内容,否则这一切必然显得晦涩不明。

7. ⑷按照天命,一切受造物,无论整体还是部分,皆应是这一体,若未如此,则当如此。这意味着,受造万物里面皆应有来自神爱与神智的某种东西,或也可说,受造万物里面皆应有善与真,即善与真的结合。因为善出于爱,真出于智,如第5节所述,下文我将通篇采用善与真这两个术语,以取代爱与智,采用善与真的联姻,以取代爱与智的结合。

8.从前条明显可知,在主内是一体且作为一体从主发出的神爱与神智,以某种方式成像于祂所创造的万物上。现专门说说这一体或结合,即所谓善与真的联姻。

①该联姻在主自己里面,因为如前所述,神爱与神智在祂里面为一体。

②它来自主,因为从主发出的万物中,神爱与神智都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从显为太阳的主发出的这二者,神爱如热,神智如光。

③诚然,这二者被天人作为“二”接受,但在他们里面被主结合,教会之人的情况也是一样。

④ 由于爱与智作为一体从主流入天人和教会之人,也由于这二者被天人和教会之人接受,所以在圣言中,主被叫做新郎和丈夫,天堂和教会被叫做新娘和妻子。

⑤因此,至此可以说,由于总体的天堂和教会,以及个体的天人和教会之人都在那结合里,即在善与真的联姻里,所以他们就是主的形象与样式。因为善与真在主内为一,事实上,就是主。

⑥当意与知,因而善与真合为一体,或说,当仁与信合为一体,或还可说,当出自圣言的教义与照着教义的生活合为一体时,爱与智慧才能在总体的天堂与教会,以及天人与教会之人内成为一体。

⑦此外,关于这二者如何在人内及其所属一切里面合为一体,在《爱与智慧》第五章已经说明,在该章第358-432节,还提到了人的创造,尤其是意与知和心与肺的对应。

9.后文将在多处说明,这二者如何在人之下或之外的事物,即动植物界中合为一体。在此之前,必须阐述这三点:第一,在主所造宇宙及其中万有里面,无论总体还是细微,皆存在善与真的联姻。第二,创世之后,该联姻在人内被切断。第三,按照天命,已被切断的当被合为一体,因而善与真的联姻当被恢复。由于上述这三点在《爱与智慧》一书已充分证实,因此无须在这里进一步证明。此外,人凭理智能明白,由于自创世之初,受造万物内皆存在善与真的联姻,只是后来这联姻被切断,主正持续作工修复它,因此这联姻的复原,以及随之而来的受造宇宙通过人而与主的结合,皆属于天命。

10. ⑸爱之善只有与智之真结合才是良善,智之真只有与爱之善结合才是真理。善与真从其源头获得这一切。善的源头在主内,真亦复如是,因为主是善本身和真本身,二者在主内为一体。故,在天人与世人里面,只有被结合于真的善,才是真正的良善,只有被结合于善的真,才是真正的真理。众所周知,一切善与真皆源于主。因此,由于善与真构成一体,真与善构成一体,所以可知善要成为真正的良善,真要成为真正的真理,二者必须在接受者,即天人与世人里面合为一体。

11. 诚然,人们知道宇宙万物皆与善和真有关,因为他们认为善一般包含和涉及爱的一切,真一般包含和涉及智慧的一切。殊不知,除非与真结合,否则善不是真实的,除非与善结合,否则真也不是真实的。的确,看上去,没有真的善似乎是真实的,没有善的真似乎也是真实的,但它们依然不是真实的。因为爱(爱所属的一切被称为善)是事物的存在(本质),智慧(智慧所属的一切被称为真)是事物源自本质的显现,如《爱与智慧》(n. 14-16)所述。由于没有显现的存在不是真实的,没有存在的显现也不是真实的,所以,没有真的善不是真实的,没有善的真也不是真实的。同样,不关乎具体事物的善是什么样呢?既然它既不属于情感也不属于觉知,那么它还能被称之为善吗?

与善紧密相联、影响并使得自身被觉察与感受的要素与真理有关,因为它与觉知的一切相关。若你只对人说“善”,却不说是这个还是那个事物是善,善是真实的吗?只有把它用到被觉察为善的具体物上,它才是真实的。与善的这种结合只发生在觉知里,而觉知的一切与真理相关。意愿也是一样,若不认识、感知、思考人所愿之事,意愿也不是真实的,但与这些一起,就会呈现为真实。一切意愿皆来自爱,与善相关,一切认识、感知、思考皆来自觉知,与真理相关。由此清楚可知,去意愿不是真实的,而去意愿某个具体物才是真实的。

一切用也是一样,因用即善。除非用确定与某物为一体,否则就不是用,因而不是真实的。用从觉知获得它自己的东西,与用结合或相连的东西与真理有关,用由此得其品质。

通过这几个例证明显看出,没有真的善不是真实的,同样没有善的真也不是真实的。如果说与真在一起的善和与善在一起的真是真实的,那么由此可知,与假在一起的恶和与恶在一起的假就不是真实的,因为后者与前者对立。对立就是毁灭,在这种情况下,它毁灭真实的东西。但这一点将在下文予以探讨。

12.然而,原因里面存在善与真的联姻,来自原因的结果里面也存在善与真的联姻。原因里的善真联姻就是意知联姻,即爱智联姻。人意愿与思考的一切、以及随之而来的结论与目的里面存在这样一个联姻。这联姻进入结果,事实上产生结果。但在这过程中,善与真似乎有所区别,因为同步之物产生了逐步之物。举个例子,当人意愿与思考衣食住行、生意、工作、社交时,他首先会意愿与思考这些事,或同步形成自己的结论与目的。但当他将意与思的事转化为结果时,却是一个接一个进行的。不过,它们在其意愿与思想中仍旧是一。在这些结果中,用属于爱或善,为达成用而采取的方法属于觉知或真理。人人都能通过实例来证实这些普遍真理,只要他能清楚觉察有关爱之善与智之真的事,以及这些事物如何在原因也在结果中相关联。

13.有时我也说爱构成人的生命,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原因里,爱从智分离,或善从真分离,因为这样分离的爱或善不是真实的。构成人至内在生命的爱(这生命来自主),是在一起的爱与智。此外,就接受者而言,构成人生命的爱,不是在原因而是在结果中被分离。因为爱仅能通过其品质被觉知,其品质就是智慧。其品质或智慧仅能通过其本质,即爱而存在。由此可知,爱与智是一体。善与真也是一样,因为真出于善,如同智出于爱,所以结合在一起的二者被称为爱或善。因为爱的形式是智,善的形式是真,形式是品质的源头,且是唯一源头。通过这些考虑明显可知,除非善与其真结合,否则根本不是善,除非真与其善结合,否则根本不是真。

14. ⑹未与智之真结合的爱之善,本身不是良善,但貌似良善,未与爱之善结合的智之真,本身不是真理,但貌似真理。这是真理,即除非与自己的真结合,否则不存在本身为善的良善,除非与自己的善结合,否则也不存在本身为真的真理。不过,的确存在从真分离之善和从善分离之真,这样的善与真可在那些伪君子、谄媚者及各色恶人身上见到,也可在那些仅有属世之善而无属灵之善的人身上见到。所有这些人都能对教会、他们的国家、社会、同胞,以及穷人、孤儿寡妇有益。他们也能理解真理,并根据自己的理解思考它们,通过思考谈论和教导它们。不过,这些人里面的善与真不是内在的,即不在他们自己里面,而是如此外在,因而仅仅貌似善与真。他们寻求这样的表现只是为了自己和尘世,而非善本身和真本身,因此其源头不是善与真:它们只停留在嘴上,是表面肤浅的,而非发自内心。

这种人所行之善可比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之物,所讲之真可比作被呼出与散发的一口气,或一闪即逝的虚妄之光,尽管表面看似真正的真理。虽然对于这些人自己来说,这些东西看上去就是如此,但对于那些由于不知情而聆听、接受它们的人来说,它们似乎迥然不同。因为外在之物根据人自己的内在影响他。真理(无论出自谁的口)进入另一人的耳朵,根据心智的状态与品质被心智接受。对于那些由于其遗传处于属世之善而非属灵之善的人,情况几乎一样。因为善与真的内在是属灵的,会驱散邪恶与虚假,但仅是属世之善则偏爱它们。偏爱恶与假和行善是格格不入的。

15.善会从真分离,真也会从善分离,分离之后,仍看似善与真,因为人拥有所谓自主的行动官能和所谓理性的觉知官能。正是由于对这些官能的滥用,人才在外表上表现得不同于他的内在,结果坏人也能行善言真,即魔鬼能伪装成光明的天人。关于这个主题,可在《爱与智慧》的下列章节看到:邪恶的源头来自对人类特有官能(即所谓理性与自主)的滥用(n. 264-270)。这两种官能既在恶人里面,也在善人里面(n.425)。爱若不与智联姻(或善若不与真联姻),无法成就任何事(n.401)。除非与智慧或觉知结合,否则爱无所作为(n. 409)。爱使自身与智慧或觉知结合,并使智慧或觉知与它相互结合(n.410-412)。智慧或觉知能凭借爱赋予的力量被提升,且能觉察、接受属天堂之光的事物(n.413)。爱也能以同样方式被提升,且能接受属天堂之热的事物,只要它同等程度地热爱其联姻伴侣-智慧(n. 414,415)。否则爱会将智慧或觉知从高处拉下来,以使它与自己行动如一(n.416-418)。若它们一起被提升,爱就会在觉知中被纯化(n.419-421)。若爱在觉知中被智慧纯化,就变成属灵和属天的,但若在觉知中被玷污,就变成感官和肉体的(n.422-424)。仁与信及其结合和爱与智慧及其结合的情形也是一样(n.427-430)。在天堂何为仁爱(n.431)

16. ⑺主不容一物被分开,故它必要么处于善与真,要么处于恶与假。主的天命运行的首要目标是,人应处于善与真。因为这样人才是他自己的善和爱,也是他自己的真理和智慧,从而人才是人,自此他便是主的形象了。然而,因为人在尘世时,能处于善,同时处于假,也能处于恶,同时处于真,甚至处于善,同时处于恶,因而好似双重人,还因为这分开会毁灭那形象,因而毁灭人性,故主的天命在其所有运作当中,无论总体还是细节,都试图消除它。此外,对于人来说,处于恶与假要好于处于善与恶,主允许这样,不是祂愿意如此,而是基于拯救人类这一目的的考虑,祂不能去阻止。

为何人能处于恶与真,为何主考虑到救赎的目的而不能阻止它,原因在于,人的觉知能被提升进入智慧之光,听闻真理也会明白或承认它们,但其爱依然在下面。这意味着人在觉知方面处于天堂,但在爱方面则处于地狱。对于人来说,这种情况是允许的,因为理性与自主这两种官能不能从人那里被取走,正是凭借这些官能,人才是人,有别于动物,也只有凭借这些官能,人才能重生并因此得救。凭借这些官能,人能根据智慧行动,也能根据非出于智慧的爱行动。他能通过在上的智慧查看在下的爱,以此方式也能查看其思维、意图、情感,因而其生活与教义的恶与假和善与真。若人不认识并承认自己里面的这些事物,就无法改过自新。对于刚才谈及的这两种官能,我会在下文以大量篇幅进行探讨。以上所述也解释了人为何能处于真与善,处于恶与假,以及这些事物的交替中。

17.世人要么进入这结合或联合,要么进入那结合或联合,即要么进入善与真的结合,要么进入恶与假的结合,是很困难的,因为只要他尚在尘世,就始终处于更新或重生的状态。然而死后,每个人要么进入此结合,要么进入彼结合,因为他不再被更新与重生,然后他仍保持在世时生命的样子,即保持在世时的主导爱。因此,如果其生命已是邪恶之爱(以下简称恶爱)的生命,那么在世时从教师、布道,或圣言本身获得的一切真理都会从他身上被取走。真理被取走后,他会如海绵吸水般习得赞同其恶的虚假。另一方面,如果其生命已是良善之爱(以下简称善爱)的生命,那么他在世时通过听闻与阅读累积、但自身没有确信的一切虚假,就会被移走,取而代之的是赋予他的与其善相一致的真理。这就是主说这些话的意思:

夺过他这一千来,给那有一万的。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马太福音2528291312; 马可福音425;路加福音8181924-26  

18.死后每个人必要么处于善与真,要么处于恶与假。善既不能与恶结合,也不能与恶之假结合,恶也不能与善之真结合,因为这些都是对立面,对立面会彼此对抗,直到其中一个毁灭另一个。启示录中,主对老底嘉教会说得这些话指的就是那些处于恶与善者:

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启示录31516

主的这些话也是针对他们说的:

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玛门:财利的意思)。(马太福音624

19. ⑻处于善与真的事物是真实的,处于恶与假的事物不是真实的。从11节可以看出,处于善与真的一切是真实的,由此可知处于恶与假的一切不是真实的。“不是真实的”意味着它没有力量和属灵生命。那些处于恶与假的人(所有这样的人都在地狱)在自己人中的确有力量,因为凡邪恶者皆会作恶,并以上千种方式为之。不过,他只能通过坏人的邪恶对他们行恶,却不能伤善人分毫,除非善人加入其邪恶势力,这种情形有时也会发生。

这就是诱惑的根源,它是与人在一起的恶灵的侵扰,自此战斗接踵而来,善人通过这斗争摆脱自己的邪恶。由于恶人没有任何力量,所以整个地狱在主面前不但什么也不是,而且完全没有一丝力量,我通过大量的亲身经历已经见证过。然而,值得一提的是,所有恶人都认为自己是强大的,而所有善人都认为自己没有任何能力。这是因为恶人将一切归于自己的强大,因而归于诡计与阴谋,与主无关,而善人丝毫不归于自己的智谋,而把一切归于全能的主。此外,恶与假都不是真实的,因为它们里面没有属灵的生命,这就是为何地狱生命不叫做生命,而叫做死亡的原因。因此,既然真实的一切属于生命,那么不真实的一切只会属于死亡。

20.处于邪恶,同时却又处于真理之人,好比飞在高空的鹰,被剥去翅膀后栽了下来。因为这些人死后成为灵就是这样,他们曾理解真理,也谈论和教导它们,然而在生活中从未转向神。其觉知将他们提升到高处,有时他们进入天堂,将自己伪装成光明天人。但当被夺去真理,逐出天堂后,就栽落地狱。此外,鹰象征有知识视野的掠夺成性之人,翅膀则象征属灵真理。我提到过,这就是生活中不转向神的人。生活中转向神意味着会思考这样或那样的邪恶是违背神的罪恶,因此不去作恶。

21. ⑼主的天命使恶与假的一切服务于平衡、对照与净化,因此服务于他人里面善与真的结合。从如上所述明显可知,主的天命正持续运作,以将人里面真与善和善与真结合起来,因为这种结合就是教会,也是天堂。这结合在主内,也在由祂发出的万有当中。正是由于这结合,天堂被称为婚姻,教会也是。因此在圣言中,神的国被喻为婚礼。也由于这结合,以色列教会的安息日是其敬拜中最神圣的事,因为安息日象征这结合。因此在圣言中,无论通篇还是每一部分,都有善与真的联姻,对此可查看《新耶路撒冷之圣经篇》(n.80-90)。善与真的联姻来自主与教会的联姻,同样来自主内爱与智的联姻,因为善属爱,真属智。从这些事可以看出,天命永不停息地致力于人内善与真和真与善的结合,因为人就是这样与主结合的。

22.然而,很多人已经破坏和正在破坏这联姻,尤其以仁与信分离的方式,因为信出于真,真出于信,仁出于善,善出于仁。这样一来,他们就在自己里面结合了恶与假,成为并继续走向(善与真的)对立面。不过,主规定,通过平衡、对照与净化,它们仍有助于结合他人里面的善与真。

23.主通过天堂与地狱之间的平衡来为他人善与真的结合作准备。因为恶与假不断从地狱发出,而善与真不断从天堂发出。只要人尚在尘世,就会被保持在这种平衡中,从而被保持在思考、意愿、言谈与行动的自主中,他会在其中得到更新。关于这给予人自由的属灵平衡,可查看《天堂与地狱》(n.589-596, 597-603)

24.主通过对照为善与真的结合作准备。因为只有通过与其对照的次等之善和对立的邪恶,才能认识善的品质。觉察与感受力就源于这种对照,其品质也由此而来。可爱是通过次等可爱和不可爱被觉察与感受到的;美丽是通过次等美丽和丑陋被觉察与感受到的。同样,每种出于爱的善,也是通过次等之善和邪恶被觉察与感受到的;每种出于智的真是通过次等之真和虚假被觉察与感受到的。一切事物从最大至最小必然变化不等,其对立面也是一样,它们之间有一种平衡,因此在这两边根据层级存在一种对照,对事物的觉察与感受会增强或减弱。然而,当知道,对立既会破坏也会增强觉察与感受:当对立面混在一起时,就会破坏它们;当未混在一起时,就会增强它们。由于这个原因,主极为精细地区分人里面的善与恶,免得它们被混合,如同区分天堂与地狱。

25. 主通过净化为他人里面善与真的结合作准备。实现净化的方法有两种,一种通过诱惑,另一种通过发酵。属灵的诱惑无非就是反对从地狱呼出的恶与假,并使它们的影响被感受到。通过这些斗争,人从恶与假中被净化出来,并且在他里面善被结合于真,真被结合于善。属灵的发酵以很多方式产生影响,既在天上也在地上。但在尘世,却不知道它们是何物以及如何影响。引入社会的恶与假,就象投入面粉和葡萄汁的发酵粉一样。借助这些手段,不一致的东西就被分离出来,一致的就被结合起来,其结果就是纯净与清洁。它们就是主说这些话的意思:

天国好像面酵,有妇人拿来,藏在三斗面里,直等全团都发起来(马太福音33;路加福音21)。

26.主通过结合地狱之人里面的恶与假为这些用作准备。因为主的王国不但高于天堂,而且也高于地狱,是用的王国。主的天命规定,凡不致用或服务于用的人或物都不应在这国里。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