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对话

发表时间:2016/7/10  来源:ISB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1917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1. 灵魂与身体的相互作用


    关于人的灵魂与身体的相互作用,有三种假设的观点和说法,要么是灵魂作用于身体,要么是身体作用于灵魂,最后是两者同时运作。第一种被称为物性流,第二种被称为灵性流,第三种被称为预定和谐

    第一个假设,被称为物性流,来源于感觉现象,谬误随之衍生出来。因为它就像影响我们眼睛的视野中物体,进入我们的思想,产生了流向;同样地,就像影响我们耳朵的言语,进入我们的心灵,产生了想法。它也同嗅觉、味觉、触觉的情况相似。由于这些感官首先从外部世界获得印象,根据这些器官的印象,心灵出现思考和决定,因此,古希腊先哲们和学者们相信流向是从感觉印象进入灵魂,因此采用了物性流或者自然流假设。

    第二个假设,被称为灵性流,也被一些人称为偶性流,来源于原则顺序和它的法则。灵魂是灵体,因此是更纯粹的,先验的和内在的;而身体是物质,因此是较低劣的,后验的和外在的,按照纯粹的应该流入低劣的,先验的应该流入后验的,内在的应该流入外在的顺序,因而属灵的流进属物的,而不是反过来。因此,根据顺序原则,思考的心灵根据眼前的物体在眼睛中引起的状况,流进视觉,表明心灵可以任意处理这些状况,同样地,具有感知的心灵根据言语在耳朵里引起的状况,流入听觉。

    第三个设定,被称为预定和谐,起源于推理能力的谬误和现象,由于在运作活动中,心灵与身体同时一起作用。然而,每一个运作首先是连贯的,随后是同时发生的,连贯操作是流入,同时操作是协调;例如,就像当心灵思考之后说出言语,或者当心灵决定之后做出行动,因此确立同时的运作,排除连贯的运作是理性能力的谬误。

    有关灵魂与身体的相互作用,除了所说的三种观点外没有第四种观点表述;要么灵魂一定作用于身体,要么身体一定作用于灵魂,或者两者同时不间断地作用。

     

    2

     

    “灵性流”,就如我们已经说的,起源于原则顺序和它的法则,相对于其他两种观点来说,学术界的聪慧之人更乐意承认和接受这种观点。起源于顺序法则的一切都是真理,即使在存在假设的理性能力遮掩中,真理,凭借它自己内在的光, 即使在假说存在的推理能力遮掩之下,也能显现它自己本身。然而,在理性能力的假说阴影中包含有三件事——­­­­­对灵魂的无知,对圣灵的无知,对流动本性的无知——理性能力能明白真理之前,必须首先解释清楚这三件事。因为假设的真理不是真理本身,而是真理的猜想。它就像在夜晚通过繁星的光亮看见墙上的一张图画一样,大脑根据它的想象让外形千变万化,黎明破晓之前就不一样了,当阳光照在它上面时,不仅呈现出它的大体特征,而且也呈现出它的每个部分。所以,从这个假设存在的真理遮掩下,产生出敞开的真理,当都知道了属物和属物的一切是属灵的相对于属物的时候,也就知道了什么是人类灵魂和它的本质,流入的本质进入灵魂,通过灵魂,通过灵魂进入具有感知和思考的心灵,从心灵流入身体。

     

    但这些主体没有人能解释,除非主准许他与灵界的天使和物界的人类同时产生联系,因为我被主准许了,所以我有描述灵界和物界一切的能力。在《婚姻之爱》这部作品中已经描述了:关于什么是灵性,在这重要的关系中,326329页;有关人类灵魂,315页;有关流入,380页,进一步更全面的描述在415422页。难道谁不知道或者可能不知道仁爱的善行和信仰的真理从上帝流向人类,流进灵魂,在心灵中被感觉,进一步从思想流进言语,从意志流进行为呢?

     

    由此,灵性流和它的起源与衍生,会在以下顺序中表示出来:

     

    一 存在两个世界:灵魂天使居住的灵界和人类肉体居住的物界。

     

    二 灵界起初地存在且持续不断地依赖于它自己的太阳,物界依赖于它自己的太阳

     

    三 灵界的太阳是来自于上帝耶和华的纯粹之爱,上帝耶和华就在灵界太阳的中间。

     

    四 来自灵界太阳的热,本质上是仁爱;来自灵界太阳的光,本质上是智慧。

     

    五 热和光两者流进人中:热进入人的意志,意志产生仁爱的善行;光进入人的理性,理性产生智慧的真理。

     

    六 这两者,热和光,或者仁爱和智慧,从上帝共同地流进人的灵魂;就这样,流进人的心灵,流进心灵的情感和思想;再从它们,流进身体的感知,言语和行为中。

     

    七 物界的太阳是纯粹之火;物界起初地存在且持续不断地依赖于这个太阳。

     

    八 因此来自物界太阳的一切,本身被视为是没有活力的。

     

    九 灵性用物性覆盖自己,就像人用衣服覆盖自己一样。

     

    十 人被赋予灵性,使人理性和道德地生活,从而成为一个灵性的自然人。

     

    十一 流动的获取是根据人的仁爱和智慧的情况。

     

    十二 根据人的理性开化程度,人的理性可以被升华到天堂的光中,也就是,天堂天使的智慧之中;同样地,根据人的生活作为方式,人的意志可以升华到天堂的热中,也就是,天堂天使的仁爱之中,根据人的生活作为。只有人决定和做出理性智慧教导的事,人的意志仁爱才会被升华。

     

    十三 人与兽完全不同。

     

    十四 按照所有流入的发生情况,灵界存在有三个等级,物界存在有三个等级。

     

    十五 结果在第一级中,原因在第二级中,作用在第三级中。

     

    十六 因此,从开始到作用,灵性流的本质是显而易见的。

     

    每一个命题现在都会被简短地说明。同样的文章可以在《真正的基督教》中的280页;697页,35页;77页和12页中找到。

     

    3.一

     

    存在两个世界:灵魂天使居住的灵界和人类肉体居住的物界。

     

    有一个灵魂和天使居住的灵界,它区别于人类居住的物界,这个灵界迄今隐藏得很深,即使在基督教的世界中,因为没有天使下凡亲口说明它,也没有人升天看见它。因此,对灵界的无知,和天堂与地狱的不确定信仰导致了人类到目前为止是迷惑的,从而成为无神论的唯物主义者,打开我灵魂的视野,让它上升进入天堂,让它降落进入地狱,展现出我在天堂与地狱的所见,令主喜悦。

     

    有两个区别于彼此的世界,因而对我来说,是显而易见的;一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灵性的,因此它被称为灵界;另外一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物性的,因此它被称为物界:灵魂和天使生活在他们自己的世界,人类生活在他们自己的世界;更进一步说,每一个人通过死亡穿过物界进入灵界,然后在灵界获得永生。旨在说明这本小册子的主题“流入”,应当从书的一开始就被展现出来,提供关于两个世界的某些信息是有必要的,因为从灵界流进物界,激活了在人与兽身体的每个部分的流动,也构成了植物的生长原则。

     

    4.二

     

    灵界起初地存在且持续不断地依赖于它自己的太阳,物界依赖于它自己的太阳

     

    灵界有一个太阳,物界有另一个太阳,这是因为这两个世界区别于彼此,每个世界从自己的太阳中衍生出自己的源头。因为灵界不能来源于物界的太阳,即使存在有物性流的假说,但是它与原则顺序相反。世界因太阳而存在,而不是太阳因世界而存在,从世界以及这个世界的所有大大小小的事物都依赖于太阳,这个事实结论中,很明显地看出,依赖证明存在,因此可以说依赖就是永恒的存在:所以,显而易见,如果太阳被移除了,它的世界将陷入混沌,混沌导致虚无。

     

    在灵界有一个不同于物界的太阳,这一点,我可以证实,因为我看见了它:表面上,它是炽烈的,像我们的太阳,几乎相同的大小,离天使的距离就像我们的太阳离我们一样,它不升也不落,一动不动地立在顶点和水平面之间的中间位置,因此天使们享受着永恒的光明和和永恒的活力。

     

    对于一个关于灵界太阳一无所知的理性人来说,在宇宙创造的观念之中很容易变得没有理智。当他深刻地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一无所知,除了感到它来源于自然之外,因为自然的源头是太阳,它来自于作为一个创造者的太阳。而且,没有人可以有一个灵性流的觉察,除非他也知道它的源头:因为所有流入来自于一个太阳;灵性流来自灵界太阳,物性流来自物界太阳。一个人的内在视野是他心灵的视野,获得来自灵界太阳的流入;而外部视野,是身体的视野,获得来自物界太阳的流入;在运行上他们合二为一,就像灵魂同身体所做的一样。

     

    因此对灵界和灵界的太阳一无所知的人堕入盲目,黑暗,愚昧就显而易见了;堕入盲目,因为心灵仅仅依靠于眼睛的视野,在心灵的理性中,成为一只蝙蝠,在恍恍惚惚的行程中飞过夜晚,有时候还可能撞进悬挂着的细麻布中;堕入黑暗,因为当眼睛的视野从内在流进它的时候,心灵的视野失去了所有灵性的光(流明),变成了像猫头鹰那样;堕入愚昧,因为虽然人仍然在思考灵性,但是从自然物界去思考灵性,而不是从灵界去思考物界;因此,是愚蠢地,荒谬地和错乱地去思考。

     

    5.三

     

    灵界的太阳是来自于上帝耶和华纯粹之爱,上帝耶和华就在灵界太阳的中间。

     

    属灵的事物不能来自于其他任何源头,只能来自于仁爱,仁爱也不能来自其他源头,只能来自于上帝耶和华,上帝耶和华就是仁爱本身:因此灵界太阳来自于处在中间的上帝耶和华的纯粹之爱,就像所有的属灵事物从他们的源泉中流出。太阳本身不是上帝,但来自于上帝:它是主周围离主最近的一个圈。通过灵界的太阳,耶和华主创造了宇宙;意味着,同我们广阔天空中的星星一样多的所有世界,被视为一个整体。

     

    纯粹之爱的灵界太阳作用于创造,因而,耶和华上帝作用于创造,因为爱就是生命的存在(本质),因此智是生命的显现(存在),通过智慧,一切从仁爱中被创造。《约翰福音》中的这些话说明了:“道与神同在,神就是道。万物是藉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祂造的:世界也是藉着祂造的”(1:1,3,10)。所说的道是神圣真理,也就是神圣智慧;因此,所说的道也被称为(第9版)照亮每个人的光,同样地,通过神圣真理,神圣智慧也照亮每个人。

     

    对于那些推断一切起源自其他源头,而不是通过神圣智慧,来自于神圣之爱的人来说,他们就像精神病患者一样被蒙蔽,视幻象为人,视阴影为清晰的物体,视臆想的存在为真实的人物。从仁爱中通过智慧,创造宇宙是一个连贯工作:如果你能观察出事物中从第一原则到最终原则的顺序,你就会明白这点。

     

    因为上帝是唯一的,所以灵界的太阳也是唯一的;由于空间的扩展不能预测灵界太阳衍生出的灵性事物,在没有空间的区域,不需要空间的本质和存在无处不在;因而,从宇宙之初到它的边界,神圣之爱无处不在。神圣之爱充满一切,这样,填充让一切保持在它们被创造之时的最初状态,理性能力一开始能看得很遥远:但随着它知道仁爱的本质,仁爱内在自身;它与智慧结合,结果能被察觉;它流进智慧中,原因能被显现;通过智慧运行,产生出了作用;理性能力就看得越来越近。

     

    6.四

     

    来自灵界太阳的热,本质上是仁爱;来自灵界太阳的光,本质上是智慧。

     

    在圣经中这句话是众所周知的,传教士们普遍的语言,神圣之爱通过火表达出来;当祈祷者试图让天堂之火充满内心,点燃神圣意愿去礼拜上帝的时候:原因是火对应于爱,因此火象征了爱。所以上帝耶和华在摩西面前作为荆棘里的一簇火焰显现,同样地,在西奈山上的以色列孩子们面前作为火显现;要求火在圣坛上永久保存,大教堂里灯台的光每个夜晚被点亮:之所以规定这些要求,原因就是火象征了爱。

     

    这样的火拥有来自于它的热,显然是爱的作用:因此一个人处在火旁,渐渐变得温暖,最后变得炽热,随着他的爱升华到热情,或者升华到白热。血液中的热,或者大体上说,人和动物维持生命的热量,产生于构成他们生命的爱。地狱之火也只是相对于天堂之火的爱。因此,就像上面所说的,神圣之爱对于灵界的天使们来说是炽烈的太阳,像我们的太阳一样;天使们享受着温暖通过太阳接受耶和华上帝的爱。

     

    灵界之光本质上是智慧,由此得出以下结论:由于存在(实质)和显现(存在),像仁爱和智慧,是不可分割的,仁爱通过智慧显现出来且和它一致。这就像在我们的世界中:春天的时候热和光结合为一体,引起萌芽,最后结果。另外,每个人都知道灵性的热是爱,灵性的光是智;因为一个人有爱的时候,他变得温暖,一个人变得明智的时候,他的理性在光亮之中。

     

    我常常看见灵性之光。在明亮和辉煌程度上,它大大超过了自然之光,因为本质上它就是明亮和辉煌:它就像夺目耀眼的雪,像耶稣变了形象的时候,主的衣服出现一样(可9:3;路9:29)。由于光是智慧,因此主称祂自己为“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的光”(约1:9);在其他章节中,主称祂就是光本身(约3:198:1212:35,36,46);也就是,主就是神圣真理本身,就是道,因而也是智慧本身。

     

    来自于物界的自然之光【流明】也是理性的:但它来自于灵界太阳的光;因为心灵的视野流进眼睛的视野,因而,灵界的光也流进物界的光,而不是反过来:假设反过来,就只有物性流,而没有灵性流。

     

    7.五

     

    热和光两者流入人里面:热进入人的意志,意志产生仁爱的善行;光进入人的理性,理性产生智慧的真理。

     

    众所周知,宇宙万物同善行和真理有关,没有一样东西可以同善行和真理无关而单独存在。人有两个生命容器:一个,是善行的容器,被称为意志;另一个,是真理的容器,被称为理性;善是爱,真是智,意志是爱的容器,理性是智的容器。善是爱,因为人爱他决定的一切,当人将意志付诸行动的时候,它被称之为善行:真是智,因为所有的智来自于真;确切地说,理智的人认为善是真,当他决定和付诸行动的时候,变成善行。

     

    不能正确地区别意志和理性,这两种生命容器的人,这样的人自己不能形成关于它们的清晰概念,徒劳地尽力去理解灵性流的本质。因为有流入意志的流向,有流入理性的流向。有一个仁爱的善行流向进入人的意志,有另一个智慧的真理流向进入人的理性,每一个源自耶和华上帝,直接通过主位于中间的太阳,间接通过天使的天堂。这两个容器,意志与理性之间的不同,相当于热与光之间的不同;因为,如前所述,意志获得来自天堂,本质上是仁爱的热,理性获得来自天堂,本质上是智慧的光。

     

    从人的心灵到话语,有一个流入,从人的心灵到行为,有另一个流入;到话语的流入是通过理性来自于意志,而到行为是通过意志来自于理性。仅仅熟知进到理性的流入,同时不熟知进到意志的流入的人,还有从上述观点推断和总结的人,像独眼的人,只能看见物体的一面,不能同时看见物体的另一面;像截肢的人,用仅有的一只手,笨拙地做出动作;像瘸腿的人,在拐杖的帮助下,用一只腿跳跃着行走。从这几个观察中,很清楚,灵性的热流入人的意志,产生爱的善,灵性的光流入人的理性,产生智的真。

     

    8.六

     

    这两者,热和光,或者爱和智,从上帝共同地流进人的灵魂;就这样,流进人的心灵,流进心灵的情感和思想;再从它们,流进身体的感知,言语和行为中。

     

    迄今为止,天启之人探讨的灵性流是从灵魂到身体,但没有人探讨进到灵魂的流入,从而进到身体的流入;虽然,众所周知,所有仁爱的善和信仰的真是从上帝流进人的,它们的一切都不是来自于人;来自于上帝的一切首先流进灵魂,通过灵魂流进理性心灵,在通过心灵流进构成身体的一切,如果有人用其他任何方式探究灵性流,他就像堵住水源的流动,仍然在那儿寻找常年河川的人;或者像从根部去追溯树木的源头,而不是从种子的人;或者像脱离源头去考查来历的人。

     

    因为灵魂本身不是生命,而是一个来自于上帝的生命接受器,主本身就是生命,所有的流入都属于生命,因而也来自于上帝。这被表述如下:“耶和华上帝将生气吹在人的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创27)。“将生气吹在人的鼻孔里”表示植入对善和真的觉悟。主也说到他自己,“因为父怎样在自己有生命,就赐给他儿子也照样有生命”(约5:26):生命本身是上帝;灵魂的生命是从上帝流入的生命。

     

    现在,因为所有的流入是生命,生命通过它的接受载体运行,人的最里面或者第一个接受载体是灵魂,因此为了让流入能被正确地理解,有必要说明流入起始于上帝,而不是来自于中转站。假设我们开始于中转站,我们关于流入的信念会像没有轮子的马车,像没有风帆的船舶。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在前面的文章中,我们论述了耶和华上帝位于中间的灵界太阳(第5章);由此论述仁爱和智慧的流入,还有生命的流入(第6,7章)。

     

    生命从上帝通过灵魂流进人,这样,再流进人的心灵,也就是,流进心灵的情感和思想,从情感和思想流进身体的知觉,言语和行为,因为这些是关于生命的连续顺序的东西。由于心灵从属于灵魂,身体从属于心灵。心灵也有两个生命,一个是意志,另一个是理性。意志的生命是爱的善,它衍生出来的被称为情感;理性的生命是智的真,它衍生出来的被称为思想:通过后者和前者,心灵活着。另一方面,身体的生命是感知,言语和行为:灵魂通过心灵,从它们的位置顺序衍生出它们,从心灵中,它们不经考察地向智者显现它们自己。

     

    人类灵魂是一种高级的灵性实体,直接地接受来自上帝的流入;而人类心灵是一种次级的灵性实体,通过灵界,间接地接受来自上帝的流入;身体由被称为“物质”的自然实体组成,通过物界,间接地接受来自上帝的流入。

     

    爱的善和智的真,两者结合地从上帝流进人的灵魂,也就是,两者合二为一,但在流入的进程中,它们被人为地分离了,只有在让自己跟随上帝指引的人中,两者结合,以上情况会在接下来的文章中看到。

     

    9.七

     

    物界的太阳是纯粹之火;物界起初地存在且持续不断地依赖于这个太阳。

     

    自然和它的世界——我们所指的大气和陆地,被称为行星,同所有它的大大小小的产物一起,我们居住在这个水陆形成的球体之中,每年它的表面都会焕然一新——通过太阳光和热的变化无处不在地呈现,从生活经验中,从感官证明中,从论及人充满了整个世界的描述中,每个人都确切地知道,这一切仅仅依靠于构成它们中心的太阳。因此,永恒的依赖是来自于太阳,同样地,理性也会得出确切的结论:存在来自于太阳;因为永恒地依赖是永恒地存在,首先存在。因此,得出以下结论:通过太阳的形式,物界被耶和华上帝作为第二因创造。

     

    存在着灵性和物性,这两者完全区别于彼此,灵性的源头和支持是来自于纯粹之爱的太阳,耶和华上帝位于太阳中间,上帝是宇宙的创造者和支撑者,这些内容之前已经被论述过;但物性的源头和支持是纯粹之火的太阳,后者来自于前者,都来自于上帝,随着它自己而来,好比后验的随着先验的而来一样,而先验的来自于上帝。

     

    物界的太阳和它的世界是纯粹之火,它的所有影响表示如下:它的光线通过光学原理集合成一个焦点,从这个焦点,产生出熊熊大火和耀眼光芒;它的热的本性,类似于基本的火;热量的等级是由它的入射角度决定的,因此,产生了气候变化和一年四季。而且,其他许多事实表明,通过来自理性能力的身体感知,可以确定物界的太阳仅仅是火,在最高本质上,它也是火。

     

    对来自于灵界太阳的灵性事物的源头一无所知,仅仅熟知物界太阳的自然事物的源头的人来说,大概会不可避免地把属灵的和属物的混淆在一起,他们通过对理性能力和感知谬误,得出结论:属灵的只是纯粹的物性,从属物的活动中,属灵的被热和光激发,升华出智慧和仁爱。这些人,由于他们用眼睛看不到其他的东西,用鼻孔闻不到其他的东西,用肺脏吸不到其他的东西,除了自然的一切,他们把所有东西归咎于也都是理性的。因而,他们接受属物的一切,就像海绵吸水一样。这样的人好比马车的御夫在车厢后面,轭连一队马匹,而不是在车厢前面。

     

    对于能区别属灵的和属物的,推断出后者来自于前者的人来说,情况就不一样。他们也认识到灵魂流入身体;认识到灵魂是属灵的,身体是属物的,身体作为载体和媒介服务于灵魂,灵魂通过身体在物界产生影响。如果你得出相反的结论,你就好比鳌虾,在尾巴的帮助下行进,每行进一步都向后看;你的理性视野相当于百目巨人脑袋后面的眼睛,额头上的眼睛都是闭合的。在推理上,这样的人也相信自己是机警的;因此说到,“难道有谁不明白宇宙的起源来自于自然吗?那个时候,上帝是什么?只有自然的从最内部地扩展”。做出类似荒谬的评论,他们吹捧的荒谬评论比智者的理性意见还多。

     

    10.八

     

    因此来自物界太阳的一切,本身被视为是没有活力的。

     

    对于不能从属于理解的理性能力中明白的人来说,如果稍微提高到身体感官之上,爱,本身被视为是有活力的,它的火的表面是生命;相反,基础的火,本身被相对地视为是无活力的;因此,灵界的太阳,是纯粹之爱,是有活力的;物界的太阳,是单纯的火,是无活力的;所有来自于和存在于它们的事物,也是同样的情况。

     

    宇宙中,产生所有影响的有两样东西:生命和物质;它们按照规则产生影响,来自内部的生命激活了物质。而不是来自内部的物质导致生命活动,这种情况发生在将本身是无活力的物质放在生命之上和里面的人身上,因此,他们完全把他们自己投身于感官享受和肉体欲望中,把灵魂的灵性和心灵的理性完全当作不存在,这些人被称为“行尸走肉”,这样的人,是所有世界上的无神论物质主义者,是所有地狱里的撒旦。

     

    在《圣经》里,他们也被称为“死人”;就像用大卫的话来说:“他们又与巴力毗珥连合,且吃了祭死人的物”(诗篇106:28)。“原来仇敌逼迫我,将我打倒在地,使我住在幽暗之处,像死了许久的人一样”(诗篇143:3)。“要垂听被囚之人的叹息,要释放将要死的人”(诗篇102:20)。在《创世纪》中:“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你要警醒,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3:1,2)。

     

    他们被称为“死人”,因为灵性的死亡是定罪;定罪是相信生命来自物质的人的归宿,相信自然之光是生命之光,从而隐藏,阻碍和压制上帝的,天堂的和永生的每一个观念。由此,这样做的人就像猫头鹰,黑暗中看见光明,光明中看见黑暗,也就是,他们视谬误为真理,视邪恶为善行;同样,视邪恶的快乐为他们心里的快乐,他们与吞食尸体作为精致美味,追寻来自坟墓中的恶臭作为香脂气味的鸟兽没有什么不同。他们也看不到流动,除了物质的或者自然的东西;即使如果他们断言流入是灵性的,那也不是从关于流入的任何观念而来,只是从他们的老师嘴中而来。

     

    11.九

     

    灵性用物性覆盖自己,就像人用衣服覆盖自己一样。

     

    众所周知,主动的和被动的两者对于每一个运作都是必要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单独从主动中产生,也没有什么东西单独从被动中产生。这种情况类似于属灵的和属物的:属灵的,作为一个有活力的力量,是主动的;属物的,作为一个无活力的力量,是被动的。因此,无论在太阳的世界从一开始存在什么,无论从开始一直存在什么,这些东西都以自然的形式存在于属灵的,这不仅与动物界的动物有关,也与植物界的植物有关。

     

    另一个类似的事实也是已知的,即,在每一个产生的作用中,有一个主要原因和工具原因,当某事被完成的时候,这两者作为一个整体,虽然它们是彼此区别的;由此,智慧法则中的一条就是:主要因和工具因一起制造一个原因;属灵的和属物的也是这样。在产生作用中,这两者作为整体出现的原因是灵体内在于肉体中,像纤维内在有于肌肉中,血液内在于动脉中,思想内在于言语中,感情内在于音调中。综上所述——虽然远远不清楚,像通过一个格——属灵的用属物的遮掩自己,就像人用衣服遮掩自己一样。

     

    在这里,灵魂用来包裹自己的有机体相当于一件衣服,因为有机体覆盖在灵魂上,灵魂也脱离于有机体,当肉体通过死亡离开物界进入灵界的时候,丢掉肉体就像丢掉一件衣服。而且,肉体会像衣服一样渐渐陈旧,但灵魂不会;因为它是一个灵性物质,通常是不会随着自然的变化而发生改变的,不会像属物的一样自始至终地发展,在某一个时候被终结。

     

    对于那些不把身体视为灵魂的衣裳或者覆盖的人来说,由于身体自己是缺乏活力的,只有适应接受从上帝而来通过灵魂流进身体的活力,因此,不可避免地,他们会从灵魂自己生活,身体自己生活,这样的谬误中得出结论:在他们各自的生命之间存在一个“预定和谐”。同样地,这些人推断出要么灵魂生命流进身体生命,要么身体生命流进灵魂生命,由此,他们构想这个流入要么是属灵的,要么是属物的:然而,被证实的真相是,每个物体的创造是后验的,因而自己不会行动,而是源自于先验的事物中;因而后验物体的行为不存在,而是来自先验物体;因而没有什么东西会自身行动,除了来自“最初”,因而来自上帝。而且,只存在唯一的生命,这个生命是不能被创造的,明显地,这个生命会流进被创造的宇宙中的大大小小的适宜接受的有机体中。

     

    许多人相信,灵魂是生命,因而人过着灵魂的生活,过着他自己的生活,因而是本身的生活,所以,不是通过来自上帝的生命流入。但这样认为的人不可避免地会打上一种得出谬论的戈尔迪之结,他们将心灵的所有判断卷进谬论中,结果就是没有东西,除了非理智被视为灵性;或者他们构造一个迷宫,通过某些理性线索,心灵从来不能追溯它的路,使它自己解脱的迷宫。实际上,他们也让自己失望,就像它本来的一样,进入地下洞穴,他们居住在永恒黑暗中的地方。

     

    由于不计其数的谬论来自这样一种信仰,每一个都是可怕的:上帝把祂自己灌注和复制给人,因此每一个人是一种活着的它自己的神,因而,人的善和智来自于他自己;同样地,人本身就有信和善,从自己获得它们,而不是从上帝;包括其它极端荒谬的观点,例如,有种观点在地狱中的人中很盛行,当他们生活在世的时候,相信通过在世的行为,决定过着和产生什么样的生活。当这些人朝天堂看去的时候,天堂之光照向他们,他们只是厚厚的黑暗。

     

    我曾经听见某人来自天堂的声音,说到:“假如人生命的火花是他自己的,而不属于他心里的上帝,不会有天堂,天堂也没有任何东西;由此,地上也不会有教会,因此,没有永生”。

     

    对于有关这个主题的更多细节,可以在《婚姻之爱》的132-136页找到,也可以参考《真正的基督教》的48页。

     

    12.十

     

    人被赋予灵性,使人理性和道德地生活,从而成为一个灵性的自然人。

     

    从上面确立的原则,得出以下结论:灵魂用身体覆盖自己,就像人用衣服覆盖自己。因为灵魂流进人类心灵,通过这样,进入身体,用身体承载着生命,身体持续不断地接受来自上帝的生命,间接地转化它到身体,通过紧密联合的方式,它使身体,就像它本来一样,活着。从上面和无数的经验证词看出,显而易见,属灵的结合到属物的,好比活力与死亡结合,引起人理性地说话和端正地行为。

     

    表面上就像唇舌本身从某个生命中说话,好像手臂用同样的方式行动一样,但实际上,是本质上是属灵的思想在说话;同样,是本质上属灵的意志在行动,每种情况都是通过本质上是属物的器官完成,因为它们是从物界发生。如果这种考虑被注意到的话,这就很容易明白了:从话语中移除思想,嘴不是瞬间变哑了吗?所以,从行动中移除意志,双手不是瞬间变僵了吗?

     

    灵性与物性的结合,与在物质体中生命引起的现象,相当于在一块干净海绵中的美酒,相当于葡萄中的甘甜葡萄汁,相当于苹果中的美味果汁,相当于肉桂中的芳香气味。所有包含在这些中的纤维是物质成分,但它们本身既没有口感又没有气味,而是从果汁中和它们之间获得口感和气味;因此,如果我们榨出这些汁水,它们就变成没有活力的丝状物。这就同如果失去生命,身体的器官一样。

     

    从思维的分析过程中,显而易见,靠着灵性与物性的结合,人是理性的存在;同样的原因,从行为的美德和举止的得体中,显而易见,人是道德的存在。人拥有这些是因为可以通过天使的天堂,获得来自主的流入,智和爱就存在于天堂,因而理性和道德也存在那里。因此,一个人身上灵性和物性的结合被感知到,这种结合使人能作为一个灵性的自然人生活。人用相似的方式活着,然而死后用不同的的方式活着,这是因为本质体覆盖在灵魂上,就像在物界,物质体覆盖在灵魂上一样。

     

    许多人相信,心灵的思想和感知是属灵的,自觉地流入,不用有机组织的形式。然而,由于头脑是感知和思想开始的地方,对于不明白头脑内部结构,不知道灰质和白质编织组成了大脑,和大脑同腺体,脑室和沟回等一切被脑膜覆盖着的那些人;同样地,不知道人的思考和决定是理智的,还是非理智的,是根据所有这些器官的条件,是完整的,还是畸形的,决定的那些人来说;因此,人的理性和道德是根据头脑的有机组织构造决定的。对于人的理性视野而言,是理解力,无有机组织形成,对于灵性之光的接受而言,会是一个抽象的虚无,就像没有眼睛,就没有人的自然视野一样,在其他例子中也一样。

     

    13.十一

     

    流入的获取是根据人的爱和智的情况。

     

    前面已经说明了,人不是生命,而是来自上帝的生命的受体器官,爱与智的整体是生命,上帝是爱本身和智本身,因而是生命本身。因此,得出以下结论:人爱智,或者说人的智内在于爱中,人是上帝的形象,那就是,人是来自上帝的生命容器;相反地,人在爱的对立面,因此在缺乏理性中,人没有获得来自上帝的生命,而是来自地狱的被称为死亡的生命。

     

    爱和智两者本身不是生命,而是生命的存在(本质)。另一方面,爱和智的欢欣愉悦是情感,构成了生命;因为通过情感,生命的存在(本质)显现出来。来自上帝的生命流向承担了欢欣愉悦;就像在春天光和热的流入将欢欣愉悦地传递到人的心灵,传递到各种各样的鸟兽,传递到萌芽生长的植物。因为爱和智的欢欣愉悦让人心怀满足,利于生命的接受,就像欢喜快乐让脸上洋溢着高兴,适应灵魂的愉悦的流入。

     

    被智慧之爱影响的人就像伊甸园,里面有两棵树,一颗生命之树,另一颗善恶之树。生命之树获得上帝的爱和智,而善恶之树获得自己的爱和智。后者是缺乏理性的,然而仍然相信自己同上帝一样明智;但前者就不一样,是真正的智,相信除了上帝没有人是智的,只要人相信这点,他就是足够得智,他感觉到决定它的时候,情况更是如此。关于这个话题更多的内容,参见《婚姻之爱》中的132-136页。

     

    在这里,我将补充一个确认这些天堂真相的奥秘。所有天堂的天使面向作为太阳的主,所有地狱的天使背对主。后者获得意志情感的流入,本质是欲望,使理性屈从它们;但前者获得理性情感的流入,让意志屈从于它们;因此,这些在智慧之中,而其他的在愚钝之中。因为人类理性存在前额后面的大脑中,意志存在头部后面的小脑中。

     

    难道谁不知道缺乏理智的人通过虚伪屈从于他自己邪恶的欲望,从理解中抽出理性坚定欲望呢?然而,难道又有谁不知道理智的人从真理看见他自己意志欲望的特征,限制欲望呢?理智的人这样做,因为他把脸转向上帝,就是他相信上帝,不是自己;但愚蠢的人所做的恰恰相反,因为他把脸背向上帝,就是他相信自己,不是上帝。相信自己是相信仁爱和智慧来源于自己,而不是来源于上帝,这表示吃了善恶之树的果子;但相信上帝就是相信仁爱和智慧来源于上帝,而不是来源于自己,这表示吃了生命之树的果子(启2:7)。

     

    综上所述,流入可以被感知到,但就像夜晚中的月光一样,接受来自上帝的生命流入是根据人的仁爱和智慧情况。这个流入可以更进一步通过流入植物的光热来举例说明,根据组成植物的纤维结构,开花结果,因而与接收情况有关。也可以通过流入宝石的光线来举例说明,根据组成宝石的物质排列,颜色变化,从而也与接受情况有关;同样地,透过光学镜片和雨滴,根据入射和折射情况,出现彩虹,因而取决于光的射入情况。相似地,人类心灵接收来自上帝太阳的灵性之光的情况,灵性之光源源不断地流入人类心灵,但接收情况各不相同。或者在《真正的基督教》的48页。

     

    14.十二

     

    根据人的理性开化程度,人的理性可以被升华到天堂的光中,也就是,天堂天使的智慧之中;同样地,根据人的生活作为方式,人的意志可以升华到天堂的热中,也就是,天堂天使的仁爱之中,根据人的生活作为。只有人决定和做出理性智慧教导的事,人的意志仁爱才会被升华。

     

    人的心灵可以明白理性和意志两种能力,理性是天堂之光的容器,本质上是智;意志是天堂之热的容器,本质上是爱,就像前面所说的一样。这两者,智和爱,来自于作为一个太阳的主,普遍和个体地流进天堂,因此天使有智和爱;它们也普遍和个体地流进人间,因此人有智和爱。

     

    而且,这两种原则作为一体源自于上帝,也作为一体流进人与天使的灵魂;但它们没有作为一体被心灵获得。心灵首先获得的是组成理性的光,逐渐地获得组成意志的仁爱。这也是天意:因为每个人将再次被创造,那就是,改造;理性完成这一切。因为他必须重新开始吸收真与善的知识,教导他美好的生活,那就是,正确的意志和行为:理性形成意志。

     

    为了在尘世有一段时间的繁荣,被祝福死后永生,他可能明白他应该决定什么,然后去做什么,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人被赋予了提升理性进入天堂天使所处的光中的能力。如果他获得智慧,让他的意志服从于理性,他会变得顺利和幸福;如果让他的理性服从于意志,他会变得不顺和不幸。原因在于意志从出生就倾向于邪恶,甚至倾向于罪大恶极;因此,除非意志被理性限制,否则人会陷入罪恶的行为之中,甚者,由于他与生俱来的残暴天性,为了他自己,他会摧毁和屠杀所有不支持和不纵容他的人。

     

    除此之外,除非理性能被单独完善,意志也一样,否则人将不是人,而是野兽。因为理性不能被单独完善,没有理性提升到意志之上,他不可能思考,从思想到说话,除了只能通过发音表达他的情绪;他也不能依靠理性行事,仅仅依靠本能;更不用说,他能了解上帝的一切和上帝,因而与上帝产生联系,获得永生。因为人思考和决定自己,这个关于自己的思考和决定是结合的相关元素:因为不存在没有相关的结合,就像不存在主动与被动结合而没有反应一样。只有上帝的行为,人承受施加在他自己的行为;他对来自于他自己的所有表象做出反应,虽然内在地它来自于上帝。

     

    综上所述,如果理性通过理解被提升,就会正确地理解和明白人的意志之爱本质是什么?如果理性不被提升,爱的本质又是什么?从而,人的本质是什么?如果意志之爱不被理性提升,但人的本质通过比较会被显示出来。他就像正在高空飞翔的鹰,一看见底下有它欲望的目标食物,例如,小鸡仔,小天鹅或者小羊羔,就马上俯冲下去吞食它们。他就像一个把妓女隐藏在地下室的奸夫,来来回回地往返于楼上的公寓,理智地同住在各个公寓的人交谈着善行,又一次次地从社交中抽身,回到下面同妓女纵容自己。

     

    他也像一个高塔里监守自盗的贼,一看见下面有任何盗窃的东西,就急急忙忙地下去偷盗。他也相当于沼蝇,当马在奔跑的时候,就一列列地在马的头上盘旋,但当马停下来的时候,就往下飞落进沼泽中。这样的人,他的意志或者仁爱没有被理性提高;因为他还处于下层,最底层,沉浸在邪恶的本性和感官的欲望之中,这完全不同于那些用理性智慧抵御意志欲望的诱惑的人。然后,随着理性同意志进入婚姻盟约中,因而智慧同仁爱,它们也非常愉悦地一起居住在上层。

     

    15.十三

     

    人与兽完全不同。

     

    仅仅从呈现在身体感觉的外表上做出判断的人会得出兽和人一样用同样的方式有意志和理性,因此,人与兽唯一的区别在于人会说话,说出他思考和期望的事物,而兽只能通过发音来表达。然而,野兽没有意志和理性,但只是相似而已,学者们称之为模拟。

     

    人之所以是人,因为理性可以被提升到意愿之上。因而,从意愿之上,可以知道和明白意愿,也管理意愿;但兽之所以是兽,因为欲望驱使它做任何它想做的一切,人,之所以称为人,是因为意志服从于理性;但野兽的情况是,理性服从于意志。综上所述,得出以下结论:人的理性是有活力的,是真正的理性,因为理性获得从天堂流进的光,拥有天堂之光和视这光作为本身自己的,并且从天堂之光中不同地分析思考,完全好像从它自己本身思考一样;人的意志是有活力的,是真正的意志,因为它获得从天堂流进的爱,从天堂之爱中做出行为好像从它自己本身做出行为一样,但野兽的情形是相反的。

     

    因此,那些从欲望出发去思考的人就相当于野兽,同样地,在灵界,远远地看上去就像是野兽;他们也像野兽一样行动,唯一的不同在于,他们不可以随心所欲地行动。另一方面,那些通过理性控制自己的欲望,因此理性地和明智地做事的人,在灵界作为人出现,是天堂的天使。

     

    总的来说,野兽的意志和理性总是一起运作;因为野兽的意志本身是盲目的,是属于热的,不属于光的,它使理性也是盲目的,因而野兽不知道和明白它自己的行为;尽管它行动,但不是因为通过来自灵界的光行动,这样的行为是本能。

     

    设想野兽从明白做的一切中思考;但野兽丝毫没有去思考:仅仅从自然之爱中行动,在身体感觉的协助下,野兽中的自然之爱来自于创造。人思考和说话的原因,只是因为他的理性从意志中分离出来,甚至能被提升进天堂之光中;所以理性引起思考和思想引起说话。

     

    野兽按照它们天性中的法则行动,还有它们中的一些(不同于许多人),就像它本身一样,用一种道德和理性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理性在盲目地服从于意愿,因而他们使这些意愿堕落通过腐化的理性,人也是如此。显而易见,在前面的对野兽的意志和理性的陈述中,意味着这些能力的某种相似和模拟。这些模拟由于表象通过这些能力被命名。

     

    野兽的生活就相当于一个当理性睡着的时候,凭借意志行走和行动的梦游者;也相当于,一个带着一只为他引路的狗,穿过街道的盲人;同样相当于一个根据规则,按照与生俱来的风俗习惯行事的愚者。相似地,相当于一个毫无记忆,被夺走了理性的人一样,仍然知道或者学习怎样给自己穿衣服,吃他喜爱的食物,怎样去性爱,怎么行走在房子之间的街道上,怎么去做舒缓感觉和放纵肉体的事,通过吸引他的诱惑和乐趣去做事,因为他不思考,所以不能说话。

     

    综上所述,相信野兽享有理性,很明显是错误的,野兽同人只有外形上的区别,不能通过话语表达出它们隐藏在内心的理性;从野兽享有理性的谬论中,许多人甚至得出结论如果人死后活着,野兽死后也会活着;反过来,如果野兽死后不活着,人死后也不活着;包括其他在意志和理性方面源自无知的幻想,也有关等级,通过这种方式,通过一段台阶,人的心灵上升到天堂。

     

    16.十四

     

    按照所有流入的发生情况,灵界存在有三个等级,物界存在有三个等级。迄今还不被人熟知。

     

    通过从作用中探索原因,发现有两种等级:一个等级是先后之分,另一个等级是大小之分,区分事物先后的等级被称作“垂直等级”,或者“分离等级”;区分事物彼此大小的等级被称为“水平等级”,也被称为“持续等级”。

     

    “垂直等级”,或者“离散等级”,像从一件事产生和组成另一事物;例如,神经来自于纤维,纤维来自于纤丝;木头,石块或者金属来自于部分,部分来自于颗粒。但“水平等级”,或者“持续等级”,像在宽度,长度,高度和深度上有同一垂直等级的增加和减少;就像水,气或者醚的体积变大和变小;也像木头,石块或者金属的质量变重和变轻。

     

    在两个世界大大小小的一切,属灵的和属物的,都是通过这两种等级的创造。在自然中的整个动物界,大大小小的一切都在这两个等级中;所有植物和矿物也一样;从太阳到地球之间的大气层也一样。

     

    因此有三层大气,按照垂直等级离散地区分开来,在灵界和人间两个世界中,因为各自世界有各自太阳;但灵界大气在起源上是本质的,物界大气在源头上是物质的。而且,由于大气按照等级从源头下分出来,它们是光和热的容器,它们也是媒介,光和热通过大气运输,光和热的三个等级也随之而来;由于灵界的光本质上是智慧,灵界的热本质上是爱,就像前面上文所说,智和爱的三个等级也随之而来,因此生命也有三个等级;因为他们按照通过他们所穿过事物划分等级。

     

    因此这就有三个天使的天堂:一个高级的,也被称为“第三天堂”,高等级的天使居住在那里;一个中级的,也被称为“第二天堂”,中等级的天使居住在那里;一个最低级的,也被称为“第一天堂”,最低级的天使居住在那里。这些天堂也按照智慧和爱的等级区分开来:在第三天堂的天使对于真理和善行的爱;处于了解的阶段;在第二天堂的天使对于真理和善行的爱,处于明白的阶段;在第一天堂的天使,处于智爱合一的阶段,也就是说,按照他们了解和明白的真理和善行生活。

     

    由于天使的天堂被区分为三个等级,所以人的心灵也被区分为三个等级,因为人的心灵是天堂的现象,也就是,人的心灵是天堂的最小形式。因此人可以成为三个天堂中的一个天使;能成为哪个天使是根据他对来自主的智和爱的接受情况而定的:如果他仅仅获得了解真理和善行的爱,那他就成为最低天堂的天使;如果他获得明白真理和善行的爱,那他就成为中级天堂的天使;如果他获得智慧之爱,就是按照真理和善行去生活,那他就成为最高天堂的天使。人的心灵被区分成三个领域,按照三个天堂的划分,在《婚姻之爱》作品的270页中能看。因此,很明显,从主到人和进入人的所有灵性流通过这三个等级依次下降,人按照他所处的智和爱的等级获得“灵性流”。

     

    目前,这些等级的知识具有最大价值:对于很多人,由于不知道这些等级,仍处在和依赖于身体感觉的最低等级;从他们理性厚厚黑暗的无知出发,他们不能提升到位于他们之上的灵性之光中。因此自然主义拥有他们,自然而然地,只要他们一试图进入任何有关灵魂、心灵和理性的探究和考查;如果他们更进一步地探究天堂和死后的生命,更是一无所知。他们变成站在市场手里拿着望远镜,看着天空,发出徒劳的预测,也像对他们看见和听见的一切喋喋不休和分析推理,在他们的论断内容上没有任何理性的东西;他们像屠夫一样,相信他们自己是技术娴熟的解剖学家,因为他们表面上检查了牛羊的内脏,而不是精神上。

     

    然而,事实是,从自然之光【流明】的流向上去思考,而不是被灵性之光所启发,只是在做梦,从这样的思考中说出的言语是在做徒劳的推断就像算命一样。但更多的关于等级的细节可以在《神的仁爱与智慧》的173-281页中找到。

     

    17.十五

     

    结果在第一级中,原因在第二级中,作用在第三级中。

     

    难得有谁不明白结果不是原因,而结果产生原因;原因不是作用,而原因产生作用,因此,它们是三种不同依次跟随彼此的事物呢?人的结果是意志的爱;对于爱的一切来说,这是他对自己要求和计划的:他的原因是理解的动机;因为通过理性的各种方式,结果寻求中间或者有效的原因:作用是身体的运作,来自于和依据于结果和原因。因而在一个人身上有三样依次跟随彼此的事物,同样的方式,高等级也跟随彼此。当这三样东西被确立的时候,结果内在于原因中,通过原因的方式,结果在作用中:因而这三样东西一起存在于作用中。由于这个缘故,在《圣经》中说到:“每个人被审判通过行为”;对于结果,或者说意志之爱;对于原因,或者说理性的动机,同时呈现在作用之中,也就是身体的行为之中:因而整个人的品质包含在它们之中。

     

    对于不明白这些真理,因而辨别不出理性的对象的人来说,在他们的思想中,不可避免地终止这些观念,这种情况在伊壁鸠鲁学派的原子和莱布尼茨的单子中,或者在沃尔夫的“简单物质”中。因此,不可避免地,他们用一个螺栓关闭了理性,甚至不能从关于“灵性流”的理性中去思考,因为它不能想到任何进步,比如对于“简单物质”的作者来说,如果“简单物质”被分割,会坠入到虚无。因而理性处在它自己的第一光中【流明】,也就仅仅来自于身体的感觉中,不能再向前进一步。所以得出谬论:灵性是物性的衰弱;野兽也同人一样有理性;灵魂是一股风,像人死时从胸口吹出的一股风;而且还有几种观念不属于光,而是属于深暗。

     

    当灵界的一切和物界的一切,按照这些等级行进的时候,就像前文所示,明显地,智慧完全包含了理解和区别它们的能力,安排它们在顺序之中。通过这些等级的方式,每个人知道关于他品质的一切,当他明白他的爱,对于,观察到上面所说的,结果属于意志,原因属于理性,属于身体的作用跟随着他的爱而来,就像树木来自于种子,果实来自于树木一样。

     

    有三种爱:天堂之爱,人间之爱和自身之爱;天堂之爱是属灵的,人间之爱是属物的,自身之爱是肉体的。当爱是属灵的,随它而来的一切,由它们的本质组成,衍生出灵性品质:所以,同样,如果首要之爱是人间或者世俗之爱,因而是属物的随它而来的一切,从它们的第一源头衍生而来,衍生出一个物质品质:所以,也同样,如果首要之爱是自身之爱,是突出于所有其他爱的上面,因而是肉体的,随它而来的一切衍生出肉体品质,珍惜这种爱的人只考虑自己,陷入他头脑里的思想中。因此,就像被标记,明白哪种爱起支配作用的人,同时熟悉结果到原因和原因到作用的进程,三样东西依次按照高度等级进行,明白整个人。用这种方式,天堂的天使明白同他们说话的每一个人,从嗓音中感觉他的爱,从面庞中看出他的形象,从行为中明白他的人品。

     

    18.十六

     

    因此,从开始到作用,灵性流的本质是显而易见的。

     

    灵性流至今从灵魂到身体被演绎,但不是从上帝到灵魂,从而到身体。这完成因为没有人有任何关于灵界和所有灵性事物,与它们的源泉——灵界太阳流出的知识:从而没有人有任何关于灵性流到自然的知识。

     

    现在,由于我被允许同时在灵界和物界中,来看每个世界和每个太阳,我有义务通过我的良知来交流这些事。如果不用于交流,知识有什么用处呢?知识的用处是什么?难道它的用处就像在棺材里搜集和储存财富,仅仅偶尔看看它们和数数它们,没有任何用它们的打算吗?灵性的贪婪也就是这样。

     

    但为了完全知道“灵性流”是什么,它的本质是什么,有必要了解属灵的和属物的在实质上是什么,还有人类灵魂是什么;因此,恐怕,由于对这些论题的无知这篇简短的论文会有不足,所以咨询穿插在《婚姻之爱》这部作品的一些深刻的关系会是有用的:关于什么是灵性,在《婚姻之爱》的326-329页;关于人类灵魂,在315页中;关于灵性到物性的流动,在380页,更完整的说明在415-422页。同样的文章也在《真正的基督教》出现,在280,697,35,7712页中会被找到。

     

    19.

     

    我将添加一个深刻的关系到这些言论中。写下这几篇文章之后,我向主祷告我被允许同时与亚里士多德的门徒,笛卡尔的门徒和莱布尼茨的门徒沟通交流,以便我可以了解他们关于灵魂与身体相互作用的想法和观点。我的祷告结束之后,九个人出现了——三个亚里士多德主义者,三个笛卡尔主义者和三个莱布尼茨主义者——站在我周围;亚里士多德的崇拜者在左边,笛卡尔的追随者在右边,莱布尼茨的支持者在后边。他们离我有一段相当大的距离,彼此之间也有一段距离,我看见有三个人被加冕,就像通过一个正在流入的知觉,我知道哪三个人会戴上桂冠一样,他们自己会成为三个伟大的领导者和大师。有一个举着他裙子的人就站在莱布尼茨后面,据我所知,他是沃尔夫。这九个人,注视着彼此,起初他们用谦逊的语言向彼此打着招呼,一起谈论。

     

    但这时有一个右手举着火炬的灵魂从地下升上来,在他们面前,摇了摇头,于是他们成了敌人,三个一组地对抗彼此,严厉地看着彼此,因为他们被争执辩论的欲望所控制。亚里士多德主义者,也是哲学家开始说话,“谁不明白物体从感觉流进灵魂,就像人通过门进入房间一样,灵魂按照这种流进呢?”当一个爱人看见一个美丽的少女,或者看见他的新娘,他的眼睛不闪烁,不把他的爱传进灵魂吗?当一个守财奴看见一袋袋钱,难道全身上下不对他们充满渴望,致使这种热切进入灵魂,激起占有他们的欲望吗?当一个骄傲的人听见自己被另一个人赞美时候,难道他不竖起耳朵,把这些美言传递到灵魂吗?身体的感觉不就像外面的庭院,通过每个入口进入灵魂一样吗?从这些考虑出发,不计其数的类似性质,可以得出结论流动来自于自然,或者是身体?”。

     

    就在他们说这些的时候,笛卡尔的追随者把手指放在额头;现在撤销,他们回复说,:“啊,你说到的现象,难道你不知道眼睛不爱少女或者新娘它本身,就像身体的感觉本身没有觊觎一袋袋钱吗,而是来自于灵魂;耳朵也没有用其他任何方式吞没谄媚人的美言?产生感觉的难道不是感知吗?感知是灵魂的,不是身体感官的。比如,如果你可以,什么使唇舌说话,除了思想;什么使双手活动,除了意志。思想和意志都属于灵魂,而不属于身体。所以,什么使眼睛看见,什么使耳朵听见,什么使其他器官感觉。除了灵魂?”从这些思考中,不计其数的相似种类的其他,每一个人,智慧高于身体感觉的一切,得出结论没有从身体到灵魂的流动,只有灵魂到身体的流动,我们称之为“偶性流”,也称之为“灵性流”。

     

    当这些被听说,三个位于前面两组之后的莱布尼茨支持者,开始说话了,“我们听见了两边的争论,比较了这两种观点,我们觉得在一些方面,后者比前者强大,在一些方面,前者比后者强大,因此,如果你愿意,我们会调和争论”。当被问到,“怎样调节?”,他们回复到,“没有从灵魂到身体的流动,也没有从身体到灵魂的流动;但有两者一起的一致瞬时的运作,有个著名的作者给了它一个优雅的名字,称它为‘预定和谐’”。

     

    说完这些之后,拿着火炬的灵魂再次出现。但现在,火炬在他的左手上,在这些人的后面摇晃着火炬;因此,他们的想法全变得迷惑,马上大声呼喊,“既然灵魂也不是肉体知道我们应该采取哪一方观点:那就让我们通过抽签的方式解决争论吧,我们会遵守最先出来的那只签”。所以他们拿出三张纸,在一张纸上写,“物性流”,在另一张纸上写,“灵性流”,在第三张纸上写,“预定和谐”;然后把他们都放进帽子样的皇冠里。他们选择他们数字中的一个去抽,放进他的手上,抽出了上面写有“灵性流”。看见和读出这只签之后,他们都说——有的人用清晰流利的声音,有的人用微弱冷漠的声音——“让我们遵守它吧,因为它最先出来”。

     

    但那个时候有个天使突然站在旁边说到:“千万别认为写有‘灵性流’的纸是偶然第一个抽出,因为这一切是‘天意’。因为你们都在迷惑不清的想法中,你们不能看见真理;但真理自己就呈现在抽签人的手里,你们应该顺从主的旨意”。

     

    20.

     

    我曾经被问到怎样从一个哲学家变成一个神学家;我回答,“同样的方式,主让渔民成为信徒使者:我也从早年成为一个具有灵性的渔民”。关于这个,我的提问者问道,“一个具有灵性的渔民是什么?”我答复到,“一个渔民,在《圣经》中,在灵性的意义上说,象征着一个探索和教导自然真理,之后用理性的方式探索和教导灵性真理的人”。

     

    关于“这是怎样被证明?”的问题,我说,“圣经中写道:‘海中的水必绝尽,河也消没干涸。因此打鱼的必哀哭,在海上一切钓鱼的必悲伤’(赛195,8)”。在另外一章中,圣经说到:‘河水所医治,必有隐基底的渔夫站在河边;他们在晒网;鱼各从其类,好像大海的鱼甚多’(结4710)。在另一章中:‘耶和华说,我要召许多打鱼的,把以色列人打上来’(耶1616)。所以,主选择渔夫作为祂的门徒的原因显而易见,并且说,‘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太418,19;可1:16,17):这就是彼得捕到许多鱼之后,祂对彼得说,‘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路5:9,10)的原因”。

     

    我之后证明渔夫的象征源自于《灵界见闻录》:也就是,因为水象征了自然真理(50,932页),河也一样象征了自然真理(409,932页),鱼象征了在自然真理中的人(405页),因此渔夫象征了探索和教导自然真理的人。

     

    在听询的过程中,我的提问者提高他的嗓音说,“现在,我可以明白主为什么召唤和选择渔夫成为他的门徒;因此我也不疑惑主选择了你,所以,就像你提及到的,用灵性的口吻说,从早年你是一个渔夫,也就是,一个自然真理的观察者:现在成为一个灵性真理的观察者是因为这些建立在前者基础上。”作为一个理智的人,关于这点,他补充到“只有主知道谁是合适的人选理解和教导属于新教会的这些事;无论是灵长类中的一个,还是他们家仆中的一个”。他继续说到,“而且,什么样的基督神学家在学院里面,作为一个神学家毕业之前不研究哲学?他从其它什么来源获得智慧呢?”。

     

    最后他说,“从你成为神学家之后,解释一下你的神学是什么”?我回答,“这些是它的两个原则,敬天,义行合一”。对此他回问到,“谁否认这些原则呢”?我回复他,“当目前的神学被内在检验的时候,它否认这些原则”。

上一篇:最后的审判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