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次,我来到精灵界一座教堂,许多人已经聚集。敬拜开始之前,他们正热烈讨论有关救赎的话题。

教堂是四方形的,墙上没有窗户,屋顶中央倒是有一个大口子,光线就是从这口子透进来,比窗户所能透入的光线更多。

正当人们来回谈论救赎的时候,忽然有一团乌黑的云从北面飘来,遮在屋顶上空。教堂内顿时变得漆黑一片,人们伸手不见五指,彼此看不见对方的脸。正纳闷的时候,乌云突然从当中裂开,只见有几位天使从天而降。天使将乌云驱散,教堂内又通明透亮了。

此时,天使当中有一位下到教堂,应诸位天使的要求,询问会众正争论什么话题,以致如此浓黑的乌云飘来,将他们淹没在一团漆黑之中。

他们说正谈论救赎的话题:“我们相信,神的儿子通过十字架的苦难救赎了我们。经由十字架的痛苦,祂洗净了我们的罪,将我们从咒诅和永远死亡的阴影中拯救了出来。”

降下的天使就问:“为何是藉着十字架的苦难?请解释十字架之苦如何具有救赎之力?”

[2] 正当此时,教堂的牧师近前来,说:“就让我依次阐述一下我们所知道和所相信的。父神(因罪的缘故)降怒于人类,将他们定罪,收回祂的慈悲,宣布我们都是可憎可厌的,把我们交付地狱。祂想让祂的儿子来承担咒诅。儿子同意了。为此祂降临人间,取了肉身的样式,且甘愿被钉在十字架上,如此将人类的咒诅转到自己身上。因为经上记着说:‘凡挂在木头上的都是被咒诅的。’(申命记21:22-23,加拉太书3:13)通过从中作保,为人代求,神子平息了父神的愤怒。父神又因着对儿子的爱,看到祂挂在十字架上的惨状,就表示愿意饶恕人类,‘不过只是那些被赋予基督之义的人,’祂说,‘我将这些当受愤怒和咒诅的儿女变成蒙受恩典和祝福的儿女,称他们为义,给他们拯救。其余的人则和以前一样,仍为可怒之子。’这就是我们的信仰。父神因我们的信称我们为义,而且只有信才能让我们称义,使我们得救。”

[3] 天使听完这些话,沉默良久。他惊呆了!最后,他终于打破沉默,说:“基督徒怎能如此癫狂?怎能如此偏离理性,思维混乱?怎能将得救的根本信仰建立在此般矛盾的谬论上?毫无疑问,这些观念与神的本质,也就是神的爱与智慧,以及神的全能和全在,是背道而驰的。没有一个像样的主人会如此对待他的仆人,甚至野兽也不会如此对待它的崽子。这太可怕了!

“不再理会世上的每一个人,这有违神的本质;改变神永恒的律——即各人照自己的行为受审判的原则,这有违神的本质;不再眷顾任何一个人(更别说整个人类了),这有违神的本质;因看到儿子受苦而重施怜悯,也有违神的本质。怜悯原是神的本质,因看到儿子受苦而重施怜悯,岂不等于说祂重新回到自己的本质吗?神曾经离开祂的本质,这是多么可怕的想法。从亘古到永远,神始终是仁慈怜悯的,从未改变。

[4] “再者,救赎之义也不可能(如你们所信)转移到任何人身上。这义唯独属于神的全能,不可能归给或分给任何人,然后称他们为义、洁净、圣洁,而无需其它途径。不义的人不可能简简单单称他为义,就使他的罪获得赦免,成为新人并重生得救。使不义变为义,使咒诅变为祝福,岂是如此轻易?果能如此,神岂不可将地狱变为天堂,天堂变为地狱?岂不可将龙变为米迦勒或米迦勒变为龙,以致他们无需争战?岂不可将归于此人的信再转给彼人?若真如此,我们在天堂也只有永远战战兢兢了!

“由他人承担罪人的罪行,而罪人成为无罪之人,罪案一笔勾销,这与公平公义不合,明显与一切义背道而驰,无论是神的义还是人的义。有神的律存在,基督徒对此仍然无知,尤其是神创造世界时所溶入世界的律。神不能违背那律,否则就是违背祂自己,因为神就是圣律本身。”

[5] 牧师明白天使的话,因为上面的几位天使倾下了天堂的光。牧师叹了一口气,说:“哎,我们又能怎样?如今每个人都这样传,这样信,这样祷告。他们异口同声地说:‘父神啊,求你怜悯我们,因你儿子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流血的缘故免除我们的罪。’又向基督祷告说:‘主啊,为我们代求。’我们牧师接着说:‘赐我们圣灵吧。’”

天使说:“我看到一些牧师凭着对圣经的肤浅理解,以此为药膏涂抹在被他们的信条所弄瞎的眼睛上,或者当作加入药物的绷带包裹被他们的教义所损害的伤口。伤口却不能愈合,因为是慢性疾病。

“所以去请教一下站在那儿的人(天使用手指向我),他会代表主指示你,十字架的苦难不是救赎,而是主之人性与父之神性合一的途径。救赎乃是征服地狱,重建天堂。主在世时成就这些作为,若非如此,天上地下就没有人能得救。那人还会告诉你神创造时为人设立的当在生活中遵循以致得救的律。照此律生活的人就归入赎民的行列,称为神的选民。”

天使说完这话,教堂四壁出现了窗户,光线从四面透进来。有守护天使显现,在荣光中飞行。说话的天使就回到同行的天使当中,我们也欢喜快乐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