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日,曙光初现,我一觉醒来,出到房前的花园,观看光芒四射的日出。只见日头周围有一个光环,起初隐隐若现,后来历历在目,闪闪发亮,有如黄金。光环下,我看到有一朵云升起,因映照太阳的光芒,仿佛一块闪烁的红宝石。

此时我陷入沉思:古人的神话为何将曙光女神欧若拉描绘为挥舞银翅、口衔黄金的形像?如此美景让人心旷神怡,我顿时进入灵里,听到一些灵正在谈论:“有个宗教改革家当着教会领袖扔出一个不和谐的苹果,真希望有机会和他交流交流。许多平信徒纷纷追逐这只苹果,拾起来,摆在了我们面前。”他们所说的“苹果”是指我的一小本著作,名为《新教会要道纵览》。

“真是前无古人,别出心裁。”他们说。

“别出心裁?”我听到有人惊呼,“那简直是异端!”

旁边立刻有人反驳:“住口!那不是异端。该书从圣经引证了我们平信徒留心和赞同的许多经文。”

[2] 听了他们的对话,我走上前去(因为我在灵里),说:“我就在这里。你们有何指教?”

其中一人(后来我听说他是德国萨克森地区的人)当即以权威地口吻质问我:“你哪来的胆子,竟敢推翻基督教历世历代以来早已确立的以父神为宇宙创造者、神子为中保、圣灵为施行者的敬拜传统?你将第一位和第三位神从我们的观念里挪去,然而主亲口告诉我们:‘你们祷告要这样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所以向父神祷告乃是主的吩咐。”

话音刚落,现场顿时鸦雀无声。和他站在一起的人就像战舰上肃立的勇士,他们发现了敌人的舰队,正要呼喊:“准备战斗!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3] 我就起来说话:“想必你们都知道,神从天降临,成为人身。如经上记着说:‘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想必你们也知道(此时我望着路德宗的信徒,包括刚才那个口气蛮横的人),从童女马利亚所生的基督,为神,又为人。”

对此他们厉声表示反对,我就说:“难道你们不知道吗?这与你们《协同信经》的观点是一致的。该信经不仅提出这一观点,而且用大篇幅来证明。”

先前那口气蛮横的人就转向会众,询问是否真有其事。他们表示:“对于书中如何表述基督的位格,我们没怎么留意,但是我们对于其中有关唯信称义的条文却下了不少工夫。当然,如若书中确实这么说,我们就同意你的说法。”

尔时,当中一人刚好想了起来,就说:“确实是这么说的,还说基督的人性被提到一切具足的神性,在人性的基督坐在了父的右边。”

[4] 听了这话,他们沉默了。上一点解决了,我接着说:“既然如此,父岂异于子,子岂异于父吗?”

由于此话对他们来说同样刺耳,我就继续往下说:“请听主是怎么说。要是以前你们没留意主的话,现在就当留心。祂说:‘父与我为一;父在我里面,我在父里面;父啊,凡是我的,都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这些话除了表示父在子里面,子在父里面,父与子为一,如人之灵与身为一,因此父与子乃是一位,还能有什么含义呢?亚他那修信经也是这样说的。你们若接受亚他那修信经,就当接受父不异子、子不异父。

我刚才引用的圣经,比如主说:‘父啊,凡是我的,都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毫无疑问,这表示父之神性属子之人性,子之人性属父之神性,以致在基督里,神是人,人是神,祂们为一,正如灵与身为一。

[5] 我们也可以这样说自己的灵与身:‘凡是你的都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你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你。我们是同一个人,拥有同一个生命。’为何?因为灵遍布全身。我们灵的生命就是我们身的生命。生命为灵与身所共享。

所以显然,父之神性乃是子之灵,而子之人性乃是父之身。人的灵岂不是从他的父而来吗?人的身岂不是从他的母而来吗?当我说‘父之神性’,也就是指‘父之本体’,因为神之体等同于神之性;而神之性是不可分的。此理由天使加百利对马利亚说的话显而易见:‘圣灵要临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荫庇你。因此所要生的圣者,必称为神的儿子。’(路1:35)前面主被称为‘至高者的儿子’(路1:32),它处也被称为‘神的独生子’(约3:16, 18;约壹4:9)。

然而,你们当中却有人称祂不过是‘马利亚的儿子’,将祂的神性给抹除了。幸而抹除主神性的只是那些讲究学问的神职人员和平信徒,他们殚精竭虑的唯一目的是为自己争取名声和荣耀。然而这荣耀是暗淡的,而且还遮蔽神的荣耀。

[6] 我们再回到主的祷文:‘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太6:9–10)你们认为这些话单指神性当中的父,我却认为是指父在人世的应现,事实上,父的应身正是父的名。主说:‘父啊,荣耀你的名’(约12:28),也就是荣化祂的应身。至此,神的国就降临了。在人们将要藉着祂的应身通往父神的时候,主指示了这段祷文。

事实上,主曾说:‘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 6)先知书说:‘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他名称为全能的神,永在的父。’(赛9:6)又有一处说:‘耶和华啊,你是我们的父。从万古以来,你的名称为我们的救赎主。’(赛63:16)此外尚有多处经文称主我们救主为耶和华。这才是对主祷文的正确解释。”

[7] 说完这话,我看着他们,发现他们随着主意的改变,神情也改变了。有的人同意我的说法,脸朝向我;有的人不同意我的观点,朝向另处。

此时,我看到右边有一朵乳白色的云,左边有一朵乌黑的云,两朵云下都有降水。乌云下面有如深秋的阵雨,而乳白云下面有如初春的露水。

恍惚间,我从灵里回到躯体,就从灵界回到了尘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