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听了天使的话,我举目向西眺望,看到一个仿佛烧着硫磺的火湖。我就问天使:“那头的地狱为何显现此等模样?”天使回答说:“显如湖,缘于他们歪曲真理,因为从灵义上说,水对应真理;仿佛里外烧着火,缘于他们邪恶的欲望;好像硫磺,缘于他们喜欢假道。湖、火、硫磺,这三样都是表相,与恶人心中的恶欲对应。那儿的人被永远禁闭在工房,以劳动换取衣、食、住。一旦作恶,就受到严厉痛苦的惩罚。”

[2] 我又问天使:“你为何说那些人无论灵性上或身体上,都是犯奸淫的人?为何不说他们是作恶的、不敬畏神的人?”天使回答说:“因为凡视奸淫如无物,认定奸淫不是罪,以致故意淫乱的人,在心里都是作恶的、不敬畏神的人。因为爱情和信仰是如影随形的。对一个基督徒来说,在信仰上偏离一步,就是在爱情上偏离一步,在信仰上前进一步,就是在爱情上前进一步。”我问爱情为何物,天使说:“爱情是渴望与唯一的妻子相依相守。真信的基督徒都有这种渴望。”

[3] 尔时,我心里十分悲伤,因为在古代如此神圣的婚姻如今竟沦为淫乱,悲乎!天使说:“信仰又何尝不是如此?因为主曾说过,在时代的末了,但以理所预言的那行毁坏可憎的要站在圣地。那时必有灾难,而且是世界创立以来尚未有过的大灾难。(太24:15, 21)‘行毁坏可憎的’象征真理被歪曲,丧失殆尽;‘灾难’象征教会被邪恶与假道滋扰的情景;‘时代的末了’象征教会的末期或终结。现在已经是末期了,因为真理完全被歪曲了。歪曲真理是灵性上的奸淫,与身体上的奸淫联动,因为它们形影相随。”

81. 正当我们忧愁叹息之际,忽然有一道光照耀着我们,使我们目眩。我举目观看,只见整个天空亮堂堂的;从东到西,依次发出赞美之声。天使对我说:“你听到的赞美是赞美主的降临,发自东方和西方诸天的天使。”而南方和北方的诸天,我只听到喃喃低语之声。由于天使都听得懂,就给我作解释。

首先,赞美和称颂主的颂词都取自圣言,因为圣言出自主,主即是圣言,就是说,主是圣言当中的神圣真理。天使告诉我:“此时此刻,众天使正以先知但以理的话赞美和称颂主:‘你既见铁与泥搀杂,那国民也必与各种人搀杂 却不能彼此相合。当那列王在位的时候,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但2:43, 44)”

[2] 此后,我仿佛听到歌颂的声音,在东方更远处有强光闪耀,比先前的更加辉煌灿烂。我问天使,此刻东方的天使正如何赞美主?天使说他们正以但以理的话赞美主:“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侍奉他。他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他的国必不败坏。”(但8:13–14)

此外,他们还用启示录的话称颂主:“但愿荣耀权能归给耶稣基督…看哪,他驾云降临…他是阿拉法,是俄梅戛,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是初,是终,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这些事是我约翰从七灯台中间的人子听说的。”(启1:5–9, 10–13; 22:13; 太24:30–31)

[3] 我再次往东方天堂眺望。右边有一道光正在照耀,照彻南方的虚空。我听到甜美的声音,就问天使他们正如何赞美主。天使说他们正以启示录的话赞美主:“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天使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要将新妇,就是羔羊的妻,指给你看…天使就带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将那由神那里从天而降的圣城耶路撒冷指示我。”(启21:1–2, 9–10)还有,“我,耶稣,是明亮的晨星。圣灵和新妇都说,来…证明这事的说,是了,我必快来。阿们!主耶稣啊,我愿你来!”(启22:16–17, 20)

[4] 各方赞美之后,我听到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有齐声歌颂的声音。我又向天使询问情况。天使说他们正以先知书的话赞美主:

(a) “凡有血气的必都知道我耶和华是你的救主,是你的救赎主。”(赛49:26)

(b) “耶和华以色列的君,以色列的救赎主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除我以外,再没有真神。’”(赛44:6)

(c) “到那日人必说:‘看哪,这是我们的神。我们素来等候他,他必拯救我们。这是耶和华,我们素来等候他。’”(赛25:9)

(d) “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当预备耶和华的路…主耶和华必像大能者临到…他必像牧人牧养自己的羊群。”(赛40:3, 5, 10, 11)

(e) “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赛9:6)

(f) “日子将到,我要给大卫兴起一个公义的苗裔,他必掌王权…他的名必称为耶和华我们的义。”(耶23:5–6; 33:15–16)

(g) “万军之耶和华是他的名,救赎你的是以色列的圣者。他必称为全地之神。”(赛54:5)

(h) “耶和华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华必为独一无二的,他的名也是独一无二的。”(亚14:8, 9)

[5] 听到这些颂歌,明白了其中的含义,我的心欣喜若狂。我欢喜踊跃地回家,从灵里进入身体,然后记下刚才的所见所闻。我再补充一点:随着他的再临,主将复兴古人那种纯洁的爱情。因为这纯洁的爱情单单来自于主,只有那些藉主之道灵性重生的人才能享受如此纯洁的爱情。

82. 此后,有一人从北方兴冲冲地跑来,用凶狠的目光怒视我,愤愤不平地说:“你就是那意图新建教会,以此惑乱世界的人吗?你说由神那里从天而降的新耶路撒冷预指新教会,且说接受新教会教义的人能蒙主赐予纯洁的爱情,享受无上的幸福和快乐,这不纯属虚构吗?你编造这些谎言,不就是要引诱人们随从你的新奇观念吗?你倒说说新教会的教义主要有哪些,我就知道它们能否连成一气。”

我回答说:“‘新耶路撒冷’所预表的新教会教义主要包括以下几点:(1)有一位神,三而一的神,这位神就是主耶稣基督。(2)得救的信仰就是信靠主耶稣基督。(3)诸恶莫作,因为恶属魔鬼,来自魔鬼。(4)众善奉行,因为善属神,来自神。(5)人当自觉行善,同时相信是住在里头的主藉着他行善。”

[2] 听了我的话,他的愤怒暂时平息了。然而经过一番思考,他再度露出凶狠的眼神,说:“这五条纲领就是新教会的教义吗?”我说是的。他用粗暴的口气质问我:“你如何证明第一条,‘有一位神,三而一的神,这位神就是主耶稣基督’?”我回答:“神不是一,不是不可分吗?不是有父、子、圣灵三个称谓吗?神若为一,且不可分,不就是一个位格吗?既是一位,父、子、圣灵不就属于同一位吗?

至于这位就是主耶稣基督,我用以下经训证明:他从父神受孕(路1:34, 36),就其灵而言,他是神,所以正如他自己所言,他与父为一(约10:30),他在父里面,父在他里面(约14:10, 11),见到他就是见到了父,认识他就是认识了父(约14:7, 9),从来没有人见过父,唯独父怀里的子认识他(约1:18),凡父所有的,都是他的(约3:35,16:15),他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他,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所以主是从父出来,因为父在他里面。照保罗的话说:‘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西2:9)主还说过,父赐他权柄管理凡有血气的(约17:2),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他了(太28:18)。由此可知,主是天上地下的神。”

[3] 那人又问:“你如何证明第二条,‘得救的信仰就是信靠主耶稣基督’?”我回答:“我引主自己的话来证明:‘我父的意思,是叫一切见子而信的人得永生。’(约6:40)‘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约3:36)”

[4] “你再证明后面三条。”他说。我回答:“诸恶莫作,因为恶属魔鬼,来自魔鬼;众善奉行,因为善属神,来自神;人当自觉行善,同时相信是住在里头的主藉着他行善,这些还需要证明吗?圣经从头至尾证实这三条纲领是正确的。总而言之,圣经的教训不就是教人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信靠主神吗?

再者,任何信仰莫不包含这三条纲领。信仰不关乎生活吗?而生活不就是要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吗?人若不觉得是凭己力行善,又如何相信和实践这些法则呢?所以,你若从教会剥离这些法则,就是从教会剥离圣经,也是从教会剥离信仰。若果如此,教会就不再是教会了。”

听了我的话,那人若有所思地离开了。离开的时候,依然是愤愤不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