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界日记摘录

发表时间:2015/11/17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1838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灵界日记

史威登堡不仅留下了他旅行和梦境的日记,还留下了他漫游灵界的经历。我们不妨称之为《灵界日记》或《灵界见闻录》,记载了他1747年至1765年间在灵界的所见所闻所感。如果说之前几年的梦境代表他灵魂的觉醒,那么此时的他已开始在灵界活跃和游历,以科学家的敏锐眼光进行观察,以哲学家的逻辑思维进行思考,以解剖学家的冷静头脑进行剖析。这是一个观察、学习、思考、整理的过程,为他后来进行系统的真理阐述奠定了基础。

写日记是史威登堡的习惯。旅行日记也好,梦日记也好,灵界日记也好,原本是属于他个人的隐私,自然没想过将这些个人信息公之于众。作为日记,他在灵界的所见所闻所感是随机的,偶然的,不像后来出版的神学著作那般有系统有条理。我们索性按照他的时间顺序,从庞大的记录中零星选取一些题材来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1558,作者觉得奇怪,在灵界,基督徒很少有寻求主的,而那些崇拜人的却殷勤寻找他们所崇拜的对象,比如亚伯拉罕、雅各、摩西。(1748年3月20日)

1583,有个灵假装谦卑,表示乐意服侍人。只是当他一靠近,通过他流露的氛围,更内在的灵即看出他其实自高自大。这并不奇怪,聪明人能通过表情、言语、举动从潜意识觉察一个人的本性。当人成为灵体,这种直觉就更加明显而敏锐了。(1748年3月20日)

1587,从创造来说,与精灵和天使交流原是人的本能,是人所共有的。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世界的人类逐渐从内转向外,这种交融就消失了。(1748年3月20日)

1613,感觉到天堂在身上的运作,如同用手触摸那般明显,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运作是四重的,一是作用于大脑左侧,即作用于人的理性器官;二是作用于肺叶,轻柔地引导人的呼吸,以致人无需有意识地吸气和呼气;三是作用于心脏,轻柔规则地引导心脏的收缩舒张;四是作用于肾,感觉得到,但是比较模糊。(1748年3月20日)

1622,当精灵开始与人说话时,人得非常小心,不可相信他们。他们什么都可能说,且信誓旦旦。当有话题提出时,他们无不认为自己知道,接连发表意见,公说公理,婆说婆理。人若相信他们,就会受到误导。“因为这个缘故,在此世界,通灵是极为危险的事,除非他有正确的信仰。他们给人造成是神亲自在说话和发号施令的强烈错觉,使人不得不相信和服从。”(1748年3月21日)

1625,关于天使的智慧,单单从他们对人体组织结构的了解就足够说明问题了。人体的各个脏腑,他们不仅知道它的整个结构和功能,也知道解剖学在细微处的发现是否准确。因着主所赐的悟性,他们了解宇宙大人体在整体和局部的情况,这种知识仿佛是他们的本能。(1748年3月22日)

1643,在灵界遇见两个生前认识的曾热情传道的神职人员,他们依然保持着这份火热,只是他们的动机他以前并没有发现。判断一个人,得看他的动机。可能有的为名,有的为利,有的为地位。他们不要指望自己有什么功劳,以为配得天上的赏赐,因为他们的动机是自私的。(1748年3月22日)

1699,只要知道一个灵或天使在宇宙大人体中处于什么位置,就能知道他的本性,纤毫不爽。当他的生命状态发生变化时,他的位置也随着发生变化。(1748年3月26日)

1758,从人体小宇宙的运作可知,神洞察、主宰、支配、安排宇宙间的一切,无微不至。丰富的神经纤维分布于人体各组织器官、五脏六腑。这些纤维以各种不同的形式组织起来,人的灵通过这些纤维感觉身体的变化,并发挥免疫调节功能,保持身体的健康。同样,神是万有生命之源,贯通万有,洞察、主导、分配、管理宇宙间的一切。在精灵界,常有灵无法相信神能明察秋毫,对天堂、地狱、世间发生的一切细微之事都能了如指掌,因为他们是站在低层次看待这一切。(1748年3月28日)

1769,人不是凭自己活着,他只是生命的组织载体,靠接受神发出的生命流而活着。天使能感觉到神的生命流入。即使人失去了这种觉受,知识也教导这一点。每个人只是宇宙大人体中的一个元素,靠整个机体活着。“另外,活生生的经历表明,当与某个灵联系至为紧密的灵被撤走时,他就如同已死之人,没了思想和行动的活力。”(1748年3月28日)

1787,人死后将延续生前喜欢的生活方式。有的人在世间过着好色淫荡的生活。作者在灵界碰到这样几个人,有迹象表明,他们离开尘世不久,不知道自己已进入灵界。他们在世间曾到处物色适合下手的对象,引诱别人的妻子与之行淫。作者发现,这些人如今依然渴望和追求这种生活方式。(1748年3月30日)

1908,从清晨开始,作者享受着一种内心宁静的状态。“我由此得知这种状态是何等甜美,天堂的快乐是何等妙不可言。在这种状态下,我想到那些为肉体和世俗之事忧心操劳的人,他们是何等痛苦可怜,而他们却以为自己是至为快乐的。”(1748年5月9日)

1940,“令人称奇和值得注意的是”,任何时候,当有恶灵意图伤害善灵时,他们之间的联系就会断开。我们可以从人体的生理现象得到相应的启发。比如,当有伤害性的东西触及人体时,纤维组织会立刻收缩,防止人体受到伤害。如果恶灵无法伤害善灵,天使就更不用说了,因为他们处于更内在的层次。(1748年5月12日)

1990,大多数人,更可说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天堂的幸福快乐是什么,因为他们没有这种感受。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无知之中隐藏着深厚的福气,只知道肉体感官上的快乐和享受。因此,他们认为自己未曾感受的快乐微不足道。而事实上,肉体和世俗的享乐是污秽无益的。(1748年5月18日)

2188,越完全的天使,对过去的回忆和对将来的期望越少。活在当下,是他们的福气所在。主说“赐我们日用的饮食”,不要为明天吃什么喝什么忧虑,只许以色列人在旷野收取当天的吗哪,都是这个意思。不是说他们没有记忆,相反,他们有着完美的记忆和智慧。只是他们不系念过去,也不忧虑将来。(1748年6月4日)

2194,“大量经历使我得知”,神不破碎任何人,就是说神从不拿走人的欲望。他允许人活在各自的欲望当中,同时根据各人的本性,以奇妙的方式,在他不知不觉中,引导他尽可能转离欲望。“神以怎样的谨慎和智慧成就此事,除了从精灵和天使的交往经历中有所了解的人,没有人知道。”(1748年6月5日)

2307,有些灵每当听到淫秽的言语就情不自禁,越说越兴奋。他们在生前已习惯了污言秽语。“必须防止形成这种习惯,因为它会延续。”(1748年6月12日)

2330,刚刚进入灵界的人,起初以为自己还在人间。当被告知他们已不在人间,也不再是肉体时,皆惊奇不已,不知道死后何以会继续活着。他们被告知,使人活着的不是肉体,而是体内的灵魂;仅仅为肉体活着的人以为一切都是为了肉体的缘故,因而过着如同禽兽的生活。“这是我今日与一个灵的对话,他不知道自己已在来生,也不知道还有来生。”(1748年6月16日)

2366,有的人以为灵只是思想,因而不可能处于某个位置。他们被告知,思想作为人的内视,不可能脱离主体而存在,正如外视不能脱离肉眼而存在。“因此,以为灵魂只是思想而无实质作为其主体的人,是大错特错了,完全不知道灵魂是什么。”灵魂是一种精妙的有机体,是思想的主体。(1748年6月20日)

2386,有的灵为灵也有触觉(而且是更加敏锐的触觉)感到惊奇不已,这与他们生前的观念是截然不同的。他们被告知,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人的触觉等官能并不是来自肉体,而是来自体内的灵魂。没有灵魂的生命力,肉体不会有触觉。肉体的一切生命活力都不属于本身,而属于灵魂。(1748年6月22日)

2393,神为何不让精灵显现,以指示人灵的存在和性质,有很多原因是属于神的奥秘。其中一个原因是,对于没有真正信仰知识的人,与灵相通只会让他们受到损害。对于有真正信仰知识的人,就没问题。此外,让死去之人的灵魂向人显现,以强迫人相信,这有悖于神的智慧。神不强迫人,只是默默地引人转变。(1748年6月23日)

2802,“我时常得以与一些被尊为圣徒的人交谈,通过他们自己的话以及我从实际经历中得知的事实,我可以证实,他们决非圣人。他们毫无能力拯救自己,更别说拯救别人了。”(1748年8月12日)

2872,恶灵总是想方设法以他们的谎言、狡诈、恶毒、莽撞攻击善灵。善灵从不回击,只是防御。恶灵被问到他们可不可以不冒犯别人,他们说不能。只有在受到强制时,他们才能安分一些。“总言而之,只要约束一放开,他们就奔向欺骗、诡诈、恶毒、残忍、可憎之事,这是我从大量经历得知的事实”。(1748年8月21日)

2906,在灵界碰到一个曾经认识的人。在世人的眼中,他谦虚、真诚、彬彬有礼。不了解他本性的人,无不认为他是最好的基督徒。“在很长的时间内,我一直没有发现他的真正本质,没发现他有任何坏的行为。”然而到了灵界,从他看到天真无邪的孩子时眼中露出的凶光,他的真心本性显露出来了。“可见人的本性不能从表面得知,但在灵界就显而易见了。”(1748年8月24日)

2955,“我与一些灵谈论我的著作:当这些灵界见闻公之于众以后,会收到怎样的反应。因为时有恶灵暗示,没有人能领悟这些东西,只会加以弃绝。如今在街上与灵谈论的时候,我意识到将有五种反应。”有的人会完全否认;有的人会当作新奇的知识;有的人会在理性上认同,但在生活上依然故我;有的人会信服,并改善他们的生活方式;有的人会欢喜领受,信解奉行。(1748年8月27日)

3077,“活生生的经历表明”,肉体的生命与灵体的生命是无可比拟的。在思想观念方面,灵体胜过肉体千倍。(1748年9月6日)

3476,有的人从时间的角度思考永恒,从空间的角度思考无限,不知道神性是超越时空的,就陷入许多无知的错误。他们从时间的角度推测神创世以前在做什么,有的说,那时他正思考该如何创造宇宙万有,并预先安排周全,由此而得出许多荒谬的结论。感官至上的人推断神与宇宙同时开始存在,自然就是神,或者神出于自然,诸如此类的。(1748年10月5日)

3711,当今时代,自私自利统治着人的心。“我被告知,几乎所有从世间进入灵界的人,所想的都是成为高高在上的人物,拥有尽可能多的财富,极少人心系大众的利益,或者不知道有公共利益这回事。他们以公共利益为幌子,追求满足自己的欲望。”(1748年10月26日)

3872,遇见一个曾经位高权重的人,进入灵界后依然意欲发号施令。他被告知,如今他进入了另一个国度,他在地上的权力已经随着他的死亡而结束了。在这新的国度,人是凭真善美受到尊敬,真善美才是真正的财富。(1748年11月4日)

3890,遇见一个知名的学者,询问他生前对死后生命的观念。他说他确实相信死后生命的存在,但认为这种生命是朦胧的。虽然他承认灵魂存在,但由于他将生命归于肉体,以为死后的生命是朦胧的就不足为奇了。然事实上,善人死后将进入更大的光明,拥有更高的智慧,享受更大的福气,感受更大的快乐。(1748年11月6日)

3910,“我听说,也如此觉得”,抱有错误观念的人,只要他们尊重婚姻的神圣性,没有丢弃良心,在来生他的生命是可以得到修正的,尽管他曾顽固地坚持错误的观念。反之,那些丢弃了良心,生活淫荡,毫无约束的人,生命就无法得到修正了。(1748年11月9日)

3947,遇见亚里士多德,发现他思路清晰,爱慕真理,喜欢思考,从思考中获得快乐。他用哲学表述他的思想。而他的追随者是反其道行之,不是从思考到表达,却是按哲学术语去思考;这就前后颠倒了。(1748年11月12日)

4158,遇见两个生前认识的人,一个曾位高权重,一个曾家财万贯,如今两人都在幸福快乐当中。“可见权力和财富并不妨碍人上天堂。”(1749年3月1日)

4160,遇见一位生前认识的女性,在世上曾过着富裕、光鲜、尊贵的生活,在短短几周内得以进入了天堂。她在乐园当中,面对美丽无比的景致,她说快乐不在这里,真正的幸福是更内在的东西。(1749年3月5日)

4205,生前自私自利的人可能未曾注意到内心对主的仇恨,但在灵界将显明出来。他们仇恨主的一个原因,是他们看到天堂是主的国度,而他们不得进入天堂,却要承受惩罚和痛苦。他们将惩罚和痛苦的原因归到主身上,因为他们以为无论什么人都会被允许进入天堂。倘若真让他们进入天堂,他们必将扰乱天堂的秩序,意欲主宰一切。因此,他们不可能被允许进入天堂,加之他们在尝试中招来痛苦和惩罚,于是他们对主怀有极度的仇恨。(1749年4月10日)

4260,有一个灵,说他原以为不管人在世间怎样行事为人,只要主愿意,他就能享受天堂的快乐。他被告知,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恶人已经习惯了与天堂生活不合的另一种生活。将天堂的快乐赋予他们,反要毁灭他们的生命。(1749年5月6日)

4261,与一些认为信就得救的人交谈。他们相信主已经拯救了他们,使他们脱离了地狱,洗净了他们的罪,也如此安慰临死之人,且说有些面临死亡而焦虑的人愿意接受和相信。他们被告知,人在疾病和忧虑的情况下的确可能表示相信,但这种状态不会持久,一旦他们恢复正常,必将依然如故。(1749年5月7日)

4338,作者在一些灵面前读亚他那修信经,发现他们都无丝毫理解,甚至有学问的也不记得该信经的内容。他们知道自己曾经读过,但他们只记得里面说有三个永恒的位格,然而又是一位。当被问到究竟是三位还是一位永恒者,即使有学问的都认为是三位,这与信经却是相悖的。当被问到究竟是一位还是三位永恒的主,他们认为是三位主,这与信经又是相悖的。于是他们承认,他们并未按照该信经去相信。由此可见,他们在观念上是三位神,而在口头上说一位神。(1749年8月1日)

4388,作者与犹太人谈论他们所盼望的弥赛亚。他们说当弥赛亚降临时,他将永远活着,成为最高的君王,以神迹奇事领他们回归应许之地,一切河流都要干涸,外族人在他面前都要恐惧战兢;只有有钱人才能和他们同往,且将所有财物献给他们,做他们的奴隶;他们将建造宫殿之城,为天使所围绕,若有外人胆敢越过边界,必要死亡;他们将活在各种快乐当中。作者问他们能否和谐相处,各各为他人着想。他们说他们将非常富有,有资源做到这一点;对于能否和谐相处,他们有所犹豫。作者问其中一位,若无彼此相爱的心,哪有快乐可言。他只说他们将生活得非常富足。关于弥赛亚,他说他将永远不死。作者问那些死去的人将不能回到应许之地,该如何是好。他无言而答。作者说弥赛亚不仅是犹太人的王,也是其它民族的王,先知们是这样说的。他们说应该作其它理解,指的仅仅是犹太人。(1749年9月14日)

4415,遇见西塞罗,与他谈论各种话题。他为当今的印刷术称奇。与他谈论智慧,他说智慧属于生活,不属于其它;宇宙万有间有一种次序,此次序源于至高神,顺应神的次序生活就是智慧。此外,他知道许多有关主的事实。作者谈到主从神所生,降生为人,后来脱去人性,著上神性,他都明白,且承认当为如此。作者读先知书时,能感觉到他的快乐,因为每个名、每个字都包含内义。他为当今时代有学问的人不喜欢学习圣言感到非常奇怪,他们本可以从中找到最大的快乐和益处。

4421,与一些精灵交谈,他们认为惩罚有悖神的仁慈。他们被告知,惩罚是出于仁慈,放纵才是残忍。父亲若不管教做错事的儿女,放任自由,这是他的残忍,因为这等于鼓励他们作更多的坏事,是对自己儿女也是对受害人的残忍。国王若不惩罚恶人,纵容他们肆意作恶,就会滋生更多的罪恶,这是残忍,不是仁慈。通过这些例子,他们明白了自己的错误。灵界的惩罚也是如此,如果恶人不受到惩罚和约束,他们就会继续作恶,伤害好人,这有悖神的仁慈。

4422,收到出版商的来信,说他的著作在两个月内只卖出四本。与天使谈论此事,天使感到着实奇怪,但说这事应该交给主的旨意,他不强迫任何人。主在世的时候,虽然他有能力让人们不得不相信,但他不强迫任何人。后来使徒传福音,也是如此。

4461,遇见一位大主教。在世时众人无不以为他是爱慕真理的,其实他心里并不相信自己讲说的任何道理,他的所言所行都只是出于记忆。

4494,遇见一个伪君子,曾通过某种巫术杀害了一个女人(可能曾经为他所玷污)。有精灵说,那是一种隐密的巫术,世上尚有个别人知道。通过这种巫术,可以不藉任何工具停止人的呼吸,杀人于无形。

4496,遇见一个淫荡的女巫师,在世时曾花钱向人学习巫术,以达到诱惑喜欢的人与她纵欲行淫的目的。其方法是眼睛望着对方面孔的右侧,或其它部位,心念咒语。有一个被她诱惑的人在牧师面前告解了他的罪过,说他突然间感到一种强烈的欲望,为此他惊奇不已,且说经常听到她说淫秽的事。经过审查,发现她精通十四种这类巫术。

4530,有一个女人,对父母怀恨在心,甚至想毒害他们。她以为作者愿意娶她,在幻想中自我欺骗,最后在失望中对他仇恨至深,若有可能,甚至要谋害他。不久后她死了。在作者与灵界相通之前,他有时感觉到一种结束生命的意念,且越来越强,以致他不得不把刀子藏起来。如今他发现,正是她的仇恨导致他产生了意欲自杀的念头。“由此可见,人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对他怀恨在心的死者的搅扰。”

4542,很多人带着一种错误的观念,以为罪恶可以在瞬间得到豁免。所以人可以随心所欲,不会有任何危险。他们说信就可以了,行为并不重要,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可以瞬间得以成义。“然事实向他们显明,这只是妄想。”

4548,有些人只为自己而活,没想过尽自己的作用,做自己的贡献,对公众福祉漠不关心,履行公务时也感受不到任何快乐。他们工作都是虚有其表,只是为了自己的职位。另外,他们喜欢宴乐群饮,吃喝享受,受人尊敬。进入灵界后,他们不可能被接入天堂,因为天堂是一个尽各自用处的国度,每个人都从所尽用处的数量和质量获得相应的幸福和快乐。“当今时代,这种人很多。”

4562,常有一些似乎偶然的事发生在身上,比如一些小小的不幸。后来天使向他指明,不幸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当时有导致不幸的恶灵在场,他们的气氛强过了属天的气氛。但真正的不幸涉及人永恒的快乐和福份,而不是世间的名利得失。人们从这些东西感受快乐,其实它们是有害的。“许多经历告诉我,没有一件事真是所谓的偶然或意外。”

4567,有一次,作者与人玩一种纸牌游戏。周围的灵说,好运在他们看来如同亮云,而霉运如同乌云。由此他们知道谁会赢,谁会输。乌云笼罩的人不可能赢,亮云笼罩的绝不会输。结果果真如此。可见神的主导延伸到至为微小的事,没有任何事存在于神的统治之外。

4568,“我与教会的信徒谈论死后生命。他们说人死后要等到最后审判之日才能复活,到时他将随着肉体复活。但我经常回答他们说,对个人而言,死亡之日即是最后审判之日,他随即进入来生,有形有体,和世间一样。只是他的身体世人看不见,反之亦然。可是他们给以完全否认,甚至嘲笑,不知道我是从实际经历确知这一点。”他们相信人复活必须带着肉体,不愿相信灵魂本身是有形有体的。由此可见,他们对灵魂没有一点观念。

4593,天使因所有人的幸福而快乐,他们迫切希望别人幸福,并因此获得快乐。幸福感在整个天堂共融。而那些只顾自己快乐,对他人漠不关心的人,不能进入天堂。他们不向别人传递幸福,就像重物坠落地狱。“我跟天使说,虽然基督徒不可胜数,在来生寻求主的人却如此之少,真是奇怪。而那些崇拜圣徒的人,却殷勤寻找他们曾崇拜的对象,找着的话,就喜不自胜。崇拜偶像的异教徒,也是如此。”

4664,遇见某个教派的灵,他们深信自己的教义是正确的,其它教派的都是错的。为了向他们证实并非如此,许多不同教派的人被带到面前,有苏西安派的,有重洗派的,有贵格会的,有犹太教的。同样,他们无不坚称自己的教义是正确的,别人的都是错的。由此证明,他们都错了。无论属于哪个教派,都应该从圣言寻找真理,而且当以敬神爱人为生活原则。离开这个原则,从圣言就得不到启发。

4668,有许多灵渴望回到尘世,就到处寻找,在一定程度上知道了人在哪里。他们渴望进入人体,附著其身,控制他的一言一行。这些灵生前贪恋尘世的一切,想到死后将丧失生活的一切乐趣就恐惧。因着主的安排,这些灵已经与那些与人类同在的灵远远隔开,有的甚至被隐藏到相当深的地方。

4698,遇见一个生前认识的主教,他曾长期研究心理学,对圣经也有一些研究,只是生活没有相应改变。和别人一样,他也以为信就得救,即使在生命最后一刻表示相信也行,而不论其生活方式如何。他相信天堂纯粹在于神的怜悯,不知道天堂是在人的心里,在他生命的爱里。为此,在神的保守下,他进入了天堂,看到壮丽无比的景象,喜不自胜。天使说,但愿他真能留在那里,同时也提醒他,如果他不属同样的生命品质,就得小心天堂的光和热。天堂的光靠近了,他的视力变得越来越模糊,最后什么也看不见了,伴随着内心一定程度的痛苦。然后天堂的热也靠近了,他开始变得窘迫,痛彻心扉,栽倒在地。后来他被问到是否还希望呆在天堂,他说一点也不。

4708,遇见一个生前认识的人在天堂,以为他是光明的天使,后来却证明他是魔鬼。某个人迷了路,另一个面善的人出现了,左腋下藏着一根细长的木棍,看到迷路的人就上前接近他,突然间凶猛地攻击他,意欲抢劫,还掏出一把刀,使人防不胜防。此时显明他就是天堂看见的那个人。原来他在人前表现为善良、正直、公义、真诚,其实是一个凶恶的强盗。再者,他视淫乱为无可厚非之事,干过许多淫秽的勾当。他并不相信任何神,没有任何信仰。之后他被投入了地狱。这种人正是主耶稣在比喻中所说混进婚宴,却发现没有穿礼服而被赶出去的人。

4717,遇见两位曾经认识的心地善良的人,有了与从前完全不同的面孔。作者被问到是否认识其中一位,他说不认识,经过一番猜测,最后终于知道了是谁。他有一张明亮而标致的面孔。相反,恶人将逐渐丧失人形,其脸面在天堂的光中不呈人形,而像怪物。

4727,有一个著述颇丰的著名学者,最初是自然主义者,后来因受到警告而假装接受信仰,以致众人无不认为他是优秀的基督徒。但他只是口头上承认,心里并不认同,这在灵界显明了出来。此时,他承认他从不相信任何神,自然就是一切。他的理由是:其一,一直以来,从来没有人见过或听过神;其二,看不到有任何神的作为;其三,灵魂不过是一口气,人死后灵魂就消散了;其四,动物也会思考,也有意志,有的动物甚至比人敏捷和聪明,比如熊、狗、老鼠、狐狸。人与动物差别很小,甚至不值一提。它们不会说话,只是因为没有这种器官。再说鹦鹉等也会说话,且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其五,最后的审判徒劳等待了多个世纪,而且众星要从天坠到地上明显是错误的,因为它们比地球大得多,诸如此类的。

4730,遇见一些曾经认识的熟人,起初和生前是一样的面孔,因为尚处于和生前一样的状态。后来遇见时,那些心地善良的人有了另一副面孔,乃是年轻、美丽、喜乐的面孔。而恶人却是一副丑恶的面孔。

4833,遇见一个邪恶的传道人,他并不相信任何神,也不认为人有罪,人可以随心所欲,被视为罪恶的事只是为了社会的安定,本身并无对错。他生前犯下的罪行被揭露了出来。他说他讲道的时候,也思想了所讲罪恶报应等道理。天使说,讲道时他的内心是朝向天的,那时他明白自己所讲的道理。但是当他的内心朝向世界和自己时,就抛弃这些道理。

5066,在灵界搅扰善人的,主要是那些以为只要信就能得救的人。他们固执己见,不按主的命令生活,却以狡诈、仇恨、报复的心行事为人。这种人很多。他们以为只要参加聚会,领受圣餐,所作的一切恶事就会得到饶恕。

5074,在灵界,最为险恶的莫过于那些生前曾身居高位而骄傲自负的牧师。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和荣耀,圣职只是他们手中的工具。等到脱去外表显露本相时,他们往各种可憎污秽的罪恶里直奔。他们做任何事都是为了满足一己私欲,意欲主宰别人,夸耀自己的功劳。外表虔诚,实则野心膨胀,意欲成为至高受人崇拜的人中,以某些天主教的神职人员为甚。在灵界,他们也是最具欺骗性的。因为他们只考虑自己,考虑天堂最终还是为了自己。

5125,从世间进入灵界的人都带着一种观点,以为天堂是在高处,因而属于某个位置。因为这个缘故,他们说他们渴望被提到天堂。他们不知道天堂并不属于某个位置,而是一种生命状态,即爱、善、信的生命状态。

5133,一个生前认识的人,在人前备受尊敬,却发现原来他只关心自己,对人毫无怜悯心。他从心里否认信仰的真理,不相信神,只关心自己,只在乎自己的名利得失。

5396,在一座高山上及其周围有许多新教徒,他们生前曾自认为比别人更胜的基督徒。他们说,这是因为他们每次领圣餐时都表示了忏悔,也经常祷告,以求罪得赦免。然而,他们从不省察自己,不知道也关心自己有什么罪,以致圣餐和祷告过后,他们依然故我。他们以为因害怕惩罚而不违背法律,因顾及名利得失而不违背道德,就算是基督徒的标准生活。恶念恶欲他们不认为是罪,其实这正是使人沉沦的罪。表面行得好,心里却藏着恶,这是伪善,对神对人是一种欺骗。等他们脱去表面的伪善,没有良心的约束,就往各种罪恶和错误里直奔。

5492,有一个认识的人,只关心世间的欲望得失。临终时表现得非常虔诚,以致牧师和在场的人无不相信他能因临终及时的悔改而进入天堂。死后第三天遇见了他,已经回复到生前的状态。可见他临终的悔改毫无意义。死后第四天,他受到了审判。其纵欲淫乱的生活被揭露了出来,还谋杀过一个女人,强奸过许多女人。此后,他以诡诈骗取别人财物的勾当按顺利披露了出来,多达成百上千次。当天,他即被投入了地狱。

5532,在新教界,有许多牧师,虽然阅读和熟悉圣经,却不以恭敬心领受,也不在实际生活中奉行,只求进到更高的地位,牟取更多的财富,这是他们的欲望所在。圣职只是他们达到目的的工具和手段。他们的本质从乐意听从他们的人也看得出来。这些信众过着表面文明道德的生活,参加聚会,聆听讲道,领受圣餐,可对于自己思想和欲望中的恶,从未想过那是罪,仅仅因为害怕法律的惩罚,顾及自己的名利得失,才没有实行出来。

5645,有时,人的灵会在灵界突然显现出来。精灵说他们有时能看到人灵魂的显现,通过某些特征知道是尚未离开人世的灵。不过这只发生在思想深沉的人身上,当他们进行沉思,思想退离肉体感官时,会在灵界显现。思想不能超越感官的人,就从来不会。

5662,在一座很高的山上,住着一些思考宗派联合的人,他们决定联合所有教派,组成统一的教会,甚至希望联合伊斯兰信徒,因为他们承认主是最大的先知,神的儿子,奉神差遣教导人类的。可是他们所想的是通过统一教义观点,而不是爱与善的生活,来达成目的。这是不可能的。其实只要各教派皆以爱与善的生活为根基,教会就是统一的。

5669,一些伊斯兰信徒在听说许多关于主的事后,希望加入基督教。但是他们被告知,他们不妨保留自己的信仰,只要照可兰经的教义看待主就好了,即他是最大的先知,神的儿子,最有智慧的人。因为他们难以从心里承认主的神性,从小吸收的观念不是一下子可以扭转的。他们只要以良善、真诚、正直的心生活就足够了,按自己的信仰同样能获得快乐,逐渐为主所引导。再者,生活正直良善的人,可以比基督徒更强。天主教将主的权柄归到自己身上,这无异于剥夺主的神性;他们不是承认主,而是承认自己。而新教虽然教义上承认主的神性,实质上把他视为凡人,所以才请子代为向父祈求,而不是直接求告主。可见良善的伊斯兰信徒对主的观念要胜过基督徒。

5843,前教皇本尼狄克十四世死后三周,得以与他谈论灵界,特别是谈论主:他是天堂的神,并未将任何权柄交给任何人,因为权能唯独属于神。另外还谈到罪如何得到赦免、天堂与地狱、人按行为受审判等许多问题。他都能理解,也似乎相信,以致有些人断定他生前是敬拜主、爱慕真理的人。然而,当他的欲望和观念显出来时,试图以各种方法彻底毁灭那些将所有权柄归给主的人。他受到警告,因为他如今所在的世界,不像人间按地位财富等受到尊敬,凡是作恶的人都要受到惩罚。他真正的观念是:圣经并不重要,他读的时候,为许多事情感到好笑,并不认为圣经是神圣的;他在宗教会议的讲话比圣经更具神性;他特别喜欢耶稣会士,当被告知耶稣会士多数是魔鬼,并将他们的本相向他显现后,他还是喜欢他们;他认为圣徒比主更有权柄,因为他们受父神的启示行事,而主已将所有权柄交给了教皇,不过主虽然没有了权柄,还是应该受到崇拜。由此可见他的真正本质是什么。

5974,一些灵讨论一个话题:那些生活败坏,临终前表示相信并领受圣餐的人能不能得救?有的说他们因着信心能够得救,过去的罪恶不会被追究,并举出许多例子。然而许多事实向他们证明,这种观点是错误的。许多如此表示相信的人结果还是沉沦了,因为过去的生活方式回来了。他们被问到,是否知道有一个生活败坏、仅在临终时接受信仰、后来又活过来的人,不是像从前那样生活?不过之前就过着基督徒生活的人,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5980,遇见前法国国王路易十四,他说他那里有一座凡尔赛宫,和他当时在世间的一模一样,前面还有一座花园。“我依稀看到一间一间的殿堂,总言之,和他当时及现在的凡尔赛宫如出一辙。”后来他仿佛进入了梦乡,周围一片寂静,持续了大约一个时辰。醒后,他说刚刚和现任法国国王说了话,以各种方式勉励他抛弃已提交国会的bull unigenitus,否则厄运将降临到他头上。还在异象中短暂地向他显现了,他说当时国王正在床上睡觉。“此事发生在1759年12月13日晚上八点左右。”

5993,遇见一个宗派的领袖,和他谈论,从他的话了解了他的信仰本质。[1] 他不相信主的神性,虽然承认圣经的确说主是神在肉身显现,他不相信这是事实,却认为他是因承受了十字架的痛苦而被神认为儿子;[2] 主也有罪,并不比普通人强;[3] 主在福音书中所说的话没啥价值,晦涩难懂,基本上没什么意义,保罗的话反而要强得多;[4] 对于旧约圣经和当中指向主的预言,他毫不在意,认为一点都不重要。[5] 将信与善分离,认为信就得救,爱与善的生活无助于救恩;[6] 认为只有他和他的信众才能进入天堂,享受天堂的快乐。

6064,与牛顿有过几次交谈。他是一个十分真诚的人。他说他如今知道,主是天堂的太阳,使天使和人类具备智慧的光发自他,虽然人并未意识到这光照亮他们的理性,使他们能理智地思考。他还知道,有一个生命本体,赋予所有人生命。这生命在人显现为光,人的生命来自这光。这光流入人至深处,使人感觉生命属于自己。他还说,在他所在的地方,有比人间明亮丰富得多的颜色显现。不同的颜色是神的光照在不同形状的生命受体上形成的,因为每个天使和人的生命形状是不同的。也因为这个缘故,每个人的理解能力是千差万别的。

6072,“实际经历使我得知,无所事事是魔鬼的靠枕,因为无所事事就像一块吸收各种污水的海绵。”人在无所事事的时候,容易想到和讲说许多不干净的东西,因为人本来就倾向于这些东西。只有积极发挥自己的作用,才能将心思保守在发挥作用的乐趣中。有一个认识的人,他喜欢懒散的生活,因为污灵的影响,就陷入许多恶欲恶念当中,为低级庸俗的乐趣所牵引。

6091,吉纳维芙有时向巴黎人显现,服饰华美,面容圣洁美丽。许多看见了她,有的人想要拜她。她的神情随即变了,仿佛成了另一个女人。她责备他们,说他们不当崇拜人,直到他们感到羞愧。她还说,她不过是普通的女人,并不比其他女人更受尊敬。在她所在的团体,她只是无名小辈。她并不能倾听世人的呼声,并为他们如此愚昧感到奇怪。她还说,她并不比别人强,谁要成为大的,就当作别人的仆人,为人服务。“我从一位教皇听说,他与所有被尊为圣徒的男女有过交谈,除两位以外,没看到有谁是在天堂,而那两位憎恶这种行为。多数所谓圣徒不知道自己是谁,有的似乎还挺愚昧。”

6106,好几次遇见一个女人,她说爱情不可能长久,因为会变得平常乏味。她被告知,在没有淫秽的天堂,这份平常变成了快乐。对感情不忠的人觉得爱情没有了新鲜感,对妻子感到腻烦,为了消除这种平常乏味的感觉,他们倒希望自己的妻子拒绝、抵抗,好从好色淫荡的心理中得到满足。有的人喜欢从强暴中获得快乐,倒愿意妻子与他们打斗、跑开,然后猛烈地撕碎她的衣服。在这种情况下,妻子就好比打斗、尖叫、跑开的母猫,公猫的欲望得到了刺激,然后母猫乖乖就范。“我询问那些刚刚离世进入灵界、不以淫荡为罪的人——当他们进入精灵界时,无不渴望进入天堂——说地狱允许行淫,天堂却不许,只得钟爱自己的配偶,共同生活直到永远,永不相弃。我问他们是更愿意呆在天堂还是地狱,我问过上百次,从未从这种人口中得到一个回答。”

上一篇:信就得救吗?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