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性的爱与智是实质与形式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792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40.在对爱与智的认识上,人们通常视它们如同空气或天空中飘忽不定的抽象物,或者从这类抽象物散发的什么东西。几乎无人知道它们是真实的实质和形式。即使有人承认它们是实质和形式,仍认为是爱与智在主体之外或者自主体发出,这样认识爱与智,依然是飘忽不定的某种抽象物。他们并不知道爱与智才是主体自身,被理解为主体之外、飘忽不定的抽象物的只是主体自身状态所显的表象。这一点迄今尚未被人知的理由有几个,其中一个理由在于人的思想对事物形成认知的第一步是通过表象获得,只有通过对原因的探究才可以摆脱这些表象。倘若其中的原因深藏,除非将知性长期置于属灵之光中,否则无法探究出来;无法探究的原因在于属世之光不断将知性拖回。事实上,爱与智是真实的实质和形式,二者构成主体自身。

41. 毕竟以上观念与表象相违,为主让人信服,有必要加以证明。并且,若不以人的身体感官能感觉到的事实来证明,也无法论证,接下来我们就以这样的实例来证明此理。

人有五种外在的感觉:触、味、嗅、听、视。触觉的主体是包裹全身的皮肤,是皮肤的实质与形式导致皮肤感受到接触之物。接触的感觉并非存在于所触之物中,是存在于皮肤的实质与形式中,这才是触觉的主体。这种感觉只是主体通过接触之物产生的一种作用。味觉同理,只是构成舌头的实质与形式的一种作用,舌头是味觉的主体。嗅觉也是如此:众所周知,气味影响鼻孔,在鼻孔中被感觉,是鼻孔对散发气味之物的作用。听觉也是同理。表面上好像是在声音发源处听见,但事实上是在耳中,是耳朵的实质与形式的作用。听觉发生在耳外某段距离处只是个表象。视觉也是如此:当人看到某段距离外的物体,似乎是在那里看见,而事实上是在眼睛里,是眼睛作为主体的某种作用。距离只不过是以居间物体为参照、或者以目标物的缩小直至模糊为依据对空间作出判断而得出的结论,按照入射角度在眼睛里面制造出影像。由此可得知,视觉并非从眼而出、反映到物体,而是物体的影像投入到眼中、并影响眼睛的实质与形式。听觉与视觉同理,并非出于耳来捕获声音,而是声音进入耳中并影响它。

综上所述可知,产生感觉的实质与形式,其影响作用并非是脱离主体的什么东西,而只是在主体里面导致某种改变,主体在感觉之前之后依然是主体。于是可得知,视、听、嗅、味、触等并非从它们所属器官所出的不稳定的什么东西,就其实质和形式而言,它们才是这些器官的本体;当器官被影响时,感觉便产生。

42. 爱与智也是如此,唯一的区别在于:构成实质与形式的爱与智不像上述外在器官那样显明于眼见。虽然如此,无人会否认那些属于爱与智的、被称为“思维、感知与情感”的事物是实质与形式,而非出自虚空的缥缈游动的抽象物、或从真实的实质和形式所提取的什么实体。在头脑中有无数的实质与形式,与知与意相连的每个内在的感觉都在这些实质和形式中有其容身之处。当中的一切情感、感知和思维并非这些实质的散发物,而是真切实际的主体,没有任何东西从它们自身发出,只是照着流入之物对它们的影响而经历各种变化。可从上一节谈到外在感官的情形略知一二,至于如何流入并产生影响,有待后述。

43. 从上述事实,首先能看出:神性的爱与智自身是实质与形式,因为它们自身为本是和存在。如果不是这样的本是与存在以及实质与形式,神性之爱与智只不过是臆想虚构之物,其中毫无内容。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