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有源自这位神人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874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23. 倘若将全人类的智慧聚焦,只会认定:神——宇宙创造者,是一位;但凡理智之人,藉着他知性的一般属性,不会有其它想法,也没办法有其它想法。对于理性健全之人,若跟他说宇宙创造者有两位,哪怕只说“两位”一词,你也会感受到他的反感。

    显然,神只有一位,这样的概念是人类理性聚焦的共识;原因有二:第一,理性思考能力本身并非属于人自己,而是源于主赐;人的理性依赖于这恩赐的能力,理性的一般属性使人们以为凭自己明白神是一位。

第二,凭此能力,人可以处在天国之光中,或从中汲取他的思维,而在天国之光中,普遍的观念为“神是一位”。

如果人把这能力滥用到他知性的较低层次,情况就不一样了;这样的人虽仍被赐予这样的能力,但他们却将其扭曲到知性的较低层次,并将之颠倒,因而从理性变为了非理性。

24.每个人都能下意识地将人的团体视若一个人;因此,当说到国王是头,国民是身,某人处于这整体之身、也就是在王国中的某个位置时,人能即刻明白其中含义。同样,政体(政治的身体)如此,灵体(属灵的身体)亦然。教会是一个属灵的身体,神人是教会之头。如果宇宙的创造和维持者、也就是神不是一位,而是几位,这样的人看起来象是什么样呢? 岂不是一个身子几个头?这就不是一个人,而成为怪物了。如果说这些头本质一样,只不过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头,那么由此形成的唯一概念就是一个头几张脸或者几个头共用一张脸。这样构成的教会,整体上看,显为畸形。事实上,唯独神是头,教会是身体;好比人一样,身体是在头的指令下、而非自行去动作。同理,一个王国只能有一个国王,使王国统一,几个王只会令王国分裂。

25. 同理,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众教会被称为一个“团契”,如同一个头之下的一个身体。众所周知,头脑调动全身,因为意与知(will and understanding)居于头脑中,身体因着意与知而被调动,身体只是顺服而已,除了接受从头而来的意与知,身体什么也不能做。

同样,除非从神而来,教会中的人自身什么也不能做。看起来似乎是身体自己在动,因而手脚自行活动,口舌自行言语,但事实上,没有半点是靠它们自己,所有行动都来自于意之情(意愿的情感,affection of the will),因而来自头脑的知之思(知性的思维,thought of the understanding)。试想,如果一个身子有几个头,每个头有各自的意与知,这样的身体还能生存吗?多个头之间不可能有一个头那样的统一性。教会的情形是如此,无数天人构成的天国也是如此。倘若天人不朝向同一位神,他们将会彼此分离,天国也将崩溃。若有天人哪怕只是稍微思及神的多位,就会立即消失,被隔离到天国的最边际,然后下沉。

26. 天国的整体及其所有成分都与神连接,因着天国的和谐性而从其而来的融洽的灵流,天人的言语有尾音一致的特征。这迹象表明天人不可能有一位神之外的其他想法,因为言语是思想的表达。

27. 理性健全之人,有谁会不明白神性不可分割?可能有几位无限者、非被造者、全能者、神吗?

缺乏理性者宣称,无限者、非被造者、全能者、神可以是多位的,只要他们本质相同即可,但若同一本质造就他们同一特性,那么本质相同的无限者、非被造者、全能者和神不可以成为一位吗?

特性不可能被多位所拥有。倘若有人说,某无限者出自另一位,那么凭另一位而存在者就不是自身本具的神,因为自身本具者才是其它万物皆源于祂的神(参阅16节)。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