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6节. 我所看见的那踏海踏地的天使向天举手、以活到永永远远那位的名义起誓、就是创造天和在它里面的、地和在它里面的、海和在它里面的、不再有时日了、

发表时间:2018/10/31 13:48:19  浏览次数:94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474. 10:5-6. 我所看见的那踏海踏地的天使向天举手、以活到永永远远那位的名义起誓、就是创造天和在它里面的、地和在它里面的、海和在它里面的、不再有时日了、

我所看见的那踏海踏地的天使向天举手、以活到永永远远那位的名义起誓、

象征主(凭自己的权威)的举证与证明。

“那踏海踏地的天使”表示主(n.470)。“向天举手”象征对“不再有时日了”(第6节)的举证。“起誓”象征对“到第七位天使吹号的时候、上帝的奥秘就要实现”(第7节)的证明。“活到永永远远的那位”是指主自己,如《启示录》之前(1:18,4:9,5:14)和《但以理书》(4:34)中所说。至于主凭自己的权威来证明,将很快说明。由上显然可见,“我所看见的那踏海踏地的天使向天举手、以活到永永远远那位的名义起誓”这句话乃是象征主(凭自己的权威)的举证与证明

耶和华凭自己的权威起誓或证明,可从以下章节看出:我指着自己(*以自己的名义)起誓、我口所出的话…绝不返回…(以赛亚书45:23);我指着自己起誓、这家必变成荒场(耶利米书23:5);耶和华指着他自己的灵魂起誓(耶利米书51:14,阿摩司书6:8);耶和华指着自己的圣洁起誓(阿摩司书4:2);耶和华指着自己的右手和他大能的膀臂起誓(以赛亚书62:8);我指着我的大名起誓(耶利米书44:26)。

耶和华(也就是主)以自己的名义(*“指着自己”)或凭自己的权威起誓,象征性表示神性真理来作证;因为主就是神性真理自身,是神性真理自身以自己的权威来作证。

除这些经文外,说到“耶和华起誓”的还可参阅其它地方(以赛亚书1424,54:9,诗篇89:3,35,95:11,110:4,132:11)。

建在以色列子民中的教会是代表性的教会,以立约来代表主与教会的联合,就好比两个人对立约起誓,所以就说“耶和华起誓”,立约时便有“耶和华起誓”这样的誓言。不过,这个说法并不表示他真的起誓,而是指神性真理为此作证。

这誓言是立约的一部分,可从下列话语明显看出:我向你起誓、与你立约、你就归于我(以西结书16:8);记念他的圣约、就是他……所起的誓…(路加福音1:72,73,诗篇105:9,耶利米书11:5,32:22,申命记1:34,10:11,11:9,21,26:3,15,31:20,34:4)。

正因为立约是主与教会、教会与主联合的代表,誓言是立约的一部分,并且以契约的真实为基础来起誓,于是起誓也表达这层意义,所以以色列子民被允许凭耶和华起誓,因而凭神性真理起誓(出埃及记20:7,申命记6:13,10:20,以赛亚书48:1,65:16,耶利米书4:2,撒迦利亚书5:4)。

不过,当教会的这种代表因素被废除后,对立约的起誓也随之被主取消(马太福音5:33-3723:16-22)。

 

475. 就是创造天和在它里面的、地和在它里面的、海和在它里面的、

这象征性表示:那赋予天上和教会中所有人以生命、并带给其中每个和所有事物以生机的。

就属世意义而言,“创造”就是创造,但就属灵意义而言,“创造”象征性表示改造与更新(n.254,290,也是带来生机,赋予新生。“天”指天使所居之天;“地”和“海”象征教会——关注于内在因素者或教会之内在,是“地”;关注于外在因素者或教会之外在,是“海”(n.398,470);这些(天、地、海)“里面的”事物则象征这些人里面每个和所有事物。

 

476. 不再有时日了、

这象征性表示:再也没有教会或教会的任何状态了,除非人们承认独一之上帝,并且主就是这独一的上帝。

“时日”象征状态,因为此处所论对象是教会,所以它象征教会的状态。因此,“不再有时日了”就表示再也没有教会的状态了。

由此得出,这句话还象征性表示再也没有教会了,除非人们承认独一之上帝,并且主就是这独一的上帝。然而当下的情形怎样呢?没有人否认有独一的上帝,但人们却否认主就是那独一的上帝。然而,若非这位上帝就是主,就无法有“一位”同时还是“三一”的上帝。没有人会否认教会源自主,承认他是拯救者和救赎者,但若视主为他们的拯救者和救赎者而直接地接近他,却被人们否定。

由此明显可见,教会将要灭亡,除非有一个新的被兴起,这个新的教会承认唯独主是天地的上帝,并相应地径直接近他(如马太福音28:18所说)。因此,这里说的“不再有时日了”是指再也没有教会了,这句话与本章第7节相呼应,第7节又与第1115节相呼应,那里说到将有一个唯独从主而来的教会。

“时日”(*time,时间)象征状态,因为心灵界中的时间并非以日、周、月、年等来测度,而是那里居民生活进程中的状态来衡量,他们借此来回想过去发生的事情。(关于这个主题,可参阅1758年于伦敦出版的《天上地下》n.162-169,那里讨论了天上的时间。)

为何在这里用“时日”来表达教会的状态呢?因为尽管在世间以日夜、早晚、夏冬来表示时期,当解读为灵义时,它们都用来表示教会的状态。于是,当这些状态结束时,教会就不复存在了;这就好比良善与真理不再有时,真理之光明便变为黑暗,良善之温暖沦为冰冷。这正是“不再有时日了”所象征的意义。

以下经文有类似意义:(第四个兽)必想改变节期(*time,时间)…(但以理书7:25);那日必是耶和华所知道的、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因而没有时日,no time)(撒迦利亚书14:7);…我必使日头在午间落下、使地在白昼黑暗(阿摩司书8:9);…独有一灾、看哪、临近了、结局来了、结局来了… 早晨已临到居住在这地的、时候到了…(以西结书7:5-7)。

“早晨”是新教会的开始(n.15),因此说“时候到了”。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