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信(faith)与義(charity)或好行为分离的牧师在(心)灵界的表现

发表时间:2018/9/26 13:11:29  浏览次数:168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在心灵(世)界我往海岸观望,见到一座壮观的港口。靠近后,我往里想看个究竟。有大大小小的船只,载着各样不同的货物。男孩女孩们坐在船上,将货物分发给想要的人。他们说:“我们正在等那些可爱的海龟。它们将很快从海里上到我们这里。”

然后,我看见海龟们,大大小小的,背上趴着小海龟崽们,四处环顾周边的岛屿。海龟父亲们有两个头,大头被如同身上的壳包着,令它们看起略带红色。另一个小头的大小如同正常的海龟头,能缩进到身体的前部,还能塞进大头里,让人看不见。

我定睛看那些红色的大头,观察到这些头长着人一样的脸。它们与船上的男孩女孩们谈话,并舔他们的手。男孩女孩们抚摸它们,给它们美食佳肴,还有贵重物品,例如做衣裳的丝绸、做桌子的柏木,装饰用的紫布,染布用的猩红染料等。

看到这些,我很想知道它们代表什么意义,因为我知道心灵(世)界中一切的眼见都是对应和代表,对应和代表着情感与思维产生的属灵效果。于是天上有声音对我说:“你自己知道港口与船只所代表的意义,以及船上的男孩女孩表示什么。只是你不知道这些海龟代表什么。”

他们继续说:“海龟代表心灵世界中这样的牧师:将信与義(以及義行)完全分开,内心自我坚称信与義(*faith and charity)无半点相连接的可能性,而是圣灵进入一个人里面并洁净人的内在,直到洁净人的意志。他们将人的意志想象成某种平台,当圣灵的作工临到这个平台时,只是顺着平台左弦掠过却丝毫未碰到平台。他们认为,在人的品性中,内在或更高的部分,属于上帝;外在或更低的部分属于人。因此,人所做的任何事情、无论善恶都不会显于上帝面前。善事不会,因为人会为了邀功而行善;恶事不会,因为它们是恶的。不管哪一种,如果呈现在主的面前,将会毁了此人。因此,一个人可以去愿意、思考、谈论和进行任何他所乐意的事情,只要他在世人面前小心谨慎便是。”

我问:“认为上帝并非全在与全知,可以允许他们这样想吗?”

从天上有人告诉我,涉及到他们时,这也是许可的。因为这些人相信,人若有信并被洁净和称义,上帝便不关注他们所思想或意志的任何事情。这样的人,在他们思想或品性的内在核心或更高区域仍保留着最初接受的信(那时他们自认为已经历了信的洁净活动)。这些人相信,在某个时候,信的洁净活动会不知不觉地再次临到他们。

“这些观念就是小头所代表的意思。当他们与平信徒讲话时,将小头缩回到身体前部,还能插进大头里。他们不用小头与平信徒谈话,而是用大头(头的前部长得像人脸)。他们以圣言为根据与平信徒交谈,讨论爱、義、善行、十诫、悔改。所谈的话题,他们几乎都能从圣言中引用经文来支持。在他们的小头里(藏在大头之中),他们私下相信,无需为了上帝或为了得救去做上述话题所论之事,只是为了或公或私的利益才去做。

“因为他们以圣言为基础温文尔雅地谈论这些主题,特别是关于福音、圣灵作工、得救时,在听众看来,他们就像是世上最美之人,比其他任何人的才智都高。这就是为何你看到船上的男孩女孩将美食和贵重物品送给他们。

“因此,这就是你看到的海龟所代表的人。在你们的世界,他们很难从众人中分别出来,除非从事实中看出他们自认智慧超群并取笑他人;还包括那些在信仰上持类似观念、不表露自己所信的奥秘之人。他们的衣服上戴着徽章,以此来与其他人区分。”

与我谈话的那人说:“我就不告诉你他们在信的其它事情上的意见,例如预定拣选、自由选择、洗礼、圣餐等。这些方面的主张,他们并不显露给人知道,但是我们在天上知道。

“在世时他们就是如此。因为人死后只能讲自己真实所想之话,所以他们无法控制地说出所想的疯狂事情。他们被认为疯了,于是被逐出所在的社群,最终被扔进无底坑(启示录9:2),成为无思想的肉体之灵,看起来就像埃及的木乃伊。硬质皮层逐渐盖上他们思想的内部,因为在世时他们也在那里设置了屏障。

“他们在地下(*hell)形成的社群毗邻于马基雅维利主义者(*Machiavellians)。他们常造访相邻的社群,并称他们为伙伴。不过,结果还是离开他们,因为两者之间有所分别:他们拥有唯信称义的宗教情感,而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却没有这些宗教情感。”

看到他们从所在的社群被逐出,并被聚拢准备下投之时,我见到空中一艘七帆的船只在空中航行。船上的船长与水手们身穿紫色长袍,帽上装饰着华丽的桂冠。他们大声叫道:“看,我们在天上!我们是紫衣博士,比任何其他人的荣誉更高,因为我们是欧洲所有牧师中最有智慧的一群。”

我纳闷这是怎么一回事。于是被告知,是由之前显现为海龟的那些人造成的幻象,来自于他们的自大与假想。他们被视为发疯而逐出所在的社群,现在被聚集站在某地。

那时,我想与他们交谈。我赶往他们所在之地,问候他们,然后说:“你们就是那些将人的内在与外在分开之人,还将圣灵在信之中的作工和圣灵与人在信之外的合作分开,因而将上帝与人分开?在这种情况下,你们不仅将義(*charity)和義行与信分开,正如其它牧师中的学者所做的;而且,你们还拿走信,以至于人无法向上帝展示其信。

“你喜欢我与你们谈论这个主题时,凭理性之光,还是引用圣言?”他们回答:“从理性入手吧”。

于是我说:“一个人的内在与外在如何能分离?毫无疑问,每一个人基于普遍认知都看见(至少能看见),一个人内在的一切延伸、并持续延伸到他的外在,甚至达到他的最外在层次,以至产生它们的效果和完成它们想去做的。当然,人的外部是为了内部而存在,给它一个终端,并有所依靠,为了将存在延续,如同柱子立在根基上。

“你可以看出,如果不是连续和相连的,最外层将会崩溃,如同空中的气泡破裂。上帝在人里面执行成千上万次的过程,人毫无觉察。知道这些又有何帮助呢?人当关注的,是在最外部区域,自己的所思所愿与上帝同在。

“我用一个例子来说明此点:毫无疑问,没有哪个知道与他讲话相关的内在功能吧?例如,肺如何吸气,填充肺泡、支气管与肺叶;他如何将气排到气管,在那里转变为声音;声音如果借助喉咙的帮助而在声门中修改;然后舌头如何清楚地表达出来;嘴唇如何完成清楚的发音,以至于讲话的产生。人们并不知情的这些内在功能,为了一个外在功能而存在:能让人说话。中断或分离那些内在与外在功能的任何一个环节,人就如同一块木头那样不再能说话了。

“再举一个例子:两只手形成人身体的末端。但是内在的部分形成一个持续的连结,从头经过脖子、然后到胸腔、肩胛骨、臂与肘;有无数个肌肉组织,无数条运动纤维,无数捆神经和血管,众多关节与其韧带与隔膜。有谁会意识到这些?但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是为了令手能够活动。设想一下,这些内在的部件达到手腕后,便绕着手腕向左或向右转来扭去却不延续到手,手不就像个断开的东西悬挂在前臂上,然后烂掉?事实上,你信不信都好,这样的手就如同被砍掉头的身子。

“人的思想,与生命的两种形式(意志和认知)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如果关于信与義的神性功能在中途停止,而不是连续不断地延伸到人,那么可以肯定,人不仅仅变成了畜牲,甚至成了腐木。

“上面的观点就是遵循理性的路线。

“如果你们还愿意听,这些事情与圣言其实是相符的。主说,你们要住在我里面、我也(住)在你们里面、…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那住在我里面的、我也在他里面、这人就结许多果子(约翰福音15:4,5)。当然,果子就是主借着人所做的好行为,人在主的引领下自己行出来。主还说,祂站在门口叩门,开门的,祂就进到他那里去,主与他、他与主,一同坐席(启示录3:20)。主不是赐金钱和才能,让人以此去交易并获利,不是按照他的赢利来赐人永生吗(马太福音25:14-34,路加福音19:12-26)?还有,祂不是按各人在主的葡萄园内所做之工给各人回报吗(马太福音20:1-16)?

“这些只是几个例子而已,人当像树那样结果子,当遵照诫命去行,当爱上帝和邻舍。如果从圣言中引用经文来说明,将会写满好多张纸。

“不过,我意识到你们的理解从本质上与这些圣言上引用的内容并无共同之处。尽管你们自己引用这些内容,你们的观点却歪曲它们。你们不得不如此,因为你们否决了与上帝一起当行的一切事情,而这些当行之事是人与上帝之间的交流与连接。这样,除了一切仪式上的敬拜,所剩的还有什么呢?”

过一会儿,我在天国之光下看他们,天国之光揭露与显现出他们真实的面目来。于是,他们不再像之前乘船在空中航行时那样,也不再身穿紫袍头戴桂冠。而是站在沙地上,衣衫破露,像渔夫围在腰间的网,能看出他们的赤身。然后,他们被遣送到毗邻马基雅维利主义者的社群中。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