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界真相   圣经内义

启9:17. 我在异象中看见那些马和骑马的、骑马的胸前有甲如火、与紫玛瑙并硫磺、马的头好像狮子头、有火、有烟、有硫磺从马的口中出来、

发表时间:2018/8/12 21:15:59  浏览次数:444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AR449. 启9:17. 我在异象中看见那些马和骑马的、骑马的胸前有甲如火、与紫玛瑙并硫磺、马的头好像狮子头、有火、有烟、有硫磺从马的口中出来、

我在异象中看见那些马和骑马的

发现他们心智内部中关于唯信的论证是臆想和虚构的,这些人自己由这些论证而变得愚拙。

“看见”象征发现他们的性质;“马”象征他们内部关于唯信的论证,在此表示他们臆想和虚构的论证,因为这里说约翰是“在异象”中看到他们。“骑马的”象征因对圣经的正解而聪明者,在此象征由于他们臆想和虚构的、与圣经背道而驰的论证而变得愚拙者。

这些人的心智显现为如此外观,这外观象征他们臆想的和虚构的对唯信的论证,所以有必要公布一下我从他们中的一些人口中得到的信息。例如,他们说:“人全然堕落后,唯信不就是得救的方法了吗?离了它,我们在上帝面前看起来是什么呢?它不是唯一的方法吗?我们不是生在罪里,我们的品性不是因着亚当的过犯而全然堕落了吗?唯独信,除此以外,还有其它的挽救方法吗?我们的行为对此有什么贡献呢?有谁能凭自己做任何好行为吗?谁能洁净、赦免和拯救他自己呢?人凭自己所做的行为中不都隐藏着求功德与自以为义吗?倘若偶尔行些事情是善的,我们就能时时行善并成全律法的要求吗?而且,一个人若犯罪触犯了律法中的一条,他就触犯了全部律法,因为它们捆绑在一起的。

“主为什么降临世间忍受十字架受难这么大的痛苦?不是从我们身上拿走律法的谴罚和咒诅,让我们得以与父上帝和解,由此单单他成为功德与正义,并借着信而将这功与义归算给人?要不然,他的降临有什么好,或者有什么好的目的吗?

“这样的话,基督为我们受难并为我们成全了律法,并取走了律法定罪的权柄,恶还能在这种情形下定我们的罪?或者,行善能救我们吗?所以,有信的我们有充分的自由去思考、意愿、说话和实行我们所乐意的,只要不损害我们的名声、尊重、利益,不要招致社会法律的制裁,这些会给我们带来羞辱。”

在更北面区域四处游荡的有些人声称好行为若是为了得救而做,是有害的、破坏性的和受诅咒的。这些人当中还有些是教会中的长老。

以上是我听到的,不过他们含糊地咕哝了很多我没听到的话。

而且,他们说话时毫无羞耻,无所顾忌,言语和行为上放纵,不惧怕任何恶行,除非为了在人前看起来品格高尚而伪装。

将唯信作为宗教的全部的那些人,这就是他们心灵的内在动作以及身体的外在表现。

然而,假如一个人视主为拯救者并径直转向他,且信靠他并去行善,他们告诉我的这一切话将土崩瓦解。人这么做(转向主并信靠他而行善)都是为了拯救的缘故,好像是自己在做,然而要相信这是主在做。一个人若非好像是出于人自己那样去行出来,就不可能有信,也不会有義,于是没有了宗教,最终没有拯救。

 

AR450. 启9:17. 骑马的胸前有甲如、与紫玛瑙并硫磺、

他们这些臆想和虚构的论证来自地下之爱以及他们的自我理解,因而来自相应的肉体欲望。

   “胸甲” 象征他们为了捍卫唯信而作的论证(n.436)。“火”象征天上的爱,反之,地狱之爱(n.452,468,494)。“紫玛瑙”象征源自属灵之爱的聪明反之,象征源自邪恶之爱的聪明,也就是某人的自我聪明“硫磺”象征肉体欲望,它源自地狱之爱、并通过自我聪明表达出来(n.452)。由此得出“火与紫玛瑙并硫磺”的象征意义。

他们支持唯信的论证之所以这样描述,是因为但凡相信唯信称义,也就是从罪中被赦免者,从不想忏悔,而不知悔改者只会活在罪中。而且,一切罪源自并且其性质也取自地狱之爱、自我聪明和相应的肉欲;陷入其中的人,不仅行动上基于此,而且言辞也是如此,事实上,思维与意志都与此相符,结果还为它们辩解和论证。事实上,这些东西才构成真正的人,因为这些是他真正的生命;不过,这样构成的人是魔鬼,过着地狱的生活。

只为了自己与尘世而过道德生活的人,并不知道这一点,因为他们的内在如上所述,外在的表现却如同过着基督徒生活的那些人。不过,他们当知道,当他死后,便进入他内在的生活,因为他成为一个灵,这是他的内在之人;然后,内在的属性使其外在适应自己,他们就变得相同;最终,他们在世时道德的生活就如同鱼鳞被刮走。

将道德生活的教导视为神圣,对社会生活的教导也是如此,这些人情况就不一样了,因为他们视道德与社会生活是对邻舍之爱的表达方式。

“紫玛瑙”象征源于对属灵之爱的情感而产生的聪明,因为这个颜色取自火之红和光之白;火象征爱,光象征聪明。这样聪明还以“会幕的门帘和幔子”的“紫蓝色”来象征(出埃及记26:31,36,27:16),还有“亚伦的以弗得”(出埃及记28:6,15),并且,人们准备起营出发时,盖在人木约柜、桌子、灯台、金坛上的布也是“紫蓝色”(民数记4:6,7,9,11,12),还有他们衣服底边上钉一根“紫蓝色”的带子(民数记15:38,39),以及“蓝色和紫色布做的凉棚”(以西结书27:7,24)。

另外,出于地狱之爱的情感而有的聪明在《以西结书》中也以“紫蓝色”来象征性表示:阿荷拉(或撒玛利亚)行淫,恋慕她的爱人,就是她的邻舍亚述,穿着蓝紫色衣服,是骑在马上的马兵(以西结书23:4-6;这里描写的是教会,这样的教会凭着他们自己的理解,已经歪曲了圣经的真理。

还有在《耶利米书》:他们尽都是畜类、是愚昧的、偶像的训诲不过是木头、有银子打成片、是从他施带来的、都是匠人和银匠的手工、蓝色紫色料的衣服、都是巧匠的工作(耶利米书10:8,9)。

“匠人和银匠的手工、巧匠的工作”在这里象征他们的自以为聪明。

 

AR451. 启9:17. 马的头好像狮子头

这象征他们关于唯信的妄想,以为蛮有能力。

“头”象征关于唯信方面虚构和臆想的事情,这正是此处所论及的,用一个词表达,被称为“妄想”。“马”象征他们心智内在部分之中的(关于唯信的)论证,就是如此性质(n.449,臆想和虚构的论证)。“狮子”象征能力(n.241);不过,是基于伪谬而有的能力,因为这些人是感官导向者,将他们的论证建立在伪谬的基础上,用以说服和迷惑(n.424)。

他们捍卫唯信的论据是虚构的和臆想的,任何人只要稍稍提升思想的高度便能看出。照他们的观念,付诸行动或作为条件的信除了是一些臆想之物,还能是什么呢?他们当中有谁知道将信付诸行动的任何事情吗?当没有任何来自人的付诸行动的良善作为条件进入信仰时,用什么来构成信仰吗?

什么是对罪的宽恕并即时得救,这不就是臆想的观念吗?这是教会中“会飞的火蛇”(请参阅《天命》DP.340)。

将赦免、功德、正义、成圣等归算给人,这不是臆想的观念,又能是什么?(关于这一点,请参阅《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主篇》Lord.18

另外,离开人仿佛从自己而出的外在行为的配合,他内在的神性运行又是什么呢?因为将内在与外在分离,以致于二者互不相连,结果只会是空想(参看后文n.606)。

与義分离的信就是这样臆想的观念,因为在行为中表达出来的義包含并支持信,是信的土壤和土地,还是信的本质与生命。总而言之,信,若产生于義,是真正的人;信,若与義分离,是个幽灵,幻想的形像,如漂浮在空中气泡。

不过有人会说,如果从信仰中将理解力分离出去,就看不到这些臆想的东西。不过当知道,如果他能将理解力从信仰分离出去,他也能将千百个臆想的观念强加于任何一个宗教信条上,正如数个世纪以来罗马公教会已经这么做了。

 

AR452. 启9:17. 有火、有烟、有硫磺从马的口中出来、

往内看,在他们的思维和谈话中,从他们那里出来的,唯有我欲和物欲(意志方面的特性)、对自我聪明的自负(知性方面的特性)、以及对恶与伪的贪婪(意志与知性的共同作用)。

“从他们的口中”意味着从他们的思维和谈话中。“火”象征对自己和对尘世的爱欲(或我欲和物欲),这是意志上的特性(n.450,468,494)。“烟”象征对自己的才智的自负,这是知性方面的特性,这样的自负出于我欲和物欲,如同烟出于火(n.422)。“硫磺”象征对恶与伪的贪婪,是二者(意志与知性)共同作用的特性。

不过,在世人面前,这些事物并不会从他们的谈话中显现出来,在天上的天使面前就一览无遗了。所以我们说,往内看他们的思维与谈话,性质便是如此。

至于“火”象征邪恶的爱,“硫磺”则是因着对自己才智的自负而由邪恶之爱发出的欲望,这可从下列章节看出来:

我要将火与硫磺降在他身上(以西结书38:22);

(耶和华)要向恶人降火与硫磺(诗篇11:6);

耶和华报仇之日、以东的河水要变为石油、尘埃变为硫磺、烟气永远上腾(以赛亚书34:8-10);

到罗得出所罗玛的那日、就有火与硫磺从天上降下来、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这样(路加福音17:29,30,创世记19:24);

若有人拜兽和它的像、他要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启示录14:9,10);

兽、假先知、魔鬼被扔进烧着硫磺的火湖里(启示录19:20,20:10,

21:8);

耶和华的气如一股硫磺火使他着起来(以赛亚书30:33);

遍地有硫磺、有盐卤、有火迹、没有耕种、没有出产、好像所倾覆所罗到和蛾摩拉一样(申命记29:22,23);

硫磺必被撒在他所住之处(约伯记18:15)。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诸恶莫作,因为恶从地狱来;众善奉行,因为善从天上来。

从我眼前除掉你们的恶行、要止住作恶、学习行善、寻求公平、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以赛亚书1: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