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信仰与行为的关系的见闻

发表时间:2018/7/18 0:20:38  浏览次数:179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417. 关于这一点,我附加以下说明。

在心灵世界(*the spiritual world,与物质世界相对应),我见到两个羊群,一群山羊,一群绵羊。我纳闷他们是谁,因为我知道心灵世界中所见的动物并非真的动物,而是当地居民的喜好及相应思维的对应形式。于是我往前走近,当靠近他们时,动物的样式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人。而且很清楚得知,显为山羊群的是捍卫唯信称义者(*唯独因着信就被证明为正义),显为绵羊群的是相信義信(charity and faith)不分离、正如善与真(goodness and truth)不可分离的那些人。

于是,我对那些显为山羊的人说:“你们为何聚集?”

他们多数是教牧人员,为自己学问渊博而自豪,因为他们深知唯信称义的奥秘。他们说,聚集一处乃是为了召开一个会议,因为他们听说保罗在《罗马书》3:28所说的“一个人被证明为正义是由于信(*人称义是由于信)、与律法的行为无关”没有被人正确理解,因为“律法的行为”是指摩西律法所定的行为,为犹太人而立的。

“我们可从保罗对彼得所说的话清楚看出,他指责犹太化,即便彼得也知道没有人因律法的行为而被称义(加拉太书2:14-16)。而且,保罗还在“信的律法”与“行为的律法”(*罗马书3:27law of faithlaw of works)之间,以及犹太人与外邦人(*罗马书3:29,9:24,加拉太书2:14,15)、受割礼与未受割礼(*罗马书2:25-27,3:30,4:9,19以及其它地方)之间作了分辨。(受割礼的,他的意思指犹太教徒,正如他在其它各处所指。)他还用下列这些话作了总结:这样说来、我们以信废掉了律法吗、绝对不是、倒是巩固了律法(罗马书3:31)。他所说的这些都在《罗马书》3:27-31一系列经文中。

“另外,他在前一章还说,‘在上帝面前不是律法的听众被证明为正义、而是律法的践行者将被证明为正义’(罗马书2:13)。而且,“上帝必照着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罗马书2:6)。更有,“我们必须在基督的审判台前显露出来、使各人按着他以身所行的、或善或恶、受到报应”(哥林多后书5:10)。保罗书信中还有多处类似的陈述,从中明显看出,保罗反对将信仰与好行为分离开来,正如《雅各书》中所说的(雅各书2:17-26)。

“保罗(在《罗马书》3:28)所指的是摩西律法所定的行为,乃是为犹太人所定的,我们要进一步证明在摩西律法书中为犹太人所定的律例皆被称为“律法”,因而被说成“律法的行为”。我们看这些经文:

“这是素祭的律法(利未记6:9;这是赎愆祭的律法(利未记7:1);这是平安祭的律法(利未记7:11及以后);这是燔祭、素祭、赎罪祭、赎愆祭、承接圣职、和平安祭的律法(利未记7:37);这是走兽和飞鸟…的律法(利未记11:46及以后);这是关于生育妇人的律法、无论是(生)男(生)女(利未记12:7);这是关于大麻疯灾病的律法(利未记13:59,14:2,32,54,57);这是关于患漏症…的律法(利未记15:32);这是关于疑恨的律法(民数记5:29,30);这是为拿细耳人(立)的律法(民数记6:13,21); 这是(关于洁净的)律法(民数记19:14); 这是(关于红母牛的)律法(民数记19:2);(为王立的律未予)(申命记17:15-19)。

“事实上,摩西五经被称为“律法书”(申命记31:9,11,12,26,路加福音2:22,24:44,约翰福音1:45,7:22,23,8:5及其它地方)。”

对此,他们还加上几句,说他们在保罗书信中还看到,十诫应当要活出来,凭着对邻舍的爱来成全这些诫命(罗马书13:8-11),因而不是仅仅因着信。

他们声称这就是他们聚集的原因。

为了不打扰他们,我退后。隔了一定距离,他们再次显现为山羊群,有时躺卧,有时站立,但背对着那群绵羊。商讨时,像是躺下; 得出结论时,像是站起。

然而,当我定睛在他们的羊角时,令我惊奇的是,他们额上的角有时向前向上伸,有时往后卷起,最终全然向后。然后,他们全部突然转向绵羊群,不过仍然显现为山羊的样子。

因此,我再走上前,询问发生何事。他们声称已得出结论:唯独信产生被称作好行为的義之善(goodness of charity),好比树结出果实。

然后一阵电闪雷鸣,有一位天使显现在两个羊群之间,向着绵羊群喊叫:“别听他们的!他们尚未弃绝他们先前的信仰,就是信父上帝为了他儿子的缘故而施怜悯;这样的信不是对主之信。信也不是树,人是树。唯有忏悔并转向主,你们将会有信。在这之前的信并非信,里头没有丝毫生命。”

羊角向后卷的山羊们想靠近绵羊,不过站在他们之间的天使将绵羊分为两边,并对左边的那群说:“你们加入山羊行列吧!只是我告诉你们,有一头狼就要来,会将他们夺去,还有你们这些在一起的。”

不过,两群绵羊被分开后,左边的那群听到天使的警告,他们彼此对望,并且说:“我们还是和以前的伙伴谈谈吧。”

于是,左边的羊群对右边的说:“你们为什么远离你们的牧者?信与義不是紧密相连,正如树与所结的果不可分离吗?树经由枝子延续到果子,枝子上的与果子环环相扣、不间断延续到果子的东西若拿掉了,不就没有果子了吗?请教我们的牧师,看看是否如此。”

然后他们就请教,牧师环顾其余人,他们使眼色暗示那些人说得不错。于是,他们就回答的确如此,说:“信凭着果子得以保全。”不过,他们不会说信被包含在果子里。

右边绵羊群中的牧师当中有一位站起身说:“他们对你们的回答如此,但对他们自己的羊群所说的并非如此,因为他们有不同的想法。”   

因此,右边那一群想询问那些教牧人员怎么想,便问道:“他们所教导的,不是他们所想的吗?”

“不!”这位牧师回答:“他们认为被称作好行为的一切義之善,若是为了得救或为了永生去行,就不是善,反而是恶,因为这人是靠自己的行为来拯救自己,将那独一救主的公义与功德揽给自己。对于任何人自觉出于自身意愿的一切好行为,他们都这么认定的。最终,在他们看来,一个人靠自己行出的好行为不仅不受祝福,反受诅咒,说这样的人配入地下(*hell),不配到天上。”

左边的羊群却说:“你错怪他们了。他们在我们面前不是明明地传讲義(*charity)与義的行为,并称之为‘信的行为’吗?”

这位牧师回应说:“你们并未明白他们的讲道。只有在场的牧职人员才会注意到并理解他们的讲道。他们只会想到道德上的仁義及其社会意义和政治意义上的良善,他们称这些为信之善,但事实上根本不是这样。因为一个无神论者能以同样的方式行出同样的事情,在形式上并无分别。所以,他们一致同意地声称,没有人能靠任何行为得救,唯独靠信。

“不过,让我们用类比来描述一下吧。他们认为一棵苹果树产出苹果;但是,如果一个人为了得救而做了好行为,正如苹果树通过环环相扣的联系来产生苹果,那么产出的苹果就里面腐烂,满是蛆虫。他们还说,一棵葡萄树产葡萄;但是,倘若一个人想去行出属灵之善来,正如葡萄树产葡萄那样,那么他就会产出野葡萄。”

左边这一群便问:“那他们认为的義之善或好行为,就是所说的信的行为,又是怎样的性质呢?”

这位牧师回答:“它们是看不见的,从圣灵来,在人的里面,人对此全然不知。”

他们回应说:“倘若人对此全然不知,最起码得有些关联吧,要不然怎么能称它们为信的行为呢?或许,那些不可察觉的善巧妙地通过某些间接的流注潜入到人的意愿,通过对意愿的作用、影响、启发、刺激或激励,并通过思维中默默地悟解以及由此产生的责备、懊悔,因而通过良知,最终借着一股冲动,有了对诫命和圣言的顺从,如同婴孩那般,又或像个智者那样,或者通过类似这样的途径。”

不过这位牧师回答说:“不!即使他们的支持者们声称,应该通过这些途径得以发生关联,因为好行为因信而发生,但他们仍将这些封存在他们的讲道中,他们所讲的话语产生的结果只会是否认这些源自信。他们当中有些人会教导这些途径,但只是视其为信所表现出来的迹象,而不是视其为信faith与義(charity)的纽带。”

不过,左边那群中有人设想应该可以通过圣言来发生关联,他们就说:“一个人照着圣言自发地行动,不可以这样发生关联吗?”

这位牧师回答说:“那不是他们所想的。他们将这些仅仅归功于听讲圣言,而不是对圣言的理解,唯恐有什么东西能借着理解力明明地进入人的思维和意愿之中。他们断言,但凡人里面自发的都是求功德的,并且认定在一切属灵的事情上,人无法开始,不能意愿,不会思考和理解,没有能力去做或合作,在这些事上比一根木头好不到哪里。不过,圣灵借着信流入讲道者的话语中就另当别论了,因为这些是口的动作,并非肢体的动作,也因为人借着信与上帝行动,借着義(charity,就是对邻舍的爱)却是与人行动。

左边那群中有一位听到这种关联的产生仅仅通过听讲圣言,而不是通过对圣言的理解时,就极其愤怒,说:“那么,教会的信徒转过脸去或像根柱子聋子般坐在那,或睡着了,就是所谓的只从圣灵获得对圣言的理解?又或圣言或书卷发散出什么东西,只要接住就行?还有比这更荒唐的吗?”

之后,右边羊群中有一位起来,在判断力上胜过其余人,他请求大家能听他一言,就说:“我听过有个人说:‘我种了个葡萄园,如今我要喝葡萄酒,喝到一醉方休。’另一个问他:‘你是用自己的右手端着自己的酒杯喝吗?’他回答:‘不!是看不见的手和不可见的酒杯。’另一人便说:‘你肯定没法喝到一醉方休!’”

然后,这位牧师说:“恳请你们,听我的吧!我跟你们说,当从所理解的圣言中喝葡萄酒。主就是圣言,你们不知道吗?圣言不是从主而来吗?他不是因此在圣言之中吗?那么,倘若你们出于顺从圣言而行善,不就是因主而行善吗?不就是顺从他所说的和他的旨意吗?那么,如果你们仰望主,他自己还会引领你们并去行善,也就是通过你去行善,以致于你们行善时如同是自己在行。人若顺从一位国王的命令与旨意,去为王办事,有谁会说‘这是我自己做的,乃是出于我自己之口或我的命令,是我自己的意思’呢?’”

说完这些话后,他转向那些教牧人员,说:“上帝的仆人们,请勿将羊群引入歧途!”

听到这些,左边那群中的大部分就离开并加入到右边的羊群中。当中的一些牧师还说:“我们听了先前未曾听过的话,我们是牧人,不能离开我们的羊。”于是他们随同群羊一起离开,并说:“那人说的是实话。如果人因为顺从圣言,因而源于主,顺从他所说的和所意愿的去行事,有谁会说‘是我自己做的’呢?

“如今我们略知天意,为何找不出信与行为的结合,这是教会界所公认的。找不出,是由于给不了,因为他们的信不是对主之信,他就是圣言,所以也不是源自圣言的信仰。

不过,其余的教牧们却走开了,边走边挥着他们的帽子,大叫着“唯独信,唯独信!唯信长存!”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