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节. 那香的烟为众圣徒的祷告从那天使的手升到上帝面前、于是天使拿着炉、用坛上的火填满它、并投向那地、于是就有声音、雷轰、闪电、地震、拿着七枝号筒的七位天使、预备好了要吹号、

发表时间:2018/7/8 19:12:15  浏览次数:47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394. 8:4. 那香的烟为众圣徒的祷告从那天使的手升到上帝面前、

这象征他们被主保护。

“那香的烟升到上帝面前”象征某些事被接受和悦纳。所以大卫说了类似的话:让我的祷告被接受、如你面前的香(诗篇141:2)。这是因为烧香的烟是芳香的,这归因于香由苏合香、香锭、白松香等香料制成(出埃及记30:34)。而且,各样的香料分别与属灵之爱相关的性质保持对应,或者与義及相伴之信对应。事实上,在天上能感受到至芬芳的香味,这对应于天使(出于他们的爱)的直觉。所以在圣言多处,我们读到耶和华闻到馨香(*创世记8:21,出埃及记29:18,25,41,利未记1:9,13,17,2:2,9,12等等,民数记15:3,7,10,13,14,24等等)。

接上所述(n.393),这句话象征主的保护。

 

395. 8:5. 于是天使拿着炉、用坛上的火填满它、并投向那地、于是就有声音、雷轰、闪电、地震、

于是天使拿着炉、用坛上的火填满它、并投向那地、

这象征属灵之爱——包含着属天之爱在里面——流进较低的区域,就是被陷入与義分离之信的那些人所在之地。

类似“香”,“(香)炉”也象征出于属灵之爱的敬拜。从上文所述可看出,从圣言也可得知,容器与所容之物有类似的象征意义,正如杯盘与所盛之酒与食物有同样的象征意义(马太福音23:25,26,路加福音22:20,以及其它地方)。

“(祭)坛上的火”象征神性的属天之爱,因为“祭坛”象征出自属天之爱的敬拜(见上述n.392)。“火”的最高意义象征神性之爱(no.494)。

属灵之爱、或義,从属天之爱、或对主的爱得其本质。离开属天之爱、或对主的爱,属灵之爱、或義內中就无生命力,因为除了主,灵与生命没有任何其它来源。

这层意义可从以色列教会为香炉及烧香只从燔祭坛取火看出,可参阅摩西五经(利未记16:12,13,民数记16:46,47)。还有,亚伦的两个儿子因取平常的火烧香,不从祭坛取火,被天上降火烧灭(利未记6:13)。

正因如此,在燔祭坛上必须不断有火烧着,不可熄灭,成了一个律例(利未记6:13);这是因为那个坛上的火象征着主的神性之爱,因而还象征对主的爱。

 

396. 于是就有声音、雷轰、闪电、地震、

这象征性表示:与他们的交流被开启后,众天使听到对唯信的辩解和支持它的证据,还觉察到在下面那些人当中的教会的状态在走向毁灭。

“闪电、雷轰、声音”象征光照、觉察、教导从天上流下的状态(参阅之前n.236)。不过,因为这里所论的对象是陷入唯信之人,他们没有从天上流入的光照、觉察和教导,因此在这里象征关于唯信的辩解,以及支持它的理由和证据。

“地震”象征教会状态的转变(n.331),在此表示在下面那些人当中的教会的状态在走向毁灭。在灵界,当教会的状态在某社群中发生堕落与反转时,就会发生地震。

在七个天使开始吹号筒之前,这位天使将香炉投向(*下面的)地,是为了让属灵之天中的众天使能与下面那些陷入唯信的诸灵之间的交流能借着流入被开启。因着交流被开启,对唯信的辩解以及支持它的理由等等便出现,还能被听到和感受到。这就是为何我们说,在交流被开启后,众天使听到和察觉到它们。

 

397. 8:6. 拿着七枝号筒的七位天使、预备好了要吹号、

这象征他们预备完毕并着手去检验教会的状态、因而持唯信之信仰者的生命状态。

“号筒”的象征意义要看律例中关于号筒在以色列子民中的起的作用,可以看摩西五经中的相关信息:耶和华让摩西用银子做号筒,用以召集会众和起营,还在节期、月朔、献燔祭和平安祭时吹号筒(*或号角)。而且,当他们与欺压他们的敌人作战时,要用号吹出警报,这样他们在耶和华上帝面前得蒙记念,从而是拯救脱离他们的仇敌(民数记10:1-10)。从这些话可以看出“吹号筒”表示什么。在这里,“七位天使吹号”象征对教会及其属性在那些持唯信之信仰者中的状态的检验和揭露,从属灵意义角度来理解本章及接下来直到第十六章的具体情况便可明显看出。

从号筒(*或号角)在以色列子民中的用途可看出“号筒”和“吹号(或吹角)”所象征的意义,例如:

在锡安吹号(角)、在我的圣山吹…因为耶和华的日子临近了(约珥2:1,2);耶和华必显现在他们以上他的箭要射出如闪电、主耶和华必吹起羊角…(撒迦利亚书9:14);耶和华必像狮子出去、发出警报…(以赛亚书42:13);到那日、必有大的羊角吹响、那些在亚述地灭亡的、与那些在埃及地被驱逐的、他们将来前来并在耶路撒冷的圣山上向耶和华跪拜(以赛亚书书27:13);他要用号筒的大声差遣他的众天使、从四风招聚他的选民、从天的一个尽头到另一个(尽头)(马太福音24:31);晓得号角声的百姓有福了、 耶和华啊、他们在你的脸光中行走(诗篇89:15);当晨星一同歌唱时、上帝的众子吹响号角(约伯记38:7)。

因为“吹号角”有这些象征意义,并且在以色列教会中,一切事物都是依照对应关系来代表并因而象征某意义,所以才会发生下列事:当耶和华降临西奈山,有声音、闪电和密云,并且角声非常强大,还渐渐地越来越大,以致所有在营中的百姓都颤抖(出埃及记19:16-25)。

因同样的缘故,还发生此事:基甸与三百人同米甸全军作战,三百人吹角,全营的人用刀互相击杀并逃跑(士师记7:16-22)。类似地还有:以色列子民一万二千人以圣所的器皿和吹大声的号筒战胜米甸人(民数记31:1-8)。七个祭司吹着七个羊角绕着耶利哥城七次,城墙就塌陷了(约书亚书6:1-20)。

所以,我们在《耶利米书》中读到:在(巴比伦)四围吹响(号角)攻击她…她的城墙就倒塌了(耶利米书50:15)。

在《西番雅书》:…是黑暗幽冥的日子…是羊角和它的响声攻击坚固城池…的日子(西番雅书1:15,16)。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