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義(*charity)与信(*faith)关系的一场辩论

发表时间:2018/7/6 21:32:02  浏览次数:189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386. 关于这一点,我增述以下经历:

有一次,我在心灵世界四下观望,听到似乎有磨牙声,又似敲击声,还有二者混合的杂声。于是我询问听到的是什么,与我同在的天使说:“是一些学术社团,我们称之为‘酒馆’,辩论正在进行。隔一定距离发出这些声音,靠近听就是辩论声。”

我走近看,见一些小房子,由芦苇和泥建成。因为不允许从门进入,恐怕天上的光流入,给他们造成混乱,于是我就想从窗子往里看看,不过一扇也找不到。

但是,有一扇窗户突然出现在右边,然后听到他们的抱怨,说他们处在一片黑暗中。然后,在左边突然出现一扇窗户,右边那扇被关上,然后黑暗逐渐被驱散,他们便在光亮的状态下看清彼此。在这之后,我便被许可从门口进入,听听他们说什么。

房子当中有一张台,周围有长凳。不过,在我看来,他们都站在凳上,彼此激烈地辩论着关于信与義(*faith and charity)的话题。一方认为信(*faith)是教会的根本,另一方,義(*charity)才是。

认为信是信仰根本的一方说:“对上帝,我们不因着信(*faith),对人,凭着義(*charity)吗?这样,信(*faith)不是天上来的,義(*charity)不只是地上的事吗?我们得救,不是靠天上来的,难不成靠地上的?

“而且,上帝不能从天上恩赐信(*faith),因为它是天上的;人不是有必要为自己获取義(*charity),因为它是地上的?但凡人靠自己获取的,与教会不相干,不能拯救人。人能靠行为、就是所谓義(*charity)的行为在上帝面前被证明为正义吗?

“相信我们,我们不仅单单凭信称义,还能成圣,只要信不被那些求功德的期盼所玷污,这样的求功德的期盼来自于所谓義(*charity)的行为。”

除此之外,还说了一通。

视義(*charity)为教会的根本信条的这一帮人针锋相对驳斥对方,声称是義拯救,而不是信,说:“上帝不是爱世人并愿意所有人都好吗?除非通过人,上帝如何实现这些呢?难道上帝只是让人能和其他人谈论与信相关的事情?他不让人为了其他人行出那些義(*charity)的事情吗?

“義(*charity)只是地上的事?你们看不出这么说是多么荒唐吗?義(*charity)是天上的,因为你们不行出義(*charity)的善事,你们的信(*faith)才是地上的!只是像块木头或石头那样,你们怎么接受信(*faith)呢?你们却说,只要听圣言就行。然而,圣言如何只是凭着聆听就能起作用呢,又怎么会在一块木头或石头上起作用呢?或许你们在不知情的情形下仍能富有活力,但除了能说出唯信得救这句话,这活力又能是什么呢?至于信是什么,什么是得救之信,你们并不知道。”

他们当中有一个起来,与我交流的天使称他为“调和论者”。他从头上摘下帽子放在台上,但很快又戴回去,因为他是个秃头。他说:“听着,其实你们都错了!真相就是:信是属灵的,義是属道德的;不过它们可以联合,乃是靠圣言,靠圣灵,以及圣言和圣灵的果效,来使它们联合,人可以毫不知情,事实上可以说是“顺从”,没有人参与的份。

“我自己沉思这些问题好久了,最终悟出:上帝能让一个人接受信,属灵的信;但是无法驱使他趋向義(*charity),属灵的義,除非他像根盐柱。”

说完这些,鼓吹唯信的人们鼓起掌来,支持義的人们却发出嘘声。后者愤慨地说:“朋友,你们听着!你们不晓得道德的生活可以是属灵的,也可以仅仅是属世的。对那些靠主行善者,尽管似乎靠自己而行,就是过着属灵的道德生活。仅仅属世的道德生活则是出于地下(*hell)而行善,看起来出于自己。

前面说过,他们的辩论听起来如同磨牙声,如同敲击声,还有二者混合的杂声。听起来如同磨牙声的辩论,就是那些鼓吹唯信者;敲击声的,是那样认定唯義者;混合的杂声出自那些调和论者。隔着一定距离听起来如同这些声音,是因为他们在世时耗尽时间于争辩,并未避免任何邪恶,所以未行出任何属灵的道德之善。而且,他们全然不知一切信皆为真,一切義皆为善;无善之真,不是属灵之真;无真之善,不是属灵之善;因而,一个成就另一个。

      当窗户在右边出现时,里面一片黑暗,是因为天上的光从右边进来的,影响人的意愿。当左边的窗户出现,右边的被关闭时,光亮的状态重新恢复,是因为天上的光从左边进来的,影响人的认知。意愿因为邪恶而向天上光明处于被关闭的情形下,每个人在认知上都可以处于天上的光明中。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