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界真相   圣经内义

启15. 附录:一个英国人和所在社群之主教的对话

发表时间:2019/4/12 0:02:10  浏览次数:223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AR675. 15. 附录:

有一张纸由主从天送到某个英国人社区。这是英国人社区中最小的一个,不过当中也有两位主教。纸上写着一些规劝的话语,劝他们当承认主为天地的上帝,正如他自己在《马太福音》28:18中这么教导,还劝他们当远离唯信称义、无需律法的行为诸如此类的教义,因为这些教义是错误的。

人们读了,还抄录了多份;出于内在的判断,他们思索关于这纸上的内容并发声说出来,且受到主的启发;这样的启发在光明中被接受,这些英国人受到的启发比其他人更多。

当接受这些观念后,他们彼此议论说:“我们听听主教怎么说吧。”

于是他们去问两位主教,但主教并不同意这些观点,予以否决。因为这个社群中的主教在世时对信和義的属灵之事已变得麻木不仁,而是出于统治欲凌驾于教会的圣事之上,并借此满足于世事上的显赫。因此,他们稍加磋商后,也送了一张纸回天上,就是之前那张纸的来处。

当主教们这么做后,大多数平信徒在一阵喃喃细语后,转离了他们之前接受的观念,在属灵之事上原本对他们的光照,顿时熄灭;于是他们被再次劝诫,但徒劳无果。我见那社群往下沉陷——不过未见沉到多深,以致消失在天使们的视线之内。

2】过了一些日子,我见到上百人从地的低处上来,那个小社群先前正沉陷在那里。他们向我走近,当中有位智者说:“请听一听这事奇妙!当我们沉下去时,首先显现给我们的是一片沼泽,不过一会儿变成干地,再接着就成为一座小城,我们在那里都各有住所,只是简陋了些。

“次日,我们彼此商议该怎么办,很多人说我们应当去两位主教那里,温和地责备他们,因为我们沉陷到此乃是归因于他们送回天上的那张纸条。

“于是选了一些人作为代表去见两位主教,”与我说话的这位智者便是代表之一。他说:“然后我们当中的一些智者就跟主教们说话,以下就是谈话内容:

“‘尊敬的教会尊长们,请听我们说。我们相信在我们当中的教会比其它人更配称得上最早,在我们当中的宗教也配称为伟大。但是,我们得到从天上来的启示,从启示中获知:教会在基督教界不复存在,连宗教也不存在。’

3】“主教们说:‘你们在说什么呢?哪里有圣经,救主基督在哪里被认识,哪里有圣事举行,不就是有教会存在吗?’

“对此,我们的发言人回答:‘这些是教会,它们构成教会,但是并非在人的身外构成教会,而是在人里面。’

“他继续说:‘关于教会:教会能够存在于敬拜三位上帝的地方吗?教会能建立在全部教义基于被错解的保罗所说的一句话,而不是基于圣经?当世人的救主不被亲近,且将这位救主一分为二,教会岂能存在?

“关于宗教:有谁会否认宗教在于离恶行善呢?有哪个宗教会教导唯独凭信得救,而不是凭着義?有哪个宗教会说,从人发出的義无非道德和民事之義?谁看不出来,在道德和民事之義中并不存在宗教?在这个唯信之中有任何行为或工作吗?然而宗教在于行。

”’全世界但凡有宗教的有哪一国会把得救之事排除在義之善、也就是好行为之外?事实上,宗教的一切都在于行善,教会的一切都在于教导真理,然后藉着真理而行善。

“‘看哪,教会尊长们,倘若那不存在的教会和不存在的宗教在我们身上开始兴起,那是何等的荣耀啊。’

4】主教们于是回应说:‘你说得夸张了。起作用之信——完全称义和得救之信——不就是教会吗?于状态之中的信——也就是信之运行并完善——不就是宗教吗?体会这句话吧,我的孩子们。’

“但是,那位明智的英国人说:‘尊敬的教会尊长,请听。一个人岂不像根木头那样让信起作用?照你们的说法,是存在于一根木头之中的教会带来生命?于状态之中的信不就是起作用之信的延续和扩展?照你们的观念,得救的一切事都在于信,没有一丝在于人发出的義之善,那么,哪来的宗教呢?’

“主教们就此作出回应:‘朋友,你说这些话,是因你还不了解唯信称义的奥秘,不知道这一奥秘之人就不知道拯救之路乃是从内进行。你的路是外在之路,是平庸之路。如果你乐意,可以走你的路,不过要知道,一切善从主而来,没有从人来的,所以在属灵之事上,人凭自己根本什么也做不了。那么,一个人如何凭自己行出属灵之善呢?’

5】“那个英国人被这些话惹怒了,说:‘我比你还清楚你们称义的奥秘,不过我坦率跟你说吧,你们里面那些奥秘并没什么,不过是妖怪而已。难道宗教不是承认和爱上帝,不是避开并厌恶魔鬼吗?上帝不就是善本身,魔鬼不就是恶本身吗?普世之中但凡有宗教信仰者,谁不知道这些呢?承认和爱上帝不就是行善,因为善属于上帝并来自上帝吗?避开并厌恶魔鬼不就是莫作恶,因为恶属于魔鬼并来自魔鬼吗?

“‘起作用之信,就是你所说的完全称义和得救之信,或者换个说法,唯独凭着信就起到称义的作用,这样的信有教导避免作恶,因为它属于并来自魔鬼吗?没有,一点也没有,因为你已经下结论,这里面没有拯救之法。

“‘你所说的于状态之中的信,也就是信之运行并完善,与就是等同与所说的起作用之信吗?当你将人如同靠自己所行的一切善从排除并说“人怎能靠自己行善行救,救恩乃是恩典”时,人如何被完善呢?还说,“除了寻求功德,人还能从自己行什么善呢?然而一切功德归主,所以,行善求得救就相当于将单单属于主的功德归到自己身上,这是在试图自称为义和自行拯救。”而且,“当圣经运行一切事,并不需要人的帮助,那还有谁能行善呢?既然但凡从人来的善并不是真正的善,那么还有必要从人那里来点什么附属之善呢?”等等诸如此类的说法。

6】“这些不就是你们的奥秘吗?在我看来,不过是一些捏造出来的诡辩和愚弄,用来排挤好行为——也就是之善,好捍卫你们的唯信称义。你们这样做,就是把人——在这些行为上,在与教会和宗教相关的一切属灵之事上——看作木头或没有生机的雕像,而不把他们看作照着上帝形像被造的人类,并被且持续被赐予知性和意志的能力,相信和爱的能力,言语和行动的能力,这些能力全都如同来自人自己,特别是在属灵的事情上,因为人之为人就在于此。如果人在属灵之事上的思考和行动好像出于自己,那信又是什么呢?義又是什么呢?敬拜又是什么呢?事实上,教会又将是什么,宗教又是什么?

”’你知道,義就是出于爱而向邻舍行善。尽管義是信的灵魂、生命和本质,你却不知道什么是義。義既是信的一切,那么脱离義的信若不是死的信,又会是什么呢? 死的信仰无非是个妖怪;我称之为妖怪,是因为使徒雅各称这种没有好行为之信为死的,还是鬼魔的信仰*。’

7】 “当听到自己的信仰被称为死的,是鬼魔之信,是妖怪,两位主教中的一位被激怒了,从头上拽下主教冠扔在桌上,说:‘为我们教会的信仰向敌人报仇之前,我绝不拿起此冠。”然后,他摇着头嘟哝着:‘哎,这个雅各,这个雅各!’

“在他的主教冠上有个金属牌子,上而刻着“唯信”。

“忽然间,一个怪物出现,它从地里升上来,有七个头,脚似熊脚,口像狮子的口,全然如《启示录》中所描述的那样(13:1,2),还给它作了个像,并且拜它(13:14,15)。

“这妖怪从桌上拿起教冠,把下边展开,戴在他的七头上。就在那时,它脚下的地裂开了,这妖怪于是堕入地下。

“太暴力了,太暴力了!”看到此景,那位主教大叫起来。

“于是我们离开他们,突然看风面前出现台阶,我们顺着台阶而上,回到之前所在的地上,终于再见天日。”

以上是这位明智的英国人告诉我的信息。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诸恶莫作,因为恶从地狱来;众善奉行,因为善从天上来。

从我眼前除掉你们的恶行、要止住作恶、学习行善、寻求公平、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以赛亚书1: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