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14. 附录:義与信、信与義,如何正确摆放位置?

发表时间:2019/3/21 11:13:27  浏览次数:85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AR655. 14. 附录:義与信、信与義,如何正确摆放位置?

我曾与被象征为《启示录的一些人谈话;他们当中有一位对我说:跟我来,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眼睛和内心所乐之事” 

于是他带我穿过一片黑乎乎的森林,来到一座山上,在此我能看到那些族诸灵自以为乐的所作所为。我见到一座露天剧场般建筑,圆环状,一圈圈的长椅沿阶梯摆设,观众们正坐在椅子上。坐在前排椅子上的观众,远远看去,像萨梯*和普利阿普斯**当中有用遮羞布着私处,有的则裸露无遗。在他们身后长椅上坐着的,从他们所作所为可以看出他们是一些通奸与出卖色相的男男女女。

然后,那龙***对我说:现在,你将看到我们的表演。

我见到有一些看起像牛犊、公羊、绵羊、山羊与羊羔的动物被放进圆形剧场。当它们全进去后,有个门被打开了,一些看起来像壮狮、猎豹、猛虎和豺狼般的动物闯进来。它们狂暴地攻击这些牲畜,把它们撕成碎片。在血腥杀戮后,萨梯们将沙子洒在它们被杀之地。

[2]然后,龙对我说:这就是我们的消遣,我们非常满意。

走开,你这个魔鬼!我回答:你将很快看到这个剧场将变成烈火与硫磺之海。

对此他不屑一顾,笑了笑便走开了。

事后,我开始思考:为何主许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内心,我得到答复:只要那些人还在灵界,这样的事情是被允许的;在那里的时间满了,这样的戏剧场面就会转变成地狱的痛苦。

[3]我所见的一切景象都是那龙想象的结果。因此它们并非真的牛犊、公羊、绵羊、山羊与羊羔。龙将关于教会的一切真正的良善与真实的事物(龙所憎恨的)想象成这些形象。壮狮、猎豹、猛虎和豺狼,是像萨梯和普利阿普斯之类的人们欲望的表现。那些私处裸露的观众,表示那些相信自己的邪恶不会向上帝显露。那些缠着遮羞布的灵,认为他们的邪恶会显露,然而他们相信,只要自己有信,就不会受诅咒。通奸者与出卖色相者指那些歪曲圣经真理者,因为通奸表示对真理的玷污和歪曲。

灵界中的一切事物,隔着一定距离观看时,按其对应都有某种外在的表象。当这些对应显为具体的形式时,被称为属灵事物的代表的写照,以物质世界中相似的物体来描写。

[4]之后,我见这些灵离开树林。龙在萨梯和普利阿普斯之类中间。他们的仆人与走卒(通奸者与出卖色相者)跟随其后。他们的队伍边走边壮大。

此时,我听到他们在交头接耳,原来他们见到一处草地上有群绵羊和羊羔。这是一个标志,表示附近有众多耶路撒冷城的其中一座,是该城的最主要的特征。

他们说:走,我们夺了这座城,将居民赶出来,占了他们的财产。于是,他们接近那城,然而有城墙包围,城墙上的天使看守。于是他们说:我们不如用计夺城。先遣一名擅于诡辩之人进去,他要能把黑说成白、白说成黑,能给任何主题涂上想涂的颜色。

于是他们找到一位专于玄学技巧的行家,能将真实的概念转变为术语,将事实掩藏在这些套话之下——就像老鹰将猎物藏在翅下——带跑了。他还被告知,该和城里的人说起什么,要说他们与城里居民在信仰上是同盟关系,这样就能被放进城。

于是,他走近城门敲门。当门打开时,他便说他想和城中最有智慧之人谈话。他被放进来,带到城中某个人面前。

对这位智者,他说:我的弟兄们在城外,正在请求进城。在信仰上,他们是你的同盟。我们与你一样,都认为信与是信仰的两个要素。你我之间唯一的不同点在于:你们将放在首要,信由出;而我们将信放在首要,由信出。反正我们相信它们二者,谁在前在后,有何分别呢?

[5]城中这位智者回答:我们俩不单独讨论这个话题。不如在众人面前讨论,让他们来做评委与裁判吧。要不然,我们自己无法作决断。

很快便将人召集一起,这位龙的来使将之前所表达的意思向众人传达了。然后,城中这位智者回答:你刚才说,只要认同与信是成教会及其信仰的要素,至于在教会中不管哪个放在首要,都没什么分别。

然而,它们的分别就像在前与在后的分别,如同原因与结果之间的分别,也像主要的事物与辅助的事物之间的分别,本质的事物与形式上的事物之间的分别。我用这些用语,因为我注意到你是玄学方面的专家,我们有些人称之为故弄玄虚,有些人称之为念咒

不过,让我们把这些术语先放在一边吧。其实它们的分别就好比在上面的和在下面的之间的分别。事实上,如果你肯相信的话,之间的分别就如同灵界中住在上面的灵的思想与住在下面的灵的思想之间的差别。

首要的,构成头部与胸部;由此而出的,构成腿以及往下直到脚趾的部分。

然而,我们首先当定义何为与信。,就是因着上帝、拯救与永生的缘故而热爱对邻舍行善的情感。信,是基于对上帝、拯救和永生的信靠而进行的思维。

[6]但这位来使说:我同意这就是信的定义,也同意就是因着上帝的缘故而热爱行善的情感,因为这是因着他的诫命而行出来,然而并非为了得救与永生。

在他部分认同又部分不认同之后,城中的这位智者说:难道不是情感与热爱为首要,思维由此才产生吗?

龙的使节说:这个,我否认。

这位智者回答:你无法否认这一点!任何人的思维都是某些情感的结果。将其中的情感拿走,人还能思考什么呢?这确实就如同你将声音从话语中拿走;如果拿走声音,你还能说什么呢?声音是某些热爱的情感的产物,言语是思维的产物;因为情感产生声音,思维形成话语。

火焰与光亮是另一个例子。如果将火焰取走,光亮就不复存在了。与信也是如此,因为是爱(或情感)的产物,信是思维的产物。于是,你一定能理解:首要的事物是次要事物最重要的成分,正如火焰是光亮的本质。

由此明显可看出,你若不将首要成分摆在第一位,就无法得出第二成分。如果你将属于第二位置的信放在第一位置,在天,你看起来就像某个倒立的人,脚朝上头朝下,像小丑扮演倒立行走。当你在天看起来是这样时,你那些构成義好行为看起来会像什么呢?就像小丑用脚在做某些事情,因为无法再用手做事。这就是为何你们的義——正如你自己所见——是属世的,而非属灵的,因为它完全颠倒了。

[7] 这位来使能理解这点,因为任何魔鬼听到真理时,都能理解,尽管他不能保持,因为对邪恶的喜爱之情恢复时,会将一切有关真理的想法驱逐出去。

然后,城中的这位智者举了许多例子来说明,若将信摆在第一位,会如何。他说:“这样的信仰纯粹属世,只不过是没有任何属灵生命的知识而已,因此根本不是信仰因为你的義只不过是属世的情感,从属世情感出来的没有别的,只有属世的思维,这些东西构成你的信仰。

“几乎可以这么说,在你纯粹属世的信仰中几乎没有属灵的生命,不过就像你脑中对蒙古帝国、那里的钻石矿产或帝王的财富与宫殿的知识而已。”

听到这些,这位龙灵气愤愤离去。他将所发生的事情报告给城外的同伙们。当他们听到有人将定义成为了得救与永生而热爱向邻舍行善的情感时,他们全都大叫起来:那是个谎言!

那位自己说:“可恶一切善行构成義,若是为了得救才行善,岂不是求功德

[8]然后他们互相商讨:我们不如召集更多伙伴,攻城!我们造云梯,今晚爬上城墙袭击他们,那些義的拥护者们赶出城。

当他们正准备行动时,有火突然从天上显现,降下来烧他们。从天上来的火,是他们对城中百姓怒气与恨意的现,因为城中的人们将信的位置从第一位挪到第二位,远在之下,还说要不然就不是信。看起来他们好像都被火烧灭了,因为他们脚下的地开了,他们全被吞没了。

在最后审判的日子期间,类似的事件在各个地方经常发生。这们的事件也是启示录这段话所表示的意思:

龙要出来迷惑四方的列国……叫他们聚集争战……他们上来遍满了全地、围住圣徒的营与蒙爱的城就有火从天降下烧灭了他们(启示录20:8,9)。

附注:*希腊与罗马的森林之神,色欲极强**希腊与罗马的男性生殖神***以“龙”象征的灵。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