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爱被合理安排时,能使人变得更完全;若非如此,则会使人堕落,令人倒转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541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403.首先要说说这三种普遍之爱(对天国之爱、对世界之爱与对自己的爱)的优先次序。然后再讨论其中一种爱如何被引进另一种、并作用和影响另一种。最后要讨论,人的状态取决于这种优先次序。

这三种爱彼此关联,如同一个身体的三个区域:最上面的头、中间的胸腹、下面的大小腿和脚。当爱天国构成头部,爱世界构成胸腹,爱自己构成腿脚,于是人就被造于完美的状态;因为两种稍低层的爱(爱世界与爱自己)服务于最高层的爱(爱天国),如同胸腹与腿脚服务于头部。

因此,当爱天国构成头部时,这样的爱便流注到爱世界(主要指爱财富)之中,并利用财富去做有用的事情。这样的爱还通过爱世界而流注到爱自己(主要指爱荣誉)之中,并利用这些荣誉去做有用的事情。因此,一种爱流注到下一种爱使得这三种爱为了去做有用之事而抱成一团。

[2]每个人都能明白,当人们打算去做有用的事情时,是被从主而来的属灵之爱(就是“爱天国”的意思)所驱动。于是属世之人利用他的财产和其它所有物来达成这些有用之事,感官导向者运用他的地位来达成,这便是他的荣誉。

每个人还明白,用身体所做的任何行为都取决于他头脑中的精神状态。倘若人的思想在于热爱履行服务,那么身体就会利用四肢来达成这些服务的行为。这是因为意志与认知起始于头脑中,在身体中得到延展,正如意志呈现于行为中、认知呈现于言辞中。

作个比方,这就像种子结果的能力呈现于一棵树的每个部分,各部分用来达成这个目的——也就是产生果实。或者另一个比方,就像水晶花瓶中的火与光,使得花瓶发热闪光。思想中的属灵视力与身体中的自然视力也是如此,只要这三种爱(爱天国、爱世界与爱自己)按优先次序适当安排,从主而来的光便通过天国流入,就好像石榴果实的半透明、直到种子所在的中心部分。

主所说的这些话与以上的意思相近:“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马太福音』6:22;『路加福音』11:34)。

[3]没哪个明智之人会诅咒财富,它在整个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如同人体内的血液。只要他们属世和感官之爱屈从于属灵之爱,也没哪个明智之人会诅咒不同行业的各种荣誉,因为各行各业是君王的膀臂与社会的支柱。在天国也有各种行政职务,各有自己的荣誉,但是充当此任的人们最大的爱便是发挥各自的用处,他们是属灵人。

 

404.然而,若爱世界(或财富)构成头部,也就是成为主导之爱,这类人的境况就截然不同了。这样,爱天国就被逐出头部、移到身体。在这种状态中的人将世界置于天国之先。他们当然敬奉上帝,然而他们这样做,仅仅出于属世之爱,为了在每一个敬拜的行为中获取应得的价值。他们也会向邻舍行善,不过是为了获得相应的回报。

    属天之事对这类人而言,就像穿在他们身上的衣裳,在世人面前眩目招摇,但在天人眼中却是单调。当爱世界占据内在人,而爱天国居于外在,对世界之爱便会使一切与教会相关的事情变得暗淡模糊,并将它们掩藏起来如同盖上布罩。

   不过,爱世界或爱财富呈现为多种形式。越倾向于吝啬,这种爱就变得越糟糕;在此情形下,对天国之爱就变得黑暗。如果这种爱倾向于自大、并由于自爱而倾向于控制他人,一样也会变得越糟糕。然而,若倾向于挥霍浪费,情况就稍不相同,这样的害处少一些。如果目的在于拥有世上的奢华,害处就更少一点,例如拥有豪华住宅、装饰品、华衣、佣人、车马等来做秀,以及类似的事物。任何一种爱的性质如何,由其专注和期盼达到的目标来决定。

这样的爱还好比一块黑色的水晶,阻塞光线进入;除了暗淡褪弱颜色,无法通过它折射成彩色。它还像雾与云,减淡太阳的光辉。它还像未发酵的新酒,尝起来甜的,却伤胃。

从天上看,这样的人就像个驼背,走路时头快弯到地面。当他抬头望天时,扭伤了肌肉,瞬间恢复到头朝地面的状态。古时教会中的人们称这类人为“玛门”(爱财之魔),希腊人称之为“普鲁托”(阴间之神)。

 

405.然而,如果爱自己或爱控制他人(爱权力)构成头部,那么爱天国便从身体排挤到腿脚。爱自己的程度越深,爱天国就越沉降到脚踝之下直至脚趾;若再继续发展,就穿过鞋底,被践踏在脚下了。

爱控制他人(或爱权力)有两种,一种产生于爱邻舍,另一种产生爱自己。 那些源自于爱邻舍而爱权力之人,追求权力的目标在于利益公众和其他人;在天国中,权力也被赋予这样的人们。[2]君主、国王与将军生来被提升到领袖之位,若他们谦逊在上帝面前,他们有时比出身低贱的人们更少地爱自己,那些人出于骄傲比其他人更渴求高地位。

另一方面,那些出于爱自己而热爱权力者(或控制他人),视爱天国为脚凳。在人群面前,他们将脚踩在脚凳之上;若人群看不见,他们便将脚凳扔进角落或扔出门外。为什么如此?因为他们只爱他们自己。因此,将他们的意志与想法投向专注自我。专注于自我其实是遗传的邪恶,它与天国之爱完全相反。

[3]对那些出于爱自己而热爱权力者(或控制他人),总有邪恶缠绕着他们,总的来说包括:鄙视人、妒忌人、对不利己者的不友好、由此产生的敌意、憎恨、报复、无同情心、凶蛮、残酷。哪里有如此之恶,哪里就有对上帝或属于上帝的事物(与教会相关的各种真理和良善)的藐视。即使他们尊重这些,也只是停留在嘴上,以防他们的名声受神职人员的攻击,以及受到其它任何人的伤害。

[4]对于这种爱,在神职人员与平信徒之间有所差别。对神职人员而言,倘若这样的爱从约束中被解放,会膨胀到想要成为上帝。然而对平信徒而言,他们想成为君王。这样的爱能将他们思想的幻象带到如此遥远的地步。

[5]对于灵性生命良性成长的人们而言,爱天国占据最高的位置(可以说,构成头部),其它的爱往下接续。爱世界在爱天国之下,可以说,构成头部之下的胸腹部。爱自己再往下,构成腿脚部位。可以得知,如果爱自己构成头部,人就会完全变得完全颠倒。在天人们的眼里,这样的人如同头朝下躺着,背弓向天。当这样的人在敬拜时,他们看起来好像豹崽那样四肢朝下在地上嬉戏。此外,这类人看起来还像各种两头的动物——上面的头长着动物的脸,下面的头长着人脸,被上面的头不停地往下摁、被强迫去亲吻地面。

所有这类人都是感官导向之人,就像上面402节所述之人。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