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三种爱:对天国、对世界和对自己的爱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707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392.谈完信,现在该轮到义,因为信与义是联合为一的,正如理与善为一,二者如同春天里的光与热联合为一。我这样说,是因为心灵世界太阳散发的属灵之光,本质上就是真理。因此在那个世界中,真理如同光辉照耀,越纯正越辉煌。心灵世界太阳散发的属灵之热,本质上就是良善。在此表达这些说法,是因为适于善与理的事情同样适于义与信。义就是人向邻舍所行一切良善的集合,信就是人思考的一切真理的集合(关于上帝以及有关祂的神性)。

[2]因为源自信的真理是属灵之光,源自义的良善是属灵之热,二者的属性便类似于自然界中的光与热。正如地上万物因热与光的结合而开花,同样的方式,人的思想也因义与信的结合而开花。唯一不同之处在于,地上之物因自然之热与光而开花,而人的思想则因属灵之热与光而开花。因为后者是属灵的开花,将带来智慧与聪明。

除了这个相似点,两种形式的热与光之间还存在对应。因此在圣言之中,人的思想如若包含着与信相连的义以及与义相连的信,就好比一个花园。实际上,这就是伊甸园的含义,在『属天的奥秘』一书(发行于伦敦)中对此有详尽的阐述。

[3]另外当知道,在论述信之后若非接着论述义,就不可能认知什么是信,因为正如前一章提到:无义之信并非信,无信之义并非义,唯独主赐生命给义与信(355-361)。还说到,主、义与信成为一,正如人的生命、意志与认知为一;如果分开,各自崩溃如同珍珠碎为粉末(362-367)。还有,义与信汇合在善行之中(373及以后)。

 

393.信与义不能分离,这是个永恒不变的真理,如果人想拥有属灵的生活并被拯救。这事实能被任何人理解,哪怕没有受过教育之人。

假定某人说:“人若活出良善的生活、信正当的信仰,就得救。”人若不是从内心感知、因而在认知上表示赞同,就听不进这一句话。假定某人说:“人若信正当的信仰,却不活出良善的生活,也能得救。”任何人的理解都会拒绝这样的说法,如同沙尘掉进眼睛里。他们内在的感知会即刻促使他们去想:“人不能活良善的生活,他如何持有正当的信仰呢?那么他所信的,与其说是信的生活写照,不如说是一幅信的图画而已。”

同理,如果听到有人说:“人若活出良善的生活就可得救,哪怕他没有信仰。”人们将这句话翻来覆去再三掂量,还是觉得怎么也讲不通。人们会想:“过良善的生活难道不是从上帝而来?因为真正的本质上为善的一切善事都从上帝而来。过良善的生活却不信,就好比陶匠手中的粘土,不能制成心灵世界所用的任何器皿,只能用在物质世界。”此外,谁看不出以下两种说法有明显的矛盾呢?第一,有信仰却不过良善生活者,被得拯救;第二,过良善生活却无信仰者,被得拯救。

如今,人们知道、又不知道什么是过良善的生活:在属世层面的,知道;在属灵层面的,不知道。因为这个问题涉及到义,有必要逐一讨论。

 

 

 

有三种爱:对天国、对世界和对自己的爱

394.以这三种爱为起点来论述,因为它们是普遍的,且是其它一切之爱的基础,并且义与其中每一种都有相通之处。

对天国的爱,表示爱主、还有爱邻舍。二者皆以服务与发挥用处为目的,因此也可称为对服务或有用的爱。

对世界的爱,不仅指爱财富,还指对世界所提供的一切取悦于身体感官之事物的爱;例如,美丽悦人眼目,和声取悦耳朵,香气取悦鼻子,美味悦人口舌,柔软取悦皮肤。还包括漂亮的衣裳,宽敞舒适的住宅,有归属感的社会组织,以及我们由这些和其它事物获得全部的满足。

对自己的爱,不仅指爱尊重、荣誉、名声和身份,还包括寻求与获取职位与权势,因而统治他人。

义与这三种爱有某些相通之处,因为义可被理解为对一切“用”的热爱。义,想对邻舍行善,与“用”是一回事。以上所述的各种爱都以“用”为各自的目标:对天国的爱,属灵之用;对世界之爱,属世之用;对自己的爱,身体感官之用,也是自家或自己人有用。

 

395.我将在下一部分(403-405)证明,每个人从被造、因而从出生时起,这三种爱都被赋予在人的里面。倘若它们能被合理地安排时,能使人变得更完全;若非如此,则会使人堕落。在此先提出:如果将对天国的爱置于头部,对世界的爱于胸腹部,对自己的爱于腿脚部,这三种爱便是按优先次序合理安排了。

之前我曾多次提及(34,42,69,147,186,296),人的思想被划分为三个层级。最高的层级,聚焦于上帝;第二或中间的层级,聚焦于世界;第三或最底层级,聚焦于自己。思想的如此构造,所以能被提升或自我提升至聚焦上帝和天国的层次。也能向各个方向扩展或自我扩展到聚焦于世界及其中之物;思想还能被降低或自行降低至聚焦于地上或地狱之物。在这些方面,思想的视野能效仿身体的眼界,能朝上、环视以及朝下看。

[2]人的思想像楼梯相连的三层楼房。顶层住着天国来的天人,中间层住着世上的人,底层住着魔鬼。倘若一个人的三种爱按优先次序合理安排,他便可随意上上下下。当上到顶层时,便与天人一道,自己也像天人中的一员。当由此下到中间层时,便与世人相处,像个天人般的人。当他再往下时,便像个世俗之人,与恶灵处在一起,去教导、训斥与感化他们。

[3]当这三种爱在一个人里面被合理安排时,它们还会如此协调合作:最高层的爱(对天国的爱),呈现在第二层的爱(对世界的爱)之中,并藉此呈现在第三层或最底层的爱(对自己的爱)之中。事实上,在内之爱也完全控制在外之爱。因此,如果对天国的爱在对世界的爱之中,并藉此而在对自己的爱中,这人便由天国之上帝启示下在各个层次发挥用处。

这三种爱的运行,如同意志、认知与行动。意志作用于认知,并在此寻求方法来产生行动。在下一部分(403-405)对此有更详尽的说明:如果这三种爱合理安排,则使人更加完全;如果没有被合理安排,则使人堕落,令人颠倒。

396.然而,为了让本章接下来的观点,以及接下来各章(关于自由选择、改造和更新)更加清晰易懂,有些名词需要先行解释,诸如什么是意志与认知,良善与真理;总体上的爱是什么,对世界的爱和对自己的爱具体指什么;外在人与内在人指什么,什么是纯粹属世与肉欲之人。

将这些要点先行阐明,为了让读者看到后文这些方面的内容时,他们的理性视野不至于堕入迷雾之中,就像在浓雾迷漫的街道上奔跑,最终找不到回家的路。若不理解,神学有何用处呢?读圣言时,人的理解若不被启示,这就像手持一盏没有灯的灯笼,就像五个愚笨的童女手持无油的灯盏。因此,我将按顺序逐一解释。

 

397. ①意志与认知。

⑴人拥有两个能力、构成他的生命:一个为意志,另一个为认知。它们各不相同,但被造成可以合为一;当它们合一时,被称为“心灵”。因此,人的心灵由它们组成,人整个生命的本源在于此,并由此呈现于人的身体中。

⑵正如宇宙之中的一切(圣规之中的万有)都与良善和真理相关,因为人里面的良善与意志相关、里面的真理与认知相关,于是一个人里面的一切都与他的意志与认知相关。实际上,这两个能力,或者这孪生的“生命”,是接受良善与真理的容器与住所。意志是一切与良善相关之事的容器与住所;认知是一切与真理相关之事的容器与住所。人里面再没有别的什么地方来接受各样的良善与真理;因为如此,也没有没的地方来接受义与信(义与善、善与义彼此相关;信与理、理与信彼此关联。)

⑶意志与认知也构成一个人的灵。因为那是他的智慧与聪明所居之地,也是他的仁与义的居所,总体而言,是他的生命之居所。身体只不过是个顺从的奴仆而已。

⑷要知道意志与认知如何构成一个心灵,这尤为重要。它们成为一个心灵,其方式如同良善与真理合为一。意志与认知的结合类似于良善与真理的结合。下一节关于良善与真理,将会阐明这样结合的属性如何,也就是:正如良善是事物的根本,真理是作为结果的表现,人里面的意志是他生命的根本,而认知则是作为结果的表现。因为属于意志的良善在认知中成形并显明出来。

 

398.②良善与真理(或者善与理)。

⑴宇宙中的、在上帝圣规之中的万有,都与良善和真理相关。无论是天国还是人间之中,没有什么事物不与这二者相关。其原因在于,良善与真理皆从上帝这万有的源泉而来。

⑵于是很清楚,有必要让人们知道何为良善与真理,二者的关系如何,一个与另一个如何联结。知道这些,对教会中的人们尤为迫切。因为天国中的万物皆与良善与真理相关,教会中的万物也是如此,因为天国的良善与真理也是教会的良善与真理。

⑶良善与真理当联结、不分离,这是圣规所要求的,为了使他们成为一,而非二。从上帝发出时,二者是联合的,在天国之中,它们是联合的。因此,在教会之中,也当联合。善与理的结合,在天国之中被称为“属天的婚姻”,因为那里的一切都在这样的婚姻之中。这就是为何在圣言中将天国比作婚姻,主被称为新郎与丈夫,天国被称为新娘和妻子;教会也被如此描述。天国与教会被如此称呼,是因为在天国和教会中的人们在其真理之中来接受神性的良善。

⑷天人所有的智慧与聪明都来自于这样的婚姻,没有一点来自于与真理分离的良善、或与良善分离的真理。教会中的人们也是如此。

⑸因为良善与真理的联合如同婚姻,明显可知:良善爱真理,反过来真理爱良善,以至于各自渴望与对方联合。教会之中的人若缺乏如此之爱和渴望就不在“属天的婚姻”之中,教会也因此不在他之中,因为良善与真理的联合构成教会。

⑹有许多种类的善。总体上说,包括属灵之善与属世之善,二者联合于真正的道德之中。正如良善的种类众多,真理的种类也是如此,因为真理属于良善、是良善的形式。

⑺良善与真理有其对立面, 就是邪恶与伪谬。因此,正如宇宙中符合上帝圣规的万有都与良善和真理相关,与上帝圣规相反的则与邪恶和伪谬相关。还有,正如良善渴望与真理联合,邪恶渴望与伪谬联合,伪谬愿与邪恶联合。并且,正如一切聪明和智慧产生于良善与真理的结合,一切疯狂与愚蠢皆产生于邪恶与伪谬的结合。深入观察邪恶与伪谬的结合,它们并非婚姻,而是邪淫。

⑻邪恶与良善、真理与伪谬完全对立,由此事实可知,真理无法与邪恶结合,良善与来自邪恶的伪谬也不能结合。如果真理可以与邪恶结合,就不再是真理,因为被歪曲。如果良善能与来自邪恶的伪谬相结合,就不再是良善,因为被污染。然而,并非来自邪恶的伪谬,可以与良善结合。

⑼人若因着他们的信仰与生活而沉于邪恶和伪谬的状态中,没有哪个能知道良善与真理是什么,因为他视自己的邪恶为良善,相信自己的伪谬为真理。另一方面,人若因着他们的信仰与生活而处于良善和真理的状态,能知道什么是邪恶与伪谬。因为所有的良善,以及从良善而来的真理,本质上是属天国;而一切邪恶,以及从邪恶而来的伪谬,本质上属地狱。属天国的一切都在光明中,而属地狱的一切都在黑暗当中。

 

399.③总体上的爱。

⑴一个人的生命其实是他的爱,其爱的性质决定了他生命的性质,也就是整个人的性质。事实上,主导的或统治的爱使他成为人。

主导的或统治的爱,有许多其它的爱从属于它,这些爱由它派生而出。这些爱看起来并不相同,然而每一种爱都是主导爱的一部分。可以说,它们与主导爱一起构成一个王国。主导之爱可以说是其余之爱的君王与领袖:它领导其它的爱并运用它们作为居间的用途、以此来聚焦和瞄准它的目标(直接也好间接也罢),对所有的爱而言,这既是最主要的、又是终极的目标。

⑵主导爱的特征在于所爱的超过一切其它。一个人所爱的超过其它一切,这样的爱会不断地呈现于他的思维之中,因为它在他的意志之中,最终构成他的生命。

例如,随便哪个人爱财富胜过其它一切,无论是金钱抑或产业,会不断地盘算着如何获得更多。获得时,感到满足;失去时,便觉伤悲;因为他的心在于此。

无论是谁,若爱自己胜过其它一切,在任何时候只会记得自己,只会想自己,谈论自己,为自己利益着想,因为他的生活就是自我的生命。

⑶一个人的目的,就是胜过其它一切的爱。在他所做的每一件与所有事情上,都以此目的为焦点。这样的爱在他的意志之中,如同一股暗流在河水中将事物移动与带走,哪怕他在做其它的事情;因为这能激发他的动机。这是一个人能在其它事物中被找到和认出的某种因素,能控制他或作用于他。

⑷一个人的特性完全由他在生活中的主导爱形成,与其它人的不同之处也在于此。倘若他是善的,与他相一致的天国便造出;若是恶的,相一致的地狱便造出。这是他的意志、自我与性质,因为这是他生命的根本。死后无法改变,因为这是真正的自我。

⑸每个人高兴、欢喜与幸福的感觉都来自并依赖于他的主导之爱。因为一个人称他所喜爱的为令人愉快的,因为他在其中感受到快乐。然而,有些事情并非他所爱的,或许也称之为令人愉快的,但这并非他生命中核心的乐事。主导之爱所享受的快乐,人们视之为善,不乐意的则视之为恶。

⑹有两种爱,是一切良善与真理产生的源泉;也有两种爱,是一切邪恶与伪谬产生的源泉。作为一切良善与真理源泉的两种爱是对主的爱与对邻舍的爱。而产生一切邪恶与伪谬的两种爱则是对自己的爱与对世界的爱。当后两者成为主导时,它们便与前二者完全地对立。

⑺对主的爱与对邻舍的爱,这两种爱使天国存在于人里面,因为这两种爱在天国是主导之爱。因为它们成就了天国,也成就教会存于人里面。一切邪恶与伪谬的源头,就是上面所说的对自己的爱和对世界的爱,这两种爱成就了地狱存于人里面,因为它们是地狱的主导之爱。因此,它们还摧毁人里面的教会。

⑻之前所阐述的天国之爱(对主和对邻舍之爱)是一切良善与真理的源泉,打开并形成内在的属灵之人,因为那是这些爱的居所。然而之前所阐述的地狱之爱(对自己和对世界之爱)是一切种类的邪恶与伪谬之源泉,当它们成为主导时,便关闭和摧毁内在的属灵之人,令一个人成为属世和肉欲之人,与它们统治的程度与性质成比例。

 

400.④爱自己与爱世界的具体表现。

⑴爱自己是指唯独希望自己有好处,除非自己得益,否则从不希望别人得好处(所说的别人甚至是教会、自己的国家、任何居民小区或同胞)。爱自己还包括某人向别人行善,只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尊敬与荣誉。倘若在他向别人所行的善行中,看不到这些利益,他会在内心说:“这算什么?我为何要这样做?我从中能得什么好处呢?”他不再耐烦去行这些善事。由此可知,人若沉溺于爱自己的状态,便不会爱教会、国家或小区,也不爱他的同胞,或者其它任何真正为善的,而只是爱他自己或属他自己的。

⑵当人的思想与行为不关注邻舍,因而不关注公众,更不用说关注主,而只是关注自己和自己的人,这人便沉溺于爱自己的状态了,他做任何事都是为了自己或为了自己的人。如果他为公众做了什么事情,那只是为了做秀;若是为了邻舍做了什么,那是为了赢得好感。

⑶上面说“为了自己和自己的人”,因为一个人若爱自己,也会爱他自己的人——具体说,指他的儿孙;一般来说,指身边那些被称为“自己人”的。爱他们与爱自己是一回事,因为他视他们如同自己,在他们身上看到自己。“自己人”还包括赞扬、推崇和尊重他的所有人。至于其它人,他的肉眼或许视他们为人;而灵眼(思想的视觉),几乎视他们为幽灵,当他们不存在。

⑷当邻舍与他相比时,他看不起邻舍;当邻舍不站他这边、不尊敬他、忽视他时,他便视之为敌;这人便处在爱自己的状态之中。若因上述原因,他憎恨并迫害邻舍,就处于爱自己的更深状态之中。若因此怒火中烧伺机报复,并望消灭邻舍,就更陷深在爱自己的状态中了。这样的人,以热爱残忍行为而告终。

⑸与天国之爱相比,可说明爱自己的性质到底如何。天国之爱是因为有用而对有用的爱,因为善而对善行的爱(为教会、国家、小区与同胞所行之善)。而另一面,人为自己的缘故而爱以上这些,只是视其为仆人为自己所用。因此,人若处于爱自己的状态中,他期盼教会、国家、小区和同胞能为他所用,而不是为他们所用。他将自己置于他们之上,将他们置于其下。

⑹此外,人越是拥有天国之爱——就是热爱去发挥用处与行善,当如此行时,心觉得高兴,越是被主引领,因为主的爱也是如此,这样的爱源自主。

人越是爱自己,越是自己引领自己,于是他被自我所牵引。人的自我全然是恶,是他所遗传的恶。这样的爱,爱自己胜过上帝、爱世界胜过天国。

⑺爱自己的另一个特征:缰绳越是被解开,也就是外在的束缚越是被解除,例如对法律及其惩罚的畏惧,对失去名誉、尊重、利益、职位和生命的害怕,爱自己越是放纵,直到想要统治全球,乃至统治天国,甚至控制上帝祂自己,永远没有限制或尽头。

这种无限制的统治欲掩藏在每一个处于爱自己状态中的人,尽管不为世人所见,因为上述的缰绳与束缚将他勒住。任何一个有如此品性之人,当进一步前行不再可能时,会就地等待,直到继续发展可能性再次出现。这就解释了,为何像这样爱自己的人们并未意识到他们里面居然隐藏着如此疯狂和无所限制的欲望。

当人们想到那些毫无束缚、限制或者无所不能的独裁者与皇帝时,上述的事实便可清楚地向任何人显明。只要他们保持胜利,驰骋战场征服各省各国,追求无所限制的能力与荣耀。如果可以,他们甚至想延伸统治的领域直至天国,将主的一切圣能据为己有。他们不停地寻求更大的满足。

⑻有两种主导的力量(简称主导力),一种来自于对邻舍之爱,另一种来自于对自己的爱(因爱产生力量)。这两样的主导力是对立的。一个人因为爱邻舍而有如此的主导力,他期望别人得益处,只想着发挥用处或服务别人。服务他人就是对他们行良善与有用的事情,因为他希望别人好。这就是他的爱,是他内心所喜欢的。而且,当他越是提升到更高的地位时,他越是高兴;并非因为他的地位而高兴,而是因为这样便能更好地发挥他的用处——范围更宽,作用更大。这便是天国中的主导力的属性。

而另一方面,人因为爱自己的缘故而有的主导力,这样的人不希望别人好,仅在乎自己和自己的人得好处。他履行的服务只是为了他自己的名声和荣誉,这些是他认可的真正有用的东西。服务别人对他而言,目的仅在于他能被服务、被尊崇和获得权能。他寻求更高的地位并不是为了能够行善,而是为了保持领袖地位和被人高捧,因而实现内心的满足。

⑼人因为爱(爱邻舍或爱自己)而拥有主导力,此世生命结束之后,这特别的爱会一直存留在每个人里面。那些出于爱邻舍而拥有主导力的人们,在天国中也有力量赋予他们。然而这力量并非是他们的,而是他们所爱的服务和善行有此力量。当服务与善行在进行时,是主运行这力量。

在世时因为爱自己而拥有主导力的人们,在人间的生命结束后,沦为奴役。

以上所述观点,使得那些处于爱自己的状态之中的人有可能被鉴别出来,并不在于他们的外在表现如何,傲慢也好,谦逊也罢。以上所说品性属于人的内在,绝大多数人却掩藏着内在的自我。并且训练外在之人假装去爱公众与邻舍,这与他们的真实感受完全相反。为了自己他们才这样做,因为他们知道,爱众人与爱邻舍能深深地打动人们,并让人们更尊敬自己。人们愿意这样,是因为天国作用于这样的爱中。

⑽那些处于爱自己状态中之人,一般能发现如下之邪恶:轻视别人、妒忌他人、不友好对待异己者;由此产生的敌意;各种各样的憎恨、报复、狡诈、欺骗、无情与残忍。哪里有这些邪恶,哪里就存在对上帝的轻视,以及藐视属于上帝的圣事——教会教导的真道理和好行为。倘若这些人尊崇这些事情,也只是口头上的尊敬,而非发自内心。因为诸如此类的邪恶出现,必然伴随着类似的伪谬出现,因为伪谬源自于邪恶。

⑾爱世界,是指想尽方法将他人的财富转为己有,还指专心于财富,让世界把自己从属灵之爱(爱邻舍和天国)引开。爱世界的人,就是那些想法设法将他人的所有物转为己有的人们,特别是那些利用狡诈与欺骗手法的人,他们根本不关心邻舍。当人处于这种爱当中,有强烈的欲望去占有他人的财产。假如他们不再害怕法律制裁或名誉扫地,他们会剥夺他人的财产,甚至掠夺。

⑿不过,爱世界并非像爱自己那样与天国之爱完全对立,因为里面隐藏的邪恶没有这么大。

⒀爱世界,表现的形式多样。它可以表现为对财富的热爱,用以提升自己的地位;也可表现为对名誉和地位的渴求,用以谋求更多的财富;以及为了人间享乐而爱财;也可简单地为财而爱财(守财奴式的爱财);等等。人们取财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取财得到的用处;此目的或用处决定了爱的性质,因为任何爱的性质如何决定于其目的如何,其它的一切皆用来作为达到目的之手段。

⒁总而言之,爱自己和爱世界完全和爱主及爱邻舍相对立。正如以上所述,爱自己与爱世界是地狱之爱。事实上,它们统治着地狱,并令地狱在人们里面产生。

然而,爱主和爱邻舍是天国之爱。这样的爱统治天国,并令天国在人们里面产生。

 

401.⑤内在人与外在人。

⑴人被造成可以同时生活在心灵世界和物质世界;心灵世界就是天人所在之处,物质世界是人类的居所。正因为人如此被造,人被赋予一个内在和一个外在:内在处于心灵世界,外在处于物质世界。人的内在被称为“内在人”,外在被称为“外在人”。

⑵每个人都有内在人与外在人,然而对善者恶者并不一样。善者的内在人在天国及其光照之中,外在人在物质世界及其光照之中。对善者而言,天国之光于物质之光中照亮物质之光,以至于内在与外在之人行动如一,如同原因与结果,或时间上的前与后。然而,恶者的内在人在地狱及其光照之中,这样的光与天国之光相比,其实是浓深的黑暗。不过他们的外在人如同善者的外在人那般享用同样的光照,因此他们的状况是颠覆的。这就解释了为何恶者也能谈论和教导关于信、义和上帝,却不能像善者受到信、义和上帝的驱使。

⑶内在人被称为属灵人,因为他在天国之光中,那是属灵之光。外在人被称为属世人,因为他在自然之光中,那是属世物质之光。如果内在人在天国之光中、外在人在世界之光中,此人不管内在外在都是属灵的,因为属灵之光从里面(在自然之光之内)光照自然之光并令其如同属灵之光。然而,相反的情形发生在恶者身上。

⑷属灵的内在人其实就是天国中的一名天人。当他活在肉身之中时,他也与天人在一起,哪怕他并未意识到这一点。当他从肉身中解脱后,便加入到那些天人之列。然而对于恶者而言,他的内在人其实是名撒旦,当他活在肉身时,也与撒旦为伍。当他从肉身中解脱后,便加入到那些撒旦之列。

⑸对属灵人而言,其思想的内在部分其实被提升至天国,因为天国是他们最主要的焦点所在。对仅仅属世之人而言,他们思想的内在部分从天国转移且转向世界,因为世界是他们的焦点所在。

⑹对内在人和外在人有总体观念的人们相信:内在人思维和意志,外在人说话与行动;因为思维与意志是内部的,说话与行动是外部的。不过,要明白一件重要的事情,当一个人思考和意志的内容(与主相关和主的一切事情,以及与邻舍相关和邻舍的一切事情)是善的,那么他所思所愿的源自于他的属灵之内在人,因为这些是对真理之信和对良善之爱所导致的结果。而另一方面,如果他所思所愿的是恶的,那么这些便源自于他的属地狱的内在人,因为这是对伪谬之信和对邪恶之爱所导致的结果。简而言之,人越是聚焦于爱主和爱邻舍,他的内在人就越属灵,这样的内在人便是他思维与意志的源头,也由此而说话和行动。然而,人越是专注于爱自己和爱世界,所思所愿越是源自地狱,尽管他的言语和行为截然不同。

⑺主已设定并安排,人的思维与意志越是从天国而来,他的内在人越是开放和适应。这种开放,是向天国的开放,朝向主的开放。这样的适应,是对天国中事物的适应。

另一方面,人的思维与意志越是从地狱、而非从天国而来,他的内在人越是被关闭,其外在人越是开放和适应。此开放,是向着世界开放;此适应,是对地狱中事物的适应。

⑻属灵的内在人已向天国和主开放的人,安享在天国之光和主的启示中,因而拥有聪明与智慧。他们通过真理之光而看见真理,凭着对良善之热爱而感受良善之事。

然而,那些内在人被关闭者并不知道什么是内在人,也不相信圣言或死后的生活,也不相信一切天国与教会之事。因为他们只喜爱自然之光,并相信自然是自发产生、而非由上帝所造。他们视伪谬为真理,感受邪恶如良善。

⑼本节所讨论的内在与外在人,是指灵的内在与外在人;而肉体只不过是附加在外面的元素、作为上述一切的容器。人的肉体自身什么也做不了,而是起因于里面的灵。

应当知道,从肉体脱离后,人的灵依旧思考和意志,仍然说话和行动,如之前一样。于是,思考与意志是他的内在人,说话与行动是他的外在人。

 

402.⑥完全属世和感官导向之人。

很少人知道“感官导向之人”(或“感官导向者”)这一术语的含义,或者这样的人到底如何,然而这是当知道的重要内容。因此,需要解释清楚:

(1)“感官导向者”指依赖身体感官来判断一切事情之人,除非他们亲眼看见、亲手摸到,否则他们不信任何事情。看得见摸得着的,他们才视为真实;一切其它事物,他们拒绝。因此,感官导向者处于属世层面的最底一层。

(2)此类人思想的内在(让他们在天国之光中看得见)被关闭,以至于他看不见任何关于天国和教会的真理,因为他的思维停留在肤浅的表面,那里没有任何属灵之光的内在启示。

(3)因为他所享用的光,是属世粗俗之光,因此内心里反对任何与天国和教会相关的事情,尽管外在的口头上表示赞同。倘若与教会和天国相关之事能让他获得权能,他们甚至能够激情四射地高谈阔论。

(4)感官导向者敏锐精通于辩理,因为他们想的和说的如此接近——可以说,所想的就在嘴上;还因为他们将一切的聪明归功于(全凭记性而)言辞的能力。

(5)他们中的一些人还能证明任何他们想证明之事,并且精通于证明虚假的事情。在证明之后,他们便相信虚假之事为真实。然而他们的推理与辩解只是基于感官所造成的错觉,用这些来吸引注意和说服大众。

(6)感官导向者比其他人更靠不住,且更怀恶意。

(7)他们思想的内在区域污秽肮脏,因为他们藉此与地狱接触。

(8)地狱之民是感官导向之人。在地狱越深者,以感官为导向的程度越深。地狱之灵散发的气氛与人的肉欲感官相连(从后面某个通道)。

(9)感官导向之人无法明白任何在光中的纯正真理。反而,对任何话题,他们都要争论辩解是否真是如此。隔一定的距离听他们的争辩声,如同咬牙切齿的声音。这声音确实是伪谬之间彼此冲撞的声音,伪谬与真理之间的冲突也是如此。因此可知圣言中“咬牙切齿”的意思是什么。这是因为源自感官错觉的辩理,对应于牙齿。

(10)受过教育有学问的人们中,有人深信伪谬的观念,他们比其他人更加感官导向。其中那些否定圣言真理的人尤其严重,尽管在世人看来他们并非显得如此。异端主要源自于感官导向者。

(11)伪善者、骗子、享乐主义者、淫乱者、吝啬鬼中多数为感官导向者。

(12)古人对这样的人有个称呼,就是那些完全靠感官知觉来争辩、以及反对圣言的纯正真理、因而与教会作对的人,他们被古人称为“善恶知识树之蛇”。

感官知觉是指那些影响身体的感官、被这些感官所体验之事。从这一点引出以下内容:

(13)凭借感官知觉与世界接触,通过感官知觉之上的理性思想与天国接触。

(14)感官知觉从物质世界感受事物,用以服务在心灵世界中的思想内在领域。

(15)感官知觉中,有一些提供给认知,就是标记为“物质”的各样属世事物;有一些供给意志,就是感官与肉身的满足。

(16)倘若思维没有被提升到感官知觉之上,人的智慧就非常受限制。智者思想的层面比感官知觉更高。当他的思想被提升高过感官知觉时,便进入更明亮地光照中,最终进入天国之光。在此光中,人能感知真理,这是真聪明。

(17)古人知道如何提升他们的思想境界高过感官知觉,以及将思想转离感官知觉。

(18)倘若感官知觉处于最后的位置,它们适用于为认知打开一条通路,藉此方法将真理提炼出来,因而获取真理。但是,如果感官知觉占据了首要的位置,它们便用来阻塞通路,让人如同在迷雾中或黑夜里看真理。

(19)对智者而言,感官知觉处在最后的位置,它们服务于内在更深层的事物。不过,对于愚者而言,感官知觉占据着首要位置,起统治作用;这类人适合被称为“感官导向者”。

(20)人类有些感官知觉与动物共有,有些并不共有。人的思想越是超越感官知觉,就越像人。若不承认上帝并按照祂的诫命生活,无人能将思想提升到感官知觉这一层面之上,不明白任何与教会相关的真理,因为是上帝提升与启示人的思想。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