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真信,假信,还有伪善之信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879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378.从起初开始,基督徒教会就被纷争和异端攻击与分裂。随着时间推移,教会被屠杀以致四分五裂,就像我们在圣言中读的那个从耶路撒冷下到耶利哥之人,落到强盗手中,被剥去衣裳,打得半死,弃之不顾(『路加福音』10:30)。

最终的结局就如同我们在『但以理书』中读到关于教会的状态:“那行毁坏可憎的、如飞而来,并且有忿怒倾在那行毁坏的身上,直到所定的结局”(『但以理书』9:27)。并且主声明:“然后末期才来到,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马太福音』24:14,15)。

发生在教会身上的遭遇,就如同一艘装载贵重货物的船只,一离开出发地,就被暴风猛烈袭击,接着很快遇难沉入海底。最后满船货物要么被海水浸坏,要么被鱼吞噬。

[2]教会历史清楚告诉我们,基督徒教会从婴孩阶段起就被攻击和分裂。例如,甚至在使徒时期就被一个名为西门的撒玛利亚人在城里行邪术(参看『使徒行传』8:9及之后)。还有来自许米乃和腓理徒的攻击,保罗写给提摩太的信中提到(『提摩太后书』2:17-18)。还有尼哥拉,他的跟从者被称为尼哥拉党(『启示录』2:6;『使徒行传』6:5)。更不用说克林萨斯(诺斯底主义)。

使徒时代之后,更多的异端邪说兴起,例如马西昂派(Marcionites)、奴爱达派(Noetians)、瓦伦丁派(Valentinians),禁戒派(Encratites),孟他奴主义(Cataphrygians),非道派(Quartodecimas)、清洁派(Alogians)、马吉安主义(Catharans)、俄利根主义(Origenists)、撒伯流主义(Sabellians)、撒摩撒他派(Samosatenes)、摩尼教(Manichaeans)、麦勒先派(Meletians),直至亚流主义(Arians)。

在那之后,异端运动的大军开始入侵教会,包括多纳徒派(Donatists)、阜提奴派(Photinians)、半亚流派(Semiarians)、优诺米派(Eunomians)、马其顿派(Macedonians)、聂斯托利派(Nestorians)、预定派(Predestinarians)、教皇制(Papists)、慈运理派(Zwinglians)、重洗派(Anabaptists)、施文克费耳德派(Schwenckfeldians)、增效派(Synergists)、索齐尼徒教派(Socinians)、反三一派(Antitrinitarians)、贵格会派(Quakers)、摩拉维亚派(Herrenhuters)以许多其它教派。

最后,路德(Luther)、梅兰希顿(Melanchthon)与加尔文(Calvin)胜了其它教派,他们的教义占领了今时的主流。

[3]导致争端与分裂的三个根本原因是:第一,对圣三一的误解;第二,缺乏对主的正当概念;第三,十字架受难被认为是救赎的实际过程。

这些是教会之信的根本,教会建立在此基础之上,教会被称为教会也在于此。于是,对这些方面的无知,不可避免地导致教会的发展路线被硬拉到其它方向,直至背向而驰。即使到这样的程度,教会仍认为自己真信上帝,并相信一切上帝的真理。

教会中的这些人的情形就像眼睛蒙上布,仍认为自己走在一条直线上,事实上在一步步偏离,最后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最终掉进一个大坑里。

能让教会中这些偏行游离的信众重回正道的唯一方法,就是让他们知道何为真信,何为假信,何为虚伪之信。因此,接下来的论点需要逐一证明:

⑴真信只有一个,就是信主上帝我们的拯救者耶稣基督,这信存在于这些人之中:相信主耶稣基督是上帝的儿子,祂是天地的上帝,祂与父为一。

⑵假信指任何背离唯一真信的其它任何信。假信存在于这些人之中:从别处爬进来,认为主只不过是个人、而非上帝。

⑶伪善之信根本就不是信。

 

379.⑴真信只有一个,就是信主上帝我们的拯救者耶稣基督,这信存在于这些人之中:相信主耶稣基督是上帝的儿子,祂是天地的上帝,祂与父为一。

真信只能是一,因为信是真理,真理无法被粉碎和分割、以致于一部分朝左一部分朝右、却依旧保留其真。

总体来说,信由无数的真理构成,是真理的聚集。然而这无数的真理以某种方式构成一个身体,各样的真理各归其位。一些真理构成的部位连接胸腔,例如手臂和手掌;一些连接臀部,如腿脚与脚底。更内在的真理构成头部,接近这些内在真理的部分构成面部的感觉器官。

内在的真理构成头部,因为称之为“内在”,也表示“更高”。在心灵世界,一切更内在之事,处更高之位。天国之三层就是此理。

这个身子及其肢体的灵魂与生命就是主上帝我们的拯救者。这就是为何保罗称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教会的成员按照各自义与信的状态组成身体的各部位。保罗在下面这些话中还教导只有一信:

只有一个身体,一个灵, 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众人在信上同归于一,认识上帝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以弗所书』4:4-6,12,13)。

[2]至于这唯一的真信在于信主上帝我们的拯救者耶稣基督,在之前(337-339)已充分说明。

然而,为何相信主耶稣基督是上帝的儿子之人才拥有真信?因为他们也相信祂是上帝。如果不是信上帝,信就不是信。

进入信并形成信的一切真理中,最首要的信念是:主是上帝之子。这可明显从主回答彼得的话中看得出,当时彼得说:“祢是基督,永生上帝的儿子。”耶稣说:“西门,你是有福的!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盘石上;地狱之门,不能胜过她”(『马太福音』16:16,17,18)。这里的、以及圣言其它地方所说的“盘石”,表示作为神性真理这一角色的主,也表示从主而来的神性真理。彼得申明的,是最首要的真理,如同基督身体头戴的王冠或手持的令牌。因为主说,祂要在这盘石上建立祂的教会,并且地狱之门不能胜过她。约翰所写的下列话还说明了这个首要真理的属性:凡认耶稣为上帝儿子的,上帝就住在他里面,他也住在上帝里面(『约翰一书』4:15)。

[3]人们能拥有这唯一的真信,除了上述这个标志,还有另一个:相信主是天地之上帝。这个标志从上一个得出——也就是主是上帝之子。也可从下列陈述得出:神性的一切住在祂里面(『歌罗西书』2:9);祂是天地之上帝(『马太福音』28:18);凡是父所有的,都是祂的(『约翰福音』3:35;16:15)。

信主的人要在内心深处拥有对祂的信,因而拥有唯一的真信。第三个迹象是:相信主与父上帝为一。在关于主与救赎那章中,已充分说明了主与父为一,祂就是父自己的人身显现。也可从主自己的话明显看出,祂说祂与父为一(『约翰福音』10:30)。父在祂里面,祂在父里面(『约翰福音』10:38;14:10,11)。祂对门徒们说,从现在起他们看见和认识了父,并对腓力说,他看见和认识了父(『约翰福音』14:7及以后)。

[4]这三点为何是信主、并且是拥有这唯一真信的标志性象征?因为并非所有转向接近主的人对祂都有信;真正的信同时存于内在和外在。人若拥有信的这三件宝物,也就拥有内在与外在之信,不仅在内心形成,而且表现于外。

然而,那些并不承认主是天地之上帝,也不承认主与上帝为一的人们,情况就不一样了。这些人在内心还认为其它神明也有类似圣子所运行的能力,视祂为借着救赎从而统治所救百姓的一个代表或者某一位。但是这些人因着分裂上帝的唯一性而粉碎了真信。当真信被粉碎后,就不再是信了,只不过是信的幻相而已。从属世的角度来看,或许是信的某种形像;然而从属灵角度观察,只不过像神话中的怪物而已。

谁会否认真信应当是信一位上帝,也就是天地之独一上帝呢?因此,就是信父上帝的人身显现——也就是主。

[5]从这三个标志、证明与迹象可以看出,对主的信便是信之本,就像鉴别金银的测试石。它们还像安放在路边的记号石或路标,告诉人们去某间敬拜独一真上帝的教堂之路。还像海边岩石上灯塔,让航海者们晚上知道自己的位置,知道如何决定行程。

主为永生上帝之子,这是真信的第一个标志,如同一切进入祂教会之人的晨星。

 

380.⑵假信指任何背离唯一真信的其它任何信。假信存在于这些人之中:从别处爬进来,认为主只不过是个人、而非上帝。

一切背离唯一真信的,皆为假信,这是不证自明的。因为既定唯有一信为真,那么一切背离此信的就不是真的。主与教会的结合产生出教会中的一切善与理。因此一切本质上为义、或本质上为信的,都是这个结合的产物。然而,一切非此结合产物的义信之物,并非来自合法的结合,而是非法结合。它们或者来自于多配偶的结合(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或者来自于邪淫的结合。任何信,若承认主又支持异端邪说中的伪谬,那这样的信来自于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的产物。

如果承认一个教会之上有三位主,那么这样的信就是来自于邪淫的产物。这样的信就如同一个沦为娼妓的单身女子;或者像已有丈夫的已婚妇人献身给另外两个男子,和谁同床时就认谁为丈夫。因此,这类型的信被称为非法的。

在许多经文中,主称这类信仰者为“奸淫”者,这类人也是祂在『约翰福音』中所说的“贼”与“盗”: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人进羊圈,不从门进去,倒从别处爬进去,那人就是贼,就是强盗。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约翰福音』10:1,9)。

进羊圈就是进入教会,也是进入天国。进羊圈也表示进天国,是因为天国与教会为一。除了有教会在里面的人,没有其它什么能组成天国。因此,正如主是教会的新郎与丈夫,祂也是天国的新郎与丈夫。

[2]可用上述三个指标来鉴定信的真假:承认主是上帝之子;承认祂是天地之上帝;承认祂与父为一。越是背离这三项,就越虚假。

人若不认主为上帝,视祂仅为一个人而已,这样的信不但是假的,而且不洁。这样的事实,可从两个不可言喻的异端明显看出:亚流主义与索齐尼派。他们已被基督徒教会逐出教会,因为他们否定了主的神性,从别处爬进去。不过,我担心这些可憎之物仍潜伏在当今教会之中。

有个令人惊讶的事实,任何人越是相信自己在学问和判断上胜过别人,就越易于被这样的观念占据、并认为是自己的观念:主只是一个人、并非上帝;并主张:因为祂是个人,祂不能成为上帝。当人接受这些观点并持为己有,他们就加入亚流派与索齐尼派教徒之列,他们在地狱之中。

[3]在现今教会中对此有个普遍的态度,其原因在于:每一个人都有个伴随灵。如果没有这位伴随灵,人就无法分析地、理性地、属灵地思考,以至于不再是人,而是动物。每个人都会吸引一个与自己在意志的喜好、因而认知的感知上类似的灵相随。倘若某人借着圣言所学真理使自己热爱良善并照此活出良善,天国之天人就与之相伴。反之,人若借着自行确证伪谬而趋向邪恶、并照此过行恶的生活,地狱之恶灵则与之相伴。一旦如此,此人就与撒旦的关系越来越紧密,也就越来越确信自己所信的伪谬,并以此来与圣言的真理作对,就更加坚固亚流与索齐尼之类厌恶并抨击主。原因是,一切撒旦都不能忍受听到出自圣言的任何真理,甚至不想听到耶稣这个名字。如果他们听到这些,会变得恼怒,四处乱窜,口喷亵渎之词。于是,天国之光涌入,他们头朝下径直投入深坑黑暗之中。那是他们喜欢的地方,在那里享受着那里的光,如同猫头鹰在黑暗之中、猫在地洞中捕鼠。这就是那些内心及信仰中否认主的神性以及圣言的圣洁之人死后的下场。这是他们内在人的性质,然而外在人却表现与掩饰得如同一个基督徒。我了解他们的情形,我亲眼目睹亲耳所闻。

[4]有些人只是嘴上崇奉主为救赎者和拯救者,心中与灵里却视祂仅纯粹为一个人。当他们发表或教导这些观点时,嘴巴就像涂满了蜂蜜,心却满了苦涩的胆汁。他们说的话如同甜饼,心思却如同毒酒,或者内含蛆虫的蛋糕。如果他们是神职人员,就会像悬挂和平国旗的海盗船上的海盗,当悬挂盟友旗帜的船只经过时,他们立马换上自己的海盗旗,将对方船只及船上成员全部俘虏。

他们还像善恶知识树的毒蛇,扮得如同天人那样接近人,还拿着善恶知识树上摘下的苹果,把苹果涂上红色、如同生命树上的果子,递给这人说:“上帝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善恶”(『创世记』3:5)。

当他们吃了,就顺从毒蛇下到地面与蛇一起生活。在那周围生活着吃了亚流与索齐尼苹果的撒旦们。这样的人,也指那些不穿礼服参加婚礼之人,后来被丢在外边黑暗里(『马太福音』22:11-13)。礼服表示信主为上帝之子,是天地之上帝,与父为一。

仅仅以嘴唇崇奉主,心中与灵里却只是视祂为一个人,这些人展现这样的思想并说服他人如此信,就好比属灵的杀人犯,严重者甚至是属灵的食人兽。一个人的生命来自于对主的爱与信;但是,如果这爱与信的本质——就是信主是神人(God-man)与人神(Man-god——被移走,他的生命就转变成死亡。在这样的情形下,人如同羔羊被狼所杀和吞食。

 

381. ⑶伪善之信根本就不是信。

当人极其关注自己、将自己置于他人之上,他就成为一名伪善者。因为如此,他将头脑的想法与意志对准并聚焦于他的肉体,与肉体的感官相连。结果,他变成属世的、肉欲的与物质之人。以致于他的思想无法从所依恋的肉体被移开,也就无法向上帝提升,也不能明白天国之中的任何关于上帝的事情,也就是一切属灵之事。因为他是个肉欲之人,进入到此人思想的属灵概念,从耳听进入认知,对他来说看起来就如同空气中的幽灵或微尘,或者像骏马奔跑时,在流汗的马头周围的苍蝇,它们什么也不是。最终他在内心里嘲笑它们,因为众所周知,属世之人对关于灵或属灵的事情视之为幻觉。

[2]在属世人之中,伪善者是最低等的,因为他是肉欲之人。他的思想紧紧与他的肉体感官相粘,以致于除了肉体感官所推崇的,他不喜欢明白任何事情;因为这些感官属于尘世的范畴,迫使他的思想只能在尘世的范畴内思考一切主题,关于信的一切事务也难以摆脱。

倘若伪善者成为一名讲道者,他的记忆中仍存留着孩童、少年与青年时听到的关于信的教导。因为他讲道的内容毫无属灵成份,尽是属世之物,当他在聚会人群讲道时,他的话语之中毫无生命可言。不过,听起来似乎话中有生命,因为讲道者为了满足于爱自己与爱世界,促使他满怀激情地演说以迷住听众的耳朵,如同唱歌的旋律。

[3]当这位伪善的讲道者在聚会后回到家中,对当天所讲之道以及由圣言引用的内容暗自发笑。或许会自言自语:“我撒网在湖中,又逮到一些肥鱼和扇贝啦。”这类的伪善者就是如此描述那些有真信仰之人的。

伪善者就像一尊双头的雕像,一个头在另一个头之中;里面的头与躯干或身体相连,外面的头紧绕着里面的头,脸部上色如同人脸,有点像假发店橱窗里的木头脑袋。伪善者还像水手操舵,使帆顺风或逆风,让船顺着自己肉体感官而行。

[4]身为牧师的伪善者们是技巧熟练的喜剧小丑、模仿者与演员,能扮演君王、教会领袖、主教等角色;不过,一脱掉戏装后,就去妓院与妓女一同消磨时光。

他们还像装在铰链上的门,能来回转动这门;他们的思想便是如此,能向地狱或天国两边敞开。当敞向一边时,便向另一边关闭。

令人惊奇的是,当他们从事于圣职事务和教导圣言真理时,他们的确未意识到他们并不相信这些,因为门在此时向着地狱是关上的。然而一会之后,一回到家中,他们就什么都不信了,因为门在此时向着天国关闭了。

[5]伪善者中情节严重的,对真正属灵者怀有不可和解的敌意,如同撒旦对天国天人的敌意。活在人间时,伪善者自己察觉不到如此的恨意。但在死后,人脱离了外在的肉体(这个外在部分能假扮成属灵的样子),这样的恨意就显露出来,因为他们的内在人就是这类撒旦。

我想说说天国中的天人怎么看这些属灵的伪善者,就是那些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四处游荡(『马太福音』7:15)。祷告时,心里向魔鬼呼求并拥抱魔鬼,外表却向上帝制造明显的声音。当他们站在地上时,眼如猎豹、行路如狼、说话如狐狸、牙齿如鳄鱼,至于信,看起来如同秃鹰。

下一篇:恶者无信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