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与信汇合在善行之中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693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373.由一个人产生的每个行为里,完全呈现此人的属性,关于他的思想,或者基本性格。这里所说的“思想”,是指人的喜爱与欲望以及源自它们的想法。这些形成他的属性,总体上说,形成他的生命。倘若我们用这样的方式来看一个人的行为,它们可以说是人的镜子。

这可用野兽与牲兽类似的事实来说明这点。在每个动作方面,一头牲口就是头牲口,一只野兽就是只野兽。在所做的每个动作上,狼是狼,虎是虎,狐狸是狐狸,狮子是狮子。绵羊或山羊在它们所有的行为上也是如此。如果人的属性只针对他的内在而言,人也是如此。如果他像只恶狼或狐狸,每个内心的行为就是残暴或狡诈。另一方面,如果他像只绵羊或羊羔,情况也是如此。但是,内在属性的每个行为并不一定表现于外在人,因为外在人有能力在内在人的周围东窜西跑(改变方向,与内在属性不一致),尽管内在人依然隐蔽地留在里面。主说:“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路加福音』6:45)。祂还说:“凡树木看果子、就可以认出它来。人不是从荆棘上摘无花果、也不是从蒺藜里摘葡萄”(『路加福音』6:44)。

人死后就会变得明显,一切从他发出的行为,都是他的内在属性,因为那时活着的,全是内在人,不再是外在人。

当主、义与信住在内在人之中,便有良善在人里面,从他发生的一切作为都是善的。这个观点可按以下顺序来说明:

⑴“义”是对他人的善念;“善工”是从善念而来的善行。

⑵义与信只不过是多变的精神层面的概念而已,除非有机会转变成行为,并且体现在行为中。

⑶唯独义产生不了善行,唯独信更是不可,义信一起方可产生善行。

 

374. ⑴“义”是对他人的善念;“善工”是从善念而来的善行。

义与行是两码事,就如同意志与行为,或者思想的念头与身体的动作。内在人与外在人也有同样的分别,如同原因与结果之间的分别。因为一切事物的原因形成于内在人之中,它们的结果发生在外在人之中。因此,属于内在人的品性的义是对他人的善念,而属于外在人的善工是源自善愿的善行。

[2]然而,人与人的善念有无限的不同。任何人所做的一切利他的行为会都被认为或看起出自于善念。不过,很难知道那些行为是否完全出自于善念,更不用说此善念到底是真是假。

人与人之间善念的无限不同之处,源自于每个个体的企图、目标与打算。这些隐藏在其行善的意图之中。它们决定了每一个体的意志的性质。

意志在认知之中去寻求方法与途径来达到目的、也就是结果。在那里,意志将其置于光中,不仅为了找到方法,还为看出何时以及如何使意志起作用,从而产生效果,也就是产生行为。同时,在认知之中,意志还自行装备去行动的能力。由此可得出,行为就本质而言、属于意志;就形式而言、属于认知;就具体表现、属于身体。这就是义如何转变为善行的过程。

[3]这样的过程可以用一棵树来作比方。在很多方面,人如同树。树的种子里隐藏着企图、目标与打算——也就是结果实。关于这方面,种子对应于人的意志,如之前所说,隐藏着这三个因素。接着,被内中的驱动,种子破土而出,给自己穿上枝、干和叶,因而为自己准备方法与途径来达成结果实的目标。关于这方面,树对应于人的认知。最后,时机成熟,树开花结果;关于这方面,树对应于人的善行。明显可知,种子所作的、是本质;枝干与树叶所作的、是形式,树的木头所作的、是具体表现。

[4]这样的情形也可用殿来作比方。正如保罗所说,人是上帝的殿(『哥林多前书』3:16,17;『哥林多后书』6:16;『以弗所书』2:21,22)。人的企图、目标与打算,作为上帝的殿而言,是指拯救与永生;拯救与永生对应于人的意志——人的企图、目标与打算居于其中。然后,他从父母、老师与教牧那里听取关于信与义的教导,当他长大到有自己主见的阶段,便从圣言与宗教书籍中自行判断并接受关于信与义的教导。这些都是达到目的之方法,这些方法对应于人的认知。最后,遵循这些作为方法的教导,通过那些被称为善行的身体力行,目的便以有用的形式被实现。因此,目的通过居间的原因产生结果;作为目的之产物、结果便是本质,教会的教导便是形式,发挥作用便是具体的表现。这便是人如何成为上帝的殿。

 

375.⑵义与信只不过是多变的精神层面的概念而已,除非有机会转变成行为,并且体现在行为中。

脖子连接头与身体。用来意志与认知的思想在于头,行为动作的实现能力在于身。偌若一个人只有善念,或者只有源自于义的想法,而没有行任何善与履行有用的行为来作为结果,就像缺少身体而孤立的头,无法自行存在。谁看不出来,义与信若只是停留在头脑与思想里而不通过身体行出来,义与信并非义与信。它们就像地上无家可栖息的飞鸟在空中漫无边际地飞翔。它们还像产卵的飞鸟没有鸟窝,后来下在空中或树枝上,掉在地上摔成稀烂。

思想中的一切,在身体中都有个对应的部分,这个对应的部分可称为该思想的体现。因此,若义与信只是在思想之中,在身体中没有体现,就好比幽灵般的空中幻影,正如古人描述的头戴桂冠手持丰收之角的法马。因为它们是这般的幽灵,尽管仍能够思考,但却控制不住被一些虚幻的观念纠缠,各样诡辩的推理也会导致这样的结果。这就好比沼泽地里的芦苇被风摇动,芦苇的水底处遍布贝壳,水面蛙鸣一片。有谁看不出来,这就是只知圣言中关于义与信的知识却不去实践的写照?

事实上,主也说过:“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盘石上。凡听见我这话不去行的,好比一个无知的人,把房子盖在沙土上”(『马太福音』7:24,26;『路加福音』6:47-49)。只是知道义与信以及相关的概念,却不付诸于行动,也好比空中飞翔的蝴蝶,被麻雀看见,麻雀俯冲下来,将蝴蝶吃了。主还说:“有一个撒种的出去撒种;撒的时候,有落在路旁的,飞鸟来吃尽了”(『马太福音』13:3,4)。

 

376.义与信只是停留在头脑的范围内,却非停驻于行为之中,这样的义与信对人无济于事。圣言中有千百次类似的表述,我从中引述一部分如下:

凡不结好果子的树,砍下来丢在火里(『马太福音』7:19-21)。撒种在好土里的,是人留心听了道,并结实。当耶稣说完这些时,祂大声说:“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马太福音』13:3-9,43)。耶稣回答说:“听了上帝之道而遵行的人,就是我的母亲,我的弟兄了”(『路加福音』8:21)。我们知道上帝不听罪人,惟有敬奉上帝,遵行祂旨意的,上帝才听他(『约翰福音』9:31)。你们既知道这事,若是去行就有福了(『约翰福音』13:17)。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我也要爱他,并且要向他显现。并且我们要到他那里去,与他同住(『约翰福音』14:15-21,23)。你们多结果子,我父就因此得荣耀(『约翰福音』15:8)。不是听律法的为义,乃是行律法的称义(『罗马书』2:13;『雅各布书』1:22)。在震怒与公义审判的日子,上帝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罗马书』2:5,6)。因为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叫各人按着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恶受报(『哥林多后书』5:10)。人子要在祂父的荣耀里,同着众使者降临;那时候,祂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马太福音』16:27)。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行为也随着他们”(『启示录』14:13)。生命册打开,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他们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启示录』20:12,13)。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启示录』22:12)。耶和华注目观看世人一切的举动,为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结果报应他(『杰里迈亚书』32:19)。我必因他们所行的惩罚他们,照他们所作的报应他们(『何西阿书』4:9)。耶和华按我们的行动作为向我们怎样行,他已照样行了(『撒迦利亚书』1:6)。

还有许多其他类似的经文。

这些可以证明,义与信在实现于行为中以前,并非义与信。倘若义与信只是停在行为之上的空中或头脑里,它们就像会幕或圣殿的海市蜃楼。或者像纸上绘画被书虫吞噬。或者就像人住在房顶,而且没有床,而不是住在房子里面。

于是可让人明白,义与信只不过是多变的精神层面的概念而已,除非有机会转变成行为,并且体现在行为中。

 

377.⑶唯独义产生不了善行,唯独信更是不可,义信一起方可产生善行。

这是因为无信之义,并非义;同样,无义之信,并非信;在之前(335-361)有所说明。因此,义就其自身,无法存在;信,独自也无法存在。因此不能说义产生某些善行,或说信造就某些善行。

这样的情形类似于意志与认知。意志不能独自存在,也不能产生什么;认知也不可单独存在,或产生什么。所有的产物都来自于二者共同工作,是意志启动认知的产物。义与信,意志与认知,两者如此类似的原因在于,意志是义的住处,认知是信的住处。

唯独信更是不可产生善行,因为信属于真理的范畴,而活出真理则是将真理付诸于行动。真理照亮或启示意志及其实践。关于这点,主这样说:“行真理的必来就光,要显明他所行的,因为他们是靠上帝而行”(『约翰福音』3:21)。因此,当人照着真理来行善时,他行在光里,也就是说,行得聪明、有智慧。

义与信的联合如同丈夫与妻子的婚姻。一切属世的子女由作为父亲的丈夫与作为母亲的妻子而生。同理,一切属灵的子女则是由作为父亲的义与作为母亲的信而生。属灵的子女就是真理与良善的观念。这些观念能让人们识别出属灵家族的血缘关系来。事实上,丈夫与父亲在圣言中的属灵含义是指与义相关的良善,妻子与母亲表示与信相关的真理。

由这些相似之处可再次清楚看出,唯独义不能,唯独信也不能产生善行;正如唯独丈夫不能,唯独妻子也不能生出任何子女来。

与信相关的真理不仅能照亮义,它们还增强义的质量,并且还供养着义。因此,人有义而无信,就好比晚间摸黑在园子里散步,在树上抓些果子,却不知道好坏,能吃不能吃。如上所述,因为与信相关的真理不仅能照亮义,还能增强其质量,于是可知,若缺乏与信相关的真理,义就如同没有汁液的果子,好比干燥的无花果,或者榨酒之后被榨干的葡萄。又如上所述,与信相关的真理还供养着义,于是可得出,丧失这些真理的义就得不到食物,好比人只能吃烤焦的面包,喝池中的脏水。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