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是人里面的义与信,人是主里面的义与信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518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368.从下列经文可明显看出,教会的成员在主里面,主在他们里面:

耶稣说:“你们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约翰福音』15:4,5)。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他里面(『约翰福音』6:56)。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约翰福音』14:20)。凡认耶稣为上帝儿子的、上帝就住在他里面、他也住在上帝里面(『约翰一书』4:15)。

并非人自己能够在主里面,是主赐给人里面的义与信能够在主里面,这二者使人成为本质上的人。

然而,为了能使人们在这个奥秘上有所启示,让认知去领会其意,我们应当按以下次序来探究:

⑴与上帝的联合提供了人的拯救与永生。

⑵不可能与父上帝联合,只有可能与主联合,通过祂与父上帝联合。

⑶与主的联合是相互的,因此主在人里面,人在主里面。

⑷如此相互的联合是凭借义与信产生的。

通过以下逐一说明,这些观点的真相将变得清晰。

 

369. ⑴与上帝的联合提供了人的拯救与永生。

人被造时便有与上帝联合的能力,因为人被造为天国居民,同时也为人间居民。属灵之人能思想上帝并领会与上帝相关的观念;还能爱上帝,被上帝而来的所吸引。于是可知,人能够与上帝联合。

人能够思想上帝并领会与上帝相关的观念,这是毋庸置疑的。人能思考上帝的唯一性;上帝的根本就是耶和华;上帝的无垠与永恒;圣仁与圣智构成上帝的本质;上帝的全能、全知和全在。还能思考祂的儿子主拯救者,关于主的救赎。还能思考圣灵与圣三一。这一切都关于上帝,事实上,就是上帝。此外,还能思考上帝的作为与影响,主要是采取信与义的方式,除此以外,还有从信与义所发出的许多事情。

[2]从以下两条诫命可以看出,人不仅能思想上帝,还能爱上帝: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上帝。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妨、就是要爱邻舍如己(『马太福音』22:37,38,39;『申命记』6:5)。

人也能履行主的命令,这就是爱主。可从以下经文得知:耶稣说:“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爱我的必蒙我父爱他、我也要爱他、并且要向他显现”(『约翰福音』14:21)。

[3]实际上,信,不就是凭借那些形成认知与想法的真理来与上帝联合吗?仁,不就是凭借那些形成意志与愿望的良善来与上帝联合吗?上帝与人的连接,是属灵的连接建立在属世的平台上;人与上帝的连接,则是属世的连接源自于属灵的平台。正是为了如此连接的目的,人于是被造成天国居民,同时为人间居民。作为天国居民,人是属灵的;作为人间居民,人是属世的。因此,当人变得属灵的理性,同时属灵的道德时,他就与上帝建立联合的关系。如此关系带来拯救与永生。

但是,人若只是属世的理性,以及属世的道德,上帝当然与他联合,只是他并不与上帝联合。这样的结果会带来灵性的死亡——只有属世的生命,而无属灵的生命,因为上帝的生命居于其中的灵性,对他而言已经熄灭。

 

370.⑵不可能与父上帝联合,只有可能与主联合,通过祂与父上帝联合。

圣言中如此教导,以理性也可看出这一点。圣言教导,父上帝从未被人看见或听见,也见不到或听不到。结果,从祂而来的(正如祂在祂的根本和本质之中),没有什么对人能起作用。因为主说:

这不是说、有人看见过父、惟独从上帝来的、他看见过父(『约翰福音』6:46)。除了父、没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马太福音』11:27)。你们从来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也没有看见他的形像(『约翰福音』5:37)。

其原因在于,父上帝是万有的根本与起源,远远超出人类思想可及的范围。祂也是一切与仁爱和智慧相关事物的根本与起源,人无法与这些发生联合的关系。因此,倘若祂接近人,或者人接近祂,将被销毁湮灭,如同把一小片木块扔进一大片火海之中,或者把一尊雕像扔进太阳里面。这就是为何摩西渴望见到上帝时,他被告知:见祂面的不能存活(『出埃及记』33:20)。

[2]从以上引述的经文可得知,通过主来与父建立联合的关系是有可能的。并非父,而是父怀中、见过父面的独生子,揭露并展现了上帝的以及源自上帝的事物。以下经文也可看出,人可以通过主来与父上帝建立连接:

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约翰福音』14:20)。你所赐给我的荣耀、我已赐给他们、使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合而为一;我在他们里面、你在我里面(『约翰福音』17:22,23,26)。耶稣说:“我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腓力想见父,但是主回答他:“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若认识我,也就认识了父”(『约翰福音』14:6,7及之后)。人看见我,就是看见那差我来的(『约翰福音』12:45)。

此外,主还说祂是门,由祂进去的得救,从其它地方爬进去的是盗贼(『约翰福音』10:1,9)。祂还说,不在祂里面的,会像枯枝被扔进火里(『约翰福音』15:6)。

[3]这是因为,我们的救主就是耶和华自己在人的形式中。耶和华降世成为人,为的是能接近人、人能接近祂,因而相互的连接关系得以建立,藉此连接赐给人们拯救与永生。当上帝成为人、人成为上帝时,祂便有能力以如此形式——神人与人神(God-man and Man-god),来与人接近,并与他们联合。

对此,有三个依次排列的顺序:适应、请求与联合。在请求之前,必须适应;在联合可能发生之先,必有适应与请求的发生。适应的阶段,通过上帝成为人来达成。上帝的请求始终如一,直到人自己请求;轮到人自己请求时,联合就发生。这三个阶段按照次序接续发生,环环相扣,应用于一切细节。

 

371.⑶与主的联合是相互的,因此主在人里面,人在主里面。

这样的联合是相互的,圣言如此教导,理性也能看出。主教导,祂与父的联合是相互的,因为祂对腓力说:“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你不信吗?相信我,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约翰福音』14:10,11)。为了让你们知道并相信,父在我里面,我在父里面(『约翰福音』10:38)。耶稣说:“父啊,时候到了。愿祢荣耀祢的儿子,使儿子也荣耀祢”(『约翰福音』17:1)。父啊,凡是我的都是祢的,祢的也是我的(『约翰福音』17:10)。

关于祂与人之间的联合也就是相互的,因为祂是这样说的:

你们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约翰福音』15:4,5)。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他里面(『约翰福音』6:56)。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约翰福音』14:20)。遵守上帝命令的,就住在上帝里面,上帝也住在他里面(『约翰一书』3:24;4:13)。凡认耶稣为上帝儿子的,上帝就住在他里面,他也住在上帝里面(『约翰一书』4:15)。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启示录』3:20)。

[2]以上声明可以说明,主与人之间的联合是相互的;因此人应当自己与主连接,以致于主自己与他连接,否则就没有联合的关系,而是分裂与割离。这样的分裂与割离并非发生在主这边,而是人这边。

为了如此相互的关系可以达成,人被赐予自由选择,允许他踏上通往天国之路,或者通向地狱之路。这所赐的自由,是人有能力去互动的原因,让他能自行选择与主或者与魔发生联合。关于这个自由的更多说明,还有它的属性以及赐给人的理性等等,会在下几章详述:自由选择(463-508)、悔改(509-570)、改造与更新(571-625)与归算(626-666)。

[3]令人悲哀的是,尽管圣言中明明声明了主与人之间相互的联合关系,基督徒教会却混然不知。是关于信与自由选择方面的神学导致这样的无知。他们关于信的神学坚定认为,无需人这一方的任何付出,便可获得信;不用调整自己以适于接收信,只需像根木头那样不用付出任何努力。关于自由选择的神学则认为,人在属灵事务上没有一丁点自由选择可言。

人类得救与否,取决于主与人之间相互的联合。因此,为了不让这个信息被埋藏在无知当中,有必要将其揭示。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通过举例说明,它们能说明问题。

[4]有两种类型的相互结合:一种是交替型,另一种是共同型。交替型的关系可用肺的呼吸来说明。人吸入气体,用以扩张胸腔,然后排出气体,于是缩小胸腔。吸气与扩胸是因着大气压力引起的力量来起作用;而排气与缩胸是因着肌肉的努力作用于肋骨而引起的效果。这是空气与肺之间的相互联合关系,全身上下的感觉与运动功能都依赖于此;当呼吸停止时,这些功能将全部停止。

[5]这种交替运动的相互联合关系还可用心与肺、肺与心的相互关系来形容。心脏从右心室向肺供血,肺又将血从左心房运回心脏。于是形成了相互的联合关系,全身的生命全然依赖于此。

血与心脏,心脏与血,二者之间也有类似的关系。全身的血液经过静脉流入心脏,又通过动脉从心脏输送到全身。作用与反作用形成这样的关系。胚胎与其母亲的子宫也存在类似的关系。

[6]不过,主与人之间相互联合的关系并不是这样。这是一种共同的联合关系,并非作用与反作用,而是协同合作。主作工,人从主接收祂的作为,然后人作工(好像是自己所为,准确地说,是人从主而来的作为)。人所作的(从主而来的)这些作为,算作人自己的作为,好像是他自己所作的,因为这样他就一直被主保守在自由选择的状态中。这样的自由让人有能力出自主(也就是出自圣言)来意志和思考;也有能力出自魔鬼(也就是逆着主与圣言)去意志和思考。主赐人这样的自由,是为了人能进入一种相互联合的关系,藉此获得永生与祝福;若无相互联合的关系,则无法得到。

[7]这种相互联合的关系还可用人身上及世上的各样事物来说明。每个人的灵魂与身体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的联合关系。人的意志与行动也是如此,思想与言语之间也是。还有人的双眼、双耳和两个鼻孔之间的关系。

视觉神经能说明两只眼睛之间存在这种相互联合的关系。从大脑两个半球而来的神经纤维相互缠绕编织,交错地进入两只眼睛。人的耳朵与鼻孔也是如此。

[8]光与眼的关系也是如此,还有声音与耳朵、气味与鼻子、味道与舌头、触觉与身体之间。因为眼在光之中、光在眼之中;声音在耳朵里、耳朵在声音里;气味在鼻子中、鼻在气味中;味道在舌头上、舌头在味道里;触觉在身体中、身体中触觉中。

这种相互的联合关系,还好比马与车、牛与梨、车轮与引擎、帆与风、笛与气之间的关系。概括地说,就是目的与方法,或者方法与结果之间的关系。没有机会逐一解释以上所举的例子,否则就要费许多纸张了。

 

372.⑷如此相互的联合是凭借义与信产生的。

现今的人们知道,教会构成基督的身体。还知道有教会在里面的每个成员都是这个身体的一部分,正如保罗在『以弗所书』1:23,『哥林多前书』12:27,『罗马书』12:4,5节所说。除了圣善(神性良善)与圣理(神性真理),基督的身体还会是什么呢?这就是主在『约翰福音』中所说之意: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他里面(『约翰福音』6:56)。

主的肉表示圣仁,饼也是此意;祂的血表示圣理,酒也是此意。关于这些,详见圣餐一章(702-709)。

[2]由此可见,人若是专注于良善与真理(善与理构成义与信),他就越在主里面,主越在他里面。因为与主的联合是属灵的联合,唯有通过义与信才能产生。

在关于圣言一章(248-253)中曾说明,圣言的一切细节都包含着主与教会、因而良善与真理之间的联合。因为义是良善,信是真理,因而遍及圣言都包含着义与信之间的联合。

由这些论点,可得出:主是人里面的义与信,人是主里面的义与信。因为主是属灵的义与信、在人的属世之义与信之中;人是属世的义与信、来自于主的属灵之义与信。当两种类型的义与信形成联合时,便成为属灵之属世(spiritual-and-earthly)的义与信。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