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义与信成为一,正如人的生命、意志与认知为一;如果分开,各自崩溃如同珍珠碎为粉末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653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362.首先要提及一些至今学术界、以致于教职人员都未知的事情,这些事情已被埋藏,如同被埋在地下。然而它们是盛满智慧的宝箱,除非被挖掘并示于公众,否则人们无法获得关于上帝、信与义的正解;更不知道当如何为了永生的状态来调控自己的生活并为此预备自己。

这些未知之事是:人只是接收生命的器官。生命及其一切所需来自天国的上帝——祂就是主。人有两种能力用来接收使命:意志与认知。意志是接收仁(爱)的容器,认知是接收智(慧)的容器。因此,意志也是接收义的容器,认知也是接收信的容器。

[2]人一切所意志与所认知的源自于外部;善(属于仁与义的范畴)与理(属于智与信的范畴)从主而来;另一方面,一切与此相反的,来自于地狱。在主的安排之下,从外部流入到人里面的,让人自己感觉到仿佛属于自己,为了让人觉得可以从自己产生善与理,如同是自己的,尽管没有一丁点属于自己。不过,让人可以这样认为,是为了意志与认知的能力享有自由的选择,并且获取何为善与理的知识,藉此来自由选择哪些对现世或永恒的生命有益处。

[3]人若以斜视的眼光来看待这些事实,或许会由此总结出许多荒唐的结论。但若正视这些事实,就能由此达成许多智慧的结论。为了能达到后者的状态,而不是前者,就有必要将关于上帝与圣三一的信条首先说明,接下来还有关于信与义、自由选择、改造与更新、归算、悔改、受洗与圣餐等,以此作为达到目的之途径。

 

363.我们回到本节的观点:主、义与信成为一,正如人的生命、意志与认知为一;如果分开,各自崩溃如同珍珠碎为粉末。为了明白并接受这个真理,有必要按以下次序逐一讨论:

    ⑴主以祂全部的圣仁、全部的圣智以及祂全部的神性生命流注入每一个人。

⑵因此主以信和义的全部本质流注入每一个人。

⑶人接受它们的情形取决于他的形式。

⑷然而,将主、义与信分割之人并非接受它们的形式,而是它们的摧毁者。

 

364.⑴主以祂全部的圣仁、全部的圣智以及祂全部的神性生命流注入每一个人。

在『创世记』中我们读到,人是照着上帝的形像和样式造的,上帝将生命之气吹入人的鼻孔(『创世记』1:27;2:7)。这样的描述意味着人并非生命本身,只是接收生命的器官而已。上帝无法造出另一个自己。倘若可以,人有多少,便可造出多少个上帝。上帝也造不出生命,也造不出光。但是祂能造人成为接收生命的形式,正如祂造眼睛成为接收光的形式。上帝也无法将自己的本质分开,祂的本质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因此唯独上帝是生命,于是毫无疑问地得出:上帝运用祂自己的生命带给每个人生命。若不是祂带来生命,人的肉体如同海绵、人的骨骼如同骷髅而已。没有生命,就如同一座钟,因着重力惯性或弹簧使钟摆摇动而已。由此事实也可看出,上帝以全部的神性生命(也就是全部的圣仁与圣智)注入到每个人之中。(圣仁与圣智构成神性生命,参看之前3940节)。神性不可分割。

[2]另外,上帝如何以祂的神性生命流注人里面,我们可以参照世上的太阳如何以它的本质(热与光)流注到每棵树木花草和每块石头(无论是宝贵的还是平庸的)。各一个体从注入的总体汲取自己的那一份。太阳并不会将热与光分开,给这个一部分,给那个另一部分。

天国之中的太阳也是如此,这太阳散发圣仁如热,发出圣智如光。二者流注到人的思想,就像世间太阳的热与光流注到人的身体,照着各自形式的性质不同来赐人生命。各样的形式从总体的流注中汲取自己所需。

主所说的以下话适用于此:你们的父叫太阳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称人,也给不义之人(『马太福音』5:45)。

[3]主是全在的,祂所在之处,都是以祂的全部本质呈现。祂不可能从这本质中拿出点什么,以致于给一部分这个人,给另一部分那个人,而是全部赐予,让人可以汲取一点或者很多。祂还说,祂与那些遵守祂诫命之人同住,还说真信者在祂里面、祂也在他们里面。简言之,上帝充满于万有之中,只是每一个体从这个圆满之中汲取所需。

大气、海洋,甚至宇宙万有皆是如此。例如空气,不会将自己的某个方面分配给人来呼吸,另一部分给鸟儿飞翔,再一方面给船只扬帆,或供风磨转动;而是各自从空气取其所需并加以运用。

这也好比盛满麦子的粮仓,主人每天从中取所需口粮,而非粮仓来分配口粮给人。

 

365. ⑵主以信与义的全部本质流注入每一个人。

从上述的观点可得出此点,因为信的本质由圣智而来,义的本质从圣仁而来。因此,当主以祂自己特有的属性(也就是圣智与圣仁)呈现时,祂也以全部的真理(构成信)及全部的良善(构成义)来呈现。因为信意味着人所感知、思考与说出的、由主而来的一切真理。义则表示驱动人、令人愿意并去行动的、由主而来的一切良善。

[2]如上所述,从作为太阳的主发出的圣仁,被天人感知如热,源自圣仁的圣智被感知如光。只看表面现象的人们会猜想,之前所说的热只是热,光只是光,无异于世间太阳所发之热与光。然而,从主(作为太阳)发出的热与光里面包含着主里面的一切无限可能。其中热包含着祂的仁爱之无限可能,光包含祂的智慧之无限可能。因此,它们还包含构成义的一切良善,以及构成信的一切真理,直到无限的程度。原因在于,这属灵的太阳以其热与光的形式无处不在。这太阳最近距离地环绕着主,散出了祂的热,同进发出祂的光。(之前多次说过,主在那太阳当中。请参看24,29,35,39,41,49,63,66,

75,76,360节。)

[2]这些陈述清楚地表明:没有什么能阻挡人们从主那里得到关于义的一切良善以及关于信的一切真理,因为祂全在。从天人由主得来的仁爱与智慧可以证明,天人拥有的仁爱与智慧无法描述,超出世人的想象范围,并且还在永远增加。

从主散发的热与光中蕴藏着无限可能之事,尽管它们只是被感知为简单的热与光,这个事实可用地上的各种现象来解释。例如,人的发音与言语听起来只是简单的声音,然而天人听到时,能从中感受到此人的一切感受,并能列举和形容每一种感受。事实上,这些事情隐藏在声音里,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从他们谈论自己的言语中领会。例如,是不是藐视,或嘲笑,或憎恨之音?又或是不是慈爱、善意、愉悦,还是其它感觉。当我们看着某人时,也能察觉出一些隐藏在可见印象之中的类似事情。

[4]这样的现象还可比作一个大花园中气味、或者开满鲜花的大片草地发出的芳香。它们发出的芬芳味道由数千甚至数万种不同的成分组成;然而它们被感觉为一种印象。许多其他的现象也类似,它们从外表看起来是个一个整体,内部却是各式各样。

吸引或排斥的情感并非别的什么,只不过是从思想而出的喜好而已。这样的情感吸引有类似情感的人,排斥不同情感之人。尽管这些情感无数,且不能被身体的感官察觉,能被灵魂的感觉能力作为一个整体来感知。心灵世界中,一切联系与交往都是以此为基础。

我引入这些比较,是为了阐明之前所提到的属灵之光,也就是由主发主、包含所有智慧与真理的光;并说明,是这样的光令到人的认知力能用分析的方式来看见和感知理性的事物,就像人们的眼睛能看见和感受自然事物的相应部分。

 

366. ⑶人接受它们(从主而来的流注)的情形取决于他的形式。

这里所说的“形式”是指人关于他的仁与智的状态,用另一句话来说,出于义而行善的状态以及对信之真理感知的状态。

上帝是一、不可分割,从永远到永远都是相同。但是,祂并非是简单的相同,而是无限的相同。一切的变化归因于各个物体,而非上帝的变化,而是接收的形式与状态产生了变化。这可从婴孩、少年、青壮年、中年、老年的生命看得出来,因为自小到老,人有同样的生命,有同样的灵魂,但随着年纪和环境的改变,人的状态也随之改变,对生命的感知也就不同。

[2]上帝的生命,不仅完全地呈现于良善与虔诚人之中,也于邪恶与不虔诚人之中;一视同仁地对待天国的天人与地狱的恶灵。区别之处在于,恶者挡住路并关上门来防止上帝临到他们思想的较低层级;而善者则铺平路并打开门,还邀请上帝进入他们思想的较低层级。(上帝已住在他们思想的最高层。)他们藉此调整意志的状态以接收仁与义的注入,调整认知的状态以接收智与信的注入;换句话说,这样做是为了接收上帝。

然而,恶者通过各种各样肉体的欲望和属灵的污秽来阻挡这样的注入,堵塞通路以防止通过。尽管如此,上帝以祂的神性本质依然居住在恶人思想的最高层级,赐给他们意志良善与认知真理的能力。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能力,即使源自上帝的生命并不在某人的灵魂中,这样的情形还是属实。许多的经历让我知道,甚至恶人也有此能力。

[3]每个人从上帝接收生命如何,取决于每个人的形式。可用各样的植物的比较来说明此点。每一棵树、灌木或青草都是按其形式来接收热与光的注入。这样的事实不仅适用于好的或有用的植物,也适用于那些有害的植物。太阳及太阳之热并不会改变它们的形式,而是各种形式自己更改太阳产生的影响。

矿物界的物质也是如此。不论是高质量的或者低等级的物质,按各自结构不同所呈现的形式来接收太阳热与光的注入。因此,没有两样的石头、两种矿石或金属接同样的方式来接收热与光的注入。其中一些显现出色彩变换的极致美丽,一些只是简单传递光、毫无色彩;有些发散并吸收光。

由这些例子可以看出,世上的太阳以其热与光,平等地呈现给此物彼物,只因接收的形式不同改变了太阳及其光热的影响。同样,主从天上的太阳也是如此呈现(祂在那太阳当中),向万物散发祂的热(本质就是仁爱)与光(本质就是智慧)。然而,是人的形式(由人的生命状态所决定)产生不同的效果。因此,主不用对人不能重生与得救负什么责任,是人自己负责。

 

367.⑷然而,将主、义与信分割之人并非接受它们的形式,而是它们的摧毁者。

任何人将主从义与信分割开来,等于将生命从义与信拿走;没有生命的义与信要么不会存在、要么成为畸形。主是生命之本(参看第358节)。任何人若接受主、却将义从祂分开,那只是口头上认主而已。这样的接受与认同是冰冷的,毫无信可言;因为义是信的本质,因此与义分离的信毫无属灵本质。然而,倘若人实践义的行为,却不认主为天地之上帝、与父为一(正如祂自己教导的),那么他所行的仅仅是属世之义的行为,内在并不包含永生。

教会中的人知道,本质为善的一切善的事物来自上帝,因此从主而来——祂是真上帝、是永生(『约翰一书』5:20)。义也是如此,因为善与义为一。

[2]与义分开的信并非信,因为信是人生命之光、而义是其热。因此,义从信分开,就如同热从光分开。将导致的状态如同寒冬世界,地上万物萧条、相继死亡。义与信(如果是真的义与真的信)不可分离,如同人的意志与认知不可分离。如果它们被分离,认知会沦为虚无,意志随即如此。义与信同样如此,因为义居于意志之中,信居于认知之中。

[3]将义信分离,如同将本质与形式分离。没有形式的本质,与没有本质的形式,什么都不是。因为本质如果没有它的形式,本质就没有任何性质可言;形式若没有它的本质,形式就没有任何潜在的实质。因此,如果二者分离,就没有什么归因于它们其中任何一个。义是信的本质,信是义的形式;如先前所述,善是理的本质,理是善的形式。

[4]善与理此二者存在于每一和所有真实存在的事物之中。义与善相关、信与理相关。因此义与信能以人的身体以及地上许多事物作比方来描述。

有个确切的比方,就是肺的呼吸与心脏的收缩运动。义与信不可分离,就好比心与肺不可分离。因为如果心跳结束,肺的呼吸也随之结束;另一方面,肺的呼吸停止,随之失去知觉,肌肉无法动弹,心脏很快停止跳动,生命迹象消失。这样的比较很确切,因为心脏对应于意志、因而也对应于义,而肺的呼吸对应于认知、因而也对应于信。正如先前所说,因为义居于意志之中,信居于认知之中;圣言中提到“心”与“气”(或“灵”)指的就是这层意义。

[5] 义与信的分离,用血与肉的分离来打比方,也很确切。血从肉中分离,先会凝结,然后化脓腐臭。肉与血分离,会逐渐腐烂长蛆。就属灵意义而言,“血”表示与智与信相关的真理,而“肉”表示与仁和义相关的良善。血所代表的意义,在『破解启示录』第379节中有所阐述,关于血的意义,见第832节。

[6] 义与信不可分离,如同不能将食物与水、或饼与酒分开。若不就着水或酒来吃食物或饼,这些东西就会在胃中膨胀,成了不消化的块状物,毁了人的胃,最后变成一滩腐烂的垃圾。只是喝水或者酒,不吃食物或饼,也会撑胀人的胃,还有血管和各通道,于是导致营养缺乏,直至身体瘦弱,甚至几乎致死。这样的比较也很确切,因为“食物”与“饼”的属灵意思是指与仁和义相关的良善,而“水”与“酒”的意思是与智和信相关的真理(请参看『破解启示录』第50,316,778,932节)。

[7] 义与信、信与义相互联结,好比一个少女的脸色美丽动人来自于红润与白晰的结合。这样的比喻也很确切,因为仁、以及源自仁的义,在心灵世界中焕发红色(因着心灵世界太阳之火);而智,以及源自智的信,照耀白色(因着心灵世界太阳之光)。因此,与信分离之义好比长满丘疹的红肿脸庞,与义分离之信好比死尸苍白之脸。

与义分离之信还好比半边身子瘫痪或者偏瘫,进而恶化,以致于死。还好比被狼蛛咬后得了圣维斯特舞蹈病。这样受害者的理性就好比那些有信无义之人的理性。在这样的情形下,他们发狂般跳舞,相信自己活力四射,然而事实上他们毫无能力集中于理性思维,以及思考属灵的真理,就好比某人躺在床上被梦魇所控制。

这些证据足以说明本章的两个主题:首先,无义之信并非信,无信之义亦非义,若无主赐生命,二者皆无生命(355-361节);再者, 主、义与信成为一,正如人的生命、意志与认知为一;如同分开,各自崩溃如同珍珠碎为粉末(362-367节)。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