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救之信,是信主上帝拯救者耶稣基督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734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336.在古人的智慧中,有如下的教导:宇宙以及宇宙之中的万有都与善和理相关。因此,教会所做的一切都关乎仁(或义)与信,因为一切源自仁(或义)的、被称为善;一切源自信的、被称为理。

义与信是两件明显不同的事情,然而要在我们里面联合为一,使我们成为教会的一员,因为它们令教会存于我们里面。因这个缘故,古人便争论此二者谁为先、应当称哪个为首。有些人说是理、因而是信;其它人说是善、因而是义。因为他们注意到,当我们出生后,很快就开始学习说话和思考;通过知识的获取,言辞与思维还带来我们认知的发展,从而得知与领悟何为理,并借着这些途径,后来我们得知并领悟何为善。因此,我们先知道何为信,然后才知道何为义。于是,这样理解的人们会得出结论:与信相关的理为首生,与义相关的善为后生。因此缘故,他们将首生的荣幸与权利授予信。

然而,这些人压制自己的认知、用大量的理由来支持信,以致于看不到:除非与善联结,信并非真的信;除非与信相连,善亦非真的善;因此成为一个整体。倘若二者未联合,没有哪一个对教会有任何价值。在接下来的章节中,将会说明它们完全联合。

[2]现在,作为本章的引言,我先简短地说明一下二者如何或以何种方式结合为一个整体。对于接下来内容的阐明,作用重大。

从时间的立场而言,信(或理)是首先的;然而,就目的而言,义(或善)是首先的。目的上的首先,才是真正的首先,因为目的是首要的、也是首生的。时间上的首先并非真正的首先,只不过看起来如此而已。

为了能更清楚地认知,我以建教堂与房屋、打理果园和预备耕地来作比方。对建教堂来说,在时间上首先要做的是打地基、砌墙、盖顶,然后安置圣坛、建造讲道台。然而在目的上首先的,是在教堂内敬拜上帝,这也是需要完成其它工程的原因所在。对建房子而言,在时间上首先的,是先建外部结构,再装备内部所需;然而在目的上首先的,是一个方便舒适的住所供自己和家人使用。关于打理果园,时间上首先的事情是平整土地,预备土壤,栽树下种,以长成有用的植物;然而在目的上首先的,是使用树上的果实。预备耕地首先要做的,是平整土地、先耕再耙,然后播种;然后在目的上首先的,是收割庄稼、发挥其用。

从以上比喻,任何人都可得出结论,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首先。任何人想建教堂或房屋,或者打理果园与预备耕地,最首要的目的是在于其用途,当寻求途径去实现它的过程中,人们始终在脑中持有并考虑到这个用途。因此我们推论出:因信而明白真理,在时间上是首先的;因义而有的善行,在目的上是首先的。后者是真正的首先,在我们思想中应当是真正首生的。

[3]然而,我们应当知道什么是信、什么是义,其实质如何。除非分成若干论点逐一论述,否则无法明白,并且信与义各有自己的系列。

关于信,具体论述如下:

①得救之信,是信主上帝拯救者耶稣基督。

②简言之,信就是:过良善生活、持正当信仰之人,被主拯救。

③获得信的方法:接近主,从圣言学真理,凭借所学真理生活。

④一些真理聚拢如同打包成捆,提升并完善信。

⑤无义之信并非信,无信之义亦非义;若非来自于主,二者皆

无生命。

⑥主、义与信成为一,正如人的生命、意志与认知为一;如同分开,各自崩溃如同珍珠碎为粉末。

⑦主是人里面的义与信,人是主里面的义与信。

⑧义与信汇合在善行之中。

⑨有真信,假信,还有虚伪之信。

⑩恶者无信。

接下来逐一阐述。


得救之信,是信主上帝拯救者耶稣基督

337.得救之信在于信上帝拯救者,因为祂是上帝、是人,祂在圣父里面、圣父在祂里面,以至于祂们为一。因此,凡接近祂的,同时在接近圣父、也就是独一上帝,得救之信不是信别的什么。

我们当相信或信仰上帝之子、救赎者与拯救者,就是由耶和华所生、经童女玛利亚所出,被称为耶稣基督的那位。这可从祂自己的命令,以及后来使徒们的话中,明显看出。

以下经文可清楚看出祂自己命令当信祂:

耶稣说:“因为我父的意思是叫一切见子而信的人得永生,并且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翰福音』6:40)。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不得见永生,上帝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约翰福音』3:36)。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上帝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5,16)。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凡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约翰福音』11:25,26)。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信的人有永生。我是生活的粮(『约翰福音』6:47,48)。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约翰福音』6:35)。耶稣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约翰福音』7:37,38)。众人问他说:“我们当行什么,才算作上帝的工呢?” 耶稣回答说:“信上帝所差来的,这就是作上帝的工”(『约翰福音』6:28,29)。你们应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约翰福音』12:36)。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上帝独生子的名(『约翰福音』3:18)。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上帝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约翰福音』20:31)。你们若不信我是基督,必要死在罪中(『约翰福音』8:24)。耶稣说:“当保惠师,真理的灵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为罪,是因他们不信我”(『约翰福音』16:8,9)。

 

338.使徒们的信,唯独信主耶稣基督,可从他们的书信中明显得知,我只是引用以下章节:

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上帝的儿子而活(『加拉太书』2:20)。保罗对犹太人和希腊人证明当向上帝悔改,信靠我主耶稣基督(『使徒行传』20:21)。那人领保罗他们出来,说:“二位先生,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他们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传』16:30,31)。人有了上帝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上帝的儿子就没有生命。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信奉上帝儿子之名的人,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约翰一书』5:12,13)。我们这生来的犹太人,不是外邦的罪人,既知道人称义不是因行律法,乃是因耶稣基督之信,我们也信了基督耶稣(『加拉太书』2:15,16)。

因为他们的信在于信耶稣基督,这样的信也是来自于祂,因此他们称其为“耶稣基督之信”,正如上面引用的『加拉太书』(2:16),以及下列章节:上帝的义,借着耶稣基督之信显明给一切已相信的人,为的是有耶稣之信的人称义(『罗马书』3:22,26)。有从基督之信而来的义,就是上帝之信而来的义(『腓立比书』3:9)。他们是守上帝诫命和耶稣之信的(『启示录』14:12)。(保罗提及拯救是因为)“基督耶稣里的信(『提摩太后书』3:15)。在基督耶稣里,有借着义而工作的信(『加拉太书』5:6)。

以上引用的章节足以证明当今教会中常重复的这句经文中,保罗所理解的信到底为何:因此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着信,不在乎律法的行为(『罗马书』3:28)。这里的信,并非信父上帝,而是信祂的儿子。更不是指信按序排列的三位上帝。

当今教会认定保罗在此所说的信,是信三个神性位格的上帝,是因为自『尼西亚信经』确立至今十四个世纪以来,除此之外、就不存在什么别的信。结果不知道任何其它的信,且坚信这是唯一的信,不可能有别的信。因此在新约的任何地方,只要说到“信”,人们就认定这就是圣言所表达的信。结果,信拯救者上帝这唯一得救之信就丧失了,如此之多的伪谬也就潜入到教会之中,还带进众多违背常理的、似是而非的歪理。因为教会的任何教导都在于讲解并展现通往天国的途径(也就是得救),而这样教导都取决于信;并且,因为这么众多的谬论和歪理侵入到他们的信仰当中,他们被迫宣布如此教条:一切理解必须顺从于信。

现在,因为保罗所说的(『罗马书』3:28)信,并非信父上帝,而是信祂的儿子;那里所讲的“律法的行为”并非指十诫律法的行为,而是指摩西颁给犹太人的各样条例(从『罗马书』3:28的后续经文,还可从保罗写给加拉太人的书信2:14,15中类似的表达看出。律法与条例,在圣言中为同一词law),于是现代教会信仰的基石连同建立在其上的圣所一起坍塌了,如同房屋塌陷沉入地下,直至剩下房顶露在地面之上。

 

339.我们当相信或信仰上帝我们的拯救者耶稣基督,其原因在于这是信一位可见的上帝,祂里面是不可见的上帝。对一位可见上帝(祂是人、同时是上帝)的信,能深入人心。因为信的本质是属灵的,但其形式是属世的。因此信在人里面,就成了属灵与属世的结合,因为凡属灵之事物必当被接受在属世之中,对人而言,才有所意义(方能被人接收)。纯粹属灵之物确实能进入人内,但不被接收。如同以太进出,不造成任何效果。若产生效果,就当被感知并接收,这样的过程在人的思想中进行。除非影响到人的属世层面,这些过程就不能发生在人的思想中。

另一方面,纯粹属世之信(也就是缺乏属灵实质)并非信,只不过是确证或知识而已。外表看起来与信相似,但是缺乏内在的属灵成份,因而无法助于拯救。这就是一切否定主降世所取之人为神性的信,正如亚流主义者和索齐尼派教徒所信的,他们都拒绝主的神性。

没有对准某个目标,信会是什么呢?不就如同我们的视线投向某个深渊,堕入虚空,直至消失?不就如同一只鸟往高空飞翔,越过大气层进入太空,在那里因无法呼吸而死,如同在真空泵中?这样的信,存于人的思想之中,就好比在流星中的光:亮起时,如同拖着长尾巴的慧星,也像慧星那样飞逝。

[2]简单地说,信一位不可见的上帝实际上是盲信,因为如此信之人的思想无法见其上帝。此信所发之光,并非既属灵又属世之光,而是昏暗、虚假之光。如同萤火虫所发之光,或是沼泽地及含硫磺之湿地在晚间所显之光,又或腐木发出之光。在这样的光中,除了臆想之物,人以为能看得见,其实并不存在。

对一位不可见的上帝的信,无光可言,特别是人们视上帝为一个灵,视此灵如同以太。他们看待上帝,与看待以太一回事。他们在宇宙间找寻这位上帝,当他们找不到上帝时,便相信大自然便是上帝。这就是当今自然崇拜观念盛行的原因了。

主不是说过,从来没有人听见过父的声音,也没有见过祂的形像吗(『约翰福音』5:37)?并且,从来没有人看见上帝,除了父怀里的独生子将祂显明出来吗(『约翰福音』1:18)。从来没有人看见过父,除了与父同在的那位,祂见过父(『约翰福音』14:6)。还有,若非借着祂,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还进一步说,人看见和认识祂,就是看见并认识父(『约翰福音』14:7及之后内容)。

[3]然而,信主上帝我们的拯救者就不同了。因为祂是上帝、是人,于是能够接近祂、并以思想之“眼”看见祂。这并非无目标之信;我们藉此、并在此目标中而有信。并且,一旦接受,会持守此信,好比我们曾见过某君王或皇帝,当何时回忆起他时,其形像会进入我们的脑海。

定睛如此之信,好比看向一朵光亮的白云,有位天人在当中,招唤我们上那云朵,可以升至天国。这就是主向那些信祂之人显现的情形。当我们认识和接受祂时,祂会接近我们每一个人。只要我们来认识祂并遵行祂的诫命时——也就是离恶行善,就会如此。最终,祂会来到我们家中,与祂里面的父一道在我们里面居住;正如『约翰福音』在这些话所表达:

耶稣说:“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爱我的必蒙我父爱他,我也要爱他,并且要向他显现,并且我们要到他那里去,与他同住”(『约翰福音』14:21,23)。

上面的话是当着主的十二个门徒面前写的,在我正写的时候,主差遣他们到我这里。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