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言的文字可引出异端邪说 进一步证实会带来伤害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855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254.在上面已说明,若无教义圣言无法被理解,教义如同明灯令到纯正真理显明可见,这是因为圣言皆由纯粹的对应形式写成。因此,圣言中的许多内容是真理的表象,而非赤裸的真理。并且许多内容是按着属世之人的理解来书写;如此书写,可让简单的人简单地理解,聪明人理智地理解,智慧人智慧地理解;这就是圣言的属性。这些被包裹着的圣言表象会被当作赤裸的真理,当进一步确证时,它们就会变成伪谬,其本质都是错误。由此,那被当作纯正真理并被进一步确证的表象真理已蔓延到所有的异端邪说中——基督徒世界中曾经存在的和现存的异端邪说。异端邪说本身并不诅咒人,人们被诅咒是因为他们引用圣言来确证异端邪说,并凭着推理来确证异端邪说中的错误,且因此过邪恶的生活。每个人出生于国家或父母的宗教信仰,孩童时起就受此信仰的熏陶,后来会继续持有如此信仰;又因为属世事务,以及人们探究真理的无力,以至于无法从伪谬中自拔。不过,使人受诅咒的是邪恶的生活以及对伪谬的确证,以至于摧毁纯正的真理。人若持守其信仰,相信上帝,在基督教国家中的人们若视圣言为圣,并虔诚地按十诫而生活,就不会陷自己于伪谬之中。当他听到真理,能以自己的方式来领受真理,能接受真理,因而亦能从伪谬中解脱出来。然而,对那些想方设法证实自己宗教所教导的伪谬者,情况就不是这样了。伪谬一经确证,就会扎根、无法拔除。因为经确证后的伪谬就如同某人向伪谬效忠,特别是当这些伪谬还粘附着利己之欲与自作聪明的骄傲。

 

255.在心灵世界,我曾与许多世纪前的那些自行证实所信宗教的伪谬的人交谈过,我发觉他们对此仍旧坚定不移地持续着。我也与另一些与前者有同样宗教信仰和同样想法的人交谈过,只是这些人并未自行去确证其中的伪谬。后来发现这些人在受过天人的教导后,他们拒绝了伪谬、接受了真理。这些人得救了,而前者却没有。每个人死后都会受到天人的教导,凡接受的就能看到真理、并由真理而看见伪谬,只是真理仅被那些并未确证伪谬之人看见。那些自行确证伪谬之人并不愿看到真理,或者当他们看到真理时,要么会转身离开,要么嘲笑或歪曲真理。其中真正的原因在于这样的确证会进入到人的意志之中,而意志就是人本身、并使人的认知倾向于自己所乐意的。不过,知识仅进入人的认知,无法掌控人的意志,在人里面的情形如同某人在走廊或门口、而非在家里面。

 

256.还是举例来说明此理:

圣言中许多地方将生气、发怒和报仇等属性归于上帝,还说祂惩罚人、扔人进地狱、试探人,以及其它类似的事情。若人像孩子那般简单地相信这些,因此而敬畏上帝,避免犯罪而得罪祂,这人因如此简单的信仰而免受诅咒。然而,如果有人自己进一步去证实这些源自邪恶的生气、发怒、报仇以及类似的事情确实存于上帝之中,并证实上帝惩罚人,且因生气、发怒和报仇而将人扔进地狱,这人就会受诅。因为他已摧毁了纯正的真理,那就是:上帝是绝对的仁爱、绝对的慈悲、绝对的良善,融所有这些属性于一身的这位上帝不会生气、发怒、有报复心。在圣言中,将生气、发怒、报仇

的属性归于上帝,只是看起来如此,这些只是表象的真理。

 

257.文字意义的圣言里,许多内容都真理的表象,内中隐藏着纯正的真理。人若简单地照着真理的表象去思考,甚至去谈论,并无伤害。但若进一步去确证这些表象,就有伤害了;因为倘若如此行,就会摧毁内中的圣理。

这也可用物质世界的例子来说明,眼见的证据比心灵世界能更清楚地说明这些。对我们的眼睛而言,太阳每天都绕着地球转,于是就会说太阳升落,就有了早晨、中午、傍晚和黑夜,也有了春夏秋冬,因而有日月年份。然而,其实太阳静止不动,它是个燃烧的火海,是地球每天自转和每年绕太阳公转。人若出于简单和无知而认为太阳绕着地球转,并不会破坏自然的真理——也就是地球绕其轴自转、每年沿黄道绕太阳公转。但是,人若照着属世的推理、甚至凭着圣言所说的太阳升落来确证太阳表面的运动,就会淡化真理并破坏真理,然后真理就几乎见不到了。甚至明明让他看到整个星空都以类似的方式日日年年地运转,然而事实上相对其它星而言、并无一颗星移离本位。表面的真理是太阳在动,真正的真理是它并未移动。然而每个人都照着表面真理去说太阳在升落;这样说是被许可的,要不然不知怎么说。但是若是确证这表面的真理后,并照此去思想,这就会使理性的认知力变得愚钝和黑暗。

 

258.为何确证圣言中的真理表象、从而成为伪谬,因此隐藏在表象中的神性真理会被摧毁呢?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圣言文字意义中的每个与所有事物都与天国相连接。因为之前曾说过,圣言文字意义中的每个与所有事物都有其属灵意义,这层意思在从地到天的过渡中被打开。属灵意义的所有事物都是纯正的真理;所以当人处于伪谬之中并将圣言的文字意义适用于这些伪谬时,伪谬就会潜入圣言的属灵意义,当伪谬进入、真理就被驱散,这会发生在人由地往天的过程中。这好比一个装满胆汁闪闪发光的皮囊扔向他人,在到达那人之前皮囊在空中爆裂,胆汁四射,落到那人身上。当他闻到空中的胆汁味时,就转过身去,闭上嘴巴,免得胆汁落到舌上。又或好比松条绑着的瓶子砸烂在路上,里面装的爬满蛆虫的醋全撒出来,周围的人闻到臭气冲天,恶心想吐,急忙煽走避开,免得鼻子闻到。

[2]也好像一个杏仁壳,里面取代杏仁的是条新生的毒蛇,当杏壳破开,小蛇出现,并随风吹到某人眼前,显而易见,他会跑走避开它。与此相同,当某个人身在伪谬中的人读圣言时,他会将圣言的文字意义应用到他的伪谬之中。在往天国的通道中,他们的读经会遭到抵制,以免涌入来攻击天人。因为当伪谬触及真理时,就如同针尖碰到神经纤维或眼睛的瞳孔,神经纤维会立即蜷缩收回在自己里面,还没等碰到眼睛,就会立即闭上眼睑。

从这些比喻可以明显看到,对真理的歪曲会打破与天国的连接并关上天国之门。这就是为何进一步确证任何异端邪说的害处。

 

259.圣言如同一个花园,可称作属天的乐园,其中充满各样的美味和悦目;例如各种各样的水果造就的美味,以及各种鲜花的悦目。园子中央是一些生命树,生命树的附近是生命水的源泉,森林树木环绕着园子。那些借着教义而在神性真理之中的人就在生命树所处的位置,真实地享受着那里的美味和景色。而那些并非通过教义、而只是通过圣言文字意义而在真理之中的人,则在园子周围部分,只能看到森林。然而那些受错误信仰的教导,并且进一步自行确证所信的伪谬,这类人甚至不能在森林中,只能在之外的草木不生的沙砾之地。这就是『天国与地狱』中所述的人死后的状态。

 

260.必须进一步明白,文字意义是隐藏其中之纯正真理的护卫,使纯正真理免受损害。之所以能保护,是因为文字意义可被掰向各个方向,可按各自对其理解来解释,却不会对其内在意义造成损伤或侵害。一个人这样、另一人那样来理解圣言的文字意义,并不会产生伤害。只有与圣理相反的伪谬产生时,那些进一步确证这些伪谬时,伤害才会产生。对圣言的侵犯就是以这种方式产生的,这就是文字意义所保护的。这样的保护还针对那些处于自身宗教的伪谬之中、但并未去进一步确证这些伪谬的人。

圣言的文字意义作为一名护卫,在圣言中用“基路伯”来表示在。在那里就是如此描述,当亚当和他的妻子被逐出伊甸园后,用基路伯来表示的护卫被安置在通过伊甸园的入口。关于这点,我们读到:耶和华上帝把那人赶逐出去,又在伊甸园东边安设基路伯拿着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来把守生命树的路(『创世记』3:23,24)。

    [2]除非知道“基路伯”、“伊甸园”、“生命树”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所指何意,无人能明白到底在讲什么。关于这些细节,在『属天的奥秘』(发表于伦敦)一书关于这章中有详述:“基路伯”表示保护;“生命树的路”表示通向主的入口,人借着圣言属灵意义的真理来获得;“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表示在最外在事物中的神性真理,正如在文字意义中的圣言,这层意义可向各方转动。这层意思还用安在施恩座两头、圣所的约柜之上的基路伯来表示(『出埃及记』25:18-21)。“约柜”表示圣言,因为里面的十诫是圣言的原型。“基路伯”表示保护,因此主在基路伯之间与摩西说话(『出埃及记』25:22;37:9;『民数记』7:89)。祂以属世的意义来说话,因为除非完全、主不与人说话,而神性真理在(属世的)文字意义中就是在完全之中(在之前214224节有论述)。绣在会幕帘子和幔子上的基路伯也没有别的表示(『出埃及记』26:1,31),因为会幕的帘子和幔子表示天国和教会的最外在事物,因而是圣言的最外在事物(如第220节所述)。刻在耶路撒冷圣殿的墙和门的基路伯(『列王记』上6:29,32,35)(有见第221节),以及新圣殿内的基路伯(『以西结书』41:18-20)也是此意。

[3]因为“基路伯”表示保护,用以防止主、天国和圣理被直接接触,而只能通过最外在部分间接接触。

这就是为何说到推罗王:你,在你的测量之地封上印,智慧充足,全然美丽。你曾在伊甸的园中。各样宝石是你的遮掩。你,基路伯,是遮掩的广阔区域。遮掩的基路伯啊,我已在火的宝石中将你除灭”(『以西结书』28:12-14,16)。

“推罗”表示教会——关于真理和良善的知识方面,因此“推罗王”表示圣言——就是这些知识的所在和源头。很明显,这段经文所说的“推罗王”表示圣言的最外层。“基路伯”表示保护,因为这样说:“你,在你的测量之地封上印,智慧充足,全然美丽。你曾在伊甸的园中。各样宝石是你的遮掩。你,基路伯,是遮掩的广阔区域”。除此以外,“遮掩的基路伯”也是此意。在此所说的宝石表示文字意义的内容(请见217和218节)。

因为基路伯表示圣言的最外层及其保护,所以在戴维的『诗篇』中说:耶和华使天下垂,亲自降临,并驾乘基路伯(『诗篇』18:9,10)。坐在基路伯上的以色列的牧者,发出光来(『诗篇』80:1)。耶和华坐在基路伯上(『诗篇』99:1)。

驾乘基路伯或坐在基路伯上表示圣言最外在的意思。在『以西结书』第一、第九和第十章中,用来描述圣言中的圣理及其属性的四活物也被称为基路伯;『启示录』4:6及以后所述的宝座当中和宝座边上的四活物也是此意(请见『破解启示录』239,275,3-14,本人发表于阿姆斯特丹)。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