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言每一细节处皆有主与教会、因而良善与真理的结合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873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248.圣言的每一细节处都有主与教会、因而良善与真理的结合,迄今为止并不明白,也无法明白,因为圣言的属灵意义并未揭示。只有借着属灵意义方可看到这样的结合,因为圣言的两层意义(属灵意义和属天意义)隐藏在其文字意义之中。圣言的这些内在意义中,属灵意义与教会相关,属天意义与主相关。而且,属灵意义与圣理有关,属天意义与圣善有关;圣言中存在这样的结合就是由此而来。

然而这样的结合并非向任何人显明,除非向那些晓得圣言中名字和词语代表的属灵与属天含义之人。某些字句与名字应用于良善方面,有些应用于真理方面,有些二者都适用。因此,若不知道这些含义,圣言细节之中的如此结合就无法被看见;这就是如此奥秘至今未被揭示的原因。

因为圣言的细节之中有如此的结合存在,因此在圣言中经常有成对的表达、看起来如同重复同一个事物。然而并非重复,其中之一关于良善,另一个关于真理;二者在一起建立了它们的结合,因而表达了同一件事情。

圣言的神圣也因此而来,因为每一神圣之作为必是善与理、理与善的结合。

 

249.在圣言细节之中,因为有主与教会的结合,会带来良善与真理的结合,这是因为何处有主与教会的结合,那里就会有良善与真理的结合,因为后者来自前者。只要教会或教会之人在真理之中,主就会将良善注入到他们的真理之中,使之有生命。或者说,当教会之人处于对真理的理解之中时,主会借着与义相关的良善来作用于他的理解,因而将生命注入其中。

每个人里面都有两种能力——认知和意志。认知是真理的容器、因而是信的容器;意志是良善的容器、因而是义的容器。这两个能力必须合为一,人方可成为教会之人。当人从纯正的真理来形成他的认知时(看起来好像是他自己所为),并且当他的意志被仁之善填充时(由主来成就),两者就合为一了。因此,人就有了真理的生命和良善的生命,真理的生命在他的认知之中,良善的生命在他的意志之中。当二者成为一时,就组成一个生命,而非两个生命。这就是主与教会的结合,也是真理与良善在人里面的结合。

 

250.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在圣言中有一些成对的表达,看起来像是重复同一事物。例如,弟兄与伙伴,贫困与穷乏,旷野与荒场,空虚与混沌,仇敌与敌人,邪恶与罪孽,生气与发怒,国民与百姓,欢喜与快乐,哀号与哭泣,公义与公平,等等。这些看起来都是同义词,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弟兄、贫困、旷野、空虚、仇敌、邪恶、生气、国民、欢喜、哀号和公义等词语是用于谈论良善,以及相反的意思:邪恶。而伙伴、穷乏、荒场、混沌、敌人、罪孽、发怒、百姓、快乐、哭泣和公平等词语则用于谈论真理,以及相反的意思:伪谬。然而对未知其中奥秘的读者来说,贫困与穷乏、旷野与荒场、空虚与混沌等等,是相同的一码事。然而它们并非相同,只不过因着结合而成为一。

圣言中许多表达是结合一起的,像火与焰、金与银、铜与铁、

木与石、饼与水、饼与酒、紫色与细麻,等等。火、金、铜、木、饼和紫色用于谈论良善;而焰、银、铁、石、水、酒和细麻则用于谈论真理。

类似的,当说到人当“尽心尽性”爱上帝,或者上帝要在人里面造“新心和新灵”时,“心”用于谈论与爱相关的良善,“性或灵”用于谈论与信相关的真理。也有些词,本身没有附加的意思,因为它们与良善和真理都有关,不过这些(以及其它许多事情)只对天人显明,以及对那些见到文字意义的同时能够获取其属灵意义之人。

 

251.若从圣言来引证一些成对的表达看起来是重复表达同样的事情,这将会冗长单调,因为这会写满好多页纸。不过,为了消除疑惑,我将引用一些含有“国民与百姓”以及“欢喜与快乐”的经文。含有“国民与百姓”的经文列举如下:

犯罪的国民,担着罪孽的百姓(『以赛亚书』1:4)。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见了大光;你使这国民繁多(『以赛亚书』9:2,3)。亚述是我怒气的棍;我要打发他攻击亵渎的国民,吩咐他攻击我恼怒的百姓(『以赛亚书』10:5,6)。到那日,耶西的根立作众百姓的大旗,众国民(另译作外邦人)必寻求他(『以赛亚书』11:10)。就是在忿怒中连连攻击众百姓的,在怒气中辖制众国民的(『以赛亚书』14:6)。刚强的百姓必荣耀你,强暴国民的城必敬畏你(『以赛亚书』25:3)。耶和华必除灭遮盖所有百姓的遮巾,蒙蔽所有国民的帕子(『以赛亚书』25:7)。你们国民啊,近前来,你们百姓啊,要听(『以赛亚书』34:1)。我已召你作众百姓之约,作众国民之光(『以赛亚书』42:6)。让所有的国民聚焦一处,让众百姓会合(『以赛亚书』43:9)。看,我必向众国民举手,向众百姓竖立旌旗(『以赛亚书』49:22)。我已立他作众百姓的见证,为众国民的君王和司令(『以赛亚书』55:4,5)。看哪,有一百姓从北方之地而来,一强大的国民从地极来到(『杰里迈亚书』6:22,23)。我使你不再听见众国民的羞辱,不再受众百姓的辱骂(『以西结书』36:15)。所有的百姓和国民都将敬拜祂(『但以理书』7:14)。

免得他们在众国民中令人谈笑,容人在众百姓中讥讽说:“他们的上帝在哪里呢”(『约珥书』2:17)?百姓所剩下的必掳掠他们,国民中所余剩的必得着他们的产业(『西番雅书』2:9)。众多百姓和许多国民将来耶路撒冷寻求耶和华(『撒迦利亚书』8:22)。我的眼睛已经看见祢的救恩,就是祢在所有百姓面前所预备的,是照亮众国民的光(『路加福音』2:30-32)。祢用自己的血从一切百姓和国民中赎回了我们(『启示录』5:9)。你必须指着众百姓和众国民再说预言(『启示录』10:11)。祢立我作众国民的元首;我素不认识的百姓必事奉我(『诗篇』18:43)。耶和华使众国民的筹算归于无有,使众百姓的思念无有功效(『诗篇』33:10)。你使我们在众国民中成为笑谈,使众百姓向我们摇头(『诗篇』44:14)。耶和华叫百姓服在我们以下,又叫国民服在我们脚下。上帝作王治理众国民,乐意的百姓聚集拢来(『诗篇』47:3,8,9)。百姓们必认祢,众国民必快乐欢呼;因为祢将按公正审判百姓,将引导地上的国民(『诗篇』67:3,4)。耶和华啊,祢用恩惠待祢的百姓,求祢也用这恩惠纪念我,使我乐祢国民之乐(『诗篇』106:4,5)。还有其它一些经句,等等。

“国民”和“百姓”被一起提及,是因为“国民”表示那些拥有良善之人,以及相反的、那些拥有邪恶之人;“百姓”则表示那些拥有真理之人,以及相反的、那些拥有伪谬之人。因此,凡属于主的属灵国度之人被称为“百姓”,那些属于主的属天国度之人被称为“国民”。因为但凡拥有真理和它们所给予的聪明,都在属灵国度中,而一切拥有各样良善以及它们所给予的智慧,都在属天国度之中。

 

252.还有许多其它类似的表达形式,例如当提及“欢喜”时,也会说到“快乐”:

人倒欢喜快乐,宰牛杀羊(『以赛亚书』22:13)。他们必得着欢喜快乐,忧愁叹息尽都逃避(『以赛亚书』35:10;51:11)。欢喜快乐不是从我们上帝的殿中止息了吗(『约珥书』1:16)?欢喜和快乐的声音都止息了(『杰里迈亚书』7:34;25:10)。十月禁食的日子必变为犹大家欢喜快乐的日子(『撒迦利亚书』8:19)。你们爱慕耶路撒冷的,都要与她一同欢喜快乐(『以赛亚书』66:10)。以东的女儿,当欢喜快乐(『杰里迈亚哀歌』4:21)。愿天欢喜,愿地快乐(『诗篇』96:11)。求祢使我听到欢喜快乐的声音(『诗篇』51:8)。

在锡安必有欢喜、快乐、感谢,和歌唱的声音(『以赛亚书』51:3)。你必欢喜,有许多人因他出世,也必快乐(『路加福音』1:14)。我必使犹大城邑中和耶路撒冷街上,欢喜和快乐的声音,新郎和新妇的声音,都止息了(『杰里迈亚书』7:34;16:9;25:10)。在这里必再听见有欢喜和快乐的声音、新郎和新妇的声音(『杰里迈亚书』33:10,11)。还有其它类似的经句。

“欢喜”和“快乐”被一同提及,是因为“欢喜”被用于与良善相关的、“快乐”被用于与真理相关的;换句话说,“欢喜”用于仁爱、“快乐”用于智慧。因为“欢喜”是心的情感、“快乐”是灵的情感;换句话说,“欢喜”属于意志、“快乐”属于认知。很明显,主与教会的结合也是“欢喜”与“快乐”的结合,因为是这样说的:

欢喜和快乐的声音,新郎和新妇的声音(『杰里迈亚书』7:34;16:9;

25:10;33:10,11)。主是新郎,教会是新妇。主是新郎(『马太福音』9:15);『马可福音』2:19,20;『路加福音』5:34,35)。教会是新妇(『启示录』21:2,9;22:17)。这就是为何施洗约翰说到耶稣:娶新妇的祂就是新郎(『约翰福音』3:29)。

 

253.因为神性良善(圣善)与神性真理(圣理)在圣言细节之处的结合,因此在许多地方“耶和华”与“上帝”、或者“耶和华”与“以色列的圣者”被提及时如同两个概念,其实是一。“耶和华”表示主、关于圣仁之善;“上帝”与“以色列的圣者”表示主、关于圣智之理。因此圣言中许多地方,尽管同时说到“耶和华”和“上帝”、或者“耶和华”与“以色列的圣者”,却还是表示同一位主,详见关于主救赎者这一章的教义(第93节)。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