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以圣言为基础 对圣言的理解构成教会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746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243.教会以圣言为基础,或说教会依赖于圣言而存在,这一点无人质疑。如前所述(189-192节),圣言是神性的真理;教会的教义来自圣言(225-233节);借着圣言与主连接(234-239节)。然而,对圣言的理解构成了教会,或许引人疑问。有些人认为是他们自己属于教会,因着他们有圣言在,并且读经,从经中听道,知道圣言文字的意义。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圣言中此处彼处的经文当如何被理解,一些人并不视之足够重要。因此,我要来证明并非是圣言构成教会,而是对圣言的理解构成教会,教会中的人们对圣言的理解如何决定这教会如何。

 

244.对圣言的理解如何,教会就如何,因为教会当与其真理(与信相关的真理)及其良善(与义相关的良善)保持一致,这二者不仅遍及圣言的全部文字意义中,而且掩藏在其内,如同宝物藏于宝库。

圣言文字意义中的事物向每个人显现,因为它们自已直接地显于眼前。然而隐藏在属灵意义中的事物只会向那些因真理之真而爱真理、因良善之善而行良善之人显现,被文字意义遮盖和保护的宝贝向他们敞开。良善与真理从本质上构成教会。

 

245.众所周知,教会与其教义保持一致,而教义来自圣言。然而,并非教义构成教会,而是教义的完整与纯正、也就是对圣言的理解构成了教会。同样地,就个人而言特定的教会,并非圣言建立和构成这特定的教会,而是与真理相符的信、以及与各种良善相符的生活(个人从良善中汲取)来建立和构成。圣言如同一个矿,其深处富藏金银;又或像个这样的矿,越往深处宝藏越丰富。正是对圣言的理解来打开这些矿藏。倘若圣言不是被理解,就如同矿在深处不被挖掘,圣言就不会在某人之中形成教会(对个人而言的特定教会就不会被建立)。就像在亚洲的矿藏无法使某个欧洲人变得富有;但若此人是矿主和经营者之一,情况就不同了。

[2]对于那些探寻圣言以求从中汲取真理和良善,圣言就如同波斯王、莫卧儿或中国皇帝所拥有的财宝;属于教会的人们就如同这些财宝的司库,被许可来按他们的意思支取这些财宝。另一方面,那些只是拥有圣言读圣言,而没有寻求纯正真理来建立信仰,寻求各样的良善来指导生活,就如同一些人只是听闻某处有大量的财宝,却从未由此获得分毫。那些拥有圣言却未从中获取丝毫对纯正真理的认知,或者对真正良善的意志,就像某些人认为自己很富有、但拥有的都是借来的钱,或者像某些人持有大量的土地、房屋和物资、但全是别人的。谁都看得出这都是幻觉。他们还如同有人身穿华贵衣裳、坐着镀金的马车外出,侍卫们四围环绕护送,前方还有骑士们开路,然而事实上没有一样为他所有。

 

246.犹太民族就是如此。因为犹太民族拥有圣言,于是被主比作财主,穿着紫色细麻衣,每日奢华宴乐,却未从圣言中获得足够的真理和良善来施舍给贫困的、满身生疮的拉撒路。这个民族不仅未从圣言中获得任何真理,反而吸收了大量的伪谬,最后他们不能看见任何真理,因为伪谬不只使真理失色,甚至会涂抹并排挤真理。因着这个缘由,犹太人不承认弥赛亚,尽管全部的先知书都已预言祂的降临。

 

247.在先知书许多地方,因为以色列和犹太民族对圣言歪曲的理解,他们的教会被描写成全然毁坏、沦为虚无。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能摧毁教会。圣言或对或错的理解,在先知书中被描写成“以法

莲”,特别是在『何西阿书』;因为圣言中的“以法莲”表示教会

中对圣言的理解,对圣言的理解又组成教会,因此以法莲被称为:爱子,可喜悦的孩子(『杰里迈亚书』31:20);长子(『杰里迈亚书』31:9);护卫耶和华头的(耶和华头的力量)(『诗篇』60:7;108:8);勇士(『撒迦利亚书』10:7);张弓的箭(『撒迦利亚书』9:13);以法莲的子孙带着兵器,拿着弓(『诗篇』78:9)。因为弓表示圣言而来的教义与伪谬之间的战斗。因此,以法莲被换到以色列的右手,并受祝福;还被接受替代流便之位(『创世记』48:5,11及以后)。也因此,在摩西祝福以色列众子时,以法莲连同他兄弟玛拿西,列在他们父亲约瑟的名下,被抬举高于其它弟兄之上(『申命记』33:13-17)。

[2]不过,当对圣言的理解被摧毁时,教会的光景在先知书也以“以法莲”来描绘,特别是在『何西阿书』,例如以下章节:

以色列和以法莲必跌倒;以法莲必变为荒场;以法莲就受欺压,被审判压碎(『何西阿书』5:5,9,11-14)。哦,以法莲哪,我可向你怎样行呢?你们的良善如同早晨的云雾,又如速散的甘露(『何西阿书』6:4)。他们必不得住耶和华的地;以法莲却要归回埃及,必

在亚述吃不洁净的食物(『何西阿书』9:3)。

“耶和华的地”是教会;“埃及”是属世之人所理解的知识;“亚述”是由此而得出的理性;这二者一同来歪曲圣言的内在意义;因此说“以法莲要归回埃及,必在亚述吃不洁净的食物。”

[3]以法莲吃风,且追赶东风;时常增添虚谎和强暴,与亚述立约,把油送到埃及(『何西阿书』12:1)。“吃风”、“追赶东风”和“增添虚谎和强暴”是指歪曲真理并因而摧毁教会。“以法莲行淫”有类似的含义,因为“行淫”表示对圣言理解的歪曲,也就是对圣言中纯正真理的歪曲;正如下面所说:

以法莲为我所知;以法莲哪,现在你行淫了,以色列被玷污了(『何西阿书』5:3)。在以色列家,我见了可憎的事;在以法莲那里有淫行,以色列被玷污(『何西阿书』6:10)。以色列是教会自身,以法莲是对圣言的理解,由此并照此就是教会。因此说“以法莲有淫行,以色列被玷污”。

[4]因着对圣言的歪曲,与以色列和犹太民族同在的教会变得全然毁坏,所以说到以法莲:

以法莲哪!我怎能舍弃你?以色列啊!我怎能弃绝你?我怎能使你如押玛?怎能使你如洗扁(『何西阿书』11:8)?因为在『何西阿书』中,先知何西阿从第一章到最后一章论及的就是对圣言纯正真理的歪曲,并因而对教会的毁坏。又因为“行淫”表示对教会之中真理的歪曲,于是这位先知被命令来代表教会如此的状态,被要求去为自己娶妓女为妻,并和她生孩子(『何西阿书』第1章);还去爱一个淫妇(『何西阿书』第3章)。引用这些经文的内容,是为了从圣言来说明并证实,教会取决于其中对圣言的理解如何:如果从圣言的理解中领受了纯正真理,教会则卓越和宝贵;若是歪曲真理,则被摧毁、甚至污秽了。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