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 神性活动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1055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138. 人死后第三天,灵魂进入灵界。所有对主我们的拯救者有正确观念的圣职人员,首先会被教导关于圣三一方面的知识,尤其是圣灵自身并非上帝(或者圣灵并非一位独立的上帝)。在圣言中提起圣灵时,表示从独一全能上帝发出的神性活动。需要特别教导关于圣灵方面的知识,其原因在于:有许多盲信者相信他们得到神性的启示、以致于堕入疯狂的幻想、甚至认为他们自己就是圣灵。另一个原因,许多教会人士,在世时相信圣灵借着他们说话。他们引用主在『马太福音』中说的话来吓唬别人,就是说话干犯圣灵的,不得赦罪(『马太福音』12:31,32)。

接受这些教导之后,他们若放弃了“仅仅圣灵自身并非上帝”的观念后,会被告知:上帝只有一位,并非分割为三个位格、每一位独自是上帝和主(如『亚他尼修信经』所说);而圣三一包含在主救赎者之中,如同人的灵魂、身体和(由灵魂经身体)产生的活动在一个人之中。

然后,他们被预备去接受新天国的信仰。当这些预备完成时,一条通往天国的路向他们开放,通往相同信仰者的社群。他们会在那里与同伴们一起生活、享受永远的极乐。

在前两章,我们已涉及上帝创造者和主救赎者,我们还需要涉及圣灵。这个题目,如之前一样,需要分为一系列来讨论,如下:

圣灵是从独一上帝发出的神性真理、以及神性活动和功效;圣三一存在于这位独一上帝之中,祂就是主上帝拯救者。

②总体而言,神性活动和强大作用表示借着圣灵改造和更新我们的作为。依靠改造和更新的结果,神性活动和强大作用还包括对我们的复兴、启动、成圣、称义等作为。依靠这些依次的结果,神性的活动和强大作用也包括净化、赦罪、拯救我们等作为。

③对于圣职人员,神性活动和强大作用表示通过“圣灵的发送”来启发和教导的作为。

④对那些信祂的,主有这些强大的作用。

⑤主代表父主动实行这些作为,而非父通过主去实行这些作为。

⑥人的灵是他的思想、以及诸如此类源自思想的。

 

139.圣灵是从独一上帝发出的神性真理、以及神性活动和功效;圣三一存在于这位独一上帝之中,祂就是主上帝拯救者。

圣灵的确表示神性真理(圣理)之意,因此也表示圣言(或道)。就此意义而言,主自己事实上就是圣灵。然而,现今教会将“圣灵”定义为上帝(确切地使人称义的那部分神性)的神性活动,因此,神性活动就是我们此处讨论时以“圣灵”来表示的意思。另外,神性活动的发生是通过由主发出的神性真理来成就。所发出的与其源头的本质是一、且相同。就如同某人的的灵魂、某人的身体和某人的活动,三者共享一个相同的本质。在人而言,只是纯粹的人的本质。但在主而言,就同时是神性的本质和人的本质。在主荣耀之后(就是受难复活之后),这两个本质完全联合;如同因与果、或本质与形式的联合。因此,这三要素,就是称为父、子和圣灵,在主

里为一了。

[2]我之前已说明过(参阅85节第3小节),主是神性真理(或圣理)。至于圣灵是神性真理,从下面经文可明显看出:

从耶西的树墩子必生出一根枝条来。耶和华的灵必住在祂身

上,就是智慧和明达之灵,谋略和能力之灵。祂将以祂口中之杖击打这地,将以嘴里的灵杀死恶人。公义必做祂的腰间的围带,真理必做祂胁下的束巾(『以赛亚书』11:1,2,4,5)。仇敌像狭急的河流冲来;耶和华的灵必竖旗抵挡。然后赎回主将来到锡安(『以赛亚书』59:19,20)。主耶和华的灵在我身上;耶和华膏了我,祂已差我传好消息给贫穷的人(『以赛亚书』61:1;『路加福音』4:18)。这是我跟他们立的约∶我的灵加于你身上,我的话永不离开你的口(『以赛亚书』59:21)。

[3]因为主是绝对的真理,从祂而发出的一切都是真理。所有这些真理,就是我们所知道的“保惠师”,还被称为“真理的灵”、以及“圣灵”。下列章节可以证明:

我将真情告诉你们∶我去、是于你们有益的。我若不去,那保惠师将不会到你们这里来;我若去,就要差祂来(『约翰福音』16:7)。只等那一位真理之灵来了,祂就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因为祂不是凭着自己来说话,祂乃是要把所听见的都说出来(『约翰福音』16:13)。保惠师必荣耀我,因为祂必从我领受,而传告你们。凡父所有的都是我的,故此我说、祂从我领受,就要传告你们(『约翰福音』16:14,15)。我要求父,祂就必将另一位保惠师赐给你们,就是真理之灵、世人所不能领受的,因为看不见祂,也不认识祂;你们呢、却认识祂,因为祂与你们同住,并且要在你们里面。我必不撇下你们为孤儿;我必来找你们(『约翰福音』14:16,17,18)。那保惠师、我从父那里所要差来找你们的、真理之灵、从父而出的,那一位来的时候、就要为我作见证了(『约翰福音』15:26)。保惠师被称为“圣灵”(『约翰福音』14:26)。

[4]当提到“保惠师”和“圣灵”时,主用来指祂自己。从以下之话显而易见:“世界不认识祂、但你们认识祂;我必不撇下你们为孤儿;我必来找你们。”还有,“看啊,我一直与你们同在,直到世代的末了”(『马太福音』28:20)。还可从主的话:“祂不凭自己讲,而是从我领受的。”

 

140. 因为圣灵表示神性的真理,而这些真理在主里面、是主自己(『约翰福音』14:6)。圣灵没有别的来源,因此圣言说:“那时还没有圣灵,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约翰福音』7:39) 。在祂荣耀后,向门徒们吹气,说:‘接受圣灵’“(『约翰福音』20:22)。主向门徒们吹气并说这样的话,因为吹气代表受神性启发的外在记号;启发表示带进并与天人小区联络。

由此就能领会到迦百列论主的受孕时所讲的:“圣灵将降临于你,至高者的能力将遮盖你,因此从你生出的圣者将被称为上帝的儿子”(『路加福音』1:35)。类似的,“主的天人在梦中对约瑟说:‘不要怕,只管娶你的妻子玛利亚来,因祂所怀的孕是从圣灵来的。他没有和她同房,直到她生了儿子”(『马太福音』1:20,25)。“圣灵”在这里表示从父发出的神性真理(或圣理),所产生的就是遮盖玛利亚的“至高者的能力”。这样的观点就符合『约翰福音』以下的陈述:“道与上帝同在,道是上帝;道成了肉身”(『约翰福音』1:1;14)。道表示神性真理(或圣理),见第3节“新教会的信仰”中的内容。

 

141. 之前曾说明过,圣三一在主之中,在之后章节(163-188)会就此专门详细论及三一。在这里,我只是想指出三一被分为几个位格后的荒唐。这就好比教会之中,有一个执事在讲台教导,身边的另一位执事在他耳边嘀咕:“关于这个,你说的对,还可以再说多一点”。这两位执事告诉另一位站在台阶上的执事,让他进到教会之中,打开会众的耳朵,把刚才所教训的内容浇灌到他们的心里。同时,这第三位执事还使会众更纯净、圣洁,并成为义人的榜样。

圣三一被划分为三个位格,每一位各自都是上帝和主,就像太阳系中有三个太阳——一个太阳在第二个之上,第三个太阳在二者下方。第三个太阳的光线沐浴着天人和人类,将光与热、以及上面两个太阳的能力带进人的思想、心中与身上。就像蒸馏罐下烧着的火,来增加、净化和提升里面的物质。任何人都看得出,倘若成真,人将会烧成灰烬。

三位神性位格在天国的治理,如同一个国家由三位君王治理。又或一只军队由三位同级同权的军官带领。或者像西泽时期之前的罗马帝国,由执政官、元老院和护民官分享权力,但他们同时都有最高的权力。

任何都可以看出,将这样的治理方式应用于天国,是荒唐、可笑、疯狂的。然而,有人真的将最高执政官的权柄归属给父上帝、元老院的权柄归给子上帝,而将护民官的权柄归给圣灵。各自分配了特有的职能,甚至声称各自职能互不干涉。

 

142. ②总体而言,神性活动和强大作用表示借着圣灵改造和更新我们的作为。依靠改造和更新的结果,神性活动和强大作用还包括对我们的复兴、启动、成圣、称义等作为。依靠这些依次的结果,神性的活动和强大作用也包括净化、赦罪、拯救我们等作为。

这一系列的功效,是主对一些人产生的效果,就是信祂、并调整自己以适应去迎接祂住进他里面之人。这要借着神性之真理(圣理)来成就。对基督徒来说,就是借着圣言来成就,因为对他们而言,这是一种、且是唯一让人去接近主、让主进入人的途径。正如先前所说,因为主是圣理之本,圣理是由祂发出的一切。不过要明白圣理因良善而启发(理与善相连),正如信由义而启发(信与义相连)。没有理,信什么都不是;没了善,义什么也不是。

与善相连的圣理,就是与义相连的信,促使我们的改造和重生发生作用,并由此我们被更新、带来我们生命、使我们成圣以及使我们为义。根据我们成长与前进的层次,从恶中净化我们(从恶中被净化相当于我们的罪被赦免)。

主的所有这些行动和作用无法一一解释,因为每一个都需要具体的分析、并引用圣言和例证来证实,在处并不适合。读者可以参照本书的接下来几章的内容,依次有详细阐述:义(392-462)、信(336-391)、自由选择(463-508)、悔改(509-570)、以及改造与更新(571-625)。

当知道,主持续地在每个人身上实施这些拯救的方法,因为此法为通往天国的阶梯,主盼望拯救每个人。因此每个人得拯救是主的目标,盼望实现目标,也会盼望实现目标的方法得到施行。祂的降临、救赎和十字架受难都是为了人的拯救(『马太福音』18:11;『路加福音』19:10)。因为人被拯救曾是、将永远是祂的目标,所以上述的各种行动和功效就是间接的目标,拯救是终极的目标。

 

143. 这些强大作用的产生就是主发送给那些信祂、并调整自身来接收祂之人的“圣灵”。在下列经文中,这些作用也用“灵”来表示:

我将赐新的心和新的灵。我要将我的灵放在你里面,让你遵我的律例而行(『以西结书』36:26,27;11:19)。上帝啊,在我里面造一颗清洁的心,使我里面有正直的灵。带我回到祢拯救的喜乐中,让乐意的灵扶持我(『诗篇』51:10,12)。耶和华在我们里面造人的灵(『撒迦利亚书』12:1)。夜间我心中羡慕祢;早晨,在我里面,我的灵迫切地寻求祢(『以赛亚书』26:9)。为自己作成个新的心新的灵吧!何必死亡呢,以色列家啊(『以西结书』18:31)?

在这些章节中,新的心表示行善的意志,新的灵表示对真理的认知。当说到上帝将祂的灵给遵行祂律法之人、以及“乐意的灵”,表示这些作用只实行在行善与信理之人身上,也就是有义之信(或义信之人,就是信与义不分开)的人。很明显,人必须首先做好自己这方面的工作,可从这句看出:“自作一个新心新灵。以色列家啊!你们何必死亡呢”(『以西结书』18:31)?

144. 我们读到,当耶稣受洗时,天开了,约翰看见圣灵像只鸽子降下(『马太福音』3:16;『马可福音』1:10;『路加福音』3:22;『约翰福音』1:32;33)。这是因为受洗有更新与洁净之意,鸽子也是。

无疑,每个人都知道这鸽子并非圣灵圣灵并非在这鸽子里面。鸽子在天国经常出现,每当鸽子出现时,天人们知道这些对应于附近其他天人对更新和洁净的喜爱之情、并因此正在思考更新与洁净。当他们接近附近的天人,并与他们谈论其它话题、而非他们正在思考的更新与洁净时,这时鸽子就立即消失。

这种情形类似于众先知看到的许多异象,例如约翰看见羔羊站在锡安山上的异象(『启示录』14:1及其它地方)。每个人当然知道,主并非那只羔羊,也不在那只羔羊之中。羔羊用来代表主的纯洁天真。这就将以下错误置于光天化日之下:凭着主受洗时上方出现的鸽子,以及天上来的声音:‘这是我的爱子’(『马太福音』3:16,17),便推论出圣三一包含三个位格。

主利用信与义来重生(或更新)我们。这就是施洗约翰所说之意:“我用水给你们施洗,但那在我以后来的,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马太福音』3:11;『马可福音』1:8;『路加福音』3:16)。用圣灵与火施洗的意思指借着圣理(在信之中)与圣善(在义之中)来使人重生。以下主所说的表达同样的意义:“人若不是从水和灵生的,就不能进上帝之国”(『约翰福音』3:5)。这里的“水”表示在属世或外在人之中的真理;“灵”表示与属灵或内在人之中的与善相关的真理(或由善而来的真理)。

 

145. 由于主是圣理之本,这是祂真正的本质。我们每个人都是按自己的本质来做事。于是可以证明,主想做的就是不停地尝试(甚至无法停止去尝试)将理与善、或信与义浇灌到我们里面。

世上很多现象可以形容本质与行为之间的关系。例如,我们的意志与思维,只要有可能,我们的行为与言辞都会以自己的本性为甚础。例如忠诚之人有忠诚的思维与意志。一个诚实、正直、虔诚或有信之人,就会有诚实、正直、虔诚或有信的思维和意志。而另一面,一个自负、狡猾、欺诈或贪婪的人,就会有与他本性吻合的思维与意志。小丑只想如何去逗笑,傻瓜只会对智慧之语喋喋不休地反对。简言之,一个天人只会聚焦并投身于属天之事,而魔鬼则是属地狱之事。

这同样实实在在地应用于所有的鸟类、兽类、鱼类、有翅无翅昆虫类,适合于哪怕直至最低等级的所有动物:每样动物都能凭其本质或属性而被识别出来,按其属性都有自己的本能。

同样在植物界,所有的树木、灌丛和菜蔬等等,都能以其果实和种子而被识别,它们的基本属性在各自的果实与种子里。它们不能产出与自己不同或其类别不同的其它植物。事实上,所有类型的土壤或泥土,所有的石头——无论是宝贵的还是普通的,所有的矿物与金属,都是如此。

 

146. ③对于圣职人员,神性活动和强大作用表示通过“圣灵的发送”来启发和指导的作为。

在以上部分所列举的主的活动——改造、更新、复兴、带来生命、成圣、称义、洁净、赦罪,最终拯救。这些活动由主发出,流向无论圣职、还是平民;凡在主里面、主在他里面的人都能接收到这些活动(『约翰福音』6:56;14:20;15:4,5)。

不过,对于圣职人员,主还有另外的活动作用于他们:启发与指导。启发与指导之所以特别作用于圣职人员,是因为被启发与受教导是他们职责的一部分,从授职到服事一直伴随。

圣职人员还相信,当他们热心传道时,就像主向门徒们吹气那样会受启示,祂说:“你们受圣灵”(『约翰福音』20:22;还有『马可福音』13:11)。有些圣职人员甚至声称,他们感受过这样的注入。

不过他们当万分注意,不要自我确信传道时突发的热情就是上帝在他们心里工作。这样的、甚至更加激烈的热情会在狂热盲信者身上发现,他们也相信得着神性的启示。还会出现在那些持极端伪谬教训者身上。甚至那些无视圣言价值并尊崇自然为上帝的人身上也有这样的激情,他们把信与义扔进背上的背包里。当他们讲道或教导时,把包转过来吊在脖子上、就像另一个胃,从那里呕出那些东西反刍,他们知道哪些东西吸引听众的胃口。

对属世之人,讲道时的热情只是一时的爆发。如果是对真理渴望的热情,就会如同圣火流入到使徒们当中,正如我们读『使徒行传』所说:有舌头像火焰一样、向他们显现出来,分散而停在他们每一个人上头;于是众人都充满了圣灵(『使徒行传』2:3,4)。

另外一面,如果热情或爆发之中所含的只是对伪谬的渴望,那就会一根木头烧得冒烟,串出火头烧倒房屋。

读者们,如果你否认圣言的神圣和主的神性,请取下你的背包、打开看看(当你在家时,可自由行动),你将会明白。

我知道那些来自巴比伦之人、就是『以赛亚书』中路西弗所指的,特别是那些称自己为“耶稣会”的,当他们一走进教会,在他们踏上讲台的台阶时更是被热情征服,在许多情况下,这样的热情来自于地狱之爱。这让他们比那些有来自天国之爱的热情,发出更激烈地呼叫、从胸腔发中更深长的叹息。

在圣职人员之中,主还有另外两样属灵的行动,见接下来的第155节。

 

147. 教会至今对以下事实几乎完全无知:一个人的所有意志和认知,从而所有的行动和言语,都有内外两面。人们从小就被教导以外在一面去说话,不管里面的分歧,这就导致了虚伪、做作和伪善的产生。这样,人就成了双面的。简单的人,说所想的、行所愿的,与自己的内在那面保持一致。这样的人实际上指的是像圣言所说的简单之人。例如『路加福音』8:1511:34,以及其它地方,他们比双面人更有智慧。

所有被造之物都是双重的或三重的设计,可从人的身体来证明。每根神经由纤维构成,每根纤维由小纤维构成。每块肌肉由纤维束构成,每条纤维束由运动纤维构成。每根动脉由内中外三层膜构成。人的思想(也就是心灵)的组成形式也是以同样的方式,如之前说过(34,42,69节),人的思想分为三个层次。最高层、也是最内层,为属天;中间层为属灵;最低层为属世。

有人否认圣言的神圣以及主的神性,这些人的思想处于最低层。尽管他们从小在教会受了这些属灵的教导、并且认同,然而却将这些属灵的教导屈服在属世的成见之下——就是各样学术、政治、道德和文明行为方面当做的事情之下。因为这些属世的成见位于他们思想的最底层,就是与发言最相近的层级,因此这些人能在教会或聚会的发言中利用这些内容。令人惊奇的是,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谈论与教导着一些他们并不相信的事情。不过,当他们回到家时,本来封堵着他们思想内在的大门一下开了(在自己家中,处在自由的状态,无需掩饰自己,思想的内在一面就敞开了),有时连他们自己都觉得在公开场合所讲的内容荒唐可笑。他们在内心说,神学教导只不过是用来抓捕鸽子的迷人的圈套而已。

 

148. 这类人的内外两面,可比作外表涂上蜜糖的剧毒之物。就像先知的仆人采集的野葫芦,放进锅里煮,吃的时候,都喊叫:“锅中有致死的毒物”(『列王记』下4:38-41)。这些人还像地里上来的兽,头上有两只像羔羊的角,说话像龙(『启示录』13:11)。后来这兽被称为“假先知”。

这些人就像山贼在城里与文明人生活时,言语有理、举止得体,一旦回到森林,就变成了野兽一般。又像海盗,在岸上像个人,回到海里成了鳄鱼。这两类人,当他们在岸上或在城里,像披着羊皮的狼周围游荡。或者像穿着人衣的猴子,脸上戴着人脸的面具。

他们也可比作一个淫荡的女人,外出时香水涂身、胭脂妆扮,身穿白色花边丝裙。不过,回到家时,在嫖客面前脱光衣裳,并将性病传染给他。

在心灵世界的经历教我认识到,那些在内心否认圣言之神圣或

主之神性的,就如上述一般。在那个世界,所有人开头先保持着他们外在的形式,然而接下来他们的内在会暴露无遗,于是喜剧变成悲剧了。

 

149. ④对那些信祂的,主有这些强大的作用。

主有这些强大作用是指通过“发送圣灵”给那些信祂的人。也就是说,这些人是祂改造、更新、复兴、启动、成圣、称义、洁净、赦罪,最终拯救的人。这可从圣言中所说的清楚得知,所有这些经文都证明:拯救与永生给那些信主之人(见107节引述的经文)。下面经文表达同样的观点:耶稣说:“凡信我之人,如经上所说的,必有活水之江河,从他腹中流出。”祂是指着圣灵说的,就时信祂的人将要领受的(『约翰福音』7:38,39)。还有这句:预言的灵(意)乃是为耶稣做见证。(『启示录』19:10)“预言的灵(意)”表示从圣言教导的真理。预言一直表示教导的观点,去预言表示去教导这观点。“耶稣的见证”表示承认信祂。在下列经文中,耶稣的见证也有此意:米迦勒的使者们用羔羊的血和祂的见证之道胜了那龙。那龙走开去与祂余下的种打仗,就是遵守上帝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启示录』12:11,17)。

 

150. 去接受上述(142节)强大的属灵效果的人,是那些相信主耶稣基督之人。祂是拯救、是永生。祂是拯救,因为祂是拯救者,祂的名字耶稣就是此意。祂是永生,因为那些在祂里面、祂在他们里面之人,有永生。在『约翰一书』5:20中祂甚至被称为“永生”。

因为祂是拯救和永生,就得出,祂也是引向拯救和永生的一切方法。因而,祂是改造、更新、复兴、启动、成圣、称义、洁净、赦罪,最终拯救等等引向拯救和永生之方法的全部。对每个人而言,主都向他们赋予这样的效果,因为祂试图向每一个人这样做。当某人自行准备好去迎合接收祂,祂就真切地在这人身上实现了这些效果。但如果人不是以乐意之灵来接收祂,主就无法在他身上完成这些效果,不过祂会坚持不懈试图去成就。

 

151. 信主,不仅仅是承认祂,还要遵行祂的训诫。仅仅承认只是在认知方面的思考,而遵守祂的命令还需要意志方面的认可。人的头脑由认知和意志组成。思考是认知方面的功能,而行动则是意志方面的功能。人承认主仅仅是认知方面的思考,还不到一半的头脑来接近主。然而当他行出来时,他就是全部头脑(全心全意)来接近主了,这才是信祂。

否则,一个人就能将他的心一分为二,让心的表面向上定睛高飞,而肉心则沉落地底。他像一只鹰飞行在天国与地狱之间。然而,他并不顺着定睛的方向飞翔,却热衷于肉心的带领。因为他的肉体乐于活在地狱,于是飞落在那里。在那里沉浸于他的欢乐当中,品尝着魔鬼的新酒,还装出一幅宜人的面孔。眼里焕发光芒如火,扮演得如同光明天人。人若承认主,但并不遵行祂的训诫,这等人死后就会显现为上述撒旦的外表。

 

152. 在较前章节(142),阐述了人的得救与得永生是主最初与最终的目标。由于最初与最终的目标之间包括所有居间的目标,也就得知,之前所列出的属灵活动与作用(142节,改造、更新等等)也同时由主赋予给人,不过是一个接一个地表现出来。

人的身体在成长,思想也在成长。身体是在身量上成长,而思想则成长在智慧上。另外,思想是提升是从一级到另一级,从属世到属灵,再从属灵到属天。在最低层有知识,中间层有悟性,最高层有智慧。不过思想的提升,只会随着时间阶段的进行而发生,发生在人获取真理并且理与善结合时。

这就像建房子:先要自行准备材料,如砖瓦、木板、横梁等等,然后打地基,再砌墙,分割房间,安装门窗,砌建这层到上层的楼梯。所有这些步骤都同时包含在之前的目标之中,就是建造者计划并提供一个舒服体面的居所。

这也类似于一间教堂的建立。建筑中所有的细节都包含其目标,就是敬拜上帝。同样适用于其他事情,例如建造花园与农场,都适用这个原则:为了目标,来预备达成目标的必需装备。

 

153.⑤主代表父主动实行这些作为,而非父通过主去实行这些作为。

“实行这些作为”在这里所指的意思是“发送圣灵”或“差送圣灵”,因为之前所列的神性活动——改造、更新、复兴、启动、成圣、称义、洁净、赦罪,拯救等,是主所做的。尽管当今时期人们视圣灵独自是上帝、并把这些行为归功给圣灵上帝。

这些事情是由主代表父来完成的,而非反过来。我先从圣言中列举一些支持这点的经文,再详细说明。

这些支持这个观点的经文如下:我要从父那里差保惠师来,就是从父出来的真理的灵,祂要为我作见证(『约翰福音』15:26)。我若不去,保惠师就不到你们这里为;然而如果我去了,我将差祂来(『约翰福音』16:7)。保惠师,真理的灵,不会凭自己说什么;祂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凡父所有的,都是我的;所以我说,他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约翰福音』16:13-15)。那时还没有圣灵,因为耶稣尚未被荣耀(『约翰福音』7:39)。耶稣吹气给门徒,说:“受圣灵”(『约翰福音』20:22)。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为了叫父因儿子得荣耀;因此你们若奉我的名求什么,我必成就(『约翰福音』14:13,14)。

[2]从这些经文,清楚显明,是主差送圣灵,也就是完成这些作为。如今人们却将这些工作归功给圣灵上帝,视圣灵凭自己为一位上帝。主说祂要从父差送圣灵;祂将要差送圣灵“给你们”;圣灵还未有,因为耶稣未荣耀;当耶稣荣耀后,祂吹气给门徒说:“受圣灵”;主还说:“奉我的名无论你们求什么,我必成就”;圣灵说的是“受于我的”告诉你们(保惠师就是圣灵,见『约翰福音』14:26)。

并不是父通过子、自己来实行这些活动和作用,而是子代表父主动来实行。圣言中清楚说明这点:“没有人看见过父;是父怀中的独生子将祂显明”(『约翰福音』1:18及其它)。“你们从未听过父的声音,或见过祂的形像”(『约翰福音』5:37)。

[3]由此得知,父上帝在子之中、在子身上工作,而非通过子去工作。是主自己代表父主动工作,因为祂说:“凡父所有的,都是我的”(『约翰福音』16:15);“父已将万有交在子手里”(『约翰福音』3:35);还有,“父怎样自己有生命,就赐给祂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约翰福音』5:26);“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翰福音』6:63)。

无可否认,主确实说真理的灵出自于父,“我要从父那里差保惠师来”(『约翰福音』15:26)。然而,祂这样说,是因为真理之灵由父而出、进入子,子代表父从祂发出。所以说:“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约翰福音』14:11,20)。”

主的这些直白之言将基督徒世界的错误(就是父上帝差送圣灵给人)显露无遗。还有希腊教会的错误,他们认为父上帝直接差送圣灵,没有任何环节。

主自己代表父来差送圣灵,而不是父通过子差圣灵,这个概念来自天上。天人们称之为奥秘,因为之前未曾在世间揭示过。

 

154. 还可以用一些比方来描述这些观点。例如,众所周知,在使徒们受了圣灵之后,他们走遍大部分世界传福音,用口传和书信的方式传播好消息。他们代表主、自己在做。因为彼得用某种方式教导和书写,雅各布用另一种,约翰是这样,保罗又是那样的方式,每个人按照自己的认知而行。主对所有使徒都以圣灵浇灌,但每个人按自己感知的程度取了自己那份,并按自己的能力将所领受的实践出来。

天国里所有的天人都被主以圣灵浇灌,他们在主里面,主在他们里面。但每个天人都是按自己的精神状态去说去做,有的行为言语较为简单,有的更为明达,区别无限。他们全都是代表主、自己主动去说去做。

[2]教会中所有的圣职人员也是如此,不论正信和迷信者,他们每人都发出自己的声音、有自己的见解。每个人都是以自己的思想为基础,思想就是他们里面的灵。

所有的更正教徒,无论称他们的名为福音派也好,改革宗也好。

一旦他们接受了由路德、墨兰顿或加尔文传承下来的系统神学,并不是路德、墨兰顿或加尔文主动通过更正教徒的口来说什么,而是更正教徒自己主动代表这些教会创建者们说话。

每一条教理能够以千百种不同的方式来解释,就像哺养宙斯的羊角之多。每一位传道者取出适合及匹配自己属性的解释,按各自的才能来发扬传授。

[3]这一点还可用心肺的相互作用来描述:心作用于肺,肺的相应作用——主动代表心。二者是完全不同的动作、不过相互关联。肺主动代表心呼吸,而不是心通过肺来呼吸——倘若如此,它们都会停止活动。这同样适用于心作用于身体各个内脏、或在它们里面的作用。心向各个方向输血,内脏从血中吸收所需。每个器官按各自发挥的作用各取所需,并按此来活动,只是以各自不同的方式。

[4]还可用其它比方来描述这点。某人从父母所取的恶,称为“遗传之恶”,在这人身上及里面运行。从主而来的善也在人身上及里面运行,只不过善源自上面或里面,恶源自下面或外面。如果恶通过人来运行,那么人就不能被改造,这人也无需对此负责任。同样,如果来自主的善是通过人来运行的,他也无法被改造。恶行也好,善行也罢,都是人的自由选择造成的。人因主动代表恶而行动时,会成为罪过;因主动代表善而行动,于是成为清白。因为恶是魔鬼的、善是主的,他由魔鬼而行引发罪过,由主而行保持清白。正是人们拥有自由选择这一恩赐,令到一个人被改造成为可能。

[5]同样的情形也适用于人的内在人与外在人。二者各不相同,然而他们相互联结。内在人作用于外在人,但并非通过外在人去行动。内在人包含内容数以千计,外在人仅仅从中选择适用之物。内在人之中包含有无数概念,使人能有意志与认知,倘或从口中流出,将如同从工业风箱鼓出的大风。内在人包涵广泛,好比大海或大花园,外在人按其目的从中提取所用。

当圣言全然在人的内在显现,亦如同大海或大花园;人代表圣言主动说话与行动,而非圣言通过人来行动。因为主就是圣言,包含圣理与圣善,所以祂也是一样,祂自己(或由圣言)作工在我们身上或里面,而非通过我们去作工。因为当人由圣言来说话与行动时,就是代表主而自由地说话和行动了。

[6]灵魂与身体的相互关系也可以来作为一个贴切的比方。灵魂与身体是两回事,然而它们相互联合。灵魂作用于身体之上或之中,但并非通过身体来运行,而是身体代表灵魂而自己主动去行。

灵魂并非通过身体去行动,因为灵魂与身体并不彼此商量与约定并决定什么。灵魂不会命令或要求身体去做这样或做那样,又或用嘴说这样或说那样。身体也不会要求或请求灵魂去给予或提供什么,因为灵魂的一切都属于身体的,反之亦然。

在主里的神性和人性也是如此。父的神性是祂人性的灵魂,人性是祂的身体。祂的人性不会要求神性去告知说什么或做什么。这就是为何主这样说:“到那日,你们要奉我的名祈求。我并不对你们说,我要为你们求父,是父自己爱你们,因为你们已经爱我”(『约翰福音』16:26,27)。“那日”表示荣耀之后,就是与父完全和绝对的联合之后。这是主自己向那些将成为祂的新教会成员所揭示的奥秘。

 

155. 在本章的标题三(第146节),阐述了圣灵在圣职人员身上产生的特有的神性作用:启发和指导。不过,在这两个作用之间,增加两个居间的作用:感知和(所学知识的)成形。于是,对圣职人员四个一系列的神性作用:启发、感知、成形、指导。

启发由主来完成。

感知过程则在人为,基于他从受教的知识中形成的思想状态如何。倘若这些教导正确,启发之光使感知清晰。如若错误,感知变得模糊。然而,或许仍旧看起来清晰,因为其它的教导提供证据,这只不过是迷惑的弱光产生的结果,对属世视觉来说,看起来似乎清晰。

成形的结果如何,取决于人的意志之中存有何种之爱。什么样的爱就会导致怎样的快乐、从而以此为准导致成形的结果。如果他的快乐从恶欲以及源自恶欲的伪谬而来,会激发他的热情,不过这样的热情外表显得粗糙、激烈、喷火,里面是愤怒、狂燥和无怜悯。但如若是从良善之爱以及源自于此的真理而来的快乐,引发的热情外表看来就会平稳、宏亮、强烈,里面是慈爱、恩惠和怜悯。

至于指导,则是根据上述三者的结果而定。

因此,从主而来的光照,在不同的圣职人员之中、根据各自的思想状态不同、会转变为不同类型的光与热。

 

156. ⑥人的灵是他的思想、以及诸如此类源自思想的。

人的“灵”其实就是人的思想,就是人死后继续活着的,被称为“灵”。如果这灵是善的,就称为善灵、以后成为天人。如果是恶的,就被称为恶灵、以后成为魔鬼或撒旦。每个人的思想就是人的内在人,是真我;住在构成肉身的外在人之中。当肉身死后被抛弃时,这内在人就是完全人的样式。

认为人的思想只是存于他的头脑之中,这个观念是错误的。头脑只是思想所处的初始结构。一切智力所思考的、意志所想做的,首先发源于这初始结构。而思想在身体的其它部分中,是处在这初始结构的延伸之中,并被设计去让身体各部位可以感觉与活动。因为思想在内部与身体构造相连,赋予身体各部位去感觉和运动,同时让身体认为是自身在思考与行动。但有识之士应当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由于我们的灵以认知来思考、凭意志来行动,而我们的身体并非凭自己去思考与行动、而是靠我们灵的帮助。因而得出,我们的“灵”其实就是指我们的认知和意志,我们所言所行都来自于此。

圣言中有很多经文可以证明,我们的“灵”表示我们的思想以及相关事物。当我仅仅引用少许经文时,任何人都能看出,这确实是“灵”表示的含义。以下就是其中少许:

比撒列被智能、聪明和知识的灵充满(『出埃及记』31:3)。尼布甲尼撒说但以理的里面有知识、聪明和智能之“美好的灵”(『但以理书』5:12)。乔舒亚被智慧之灵充满(『申命记』34:9)。为你自己造新心和新灵(『以西结书』18:31)。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正是由这些人组成的(『马太福音』5:3)。我与压碎的和谦卑的灵同住,要使谦卑的灵苏醒过来(『以赛亚书』57:15)。破碎的灵是上帝的祭物(『诗篇』51:17)。以赞美之衣代表忧伤之灵(『以赛亚书』61:3)。

“灵”也用来表示堕落的或不义的思想,如下列经文:

祂对愚顽的先知说,就是随从自己的灵说话的(『以西结书』13:3)。你们孕怀着干草,产了碎秸;至于你们的灵,火必吞灭你们(『以赛亚书』33:11)。在灵里游荡,口吐谎言之人(『弥迦书』2:11)。这代人的灵向上帝不坚定(『诗篇』78:8)。淫荡的灵(『何西阿书』4:12;5:4)。所有的心消化,全部的灵被压制(『以西结书』21:7)。你灵所起之意不能成就(『以西结书』20:32)。倘若他们的灵里没有诡诈(『诗篇』32:2)。法老的灵不安(『创世记』41:8)。尼布甲尼撒的灵烦乱(『但以理书』2:3)。

从这些以及其他许多地方,都可以明显看出,“灵”指人的思想及其特性。

 

157. 由于人的灵表示他的思想,圣言中经常出现的“在灵里”,就表示思想与身体分离时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先知们看到各种心灵世界中的事物,因此这种状态被称为“上帝的异象”。他们与心灵世界中的灵和天人所处的状态相同。在那样的状态下,人的灵可以从一处到另处,而身体停留在一处。

我自己处在这种状态已有二十六年之久,不同之处在于,我同时在我的灵和我的身体之中,只是有时离开我的身体。

以西结、撒迦利亚、但以理和约翰(当他写『启示录』时)曾处在这样的状态,从下列经文可明显看出:以西结说:“灵将我举起,将我在异象中借着上帝的灵、带进迦勒底地、到被虏的人那里;我所看见的异象就离开我上升去了”(『以西结书』11:1,24)。灵将以西结举起,他听到后面地震动(『以西结书』3:12,14)。灵将他举天地之间,带他到耶路撒冷,他看到可憎之事(『以西结书』8:3-4)。以西结看见四个活物,是基路伯,以及他们不同的样子(『以西结书』第1 10章);来看到一个新的地方和一个新的殿,一个天人在丈量(『以西结书』40-48章)。那时,他在异象中,在灵里(『以西结书』40:2;13:5)。

[2]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撒迦利亚身上,当他与一个天人在一起时,看见有一人骑马在石榴树中间(『撒迦利亚书』1:8);四个角(1:18);一个人手拿准绳(2:1-2);大祭司乔舒亚(3:1,6);四驾马车从两山之间驶出,它们的马(6:1-3)。

当但以理看到海里上来四个兽以及关于它们的许多细节,也在这样的状态(『但以理书』7:1-8);绵羊与山羊的战斗(8:1-14);当他见到这些事时,他在异象中(7:1;2,7,13;8:2;10:1,7,8);在异象中,他看到天人迦百列并与他说话(8:15-27)。

[3]约翰写『启示录』时,也是一样。他说,在主日他在灵里(『启示录』1:10);他在灵里被带到旷野(17:3);在灵里,他在一座高山上(21:10);他在异象中看见一些事情(9:17)。

『启示录』别处,约翰还说,他看到了所写之事,例如看到人子在七个灯台当中;看到天上有圣所、圣殿、约柜和祭坛;看到书卷有七印,看到马驶出;四活物围绕宝座;来自各支派的十四万四千选民;锡安山上的羔羊;深坑里上来的蝗虫;龙与米迦勒战斗;妇人要生子,被龙逼到旷野;两个兽,一个从海里来,一个从地里来;坐在朱红色兽上的淫妇;龙被扔进硫磺火湖;白马与盛筵;圣城耶路撒冷降下,以及圣城的入口、城墙、墙的根基;生命河;每月产不同果子的生命树,等等。

彼得、雅各布和约翰看到耶稣变像时,也处于相同的状态,保罗在路上听到天上声音,也是如此。

 

158.附加内容:

因为这一章的主题是圣灵,所以有必要知道,在旧约中没有任何地方提过圣灵Holy Ghost),而只是三处提到“神圣的灵”(holy Spirit):一处在『诗篇』(51:11),另两处在『以赛亚书』(63:10,11)。在圣言的新约却经常提到,无论是福音书,还是『使徒行传』,甚至使徒们的书信中都常常提到。理由是,当主降临人世,圣灵才开始存在,因为圣灵是源自父、由主发出(或主代表父发出)。因为独有主是圣的(『启示录』15:4),这就是为何天人迦百列对耶稣之母玛利亚说:“圣者从你而生”(『路加福音』1:35)。

我们读到:“圣灵还没有,因为耶稣尚未得荣耀”(『约翰福音』7:39)。但在这之前圣灵充满伊莱沙伯(『路加福音』1:41)和撒迦利亚(『路加福音』1:67),还有西面(『路加福音』2:25)。其理由是:那是耶和华的灵充满他们。因那时主已在人世,所有被称为“圣灵”。这就是为何在圣言的旧约没有一处说过先知代表圣灵说话,而都是代表耶和华。总是这样讲:耶和华对我说、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耶和华说、耶和华如此说。为了不让一个人怀疑这个真理,我把『杰里迈亚书』中这样的表达列举如下: 1:4, 7, 11-14, 19; 2:1-5, 9, 19, 22, 29, 31; 3:1, 6, 10, 12, 14, 16; 4:1, 3, 9, 17, 27; 5:11, 14, 18, 22, 29; 6:6, 9, 12, 15, 16, 21, 22; 7:1, 3, 11, 13, 19-21; 8:1, 3, 12, 13; 9:3, 7, 9, 13, 15, 17, 22, 24, 25; 10:1, 2, 18; 11:1,[3,]6, 9, 11, 17, 18, 21, 22; 12:14, 17; 13:1, 6, 9, 11-15, 25; 14:1, 10, 14, 15; 15:1-3, 6, 11, 19, 20; 16:1, 3, 5, 9, 14, 16; 17:5, 19-21, 24; 18:1, 5, 6, 11, 13; 19:1, 3, 6, 12, 15; 20:4; 21:14, 7, 8, 11, 121, 141; 22:2, 5, 6, 11,[16,]18, 24, 29, 30; 23:2, 5, 7, 12, 15, 24, 29, 31, 38; 24:3, 5, 8; 25:1, 3, 7-9, 15, 27-29, 32; 26:1, 2, 18; 27:1, 24, 8, 11, 16, 19, 21, 22; 28:2, 12, 14, 16; 29:4, 8, 9, 16, 19-21, 25, 30-32; 30:15, 8, 10-12, 17, 18; 31:1, 2, 7, 10, 15-17, 23, 27, 28, 31-38; 32:1, 6, 14, 15, 25, 26, 28, 30, 36, 421, 441; 33:1, 2, 4, 10-13, 17, 19, 20, 23, 25; 34:1, 2, 4, 8, 12, 13, 22; 35:1, 13, 17-19; 36:1, 6, 27, 29, 30; 37:6, 7, 9; 38:2, 3, 17; 39:15-18; 40:1; 42:7, 9, 15, 18, 19; 43:8, 10; 44:1, 2, 7, 11, 24-26, 30; 45:2, 5; 46:1, 23, 25, 28; 47:1; 48:1, 8, 12, 30, 35, 38, 40, 43, 44, 47; 49:2, 5-7, 12, 13, 16, 18, 26, 28, 30, 32, 35, 37-39; 50:114, 10, 18, 20, 21, 30, 31, 33, 35, 40; 51:25, 33, 36, 39, 52, 58

这些只是引自『杰里迈亚书』,其它先知书中都是如此,从未有哪个地方提到圣灵说,也没有耶和华通过圣灵说。

 

159.以下是一些关于本章一些观点的经历。

第一个经历

有一次我在天国,与天人们一起,看见下面有巨大云烟、不时有火焰喷出。我跟正在与我谈话的天人说:“其实很少人知道,在地狱看到的烟、源自于地狱之灵支持伪谬的争辨,火则是他们向反对者爆发的怒气。

“像在我所处的物质世界无人知道那样,心灵世界也不知道:火焰只是火上的烟。”我接着说:“我经常观察这个,当烟从壁炉的木头升起时,我用点着的蜡烛凑上去,看到烟变成火焰了。火焰的形状与烟的形状一样,是烟的微粒变成火星,众多火星合在一起就发出火光,就像火药那样。这种情形就类似我们看到下面的烟,它由那么多的伪谬组成,从中冒出的火焰则是保护这些伪谬的热情爆发。”

[2]天人对我说:“我们请求主让我们下去靠近看看,到底是什么错误的观念导致那样的烟火。”我们的请求被应允了,立即被一束光环绕着、径直达到那个地方。

一到达,就发现那里有四组人,正在激情澎湃地为此辩论:人必须转向父上帝并敬拜祂,因为祂不可见。人不可以转向祂那生在人世的儿子并敬拜祂的儿子,因为祂的儿子是人、且是可见的。

我环视一下,发现左边的是博学的圣职人员,他们后面是一些普通的圣职人员。而右边是一些有教养的平信徒,在他们后面是一些没怎么受过教育的平信徒。然而,我们和他们所有人之间有一条不可逾越的裂口。

[2]我们把目光投向左边,就是那些圣职人员所在的地方,听到他们在为此事争论:“基于我们教会的教导——也是整个欧洲都遵循的教导,我们必须转向不可见的父上帝。藉此也就转向了子上帝和圣灵上帝,祂们也是不可见的,因为祂们与父永远共存。因为父上帝是宇宙的创造者,因而在全宇宙之中,无论我们的目光所及何处,祂都在那里。当我们向祂祷告,祂都会和蔼地聆听我们的祷告。当接受了子的代求,父就差遣圣灵去到我们这里,将祂儿子之义的荣耀放在我们心里、使我们得祝福。

“我们作为教会的教师,当讲道时,能感受到胸中有圣灵的进驻,思想里有祂的同在。我们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我们全身心地关注这位不可见的上帝,祂不仅显现在我们的认知之中,而且借着祂差遣的圣灵同在于我们全部的思想和身体之中。敬拜一个看得见的上帝,一个我们想象仅为一个人的上帝,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4]这样的演讲受到后面普通圣职人员的热烈掌声,他们接着说:“如果不是从这位不可见与不可知的神性,神圣还能从哪里来呢?当一听到、哪怕只是提及这样的神性,我们的面容即刻放松露出笑容。如同芳香的香气抚过,让人精神抖擞。但若是想到那可见与可知的神性,我们的反应就完全不同了。当这种概念一达到耳听所及范围,就转变成全然的属世、不再神性了。

“因着类似的理由,天主教以拉丁文来带领他们的信徒。从圣坛的至圣之地取出圣饼,声称其中有神性的奥秘。此时,人们双膝跪地、如同面临极大的神秘,虔诚地屏住呼吸。”

[5]之后,我们转向右边,是一些有教养的平信徒,后面站着的是没受过什么教育的平信徒。我听到那些受教育之人说:“我们知道,古代智者敬拜一位不可见的上帝,他们称之为“耶和华”。在之后的世世代代,人们却把他们的统治者们神化,包括萨杜恩、朱庇特、尼普顿、普路托、阿波罗,还有密涅瓦、黛安娜、维纳斯和西弥斯等,为他们建造神殿,敬拜他们如若神明。随着时间发展一步步恶化,那样的敬拜沦为偶像崇拜,最终遍及全世界。因此,我们全体一致同意我们的祭司和长者的观点,那就是:从永远就有三个神性位格,每一位都是上帝。这三个位格超出我们想象的能力,对此我们表示完全同意。”

他们身后的那些没受过什么教育的信徒们连声附和:“我们同意!确实嘛,上帝是上帝,人是人,完全两码事。不过我们知道,若有人提出‘神人‘的说法,那些普通老百姓因着他们对上帝的属世观念,会乐意接受这个概念的。”

[6]然后,这些灵的眼被打开,看到我们在附近。因为我们听到他们所说话,他们变得有些恼怒,便立即闭口不言了。天人用所赐的能力,关闭了这些灵思想的外在或低级的层次,之前所申明的内容来自于此。天人打开他们思想的内在或高级的层次,迫使他们由此层次来谈论对上帝的认识。

灵便开口说:“上帝是什么?我们从未看过祂长什么样,也没听过祂的声音。上帝从头到尾不就是自然吗?自然,我们看得见,因为在我们眼前一目了然。自然,我们也听得见,在我们耳中清清楚楚。”

听到这里,我们对他们说:“你们见过那位只承认父上帝的索齐尼没有?或者亚流,否认我们拯救主的神性的那位?又或他们的跟随者们?”

“没有,我们从未见过他们。”他们回答。

“在你们下面的深渊里。”我们说。

然后,我们继续询问其他灵是如何看待上帝的。他们的回答大同小异,有的还加上这句:“上帝是什么?只要愿意,我们可以造出很多个上帝来。”

[7]我们说:“跟你们谈论生于人世的子上帝,没有任何作用。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把该说的说完:信,就像空气中的气泡,在刚开始的第一和第二个阶段绚丽多彩,但在第三个阶段及接下来的阶段就有崩溃消散的危险,因为再也无人明白上帝。因此,为了保持这个关于上帝、在祂里面、由祂而来的信仰,耶和华上帝亲自降临、并取了人的样式来显现。祂这样做,是为了将祂自己显明,使我们确信:上帝并非我们的空想虚构。祂是、曾是、将是绝对的存在,从永远到永远。上帝并非简单的一个词而已,祂是从阿拉法到俄梅戛都是完全的真实。对于所有相信祂为真实可见上帝的人,祂就是生命,就是拯救。而对那些声称他们相信一位不可见的上帝,祂不是生命,也非拯救。因为相信、看见、承认是一脉相承。这就是为何主对腓力说:‘看见我并认我的,就是见到父并认父。’这也是为何主在其他地方说:‘父的意思是叫他们信子。信子的有永生,不信子的不得见永生,上帝的震怒常在他们身上。’“(以上这些话出自『约翰福音』3:15,16,36;14:6-15

听到这些,四群之中有许多灵被激怒了,烟火从他们的鼻孔冒出来。天人陪我回到家,就回去天国了。

 

160.第二个经历

有一次我与一些天人在灵界行走。灵界处在天国与地狱之间,是所有人死后先行到达的地方。在这里,善者被预备上天国,恶者被预备下地狱。我与天人们讨论不同的话题,其中有个话题是:“在我现在居住的人世,大大小小、无数的星星闪烁在夜空。它们都是恒星,将光传播给我们的太阳系。我注意到你们所在的世界也有这样的星星,我估计也是这么繁多。”

天人们很开心谈话这个话题,他们说:“一样多的繁星。天国的每个小区向着下一层天国闪烁如星星。天国之中有无数个小区,按照对良善热爱的情感不同而划分。这样的情感在上帝里是无限的,因此有无数的情感从祂而来。因为在创世之先已预见这些属天的小区,我猜想,物质属世之身将要居住的世界上造了一样数目的星星,与此有关吧。”

[2]当我们正谈论这个话题时,我发现北面有一条铺砌的大路,上面挤满了灵,简直无从插足。我告诉天人们,之前我曾见过这条路。灵在路上有秩序地经过,如同军队编排整齐。后来才知道,那条路有这么多的灵,是因为物质世界中每天死去的人都会先进入到这个世界。

天人继续说:“这路一直达到灵界的中部,就是我们现在所处之地。为何在中间终止,是因为再往东面,就是给那些爱上帝和爱邻舍之人的小区。左边西面的小区,则是由那些与爱上帝和爱邻舍相反之人小区。前方南面的小区则由那些智力超出常人者构成。这就是为何最近从物质世界而来的人们先到这里。他们开始还处在外在人的状态,就像在世间一样。但是之后会逐渐进入他们内在真我的状态,本性就被检验出来。如此显露之后,善者就被带到天国之中他们的归属之地,恶者则被带到地狱之中他们的归属之地。”

[3]在那中间之处,就是路的终点处,我们停下来,说:“我们在这停一阵子,和一些初到者谈谈吧。“我们选了十二个人,因为他们刚从物质世界过来,还不知道他们并非仍在物质世界。我们询问他们,如何看待天国、地狱和死后的生命。

其中一个回答:“按我们的教导,当相信死后会继续活着;有天国、也有地狱。因此我们一直相信凡是过道德生活之人都当进天国;又因人人都过着道德的生活,所以没有人会进地狱。因此,地狱只是圣职人员们编造的故事,目的是为了人们离开邪恶的生活。关于上帝,我们这样想和那样想又有何分别呢?这些思想只不过如同水面气泡,爆破了就消失了。”

边上有另一位说:“我相信天国和地狱的存在。上帝掌管天国,魔鬼掌管地狱。因为他们彼此为敌、互相对抗。所以一方称为恶的、对方却称为善的。道德之人可以是伪善的,能使恶的看起来为善,善的为恶。他们可以脚踩两只船。这样,我跟从这位主与另一位主——假设他们都支持我,又有何分别呢?人们同时享受善与恶。”

[4]第三位说:“对我来说,信与不信天国与地狱,有何分别?有哪个从那里来告诉过我们什么?如果每个人死后都继续活着,这么浩瀚的人群中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回来告诉我们呢?”

边上第四位接着说:“我来告诉你为何没人回来告诉我们,因为我们的灵魂呼出时,事实上就是死了。然后就变成一个幽灵并消散了,或者像某人口中呼出来的气,飘散在空中。像这个样子,如同回来跟我们对话呢?”

于是第五位说:“朋友们,等着最后的审判吧。因为那时所有人都会回到他们的肉体之中,你们将看到他们并与他们对话,然后每个人都能告诉别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5]站在对面的第六位,笑着说:“只是像空气那样的灵,如何能回到已被虫子吃光的身体,又或被太阳暴晒化为尘土的身体之中呢?一个被制成木乃伊的埃及人,身子已被药剂师用各样的药水、药膏、药粉或药丸混成一体,如何回来还说些什么呢?因此,如果你们这样信,等待那个日子来临,那么将是徒劳地永远等下去。”

然后第七位说:“如果我相信天国与地狱,还有死后有生命,那我也当相信鸟与兽也会这样继续活下去。因为它们之中有些像我们一般,既正派又理智。人们会讲,动物不能如此;那我会说,人也不能如此。两者的情况一回事,一环扣一环。人不就是动物嘛?”

站在第七位后面的第八位,站到前面来,说:“人若愿意,可相信天国,不过我不相信地狱。上帝是全能的,祂难道不可以拯救所有人类?”

[5]然后,第九位握了握第八位的手,说:“上帝不仅是全能的,还是仁慈的。祂不会将任何人扔进永火之中。倘若有人在那里,祂会解救并带他们离开永火。”

第十位跑到中间,说:“我也不信有地狱。上帝差了祂的儿子给我们,这子担当了全世界之人的罪,并洁净他们。魔鬼能做什么来反抗呢?由于魔鬼无计可施,那怎么会有地狱?”

第十一位是个祭司,他听到后非常生气,说:“难道你们不知道,唯有那些有信、基督之义归给他们的,才可得救吗?不知道只有上帝拣选之人才获得这些的信吗?是因祂的大能大力与公平公义来拣选那些值得之人。谁能与此争辩呢?”

第十二位是名政治家,保持沉默。当要求他总结时,他说:“我不会对天国、地狱和死后的生活发表任何见解,没有人知道这些。然而,倘若祭司没有伤害到你们什么,就让他们传播这些吧。因为普通老百姓需要这种无形的链子在精神上约束他们去遵守法律与掌权者。公共安全需要这些,不是吗?”

[7]对这些观点,我们觉得惊奇,就彼此说:“尽管这些人称自己为基督徒,但他们既不是人、也不是兽,只不过是人兽——长得像人、其实是兽。”

不过,为了把他们从睡眠中唤醒,我们说:“天国和地狱确实存在,也有死后的生活。你们对目前所处的状态一无所知,当我们驱除你们这些无知后,你们就会确信。因为所有人死后的一段时期,完全意识不到他们再也不是生活在之前的世界中。这段时间如同睡着一般,当从中睡醒时,他就会确切地知道身在何处了。你们现在就处在这段时期,这就是为何你们刚才所说的与你在世所想的完全一样。”

然后,天人们驱散了他们的无知,他们就知道自己身处另一个世界,并在一群素不相识的人群之中。他们喊道:“嗨,我们这是在哪里啊?”

“不再是在物质世界了,”我们回答:“而是在心灵世界,我们是天人。”

然后,当他们明白过来,就说:“如果你们是天人,给我们看看天国啊。”

“在这等一会,”我们回答:“我们就回来。”

大约半小时后,我们回来,发现他们仍在那里等着我们,就对他们说:“跟我们进天国吧。”

他们跟来与我们一起上到天国,因为我们在场,守卫者们打开门让他们进去了。我们对门口接待新来者的天人说:“检验他们吧。”

检验的天人将他们转过来时,发现他们的后脑壳里几乎是被挖空了。于是他们说:“离开这里吧。你们享受作恶,因此与天国无任何联系。你们的内心已否定上帝的存在,并且藐视信仰。”

我们对他们说:“不要延迟,速速离开吧,要不会被扔出去的。”他们赶紧下去,离开了。

[8]在回去的路上,我们讨论为何那些乐享作恶之人的后脑,在这个世界中看起来被掏空了。我陈述了理由:人有两个脑,在头后面的被称为小脑,前面的被称为大脑。小脑是爱欲(关于意志方面)的居所,而大脑是思想(关于认知方面)的居所。当(认知方面的)思想不再引导(意志方面的)爱欲时,人小脑的至内在区域——这些区域其实是属天的,于是就萎缩了,这是导致挖空的原因。

 

161.第三个经历

有一次在灵界,我听到声音如同磨粉,声音来自北面。开始时,我奇怪所为何事,不过我后来记起,磨和碾磨表示从圣言的教导中寻求帮助。

于是我顺着声音来到那里,当我走近时,声音消失了。然后我看见地面之上有一个拱型屋顶盖着,到那个地方必须穿过一个洞穴,于是我往下走进洞穴。我惊奇地发现刚才所见之处有一间屋子,一个老人坐在一堆书中,手持圣言于面前。他在寻找能支持他神学观点的经文。他周围的地上是一些注明经文出处的纸片,以及他写的注解。在隔壁的房间里,有几个抄写员,收集那些纸片,然后将完整的内容抄写在整张的纸上。

首先,我询问老人的周边都是些什么书。他说这些书都是讨论称义之信方面的话题:“那些来自瑞典和丹麦的书较为深奥,德国的更深奥,英国来的更甚,最深奥的是那些来自荷兰的著作。”

“它们的分别有许多方面,”他接着说:“但有一点是统一的:唯独因信称义并得救。”

他继续说,他现在正从圣言中收集经文来支持这称义之信的第一条教义:父上帝因为人类的罪行而收回祂对人类的恩惠;为了拯救人类,上帝需要某一位向祂提供赎罪、调解、劝慰和代求;这一位还要承担人类当受的诅咒;除了父的独生子,没有谁可以承担这些。当这些成就后,因为子的缘故,通往上帝的道路被打开,所以我们说:‘父啊,因着祢儿子的缘故,施怜悯给我们吧。’”

“我明白,”他接着说:“并且一直相信这样的观点符合理性,也符合圣言。除了通过信子的功德之外,人还能怎样靠近父上帝呢?”

[2]听到他说,这些观点符合理性,还与圣言相符,我甚觉惊讶。于是坦白告诉他,不仅不合理性,也与违背圣言。这可把他激怒了,反驳说:“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于是,我向他敞言自己的观点,说:“父上帝收回祂对人类的恩惠、向人类施怒、切断与人类之间的联系,这合乎道理吗?收回恩惠,等于收回神性的本质;收回神性之本质,就意味着不再是上帝了。上帝怎能与祂自己疏远?相信我,上帝的恩惠是无限,且是永远。只有人不接受上帝的恩惠,不存在上帝收回恩惠。倘若恩惠可以离开上帝,那就是整个天国和全人类的灭亡。因此,上帝的恩惠对祂而言,是永远不停止地由祂发出。不仅对天人和人,对魔鬼和地狱也是一样。人人可以借着祂的恩惠来接近上帝,如同我以上所说,为何你说只唯有通过信祂儿子的功德方可接近上帝呢?

[3]“为何你说,是为了子的缘故而通往上帝,而不是说,通过子而通往上帝呢?子不是中保和拯救者吗?你为什么不径直接触这中保和拯救者自己呢?祂既是上帝、也是人。在地上,人们直接能面见皇帝或国王吗?你需要个中间人的引见。主降到人间,为了引我们见父,除非通过主,再没有通路。当你径直走向主自己时,这条路是永远敞开的,因为祂在父里面、父在祂里面。查考圣言吧,你会发现这样是符合圣言的,而你所说的通向上帝之路是违背圣言的,也是违背常理的。我还告诉你,除非通过父怀中的独生子——惟有祂与父同在,任何试图攀向父上帝的方法都是自以为是。你没有读过『约翰福音』14:6?”

听到这里,那老人恼羞成怒,愤然站起,指使他的抄录员们赶我出去。当我自己走出去时,他抄起一本书扔向我,落在门坎处,那本书就是圣言。

 

162.第四个经历

灵中引起一番争论,就是:若没有由主而来的帮助,人是否能从圣言中明白任何神性的真理?他们达成共识:若没有上帝的帮助,我们没有哪个能明白真理,因为“若不是从天上赐的,人就不得得什么”(『约翰福音』3:27)。于是辩论的话题是:如果不是直接接近主,能否在圣言中明白真理?一方认为,我们必须直接面对主,因为祂是圣言(是道)。另一方认为,若直接面向父上帝,也可以明白教义这真理。

于是,争论集中于原点:基督徒可否允许绕过主、径直接近父上帝?有人就问:“这岂不是错误的、危险的、傲慢的和粗暴的作法吗?因为主说过,若不通过祂、无人能到父那里(『约翰福音』14:6)?”

于是他们把这点放在一边。然后他们说,人能靠着自己属世的光照从圣言中看到教义之真理;不过这点又被否决了。因此他们坚持说,只要向父上帝祷告,就能明白圣言中的真理。

于是,向他们读一段圣言,然后他们跪下求父上帝光照他们。关于读给他们听的圣言,他们声明各样的观点,认为是对的,其实都是错了。这样的情形试了多次,他们也变得不耐烦了,最后他们承认并不能做到。反而另一边的灵,就是直接接近主的那些灵,能看到真理,并告诉了其他灵。

[2]当辩论结果已经明确后,从深坑上来一些灵,乍看起来像蝗虫,然后又像侏儒。他们就是那些在世上向父上帝祷告之人,并自我确证“唯信称义”这个教义。他们和『启示录』(9:1-11)中描写之人一样。

他们声称能基于圣言、清晰地看出“唯信称义”这个教义,就是:人仅凭信仰就可得救,而无需律法规定的行为;还说能从圣言中证明如此。他们被问道:“信哪个?”

“信父上帝!”他们回答。

然而,在他们被检验之后,他们从天国被告知:他们甚至不知道圣言中任何一点教义之真理。他们反驳说,他们确实在光明之中看到这些真理。然而他们被告知,那些光是迷惑之光。

“什么是迷惑之光?”他们连忙问。

于是他们被告诉:“迷惑之光就是强化伪谬的光。这光对应于猫头鹰和蝙蝠的光——因为对它们来说,黑暗就是光明、光明就是黑暗。”

事实证明,当这些灵抬头望天时,尽管那里是真光,但他们却看到黑暗;当往下看深坑时-他们从那里来,却看到光明。

[3]这个证明令他们生气了,他们说,这只不过说明光与暗并非真实的存在,只是根据眼睛所处的环境而让我们称光为光、暗为暗而已。这就说明了他们的光只是迷惑之光、来自于对伪谬的强证。这样的光只不过是从他们欲望之火生发的思想活动。猫也享受这同样的光,燃起的对老鼠的欲望,令它们的眼睛晚间在地窖中亦像烛光。

听到这些,他们更加生气,坚持说他们并非猫,也不像猫,因为只要他们想、就能看见。然而他们离开了,因为他们害怕被问到:为什么他们不想看见?他们下到坑里去了,那里的灵也被天人称为猫头鹰和蝙蝠,还有蝗虫。

[4]当他到了坑中,回到同类之中,告诉同类们:“天人说我们看不见任何教义真理,一个都不能;他们称我们是猫头鹰、蝙蝠和蝗虫啊!”于是引起一阵骚动。

“让我们向上帝祷告,”他们的同类说:“许我们上去向他们证明,我们拥有如此多真理的教导,连天人自己都将承认。”

因为他们向上帝祷告,他们的要求被许可了。于是他们上来,数量有三百之多。当他们出现在地面时,他们说:“在世时,我们闻名于世、非常有名,因为我们明白并教导‘唯信称义’的奥秘。支持这个教义的大量证据不仅让我们在光中看见,甚至在闪亮的阳光之下看见,现在我们仍能如此。然而我听同伴说,你们说这样的光并非光、而是黑暗。因为照你们所说,我们从圣言中看不到任何教义之真理。我们晓得,所有圣言之真理会发光,我们深信这就是当我们深思这些奥秘时思想发光的源泉。因此我们会证明拥有圣言中大量的真理。”

他们说:“我们不是拥有三一的真理吗?就是父上帝、子和圣灵,我们当信圣三一。我们不是拥有这个真理,就是基督是我们的救赎主和拯救主吗?我们不是拥有这个真理,就是唯独基督是义,唯有祂有功德,如何任何人想把任何基督的功德和义归给自己的话,那是错误和不虔诚的吗?我们不是拥有这个真理,就是无人能靠自己行属灵的良善,一切良善的本身都来自上帝吗?我们不是拥有这个真理,就是邀功之善和虚伪之善确实存在,这类的善其实是恶?我们不是拥有这个真理,就是我们当有好行为吗?我们不是拥有这个真理,就是人当信上帝,每个人当过着与信仰相称的生活吗?还有许多从圣言而来的真理,你们有谁能否定其中一个呢?然而你们声称,在我们的辩论中毫无真理可言,甚至一个都没有。你们岂不是不讲道理地把这样的责备抛给我们呢?”

[5]“你们所列的,就本身而言,都是真理。”天人回答:“但是在你们当中,这些真理已被歪曲了。因为前提错误,它们也就变得错误了。

“关于我们的声明,我们会给你们看确切的证明。离这不远有个地方,天国之光照在那里。当中有张台,若哪个把圣言之真理写在纸上,放在台上时,因为写在上面的真理,这张纸会如星星发光。因此请你们将你们的真理写在纸上,把它放在那张台上,你们将明白。”

他们照做了,把写好的纸交给守卫。守卫将这张纸放在台上,然后告诉大家:“退后,看那张台。”

他们往后站并观察,看!那张纸开始发光,像星星般。

然后那守卫说:“你们看,写在那张纸上的内容都是真的。现在请靠近,盯着看那张纸吧。”

他们照着做了。突然光芒消失了,那张纸变得乌黑,就像被煤灰抹过一样。

然后那守卫告诉他们:“用手摸那张纸,千万别碰到字。”

当他们伸手一摸,那张纸就着火烧起来了。他们看到这些之后,被告知:“倘若你们碰到字,就会听到一声爆炸,手指也会烧伤。”

站在他们后面的天人说:“你们现在看到了,这些真理本身是对的,但被你们滥用来支持所谓“唯信称义”的奥秘,就变成了伪谬;在你们手中,它们就变成了伪谬。”

然后,他们抬头望天,天向他们显得像血,之后完全黑暗。在善灵的眼中,他们看起来有些像蝙蝠,有些像猫头鹰,有些像角鸮。于是他们一溜烟地回到他们黑暗之处了,在那里他们的眼睛闪烁着迷惑之光。

[6]在场的善灵们感到很震惊,因为之前并不知道这个地方和这张台。然后从南边有声音传来:“来这边,你将会看到更神奇之事。”

于是他们过去了,走进一间屋子,墙壁发光如黄金。善恶们发现也有一张桌子在当中,一本圣言摆在上面,周边各样宝石围绕,如同天上的样子。守卫的天人说:“当圣言被打开时,会从中散发出无法比拟的光亮,同时这些宝石在上面及周围闪烁如彩虹。如果此时有三层天的天人靠近并观看,这些彩虹就会显现红色背景。当二层天的天人靠近观看时,就显出蓝色背景。当一层天的天人靠近观看,就显出白色背景。如若一个善灵靠近观看时,就会显出杂色、如同大理石。”

然后,向众人展现了这些效果。

那守卫的天人继续说:“假如某位歪曲圣言者接近,所有的光芒会消失。如果他再靠近一点盯着圣言观看,圣言的周围就像有血包围。然后会警告他走开,否则会有危险。”

[7]不过,有一位灵,在世时他是“唯信称义”教义作品的作者带领人之一。他上前来说:“当我在世时,并未歪曲圣言。高奉信的同时,我也高奉义,并教导一个人若有信,当有义的行为,这样才被圣灵改造、更新和成圣。我还教导,信不可独立存在,意思是信不可离开好行为,否则就如同树没有果子,太阳没有光,火没有热一般。我还批评那些声称好行为并非必要之人。还有,我特别关注十诫和悔改。并小心翼翼地引用圣言中的所有内容来应用于关于信的教义上,不过我还是揭示并证明出:唯有信才得救。”

本着对自己未曾歪曲圣言的信心,他走近那桌子,也不管天人的警告,径直去触摸圣言。从圣言突然爆出火与烟,并一声巨响发生爆炸,把他震到屋子角落,在那躺了好一阵子,动弹不得。

善灵对此感到奇怪。不过他们被告知:这位领袖比其它人更推崇信的果子应当有好行为。然而他所指的好行为是归功于国家、政府和社会的行为,也就是道德上和公民义务上的责任之行为。是为了尘世的缘故以及在世间的成功,应当遵守这些行为。这与拯救没什么关系。他还想象圣灵会将所做的无形圣工,在人对此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一点点注入到信的人里面。

[8]在这之后,善灵们继续讨论关于歪曲圣言的话题。他们认同一点:歪曲圣言包括取圣言之真理用来证明伪谬。这相当于把真理从圣言中拖出来谋杀掉。例如,上述那些从深坑上来的灵列举那么多真理,却应用于现今错误的信仰,还用这真理来抗辩。

另一个例子,如果某人从圣言中取出这个真理:人当有的义行,爱自己的邻舍。如果有人以此来证明:这些事应当行,但并非为了得救;因为每个人所行的善并非真正的善,为了得救就是为了获取功德等等。那么这人就是把真理从圣言中拖出来谋杀了。因为主在祂的圣言中要求,所有想要得救者必须爱他们的邻舍,并出于义而对他们行善。

这同样应用到其它的真理。

上一篇:救赎
下一篇:圣三一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