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全能、全知和全在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1902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49. 我们讨论了圣仁和圣智,并说明了这两者构成神性的本质。接下来讨论上帝的全能、全知和全在。这三个属性来源于圣仁和圣智,其方式如同太阳在地上无处不在的能力与显现来源于太阳的热和光。实际上,心灵世界太阳的热本质上就是圣仁,那太阳的光本质上就是圣智。于是很清楚,全能、全知和全在是神性本质的三个属性。同理,无限、无垠和永恒是神性根本的属性。

接下来,我们按下列观点逐一讨论:

①代表圣仁作工的圣智有全能、全知和全在。

我们无法明白上帝的全能、全知和全在,除非我们知道什么是圣规,并且除非我们认可上帝就是圣规;当上帝创世时就将这些定规放置于宇宙的总体和细微之中。

在宇宙及其万物中,上帝的全能遵循并借着定规的法则来运行。

上帝是全知。祂意识到、看到、知道下至最细微的一切遵循圣规而发生之事物。并且相对的,还意识到、看到、知道一切违背圣规而发生之事物。

上帝自始至终地全在于祂的定规中。

人按圣规的形式被造。

我们在生活中越遵循圣规,就越能从上帝的全能获取抵抗邪恶与伪谬的能力,越能从上帝的全知获取有关良善与真理的智慧,并因上帝的全在而在上帝中。

 

50.代表圣仁作工的圣智有全能、全知和全在。

全能、全知和全在归属于(代表圣仁作工的)圣智,并非归属于圣仁。这个天上的秘密从未被人认知领悟,因为在此之前,无人明白仁的本质是什么、又或智的本质是什么,更不知道仁流入智。仁、连同所有属于仁的,流入到智慧中、并如同一国之王或一家之主在那里居住下来。公义的实施其实是仁爱借着智慧的公平去执行。由于公义涉及仁爱、公平涉及智慧,这就意味着仁爱将它的执行交给它的伙伴——智慧。这个秘密接下来会更加明朗,以上的陈述是首先陈述的一般规则。

上帝的全能、全知和全在通过仁爱的智慧来表达,『约翰福音』中这段话正是此意: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万物借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生命在祂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世界也是借着祂造的;道成了肉身(『约翰福音』1:1,3,4,10,14。在这段话里,“道”意味着圣理(就是神性真理),或相当于同样的意思:圣智。这就是为何道也被称为“生命”和“光”,因为生命和光不是别的,就是圣智。

 

51. 在圣言中,“公义”与仁爱、“公平”与智慧联系在一起。为此,我提供一些经句来表达上帝以这两个属性来治理这个世界。

公义和公平是祢宝座的根基(『诗篇』89:14)。耶和华在地上创造了公平和公义(『杰里迈亚书』9:24)。耶和华被尊为崇高,祂以公平公义充满了锡安(『以赛亚书』33:5)。但愿公平如大水滚滚,公义如江河长流(『阿摩司书』5:24)。祢的公义好像高山,祢的公平如同大深渊(『诗篇』36:6)。祂必使祢的公义如光发出,使祢的公平明如中午(『诗篇』37:6)。愿祂按公义为祢的人民行裁判,按公平为祢的困苦人伸诉(『诗篇』72:2)。我学习祢公义的典章要以正直的心称谢祢。因祢公义的公平,我一天七次颂赞祢(『诗篇』119:7,

164)。我必以公义和公平聘祢归我(『何西阿书』2:19)。锡安必因公平而蒙赎救;她那些回转的人必因公义而得救拔(『以赛亚书1:27)。祂将在戴维的宝座上治理祂的国,以公平公义坚立而支援她(『以赛亚书』9:7)。我将为戴维兴起一个苗裔,祂将掌王权,在地上秉公平行公义(『杰里迈亚书』23:5;33:15)。在其他地方,我们也会读到当行公义和公平(『以赛亚书』1:21;5:16;58:2;『杰里迈亚书』4:2;22:3,13,15;『以西结书』18:5;33:14,16,19;『阿摩司书』6:12;『弥迦书』7:9;『申命记』33:21;『约翰福音』16:8,10,11)。

 

52. 我们无法明白上帝的全能、全知和全在,除非我们知道什么是圣规(神性所定之规则),并且除非我们认可上帝就是圣规,当上帝创世时就将这些定规放置于宇宙的总体和细微之中。

由于不明白上帝建于宇宙及其万物中的定规,令人惊骇的数量与种类的荒唐事悄然潜入人类的思想,并通过教会的创建者们溜进了教会。列在56-58节中的一些荒唐的见解,会清楚说明。

现在我们开始谈谈圣规,先给圣规一个总体概念:“定规”是在各部分间的排列、界定、相互作用的特性,使实质产生形式,这种特性叫“定规”。这样的特性会产生一种状态,当它是借着智慧(基于仁爱而起作用)产生,其状态就是完全。当它是借着伪谬(基于纯粹的欲望而起作用)产生,其状态就不完全。 

这个定义中运用了实质、形式和状态等术语。我们也会以实质来表示形式,因为所有的实质都是一种形式。某种形式的性质如何,也就是它的状态如何。状态是否完全,要看其拥有的定规如何。

然而,因为这些观点的形而上学与抽象,它们不可避免地被掩盖在迷雾之中。但接下来的讨论,以直观例证来运用这些术语,将会驱散迷雾。

 

53. 上帝就是圣规,因为祂是实质自身和形式自身。祂是实质自身,在于存在的事物都从祂而来:过去因祂产生,现在因祂存在。祂是形式自身,在于这些实质的所有性质都因祂产生。

现在,因为上帝是绝对的、首先的和唯一的实质和形式,也是绝对的和唯一的仁爱、绝对的和唯一的智慧。又因为智慧产生形式,形式的状态和性质取决于它的定规。理所当然,上帝就是定规本身。也能得出,上帝已将这定规放置于宇宙及其万物之中,并且这定规是绝对的完全。正如我们在『创世记』读到的:所有祂所造的,是好的。(在适当的地方,我会说明,在创世之后,各样的恶以及地狱如何产生。)

                    

54. 上帝在创世时放置于宇宙及其万物中的定规的类型如何,这需要大量篇幅来解释。(下一个关于创世的标题中,在7580节会有一些概述)。

有一点需要明白:宇宙中每一样和所有的事物都是按其定规被造,为的是它们能持续存在。这发生在最初之时,为了让每个细节能成为宇宙总体定规的一部分,也让个别的定规持续存在于总体定规之中,全部合为一。

举些例子说明:人按各自的定规被造,人体的每个组成部分也是按其各自的定规被造。头有其自身的定规,身也有。心脏、肺、肝、胰、胃等都有其自身的定规。运动器官的每一条肌肉有其自身的定规,感觉器官中的眼、耳、舌都有其自身的定规。实际上,身体中没有一根血管或一条纤维缺少自身的定规。然而这些无数的组成部分都与总体的定规有联系、并且联结起来,以至于它们形成一个总体的定规。

这同样可应用到其它事物上,下面这个简略的清单就能说明问题。地上所有的动物,空中所有的飞鸟,海中所有鱼类,所有的爬虫,实际上,甚至下至蛆类的所有昆虫各有自己的定规。类似的,所有树木、灌木、矮树丛、还有蔬菜等等,都有自己的定规。此外,所有的石头、所有的金属、甚至下至所有的泥土都有各自的定规。

 

55. 正如所有人都能看出,但凡完善的帝国、国家、郡州、共和体、城市和家庭,都有构成它们体制之定规形式的法则。在每一个舞台中,公义的法则居首,政治的法则次之,而商业法则第三。如果将些法则与一个人相比,公义的法则构成头的部分,政治的法则构成身体部分,而商业法则构成衣服部分。这就是为什么商业法则可以像换衣服那样随意更换。

至于上帝放入教会的定规,上帝溶入到教会的方方面面,这样成了我们的邻舍,我们因此当遵循这定规。有非常多的属于教会的、关于定规的法则,如同圣言中的真理之多。涉及上帝的法则构成头的部分,关于邻舍的法则构成身体的部分,而关于仪式的构成衣服。

倘若教会较高级的法则(涉及上帝和邻舍)不能实现于其仪式之中,教会就好比被剥光衣服的身体,暴露于夏日炎热与冬天寒冷之中。这就如同推倒教堂建筑四周的墙、掀开屋顶,让至圣所、祭坛和讲坛敞开并遭受各样强风的蹂躏。

 

56. 在宇宙及其万物之中,上帝的全能遵循并借着定规的法则来运行。

上帝全能,是因为祂自己拥有一切能力,其它万有都由祂得着能力。上帝的能力和祂的意志是一。祂的意志只会是善的,除了行善、祂不能做别的。在心灵世界,无人能做出违反自己意志的任何事情,这种情形源自于上帝。事实上祂的能力与意志是一。上帝实际上是善之本。当祂行某些善时,祂在祂自己里面。祂无法离开自己而行。

于是很清楚,祂的全能充满良善所延及的范围并在其内工作,这范围是无限的。更进一步去说,这个范围遍及宇宙及其中的万物。或再更深一层去认知,这个范围还影响着万物本身以外的事物。到达某种程度使这些以外的事物借着自己的定规,成为这范围的一部分。即使这些事物未成为一部分,祂也仍旧维持它们,并以各样的方式去尝试将它们带回到与普遍定规相一致的规则中。上帝以祂的全能居住于这普遍定规中并行其作为。如果违背定规的事物不能被带回到普遍定规之中,是它们离弃了上帝。不过祂仍然会维持它们的存在。

由此你会发现,神性的全能不可以超出自身范围去与接触任何恶,也不能将恶移走。是恶自己逃避,恶这样最终与上帝完全分离并投向地狱。在上帝所在的天国与(恶所在的)地狱之间,有一个巨大的、无法逾越的鸿沟。

从以上所述可以看出,若人们有以下想法,是何等的愚蠢:上帝会定人的罪、诅咒人、将人扔进地狱、预定人的灵魂受永死、向恶人报复、向人发怒或刑罚人。那些确信如此,还如此教导别人,那就更愚蠢了。实际上,上帝从不会把脸转离我们,甚至从不会皱眉看我们。做以上这些事情将违背祂的本质,违背祂本质的就是违背祂自己。

 

57. 当今流行的观念认为,上帝的全能就像世上君王的绝对权势与能力,心血来潮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按己意去定人罪或赦免、让有罪的成为无罪、宣告不忠的为忠心、将不值和不称之人提升至值得和相称的人之上、可以用任何借口来掠夺百姓财产或致人死地等等。

借着这些荒谬的关于全能的观点、信念和教导,同样多的伪谬、虚谎、荒唐怪物就川流不息地涌入教会之中,特别是在信仰的运动、分裂和新宗派产生期间。多如牛毛的荒谬之物侵入教会,多到如同阿拉伯沙漠中爬出来晒太阳的毒蛇数量。所有人需要开始一个新的运动、分裂和宗派时,只需要“全能”和“信”这两个小小的词语以及一个散布足够的猜测、谣传和荒谬的计划,就足够了。

这两个词的任何一个都可将理性推开。我们的理性一旦脱离,我们的思维比头上的飞鸟强到哪儿去呢?区分人和动物的灵性将成什么呢?岂不成了兽窝里的臭味,适合那里的野兽,但并不适合人,除非人变得像头野兽?

倘若上帝的全能可以延伸到行恶如同行善,那上帝和魔鬼之间还有什么分别呢?他们的分别顶多如同两位统治者,其中一位是帝王、同时是个暴君,而另一位则是为了不让他称帝而被剥夺能力的暴君。他们的分别顶多像一个牧人被允许同时放牧羔羊和猎豹,而另一个牧人不允许这样做而已。任何人可以明显看出,善与恶是对立的。如果上帝以祂的全能可以既去思想并行出善来、又去思想并行出恶来,那么祂就什么都做不了。祂就根本毫无能力可言,更别说全能了。

这样的情形就好比两个车轮往相反的方向、相互反作用,都想令对方停止。或者像一艘船逆着强烈的水流而行,如果不放锚停下,就是自寻末路了。或者像一个人有两个互不相干且有分歧的意志,当其中一个处于活动状态时,另一个必是非活动状态的,但若两者同时活动,错乱的抓狂必会攻击头脑。

 

58. 如果像当今的信仰所认为的,上帝的全能是绝对的,行恶也罢,行善也罢,而且凡事都能,甚至易如反掌,那么上帝就可以将整个地狱提至天国,就能将魔鬼和撒旦变成天人,就能在片刻之间接受地上所有不信的人,将他们从罪中洁净,使他们更新、圣洁、重生,并称他们为义,从可怒之子变为恩典之子(『以弗所书』2:3-8),仅仅凭着将祂儿子之义赋予和归给他们。

事实上,上帝无法用祂的全能来做这样事情。这有背于祂是宇宙之定规。也有背于祂为人类的定规,这定规指明,我们每个个体必须与上帝形成互相合作的关系。(参阅本书8999100110:4-6368-372节,你将会更明白此点。)

现今关于上帝全能的这般荒谬的信念,意味着上帝能将所有山羊般的人变成绵羊,可按自己的意思把他们从左边挪到右边(『马太福音』25:31-46)。意味着上帝能将龙转变成米迦勒的使者(『启示录』12:7)。意味着祂能将鹰的眼界赐给鼹鼠般智力之人。一句话,祂能从猫头鹰中造出鸽子来。

上帝不能做这些事,因为如此行就是与祂的定规作对,尽管祂从未停止去欲求如此或试图如此。如果祂能这样行,就不会让亚当听蛇的话,去摘善恶知识树的果子并放在嘴里。倘若上帝能规避一些事情的发生,就不会让该隐去杀他的兄弟。祂就不会让戴维去数点百姓数目。就不会让所罗门为偶像建殿,或者让犹大和以色列的王亵渎圣殿了,他们一次又一次这样行。如果祂能,无需祂儿子的救赎、祂就已拯救全人类,还会将地狱完完全全连根拔除。

古时的外邦人将这样的全能归给他们的神明,你可以从他们的神话故事中看出。例如,丢卡利翁扔的石头变成了男人,皮拉扔的则成了女人。还有阿波罗将达芙妮变成一颗桂树。另外,黛安娜将猎人变成鹿。还有一个故事,一位神明将帕纳塞斯山的少女变成喜鹊。

今天,关于神性的全能的信念,类似于以上那些神话故事。这

就是为何一些迷信的和异端的思想会潜入当今的宗教之中,只要有

宗教的地方都是如此。

 

59.上帝是全知。祂意识到、看见、知道下至最细微的一切遵循圣规而发生之事物。并且相对的,还意识到、看见、知道一切违背圣规而发生之事物。

上帝是全知的,就是,祂意识到、看见、知道万有,因为祂是智之本和光之本。智之本感知万有,光之本看见万有。

37节,我们说明了上帝是智之本。祂是光之本,因为祂是天国的天阳、照亮一切天人和人类的智力。如同我们的眼睛被世界太阳的光照亮,我们的智力被心灵世界太阳的光照亮——不仅照亮,还以智力来填充(取决于我们愿意接受的程度),因为属灵之光本质上就是智慧。

这就是为何在戴维的诗篇中,上帝住在不可接近的光中(『诗篇』104:2;『提摩太前书』6:16)。就是为何在『启示录』中说,在新耶路撒冷城内,他们不需要灯光,因为主上帝光照他们(『启示录』21:23)。就是为何在『约翰福音』中说到,与上帝同在并且是上帝之道就是照亮世上所有人的光(『约翰福音』1:1,9)。最后提到的“道”意指智慧。这就是为何天人越有智慧,就处在更亮的光中。这就是为何在圣言中提到“光”时,用来表示智慧。

60. 上帝是全知,祂意识到、看见、知道下至最细微的一切遵循圣规而发生之事物,因为普遍的定规包含着最小的、个体的定规。(个体的总和就是整体,具体的总和为普遍。)

普遍的定规连同它一切的个体定规,是完美联合的杰作。以至于在触及或影响一部分时、不可避免地牵涉到所有其它部分。这个世界上的任何被造之物都有类似的圣规之性质。

通过下列现象的观察比较,将会澄清此事。通观整个人体,有彼此连接的膜和个体。膜包覆住个体,产生一种周密的连接、以至于它们成为相互部分的关系。这是通过共同的膜围绕人体内每个单元来成就。这个膜将个体的部分包覆在里面,为了让它们以统一的方式来运作——无论那个单元提供何种功能或服务。例如,绕着每条肌肉的膜延展至各个运动纤维间、并用自己包覆住它们。绕着肝脏的膜,绕着胰脏的膜,还有绕着脾脏的膜,也延伸和器官内相对更小的部分(并包住它们)。绕着肺脏的膜,被称为脏胸膜,也以类似的方式延伸入到肺内更小的部分,就像心包膜也伸入到心脏的每个和所有部分。类似的,腹膜总体上通过各个结点来连接所有包覆个体器官的膜。脑膜也是同样的方式。利用从这些膜伸出的凸状长丝纤维,这些膜延伸到下一层的各个腺体,再通过腺体伸到纤维,再通过纤维到身体里的每一处。这就是头部如何运用脑来控制全身。

提及这些例子的唯一目的,是向你说明这个值得注意的现象,为了让你对上帝意识到、看见、知道下至最细微的一切遵循圣规而发生之事物这个主题有一些概念。

 

61. 从那些遵循圣规而发生的事情,上帝意识到、看见、知道下至最细微的、违背圣规而发生的万事。

当人们卷入恶中,上帝不会把他们摁在那里,祂会抑制他们、让他们离开那恶。祂不会顺着他们,而是与他们斗争。通过他们不停地对上帝的善与理、也就对祂自己进行的搏斗、抗争、争扎、出击、推搡,祂能感受到恶与伪的量与质如何。这来自于上帝全在于祂自己定规的万物之中,或者说,祂对定规中的万物有完全的知识。

作个比方,你的耳朵聚焦于一段熟悉的和声或曲调时,倘若出现一些不和谐或跑调的声音时,你能准确地分辨错在何处或调子跑得有多远。当某些不快乐的感觉来打扰你正沉浸的快乐时,也会产生类似的感觉。

出于同样的原因,当你的目光聚焦于某些美丽之物,将某些丑陋之物放在旁边、会提高你对此物的鉴赏力。这就是为何画家常在挨着悦目的画像放一张令人生厌的画像。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善与理上。当恶与伪对抗善与理时,我们能借着对比更明显地感知到恶与伪。

任何人聚焦于善时、就能察觉到恶。任何人聚焦于理时,就能察觉到伪。原因是,善实际上在天国的温暖之中、理在天国的光亮之中;而恶处于地狱的寒冷之中、伪则处于地狱的黑暗之中。天国中的天人能够看到地狱所发生之事以及那里是怎样的残忍,而地狱的灵(魔鬼与撒旦)则完全不知道在天国所发生之事。他们看不到天人,好比盲人看不见东西,或者好比眼睛投向空无一物的苍穹。

那些头脑之中有智慧之光的人,好比有人中午时分站在山上,能看到山下的一切。那些有更高智慧之光的人,就像有人白天手拿望远镜,看远处之物如同眼前。然而,那些因坚持伪谬而处在地狱昏弱迷惑的光中的,就像晚上手持油灯站在同一座山上,只能看见近处之物、勉强辨出模糊的轮廓或者无法认出颜色。

有些人尽管拥有一些真理之光、但仍有恶在其生活中。当他们继续热爱并享受这些恶事时,最开始他们看待真理、或多或少如同蝙蝠看见园子里晾衣绳上的毛巾,它落在上面,以为找到安全的栖身之所。接着,这些人会变得如同夜鸟,直到变为鸣角鸮。接着,他们变得像一个卡在烟囱里的清扫工,举目往上透过烟看天空,低头往下看,只见浓烟从壁炉往上冒。

 

62. 不过,要记住,感觉到相对事物是一回事,而感觉到相关事物是另一回事。相对是置身于外而与内在事物的反对。相对,先是完全停止像先前事物那样,接着出现另外某些事物反作用于先前的事物。就像一个齿轮对抗另一个齿轮,一股水流逆着另一股水流。然而,相关事物则是将众多不同的元素按规则安排在一起,让它们可以和谐地共同工作。例如系在皇后胸前的束带上镶有不同颜色的宝石,或者花环上五彩缤纷的花朵,让人赏心悦目。每一边都包含彼此相关的事物:善的这边包含着彼此相关的事物,恶的那边也是如此。理的这边包含都会彼此相关的事物,伪的那边也是如此。彼此相关的事物在天国存在,地狱也是这样,不过地狱中的彼此相关的事物与天国中彼此相关的事物则是完全相对。

现在,因为上帝意识到、看见、知道天国中基于圣规(祂自己在这圣规之中)的所有彼此相关的事物;结果祂意识到、看见、知道地狱中所有相对的相关事物,这些可从我们上面所讲的得出。因此很明显,正如上帝全知天国一样,祂全知地狱;祂也完全知道世上的人。祂在善与理之中(善与理本质上就是祂),由此祂意识到、看见、知道我们的恶与伪。正如圣言上所写:“我若升到天上,祢在那里;我若在阴间下榻,祢也在那里”(『诗篇』139:8)。别处还讲:“他们虽然挖透阴间,我的手必取出他们来”(『阿摩司书』 9:2)。

 

63. 上帝自始至终地全在于祂的定规中。

从始至终在祂的定规中的全在,是心灵世界中围绕上帝的太阳所发生的热与光的作用。圣规就是通过这太阳而被创造。自始至终,上帝由此太阳发出热和光遍及宇宙。那热和光给了人类和动物生命。那热和光还制造了世上所有植物拥有的“灵魂”。这二者流入到所有个体事物之中、并按创世时所赋予的定规令其生存并成长。

因为上帝充满于延展的宇宙万物,所以祂全在。在第30节我曾解释过,上帝独立于空间之外而在所有的空间之中,独立于时间之外而在所有的时间之中。因此,就其本质和定规而言,宇宙就是上帝的充满。因此,祂借着祂的全在来感知所有,借着祂的全知提供所有,借着祂的全能产生所有。于是很清楚,全在、全知和全能是一;每一个都以另一个为先决条件,因此它们不能被分开。

 

64. 在心灵世界中,天人和灵以令人惊奇的方式彼此呈现,可以来说明神性的全在。因为在心灵世界并无(物质的)空间,那里只有表象的空间,假如某天人或灵的意念与思维与另一位天人或灵进入到相同的状态,就可以瞬间呈现在另一位天人或灵面前,因为意念与思维创造了表象的空间。

在心灵世界中,所有人(或灵)都以此方式呈现。在灵界,我能看到非洲人和印度人在我附近,尽管我们在地上的距离相隔数千里,这样的事实让我对此体会深刻。事实上,我还能明显地呈现于这个星系的其它星球之人面前,甚至其它星系的星球之人面前。

通过这种在表象空间(而非物质空间)呈现的方式,我曾与众使徒,还有已逝的教皇、帝王国君们交谈过,还与路德、加尔文、墨灵顿等当时的教会创建者们,还与不同宗教人士交谈。倘若天人和灵尚且如此的显现方式,无限的神性显现无疑存在于全宇宙了。

天人和灵能以这样的方式来显现,其原因是:一切爱的感受和产生的思维都独立于空间之外而在空间之中,独立于时间之外而在时间之内。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想起在印度群岛上的某个兄弟、亲戚或朋友,当注意力集中于这些人时,仿佛他们显现在我们眼前。我们还能凭着记忆来感受如何地爱他们。我们所知的这些现象,从某种程度上能帮助我们认知神性的全在。

神性的全在也能用人的思想来认知一些。当我们回想起旅游时在这里那里所见的事物,仿佛我们又置身于那些地方。

甚至我们身体的视力也能模仿这种显现。除非通过中间的参照物来作为测量的参考,我们察觉不到某个物体的距离。实际上,如果不是太阳与我们之间的物体表明太阳离我们非常遥远,其实太阳看起来就像离我们很近、甚至就在我们眼前。关于这些,钻研光学方面的人士已经记录在他们的书本之中。

我们的思想有身体那样的视觉、也能以这样的方式显现,其原因在于我们的灵通过我们心灵的眼睛去看。然而,动物们就没有类似的心灵层面的显现,因为它们没有心灵的视觉。

自始至终在祂的定规中,上帝都是全在,以上所有这些内容都支持这一点。祂也全在于地狱之中,在6162节中有所说明。

 

65. 人按圣规的形式被造。

我们作为圣规的形式被造,因为我们是按上帝的形像和样式被造,上帝是那定规本身,因而我们是按那定规的形像和样式被造。

圣规最初的形成和持续的存在,来自于两个源头:圣仁和圣智,我们人类被造为接收这二者的器皿。因此,这样的定规——圣仁与圣智流入并作用于宇宙——就被建立在我们里面。

于是,天国作为整体(圣规最大可能的彰显)在上帝眼中就像一个人。天国与一个人完全地对应。天国中,没有哪个小区不对应于一个人身体或内或外某器官的某部分。由于这个原因,天国中的某个小区会被说成位于肝、胰、脾、胃、眼、耳、舌等等区域。实际上,天人自己都知道身处于这个身体的哪个部位。我曾有机会借着亲身经历来认识这些,因为我普见过一个数千天人一起组成一个人形的小区。从这次经历让我清楚,天国作为整体是上帝的形像,上帝的形像是圣规的形式。

66. 有必要知道,一切从心灵世界太阳(耶和华上帝在其中)发出的,都与人有关。因此在心灵世界形成的一切合并成一个人形;在最深层次,它们自己呈现那个形状。结果就是,那里形成的一切物体在眼前都是人的象征。

心灵世界中有各样的动物。它们是天人心中仁爱的情感以及因情感而产生的思维所对应的形像。那里的树林、花园、草地和牧场也是如此。天人也被赋予洞察力,用以明白是什么情感、以及各样的物体代表什么。令人惊奇的是,当他们的内在视觉被打开时,他们能在这些事物中认出自己的形像。会发生这些,是因为所有人其实都是他们自己的爱欲和各自的思维。每个人的情感和思维各不相同、复杂多变;有一些人在情感方面体现为某种动物,有一些体现为另一种。因此,众天人的不同情感就按这种方式形成不同的形像。关于这点,在关于创造的那一部分内容中(75-80节)会有更详细的说明。

从这一切的真相中可清楚看出,上帝创世的目的就是准备一个从人类而来的天国——人成为上帝居住的安息之地。这就是为何人被造为圣规的形式。

 

67. 创世之前,上帝就是仁之本和智之本。仁与智有发挥用处的驱动力。若无用,那么仁与智就仅仅是飞逝的抽象概念而已。倘若不是朝着有用这个方向行进,确实会飞离消匿。无用的仁与智,就像小鸟飞越大海,最终精疲力竭掉进海里淹死。

为了有用得以存在,上帝创造了宇宙。因此,宇宙变成了演示这些有用功能的一个舞台。因为人类是上帝创世的最主要原因,因而其它所有事物完全是为了我们人类的缘故而被造。圣规的所有方面被汇聚并浓缩于我们身上,就是为了上帝能借着我们来执行有用服务的最高形式。

如果不是有用,仁与智就成为虚幻,如同太阳的热与光对人、动植物不起作用。当这热与光流入到这些事物并发挥作用时,就变得真实了。

有三个因素按规律排成一个系列:目的、途径和结果。当知道,目的如果离开有效的途径或方法,等于空谈。若没有结果,目标与途径也是空谈。当然,我们可以纯粹在头脑中思量一个目的以及达成它的途径,但我们这样做还是单单为了结果。结果是目的所期愿的,途径或方法使其成为可能。

仁、智、用,三者类似。“用”是“仁”所期愿的、通过“智”这一途径来达成的结果。当“用”达成时,仁与智得以真实地存在。仁与智在“用”之中为自己建造居所来生活与停留,并在那里安息、如同回到自己的家。当上帝的仁与智在我们里面、我们成为有“用”时,情形也是如此。我们按上帝的形像与样式、或按圣规被造,就是为了让我们能行出上帝之“用”。

 

68. 我们在生活中越遵循圣规,就越能从上帝的全能获取抵抗邪恶与伪谬的能力,越能从上帝的全知获取有关良善与真理的智慧,并因上帝的全在而在上帝中。

我们在生活中越遵循圣规,就越能从上帝的全能获取抵抗恶与伪的能力,因为除非上帝——惟独上帝,无人能抵抗那些伴随着人们的恶与伪。所有类型的恶与伪都来自地狱,在那里它们粘附在一起而成为一体,所有类型的善与真在天国的确也是这样成为一体。

如上所述(第65节),对于上帝而言,全部的天国就像一个人。另一方面,地狱像一个巨兽。抵抗某个恶与伪、就是抵抗地狱整个巨兽——除了上帝、无人能做,因为祂是全能。

于是很清楚,除非我们向这全能上帝寻求帮助,我们自己没有丝毫抵抗恶伪的能力——如同一条鱼与大海斗争、一只小虫与鲸作对、一粒灰尘与一座大山较力。我们自己,拥有的抵抗恶伪的能力小过蝗虫与大象或苍蝇与骆驼较劲的能力。还有,我们对抗恶伪的如此微弱,是因为我们出生在恶中恶不能与自己作对。

因此,我们必须在生活之中遵循圣规。我们必须承认上帝,祂的全能来保护我们抵挡地狱,我们还要做好本份去与我们里面的恶争战。如此承认和自行争战相互结合,就是圣规的一部分。要不然,我们就不得不陷入地狱、被地狱吞噬。一旦在那里,我们就不得不被一波接一波的邪恶推行,就像大海中的小划船被风暴推行。

 

69. 我们越是在生活中遵循圣规,我们越能从上帝的全知中获取关于善与理的智慧。这是因为一切对良善的仁爱、以及一切有关真理的智慧都来自于上帝。或者另外的说法,一切关于仁爱的良善和一切关于智慧的真理都来自于上帝——所有基督徒世界中的众教会都承认如此。因此,除非从上帝而来,我们里面无法拥有任何真智慧,因为上帝有全知,有无限的智慧。

像天国一样,人的思想分为三个层级。因此,人的思想可以被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级、并再往上升至更高层级。于是,人的思想也可被降至一个更低的层级、并再降至更低层级。当我们的思想被提升到更高的层级时,我们就进入智慧,因为我们进入天国的光中。除非被上帝,人的思想无法被提升。我们的思想越被提升至天国,我们就越是人。我们越是被降至更低层级,就越进入地狱那昏暗迷惑之光中。在那里,我们并非是人,只不过是畜类而已。(这就是为何人用脚直立、脸朝天观望,甚至直望到头顶的天空。然而,兽类身体站立时与地面平行,整个头都朝下看地,抬头望天对它们有难度。)

[2]倘若我们提高思想望向上帝,并承认一切真智慧来自于祂,我们也遵循圣规而生活,那么我们就如同人站在一幢高层建筑顶上,向下看城市中人群流动,观察街上何事发生。然而,如果我们完全确信一切真智慧来自于我们自己,来自于自己属世之光,我们就像有人在这幛建筑的底层,蜗在一间小屋内,从墙上的小洞往外看,只能直到对街房子的墙身,只能观察这墙怎么砌法、如何粉抹。

当上帝是我们汲取智慧的源头,我们就像一只小鸟高飞,往下观赏花园、森林和村庄的一切景色,并随意飞到任何想去的地方。但是,我们将自己当作汲取真智慧的源头,不相信上帝才是真正的源头,我们就像一只黄蜂,贴近地面飞行,看到粪堆时便落在上面,享受那里的恶臭。

当我们活在这个世界时,所有人都行走在天国与地狱之间的路上。因此,我们处于一种平衡状态,可以自由选择抬头向上帝或低头向地狱。如果我们选择抬头望向上帝,就会认识到一切智慧来自上帝,并且就我们的灵而言,我们确实与天国中的天人在一起。如果我们低头向地狱(当作恶之心而有伪谬想法时,我们不可避免这样做),就我们的灵而言,就真的与地狱中的魔鬼在一起。

 

70. 因为上帝的全在,我们越是遵循圣规而活时,就越在上帝之中了。因为上帝的全在,祂无所不在地显现在祂的圣规中,祂就是圣规本身(第52-53节)。又因为我们作为圣规的形式而被造,因此上帝在我们里面。不过,这样的真实必须以我们遵循圣规而活为前提。如果我们不遵循圣规而活,上帝仍在我们之中,不过仅仅在我们里面最高的那部分之中,让我们明白真理与寻求良善成为可能,也就是,给我们有认知的能力和意志的倾向。然而,在生活的道路上,我们越是背向圣规而行,就越阻挡上帝降到我们思想或灵的更低层级,并阻止上帝以祂的同在充满其中。结果就是,上帝在我们里面,但我们不在上帝里面。

天国之中有个普遍认识:不论善恶,上帝在我们所有之中,但我们并不在上帝之中除非我们在生活之路上跟从圣规而行。主说,祂愿我们在祂里面、祂在我们里面(『约翰福音』15:4)。

[2]当我们在生活之路上遵从圣规而行,我们就在上帝里面。上帝最深层地全在于宇宙以及其中的万物之中,因为在圣规之中是指在事物的最深层次。与圣规相背的事物全都在那最深层之外。在最深层之外,上帝的全在的表现形式为持续与违背圣规之事物的斗争、以及使其归回圣规的不断努力。我们越是允许自己被恢复到圣规之中,上帝与我们每个的同在就越完全。最终到达一个更大的程度,就是上帝在我们里面、我们在上帝里面。

同太阳不会从我们地球缺席一样,上帝不可以从我们缺席。然而,地球上的生物,并非一直感受到太阳的能力。要感受这能力,热与光两个必须都被接收,如同在春夏季。[3]这样的情形也适用于上帝的全在。我们越是与圣规融洽,我们就越能接收属灵之热与光,或者说,越接收仁之善与智之真。

然而,属灵的热与光不像物质的热与光。在冬季,太阳提供给地球以及其中物体的热量逐渐减少。在夜间,光量逐渐减少。会发生这些,是因为地球的自转和轨道运行造成了季节和时间。而属灵的热与光并不按此方式活动。借着祂的太阳以及太阳的热与光,上帝一直显现、从未改变,就像我们星系中的太阳所表现的那样。是我们自己转离上帝,就像地球转离太阳。当我们转离智慧之真理时,就好比在夜间地球背向太阳。当我们转离仁爱之良善时,就好比在冬天地球背向太阳。物质世界太阳的作用和影响以这样的方式对应于心灵世界的太阳。

 

71. 关于这些观点,补充三个亲身经历。

第一个经历

有一次我听到下面有海浪的声音。我询问发生何事,有人告诉我,在地底下某个人群密集处发生骚乱。一会儿,我们脚下之地开始越裂越开。然后,令我惊讶的是,看见一大片的夜鸟向上飞出那个裂口,然后向左边散开。一会儿,又涌出大片的蝗虫,闯进草地,把草地糟蹋成荒地。又过一会,我听到那群夜鸟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在它们远处的另一边传出古怪的喧闹声,仿佛树中有许多鬼怪在叫。

接着,我又看见许多美丽的鸟儿从天降下,向右边扇形散开。不一样的景象,特别是那些鸟儿有金色的翅膀,点缀着银色的线条和斑点。有些鸟儿的头上有皇冠状的羽冠。

正当我诧异这些现象时,从地下骚乱正在发生的地方飞上来一

个灵,将自己扮得像个天人。他大声喊叫:“是哪个说上帝的全能有局限,还这样写出来?这些东西从屋顶传下来时被我听到。”

他一上到地面,就沿着一条铺砌的路朝我跑来,一到我面前,马上假装成个天人那样,改变自己的腔调,对我说:“请问您就是那位正在思考和讨论何谓圣规之人?请简要地告诉我什么是圣规,再请说说跟圣规有关的几件事吧。”

[2]“我只能给你个概要,而非详细说明,”我回答:“因为你无法明白。”

于是我说:“第一:上帝是圣规本身。第二:祂由圣规、在圣规中创造人类,并将圣规建立在我们之中。第三:照着心灵世界中的圣规,祂造了我们理性的心灵;照着物质世界的圣规,祂造了我们的身体。这就是为何古人称一个人是微观天国和微观宇宙。第四:因此,人这个微观天国或缩小的心灵世界来管理着他的微观宇宙或缩小的物质世界,这是圣规的一条规则。第五:由此得出圣规的另一规则,就是我们应当借着圣言之理将自己带进信的状态、借着善行将自己带进义的状态;这就是我们如何自我改造与更新。第六:我们当利用自己的能力、行自己当做的事,从罪恶中洁净自己。不应当只是自认无能地站在那里,等候上帝奇迹般地涂抹这些罪恶,这也是圣规的规则之一。第七:还有一个规则,我们当以尽心尽力来爱主上帝、以及爱邻舍如同自己。我们不要等着并期盼上帝瞬间将这样的爱放进我们的心里或思想里,就像从面包师傅手里拿个面包放进嘴里一样。”

我还向他说了些相关类似的内容。

[3]听完这些,这撒旦心怀傲慢但表面柔和地说:“你说的是什么呢?人能借着遵守圣规的规则、靠自己的能力将自己带入到圣规之中?难道你不知道,我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吗?一切恩赐是为了得自由,除非是从天国来的、我们靠自己什么也得不到。在属灵的领域,我们靠自己去行动的能力不比变成盐柱的罗得之妻更强、或者不比非利士人在以革伦所拜的偶像大衮更强。让自己称义对我们来说是不可能的。称义得以实现,唯有通过信与义。”

对他所言,我只是如此回答:“以下也是圣规一条规则:我们当靠自己的努力和能力、借着圣言之理,为自己获得信。不过应当相信,我们的信是从上帝而来、没有一丁点来自于我们自己。同样,我们当靠自己的努力和能力,以达到自己被称义;然而我们要相信我们的义来自于上帝、无丝毫来自于我们自己。我们不是被命令去相信上帝、全力去爱祂并爱邻舍如同自己吗?想一想再告诉我,如果我们没有能力去遵行这些诫命,上帝怎么会如此命令呢?”

[4]听到这些,这撒旦的脸色开始变化。从白变成通红,接着变成黑色。他张开那张黑色大口嚷着:“你说的都是似是而非,自相矛盾!”

然后他朝着原来的地方直接沉入消失。左边的夜鸟与发怪声的幽灵们自行投进海里——那里被称为“红海”。蝗虫们也跟着它们跳进去了。空中和陆地都干净了,地下的骚乱也停止了,一切回归安静平和。

 

72. 第二个经历

有次,我听到远处一种奇怪的喃喃声,在灵里,我顺着声音的

来源找过去。当我到达源头,发现原来是一帮灵在争论归算与预定的话题。他们是荷兰人和英国人,还有几个别国的人,每轮争论结束时,这些灵就大声呼喊:“太棒了,太棒了!”

他们争论的话题是:“为何上帝不将祂儿子的功德与公义归算给祂造的每个人、把他们全救赎了?祂不是全能的吗?如果祂愿意,祂不可以将路西弗、龙、以及所有的山羊变为天人吗?祂不是全能吗?为何祂允许魔鬼的不义和不敬虔胜过祂儿子的义与敬祂者的虔诚呢?判定所有人都配得信仰与拯救,对祂而言不是很容易吗?不就是只需要祂一句话吗?如果不是,祂岂不是言行不一致吗?祂不是盼望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吗?告诉我们:那些灭亡之人被诅咒的原因是什么,在哪里?”

于是,一些相信预定论(包括亚当预定堕落)的荷兰人说:“确实,这在于全能者的意志。窑匠将泥巴造了个夜壶,泥巴岂能向窑匠抱怨呢?”

另一位说:“每个人的救恩的决定权都在祂手里,就像天平在某个称重者手中。”

[2]这群人的旁边,站着一些人,他们有简单的信和正直的心。这些旁观者中,有些人眼睛布满血丝,有些看起来呆若木鸡,有些看起来喝醉了,有些人看起来呼吸困难。他们彼此嘟囔着:“对这样的胡言乱语,我们该怎么办?他们相信父上帝无论何时都可以把祂儿子的义归给任何祂愿意的人,还差派祂的圣灵去实现那称义的奖赏。如此信,已使他们变得愚蠢。对他们来说,一个人为了避免在称义一事上声称有自己丁点的功劳,他就必须在称义方面呆若石头,在属灵事务方面像根木头。”                     

然后,一名旁观者推开人群走进去大声说:“你们这群疯子!你们这些无稽之谈!很明显,你们不知道全能上帝就是圣规本身,也不知道圣规包括许多规则,如同圣言中的真理之多。连上帝的作为都不可以违背这些规则,因为违背它们就是违背祂自己。不仅违背公义,也违背了祂自己的全能。”

[3]往右边看,隔着一定的距离,这位旁观者望见那些人看起来像绵羊和羊羔,和飞行中的鸽子。而左边,看起来像山羊、豺狼和秃鹰。于是他问:“你们相信上帝的全能可以将山羊变成绵羊,或者豺狼变为羊羔,又或秃鹰变成鸽子,或者反过来?绝非如此!这样就违背了祂圣规的律法,但是这些一点一划都不落空,正如祂自己所说(『路加福音』16:17)。祂怎能将祂儿子救赎的义给任何违背祂义之人呢?义自己如何行出不义去预定某人去地狱、把人扔进火里?你们这些疯子,毫无灵性!你们的信将你带入歧途。信仰在你们的手中,不就像个捕鸽的网罗吗?”

听完这些,持对立信仰的一名巫师做了个网罗挂在树上,说:“看我怎么捕那只鸽子!”

话声未落,一只夜鹰投进网罗,脖子卡在网里,吊在树上。当鸽子看到这只夜鹰,便飞走了。旁观者们惊呼:“佩服,真是恰如其份啊!”

 

73. 第二天,相信预定和归算的那群人,有些来我这里,说:“我们有点醉了,不是因为喝酒,而是因为昨天那人所说的话。他说到全能,同时还说到圣规。他总结出定规是上帝的属性,就像全能一样。他说圣规的法则如同圣言的真理之多——不是数千、而是以数百万计,并且上帝服从于祂的圣规的法则。这样,倘若祂受限于这些规则,那是什么造就祂的全能呢?因为这样,全能就失去所有绝对的能力。上帝的能力岂不比世上任何作为最高统治者的君王还小?连他们都能颠覆公义的法律,易如反掌。能像奥古斯都和尼罗那样行使绝对的权力。一想到全能受限于法律与规则,让我们的感觉如同喝醉。要是找不到扶手,我们简单会昏倒。我们基于所信的来祷告,父上帝必因着祂儿子的缘故施怜悯于我们。我们还相信祂可以施怜悯于任何一个祂所选之人,赫免任何一个祂喜悦之人的罪过,拯救任何一个祂想拯救的。我们不敢从祂的全能中减少丝毫内容。因祂自己的法律与规则而受限的上帝,对我们来说简直是悖理逆天的言论,因为这完全违反祂的全能。”

[2]他们讲完后,我们互相对望片刻,他们看起来很迷惘。“我会向主祷告,盼望从祂而来的光芒能帮你们明白。”于是我说:“现在我只能用几个例子来说明。”

“全能上帝,”我说:“以祂自己里面的定规创造了世界,也

就是说,服从于定规——祂在定规之中,并且按照定规来治理世界。祂还将这定规赐予给宇宙及其中的万物。因此,人有人的定规,动物有它们的定规,鸟和鱼、昆虫,每棵树,甚至每棵小草都有自己的定规。

“下面是个简单的例子用来说明。对人来说,有个定规的法则,就是他自己当从圣言中获取真理,以属世方式去思考这些真理——尽其所能以理性的方式,这就是我们自身如何建立属世的信仰。在上帝方面,圣规的法则指明,祂会接近人,以神性真理注入到人的属世信仰,这属世信仰原本只是知识和被说服的观念而已。当以神性的本质来填充,属世信仰靠此仅仅靠此就变成得救之信。义也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发展的。

“让我再简述几个例子。照着上帝的法律,只有在我们遵循世上法律并停止犯罪的情况下,上帝才能宽饶我们的罪恶。我们当遵循我们的法律、以属世的方式来自我更新;只有在这种情形下,上帝才可以属灵地更新我们。上帝不停地努力去更新我们、拯救我们,除非我们为上帝预备自己成器皿、修平道路、打开心门,上帝就无法更新和拯救我们。追求者不能进入他爱人的卧室,她会锁上门并拿着钥匙,除非她成为他的新娘。 [3]除非上帝变成人,祂不可以凭着祂的全能来救赎人类。除非祂所取的肉身先从婴儿、再到孩童,并将自己塑成一个器皿和居所让祂的父能够进入,就无法使祂的肉身成圣(成为神性)。祂成就此事,是借着祂应验或成就了圣言中的一切,也就是里面包含圣规的所有法律。祂越应验或成就得完全,自己就越与父联合、父自己也越与祂联合。

“然而,举这几点例子只是为了解释,想让你明白:神性全能存在于圣规之内。上帝的治理称为“天命”当与圣规一致,持续并永远照着祂定规的法则而行,不可以违背它们、甚至不能改变一点一划,因为上帝就是圣规及其所有的法则本身。”

[4]说完这些,一道明亮的金光透过屋顶射进来,又变成基路伯飞在空中。从它们散出红光照射殿里的人们,不过只射向他们的脑后,而非额前,因为他们仍在嘟哝着:“我们还是不明白全能是什么。”

“我会揭示的,”我说:“不过只能在上述内容于你脑中有所启发以后。”

 

74. 第三个经历

我看见远处有一大群戴着有帽的人。一些人的帽子用丝绸盖着,他们属于神职人员之列。一些帽子的帽檐以金边装饰,他们属于平民之列。两者都是受过高等教育和学者之类的人。我还看到一些人戴着无檐帽,他们是未受过高等教育的。

我朝他们走过去,听到他们彼此间正在谈论无限制的神性全

能。他们说:“如果神性的能力需要遵循圣规的法则,那就是有所限制,而非无限制的能力,是能力,而非全能。任何人能看得到,法则怎能迫使全能这样行或那样行。当我们想到全能,再同时想到全能必须遵循圣规的法律而行,我们预先关于全能的概念就摇摇欲坠了,就像撑了根折断的拐杖。”

[2]当他们注意到我就在旁边,一些人连忙上前来质问:“你就是那位将上帝局限于法则之中、如同被束缚其中?过份!你撕裂了我们靠全能而得救的信仰。我们将救赎者的义放在信仰的核心,顶端是上帝的全能。作为附属,是圣灵的作为以及在属灵领域的影响,因为我们在属灵领域没有任何能力。这就足够,凭着这样的信仰来承受我们的称义,因为上帝是全能。然而我听说,你认为我们这样的信仰是虚空的,因为看不到半点人的响应,并说人的回应是圣规的法则之一。”

他们说完后,我开口大声说:“先学学什么是圣规的法则,然后理一理你们信仰的脉络。你将会发现一大块废墟,那里有一条长长的怪兽被网罗套住,蜷缩着的身上缠着无法解开的结。照着我们书上所读,当亚历山大看到戈耳迪之结时是怎么做的,拔出刀来,将死结一刀两段,扔在地上并用脚跟踩得粉碎。”

[3]当这群人听到这些,他们想对我来一场猛烈抨击,只是他们不敢,因为他们看见我头上的天开了,并听到有声音从中发出:“先控制你们自己,再学习圣规以及其中的法则——全能上帝的作为也是遵循这些法则而行。祂自己作为这定规本身、创造了宇宙。照着定规并为了定规,祂造了宇宙。以类似的方式,祂造了人类、并将祂圣规的法则建在我们里面。因为那些法则,人被造为上帝的形像和样式。简言之,此法则就是:人必须信上帝并爱邻舍。人以属世的能力越是去做这两样事情,人越是使自己成为上帝之全能的器皿;上帝与人、人与上帝就彼此联结。结果,对得救而言,这样的信仰变为活泼的、起作用的信仰,行为也变成义的行为。

“然而,有必要知道,”这声音继续说:“上帝一直呈现,并在人里面不停地工作与努力。祂甚至影响着人的自由选择。然而,祂从未侵犯人的自由选择,因为如果祂这样做,人们就会丧失了在上帝之中的住处,只剩下人里面为上帝的住处,就如同地上万物,天国万物,甚至地狱万物(它们里面也有上帝的住处)。人从上帝得到能力、意志、以及认知力。然而,人除非依照圣言中定规的法律而生活,上帝之中就没有相应的住处给他。(当人照着定规的法律而活,)于是他就成为上帝的形像和样式,乐园就赐给他作产业,生命树的果子就赐给他作食物。

“其余的人聚在善恶知识树下,在那里与蛇谈话,吃树上的果子。后来,他们被逐出乐园。然而并非上帝离弃他们,是他们离弃上帝。”

[4]戴有檐帽的人们理解这些话,并表示同意,但是戴无檐帽的人们否认。他们说:“这样的话,全能不就是有限制?有限制的全能是矛盾的。”

我回答说:“遵守公义的法则、或刻在仁爱之上的智慧之法则,以此公平来行出完全的能力,这与全能并不矛盾。你认为上帝能够违背祂公义和仁爱的法则而行,这并非按公平和智慧而行,这样就会引发矛盾。你们的信仰继承了这样的矛盾:基于惟独恩典,上帝可以称不义之人为义,并赋予他们拯救的恩赐和生命的奖赏。

“我将简要说明什么是上帝的全能。上帝用祂的全能去创造宇宙。当祂这样行时,还将祂自己的定规建立到每一个和所有的事物之中。上帝还用祂的全能去维持宇宙。祂永远保护定规及其法则。无论什么背离祂的定规时,祂将其带回定规并使其重新恢复。

“上帝还用祂的全能来建立教会。祂在圣言中揭示定规的法则。当教会滑离圣规时,祂将其修复。当教会完全堕落圣规之外时,祂降临人间。通过祂所取的人身,披戴全能、重建教会。

[5]“上帝用祂的全能、还有祂的全知来检验所有死后之人。祂为义人、绵羊,在天国准备地方。借着分派他们的居所、祂建立天国。祂为不义之人、山羊,在地狱准备地方。借着分派他们的居所、祂建立地狱。照着居民们各不相同的爱欲,祂将安排天国成各社群、地狱成各群落。在天国,爱欲的区别之多如同我们地面之上空中的繁星之多。祂将天国中的社群联合,以致于它们看起来如同一人。同样地,祂将地狱中的各群落聚合如同一个魔鬼。祂用一个巨大的鸿沟将天国与地狱分开,为了不让地狱侵犯天国,天国也不会给地狱带来痛苦(天国流入地狱,地狱就会痛苦)。如果上帝不是时刻在用祂的全能去行以上之事,野蛮就会充斥人类、人再也不受什么定规之法则所约束,这样人类就会灭亡。如果上帝不是圣规、以及在祂定规之中的全能,这样以及更遭的事情都会发生。”

当他们听完这些话,那些戴着有檐帽的人们开始赞美上帝。

在心灵世界,有智之士往往戴有檐帽子。无知者往往戴无檐之帽,他们还往往秃顶——秃顶表示他们的愚蠢。戴无檐帽的人们向左走了,而戴有檐帽子的人们朝右走了。
下一篇:宇宙的创造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