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本质是圣仁和圣智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756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36. 之前(18节),我们将上帝的根本和本质区别开来,因为上帝的无限和祂的仁爱有所区别,无限这个措词适用于上帝的根本,而仁爱适用于祂的本质。如之前所述,上帝的根本比祂的本质更普遍,同理祂的无限比祂的仁爱更普遍。因这个缘故,“无限的”可作为上帝的要素和特征等相称的形容词,所有这些都可称为“无限的”,因此圣仁(神性的仁爱)是无限的,圣智(神性的智慧)是无限的,圣能(神性的大能)也是。并不是上帝的根本在祂的本质之前就存在,而是祂的根本成为祂本质的不可分的附属因素,引导和构成、同时提升本质到更高的水平。这部分的内容照之前一样,分开不同的标题来讨论。

上帝是仁(爱)之本、智(慧)之本,二者组成祂的本质。

②上帝是善之本、理之本,因为善从仁而来、理从智而来。

仁之本和智之本就是生命之本、或生命在本身之中。

仁与智在上帝里联合为一。

仁的本质是仁爱身外的他人、愿成为其中之一、由自己而祝福他人。

圣仁的这些特征是宇宙被造的原因,也是宇宙被维持的原因。

 

37. 上帝是仁(爱)之本、智(慧)之本,二者组成祂的本质。

远古的祖先曾认识到,上帝之中、以及由上帝而发出的所有无限之事物,都与两个要素有关:仁与智。不过在随后的时代中逐渐失去这样的洞察力,他们从属天的思想自甘堕落到属世和肉体的事务中去。他们逐渐不明白什么是仁的本质、什么是智的本质。因为他们再也不知道:仁爱不能在没有形式的情况下而抽象地存在,而是在形式中、并通过形式来作用。由于上帝是真正的、唯一的、最初的实质和形式。祂的本质是仁和智,又因为所有被造之物从祂而来。由此可知:祂出于仁爱、通过智慧创造了宇宙的点点滴滴,因而圣仁与圣智存在于每一个体的被造物之中。还有,仁爱不仅是形成万物的本质,还将它们联合与连接。

[2]世上无数事物可用来形容这点。例如世间太阳的热和光,是世间万物存在及持续生存的两个要素。它们的存在是因为它们与圣仁与圣智相对应。心灵世界的太阳散发的热、其本质是仁爱;而发出的光、其本质是智慧。另外一个能形容这点的,是人的思想存在及持续生存的两个要素:意志和认知。每个人的思想都由这两个功能构成,二者存在并作用于每个人的思想及其行为。其原因是,意志是仁爱的接受器或座席;同理,认知是智慧的接受器或座席。因此这两个功能对应于圣仁和圣智,并且源自圣仁和圣智。另外一个例子来形容,是人的身体存在及持续生存的两个要素:心与肺,或者心脏的收缩舒张运动和肺部的呼吸。众所周知,这二者作用于身体各部分。其原因是心对应于仁、肺对应于智。这样的对应关系在『圣仁与圣智』一书中有充分的证明。

[3]心灵世界与物质世界可以举出无数的例证来证明。例如,仁爱如同新郎或丈夫、 通过智慧(如同新娘或妻子)产生或生出所有的形式。在此值得一提的是,整个天人的天国都由圣仁(通过圣智)按其形式排列、并维持这样的形式。那些猜想世界由其它途径被造的、以及未觉察到圣仁与圣智组成神性本质的,会由理性之见堕入眼见。他们欣然接受自然为宇宙被造的力量,有眼耳却无认知,能思考却无灵魂。就像他们讨论色彩,如同色彩在无光的情形下亦能产生。讨论树木,如同树木在没有种子的情形下亦能长成。讨论地上万物、如同万物在没有阳光的情形下亦能产生。

 

38. 上帝是善之本、理之本,因为善从仁而来、理从智而来。

一切事物与善和理有关,万物源头归功于仁爱和智慧。从仁爱而来的一切被称为善的,仁爱通过去喜爱或去感受来表现自己,所爱的或所感觉的就是每个人的善。从智慧而来的一切被称为真的,因为智慧仅由真理组成。因此,仁爱是各种良善的复合体,智慧是各样真理的复合体。仁与智源于上帝;祂是仁之本、因而是善之本。祂是智之本、因而是理之本。这就是为何义与信是教会两大要素。义与信构成教会的整体结构、且存在于教会的每一部分;因为教会之善称为义,教会之理称为信。仁爱之乐、也是义之所乐,所乐之事被称为善。智慧之悦、也是信之所悦,所悦之事被称为理。喜乐愉悦给善与理带来生机。如果不是喜悦带来的生机,各样的善与理可以说是死气沉沉、毫无生气。

[2]不过,仁爱之所乐、智慧之所悦有两种。有爱善与爱恶的喜乐,也有信真与信伪的愉悦。不管是爱善还是爱恶之乐,拥有它们的人们认为都是好的,都是善,因为这是他们自己的感觉。不管是信真与信伪,他们也认为是真的,这是他们自我的认知。这两类是对立的,其中一种所爱之善是善,另一种则是恶;一种所信之理是理,另一种则是谬。乐于善的爱就像太阳的热,当它作用于肥沃土地和有用的树木和农作物时,赋予它们生命与丰收。何处领受这爱的力量,何处乐园被建立,就是耶和华的园子,就是迦南美地。由这爱而来的理,其美丽如同春天里的阳光;或者如同光射在盛满美丽鲜花的水晶瓶上,打开瓶盖,芳香溢出。然而,爱恶之乐,就像太阳之热作用于贫瘠荒地和无用的荆棘时,烘烤它们、使其枯萎。何处领受这种“爱”的力量,何处就有阿拉伯沙漠产立,毒蛇满布其中。从爱恶而来的伪谬,就像寒冬的阳光,或者如同光照在一个装醋的皮袋上,蛆虫在醋里游荡,还有一些恶臭难闻的爬物。

[3]应该知道,善通过理来形成,用理来包装自己,以便于区别其它类型的善。一个系列的善自我打包成捆,并用遮盖物盖好,以区别于其它的系列。从人的身体各器官,如此有组织地构造,可明白一二。类似的事情也发生于人的头脑中,头脑中的每一部分都永远对应于身体的各细节之处。因此,人的头脑,对它的内在而言,是属灵实质的组织合成。对它的外在而言,是属世物质的组织合成。乐于好善的头脑,是由天国般的属灵实质组成。而以恶为乐的头脑,则是由地狱般的属灵实质组成。后者头脑中的恶被伪谬打包成捆,前者之中的善被真理打包成捆。由于各样的善和恶被聚集成捆,主说:“稗子要褥出来,捆成捆,留着烧,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也要这样挑出来”(『马太福音』13:30,40,41;『约翰福音』15:6)。

 

39.仁之本和智之本就是生命之本、或生命在本身之中。

『约翰福音』说:“道与上帝同在,道是上帝。生命在祂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翰福音』1:1,4)。“上帝”在此指圣仁,“道”指圣智。圣智实际上是生命,生命实际上是围绕着耶和华上帝的心灵世界太阳发射的光。

圣仁产生生命,如同火产生光。火有两个性能:燃烧和照耀。燃烧发出热,照耀发出光。同理,爱有两个性能。火燃烧的性能对应其中之一,就是某些东西在最深之处影响我们的意志。火照耀的性能对应另一个,是某些东西在至深处影响我们的认知。这就是我们意志和认知的源头;因为从心灵世界太阳发出的热,本质就是仁爱,它的光本质上是智慧。此仁此智流入宇宙每个及所有事物之中,并最深层次地影响他们。至于我们,此仁此智流入我们的意志和认知之中,两者被造为容器来接收——意志接收仁爱,认知接收智慧。

因此,可知道以下三点:生命在我们的认知之中找到栖息之地;那生命几乎与我们的智慧一样;意志之中的仁爱改善那生命。

 

40. 『约翰福音』中我们还读到:“如同父在自己有生命,就赐给祂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5:26)。意思是,从永远就存在的神性本身在自己是有生命的,在时间之中所取的人身在自己有生命。“生命在本身之中”的意思指完全的和唯一的生命,所有天人和地上之人因此生命而活。

我们的理性有能力去明白关于世间太阳所发之光。那光不能被造,但接受光的形式可以被造。正如我们的眼睛就是形式、用以调节接收那光。当光从太阳流入,我们便看见。这与生命相似,如刚才所说,生命是从心灵世界太阳发出的光。同样,这光不能被造,但是它随时不断流入,启迪我们的思维,产生我们的生命。因为光、生命和智慧是一。智慧也不能被造,善、理、仁、义等同样不能被造。被造的只是接受这些的形式,这些是人的和天人的思想。

要特别小心,不要确信你自己能靠自己而存活,也就是别认为你自己拥有智、信、仁,由自己而能感知真理,自己有义或自己能行善。当人们自己确信如此时,他们就将自己的头脑从天摔到地,或从属灵的思想引向属世、感官和肉体。于是关闭了他们思想的最高区域,就丧失了对上帝、天国和教会一切事情的思考和判断力。凡是他们对这些方面的所思所想所说,都是荒谬的,因为他们身处黑暗之中。同时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对于他们所认定的“智慧”,他们会由此获得更大的信心。由于他们头脑的最高区域被关闭,这里是生命之真光的栖身之处,而打开的低级区域则仅仅适应人世间的弱光。这弱光因缺少由最高区域而来的真光,暗淡模糊、易生假像。在这虚弱之光中,虚假看起来真实,真实看起来虚假。关于假命题的辩论看起来如同智慧,而对真命题的辩论看起来似乎疯狂。这类的人们真相信他们有老鹰般的视觉能力,实际上,他们再也看不见任何来自智慧之事,还不如蝙蝠在敞亮白日所能看见的。

 

41. 仁与智在上帝里联合为一。

教会中任何一位智者都知道,一切与仁爱相关的善和义都由上帝而来,一切与智慧相关的理和信也都由上帝而来。事实上,人的理性也能看出这是真的,只要他们意识到:仁与智源自心灵世界中那个围绕耶和华上帝的太阳;或意识到:仁与智通过那围绕耶和华上帝的太阳、从耶和华上帝而来。从那太阳发出的热本质上是仁,发出的光本质上是智。由此可清楚得出,仁与智在它们的发源之处联合,也就是在上帝之中联合为一,上帝是那太阳的源头。

这一点,可通过这世间的太阳来思考。世间的太阳只不过是火而已。因燃烧释放热、还发出光。在最源头之处,热与光是合为一。

[2]然而,当它们散开时,就分开了,热是热、光是光。这可从它们对物体产生的效果看出,有的物体受热多、有的接受更多的光,由此可以知道热与光的分开作用。在我们人身上,这种分开的作用更明显,生命之光与生命之热是分开作用在我们身上。分开是为了使我们能够被改造与更新。因为若不是生命之光教导我们什么当要的和当爱的,改造和更新就不可能发生。

有必要知道,上帝持续地为我们里面的仁与智建立联合的关系,但是倘若我们不靠近上帝并信祂,我们自己就会将二者分开。

这样的联合关系越紧密,与仁相关的善和与智相关的理之间关系越密切,我们就越变成上帝的形像,并被提升至天国,直至天人所在之地。另一面,这二者在我们里面分得越开,我们就越成为路西弗或龙的形像,从天被摔下地、然后从地扔进地狱。

当仁与智联合运行在我们里面,我们变得如同春天里的树木,发芽、开花并结果。另一面,当仁与智在我们里面分开时,我们就变得如同寒冬里的树木,光中无热,所有树叶凋谢光秃,树木萧条。

[3]当属灵的热从属灵的光撤走时,或者当义从信撤离时,我们就变得如同腐烂殖质并且酸化,蠕虫在其中繁殖。如果有一点幼苗长出,苗叶上布满吃叶的咀虫。于是,爱恶的诱惑(其实是强烈的欲望)在我们里面迸发。我们的智慧不再控制和收敛这样的欲望,而是热爱它们、关照并滋养它们。

简单说,将仁与智、或义与信分开原本是上帝不断努力撮合的两方面就好比将红润从脸上拿走,变得灰白如死人;或者将白色从红色分离、以致于脸红胀如燃木。

将仁智分离,也好比撕毁一对夫妻的婚约,逼女方为娼、迫男方通奸。仁如同一个丈夫,是义;智如同一个妻子,是信。它们的分离导致属灵的卖淫嫖娼,其形式就是歪曲真理和污秽良善。

 

42. 另一个重要的概念也当知道:仁与智有三个层次,因而生命也有三个层次。人的头脑也随这三个层次形成三个领域。在头脑的最高领域之中的生命是最高层次的生命;在中间领域之中的生命是中间层次的生命;最低领域之中的生命是最低层次的生命。

这三个领域一个接一个的被开启。头脑的最低领域,就是生命的最低层次所在之处,借着现实的信息,在孩童和青少年时期被开启。第二个领域,更高层次的生命所在之处,借着以现实信息为基础的思考,在青少年和成年期早期被打开。头脑的最高领域,就是生命的最高层次所在之处,借着对道德和属灵的真理的感知,在成年早期、中年、中年以后的时期被打开。

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也当明白,生命最完美的状态是无需思考,在真理之光中感知真理。这样感知的水平可用来决定人们生命所处的层次。例如,有人一听到某些真的事情,能立即感知它的真实,在心灵世界,鹰代表这类之人。而有些人不会立即感知到事情的真实,他们会借着对表象的确证以达到认同的地步;鸣禽代表这一类人。有些人因为颁布之人的权势而相信某些事情的真实,这类人用松鸦和鹊来代表。

有些人不愿意也无法感知真实之事,他们只能领受伪谬之事。原因是,他们所处的光既微弱又易生假像。在那光中,虚假看起来真实。真实之事看起来像某些藏在密云之中的某些东西,又或像流星,或者其它看似虚假之物。夜鸟代表这类人的思想,鸣角鸮代表这类人说话。如此坚定自己伪谬想法之人甚至无法忍受听到真实之事,当任何真实之事达到他们耳朵的最外层时,他们就会厌恶地拒绝,如同充满胆汁而恶心的胃会呕出任何试图流入的食物。

 

43. 仁的本质是仁爱身外的他人、愿成为其中之一、由自己而祝福他人。

仁与智,构成上帝的本质。而上帝的仁爱,本质有三:仁爱自己身外的其他人,愿成为他们其中之一,因自己而祝福他们。如上面解释过,上帝的仁与智结合如一,因此这三者也组成了上帝之智的本质。仁想要达成这三点,而智则导致这三者的发生。

[2]第一:仁爱身外的他人。从上帝对全人类的爱就可以明白这点。并且,爱目标,也会爱达到目标的途径。因此,上帝也爱祂所造的其他一切事物,因为它们是达到爱人类之目标的途径。

宇宙中所有的人和物都在上帝之外,因为他们有限、而上帝无限。上帝的仁爱不仅达于善者与善物,也达于恶者与恶物。这仁爱不仅施予天国之中的人和物,也同样施予地狱之中的人和物;不仅给米迦勒和加百列,也给魔鬼和撒旦。因为上帝从永远到永远、无论在哪里都是相同的。正如祂说:“祂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马太福音』5:45)。

尽管如此,恶的人和物仍旧是恶。这样的人和物里面是什么、其结果就是什么。恶人恶物不会真诚地和深切地接收上帝的仁爱,他们只会照着自己的本性来接收,其方式如同荆棘接收太阳之热与天降甘霖。

[3]第二:愿成为他们其中之一。可从祂与下列等等的联合关系而接受这点:祂与天人的天国、地上的教会、与教会的每一位、与形成和构建教会的一切理与善。就其本身而言,仁爱就是去努力建立一种联合的关系。为了实现这目的,就是上帝仁爱的意图,上帝按祂的形像和样式创造了人类,这样祂就能凭此建立联合的关系。

圣仁不断努力与我们建立联合的关系,从主所说的话可明显看出:祂想与人同在,祂在他们里面,他们在祂里面,祂盼望他们里面有上帝的仁爱(『约翰福音』17:21,22,23,26)。

[4]上帝之仁爱第三个要素:因自己而祝福别人。从祂所赐的永生可以确认,这永生就是赐给那些接受仁爱之人无尽的祝福、幸运和快乐。因为上帝是仁爱之本,祂也是祝福之本。又因所有的仁爱都溢出愉快,所以圣仁永久地溢出祝福之本、幸运之本、快乐之本。上帝通过与天人及离世之人建立的联合关系,将这些祝福赐予他们。

 

44. 圣仁的真实属性可从它遍布宇宙的作用范围得以确证。圣仁以不同的方式、按我们的状态来影响我们每个人。圣仁的影响在父母身上有特别的效果。因为这样,父母慈柔地仁爱他们的儿女(儿女在他们以外),想与儿女一起,因自己祝福儿女。圣仁的影响不仅对善者、也对恶者;不仅对人、也对各样的动物和植物。

无疑,在生子期间,每一位母亲的唯一念头就是形影不离地照顾她的孩子。每个正在坐在蛋上孵雏的鸟只想把子女护在翅下、叼食亲口喂养它们。众所周知,连毒蛇也会仁爱它们的后代。

这种普世的作用对那些让上帝仁爱流入之人有特别的影响力——就是那些信上帝和对邻舍行义之人,在他们里面的义就是上帝仁爱的一种形像。

即使在恶人当中,会以友谊来模仿这样的爱。在他们的餐桌上,主人为客人端上美食。朋友间会握手、相拥、亲吻,并彼此承诺相互帮助与支持。这种仁爱也是思想一致或相符之人相互结盟、建立结合关系的唯一来源。

甚至在类似树木花草等植物当中,圣仁的影响力同样发挥作用,只不过它的运行是通过世间太阳及其光与热来实现而已。热从外部进入树木等植物并成为它们的一部分,促使它们发芽、生长、以及后来的开花结果,果实给动物们带来祝福。物质的热有这样的作用,是因为它与属灵之热(也就是仁爱)相对应。

事实上,在矿物世界的各样物质中,都是圣仁作工的写照。圣仁的描绘体现在提炼这些物质的过程、以增加它们的益处和价值。

 

45. 从以上对圣仁本质的描写中,你也能明白(来自地狱的)魔爱的本质像什么,与圣仁对比之后就会更明显。

魔爱是一种唯独利己的爱。这种爱其实是恨。它并不爱自己以外的任何人。不会为了祝福他人而与他们建立一种联合的关系,而只为了自己得祝福。更进一步,它不断地争取去支配其他所有人、夺取他们的好处。

最终,它还想被崇拜为上帝。这就是为何地狱中的居民都不承认上帝。他们却承认那些强过他们的人为神明。从地狱的角度来看,那儿有低等和高等的神,或者小神和大神,按照各自的能力大小而等级不同。因为所有地狱居民的心中所含的都是对自己的爱,对他们的神明,其实心燃恨意。

反过来,这些神对所有在他们掌管之下的恶灵以恨相待,视他们为可恶的奴隶。只要这些跟随者保持恭敬,他们就勉强柔和相对。对其他的,他们径直公开发怒。在内心之中,他们一样向他们的跟随者发怒。

只为自己、或仅仅利己的爱,在盗贼之中可发现这样的爱:当他们一起合作行窃时,甚至可以相互拥抱,但是到最后却想杀掉同伙以夺取别人那份贼赃。

在地狱,只为自己的爱或我欲是占统治地位的力量。在一定距离之外观看地狱居民和他们的我欲,显现为各样的野兽。一些像狐狸和豹,一些像豺狼和虎,一些像鳄鱼和毒蛇。这样的我欲令他们所住之地成为乱石堆和沙砾的荒漠,呱鸣之蛙乱窜的沼泽。在他们所住的破旧棚屋上空盘飞着各样惨叫的禽鸟。这些野兽与禽鸟,与圣言先知书中所说的鸮、荒漠野兽、豺狼等一样、用来表达因我欲而萌生统治欲(『以赛亚书』13:21; 『杰里迈亚书』50:39;『诗篇』74:14)。

46. 圣仁的这些特征是宇宙被造的原因,也是宇宙被维持的原因。

细细品鉴圣仁的这三要素,会发现这三要素是宇宙被造的原因。第一个:仁爱祂自己身外的他人。这是创造的原因之一,因为宇宙在上帝以外(正如自然在太阳以外)。宇宙就是上帝延展祂的仁爱、并能将祂的仁爱付诸行动且找到安息之处。我们读到,在上帝造天地之后,祂安息了;并且为此设立安息日(『创世记』2:2-3)。

从人是按上帝的形像和样式被造的事实,可以看出圣仁的第二个要素(上帝想成为其中之一)也是创造的原因之一。“形像”和“样式”的意思是:我们按着易于接收由上帝而来的仁与智的形式而被造。上帝能与这些形式在一起,且因着这些形式的缘故而与宇宙其它万有在一起,因为这些是实现目标的方法;与终极方法的联结也会与居间方法相联结。『创世记』(关于创造的经书)清楚表明万物是为了人类被造(1:28-30)。

第三个要素(因祂自己而祝福他人)也是创造的原因之一,可从以下的事实得出:祂将天人的天国提供给每一个接纳圣仁进入的人,这里的所有祝福只是来自于上帝。

上帝仁爱的三个要素一样是宇宙被维持的原因,因为维持就是持续的创造。圣仁从永恒到永恒都是相同的。上帝仁爱的属性,现在如何、将来也如何,与创世时的属性一样、从未改变。

 

47. 倘若你以适当的方式来认知所有这些,就能视宇宙自始至终为一件连贯的工作,一件持定目标、方法和结果的工作。

每样的爱都有其目的,所有的智慧通过居间的方法去实现那个目的,利用那些方法以达成预期效果、或有用的结果。因此可以说,宇宙是一件体现圣仁、圣智和各样用处的工作。用每一种能想到的方式,从始至终连贯的一件工作。

宇宙由稳定的、有用的功能组成。这些功能是在仁爱的驱动下,由智能产生而成。所有稍有理性的人都可以思量得到这个事实,就像对着镜子面对面看到。当他们获得宇宙如何被造的总体轮廓,就能够聚焦于细节。这是因为局部适应整体,整体协调局部。接下来,我会以各种方式将此真相告白于众。

 

48. 关于这些观点,我再讲讲以下一些难忘的经历:

有一次,我与两位天人交谈,一位来自东面的天国、一位来自南面。当他们意识到我正在沉思有关智慧与仁爱的奥秘,就说:“你不知道在我们心灵世界举行的智慧活动吗?”

“不知道啊。”我回答。

“有很多这类的活动呢。”他们说。于是他们解释,这类的活动就是那些热爱真理的灵聚集一处领受异象,然后一起辩论一些较为深刻的焦点问题,并得出结论。

二位天人牵起我的手,对我说:“跟我们走,今天正好有这样的聚会,你去看看。”他们带我穿过一片空旷的平地,走到一座小山前。我惊奇地发现这里居然有一条铺砌的道路,两边全是棕榈树构成的廊柱,从山脚一直到山顶。在山顶,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树林,围绕成圈,如同看台。中心的一片空地上,有一块铺满不同颜色卵石的平地。在铺石平地的四周有许多座椅,那些智能的热爱者们坐在其上。整个空地的中央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份用图章密封着的文件。

[2]坐在椅子上的人们邀请我们坐在空位上,不过我谢绝说:“我被二位天人带到这里,不是坐在这里的,只是看看、听听而已。”

二位天人走到空地中央的桌子边,撕开档的封印。对所有在座的参会者宣读档上所写内容,就是这一群人要讨论和揭示的关于智慧的奥秘。这些奥秘是由三层天的天人写下并传送到那张桌上。

有三个奥秘:第一,人按上帝的形像和样式被造(『创世记』1:26);形像是什么、样式又是什么?第二,畜牲和禽鸟,无论贵贱,生来就有知识;为何人不是生来就有这些知识?第三,生命树是什么意思?善恶知识树是什么意思?吃它们的果子表示什么意思(『创世记』2:9,16-17;3:6?这三点的下方写着:“将这三点的答案连成一个独立的陈词,写在另一张纸上,放在桌面,我们会看。倘若你们的陈述考虑充分并且确切,就会为你的智慧赢得奖赏。”

高声读完之后,二位天人离开桌子,回到各自的天国。然后,坐在椅子上的人们开始讨论这些摆在面前的奥秘、去弄清楚它们。他们轮流发言。坐在北边的先发言,然后是西边的,接着是南边的,最后轮到东边的。

他们先从第一个开始讨论:“人按上帝的形像和样式被造;那形像是什么、那样式又是什么?”首先,他们从『创世记』中找出下面的经文在众人面前宣读。上帝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我们的样式造人。”上帝就照着祂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创世记』1:26-27)。当上帝造人的日子,祂是照着自己的样式造的(『创世记』5:1)。

[3]那些坐在北边的首先发言。他们说:“上帝的形像和样式是上帝吹入所有我们的两种生命:在我们意志里的生命和在我们认知里的生命。我们读到:‘耶和华上帝将生命的气吹进亚当的鼻孔里,人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创世记』2:7)。我们相信这里的意思是:对善的意志和对理的感知就是吹进亚当鼻孔里的,这就是就他如何受了“生命的气”。因为吹进亚当的生命来自于上帝,形像和样式表单示爱与智、公义和公平在亚当里面的净化。”

坐在西边的表示同意,不过有所增加:上帝吹进亚当里的纯全状态,是自那以后继续不断地吹进每个人里面的。然后,鉴于他们是接收它的器皿,这样的纯全的状态就会在人里面出现。作为接收器皿的容纳程度如何,让人成为上帝的形像和样式如何。

[4]坐在南边的第三个发言,他们说:“上帝的形像与上帝的样式是两回事,尽管从创世以来、它们曾在人里面结合为一过。发自内心想想,我们可看出:我们所有人都可以损毁我们自己里面的上帝的形像,而不能损毁上帝的样式。哪怕有面纱遮盖, 我们也能瞥见这样的事实:在失去上帝的形像后,亚当仍保留着上帝的样式。当他受到诅咒后,是这样说的:‘看,那人已经与我们相似,能知道善恶’(『创世记』3:22)。后来,亚当被称为“上帝的样式”,而非上帝的形像(『创世记』5:1)。不过,还是请坐在东边的朋友来讲讲上帝的形像和样式的真实含义,因为他们更有亮光。”

[5]安静片刻后,那些坐在东边的站起身,仰望主的方向。然后坐回座位说:“上帝的形像就是上帝的器皿。上帝是仁之本和智之本,因此上帝的形像就是我们对来自上帝的仁与智的坦率接受。上帝的样式则是另一方面,指的是仁与智在我们里面完美的相似和完全的外显,就好像这仁与智完全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充分地感觉到,好像我们自己拥有仁与智,好像我们自己想要行善,好像自己能明白真理。实际上,没有一丁点来自我们自己,全部来自于上帝。唯独上帝独自拥有仁与智,因为上帝是仁与智自身。仁与智、或善与理在我们里面的样式或显现、就像是我们自己拥有的。是这样的样式或显现让我们成为人、并让我们能与上帝建立联合的关系、以及因此能活到永远。也就是说,让我们成为人的因素,一方面是完全来自我们自己的意图行善和明白真理的能力;另一方面是对晓得并相信如此行是在于上帝帮助的接纳程度。因为我们知道并相信,我们从上帝获得帮助,上帝就将祂的形像放在我们里面。如果我们相信、无需上帝的帮助也能成事,上帝就不会将祂的形像放在我们里面。”

[6]当他们说完这些,热爱真理的热情抓住他们的心,引领他们说出接下来的话:“如果没有经历任何仁爱或智慧、如同是自己的,我们如何能接收、保持或传递仁与智呢?如果在我们没有办法去尽自己一方之力去与上帝建立合作的关系,如何能够通过仁与智而与上帝有此关系呢?没有相互关系,就不存在什么合作。构成合作关系的相互性,对我们这一方而言,在于我们爱上帝、以及我们行出从上帝那里所领受的;如此行、就像是我们自己行出来的,但要相信我们有上帝的帮助。如果与这位永恒的上帝没有这种合作的关系,我们如何活到永远?这样的样式不在我们里面,我们又怎样是个人呢?

[7]所有人都同意这点,并且说:“我们需要总结以上所述。”于是他们接下来说:“我们是接收上帝的器皿。接收上帝的器皿就是上帝的形像。因为上帝是仁之本和智之本,因此我们是接收仁与智的器皿。我们这器皿若真实地接收仁与智,就变成上帝的形像。因着我们实践从上帝领受的、如同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就是上帝的样式了。当我们承认在我们里面的仁和智、或善与理并不是我们的,也非源自于我们;它们唯独存在于上帝之中,并且它们唯独源自上帝,我们达到如此程度时,就从上帝的样式进而到上帝的形像了。”

[8]接着,众人就第二个题目开始讨论:“畜牲和禽鸟,无论贵贱,生来就有知识;为何人不是生来就有这些知识?”

与会者们开始以各样的方式来讨论这个题目,特别是人类为何没有天生常识或本能,甚至连关于交配的一点点常识都没有。他们从各方调查获悉,新生婴儿甚至缺乏识别他们母亲乳房的天生常识或本能。只有当他们的母亲将乳房凑给他们时,这些新生儿才学会吃奶。新生儿只会吮吸,也是在母亲子宫里时一直吮吸而获得这样本能。出生后不久,他们不知道怎么走路,或者如何发声说任何话,甚至不懂像动物那样用不同的声音来表达他们的爱和情感。不像动物那样,对什么食物对他们有益或什么东西能吃,他们一无所知,不管手里抓到什么,干净的或肮脏的,就会往嘴里塞。调查者还说,如果没有某种形式的教导,人对如何同异性交配都全然不知。若不是从其它人学到,甚至年轻男女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简单地说,我们出生时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接下来也是如此,除非从他人学会如何去认识、认知并增长见识。

[9]然后众人证实,动物不分贵贱,生来就有知识来发挥在它们的生活之中。陆上的畜牲、空中飞鸟、爬行动物、水中游鱼,甚至微小的、诸如昆虫类的动物,都是如此。它们都知道什么食物适合它们,知道为自己建造居所的一切事情,也知道一切关于交配和繁殖后代的事情。参会者们借着回想他们在世时听到、看到、读到的这些奇妙事情来证实这点。

证实了这个命题的真实性之后,与会者们将焦点转向去想方设法揭示这个奥秘。他们都说,这样的现象定是来自圣智的作为,为的是使人是人、动物是动物。并创造如此的环境,让我们从出生时的不完全变得完全,而动物生时的完全变得不完全。

[10]接着,北边的会众开始发表他们的意见。他们说:“我们生时无知,是为了我们能向所有的知识敞开。如果我们生来就有知识,就不会向其它观念敞开,就不会去获得任何更多的知识。”

他们打比方来说明:“刚出生时,我们就像没有播种的土地,能容下任何种子、并帮助它们成长和结果。一个动物就像一块地长满草和灌木,所容之处都已种满。倘若再有种子被种下,就会因壅塞而被扼杀。这就是我们为何要经过这么多年的成长,在此期间,我们像土地那样能被耕作而长出庄稼、鲜花和各样的树木。而动物的成长一般仅有几年,在它们成长的年月里,它们不能被培育而超越它们天生的本能。”

[11]接着由西边的会众发言。他们说:“我们出生时确实不像动物那般具备知识。然而,我们生来有一种能力和一种倾向,就是获取知识的能力、去爱的倾向。我们先天具备去爱的能力,不仅爱适于自己和世界的事情,还爱那些适于上帝和天国的事情。刚出生时,我们身体的官能毫无活力,内在的感官根本无生气。这样的情形,能让我们逐步接收生命、并变成人。最先,我们成为属世的,接着理性的,最后属灵的。但如果我们生来就像动物那样,具备各样的知识和已成型的爱,那么从属世到理性、最终成为属灵之人的过程就无法发生。生来就固有的知识和爱的感觉会限制这样的发展,但生来所具备的能力和倾向一点也不妨碍这样的发展。这样,人类就能够在知识、智力和智能方面逐渐完全,直到永恒。”

[12]轮到南边的会众发表他们的见解。他们说:“人类不可能靠自己学到什么。因为他们天生并无知识,所有知识都是从别人或别处学来的。因为他们不能从自身获取任何知识,因而也无法从自身获得任何爱。因为没有知识,也就没有爱。知识与爱如同搭档不分开,就像意志与认知、或感觉和想法,又或某种物质的实质与形式。所以,当我们从别人获取知识,同时就伴随着爱的获取。这种依附于知识的普遍之爱,是指爱认知,接着变成爱领悟,再成长为爱智能。这样类型的爱只会在人类身上找到,从未出现在动物身上。这爱源自上帝、注入到人类。

[13]“我们同意西边伙伴的以下见解,就是我们生来并没有爱、因而没有知识。我们生时只有爱的倾向、以及因此拥有获取知识的能力。我们从别人那里获取知识,并非从我们自己。准确地说,是通过别人获取知识,因为他们也无法由自身获得任何知识。所有知识追其源头,都来自于上帝。

“我们也赞同北边朋友的以下观点,就是我们出生时都像未曾播种的土地,所有的种子-不论贵贱,都可以种植。关于这些观点,我们想添加的是:动物出生时就具备属世的爱、以及与这爱相随的知识。尽管如此,动物拥有的知识并不会引导它们去对任何事物进行认知、思考、认知。它们的爱将它们引向知识,就如同导盲犬引盲人过街。动物对智力完全无知。或者这样形容更好一点,它们就像梦游者对所做之事完全无知,当时它们的智力在沉睡。”

[14]最后发言的是坐在东西的会众。他们说:“我们同意朋友们刚才所说。我们由别人或通过别人学到知识,而非从自己。因此我们应当认可并承认,我们所知道、认知、以及因其而有智慧的一切一切,都来自于上帝。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方法能使我们被上帝生出或重生、成为祂的形像和样式。因着我们承认并相信,所有我们已接收的和正在接收的关于仁和义的良善以及关于智和信的真理都来自于祂,没有丝毫来于自己,这样就成为上帝的形像。而成为上帝的样式,是因着我们亲身经历这些良善与真理、如同它们出于自己。我们以这样的方式来经历它们,而不是生来就拥有这些知识。我们一边前行时一边获取知识。这样获取知识,看起来好像是我们自己所为。上帝允许我们这样的感受,以致于我们是人、而非动物。我们看起来在意图、思考、热爱、认知并变得在智慧方面有自由意志。由此我们去获取知识,进而认知它们;当付诸使用时,变得有智能。这就是上帝如何把我们与祂自己联合,以及我们自己如何与上帝联合。我们出生时完全无知,倘若不是上帝如此安排,以上的联合就不可能发生。

[15]各自陈述后,全体会众想从这些讨论中得出总结。他们的总结是这样的:我们出生时没有半点知识,为的是我们能够得到尽可能多的知识,在认知上得进步,向智慧靠近。我们出生时无丝毫的爱,为了是借着明智地运用我们所学、得到尽可能多的爱,进而通过爱我们的邻舍来爱上帝。因此,我们能发展与上帝的合作关系,令我们成为真正的人,并让我们活到永远。”

[16]然后,参会者们拿起文件读第三个议题:“生命树是什么意思?善恶知识树是什么意思?吃它们的果子表示什么意思?”

他们全都邀请东边那组来解开这个奥秘,他们说:“因为这个问题需要更深层的认知力,你们来自东面、且闪耀着光芒,意思是你们有从爱而来的智慧。这样的智慧实际就是伊甸园所表示的意思,那里有这两颗树。”

东边的会众回答说:“我们将会回答这个问题,然而因为人的一切都来自上帝、没有一点来于自身,因此我们给出的答案乃是从祂而来,尽管感觉上好像是出于我们自己的回答。”

“树指人,”他们说:“树的果子指人生活所行的善。因此生命树的意思是靠上帝而活的人。因为仁与智、义与信、善与理,是上帝的生命在我们里头。生命树就是指里面有这些之人,这些都是从上帝而来,这样的人因此有永生。在启示录中,允许人们去吃的生命树表示同样的意思(『启示录』2:7;22:2,14

[17]“善恶知识树的意思指那些相信靠自己而活、而非靠上帝而活。且相信在他们里面的仁与智、义与信、善与理是他们自己的,而非上帝的。他们这样的认为,是因为从表面上看,他们全凭自己去思考、意图、说话、行动,以至于他们确信真是真的如此。他们利用这些表象来确证他们实际上是神明。因此蛇说:‘上帝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就如上帝能知道善恶’(『创世记』3:5)。

[18]“吃这些树的果子表示接受和内化。吃生命树的表示接受永生,吃善恶知识树的表示接受诅咒。蛇表示魔鬼,就是爱自己、以自己的聪明为傲。爱自己就拥有后者之树,若因爱自己而自傲,那就是善恶知识树了。

“若相信亚当有智慧、凭自己行了善,或相信这是他的状态之纯洁,那就太可怕了。事实上,亚当自己被诅咒正是因为他这样相信。这就是吃善恶知识树所表示的意思,这就是为何亚当从那时起堕落。他最初的状态确实是纯洁的,那是因为他相信自己有智慧、能行善是在于上帝的帮助、完全不凭自己,这是吃生命树的所表示的意思。靠自己变得有智慧,并凭自己行善的唯一一人只有曾在世的主耶稣。因为从出生时,神性自身在祂里面、且是祂的神性。这就是祂如何靠自己的力量成为救赎者和拯救者。”

[19]从这些观点,与会者们得出结论:“生命树,善恶知识树,以及从吃他们的果子表示的意思如下:我们的生命取决于上帝在我们里面。上帝在我们里面,我们就有了天国和永生。而另一面,我们的死亡,在于确信我们的生命取决于我们自身、而非上帝。这样的态度为我们带来地狱和永死,也就是诅咒。”

[20]在这之后,他们再检查一下天人留在桌上的檔。他们看到档底端写着:“将三点连贯成一个独立的陈词。”

他们将三者汇总,发现这三者彼此相连、形成一串链子。这链子的含义如下:“我们人类被造来接收源自上帝的仁爱与智慧。当去实践这仁与智时,如同仁与智从我们自己而来。这样做,是为了去接收仁与智、并与上帝形成联合的关系。因此,我们出生时没有任何仁爱与知识,无法靠自己去仁爱或变得有智慧。如果我们将所有的仁之善和智之理都归功于上帝,我们就成了活的人。如果将它们归功于我们自己,就成了死的人。”

他们将这些陈词另外写在一张纸上,并放在桌上。突然,有天人在闪耀的白云中显现。他们将这张纸拿到天上。在那里读后,坐在椅子上的众人听到从天上传来声音说:“好!…好!…好!“

突然,上面有一位显现,从天上飞下来。他的踝部附着一对翅膀,鬓角处另附一对翅膀。他带着各样的奖赏,有袍子、帽子和桂冠。落地后,他先将白袍赐给北面的人。至于西边的,他赐了红袍。南边的,他赐给他们有金边和珍珠边装饰的帽子,帽子左边卷起部分还镶有切成花朵状的钻石。然而,他将镶有红宝石和蓝宝石的桂冠赐给东边的会众。装扮上各自从这场智慧活动赢得的奖赏,他们开心地回家去了。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