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性根本是耶和华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886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18. 我们先思考什么是神性根本,然后什么是神性本质。表面看来,二者是一、没有分别。然而根本比本质更普遍,因为本质以根本为先决条件,并因为根本而存在。上帝的根本,或者神性根本,难以描绘其意,因为超越了人的思想范围。人的思想只能认知被造和有限之物,而非被造和无限之物,例如神性根本,就难以领悟。神性根本是根本自身,是万物源泉,且为了万物的存在而于万物之中。下列论点能有助我们了解更多关于神性根本的概念:

独一上帝因祂是根本而名为耶和华,因祂独自是、曾是、将是,并因为祂是首先和末后,是始和终,是阿拉法和俄梅戛。

这独一上帝是实质自身和形式自身,天人和人是从祂而来的实质和形式;以至于他们在祂里面、祂在他们里面,直至他们成为祂的形像和样式。

神性根本是根本自身,同时是表现自身。

神性根本和表现本身不可能产生另一个同为根本和表现本身的神性;因此同样本质的另一位上帝是不可能的。

古时今日的多神思想,皆是错误认知神性根本的结果。

 

19. 独一上帝因祂是根本而名为耶和华,因祂独自是、曾是、将是,并因为祂是首先和末后,是始和终,是阿拉法和俄梅戛。

众所周知,“耶和华”的意思是“自有永有”I am who I am,或译“我是我所是”。从远古时期,上帝就如此被称呼,可清楚地从『创世记』看出。在第一章中,祂被称为“上帝”,在第二章及以后章节中,祂被称为“耶和华上帝”。当亚伯拉罕的子孙直到雅各布,在他们长期寄居埃及的日子,忘记了上帝的名字,需要重新唤回记忆。有如下记载:摩西问当如何称呼上帝的名字,上帝对摩西说:“我是那位自有永有的,因此你要对以色列的子女说:‘那位自有的打发我到你们这里来’;你要说:‘耶和华你们祖宗的上帝,打发我到你们这里来’。耶和华是我的名,直到永远,这也是我的纪念,直到万代”(『出埃及记』3:13-15)。

由于上帝独自为“我是”和我所是”,也就是耶和华,因而被造宇宙中没有任何事物不将其存在归源于祂。也可用这些话来表示:我是首先的和末后的,是始和终,是阿拉法和俄梅戛(『以赛亚书』44:6『启示录』1:8;22:13)。这些话表示祂自始至终是唯一源泉,万物由祂而来。

[2]上帝被称为“阿拉法和俄梅戛,始和终”,因为“阿拉法”是希腊字母表中的第一个字母,“俄梅戛”是最后一个;因此这两个字母表示万物聚合一起。因为在心灵世界之中,每个字母代表某种意义。决定单词音调的元音,代表某种情感或爱。灵或天人以这些所代表的意思为基础来说话与书写;这是以前未知的奥秘。事实上,在心灵世界有一通用语言为全部天人和灵所用,而这语言与人间任何语言无丝毫共同之处;每个人死后会逐渐掌握这种语言,因为该语言先天就赋于每个人被造之时。因此在整个心灵世界,个个都能明白别人的意思。我曾多次被允许去聆听这样的语言。我将此语言与世间语言作对比,发觉与世上语言无任何共通之处。这种语言之中,每个词语每个字都有其特定含义。正因如此,上帝被称为“阿拉法和俄梅戛”,表示祂自始至终是唯一源泉,万物由祂而来。

 

20. 这独一上帝是实质自身和形式自身,天人和人是从祂而来的实质和形式;以至于他们在祂里面、祂在他们里面,直至他们成为祂的形像和样式。

由于上帝是根本,因此祂亦是实质。因为如果根本不是实质,那么这个根本就只是一种虚构假想。成为实质才是真实的根本。是实质的、必定也是形式。因为实质若没有形式,那也只是另一种虚构假想。因此二者可用来表达上帝:祂是唯一、真正、最初的实质与形式。在『圣仁和圣智』(1763年发表于阿姆斯特丹)中还证实,上帝的形式是人的形式自身。也说是说,上帝是人,此“人”的一切属性都是无限的。照样地,天人和人是实质和形式,如此被造和安排是为了接收从天国而来神性流注。因着这个缘故,他们在创世记中被称为“上帝的形像和样式”(『创世记』1:26,27)。在其它地方还被称为“祂的众子”和“祂所生的”。只要人顺应神性的指引——也就是,顺从上帝、被上帝带领,他就越来越内在地成为上帝的形像。

[2]上帝是最初的实质与形式,祂的形式是人的真正形式。若非如此思想上帝,人的思想就容易幽灵般、幻像般来思考上帝自身、人的起源、世界被造等问题。视人的起源只不过是各样元素汇聚一处偶然变成人的形式。视宇宙的创造,认为宇宙的实质与形式起源于点,接着是几何线条,实际上无任何意义,因为根本无法形容。这样思想状态下,所有属于教会之事就会处于冥河般幽暗。

21. 神性根本是根本自身,同时是表现自身。

耶和华上帝是根本自身,因为祂是自有、唯一、首先、由永恒到永恒,是万有的源泉,没有祂万物不存。如此,祂是始、是终,是首先、是末后,是阿拉法、是俄梅戛。不可以说祂的根本由自身而来,因为若说“由自身而来”则含有先后之意,因而暗含时间的概念。而时间并不适用这无限者,祂被称为“永恒而无限”。祂的根本若由自身而来,也暗示着在上帝自身之中有另一上帝,因而暗示上帝来自上帝、或者上帝产生上帝。若是这样,祂就既不是非被造的、也非无限的,因为祂会因此使自己有限——要么由祂自己、要么由另一位。

从上帝是根本自身的事实,可引发出祂是仁爱自身(仁之本)、智慧自身(智之本)、生命自身(生命之本)。祂是万物源泉,每个事物的存在必与祂有相连。上帝是生命自身,可从主的话(『约翰福音』5:26)看出。还有『以赛亚书』:我耶和华是创造万物的,是独自铺张诸天、铺开大地的(44:24)。还有,祂独自是上帝,除祂以外、再无上帝(『以赛亚书』45:14,15,21,22;『何西阿书』13:4)。上帝不仅是根本自身,而且是表现自身。因为没有表现,根本就什么也不是。同样,若非源自根本,表现也是虚无。因此两者相互依存,缺一不可。实质与形式的关系也是类似。

 

22. 属世之人(或属物质之人,思想只停留在物质层面)完全无法靠自己的理性来明白这些:上帝就是本身、唯一、首先,被称为根本自身和表现自身;是万有的源泉、万有都因祂而存在。因为靠他自己的理性,属世之人只能认知属世之事物,这与他理性的基本性质相衬。因为自幼年孩童时起,除了属世之事物,没有别的什么进入到他的理性之中。然而,人被造为属世人之时,同样被造为属灵人。属灵人在死后会继续活着,生活在同为属灵人的群体之中。为此,上帝提供了圣言,在圣言中祂除了将自己揭示给人类,还揭示了天国与地狱的存在,每个人会按各自生活和信仰情况在其中之一处永远生活。更有,上帝在圣言中还揭示:祂是自有和根本、是本身和唯一;是自行存在的、真正的、和唯一的源泉,是万有源泉的开始。

[2]因着这启示,属世之人有可能将自己提升到自然之上,因而在物质之上,并明白关于上帝的事情。看起来好像隔着一定的距离,然而上帝会接近每个人并与之同在。祂向那些爱祂的人靠近并与他们同在——爱祂之人就是相信祂并按祂的诫命而生活之人,这就如同看见祂。信仰不就是灵里看见祂吗?以实际行动来承认祂是得救和永生的源泉,不就是按祂的诫命生活吗?而那些信仰并非属灵、而只是属世(仅限于知识的信仰),并按此生活之人,他们的确能看见上帝,不过隔着很远的距离,并且只是在谈到上帝的时候。

属灵人相比属世人,如同站在亮处看身旁之人、看得到摸得着,相比那些站在浓雾中不能分辨所看到的是人、是树还是石头。

[3]或者就象如下的分别:高山上一座城,城中居民走出屋子与邻居们面对面交流;相比人从山顶上往下望,无法告诉所看到的山下物体是人、是畜、还是雕像。又或像这样的分别:人站在同一行星上,去看其他在四周的人;相比人站在一个行星上,用望远镜去看另一星球,他们说看到那里有人,实际上他们并未看到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大概的轮廓,如同我们看月亮上的轮廓而已。

类似的分别,好比那些有信仰并同时活出义行之人,在思想中能明白上帝及祂所发出的神性;与那些仅仅有这信仰的知识,却什么也活不出来的人。这就是属灵人与属世人之间的分别。

然而那些否定圣言的神圣,却将信仰塞进口袋扛在肩上随身携带,这类人根本无法明白上帝,只是口头上发出“上帝”这个词,如同鹦鹉一般。

 

23. 神性根本和表现本身不可能产生另一个同为根本和表现本身的神性;因此同样本质的另一位上帝是不可能的。

如前所述,创造宇宙的这位上帝,是根本和表现自身,就是上帝在自身之中。由此可知,上帝从上帝而来是不可能的。无论你说“上帝所生的”或“由上帝生的”,任何一个都表示产生于上帝。这样的表达虽与被造有分别、但分别甚小。因此,三个神性位格、每个独自是上帝、三个位格有同样的本质、其中一位从永远被生出、第三位从永远被发出,以上的信条被引进教会,只会全然摧毁上帝的唯一,以及全部神性的概念,令属灵成份被驱逐。于是,人不再是人,而是全然的物质,与野兽的分别仅在于人有说话的能力;与教会所有属灵事物相对立,因此变得愚蠢。这是产生关于上帝的荒谬异端邪说的源头,且是唯一源头。因此,将圣三一分割为三位,不只是把教会带向黑夜,更是带向死亡。

[2]三个神性实质本来就是对理性的一种冲击。天人的反应让我证实这点,他们声称无法从口中说出“三个平等的神性”。倘若任何人在他们面前试图出这样的词句,都难以启齿,只好转身离开。倘若强行发出这些声音,他们会像木头人被甩掷在地,然后直投向地狱、与不认上帝的那些在一起。

事实上,一个孩子或少年人的思想中被植入三个神性位格的想法,不可避免地粘附上三位上帝的念头。这样就会夺去他们所有灵奶、接着所有的灵粮,最后所有属灵分析的能力,更将属灵的死亡带给那些还自行确证如此想法的人。那些在信仰和内心敬拜一位上帝为宇宙的创造者,敬拜祂既是救赎者亦为更新者,他们就会如同戴维时期的锡安,和所罗门时期圣殿建好后的耶路撒冷城。而一个教会若相信三个位格、每个位格独自是上帝,就像被罗马皇帝奥古斯都推翻并烧毁圣殿的锡安和耶路撒冷城。而且,若人敬拜圣三一的上帝、祂只是一位,这人会变成灵性活泼的、天人般的人。而人若相信而且去确证三个位格的存在、因而有三位上帝的信念,逐渐变成如同有活动关节的雕像,撒旦在里面通过雕像之口来说话。

 

24. 古时今日的多神思想,皆是错误认知神性根本的结果。

在上面(第8节)阐述过,上帝的唯一、一位上帝的信念原本刻画在每个人的思想的最深处,它位于从上帝注入到人灵魂的所有内容的中央。然而并未由此进到人的认知之中,因为尚且缺乏相关的知识,人必须藉此知识先上升到认识上帝。每个人必须为上帝预备道路,就是必须为了接收从上帝而来的神性流注而预备自己,而这些要依靠相关的知识才得以完成。这些曾经缺乏的知识,能使人的认知穿透深远并且明白:上帝是一、更多个神性根本是不可能的、自然中的万有从祂而来,这方面的知识具体如下:

迄今为止,没有人知道心灵世界是灵和天人的住所,是每个人死后都会进入之地。

同样不知道在心灵世界有个太阳,是从耶和华上帝而来纯粹的仁爱,祂在这太阳当中。

太阳发出之热,其本质是仁;发出之光,其本质是智。

结果是,心灵世界中的一切都是属灵,影响内在的人(人的心灵),形成人的意志和认知。

耶和华上帝从这太阳不仅产生心灵世界以及其中全部属灵之物、不可计数且是实质的,还产生了物质世界以及其中全部属世之物,也是不可计数、不过是物质的。

到目前为止,无人知道属灵与属世(心灵与物质)之间的分别,甚至就其本质而言、不知道属灵到底是什么。

也无人知道,仁爱与智慧有三层,天人的天国照此有三层。

也无人知道,人的思想也分为三层,照此死后对应地进入三层天国之一,按照人在世时的生活和信仰如何而定。

最后,除非从神性根本而来,无丝毫细微之物能生存;这神性根本在自身之中,因此是首先的、初始的,是万有的源泉。

迄今为止,这些知识是缺乏的,然而人们需要藉此提升并认识

神性本质。

[2]虽说是人上升,其实是人被上帝提升。人运用他选择的自由,为自己获得知识。当他靠着理解从圣言中为自己获取知识,他就在预备道路、上帝由此道路下来并将他抬升。借着这些知识,人的认知得以上升,上帝将其掌握手中并带领它,就如同雅各布看见天梯的台阶,立在地上、上达天庭,众天人往上攀登、耶和华站在天梯上方(『创世记』28:12,13)。当这些知识缺乏时,或者当人鄙视它们时,就完全不一样了。假使那样,认知的高度就如同梯子从地面到达一间宏伟宫殿第一层的窗户、里面只是人的住处;而不是第二层窗户、里面是灵的住处;更达不到第三层的窗户、里面是天人的住处。其结果是,人停留在属世的大气和物质之中,他的眼鼻耳仅限制于此。由此衍生的、关于天国以及上帝的根本和本质的概念,只会限于这大气和物质。人若从这些概念思考,无法形成关于上帝的结论——到底祂是、或不是,或者祂到底是一、或多。更不知祂的根本和本质是什么。这就是多神信仰的起源,过去现在都是这样。

 

25. 关于这方面,有以下经历供参考:

有一次睡醒时,我正深思默想上帝。然后往上看,在我上方空中出现极亮的、椭圆形的光芒。当我定睛观看时,亮光向边缘渐退、形成圆环。然后,看!天向我开了,我看到极壮观的景象,天人们在天开处的南边围圈站立、一起交谈。当我极想听到他们谈的内容时,就被许可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那声音充满了属天之爱,接着被许可听清他们说的内容,充满了从属天之爱而来的智慧。

他们在一起谈论关于一位上帝、与祂的联合而得救的话题。他们的发言妙不可言,无法用世上任何言语来表达。不过在此之前,我曾有过不同的机会与天国的天人们相处,曾进入像他们所处的状态以及听过类似的语言,因此现在我能明白他们所讲的。就从中节选一些内容,尽量以世间语言的词句来合理地表达。

[2]他们说,神性根本是一、是相同、是本身、不可分割。他们用属灵的概念来描述,声称神性根本无法将自己分成若干,其中每个又都拥有神性根本,自身仍然还是一、相同、不可分割。倘若如此,源自祂自身根本的每个(若干的其中之一)就会由自己以及靠自己分别地思考。哪怕神性根本能够如此自我分开,所有分开的若干必将全体一致地思考,每个与其它的都是这样,这只不过是几位全体一致的上帝而已,而不是一位上帝。因为全体一致,意味着若干个的一致——每个为自己以及由自己,这就与“唯一”不相符,只会与上帝的“多个”相符合。天人们不说“上帝们”或“几位上帝”,因为他们不能。因为这样的表达会被天国的之光所排斥,而天国之光就是他们思想的源泉,他们的言语在这种光的氛围中被传递。

此外,当他们想说出“上帝们”或“几位上帝”——意思是每一个自身是一位上帝,这样发声的努力会立即变成“一位上帝”、甚至“只有一位上帝”的表达。关于这点,他们还说,神性根本是神性根本于自身之中,而非由自身而来;因为“由自身而来”的表达暗示着根本自身从另一个和在先的根本而来。这就含有从上帝而来的上帝之意,这是不可能的。从上帝而来的不是上帝,而只能是神性。什么是从上帝而来的上帝?从而什么是上帝从永远(在创世之前)被上帝生出?什么又是上帝由上帝、通过从永远生出的上帝发出?诸如此类的说法中有丝毫从天国而来的亮光吗?

[3]他们还进一步说,神性根本是相同。不是简单的相同,是无限的相同——也就是从永远到永远都相同,在任何地方都相同,与每个人及在每个人中都相同。至于所有的多样和变化,是在于接收者的状态不同引发的多样和变化。

关于神性根本——上帝在祂自己里、是本身,他们如此描述:上帝是本身,因为祂是仁之本和智之本,也就是,祂是(良)善之本和(真)理之本,因此是生命之本。若非上帝是仁之本和智之本、是善之本与理之本、因而生命之本,那么在天国和世界中就不会有任何事物。因为它们之中就没有任何与这个本身相联。每样事物的性质如何,在于它起源的本身,且必须与这本身相联。这个本身-就是神性根本,不在空间里,但按着空间内的事物对祂的接受情况与它们同在、并在它们之中。因为空间,或者空间的变化,不适用于仁和智、也不适用于善和理、因而不适用于生命。这些是上帝之中的本身,甚至是上帝祂自己,因而祂是全在。因此主说,祂在他们当中,还说祂在他们里面、他们在祂里面。

[4]但是,作为在祂自己之中的祂,无法被谁接受。在祂本质之中的祂如何,显现出来的是天国之上的太阳,从太阳发出的光是关于智慧方面的祂自己,从太阳发出的热是关于仁爱方面的祂自己。那太阳并非上帝祂自己,而是从祂发出的圣仁与圣智。圣仁与圣智最靠近祂并环绕祂的部分,天人们视之为太阳。在太阳当中的祂自己是一个人,就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祂既是神性本源,又是神性之人。因为仁和智的本身是祂从父而来的灵魂,也就是神性生命、或者生命本身。神性生命不会以这种方式在其它任何人里面。在人里面的灵魂不是生命,只是接收生命的容器而已。主是这样教导的,祂说:我是道路,真理和生命(『约翰福音』14:6)。还有:父怎样在自己有生命,就赐给祂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约翰福音』5:26)。

“在自己里面有生命”意思指上帝。关于这点,他们还说,只要有丝毫属灵亮光的人都能从这些陈述中感受到:神性本质,因为它是一、是相同、是本身,所以不可分开、不能存在于分开的若干之中。如果坚持认为神性本质可以分开,必导致明显的矛盾。

 

26. 当我听完这些,天人们感知到我思想里关于上帝的概念——就是流行于基督徒教会中的、关于三位一体和一体三位的概念,还有关于上帝之子从永远出生的概念。于是他们说:“你的想法是什么呢?你是不是按属世之光思考,并不与我们属灵之光相符?因此,除非你摒弃这些念头,我们必向你关闭天国并离开。”

我说:“我恳求你们,更深入我的思想,或许你们会看到我们之间有共识。”于是他们这样做了,他们看到我所认知的三位乃是三个属性:创造、救赎、更新,这些是一位上帝的三种属性。而我对上帝儿子从永远生出的认知,是从永远就预见祂的出生并在时间内成就。还有,认为子由父从永远生出,对我来说不仅是超越自然和理性,而是违背自然和理性。而认为在时间内,子通过童女玛利亚、作为上帝的唯一儿子或独生的、由上帝所生,就完全不同了。除此以外的想法将会是个可怕的错误。然后我告诉他们,关于三个位格的三位一体,以及上帝儿子从永远生出,这些属世想法来源于当今教会以亚他尼修为名的教义(即『亚他尼修信经』)。

然后,天人们说:“很好!”于是邀请我跟他们同去。只有亲近天地之真上帝的人方可进入天国,因为天国是从那真上帝而来的天国。这真上帝是耶稣基督,祂就是主耶和华。祂从永远创造、在时间内救赎、将永远更新,是创造者、救赎者和更新者于一身,祂同时是父、子、圣灵。他们说,这才是当传讲的福音。

然后,之前所见的在天开之处上方的天国之光又重新回来了,渐渐降下并充满我思想深处,光照我对于上帝的三一的想法。然后看到我之前形成的关于这些主题的概念,如同糠秕被飞吹散、麦粒与皮壳分开,被吹向天空北方,然后消散无影。
上一篇:上帝的唯一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