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唯一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1692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4.  从主在地上时至今,基督徒教会经历了从婴儿期到年迈期几个不同的阶段。使徒们在世时是基督徒教会的婴儿期。那时他们走遍全世界传悔改和信主上帝拯救之道。在『使徒行传』中可明显看到他们所传的内容:(保罗)又向犹太人和希利尼人证明当向上帝悔改,信靠我主耶稣基督(『使徒行传』20:21)。

需要大家注意的事件发生了!就在几个月前(本书完成于1771年),主呼召祂那如今已为天人的十二个门徒,差遣他们往心灵世界(与物质世界相对应的精神世界,包括天国、地狱以及二者之间的灵界,详见『天国与地狱』一书),命他们在各处传扬全新的福音。因为主通过这些门徒曾建立的教会,时至今日已经临近终结,几乎无余民存在。这样的结局会发生,是因为圣三一已被割裂为三个位格,其中每一位是上帝和主。

[2]结果,这种思想如同脑膜炎在整个神学领域蔓延,而且侵蚀了这个按主命名为“基督徒”的教会。之所以称为脑膜炎,是因为人们的思想因它而错乱,以至于不知道到底是一位上帝还是三位上帝。嘴上说一位上帝,但头脑思想的却是三位。最终,头脑和嘴巴,也就是思维和言辞产生分歧。这样分歧的结果只会是:根本没有上帝!自然主义在今时如此盛行,就是因为这个缘由。如果你愿意,请想想,口中说一而脑中想三,当二者相遇,是否其中之一并不能消除另外一个?结果,当一个人思想上帝时,倘若他思想的仅仅上帝这个名字,而没有任何关于这个名字所表示的意义,未涉及上帝的任何知识,那就如同什么都没思想一样。

[3]对上帝以及其它一切关于祂的想法,已被全然破碎。现在,需要按“三”的次序——上帝创造者、主救赎者、圣灵运行者,以及三如何为一,来逐一说明,为的是将已被破碎的重塑完整。要达到这样的目的,需要人的理性因着圣言、以及从圣言而来的亮光来确信:圣三一在主上帝拯救者耶稣基督之中,就如同灵魂、身体以及二者发出的活动在一个人之中。因此『亚他尼修信经』中所说的这一条是真实的:在基督里,上帝和人、或神性与人性,并非二,而是一位;如同灵魂和肉体是一个人,因而上帝和人是一位基督。

上帝的唯一

5.  因着对上帝的了解而接受上帝,这应当是全部神学内容的精髓和灵魂。有必要先讨论上帝的唯一。接下来按下列次序逐一论述:

全部圣言,以及基督徒世界中的教会从圣言得出的教义,都

教导有一位上帝。

上帝存在、且只有一位,这样的公认普遍注入到人类的灵魂之中。

结果,全世界中但凡拥有宗教与常理的每个民族都承认上帝的存在、且只有一位。

因着种种缘由,不同的民族和不同的百姓对这位上帝的属性曾经持有不同见解,至今仍旧如此。

基于世间诸多现象,人的理性能认识到并得出结论:有上帝存在,并且只有一位。

倘若上帝不是一位,宇宙无法被造或维持。

凡不承认上帝者与教会隔绝并被谴罚。

凡认多神而非接受一位上帝者,与教会无半点关连。

以上观点将会被逐一展开。

 

6. 全部圣言,以及基督徒世界中的教会从圣言得出的教义,都教导有一位上帝。

全部圣言都教导上帝的存在,因为圣言的最深层意义,除了上帝和从上帝发出的神性,没有别的。因为圣言是由上帝口授的,出自上帝的,除了上帝及其神性,没有别的。这是圣言的最深层意义,不过还包括由此派生的,也就是由最深层意义而来的较外在的意义,于是圣言也能适合天人和世人来理解。神性也是如此,由神性派生出属天、属灵和属地三个层级。这些只不过是上帝的外在展现;因为上帝自己处于圣言的最深处,不能被任何受造物所见。因此,当摩西祈求能看见耶和华的荣耀时,祂对摩西说:无人能看见上帝而存活。圣言的最深层意义同样如此,上帝以祂的根本居于圣言的最深层。

[2]神性构成圣言最深层,外面被适于天人与世人能感知的事物环绕,如同光通过透明体向外散发。人按照自己思想所处的状态来接收,产生不同的效果。在每个人通过上帝来形成他思想状态之前,圣言如同一面镜子在面前;人通过这面镜子来看上帝,只是每个人以各自不同的方式。这面镜子由他从圣言所学的真理构成,按着他对真理活出的程度来使用这面镜子。由此可知,圣言是上帝的充分体现。

[3]圣言不仅教导上帝的存在,而且还教导只有一位上帝。这可从组成该镜子的真理看出;这些真理形成一个连贯的整体,让人思想上帝只有一位,不可能有多位。因为如此,每个人的理性若含有丝毫从圣言而来的神圣性,都当知道:上帝只有一位。并能觉察到:倘若上帝有多位,会引起混乱。天人们甚至无法张嘴说“上帝们”或“几位上帝”,因为他们所生活的天国气氛阻止这样事情的发生。圣言教导上帝只是一位,不仅总体上如此教导,在许多具体的章节也是这样,请看: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的上帝是独一的耶和华(『申命记』6:4;『马可福音』12:29)。上帝确实在你们之中,除我以外,再没有上帝(『以赛亚书』45:14)。我不是耶和华吗?除我以外,别无其他上帝(『以赛亚书』45:21)。我是耶和华你们的上帝,除我以外,不可接受别的上帝(『何西阿书』13:4)。耶和华以色列的王如此说:“我是首先的,是末后的,除我以外,再没有上帝”(『以赛亚书』44:6)。在那日,耶和华必为王掌管全地;在那日,耶和华必为一,祂的名必为一(『撒迦利亚书』14:9)。

 

7.  众所周知,在基督徒世界的教会中,他们的教义都教导说:上帝只有一位。他们如此教导,是因为他们所有的教义都出自圣言。只有承认上帝的唯一(无论是嘴上还是心里),这些教义才会前后连贯。对于那些嘴上承认一位上帝,而心里却思想着三位,正如今时众多基督教信徒这么认为,上帝只不过是挂在嘴上一个词语而已。他们全部的神学只不过是个装在神龛中的金偶像,祭司们管着钥匙。当这些人读圣言时,他们在圣言中或从圣言察觉不到任何亮光,领悟不到上帝只是一位。对这些人,圣言看起来如同沾了墨迹变得模糊不清;关于上帝的唯一,全被墨迹遮盖了。主在『马太福音』中如此描述这般人: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他们眼睛闭着,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让我医治他们(『马太福音』13:14,15)。所有这些就如同人们避开亮光,进到无窗的屋子,挨着墙摸索,寻找食物或金钱。最终获得一种如同猫头鹰一样的视觉,能在黑暗中看到东西。他们就像一个妇人有几个丈夫,她其实并不是个妻子,只是个好色的娼妓而已。或者他们像一个处女,接受好几位追求者的婚戒。婚礼过后,不只是跟一位洞房,而且还跟其它追随者行淫。

 

8. 上帝存在、且只有一位,这样的公认普遍注入到人类的灵魂之中。

真理源自上帝,注入到人里面。人们普遍认同,一切存在于人里面、由人行出的善,或者一切的义与信都源于上帝。我们读到:若不是从天上赐的,人就不能得什么。(『约翰福音』3:27)并且耶稣说: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约翰福音』15:5);也就是不能行义与信之事。

这样从上帝而来的注入进到人的灵魂,灵魂是人的至深和至高部分。从上帝而来的注入进到这里,并由此往下进入以下的部分,照着它们接受的状况来启动它们。关于信的真理是通过聆听而流进来的,然后灌输在记性与认知之中,也就是在灵魂以下部分。然而人借着这些真理、作好准备来接受由上帝而来的注入,经由灵魂往下浇注。准备的程度如何,接受的程度便如何,信仰从属世到属灵转化程度也就如何。

[2]上帝只有一位,这样的注入由上帝进到人的灵魂。所有神性的事情,总体的也好,具体的也罢,都是上帝。并且因为全部的神性凝聚为一,因此在人里面只会启示一位上帝的信念。当人的思想被上帝提升到天国之光中,这样的信念会日渐强化。天人在天国之光中,甚至无法强迫自己说出“上帝们”或“几位上帝”之类的词。因为由上帝注入的真理流入到他们的灵魂,此真理就是:上帝只有一位。

[3]尽管由上帝注入真理到人灵魂,还是有很多人会认为上帝的神性被分开为共享同一本质的若干部分。因为由上帝而来的注入往下灌输时,会落入到不同的形式之中;接受它的形式不同,结果也就多式多样。例如,这些多样性会发生在自然界三个王国(动物、植物、矿物)的所有事物之中。令人类有生命的上帝,与让野兽有生命的上帝是同一位上帝。但接受者的形式各不相同,令兽成为兽,人成为人。太阳光也以同样的方式注入到每种树里,树种的不同,在于它们接受的形式不同。注入到葡萄树的,同样会注入到荆棘,但如果荆棘被嫁接到葡萄枝上,注入就会转变成去适合荆棘的形式。

[4]矿物王国的事物也是如此。同样的光流入到石灰岩和钻石,而钻石会继续传递光芒,但光到了石灰岩就被止息。对于人的思想,按照思想的形式不同而不同:信上帝以及有从上帝而来的生命,思想就变为内在的属灵,这样的思想形式会因着信一位上帝而变得透明、如同天人。反之,会因为信不止一位上帝而变为黑暗、如同野兽,即使与相信没有上帝有所区别,但区别很小。

 

9. 结果,全世界中但凡拥有宗教与常理的每个民族都承认上帝的存在、且只有一位。

如上所述,神性的注入到人们的灵魂,因此在每个人里面都有一种内在的指示:有上帝,且上帝是唯一。然而仍有一些人否认上帝,一些人接受自然为上帝,一些人接受多位上帝,一些人拜偶像为上帝。之所以发生这些,是因为这些人已经用尘世和肉体之物堵塞了他们的认知之内在领域。因而抹去了他们最初或孩童时关于上帝的想法,同时将信仰从胸前推开,扔到背后。

基督徒接受以下信经,此信经阐述了基督徒承认上帝的存在,并说明了他们对一位上帝的离奇理解:这是大公之信仰,我们敬拜在三个位格中的一位上帝和在一位上帝中的三个位格。上帝有三个神性位格:父、子、圣灵,然后并没有三位上帝,而是一位上帝。圣父是一个位格,圣子是另一个位格,圣灵又是一个位格。但圣父圣子圣灵同是一个神圣本质,同尊同荣。圣父是上帝,圣子是上帝,圣灵也是上帝。因为正如我们被大公真理催而承认每一位自身是上帝和主,我们也被大公宗教禁止说有三位上帝或三位主。

以上就是基督徒对一位上帝之信。然而在那信经中,上帝的三一与上帝的唯一并不一致,这些将在第三章后半部分关于圣三一的内容中看到。

[2]世界上但凡拥有宗教与常理的每个民族都承认上帝的存在、且只有一位,包括所有的伊斯兰信徒、非洲人、亚洲人,还有存活至今的犹太人。在黄金时代的远古人,也是这样持有敬拜一位上帝的宗教信仰,这位上帝被他们称为“耶和华”。在下一个时代的古代人也是如此。直到君主政权建立,因人们对世界的热爱、以及接踵而至对肉体的欲望,于是他们认知的最高领域被关闭了——之前是开启的、如同敬拜独一上帝的圣殿。为了重新打开这些被关闭的领域,从而恢复敬拜一位上帝的信仰,主在雅各布的后裔中建立了一个教会,并在他们的宗教信仰中颁布了众诫命中的首要诫条:除我以外,你不可以有别的上帝(『出埃及记』20:3)。

[3]还有,耶和华这个名字就是在此时被恢复的,表示至高无上、独一的存在、宇宙中万有的起源。朱庇特主神的名字Jove——可能是派生于耶和华的名字Jehovah——就被古代外邦人敬为至高的神。许多其它的神明(各有各的神坛)也都被赋与神性。在接下来的时代中,例如帕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等一些智者,承认这些并不是神,只不过是属于一位上帝的众多特质和属性。之所以称他们为神,是认为在他们每位之中有一些对应的神性。

 

10. 无论有无宗教信仰,一切常理都会显明: 组成一个整体的各个部分,若不依附于某个事物,都会沦为碎片。人就是这样,由如此多的肢体、内脏、感觉和运动器官组合成一个整体;除非它们依附于同一灵魂,否则就不复存在。或者身体本身必须依附于一个心脏。一个王国依附于一个国王,也是同理。一个家庭,依附于一个家主。每个王国都有许多种各样的职能,各自依附于各自的主管。一个军队,如果若没有一个有最高权力的首领、各个长官听命于他,并且每个长官各执其命管理士兵,这样的军队在对抗敌军时能发挥战斗力吗?教会若不接受一位上帝(上帝如同地上教会的头)也是这样,天人的天国也是如此,上帝就是教会和天国的真正灵魂。这就是为什么教会和天国被称为祂的身体。当教会和天国不接受一位上帝,他们就如同一具死尸,毫无用处,不如拖走埋了。

 

11. 因着种种缘由,不同的民族和不同的百姓对这位上帝的属性

曾经持有不同见解,至今仍旧如此。

若非启示,人们无法知道关于上帝的知识并因此接受上帝。除非来自各样启示的王冠——圣言,人们无法知道关于主的知识,并因此接受这位“神性一切的丰富都有形有体地住在祂里面”的主。通过赐给人类的启示,人类方可接触上帝,并接受从上帝而来的流注,因而从属世变为属灵。原始的启示漫延至全世界,却被属世之人以各种方式歪曲滥用,就成了各样宗教纷争、异端、分裂的根源。

另外,属世之人(或属物质之人)无法认识上帝,只会去认识世界并使其适应自己。这些事情同样发生在基督徒的教会当中,产生于属世之人与属灵之人的对抗。这就是为何人们原本从圣言或其它启示中认识到有一位上帝,却在上帝的属性和唯一性的认识上各有分别。

[2]因为这个原因,有些人的思想认识开始依赖于肉体感官。不过他们仍想认识上帝,于是就为自己造了各样金银石木的形像,拜这些可见物体,认为这算是敬拜上帝。而其它人从他们的宗教中舍弃这些偶像,却把日月星辰和地上各样物体作为上帝的代表来拜。而那些自认为比平民们更有智慧、却仍停在属世层面的人,见到上帝创造的大自然如此浩瀚,居然接受自然为上帝。还有其他的,他们会将上帝与自然分开(不视自然为上帝),却构思出某种笼统的概念,他们称之为“万物本源”。因为再没有更进一步关于上帝的知识,这个“本源”就变为没有任何意义的抽象概念而已。

[3]每个人都能看出,对上帝的概念就是上帝的镜子。那些对上帝一无所知的人对着镜子看不到上帝,仿似镜子背面对着他们;这背面涂有一层水银或某种黑色糊状物,映不出影像。对上帝的信仰,由灵魂进到认知的更高层面。而对上帝的认识,经过身体的感官,借着认知从启示的圣言中汲取。这二者如同从前后两条路在中途会后,相会在认知之中。属世的相信,在这里成为属灵,成为真正的忠信。因此人的认知如同一个精炼炉,在这里产生转化的效应。

 

12. 基于世间诸多现象,人的理性能认识到并得出结论:有上帝存在,并且只有一位。

这个事实可被世上无数事物证实。大千世界如同一个舞台,“上帝存在,并且只有一位”的各种证据不断地在这个舞台上面展现。为了进一步说明,我会引用以下来自心灵世界的经历:

有一次,我正与天人谈话,一些刚从人间来的灵(人死后,脱离肉体,灵魂进入心灵世界,被称为灵,之后按其属性进入天国或地狱)出现在我们面前。当我看到他们,就跟他们打招呼并欢迎他们,并告诉许多他们未知的关于心灵世界的事情。

然后,我问他们在人间所知道的对上帝和自然的认识。

“这个嘛,”他们说:“自然是作用于被造宇宙万物中的运行力量。至于上帝,在创世之后,赋予自然这样的能力和力量,并将这能力和力量植入在自然之中。而上帝就只是维持和保护这样的力量,免得它灭亡。结果呢,地上所有衍生的、生产的或再生的万物都归功于自然。”

于是我向他们解释,自然本身并非作用于任何事物的运行力量,只是上帝借着自然来运行。当他们请求证据时,我说:“若人相信上帝治理每一样自然之中的至微之物,会在世界上许多事物中发现更多归功于上帝的证据,远胜过归功于自然。

[2]“其中,关于植物和动物繁殖的证据中,会发现许多神奇之事。在植物的繁殖中,他们观察到,从一个小小的种在地里的种子,生出根,又从根长出茎,接着长出枝、发芽、长叶、开花、结果,再结新的种子,好像种子一早就知道这一系列发展过程的规律,并用来更新自己。有些人设想是太阳。难道纯粹是火的太阳,一早知道这些吗?又或是这太阳所散发的热和光有能力制造这样的效果,起到以上的作用?任何有理性的人抬头仰望,当他目睹这些事情并合理地思考这些,必会推想到这些事情的发生必定来自某位无限智慧者,那就是上帝。那些认可自然万物所有至微之物都由上帝治理的人们,当他们观察这些事物时,会从这样的推论中得到确证。另一方面,不承认上帝治理万物的人们,他们看这些事情时,其理性的双眼会跑到脑袋后面。这些人一切的思维方式都来自肉体的感官,并以此去确证这些感官的错觉,说:‘难道你们没看见是太阳的热和光来成就的吗?你没见过任何这方面的报告吗?’

[3]“那些承认上帝治理的人们还会细心观察到动物繁殖过程中所发生的奇妙之事。例如鸡蛋,小鸡日后成形所需的因素都隐藏在这蛋里,日后孵出并长大,甚至再成为‘父母’样式的发展规律也隐藏在蛋里。而且,头脑再深想一层,总体上观察有翅动物时,令人惊奇的事情就会出现:它们中无论最小的和最大的,无论是看不见还是看得见的,也就是无论是微小的昆虫还是大型的飞禽,都有感觉器官,就是视觉、嗅觉、触觉。也有运动器官,有肌肉用来飞翔和行走。还有内脏与心肺连接,由大脑驱动。所有这些现象,将一切归功于自然的人也都看在眼里。但这些人只注意到它们的存在,声称这些是自然的产物。他们这样讲,是因为他们已将头脑离弃一切神性的观念。当他们看见自然界中这些奇妙事情时,认定只是自然产物而已。他们无法理性地思考,更不能属灵的思考。他们只会在肉体和物质层面思考。因此他们只会从自然、并在自然中思考问题,而不会超越自然。

[4]“那些自行转离所有神性观念者,因而变为肉体感官之人。他们从未想到肉眼视觉如此粗糙和物质,看微小昆虫如同单个模糊之物。然而每一个微小昆虫都因感觉和运动的需要而有条理地被组织为一体,被赋予纤维和血管,有微型的心脏和肺部气管,有微型内脏和大脑。这些由纯自然之物构成,它们的结构对应于最低等级的生命,藉此它们各个最微小部分分别被驱动。想想我们肉体视觉的粗糙,许多这些的昆虫,每一个都有无数部分,看起来就像一个极小且模糊物体。而属肉体的人们仅从这样的看见中去思考和得结论。很明显,他们的头脑是何等粗糙。关于属灵之事,他们又是在何等黑暗之中。

[5]“只要人愿意,他能在自然界可见之物中发现许多证据来证实上帝的治理。无论何时,他只要想到上帝和上帝创世的全能,以及上帝在维护宇宙中的全在。例如,当他看到空中各种飞鸟知道各自的食物并在何处觅食;凭着视觉和声音来识别同伴;对其它物种,知道哪些是友,哪些是敌;它们懂得如此彼此交配;娴熟地建造爱巢;在巢中下蛋并孵蛋,且知道孵卵的日期;当雏鸟孵出后,至宝般爱护它们、庇护在翅膀下、喂食滋养它们,直到它们能自我照顾、并能履行类似的职责。假如某人有意去思想神性的注入从心灵界进入自然界,他能在这些被造物中看到,并能发自内心地去说:‘太阳的热与光并非这些知识的源头;太阳的本质只不是纯粹的火,因此它排放的热和光全然无生命’。因此他可以得出结论,这些知识来自神性的注入,由心灵界流入物质界。

[6]“当人观察那些有独特需求的蠕虫,它们渴望从属世的状态进入某种类似属天的状态,就会在这些可见的事物上找到上帝治理的证据。为此,它们爬进适宜的地点,将自己包裹在一个遮盖物内,这样就将自己置身于一个‘子宫’内、由此获得重生;在那里,它们变成蛹、幼虫,最后成为蝴蝶;经历转变后展开双翅飞进空中,仿佛进入它们自己的天国;在那里欢娱嬉戏、成双结对、产卵繁衍;从花朵中汲取香甜美味的食物喂养后代。在这样自然可见之物看到上帝治理的证据,谁能不联想到这些蠕虫是人们属世状态的写照,蝴蝶是人们属天状态的写照呢?而将一切归功于自然的人,当他们看到这些事情,只会将人的属天状态从他们的思想中摒弃,他们声称这些现象不过是自然之作而已。

[7]“当人们将思想集中在蜜蜂所知道的事情上时,谁都能看出上帝治理的证据。蜜蜂们知道如何从玫瑰和果树花丛中采蜜,分泌蜂蜡,建造房子般的蜂窝;将其安排得如同一个城市,还有街道出入。它们能在很远距离之外闻到花卉与芳草并在那里采蜜,装满肚子后径直回到它们的蜂房。它们能为即将来临的冬天储备食物,似乎它们能预见这些。它们还选定一名雌蜂如王后在它们之上,通过她来繁衍后代。它们还蜂后建造王宫,设置卫兵环绕周围。生产的时候到了,那些被称为雄蜂的卫兵们陪伴着,她逐一到各个蜂室产卵。于是,新的一代出生了。当新生蜜蜂长到适合的年龄,能重复以上过程时,就被赶出蜂室。这个新的蜂群聚集一处,飞走去寻求建设自己的家。从这些事实可看出,为了它们能为人类发挥功用,这些昆虫接受了从灵界注入的某种治理方式,类似于人在地上形成的,甚至类似于天国中天人们形成的方式。

[8]“有正常理性之人,谁看不出来这自然界并非所有这些现象的源泉?仅散发自然之光热的太阳,跟这样的的治理方式有何共通,更何况这种方式这么像天国的治理方式?

“从动物的上述事实中,人若承认和敬拜自然,就会以此自行确证来支持自然。而人若承认和敬拜上帝,就会自行确证来支持上帝。因为属灵之人在其中看到属灵事物,而属世之人在其中只看到自然之物,各自按他的质量而行。就我本人而言,这些事情是给我的证据:证明从上帝有神性流注、由心灵界注入自然界。

“你想一想,如果不是有神性流注从心灵世界而来,有可能去条理地思考出关于政府的形式、民间的法律、伦理美德、属灵真理?至于我自己,不能这样做。如今我已持续二十六年意识并体会到那样的注入,这是我的个人经验。

[9]“自然能够以追求用途为目的,按规律和形式来安排这些用途?唯有一位智者才有能力来安排-唯有上帝,祂的智慧是无限,才有能力定规和构造这宇宙。除祂以外,还有谁能预见并从田中的谷物、地长的果实以及从动物中为人类提供食物与衣裳?在这些神奇的事实中,那些被称为蚕的小蠕虫吐丝来装扮男男女女,从王后和国王直到女仆和男仆。那些诸如蜜蜂之类的小昆虫,为辉煌照亮皇宫殿宇的蜡烛提供蜂蜡。所有这些、甚至更多的事实都是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上帝自己通过灵界来运行这些发生在自然界中的所有事情。

[10]“请许我再讲述多一点心灵世界所见到的真相:那些从自然可见之物来证明并归功于自然的人,他们会逐渐成为无神论者。在属灵的光照下,这类人的认知显现为向下开启,而向上关闭。因为在他们的思想之中,一直是朝地下看,而不是向天上看。在他们的感官功能之上,可看见某种闪烁着地狱之火的覆盖物,有时候如同黑烟灰,有时候如同死尸。”

 

13. 倘若上帝不是一位,宇宙无法被造或维持。

从宇宙的被造,可推论出上帝只有一位。因为宇宙万物从最初到最末,是连贯如一个作品的各个组件,依附于上帝——如同身体依靠灵魂。宇宙如此被造,以至于上帝无处不在,并将每个和全部的部件在祂的掌控之下。将各部件持续地联合如同一个身体,就是维护这个宇宙。因此,耶和华上帝宣称:祂是首先的,祂是末后的;是始,是终;是阿拉法,是俄梅戛(『以赛亚书』44:6;『启示录』1:8)。另外还有:耶和华是创造万物的,是独自铺张诸天、铺开大地的(『以赛亚书』44:24)。

这个被称为宇宙的浩瀚系统,其间万物从最初到最末,如同各个组件连贯成一个作品。因为在创造它时,上帝已筹划好唯一的目标:一切为了人类。并且,构成这世界的万物都是达成这个目标的途径。祂追求目标,也寻求达到目标的途径。

[2]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宇宙便被造为达到目标的途径。被造的宇宙是连贯如一的作品,还是各样用途的综合,它们遵循神性的规律而存在。这些用途都以人类作为目标,因为天人的天国由人类而来。圣仁并不为别的、唯专注于人类的永远幸福。圣智产生不了别的、唯产生用途,这些用途是达到目标之途径。如此总体地来观察这个世界,每个有判断力的人应该能明白:有一位宇宙创造者,祂的本质是仁和智。哪怕是宇宙中最微小的细节都不可能不隐藏着某些用途,只是关系上或近或远。

[3]微不足道、看似无用的蚕,居然能吐丝来华丽地装扮男男女女——上至王后国王、下至男佣女仆。蜜蜂这样微小的昆虫能为照亮圣殿和皇宫提供蜡烛所需要的蜂蜡,这是何等奇妙。那些察看世间一些极小细节事物的,却不研究其间万物最普遍的联系,包括目标、过程、结果。并且不从圣仁的角度来推断创造的源头,这些人无法明白宇宙其实就是一位上帝的杰作。并且这位上帝居住在每个细节的功用之中,因为祂住在目的之中。任何情况下,但凡在目的之中、必须也在方法之中。因为目的存在于所有方法的深处,来驱动和引导方法。

[4]有些人不认为宇宙是上帝的杰作,也不承认宇宙是祂仁与智的居所;却坚持认为是自然的作品,并且是太阳的热与光的居所。这样就关闭了他们的认知的更高层次、逆着上帝;打开了认知的更低层次、顺着魔鬼。结果脱去他们的人性、穿上兽性,不仅像野兽,而且确实变成如此。因为他们在狡诈上变为狐狸,凶残为豺狼,反叛为黑豹,暴虐为老虎,还变成鳄鱼、毒蛇、猫头鹰、以及其它夜鸟,顺着这些动物的特性而活。而且在心灵世界,类似这样的人,隔着一定距离来看他们,确实显现为这类的野兽。这就是他们恶欲的自我描绘。

 

14. 凡不承认上帝者与教会隔绝并被谴罚。

凡不承认上帝,与教会隔绝。因为上帝是教会的全部,否认上帝就是否定教会。因这样的否认而与教会隔绝;并非上帝与人隔绝,而是人自己。

他还会面临谴罚,因为与教会隔绝就是与天国隔绝。地上的教会和天人的天国联合为一,如同人的内在与外在联合为一。人如此被造,是为了让他的内在可以身处心灵世界,而他的外在可以身处物质世界。结果,他被造成为两个世界的居民,是为了让属于天国的灵魂可以被种在属于尘世的身体之中,就如同种子被种在土壤里。人因此变为稳定并持续到永恒。

[2]人的内在(或内在人),由他的意志和认知组成。意志是接收仁爱的容器,认知是接收智慧的容器。人因否认上帝而将自己与教会隔绝,因而与天国隔绝,也就关闭了他内在人的意志,进而关闭了对仁爱的接收。但是他不能关闭内在人的认知,倘若他能这样做,便不再是人。然而,他的意志因不接收仁爱而使认知痴迷于伪谬,结果就使认知向真理关上门,也向良善关上门。因而越来越逆着上帝而行,也与教会属灵之事作对。这样,这人也就切断与天人之间的联系。当这样切断后,他就进入与地狱撒旦间的联系,想撒旦之所想。所有的撒旦都否认上帝,愚昧地思考关于上帝和教会属灵之事。

[3]这样的人在他的灵的指引下,就像一个人独处在家时,任由他的思想被邪恶和伪谬的愉悦带领。这些邪恶与伪谬已在他里面受孕并生产。于是他想上帝并不存在,或者上帝只不过是从讲道台发出的一个词语而已,只是用来使老百姓乖乖服法听命而已。他还认为圣言——传道人由此声称有一位上帝——只不过是一堆不切实际的神话故事而已,仅仅靠着权力来赋予神圣。十诫或教义问答只不是一本小册子,当被孩子们翻烂时,就扔在墙角。他想,圣言不就是教导人们当孝敬父母、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做假见证等等,谁不会从民事法律中学到这些呢?他认为教会只不过是一些头脑简单、轻信的和思想软弱之人的聚会。而他自己能明白他们不能明白的事情。他认为人如牲畜,牲畜死后的生命如何,人亦如何。

[4]尽管他的内在人如此思想,然而外在人所说的却截然不同。每个人都有个内在人和一个外在人;内在人使人成为人,是死后仍活着的灵魂。他可以利用外在人的道貌岸然而成为伪善者,这样的外在人死后被埋在土里。由于他对上帝的否认,这人面临谴罚。就人的灵魂而言,每个人都与心灵世界中的性情相近之灵相联系,并成为其中一员。我常常被许可在心灵世界许多小区中见到一些人的灵魂,这些人其实当时仍活在人间。其中有些灵魂在天人小区,有些在地狱小区。并且,我还与他们交谈过。奇怪的是,当时活在肉体之中的他们对这些事情完全无知。

这样就清楚知道,人若否认上帝,现在就处于谴罚之中,死后归并与他的同类。

 

15. 凡认多神而非接受一位上帝者,与教会无半点关连。

人相信、接受并心里敬拜独一上帝,既与地上圣徒在一团契中,也与天上天人在一团契中。称为“团契”,真的是团结契合为一,因为这些人在独一上帝之中并且独一上帝在他们之中。此外,他们还与整个天人的天国联合。关于这点,我敢说,是与天国全部及其每个居民的结合。因为他们全都如同一位父亲的孩子和后裔。他们的性情、习惯、特征类似,凭此他们彼此识别。天人的天国按照对良善之热爱的多样性而和谐排列为无数个小区。这些多样性以一个普遍的爱为中心,就是对上帝的爱。由如此之爱而诞生信,并内心接受和敬拜独一之上帝,这上帝集创世者、救赎者和更新者于一身。

[2]但对于那些接受并敬拜几位神明、而非一位上帝者;以及那些口上说一位、脑子想三位的人(正如现今教会中将上帝分割为三个位格、并声称每一位自身都是上帝,将特定的、不属于其他位格的属性归于各个位格。由此引起的不仅是上帝的唯一性的瓦解、还有神学自身的崩溃),除了困惑与分裂,这些还能给教会带来什么呢?

每一个位格自身是上帝(父是上帝、子是上帝、圣灵是上帝),只会引发对上帝的否认。这样的情形,如同一个人进到一间圣殿敬拜,看到圣坛上面的供奉着:一位如同古时的上帝,另一位像大祭司,第三位如同飞行中的鸽子,并有铭文写道:“这三位是一位上帝”。又如同以一身三头或一头三身的某某来描述上帝的唯一和三一,这只会是只怪物。如果任何人带着这样的思想进入天国,定被轰出天国,哪怕他声称说一头或一身表示同一本质,三头或三身表示不同的属性。

 

16. 关于这点,有以下亲身经历:

我曾看见一些刚从人间进入灵界的人们,边走边谈论从永远就有的三个神性位格。他们曾是教会的翘楚,其中一位还曾是主教。他们向着我走上前来,于是我跟他们聊起灵界的一些事情,之前他们对此毫无所知。然后我说:“我听到你们正在谈论从永远就有的三个神性位格,请按你们在世时所领受的概念向我揭示这个大奥秘。”于是那个主教,看了看我,说:“我看你应该是个平信徒,所以我就表达一下对此大奥秘的看法,或许对你有所帮助。对此,我的想法是:父上帝、子上帝、圣灵上帝坐在天国当中、高高在上又壮观华丽的宝座上。其中父上帝在纯金宝座上,手中持杖。子上帝在父上帝的右手边,坐在纯银宝座上,头上戴着一顶王冠。圣灵上帝在他们附近,坐在耀眼的水晶宝座上,手上托着一只鸽子。围绕他们的是如同宝石闪耀的灯盏,每三盏一组、有序排列。无数天人侍立在他们周围,在敬拜唱诗赞美。此外,父上帝还不时与子上帝讨论哪些人当被称义,一起商议并决定地上哪些人值得并被他们接受进入天人行列,得赏赐永生。同时,当圣灵上帝一听到这些人的名字时,便奔赴世界各个角落,将称义的恩典作为得救的证据赐给他们。他找到这些人,向他们呼一口气,便除去他们的罪孽,如同人用风扇吹散火炉的烟。然后将它粉饰一新。又除去他们刚硬的石心,换以柔软的肉心。使他们的精神和心灵焕然一新,如同再生,重现孩童般的面容。最后在他们额上盖上十字架的印记,称他们为上帝的选民,上帝的儿女。”讲解完毕,主教对我说:“在人间时,我就是这样理解这个大奥秘的。很多神职人员赞同这种观点,所以我相信,作为一个平信徒,你也应当表示认同。”

[2]主教说完这话,我留心观察包括这位主教在内的几位神职人员,发现他们都完全赞同这种观点。作为答复,我说:“我思考了你刚才提出的观点,并由此推断,你持有的是一个完全物质化、感官化的三个位格的三位一体上帝观,甚至可以称之为自然主义的上帝观。三位上帝的观念不可避免地从你描绘的图画中流现出来。把父上帝想象为端坐宝座,手握令牌,这难道不是感官化的观念吗?把子上帝想象为端坐宝座,头戴冠冕,把圣灵上帝想象为端坐宝座,手托鸽子,又奔赴世界各地,执行所听到的命令,不也如此吗?你所描绘的是一幅物质化的图像,所以我不能苟同。打小开始,我就不允许一位上帝之外的任何观念进入我的意识。这是我所持的唯一观点,所以你所说的对我没有任何影响。长大以后我开始明白,按照圣言,耶和华的宝座是指祂的国度,祂的令牌和冠冕表示祂的权柄和权能,坐在右边表示上帝通过道成肉身获得全能,而圣灵刚表示上帝无处不在的作为。所以阁下,请思考一位上帝的观点,并用你的理性仔细斟酌,到时你会明白,这是真的。

[3]“如今,你们确实是说只有一位上帝,因为你们在给每个位格独立特性的同时又赋予他们同一本质(三个位格有同一本质),并不许任何人将一位上帝认知为一个位格。你们坚持有三个位格,因为你们不想放弃三位上帝的观念。你们又赋予每个位格不同于其它位格的特性,这难道不是割裂上帝的本质吗?既是如此,你们怎能想、怎能说是一位上帝?你若口头上说一位上帝,我能理解。但是,你若向人说‘父是上帝,子是上帝,圣灵是上帝,每一位各自是上帝’,人们怎能认为是一位上帝?这显然矛盾,为信仰所不容。所以,即便你赋予三个位格相同的神性,也不能证明是一位上帝。譬如,有多人组成一个议会或委员会,你不能说他们是一个人。当他们怀有相同的想法,你可以说他们共认一个观点。又如,三颗钻石由相同的本质构成,你不能说它们是一颗钻石,但是你可以说它们属于同样的本质。按照不同的份量,你还可以说三颗钻石的价值不同。倘若只是一颗钻石而非三颗,你就不能这样说了。

[4]“我明白你们为何称每个位格自身是上帝的三个位格为一位上帝,又吩咐教会的信徒这样行。因为世间凡是理性健全的开明人士都认定只有一位上帝。若不照此而行,你们怕要蒙羞。只是当你口称一位上帝心想三位上帝时,羞恶之心却没能封住你的口,反让你既认三位上帝,又称一位上帝。”

这番对话之后,主教与神职人员一同离开了。离开时,他转过身来,试图叫喊“一位上帝”,却未能成功,因为他的思想阻止了他的舌头。相反,却张大嘴巴,吼道:“三位上帝!”周围站着的人看到这古怪的一幕,不禁放声大笑,随后也离开了。

 

17. 后来,我打听哪里能找到智力超群、却赞同将上帝一分为三的学者,谁知刚好有三位这样的学者在场。我就问:“你们怎能将上帝分为三位,声称每一位都单独是上帝和主呢?毫无疑问,你们口头的宣称与思想相去甚远,有如南辕北辙。”

“根本没有区别,”他们回答说:“三位拥有同一神性本质,这个神性本质就是上帝。在人间,我们是三位一体的捍御者,这样的信仰就是我们照管的被保护者。这样的信仰就是,每一位都有自己的职能:父上帝归算与恩赐,子上帝代求与调解,圣灵上帝实现归罪和调解之工。”

[2]我就问:“你们所说‘神性本质’是什么意思呢?”他们说是全能、全知、全在、无限、永恒,以及同尊同荣。我说:“如若这样的本质可以使三位成为一位上帝,难道你不可以加上更多吗?譬如加上摩西、以西结、乔布曾提到的‘全能者’,作为第四位?古希腊和古罗马的人就是这样做的,他们给自己的诸神如萨图恩、朱庇特、尼普顿、布鲁图、阿波罗、朱诺、狄安娜、密涅瓦、墨丘利、维纳斯赋予同等的神性和一样的本质。虽然如此,他们不会称以上诸神是一位。事实上,你们是三个人,虽然在我看来你们见解相同,在学问上也可以说有相同的本质,但你们不能合并为一个学者。”对此他们觉得好笑,说:“你真会开玩笑!这与上帝的本质不同。上帝的本质为一,不能分作三份。它是独一不可分割的,分解分离之法不适用于它。”

[3]对此我回敬道:“那好,我们就此好好讨论一番。你们如何理解‘位(person)’这个词?它表示什么意思?”

“‘位’表示没有部分或特性于其它之中、而自行存在者。这是‘位’一词的定义,教会领袖如此定义,我们赞同这样的定义。” 他们回答说。

“这真是你们对‘位’一词的定义吗?”我问道。

“是的。”他们回答。

“那么就没有父的部分(或特性)在子之中,也没有父的部分(或特性)在圣灵之中。如此说来,每一位自行支配,拥有各自的权与能。除了各按其愿的沟通,没有丝毫将他们联结一起的因素。这样不是使三‘位’成为三个不同的上帝吗?再听,你们已将‘位’定义为自行存在者,因此就有了你们将神性本质分割开来的三个实质了。然而你们又说这样的分割无法做到,因为神性本质是一、且不可分割。再者,对每个实质——也就是每‘位’,你们归因于不同的特性——各自特性互不交融、各不连接,也就是归算、调解和运作的特性(父归罪、子调解、圣灵运作)。除了三“位”即是三位上帝,还能得出什么结论呢?”

听了这样的评论,他们有点退缩,说:“容我们讨论一下这些说法,然后再给你答复。”

[4]当时旁边站着一位智者,听了这些辩论,就对他们说:“我无意于通过严密的逻辑去讨论如此高深的话题。撇开这些奥秘不说,我分明看出你们思想中有三位上帝的观念。要是在世人面前公布你们的观点,你们必要蒙羞,你们要么被认为疯子,要么被视为傻子。所以宣称一位上帝,只是有助你们保持尊严。”

三位学者执意坚持自己的观点,不予理睬。离开时,他们嘴里咕哝着一些玄奥的词藻。这提醒我,玄学是他们赖以辩答的词库。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