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的光与热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569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126.仅仅基于物质来考虑问题的人们难以理解天国中居然有光这一事实。其实天国不但有光,而且比人间正午的光还要明亮得多。我也常看见这样的光,甚至在我们的黄昏和夜晚之时。当我从天人听说人间之光相比天国之光不过是影子时,最初感到惊奇不已。但现在我已经看见了,就可以证明,其明亮灿烂的程度的确无以言喻。借着那光,我在天国进行观察,故比在人间观察要清楚分明得多。

127.天国中的光是心灵之光,而世间之光是物质之光。事实上,天国之光出自于显为太阳的主。上一章已经解释,天国的太阳的乃是圣仁。由此太阳放射出来的光在天国被称为“神性之理”(或“圣理”),其本质乃是与圣理合一的圣善。这就是供给天人的光与热的来源:他们从圣理获取光,从圣善获取善。

由此可见,就其源头而言,天国之光不是物质的,而是心灵的,天国之热同样如此。

 

128.圣理赋予天人光明,因为他们是属心灵的,不是属物质的。心灵之人通过他们的太阳来观看,物质之人通过物质的太阳来观看。圣理赋予天人洞察力,洞察是他们内在的视力,内视流于外,形成外视。因此凡在天国中所见的(因主作为太阳而见),都在那光中。天国中的光就是这样来的,这光的变化取决于人们接收圣理的程度不同,或者说,随着天人享受聪明和智慧的程度而显出不同。这意味着仁智天国的光与义信天国的光不同,每个社群的光也不同。仁智天国的光显得灿烂,因为其中的天人是从显为太阳的主接收光明;义信天国的光显得洁白,因为其中的天人从显为月亮的主接收光明(参118节)。再者,每个社群的光也各不相同,甚至社群内部也有差别,住在中央的享受更强的光明,住在周围的次之(参43节)。

简而言之,天人享受光明的程度,取决于他们向圣理开放的程度,也就是他们从主享受聪明和智慧的程度。正因如此,天国的天人被称为“光明天人”。

 

129.由于主在天国乃是圣理,而圣理是天国之光,所以在圣言中,主被称为“光”,从祂所出的真理也被称为“光”。如以下经文:

耶稣又对众人说:“我是世上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 『约翰福音』8:12);我在世上的时候,是世上的光”(『约翰福音』9:5);耶稣对他们说:“光在你们中间还有不多的时候,应当趁着有光行走,免得黑暗临到你们。你们应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我到世上来,乃是光,叫凡信我的人,不住在黑暗里”( 『约翰福音』12:35,36,46);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约翰福音』3:19);约翰说:“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约翰福音』1:4,9);那坐在黑暗里的百姓看见了大光,坐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发现照着他们(『马太福音』4:16);使你作众民的中保,作外邦人的光(『以赛亚书』42:6);我还要使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我的救恩,直到地极(『以赛亚书』49:6);列国要在城的光里行走”(『启示录』21:24);求祢发出祢的亮光和真实,好引导我(『诗篇』43:3)。

在以上经文中,主被称为“光”,因为神性真理从祂而出;真理也被称为“光”。在天国,光明源于显为太阳的主,所以当祂向彼得、雅各布、约翰显出圣容时,祂的“脸面明亮如日头,衣服洁白如光”( 『马太福音』17:2)。还有,祂的“衣服放光,极其洁白,地上漂布的,没有一个能漂得那样白”( 『马可福音』9:3)。

主的衣服洁白放光,因为这是主的圣理在天国所显的像。“衣服”在圣言中也表真理,故诗篇有云:“耶和华啊,祢以尊荣威严为衣服,披上亮光,如披外袍”( 『诗篇』104:2)。

 

130.显然,天国中的光是心灵之光,并且那光就是神性真理(圣理)。当我们这样认为时,也同样享受这心灵之光,从这光获得启发,直至分享其中以圣理为基础的聪明与智慧。这心灵之光是人的洞察之光,其对象是真实的事物,通过对它们的分析并将其编排整理,从而得出一系列结论。

物质之人意识不到让我们看见这些事物的光是真正的光,因为他们用眼睛没看到、用头脑没想到。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人承认此光、并且知道它与物质之光的区别——当人只是物质地而非心灵地思考时,他们在物质之光找到自己。人若仅仅关注这个世界,将一切归于物质,便是物质地思考。当人注重天国,将一切归于上帝,便是心灵地思考。

我常被允许觉察到:启迪思想之光是真正的光,与物质之光截然不同。我还被许可看见那光。在思想上我已逐渐被提升至那光之中。当被提升时,我的认知获得光照,以至于能明白此前凭借物质之光领悟不了的、甚至一些根本无法领悟之事。在物质之光中无法理喻之事,在天国之光中却如此清晰明了。

正因我们的思想有光照耀,我们怎样说眼睛,也就怎样说我们的思想。例如,当我们理解某事时,就说明白或明朗了;反之,就说它晦暗不明;诸如此类的说法很多。

 

131.既然天国之光神性之真理,那么也是神性的智慧和聪明。因此,“提入天国之光”所表示的与“提入聪明和智慧”以及“被光照”是同一个意思。因此,天人之中的光与他们拥有的聪明聪慧相匹配。

天国之光既是神性的智慧,在那光中,人自然会显出他的本相。每个人的内在秉性从他脸上如实表现出来,无可隐藏。再者,思想越内在的天人越喜爱敞开自己,因为他们起心动念无不为善。天国之下那些并非向善者就不同了,他们极度恐惧在此天国之光中被看见。值得一提的是,地狱之人彼此看来皆为人样,但在天国之光照下形同怪物,面目狰狞,形体可怖,正好反映他们邪恶的样式。

当天人注视我们时,我们也显出灵魂的本相。若为善,就显得俊美,与善相应;若为恶,就显得丑陋,与恶相应。由此可见,在天国之光中,一切了了分明,因为天国之光乃是主的真理。

 

132.既然神性之理是天国之光,那么一切真实的事物就会闪光,无论它们发生在何处,无论在天人之内或天人之外,也不论是在天国之内或天国之外。不过,于天国之外,其光为寒光,如白雪所映之光,毫无温暖,因为缺乏良善的本质,这与天国内的光截然不同。天国之光一到,寒光便消失。但是,若有恶隐藏于内,光明就变成黑暗,这事我见过多次。关于真理之光,我还有很多奇妙的见闻,这里就不赘述了。

 

133.下面需要说说天国之热。从本质上说,天国之热乃是仁(或爱)。从显为太阳的主发出,是对主的以及源于主的神性之仁,这在上一章已作解释。由此可见,天国之热也是属心灵的,和天国之光一样,因为它们出自同一个源头。

从天国太阳发出的有二:一为圣理,一为圣善。圣理在天国显为光,圣善在天国显为热,它们是联合的,并非二、是一。但对天人而言,两者可以被分开。有的天人更乐于接受圣理,有的天人更乐于接受圣善。向圣善更为开放的天人住在仁智天国,向圣理更为开放的天人住在义信天国,最完美的天人则向圣理和圣善同等地开放。

 

134.和天国之光一样,天国之热在各处表现不同。在仁智天国与义信天国,甚至在每个社群,各不相同,不仅是在强度上不同,在纯度上也不尽相同。在仁智天国,它更为浓烈,也更为纯净,因为那儿的天人更多地接受圣善。在义信天国,它的强度和纯度都要稍逊一筹,因为那儿的天人更多地接受圣理。在每个社群,根据人接受情况的不同,它的表现也不同。地狱也存在热,只是并不纯净。

圣火和天火表示天国中的热,亵渎与地狱之火表示地狱中的热。两者所指的都是爱,“天国之火”象征对主与邻舍之仁爱,“地狱之火”象征对自己和对世界的爱欲、以及与这些爱欲相关的一切渴望。

为爱所动时,人心变得温暖,受到攻击时,则怒火中烧,热血沸腾。从这点,可知爱确为源于心灵的热能。人在谈论爱或欲望时,习惯使用“燃烧”“沸腾”“火热”“激昂”等字眼,原因在此。

 

135.从显为太阳的主所发的爱之所以被感觉为热,是因为天人的深层陷入对出于主之圣善的欲求。结果,他们更外在的层次因此欲求兴奋而处于温暖之中。正因如此,在天国,热与爱彼此相应,各人所处的温暖程度取决于各自的爱。

人间之热不能传入天国,因为它过于粗糙,是物质的,非心灵之物。我们则不同,因为我们既在物质世界,也同时处于心灵世界。就我们的灵魂而言(也就是我们的心灵之体,或称灵体),因为爱的涌流而变得温暖,但就我们的身体而言(就是我们的物质之体,或称肉体),既回应心灵界之热,也回应物质界之热。前者流入后者,因为它们彼此对应。

通过观察动物的发情周期,可了解这两种热是如何对应的。动物的爱欲主要在于繁殖后代,春夏时节,随着气温回升,它们的爱欲重新变得活跃起来。人若以为使动物发情的是人间之热,那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没什么属物质的流入属心灵的之中,只有属心灵的流入属物质的之中。后者合乎圣规,前者违背圣规。

 

136.和地球上的人们一样,天人也有自己的认知与意志。天国之光造就了他们的认知生活,因为天国之光是圣理,圣智从其而出。天国之热产生了他们的意志,因为天国之热是圣善,圣仁从其而出。天人生命的精髓来自于热,而非来自于光,除非有热在光之中。我们看出生命来自于热,若将热取走,生命就会熄灭。无仁之信或无善之理即是如此,因为归于信的真理就是光,归于仁的良善就是热。

通过观察我们这个世界的热与光,这一切将变得更加明了,因为这个世界的热与光跟天国的热与光有对应关系。春夏时节,这个世界的热与光结合,以致万物复苏,百花齐放。到了寒冬,热与光分离,有光无热,万物枯萎消亡。基于这种对应,天国被称为“伊甸园”,因为在天国,理与善结合(或说信与爱结合),正如大地回春的时候光与热结合。

这也进一步支持前文所说:“在天国,主的神性就是对主之仁与对邻舍之义”(13-19节)。

 

137.『约翰福音』有言:“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万物都是借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生命在祂里面,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祂在世界,世界也是借着祂造的。道成了肉体,住在我们中间,我们也见过祂的荣光”( 『约翰福音』1:1,3,4,10,14)。显然,此处“道”指的是主,因为经文说“道成了肉身”。只是“道”的具体内涵如何,人们尚不得而知,故有必要加以解释。在这段经文中,“道”指的是在主之中并源于主的圣理,故也被称为“光”。如前文所说,天国之光就是圣理。下面我要解释万物是如何藉圣理而被创造的。

在天国,具备一切能力的是圣理;离开圣理,就无能力可言。天人因接受圣理而被称为“能力”,说他们是能力是在于他们是接受圣理的容器或器皿。他们藉此胜过地狱和一切敌对者。成千上万的敌对者承受不了天国的一线光明(也就是圣理)。由于天人是因接受圣理而成为天人,所以整个天国是从圣理而生,因为天国是由天人所组成。

有些人将真理仅仅理解为想法或话语,认为除非顺服地遵行它们,这些想法和话语本身并无任何能力,这些人无法相信这种大能是圣理所固有的。然而圣理确实蕴含大能,乃至天国、世界以及它们之中的万有都是通过它产生的。

可用两个对比来说明圣理的固有大能:一是理与善在人里面的能力,一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太阳所发出的光与热的能力。

理与善在人里面的能力:人的言行举止无不出于认知和意志,出于意志,我们因善而行;出于认知,我们因理而明。事实上,关于意志的一切因素皆与善相关,关于认知的一切因素皆与理相关。在此基础上,人调动其身体,所有组织器官各就各位,服从指令。由此可见,身体的形成就是为善与理服务的,说到底,它就是从善和理所形成的。

 

138.我们这个世界的太阳所发出的光与热的能力:世间生长的万物,诸如树木、花草、果实、种子等等,无不藉太阳的光与热而生。由此可知它的光与热含有何等的生产能力,更何况在天国显为光的圣理和显为热的圣善呢?天国从其而生,人间也从其而生,因为正如前面所说,人间是藉天国而生。

由此可知当如何理解圣言所说万物都是借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世界也是借着祂造的。其意思是,这一切都是借着主的圣理而成就的。

这就是为何『创世记』先说光,再说从光所起的万物(『创世记』1:3,4)。天国与人间的万物都与善和理相关,并且必须有两者的结合才得以存在,原因也在此。

 

139.我们当知,从显为太阳的主所射入天国的圣善与圣理并非在主里面,而是来自主。在主里面的一切是圣仁,圣仁是本体,圣善与圣理源自本体的显现。从本体而显现,就是“发出”的含义。这一点也可藉人间的太阳来说明。人间的光与热并不在太阳之中,而是来自太阳。太阳之中的除了火就没有什么别的。热与光是火的散发与彰显。

140.显为太阳的主既是圣仁,圣仁又是圣善的本源,为便于区分,从祂所发、显于天国的神性就被称为“圣理”(虽然它本是与圣理结合的圣善)。这圣理正是主所发出的所谓的“圣者”。
上一篇:天国太阳
下一篇:天国的方位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