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太阳

发表时间:2015/11/18  作者:史威登堡  浏览次数:766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116.在天国看不到我们人间的太阳,源于人间太阳的万物也都不可见,因为它们都是物质的。物质界从人间太阳而来,由此太阳产生的一切都称为“物质”。然而天国存在于心灵的实质之中,心灵的实质在物质之上,不同于一切物质。两者的交流仅能通过对应来完成。它们有何不同,从前面(参38节)对层次的论述可知;如何交流,从前面两章关于对应的论述可知。

 

117.在天国,尽管人间太阳及其产生的一切皆不可见,但天国也有一个太阳。天国也有光与热,人间的万物在天国也有,甚至更丰富;然而它们的起源不同,因为天国的事物都是心灵的,而人间的事物都是物质的。

天国的太阳是主,那里的光是神性之理,热是神性之善(这光与热从作为太阳的主发出);凡在天国产生和显现的一切都源于此光此热。随后的章节,我们将讨论天国的光与热以及由此产生的事物,此处我们暂且只论太阳。

主在天国显为一轮太阳,其原因在于祂是圣仁,心灵的一切事物皆产生于圣仁(通过物质界太阳这一媒介,物质的万有也产生于圣仁)。像太阳般照耀的,正是圣仁。

 

118.对于主在天国显为一轮太阳,这不仅是天人告诉我的信息,也是我多次亲眼所见的事实。下面就让我简单描述一下我的所见所闻。

主显为一轮太阳,并非在诸天国之中,而是在众天国之上;也并非位于头顶上方,而是在天人中前方(约45度)。祂显于两处,一处向右眼显现,另一处向左眼,明显地相距甚远。向右眼,祂看似一轮太阳,如物质界太阳大小,显为一团火。向左眼却不像太阳,看似一轮月亮,其大小和皎洁的程度也恰如物质界的月亮,只是更为明亮,周围还有许多看起来更小的月亮环绕,显得同等皎洁和明亮。

主显于两处,形像迥异,因为祂的显现取决于人对主的接受情形。对于以仁之善接受主和以信之善接受主的天人,祂的形相明显不同。对于前者,祂看似一轮太阳,按照他们接受程度的不同,其辉煌灿烂的程度也不同;这些天人住在仁智天国。对于后者,主看似一轮月亮,按照接受程度的不同,其皎洁明亮的程度也不同;这些天人住在义信天国。因为仁之善对应于“火”,在灵义上,“火”象征仁(或爱);信之善对应于“光”,在灵义上,“光”象征信。

祂向眼睛显现,其原因在于思想的更深层次是通过眼睛来看来领会,通过右眼来看仁之善,通过左眼来看信之善。无论天人或世人,凡属右侧的皆与善对应,凡属左侧的则与(源于善的)理对应。实质上,“信之善”即善所生之理。

 

119.正因如此,在圣言中,当注重点为仁(或爱)时,主就被比作“太阳”(或“日”);当注重点是信时,祂就被比作“月”。太阳也因此被用来表示(从主而来的)对主之仁。月亮则被用来表示(从主而来的)对主之信。可对照以下经文:

月光必像日光,日光必加七倍,像七日的光一样”(『以赛亚书』30:26);我将你扑灭的时候,要把天遮避,使众星昏暗,以密云遮掩太阳,月亮也不放光。我必使天上的亮光都在你以上变为昏暗,使你的地上黑暗(『以西结书』32:7-8);日头一出就变黑暗,月亮也不放光(『以赛亚书』13:10);日月昏暗,星宿无光。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约珥书』2:2,10,31;3:15);日头变黑像毛布,满月变红像血,天上的星辰坠落于地(『启示录』6:12-13);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马太福音』24:29)。

在这些经文中,“日”表示仁,“月”表示信,“星”表对善和理的认知。这些若失落了,就说日头变黑,月亮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

对于主在天国显为一轮太阳,从主向彼得、雅各布、约翰变像的事迹也可知晓。当时,祂的“脸面明亮如日头”(马太福音17:2)。三位使徒之灵被提出肉体,进入天国之光,从而看见主的圣容。

正因如此,属于象征性教会的古人在行敬拜之礼时,都朝向东方的太阳,其所建的圣殿也因此朝向东方。

 

120.通过人间的太阳,不难看出圣仁是何等伟大。圣仁至为浓烈,远胜人间的太阳。正因如此,显为一轮太阳的主并非直接流入天国,而是在流入的过程中逐步加以缓和。缓和的梯度好比太阳周围的层层光晕。再者,天人被一层相衬的薄云遮蔽,免得他们为辐射所伤。就这样,各天国因接受太阳流入的状态不同而离太阳或远或近。高层天因专注于仁之善而离显为太阳的主最近,低层天以专注于信之善而离主相对较远。完全弃善者(如地狱之人)离主最远,远离的程度也随他们与善敌对的程度而定。

 

121.不过,当主在天国之中显身时(这是常有的事),祂并非以太阳的形像出现,而是以天人的形像出现。祂脸上散发的神圣气质,将祂与天人分别出来。但并非事实上祂亲身在那里(因为主的“亲身”是指太阳环绕的主),只是以表像显现而已。在天国,远在天边的事物看似近在眼前,这是很平常的事。这种显现称为“在内视中显现”,关于这一点,后文会有进一步的讨论。

另外,我曾看见主在太阳之外的空中显为一个天人的样式,也曾看见祂在近处以类似的样式显现,甚至有一次显在一些天人当中,光芒四射。

 

122.对天人而言,物质界的太阳看似一片朦胧,与天国的太阳恰好相反;他们看物质界的月亮则看似一片暗淡,与天国的月亮正好相反,且恒常如此。因为物质界的火对应于爱自己,由它发出的光对应于由爱自己而起的伪谬。对自己的爱与神性之爱(即圣仁)完全相反,因曲解而产生的谬误与神性之理(即圣理)完全相反。一切与圣仁圣理相反对立的,在天人看来都是黑暗的。

正因如此,在圣言中,屈身敬拜人间的太阳月亮,乃象征对自己的爱及其产生的伪谬,理当遭到废除(参『申命记』4:19,17:3-5;『杰里迈亚书』8:1-2;『以西结书』8:15,16,18;『启示录』16:8;『马太福音』13:6)。

 

123.主既以其圣仁,在天国显为一轮太阳,所有天人自然就始终如一地朝向祂。仁智天国的天人朝向显为一轮太阳的主,义信天国的天人朝向显为一轮月亮的主。与之相反,地狱之灵总朝向漆黑与幽暗,背对着主。因为地狱的人全都沉溺于对自己和世界的爱欲,与主对立。朝向人间太阳代表漆黑的灵住在地狱的后部,称为“魔鬼”;朝向人间月亮所代表幽暗的灵住在地狱的前部,称为“撒旦”。正因如此,地狱之灵被描述为住在黑暗之中,天国之灵则被描述为住在光明之中。“黑暗”表示恶所生之伪,“光明”表示善所生之理。

他们如此朝向,是因为在心灵世界,各自朝向内在秉性中占主导的方向,也就是朝向各自的所爱。内在的秉性造就了天人和灵的面貌。再者,心灵世界的方位不像人间那般固定,而是由面对的方向来确定。

我们自己在灵里也是如此:若沉迷于爱自己与爱世界,就背对主;若专注于爱主与爱邻人,我们就面对主。我们未曾意识到这些,因为物质界的方位是由太阳的东升西落来决定的。鉴于世人难以领会这些,我在介绍天国的时间、空间及方位时将提供更多的例子。

124.主既是天国的太阳,从祂所出的一切都朝向祂,那么祂就是共同的核心,一切方位的基准。在此之下的万有,包括天国中的和地上的一切,都在祂的面前,也在祂的掌控之下。

 

125.由此,我们更能明白前面几章所论及主的信息:(1)祂是天国之上帝(2-6节);(2)祂的神性形成天国(7-12节);(3)在天国,祂的神性是对主之仁和对邻人之义(13-19节);(4)世间万物与天国有一种对应关系,并通过天国与主相对应(87-115节);(5)人间的太阳和月亮也是对应(105节)。

上一篇:天地对应
下一篇:天国的光与热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 瑞登堡读书会